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四十五章 阴暗心思
    年华转头走了,对于这么一个脑残,她可不想搭理他。

    不过她真是低估了一个平时自视甚高,可是现在却是满心怨恨的男人阴暗的心思。

    “诶?BOSS,您果然来了?”一个略带磁性的声音传了过来。

    抬头一看,年华露出了一丝笑容:“郝越?你怎么也在这里呢?我记得你可是一个纯粹的宅男呀?”

    现在的郝越跟几年前的落魄青年完全不同了,“古国”经过这两三年的发展,即使有其他游戏公司的冲击,可是对比他们来说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根本就不能够对“古国”形成冲击。

    不过为了不被别的公司超过,郝越这帮子人也是丝毫不敢懈怠的,而且这些人都是思维天马行空的天才。

    郝越作为小股东,现在也是身价几亿了,算是一颗闪亮亮的钻石王老五了。而且长相不错,虽然平时的时候,根本就不注意修饰,现在这么一修饰,也是一表人才。

    “帅哥,您哪位呀?”年华笑吟吟的道。

    郝越看看四周,发现没有人注意这边,一屁股坐在附近的沙发上,四肢大氅,“我就是个傻瓜,干嘛非要答应董姐来着呀,这里根本就不适合我这个屌丝么!”

    年华拿了两杯果汁过去,给了郝越一杯。

    郝越撇撇嘴:“我想喝鸡尾酒!”

    年华笑着道:“那真是抱歉了,我现在没有办法喝酒,所以……”

    “好吧,好吧。”郝越投降了:“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您放心我不会引诱你的。”

    年华这才心满意足,拿起果汁抿了一口,跟郝越聊起天来。

    这两人一个是对舞会根本就没有兴趣,另一个是打算在舞会上找个如意娘子的,可是最后发现不太现实。

    虽然郝越这个伪屌丝想要找一个真女神,不过确实不容易的。

    因为他们两个太熟悉了,而且两人的年纪差距也不大,所以在一起说话就比较随便一点,看在其他人的眼里根本想象不到是一个上级跟下属,还以为是一对呢。

    如果是其他人看到虽然会暗赞一声两人的好相貌,可是在某个人的眼里则是变成了图谋不轨了。

    而这个人就是一直在远处观察着年华的顾鹤叶,这小子因为是带着任务来的,所以早就将自己的先前打算带来的女伴给抛到了脑后,根本就没有带过来。又因为碰上了这么一会的事,根本就没有心思去邀请其他美女跳舞了。

    他就想要在暗中偷偷留意这个卑贱女人的动静,想要找到这个女人利用董总的证据,等到了那个时候,以董总比较强硬的性格一定会发怒的,这个女人也落不到什么好下场。

    而且更让他感到幸运的是,那个女人对面的那个跟她非常亲密的男人,赫然就是刚刚陪着董欣悦董总跳了第一支舞的那个男人,那种愚蠢的气质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名门公子,说不定是被董总养着的。

    而这个样子一个被养着的年轻男子,竟然这个女人这么看起来这么亲密,呵呵,这里面一定后不得不说的问题。

    为了怕舞会被曝光,舞会里不允许带哪些相机录音笔什么的,不过手机确实没有办法禁止的,虽然手机的像素什么的差了一点,不过还是能够录下来。

    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也呀,哈哈。

    顾鹤叶拿出手机的瞬间,其实年华就知道了,不过她也想知道这个家伙想要做什么,这才没有搞掉他的手机,反正这生活也是有点无聊,这人说不定还能够给自己增添点乐趣呢。

    年华想要看他到底想要怎么做,而郝越根本就没有看到。

    “BOSS,为了纪念我的第一次,咱们两个照张相吧。”郝越兴高采烈的道。

    年华欣然同意,直接坐到郝越的身边,伸手搂住郝越的脖子。郝越则是拿着手机,来这张自拍照。

    不过站在远处的顾鹤叶看起来根本就不是在自拍,而是再做少儿不宜的事情。

    顾鹤叶录下这个画面的时候,暗爽,太好了,这简直就是瞌睡遇到了枕头,这两个家伙真是死到临头还不自知呢。

    最后又看了眼年华跟郝越一眼,嗤笑一声,转身离开,这么精彩的东西,怎么能够不让另外的当时人看看呢,呵呵。

    董欣悦自我感觉办了一次相当成功的舞会,她竟然拉来了大BOSS,还有总是宅在家里的郝越,想起来就让她兴奋。

    如果有可能的话,她当然想要现在就离开这些面上一套心里又是另外一套的商人们,不过即使华年集团再怎么强大,还是不要平白无故受敌的好。

    在商言商和气生财么!

    跟被她强迫过来做她舞伴的郝越跳完第一支舞之后,这小子就溜掉了,不过溜了就溜了,还是让这小子去陪陪大BOSS。

    现在李家的人还在路上呢,李大小姐没来的时候,根本没有人来陪大BOSS玩,要是人家一气之下就走了,那就完蛋了。现在让郝越跟BOSS聊聊天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董欣悦自己则是端着酒杯到处转,间或停下来跟那些之前有过合作的人聊聊天什么的。

    正好现在董欣悦就转到了顾董事长跟严董事长这里。

    严董事长看到董欣悦过来,眉毛一挑,看向顾董事长。而顾董事长虽然心里非常的自豪,可是当看到董欣悦过来的时候,还是特别的客气。

    即使以后董欣悦成为自家儿媳妇,只要她一天是董总,就一天在人家面前使不开高姿态。

    不过即使是这样顾董事长跟严董事长在她的面前还是有一些奇怪的表现,董欣悦虽然有点好奇,可是并没有想到是他自己的原因。

    而且因为他们之间还有点业务往来,董欣悦在他们这里还多待了一会儿,而就多了这么一会儿,就让顾董事长心里更加的自豪了。

    等董欣悦走后,严董事长对顾董事长抱拳一笑,脸上是一丝的敬佩顾董事长的脸上挂上了自豪的笑容。本来自己在严家这种老牌豪门中间是比较平平,可是现在以前对自己不冷不热的严董事长对自己都这么的客气了,哈哈,这种感觉真是不错呀。

    顾家在这些人家里面也算是一个新兴的家族,经营着一家连锁珠宝店,在各大城市都有他们家的分店。

    严董则是经营房地产,身家比顾家还要多。

    当然了虽然董欣悦现在没有他们资产多,不过手里有BOSS分给她的一些不可交易的股份,现在身价也上亿了。

    这还只是这阶段的身价,等到以后随着时间的发展,华年集团的飞跃发展,董欣悦自己的资产也会飞速上涨的。

    更何况,董欣悦执掌的可是几百亿的巨无霸,现在的而整个华年集团加起来,怕不是有两三千亿了。

    现在魔都的人都知道华年集团可是一大块鲜香美味的腊肉,而且还是一块超级不好啃的肉,不过只要人家伸伸手,手缝里露出的东西,就够其他的集团其他的公司吃的。

    几乎华夏所有的公司都想要跟华年集团合作,而现在魔都的这些人算是看到了机会。

    大家都知道华年集团的大BOSS轻易不会出来,只要能够获得这位董总的青睐,什么都好说,因此想跟华年集团合作的人,都想要讨好董欣悦。

    而顾家跟严家也是这个想法!

    不过本来顾董事长还以为自己已经距离差不多远了,他也以为董欣悦看上他儿子了,反正自己的是儿子,被董欣悦占占便宜也不算是吃亏,而且董欣悦本身条件在那里摆着呢,如果能够娶进顾家就更好了。

    因此顾董事长在舞会开始之前,跟其他人的谈话中就带出了一点,自己的儿子被董总给看上,而且还亲自邀请成为她舞伴的事情。

    其他人有的不削,可是更多的是追悔莫及呀,他们都知道董总是个女人,可是忘记了,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是有某方面需要的,尤其是坐到他们这个位置的人。

    没想到姓顾的这个家伙还真敢做,竟然让自己儿子去做董欣悦的入幕之宾,真是好计策呀。

    再想想董欣悦的条件,如果自己再年轻十几二十岁的话说不定他们会亲自上场了。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有些脑袋比较灵活的墙头草似的人,开始簇拥在顾董事长的身边,甭管最后两人成不成的了,现在只要两人真的有的实质进展的话,顾家肯定有天大的好处,他们这些人吃不到肉没什么,能够喝点汤也行呀。

    舞会开始之前顾董事长是意气风发,耳边全都是阿谀奉承,可是当舞会开始之后,就傻了眼,为什么跟董总跳第一支舞的不是自己的儿子顾鹤叶,而是另外一个陌生的男人?

    与此同时刚刚还簇拥在他身边的那些人,就开始变了一个嘴脸,刚才还在那里夸赞顾董事长父子的人,一个个开始在那里嗤笑。

    “哈哈,某些人整天做些白日梦。”

    “就是,还说是人家的舞伴,现在人家身边明明有其他的人。”

    “……”

    不过除了这些还是有些人反驳道:“我看应该不是,我刚才还看到董总跟顾大少站在一起聊了好久了。而且到现在都没有看到顾大少的影子,说不定是除了什么事情了。”

    “对,没错,你们看这个男的根本就不会跳舞,董总找什么样的人找不到呀,找个不会跳舞的。”

    “……”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两帮人甚至开始打了嘴仗。

    顾董事长的脸色则是好看了一些,因为第二支舞开始后,跟董总跳舞的正是自己的儿子,而且两人不时亲密的说着话,董总也侧着耳朵倾听,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

    这两人之间的氛围,比刚才跟那个男人的时候好多了。

    刚才那些说反对话的人,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会儿还是要等顾大少回来才知道。

    顾董事长暗自咬牙,阴厉的眼神从刚才那些说风凉话的人脸上掠过,心里暗恨。

    而这些人心里虽然有些害怕,可是还是想要等顾鹤叶过来,再决定到底要怎么样,不过前头草当一次还可以,如果一会儿再变卦的话,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

    当然有些人的脸皮天然就比城墙厚,已经打定了如果之前自己是才错了,不管是承认错误还是拍马屁,都要让顾董事长原谅自己,自己也能够分一杯羹!

    反过来,如果顾董事长说的根本就是假的,那自己也会不予余力的在他的脸上踩下去,这样才是大丈夫所为呀。

    等顾大少跟董欣悦董总跳了三支舞后,又亲热的说了一会儿的话,两人这才离开。

    董总就开始挨个跟与会的人交谈聊天,而顾鹤叶则是回到了顾董事长这里。

    当顾董事长在大庭广众之下问出来那个问题的时候,顾鹤叶心里咯噔一声,他之前以为自己能够挽回董欣悦的心,根本就没有将董欣悦不再需要他帮忙的事情告诉顾董事长,这才造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不过转念一想,刚才自己已经利用了董总对自己的亏欠而跟自己跳了三支舞,而且在他刚才小心翼翼的提起她的那个舞伴的时候,董总脸上出现的那个轻蔑的眼神,更是信心大作,一定是因为那个女人的关系,董总这里下不来脸,这才将自己这个高富帅让给了那个女人,她自己则是仓促间选择了另外一个男子。

    至于为什么董总之后又说用不到自己了,那应该就是因为这些女人之间的小心思了,他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之后董总后悔了,根本就不想将自己这么一个优质美男拱手让给另外一个女人,即使这个人是自己的朋友。

    如果年华在这里,能够窥探他的大脑里思想的话,一定会大呼这人的脑补更加的强大了,而且这逻辑还挺能够行得通,如果拍一部电影的话,说不定还能够拍出一部十分狗血的电影来。

    这人不去做编辑真是白瞎了他这么丰富的想象力呀。不过现在年华刚刚遇到郝越,根本就没有过来。

    想到这里顾鹤叶笑的十分的得意:“呵呵,其实刚才我出了一点小意外,不过董总并没有多说什么。”

    那种高姿态完全掩盖了他的心虚,而且其他人或是嫉妒或是羡慕的视线更是让他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甚至这种满足还真的让他以为自己说的才是真的。

    在让其他人误解后,顾鹤叶就开始去寻找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然后他正好看到了年华正在跟董欣悦的那个男舞伴在一起亲密的聊天的事情。

    “呵呵,自己作死么怨不得别人。”

    ……

    “哎呀,顾董事长你以后一定要提携小弟呀,小弟不才虽然没有多大的本事,可是当个马前卒还是可以的。”

    “呵呵,卓总不要这么客气,以后咱们一起发财一起发财。”

    “我们可都知道顾董事长深明大义,不会忽略咱们这些老兄弟老哥们的,你们还都相信,你们看,顾董事长就是大气。”

    “呵呵,客气,客气。”

    等董欣悦走后一会儿后,顾董事长就被其他人给围住了,直接就将原本跟他站在一起的严董事长给挤到一边去了。

    严董事长根本就没有想要往里挤,这么一看直接就离开这里,其实他刚才对顾董事长说的话并不是假的,毕竟如果董总真的喜欢上顾大少的话,自己或许还真有求到顾家的时候。

    不过以严家的地位,有这么两句话就行了,不需要跟其他人一样,去阿谀奉承。

    现在围在顾董事长身边的都是一些实力不济,刚刚能够擦着边加入到这个圈子里来的人。

    像严家这样的老牌而且现在还屹立不倒十分坚挺实力强大的家族,是不需要这么做的。

    不管到了时候,还是以实力做主的,只要到时候给点甜头,也就是了。

    “我说BOSS咱们两个也去跳支舞怎么样?”坐的时间长了,郝越有点坐不住了。

    年华也是待得厌烦了,伸了个懒腰,起身道:“行呀,你在前面带路!”

    郝越嘿了一声,跳了起来,走到年华的跟前,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年华提起裙角换了一礼,两人相视一笑,相携走到舞池的种,手臂搭在一起,跟着节奏跳了起来。

    “喂喂,你到底会不会跳啊,你这都踩了我十多脚了,幸亏我武功高强,要不然我现在的脚就要不得了。”年华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

    董欣悦邀请他来,为什么只跟他跳了一首就不要他了。

    这技术换了其他人也受不了呀,这也亏了董欣悦忍了这么长时间。

    “我刚才说的你听明白了没有,如果你再踩我一下,我可就不这么好说话了。”年华再又被踩了一次后,威胁道。

    郝越还感到自己挺委屈呢,他本来就并不会跳舞么,跳成这个样子已经算是不错了。

    “您不要恐吓我,我这是新学手,您要多担待一些么。”

    年华白了他一眼,“可是新手也不会这么多的同手同脚呀。”

    郝越这个时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竟然是同手同脚的状态,尴尬的一笑,努力的板正自己的动作,不过这小子从小就不协调,手脚一起动的时候,一紧张就爱同手同脚。

    年华干脆小声提醒他下一步要如何的跳,郝越这才感到一丝的轻松。

    郝越还觉得这样特别的好玩,兴致还挺高,年华也没有事情,干脆就跟他在这里胡闹。

    董欣悦聊着聊着就发现自己竟然忘记了某两个人,汗唰的一下子掉了下来,BOSS跟郝越呢?

    顾鹤叶早就开始注意董欣悦,当看到她一脸焦急,懊悔的时候,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董总你是不是想找你的那个朋友还有你的舞伴?”

    董欣悦被突然冒出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认识的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是顾大少呀。”想起他刚才说的话,“对了顾大少你刚才说看到他们两个了,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顾鹤叶一副犹豫的模样。

    董欣悦看到他这个样子,皱起了眉头,“顾大少有事你尽管说。”

    顾鹤叶大大的叹了口气,:“您跟我一起过去看看吧。”说着转身离开。

    董欣悦眨眨眼,却是不知道这是什么架势,不过还是跟在他后面。

    顾鹤叶感觉到董欣悦就跟在自己的身后,深深吸了一口气,成败就在这一瞬间了,自己必须要更加的冷静。

    “你们两个人还真是胆大包天,一个瞒着自己的朋友一个瞒着自己的舞伴,竟然搞在了一起。”

    董欣悦在看到年华跟郝越的时候刚要说话,就听到上述的这么一段话,整个人都傻了,呆愣愣的看着这个一脸的怒意的顾鹤叶,一时间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了。

    “这,这,你是什么意思?”董欣悦呆呆的问道。

    顾鹤叶就跟得了圣旨一样,朝着还不知道什么状况的年华跟郝越斥责道:“你们两个是不是太过分了,你一个女人仗着是我们董总的朋友来参加这个舞会不说,竟然还来劈我们的董总的腿,你不觉得惭愧么?”

    年华这个时候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个家伙来拍自己和郝越来,原来想要在董欣悦面前表功呀,他还以为自己跟郝越之间有什么龌龊,郝越跟董欣悦也有不正当的关系,不得不说这个人真是想多了。

    “喂,你这个人是从哪里跑出来的,我跟董欣悦是什么关系管你这个家伙什么事情呀。”郝越不干了,虽然这个小子也说了BOSS,不过他可不敢说有关BOSS的事情,倒是董欣悦没有没有什么关系,反正今天还是这女人把自己叫过来才发生这样的事情。

    而听在顾鹤叶的耳朵里就是郝越承认了他跟董欣悦的不正常关系,更是让顾鹤叶心里酸涩不已,而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把他之前已经给想好了的比较冠冕堂皇的话给忘到了一遍,“那你竟然背着你的女朋友跟这个除了长相无一是处的女人搞在了一起,你不觉得对不起董总么?”

    “呵呵。”年华都被逗乐了,“我这才知道我自己竟然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女人,形容的真贴切,我谢谢你了。”

    相比于年华的无所谓,倒是董欣悦给吓了一跳,竟然把BOSS跟自己相比,而且BOSS还是那个被鄙视的,如果是个小心眼的人,自己都要完蛋了,幸亏她知道只要不是原则性问题的时候,BOSS都是相当好说话。可就是这样,她还是感到一阵的惶恐。

    “顾鹤叶你闭嘴。”董欣悦直接称呼顾鹤叶的名字,连顾大少都不叫了。

    顾鹤叶则是一条道跑到黑了,他以为董欣悦之所以不让自己说了,就是不希望这件事暴露出来,她毕竟是个超级大公司的总经理,如果出了绯闻对她不好。

    想到这里他爱怜的看着董欣悦,语气温柔的安慰道:“心悦你放心吧,这件事我看到了,就不会置之不管,这件事句让我来解决吧,你放心吧,我这个人的嘴相当的严格不会到处乱说的。”

    董欣悦:“……”

    她开始怀疑自己的眼光,为什么当初就觉得这个人非常的好,还想要介绍给BOSS当舞伴。

    “心悦你放心吧,有我在这,他们两个伤害不到你。”顾鹤叶感觉自己上说的话肯定相当的精彩,他自己都要感动的快哭了。

    董欣悦:“……闭嘴。”她现在多想天马上就劈下一道天雷,将这个胡说八道的难得给劈死。

    顾鹤叶还在那里继续不知死活的胡说八道。

    “闭嘴!”董欣悦大吼一声。

    顾鹤叶这个时候才激灵一下子发现自己说的太多了,画蛇添足不说还招惹了董总的厌恶,赶紧闭上了嘴,可是心却开始扑通扑通的乱跳,刚才她的那一声可是不小呀,肯定会一引起其他人注意的,如果被其他人知道自己跟董欣悦的关系不像他自己说的那样的话,自己在这个圈子里的名声可就完蛋了。

    董欣悦的声音不小,附近不少的人都听到了。

    当看到四个当事人的时候,都“恍然大悟”,当然到底是领悟了什么,这就要靠他们自己的脑补了。

    不过当四个帅男靓女的时候,除了言情剧,还能够是什么啊,而且其中有高富帅有白富美,还有两个陌生人,之前根本就没有见过,不过那个男人倒是有点眼熟。

    有的人已经认出来了,“诶,这个不就是个刚才跟董总跳第一支舞的男的么?”

    “对哦,好像就是这个小子,他怎么也在那里呢。”

    “看起来,这也是一件非常桃色的事件呀,嘿嘿。”

    不过大多数人的心目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肯定是不认识的那对男女想要缠着顾大少跟董总。

    毕竟顾大少也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小开,只要嫁给了他就算是加入了豪门,董总也是一样,

    秦桧还有三个狐朋狗友呢,更何况顾大少在圈子里的口碑一直不错,虽然这得力于他比较会装,可是也不能不说这个人还是有两下子的。朋友虽然不能说遍布整个魔都,可是在几个死当还是有的。

    正好被邀请的人中就有两个是他的死当,当看到顾大少这里的时候,赶紧过来声援,“两位,这里可是董总设立的舞会,你们有事的话可以私底下去找这董总和顾大少,在这里扰乱其他人,这有点不应该吧。”

    郝越冷笑道:“你又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呀?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两个纠缠他们两个了?什么都不知道请你不要随便的说话。”

    韦少皱眉道:“这位兄弟,话不能够这么说,你们之间的情况我们都看到了,你就不要再狡辩了,如果你现在痛快的离开之类,我们都没有什么话可说,不过你现在非要跟我们在这里较劲的话,最后可就不好看了。”

    郝越根本就不去搭理这个人,而是看向董欣悦:“董欣悦,董总,这也是您的意思了。”

    “我当然……”董欣悦的脸都变了颜色。

    “董总从来都不是一个狠心的人,我奉劝你们在董总还没有发怒之前,赶紧离开,要不然,呵呵。”顾鹤叶直接拦住了董欣悦的话,自己填了几句,放上去。

    董欣悦:“……”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脸皮厚的人。

    “顾鹤叶顾大少。”董欣悦可不敢让他接着说下去了,“请你闭上嘴,要不然我会请保安请你出去的。”

    顾鹤叶以为她要跟自己说什么呢,可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董欣悦竟然会哄自己。

    他不敢相信的指着自己的鼻子,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道:“董总你说我?你要我出去?”

    董欣悦冷笑道:“原来你不傻呀!”

    这次换顾鹤叶张口结舌了,他根本就不敢想象自己竟然是被驱逐的那个。

    除了顾鹤叶,现在整个舞会现场对安静下来了。

    顾鹤叶的父亲顾董事长也听见了他们里面的话,当他儿子说出那些话来的时候,顾董事长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这个时候预感成真了,赶紧钻过来,快步走到顾鹤叶的跟前狠狠瞪了他一眼,满脸的歉意道:“董总,我儿子被我从小给惯坏了这才口不择言的,你也相信他真是为了你好。毕竟你们两个……”

    他说到一半的时候住了嘴,因为到了现在他也有点怀疑他儿子跟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了。因为董欣悦这个状态根本就不是对待自己男朋友的样子。

    “呵呵,董总你就不要遮掩了,你跟顾大少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们不会到处去乱说的。”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对手。

    现在顾家父子就遇到了这样一位。

    董欣悦这个时候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顾家早就已经瞄准了自己了,而且还用一个不太光明的途径,将自己跟顾大少的关系曲解。让其他人误以为自己再跟顾鹤叶有什么关系,这样他们顾家也能够从中得到好处。

    董欣悦压下自己内心深处的熊熊烈火,挤出一丝笑容指着年华问道:“顾董事长如果有一个这样的女生。”说着指了指年华,“像这个样子一样,你愿不愿意呀。”

    顾董事长瞥了她一眼,“您在开玩笑么,这个女人不过是个为了金钱而愿意出卖自己的女人罢了。根本就不及您的十分之一二呀。”

    董欣悦扑哧一声乐了,“哈哈,真是太好笑了。我终于知道了猪是怎么死的了,就是笨死的。”

    “你们知道她是谁么,她是……”

    “哎呀,这里好热闹呀。”董欣悦又一次被打断了,可是她这比并没有生气。

    “您两位终于来了,我们BOSS等了你们老半天了。”董欣悦当看到来人的时候,直接忽略了其他。

    其中那个女生,一下子扑到年华的怀里,两人十分的亲热。

    其他人有些人不认识李菲菲,可是大多数人都认识李生的接班人李博先生。

    正在大家无端猜测,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李博走到年华跟前,笑的十分的和蔼:“年董,我来之前我父亲还提醒我说,等你有时间了一定要去港城看看,他老人家甚是想念您呀。”

    外边的人都被里面这几个人说的话给惊到了。

    里面那个已经被定义为想要攀上枝头变凤凰的灰姑娘,一转眼睛竟然变得连其他人都不敢直视了。

    “呵呵,谢谢李老的惦记呀,只要有时间我肯定会过去的。”年华笑着回答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