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四十一掌 满月
    如果问年华坐月子有什么感受,她只会说两个字,“坑爹!”

    不许洗澡,不许洗头发,这些还好解决,最坑爹的是不能够练武,甚至连院子都不许去!

    年华虽然不是一个喜欢到处乱逛的家伙,可是整整一个月被闷在家里也是一件非常郁闷的事情好不好。

    她抗议了不止一次,据理力争,自己的身体非常的强悍,生完就已经没有事情了,不过这些是受到了所有的人的镇压,沈茜跟邹红波两位妈妈合起来的时候,威力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绝对强悍。

    年华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办法,本想让展青云将她给偷运出去,没想到现在这小子也跟两位一条心了,不管年华这么说,怎么生气都不行。

    “你也知道我的实力,我可是顶尖高手呀,整个江湖除了空竹大师,除了武当掌门真人,就数我年华了,是不是!而且我现在还是武林盟主,竟然被困在这么一个方寸之地,你们说,合不合理!”

    小和尚永田一个劲的点头,“不合理,绝对不合理!”

    年华一把拽住他的领子,抻了过去,眼睛放光:“你是不是有办法了?”

    永田尴尬的一笑,“这,这我怎么有办法呀?盟主您还是放了我吧,我真的是不知道呀。”

    那边袁晓,柳旭,凌凯捂着嘴偷笑。

    现在已经是年华生产完的第十天了,之前袁晓就已经知道年华怀孕的事情,早早就给宣传出去了。

    武林中人一听,哗然呀,算算日子,武林大会的时候,这已经是两个月的身孕了,竟然还敢带着孩子去参加武林大会,还敢只身对付血宁子,这也太彪悍了吧,对年华的佩服是直线上升。

    再听说年华生了之后,都想要一窝蜂的过来,不过最后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先让几个跟盟主关系不错的过去看看,他们这些大批人马还是等到盟主孩子满月的时候再过去吧,谁让这人太多了。

    七大门派,不,应该是六大门派,还有十大家族都管住自己的弟子们,其他人虽然也想要去看看盟主大人,可是也不敢轻举妄动了,最后在年轻一代里选出他们四个跟年华关系比较好的,带着整个武林中人的恭喜前来道贺。

    年华眼多尖,一眼可就看到这三人脸上的笑容,冷笑道:“看起来您们三位是有办法了!不知道能不能给我想个办法呀。”

    袁晓,柳旭,凌凯:“……”三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

    最后还是凌凯讪笑道:“您这不是为难我们的呢么,我们三个没有生过孩子,这哪知道呀。”

    年华冷哼一声,“就知道你们这些人都没用。”

    得,这次几人都看出来了,这是产后抑郁症呀,跟病人没有讲理的,使出了浑身解数逗这位盟主大人一笑,最后还好年华还是挺给面子的,也不再板着脸了。

    正好赶上孩子醒了,赶紧让人把孩子给抱出来,给他们瞧瞧。

    十天的孩子已经褪去了刚出生的时候满脸褶皱,这小脸光滑的就跟剥了皮的鸡蛋一眼,光滑白皙,摸上去真如那句广告了,“如牛奶般丝滑!”

    不过……

    凌凯迟疑的问道:“这孩子多少斤呀?”

    年华笑着道:“刚出生就十一斤呀!”

    凌凯:“……我大哥他们那个孩子出生的时候八斤,我就以为不小了……”

    年华十分自豪的道:“这可是我年华的儿子,别人的能比么!”

    ……

    永田的声音打破了武力的静默,“啊,他怎么吃自己的手指头呀?”

    年华抱过孩子十分自然的道:“因为她饿了。”

    凌凯一看这架势,赶紧起身告辞:“盟主,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几个就先走了,等孩子满月的时候我们再过来。”

    年华点头,遗憾的道:“今天青云有重要的事情,要是没有的话,就能够跟你们一起聊聊天了。”

    袁晓笑着道:“那等满月的时候,我们再过来,到时候可让展前辈好好的准备着,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可是要好好的灌灌他。”

    年华豪爽的道:“行,到时候我帮你们弄点好酒。”

    永田虽然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不过还是跟这他们一起走了,除了房门就开始问道:“诶,咱们为什么这么早就走呀?”

    三人又是一阵无语,最后还是柳旭道:“难道你没看到孩子已经饿了,要喂奶了么?”

    永田道:“喂就喂呗……诶?你们等等我,等等我……”

    年华在屋子里边解开衣服边摇头,如果是其他人的话,年华还会多想一想,可是如果是永田的话,这小子呆萌的可以,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错了。

    摇摇头,年华将孩子摆好姿势,小宝宝的小嘴就拱到正地方,一张嘴咬住,开始吸了起来。

    年华是打算母乳喂养了,当然了以后如果上课或者是出门的话,还是给点奶粉。

    之前的时候,这孩子也吃过奶粉,这孩子不挑,虽然还是最喜欢母乳,可是如果饿了的时候,奶粉也是吃的,先哼哼几声,看没有人给他换,给什么吃什么。

    沈茜笑着道:“这孩子像年华,什么都吃,不挑嘴。”

    在月子里面除了看孩子,也解决一些公事,不要看年华现在一副甩手掌柜,其实每个公司的大方针主要目标还是在她的掌握中,而那些小事情则是不需要向她汇报。

    不要看年华这几个月没有往公司去过,不过所有的一切都尽在掌握中。

    公司里的几位总经理也相约来看她,顺便带来些文件。

    董欣悦看到年华的时候,那叫一个吃惊呀,她虽然没有生过孩子,但是也知道坐月子的时候,会不能够洗澡洗头的,可是没想到她竟然看到一个清爽宜人的大BOSS。

    不由感慨道:“希望以后我生孩子的时候也是冬天。”

    年华但笑不语,她当人不会告诉她,自己之所以这的干爽,是有作弊器的好不好,一天一张“避尘符”,干净又方便,即使没有用水冲洗来的舒服,可是比起一个月不洗澡不梳头还是要舒服的多了。

    如果被其他奇门人士看到的话,一定会骂她奢侈,反正她师父看到她的时候,就是一副痛惜的嘴脸,不过他也没有阻止。

    年华当面哈哈,后面继续怎么办怎么办。

    半个月后,该来的人都来过了,年华这里才消停起来,直接将老妈沈茜给打包扔去浙省,请邹红波也去上班,年家展家的其他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年华一共雇了两个月嫂,帮着她看孩子。为了不出现什么意外,年华直接给两人下了“赤胆忠心符”,她可不希望自己一个疏忽让孩子出点什么事情。

    不过如果只要有时间年华都会自己看着孩子,看着孩子一天变一个样,最后从一个满脸褶子的包子变成小馒头也是一件非常有成就的事情。

    时间过得飞快,一个月的时间就在年华的抱怨中度过了。

    泡在温热的水下,年华舒服的呻吟一声,太舒服了有没有。终于能够好好的泡个澡,还没有闲杂人等来坏好事。

    呻吟几声,浴室的门被敲响。

    擦了把脸,年华挑眉道:“怎么了,是不是宝宝醒了?”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不要再出那样的声音了,你要体谅一下,一个已经好久没有填饱肚子的男人脆弱的心呀。”

    展青云一说完,年华就知道什么意思了,偷笑一声,故意让自己的声音甜蜜起来,“那你进来呀?”

    站在外面的展青云现在当然想要冲进去将这个就知道撩拨人的妖精给抓出来,可是想到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如果不赶紧过去的话,就要迟到了,强自忍下下腹的冲动,“年华,你不要太过分呀,赶紧出来,时间不多了。”

    年华捂嘴偷笑,不过还是听从他的话,从浴缸里出来,擦好身体,穿上衣服。

    等他们两人带着孩子到的时候,酒店里的人差不多到了一半了。

    看到他们进来,人们眼前一亮,这小两口加上宝宝,都穿着华夏的传统服饰,宝宝跟他爸爸都穿了一身唐装,上红下黑,喜庆。

    同样款式的唐装穿在展青云身上就是挺拔潇洒,而穿在宝宝身上就是极度可爱。

    年华则是穿了一身大红旗袍,头发松松的挽了个发髻,斜插着一根通体翠绿的簪子,右手上戴着同样颜色的翡翠玉镯,耳朵脖子上也都是同样材质的饰品。

    有眼毒的人一眼就看出来,这套首饰全部都是由满绿的老坑玻璃种制成的,这一套下来几千万挡不住呀。

    不过最吸引人的当然不是这套首饰,而是戴着首饰的人,年华本来就身材高挑,该凸的凸,这一身旗袍穿在她身上,更显得她身材曼妙美腿修长,再加上那通身的气势,让人不敢直视。

    那边早到的程莲李碧屈绯红她们,是感慨万千呀,“这简直就是女王范呀,实在是太女王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年华跟展青云还有小宝宝的身上留恋。

    年华过去转了一圈,就回到屈绯红她们这里,李菲菲跟莫丽丽分别来了之后也自动的到了这边。

    “你今天真是美翻了?”莫丽丽满脸的红心。

    年华轻轻一笑,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

    李菲菲羡慕的看着年华:“我太羡慕你了,完美的未婚夫,萌翻了宝宝,简直就是女性公敌呀。”

    年华挑挑眉:“如果你想要未婚夫的话,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么。如果你爷爷放出声去,大半个华夏的适龄男青年肯定会抢破了脑袋。”

    李菲菲撇撇嘴,“我要的是自由恋爱,我可还要追寻我的爱情,当然不能够这么轻易的定下来,我虽然羡慕你可是我更喜欢自由,小孩子虽然可爱,可是也太闹的慌了,我已经决定了在三十五岁之前是不考虑这个问题了。”

    年华愣了一下:“我听说你不是跟一个挺不错的人拍拖么,这还不行定下来呢?”

    李菲菲叹了口气:“我们两个又分了,虽然一开始的时候挺不错,可是时间长了就没有那种激情的感觉了,最后只能够散了。”

    年华也不再劝了,转移话题转移到自己跟展青云身上,几个人听得特别的认真,虽然没有什么参考价值,不过听听也挺过瘾的。

    反倒是程莲在一边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还是拉了拉年华的胳膊,凑过去,轻声道:“年华,不会因为你们这么早生了孩子而且是未婚生子,对你们以后的前途有妨碍吧?”

    年华哈哈笑道:“你就放心吧,就算是我现在什么都不干,也够我自己家我儿子还有我们一家人吃个几辈子的,再说了,不要以为现在社会非常的平静,用的着我跟青云的时候还在后面呢,现在没有人敢得罪我们。即使要说些酸话,他们也只敢在背后说说,你看他们那个敢当着我们两个的面说。”

    其他人这才松了口气,其他不单单是程莲其他人也有点担心,毕竟年华是她们的好友,她们自然希望她好了。

    果然不出年华的所料,所有过来的人只会说好话,而且一个比一个说的好,好多都是她们这些人之前根本就接触不到的人。

    这个部长,那个副部长,这个少将,那个上将,而且听说还有不少的大领导,过来的时候就直接去了贵宾厅,根本就没有露面,那里自有两位老爷子陪同。

    而且更让她们吃惊的则是,在宴会快要开始的经常在电视上出来的二号首长竟然带着他的小孙子出现了。

    天啊,这可是国家的二号领导人呀,这是多大的面子呀,就是为了出席一个刚刚满月的小宝宝的宴会。

    而正在国外访问的一号首长也有表示,亲自给年华的宝宝起了名气,展承泽,从这个名字上就看出一号首长的对孩子的期待呀。

    而且这一出后,其他人看孩子的表情更加的柔和了,有不少的人家开始盘算自己家族里有没有跟这个孩子差不多的小女孩,或者还怀着的也行呀。

    即使刚刚出生,这小家伙的未来也能够被看到,那是一片的光明呀。强大无匹的妈妈,军权在握的爸爸,还有正当年的爷爷外公,甚至是虽然已经不在位,可是影响却没有丝毫减弱的年老爷子,展老爷子,以后这孩子想不出息都难了。

    宴会结束后,年华又带着孩子回到去展家住了一个月,然后在去年家住一个月。

    不过年家跟展家的距离相当的近,两家的人过来过去的相当的方便,沈茜从满月之后开始两地跑,去浙省呆几天,又在京城呆几天。邹红波这要闲下来肯定是去看孩子。

    就算是爷爷展中将跟外公年建国同志也是有空就去看着小家伙。

    虽然有一号首长给起了一个承泽的大名,小名则是叫橙子,这个小名是他坑爹的舅舅跟坑爹的姑姑给起的。

    不过挺对应孩子的名字的,年华也就没有阻止,两家人也开始橙子橙子的叫起来。

    小橙子虽然年纪小,可是脾气却不小,不过最然年华欣慰的是,这孩子虽然脾气不小,可是从来不乱发脾气,而且作息十分的规律,不像有的孩子那样昼伏夜哭,更是得年华的欢心。

    不过三个月后,年华还是决定去上学,毕竟孩子不是她的全部。

    为了保险起见,年华并没有将孩子放到四合院,如果被人给偷走的话,她想哭都哭不出来。

    干脆将孩子放到老人跟前,她已经决定了在孩子还没有上幼儿园之前,就把孩子放展家一个月再放年家一个月,两个保姆跟着橙子一起转移。

    年华的这个决定受到了两家老人的一致赞同。

    就这样年华没有了后顾之忧,开始去上课。

    “你们说年华什么时候来上学呀?”古田扑到李碧的桌子前好奇的问道。

    李碧白了他一眼:“你问这个干什么呀,有你什么事情呀?”

    古田摸摸鼻子讪笑道:“我这不是好奇么,要是年华在不来,这功课她可就越来越不好补了。”

    程莲走了进来,坐到李碧的旁边,笑着道:“古田,你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好好练练你的体育好了,不要忘了,还有一个来月,就又要开始运动会了,这次年华还不知道赶得上赶不上呢,这次咱们班可就靠你了。”

    古田一听嘴角抽动,摊摊手苦笑道:“你这是要我命呀,我可没有年华那种妖孽,我可没有办法。”

    “妖孽,谁是妖孽呀,古田同学麻烦你指给我看看呀?”一个声音从古田身后传来,让古田一下子僵住了,转头一看,竟然是年华,不由喊道:“年华?你回来了?”

    年华点点头,“古田同学,你刚才说谁是妖孽呀?不知道你能不能够给我看看?”

    古田知道人家肯定是知道了,马上作揖,“姑奶奶你就饶了我把,我知道我说错话了还不行么?”

    年华挑挑眉毛,“好吧,既然你说错了,那以后就不要说了,好不好?”

    古田连说两个好字,赶紧跑了,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从次回来后,更加的妖孽了。

    古田的一嗓子让其他的人都发现了年华,不少的人都聚到年华身边,七嘴八舌,这个说,“年华国外怎么样呀?”

    那个说:“年华你有没有在外国的大学遇到艳遇呀?”

    等等等……

    年华眉毛一挑,转头看了眼捂嘴偷笑的程莲她们,转过头来笑着道:“你们这么多问题,我要怎么回答呀?你们一个个的来!”

    她终于知道彭部长给她找了个出国留学半年,进行学术交流的理由。

    这个理由比其他的还好一点,年华本来还以为彭部长给她请的是事假或者是病假呢,不过现在这个理由更加好一些。

    之前年华也曾经问过程莲她们,不过这些人坏的根本就不告诉年华,而年华也认同彭部长的智商没有去多问,没想到理由还不错。

    当天中午下课后,年华带着宿舍里的三个吃货还有古田,乔北还有班学文去了附近的一家饭馆吃饭。

    一坐下程莲她们就要看橙子的照片,年华也乐于分享橙子的可爱萌照,十分大方的将手机拿出来,给她们几个看。

    那三个男生点完菜,看几个女生在那里看的眉飞色舞的呀要去看,李碧一把捂住手机屏幕,横眉立目:“这是我们女生的秘密,你们这些男生就不许看。”

    年华倒是没有所谓,“没关系的,反正他们早晚能够看到,只要他们不随便去乱说就行呀。”

    听了年华的话,李碧马上就把手机递给了古田……

    班学文跟乔北只能够凑到古田身边去看,古田一边翻页一边笑着道:“年华这孩子长得好想你呀,不会是你儿子吧!”

    年华撑在桌子上挑挑眉:“你怎么知道的。”

    古田听完脸僵了一下,转过头愣神道:“不会是真的吧?”

    年华点点头:“是真的呀,这个小孩子就是我儿子,亲生的,你以为我这么多天是去干什么了,我是去生孩子去着!”

    古田and班学文and乔北:“……”

    谁成功告诉我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三人看向程莲李碧屈绯红,想要求真相。

    程莲点点头:“我们是最先知道的,那你们就是第二拨知道的,可要记得保密呀!”

    班学文颤抖着道:“年华说的应该是真的,这孩子的鼻子轮廓还有脸部的轮廓非常的像展青云,而眼睛跟嘴巴跟年华一模一样,除了是他们的孩子根本就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古田飞快的向后拔了几下,找到一张照片,是一家三口的合照,这么一看果然班学文说的没错误。

    古田放下手机震惊的看着年华,嘴巴张开合上,合上张开最后吐出几个字:“你身材恢复的也太好了?”

    年华自豪的摊开手:“这有什么办法,这叫天生丽质难自弃,唉,这是天生的,你不要羡慕呀。”

    李碧本来藏着这一个大秘密就挺难受的,这次终于有地方抖落了,她兴奋的道:“你们知道么,年华的儿子生出来就十一斤呀。”

    古田瞪大了眼睛,“这也太大了吧?”

    班学文则是看着年华发呆,最后只能够叹息一声。

    年华虽然听到了,不过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这不需要年华多说什么,现在班学文早就已经放弃了跟年华展开一段的意思,而且他也知道自己跟本就掌握不了年华,何苦呢。可是年华是他的初恋,初恋总是酸涩的,忘不掉的,即使知道自己跟她不可能,有点时候还是会想想一下,如果是自己跟她的话会怎么样。

    吃过饭后,几人干脆去了图书馆,下午三点的时候还有一节课,干脆从图书馆度过,其他人是看书,而年华则是抱着一本笔记开始狂抄,上半年的年华已经决定错过去就错过去了,她也不再多想了,如果以后遇到上半年的知识点再去问宿舍里的人,不过一般有联系的除了微积分之外,其他的几乎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年华的手速多快呀,两个小时,几乎这一个来月的笔记就被她给抄完了,顺便将东西也记在脑子里,过目不忘可不是瞎说的。

    如果不是期末的时候,有的老师会看他们的笔记本,年华都不想要抄笔记。

    一天的学习结束后,年华十分自觉的回了展家,看了看孩子,就去了大四合院,开始恢复训练。之前怀孕的时候只能够做些简单的动作,对武功的把握也有点生疏了,年华从出了月子开始就开始进行恢复锻炼,到了现在水平已经恢复了。

    甚至因为生孩子,她体内的先天之气更加的浓厚了,已经摸到了顶尖高手中阶了,年华估计用不了半年,她就能够进入下一阶段。

    年华十分兴奋,除了她之外的两位顶尖大师,空竹大师比较厉害是高阶,武林掌门真人就在中阶。

    虽然年华初阶的实力已经不逊于空竹大师,如果达到中阶的话,空竹大师已经不是对手了,那个时候年华就会成为名副其实的武林第一人。

    当然她不是一个人练得,她也顺便将年夏跟李穆修给抓了过来,之前的时候训练停止了,这次又继续开始。

    展青云也是没有停止练习,而且或许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展青云的进展也是相当的迅速,现在已经到了一流高手中阶,相当的厉害。

    时间很快就到了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时候了,五月一小长假的时候,带着孩子跟沈茜年夏去了魔都,去看舅舅沈强跟舅妈李凤。

    之前年华孩子满月的时候,他们也去了,不过因为工作的关系,待得时间不长,当天就回来了,这次干脆趁着五一的时候过去看看这两口子。

    三个大人一个小孩直接做飞机,飞机上的乘务人员经过橙子的时候萌翻了她们。

    好几个空姐都跟橙子照了相,合影留念,而橙子总是一副酷酷的样子,不哭不闹看着镜头,十分的冷静。

    反而越是这样,越让几个空姐爱的不行,要不是看人家家人都在身边说不定都抱回家自己去养了,实在是太可爱了。

    下了飞机,几个空姐还在那里依依不舍呢。

    沈强早早的就过来接他们,当看到橙子的时候,接过来抱着不放了,最后这车干脆是年夏开回去的。

    还好年夏已经有了驾驶执照,而且这一年练得也不错!

    能不错么,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技术将好不容易得到的豪车给弄坏了,那样会让他心疼死。

    “也不知道我们妙妙什么时候才能够定下来呀。”逗了会橙子,沈强叹息道。

    沈茜道:“妙妙年纪还小呢,而且你不能够把妙妙跟年华比,这丫头是没有办法了,谁让他们不小心了,既然出了人命,就要生下来,其实如果按照我的想法,毕业结婚后再生才是最好的。”

    沈强其实也只是有感而发,不要看年华年夏比沈妙妙大,可是他自己却是比沈茜要大不少岁呢,看自己妹妹不过四十多一丁点就当了外婆,他的确是羡慕,不过如果让他来选择他的确是不希望他女儿生的太早。

    沈茜这么一说,沈强也就不再说其他的了,专心的逗弄怀里的小宝宝,“宝贝,给舅老爷笑一个,笑一个,你这小孩子也太酷了吧,跟你爸爸一个样呀。”

    到了沈家,李凤早就在那里等着了,做了一桌子的好菜给他们吃。

    年华抱着孩子,边看着孩子边吃饭,好玩的是,现在已经看到东西的橙子能够清晰地看到闻到好吃的,他也想要吃,不过他的坏妈妈根本就不给他吃,只顾着往自己嘴里放。

    因此大名展承泽小名橙子的小家伙,开始自力更生,伸着小粗胳膊就开始往饭桌子上够。

    而每次在橙子以为自己够到的时候,某个坏蛋都会把他给拉回来,然后橙子再继续努力,然后几次后,橙子发现自己根本就是被坏蛋给玩弄于鼓掌之中,伤心的哇哇大哭起来。

    年华被震得捂着耳朵,最后只能够起身去哄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孩子。

    沈茜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有你这样当妈的么,你就不能不把他给逗哭了么?”

    年华却是笑嘻嘻的抛着橙子,橙子哭着哭着就开始了起来,笑的咯咯的。

    其他人摇摇头不去看着不着调的母子,继续吃饭,不去管这两个家伙。

    当天因为车马劳累,就在这里休息了一天,一家人在一起聊聊天什么的。

    而年华则是哄着孩子吃奶奶,睡觉,等等等,还要跟展青云煲电话粥。

    第二天沈茜跟李凤去逛商场,将年夏拉着去当司机,而沈强则是去加班。

    年华抱着孩子在家里呆着感觉没有意思的劲,想了想,对了,干脆去看看展青峰好了。

    说起来她挺长时间没有见到展青峰了,上次看到还是三个月前,他回去看橙子。

    年华准备好东西,什么尿不湿呀,奶瓶呀,湿巾呀,用来换的衣服呀,还有其他的一大堆的东西,全部塞进她的背包里,然后前面抱着她亲爱的橙子王子,下楼打了个车就出发了。

    展青峰说起来在交通大学十分的受欢迎,被誉为四大校草之一,极其受到女生的欢迎,不过因为其冰冷的气质冷淡的做派,让不好的女生铩羽而归,而这不但没有损坏他校草的名声,反而让校草的名头越坐越实了。

    虽有粉丝不少,可是敢于上前的越来越少了,这样的冰美人还是只能够远看不能够近距离接触呀。

    不过虽然女生们已经明白展青峰的属性,可是还是有人胆大包天想要让这个完美的男神只为自己而动心。

    之前的时候是上官倩,不过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上官倩偃旗息鼓了,展青峰刚刚松了一口气,就有人接替那家伙了。

    如果不是因为没有把握杀了这个人不会被发现的话,他早就给这个人一刀子了,太烦人了,也太郁闷了。

    这次五一的时候,展青峰并没有打算回家,他被选上参加辩论大赛,如果不是教授非要让他参加,他早就跑家里去看自己大侄子了,虽然年华经常给他发照片可是他还是想要亲眼去看看。

    之前的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竟然这么喜欢孩子,自从橙子出生后他根本就抱不够,等他看到其他孩子的时候,才知道他根本就把是喜欢孩子,而是只喜欢他们家的孩子。

    在看其他孩子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肯定是挑着孩子身上的毛病,比如这眼睛跟橙子的比起来太小了,这嘴巴比橙子的比起来太大了,这皮肤跟橙子比起来太黑了,反正就是自己的孩子怎么看怎么好,而对方的孩子是怎么看怎么不好看。

    五一的这天大早起,他就去了胡教授的办公室,去找他拿辩论大赛的资料,出来后就被一个人给堵住了。

    “青峰你这是要去哪里呀?”一个穿着一身名牌的英俊男人手捧一束鲜花挡住了他的去路。

    没错,这次展青峰的沾上了的不是桃花而是菊花,而且是一个非常有钱的烂菊花。

    从第一次展青峰的师兄看到这个人时候,就已经告诫过他,这个人是一个私生活相当混乱的人,之前师兄的两个同学就被他给弄到手了,可以那个也没有一个月就被甩了,虽然被甩到时候给了不菲的分手费,可是也相当的难过了。

    而且这两个同学还是不同性别的……

    当第一次听这件事的事情,展青峰根本就不在意,他不以为自己会跟这个人有交集,可是没有想过,最后竟然被这个人给盯上了。

    之后展青峰后悔了不已,如果不是经不住师兄的夺命连环call,去了那家KTV,他也就不会碰到这个家伙了。

    其实如果展青峰将自己的身份亮出来,这个人说不定就直接退了,可是他的身份在学校还是一个秘密,他也不想嚷嚷出去,想要过一个平淡的大学生活。

    不过眼前的这个人也要赶紧解决了,要不然自己的生活就要被破坏了。

    “对不起,请让一让,我有急事。”展青峰转身就要绕过去。

    这人又拦在他面前,将手里的香水百合递到展青峰的跟前,“青峰,你说过不喜欢玫瑰,那这个呢?我觉得这话给你十分的般配。”充满磁性的声音如同小刷子一样搔着人们的心,当然了这些人指的是女人,还有特殊癖好的男人。

    不过展青峰是个直的不能够再直的男人,只会感到这人的声音特别的做作,在这个时候他十分的后悔在嫂子年华在教他些护身的功夫的时候,没有学的太精。

    “铃铃铃……”展青峰拿出手机,眼一下子就亮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呀,赶紧接起来:“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呀?……你说什么?……好好,我现在就过去,你从大门口进来,去保安室,在那里等会我,我马上就过去。”

    展青峰放下手机,就要往外冲,这人皱着眉头,就要去拦,不过展青峰不要看着瘦,不过他跟他哥哥都是穿着衣服显瘦,脱了衣服显肉的人,身上的四块腹肌可不是玩的,而且从小生活在军区大院里,能是省油的灯么,之前没有动手是因为麻烦,现在他要等着去见亲人,当然不会再省着这人了。

    “包彭阳不要再跟着我了。”展青峰直接将他推到一边,警告了一句后,跑了出去。

    包彭阳靠在墙上咬牙,没想到这个俊美无比的小子力气还真不小,不过我也不会就这么的放弃的,撒腿跟了过去。

    展青峰直接冲到了大门口,包彭阳的速度也不慢。

    展青峰也不去看他,刚要去保安室,就见保安室的大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高挑佳人。

    展青峰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激动的走了过去,伸开双臂就要去拥抱高挑佳人。

    包彭阳虽然也喜欢美女,可是如果这个美女是自己的情敌的话,就另说了。

    在他的视线里,展青峰一把抱住佳人……怀里的宝宝,“橙子像不像我呀,我可想死我们家的橙子了。让我亲亲……”

    包彭阳一下就愣住了,他从来没有展青峰如此灿烂的笑容,而更加让他崩溃的则是,这个小孩子竟然跟有点像,尤其是鼻子,几乎是一模一样,难道这个孩子是展青峰的儿子,而这个女人是展青峰的秘密女友?

    包彭阳伤心了,不过还是提起精神过来,笑着道:“这孩子长得真好,多大了?”说着就要去摸摸孩子脸。

    可是还没有摸到,手就被另外一双修长白皙的手给夹住,怎么动也动不了,顺着手掌看去,竟然是那个女人,对着女人他是没有什么好脸色的,“放手!”如果是其他的女人,在他冷着脸的时候,一定吓得不得了。

    没想到这个女人,愣了一下反而笑了,“对不起,但是还请离着我儿子远一点,我不想我儿子沾到不好的细菌,谢谢。”

    包彭阳:“……”

    ------题外话------

    万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