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四十六章 飞向古堡
    这里的人李博大多都不认识,可是这里的人大多都认识李博的,这可是李家的现任掌门人,执掌者几千亿的李氏家族巨大航母,如果能够攀上李家这棵大树,什么问题都能够迎刃而解,公司的发展就跟做了飞机一样,一飞冲天。

    当然了如果得罪了人家李家的人,也不是什么好玩的,人家挥挥手自己就会灰飞烟灭,想找点渣渣都不剩了。

    现在这么一个让他们不能够直视的人竟然亲自走到这个女人的身前,语气这么的柔和,甚至还带着一丝的敬佩,这个人到底是谁,有什么来头?

    唰唰唰,大多数人的视线都看向恭敬的站在一边的董欣悦。

    严董事长看看左右,上前一步,悄声问道:“董总不知道这位女士是?”

    董欣悦看了他一眼,然后眼神扫了一圈,冷笑道:“呵呵,她是谁?我告诉你她叫年华!”

    年华?其他的人也听到了这个名字,可是这不过是个名字罢了。从上面根本就看不出其他的东西。

    不过也这里的人都是人精,能够掌握上亿资产的人从来都没有愚笨的人,很快他们就想到了一个可能。年华这个名字没有什么出奇的,十好几亿的华夏人中叫这个名字的有的是。可是如果将这个名字倒过来,不就是华年了么!

    他们现在站在谁的地盘上,不就是华年集团在魔都的大厦么!

    不少人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个年华跟华年集团肯定是有天大的联系,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根本就不会以她的名字来命名了。

    “难道年华小姐是贵董事长的千金?”严董事长小心翼翼的问道。

    董欣悦摇摇头,直接就爆料了:“你想多了。年华并不是我们董事长的千金,因为她就是我们华年集团的董事长!”

    “……”下面所有的人都傻眼了。董事长?华年集团的董事长?虽然之前也听说过华年集团的董事长是一个女人,可是都以为是因为对方太过的神秘因此以讹传讹造成的。

    没想到这个传言竟然是真的,而且这个年华董事长还如此的年轻如此的美丽。

    顾鹤叶完全傻眼了,呆愣在那里一动都动不了,他以为的一个想要攀上自己这根髙枝的虚伪女人,摇身一变竟然变成了身价千亿的傲世凤凰,自己虽然站在了高台上,而人家直接展翅飞到了天空,在人家面前自己是这么的渺小这么的难看。

    董欣悦冷笑道:“我们年董身边的那位是我的舞伴,不过也是我们华年集团的人,我们华年集团的深蓝游戏公司的总经理郝越。”

    其他人:“……”他们都以为这是一个想要吃董欣悦软饭的小白脸,没想到人家竟然是深蓝的总经理。

    “古国”现在风靡了全国,这里的人当然都听说过,甚至大多都正在玩呢,利用深夜的熟睡的时候玩游戏,既不耽误自己的时间,还能够收获一次好的睡眠,而且也能够边想增加自己的寿命,这简直就是一举三得呀。

    深蓝游戏公司那是相当赚钱的,而且他们都知道深蓝游戏公司只有几个小股东,虽然股份不多,可是架不住深蓝公司的赚的多呀,眼前的这个郝越只凭借手里拿一点点的股份摇身一变就成了亿万富翁。

    而且这个亿万富翁可是实打实的,不像有的号称身家几十亿,可是有相当大的一部分都是银行贷款。

    而且这小子这才多大呀,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等到了他们这些人的年纪,那就更加的不得了了。

    一瞬间郝越在这些人的眼里就从被鄙视的,变成了金娃娃。

    不少家里有闺女的人都开始算计自己闺女跟人家的年龄差距,还有那些带着家里女孩子过来的人,都开始给女孩子们使眼色,让她们在郝越面前拿出最好的一面。

    女孩子们心里也是后悔不已呀,如果知道这个人竟然是扮猪吃虎的话,她们早就扑过去了,这多好的机会呀。

    还有好几个被带过来的女人也在那里暗自悔恨,早知道这是多么好的一颗闪亮亮的大钻石呀,比自己身边的这个要好多了。

    年少帅气还多金,而且一个晚上都没有看到他勾三搭四的,还不花心这是多么优秀的老公人选呀。不过没有关系凭借着姐姐这样的容貌,搞定这么一个纯情男还不是分分钟钟的事情呀。

    不过她们忘记了,人家是不是能够看得上她们。

    郝越的身份被爆出来虽然也算是一件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可是放在年华的后面就有点小巫见大巫了。

    最后所有人的目光还是集中在年华的身上。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位可就是最新的大陆富豪榜的首富了吧,一个年纪轻轻的女首富,如果传出去简直就是爆炸似的新闻呀。

    不过年华却是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身份被曝光这件事情,这本来就是早晚的事情。

    “对了,你们家的橙子呢,一会儿舞会结束后,我一定要去看看橙子,也不知道这个小家伙长得多大了。”李菲菲那里也有不少橙子的照片,看着小家伙一天天的长大,她也是相当的羡慕呀。

    当然她现在虽然喜欢小孩子,可是让她去生一个还是算了吧,呵呵,她还年轻呢,有时间就看看年华的这个也就行了。

    年华笑着道:“好呀,橙子现在就在我舅舅那里呢,等明天吧,等明天我带着他出来,咱们一起去逛逛街。”

    李菲菲拍手称号。

    李博看她们两个说完后,笑着道:“行了,菲菲不要再粘着年董了难道你就没有看到她正在处理一些事情么,等年董将事情给处理好了,你们两个再聊天。”

    她还有好多话想要跟年华说呢,不过她也知道轻重,耸耸肩跟年华打了声招呼,跟李博走到另一边等着这边是事情的结束。

    等到李博跟李菲菲走后,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了年华这里。

    顾鹤叶满脸冷汗身上也都湿透了,看着年华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的哀求。

    不过年华根本就不去看他,而是转身对董欣悦道:“董总,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

    董欣悦连忙点头,立刻跟秘书耳语几句。

    秘书连连点头,转身离开。

    刚刚过了也就十几秒,秘书就带着好几个彪形大汉走了进来。

    董欣悦这才冷声道:“你们几个赶紧把顾鹤叶顾大少还有他的这个朋友给请出去。”

    顾鹤叶一下子就傻眼了,他一直以为董欣悦是对他有好感的,没想到现在竟然让保安把自己给扔出去。如果自己就这么被扔出去的话,以后自己顾家在这个圈子里根本就没有面子可言了。

    他这个人也算是完蛋了,不行,不能这样。

    人在恐惧害怕的时候就容易瞎说八道,现在的顾鹤叶就是这个状态,他一下子扑到董欣悦的身前,一把抱住她的腿,焦急的道:“董总你就饶了我吧,只要你饶了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我愿意当您的入幕之宾。”

    哦?年华揶揄的看向董欣悦,眼中显现出一丝的笑意。

    可就是这丝笑意让董欣悦恼怒了,自己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前面也教过两个男朋友,可是她并不是那种乱来的女人,从来都是洁身自好的,现在竟然被这么一个小人污蔑,真是气煞人也。

    “你……”董欣悦刚要条腿踢走这个胡说八大毁自己清誉的家伙,就听这个家伙继续道。

    “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你本来选了我当舞伴,最后却告知不需要我了。一定是你先邀请了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年华董事长看上我了,你没有办法拒绝,可是却不甘心,只有私底下告诉我,不需要我了,对不对!我知道您对我的心,您放心我是不会喜欢上年董事长的,最喜欢的只有你!”

    听了顾鹤叶的表白,董欣悦只想说一句,“靠!”她还真的说出来了。

    跟董欣悦比较熟悉的几个人知道虽然董欣悦从来都不是什么贤良淑德的女人,可是如果当她说这个字的时候,就知道这位是真的生气了,而且还极度的愤怒。

    董欣悦都不敢去看年华的表情了,她当然知道年华当然不会看上顾鹤叶,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展青云肯定早就从京城杀过来了,先砍了顾鹤叶再杀了自己。

    而且这是需要对比的,虽然顾鹤叶非常的出众,可是这要跟谁比,如果跟展青云相比那就是个渣。

    BOSS是疯了还是傻了,竟然喜欢上你这么一个残次品。

    董欣悦从一个犄角旮旯找到了努力遮掩自己的顾董事长,冷笑道:“顾董事长!还请你把你儿子给弄走,如果你不弄走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顾董事长现在根本就不想出来,跟之前意气风发指点江山大不相同,再知道自己儿子竟然得罪了华年集团的董事长的时候,就知道完蛋了,在听完自己儿子最后的那番话后,更是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厥过去,现在他才知道原来自己儿子根本就不是人家董总的舞伴,这一切都是自己儿子胡说的。

    自己竟然成了一个笑话,一个天大的笑话了,自己以后是抬不起头来了,顾家的产业也要完了。

    不过现在想不出来都不行了,即使那个东西再怎么可恶也是自己的儿子,虎毒不食子。

    不顾顾鹤叶的挣扎,顾董事长强拉着顾鹤叶出了大门口。而刚才帮顾鹤叶说话的那两个朋友,早就低着头隐藏在人群中,根本就不敢出去。

    董欣悦现在也不会去收拾他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跟BOSS请罪。

    “对不起BOSS,都是我不好,让您受委屈了。”

    年华则是摆摆手,笑眯眯的道:“没有关系,我之前看你总是不交男朋友还挺担心的,就怕哪一天你突然爱上我,可是现在我不担心了,你还是喜欢男人的。”

    董欣悦听完:“……您真是说笑了,不会有那么一天的。”说完这句话,董欣悦松了一口气,知道BOSS并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实在是太好了。

    这边郝越嘻嘻笑道:“董姐,你看我怎么样呀,年纪轻轻身价不菲,而且咱们两个还知根知底,真是绝配呀。”

    董欣悦白了他一眼,只给了他三个字:“玩儿去!”

    骂完郝越后,董欣悦站到年华的身边,笑着跟大家介绍道:“刚才大家已经听过了我身边这个人的身份,我现在正式的给大家介绍一下。”

    “这位是我们华年集团的董事长年华女士,这次特地来参加在咱们这个舞会,本来想到结尾再宣布她的身份,可是谁承想出了些意外。”

    年华在董欣悦说完后上前一步,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我是第一次跟大家见面,真是三生有幸。”

    下面的人那是相当给面子的使劲鼓掌,还有不少人在那里嚷嚷:“能够见到年董事长,我们才是三生有幸呀。”

    那是当然的了,虽然董欣悦在他们眼里那是相当厉害的,实力惊人,如果站在年华的身边,那绝对是被年华比到天边。

    说到底董欣悦在年华面前不过是个顶级的打工仔罢了,即使这个打工仔比大多数的老板都要有钱,可是还是人家的手下员工。

    年华才是那个千亿帝国的执掌者和拥有者,虽然李博也在后面,可是对于这些人来说,李博虽然是李家新一代的掌门人,可是只要他父亲一天建在,他就只能够是二把手,没有办法掌控整个李氏家族。

    而这位就不同了,人家是董事长,华年集团百分之九十八以上都是人家的自己的,整个华年集团都是人家一个人说了算,根本就是人家的所有。

    年华董事长的命令,华年集团必须要毫无折扣的进行。

    想到这里有的人心里那叫一个火热呀,这才是真正的钻石矿呀,还是最富有的那个,有的人开始盘算自己家里面有哪些个比较适龄的人选。谁让从古至今,联姻是最不牢固却也最牢固的联盟方式呢。

    年华一眼就看出了他们的想法,其实在刚才这些人肖想郝越的时候她就看出来了,如果不是时候不对她都想嘲笑他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自己了。

    不过她是不会让这件事发生的,想到这里她直接就宣布道:“如果有些人看我不错想跟我发展的人,真是对不起了,我已经有未婚夫了,我们的感情十分的稳定,只等着合适的时候结婚了,还请各位手下留情,我可是非常爱我未婚夫的。”

    年华的话说完,有的人失望透顶,可是有的人面上看起来是放弃了,不过私底下是怎么样的就不得而知了。毕竟年华这个人实在是太诱人了,不要说她还未婚,就是结婚了,结了好几次了,都有的是人抢着要。

    “不过,我们郝越可是还没有女朋友呢,如果臆想的可以来试一试,哈哈。”年华挑眉看着郝越加了一句。

    郝越怒视年华:“年董你太过分了。”

    不过这点怒视对年华来说都是小意思的,根本就不在乎,拍拍屁股,就坐到李菲菲跟李博那里去了。

    李博感叹道:“我还记得当初刚见到您的时候,您还那么的青涩,现在就像一朵怒放的玫瑰一样。”

    刚见面的时候虽然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孩子武功高超,而且还是一位厉害的奇门高人,不过当父亲李生提出要将弟弟的股份分一部分给她的时候,他嘴上同意,可是心里却是非常郁闷。

    可是现在两三年过去了,坐在这里的女孩子竟然已经成了手握千亿的大富豪了,即使现在还比不上李家,可是未来到底会怎么样,也不少说呀。

    想到这里他倒是对父亲十分的敬佩,不愧是父亲呀,看人就是准呀,这正是自己欠缺的,如果换了自己的话,当初也就是给笔钱也就算了,不会想着利用赠与股份这件事情将她跟李家绑在一起。

    而且……李博转头看看李菲菲,如果当时不是年华,菲菲肯定也不在自己身边了,即使给他再多的钱也换不回心爱女儿的命呀。

    想到这里,他看向年华的眼神中更多了一丝的感激一丝的敬佩。

    最后这个晚会就在年华跟李家父女的开心的聊天中,在郝越应付各种女人的时候,在董欣悦回答各种有关年华的问题中,结束了。

    参加了这次舞会的人都是大呼不虚此行呀,不但看了场闹剧,还见到了李家掌门人,见到了深蓝游戏的负责人,更是见到了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华年集团的董事长。

    “年华,咱们明天就在那里集合呀,你不要忘记了。”李菲菲走的时候还在那里叮嘱年华。

    年华摆摆手,无奈的道:“你都已经说了不下五六遍了,我不会忘记的,想要忘记都困难了。”

    李菲菲却是丝毫不感到尴尬,反正自己最最难看的最最狼狈的样子都被年华看到过了,现在她根本就不觉得难看。

    等所有人都走了,就剩下华年集团的人,那是一边工作收拾残局,一边偷偷的瞄着坐在那里的大BOSS。

    郝越用力擦着脸上的口红印子,厌恶的道:“真是太讨厌了,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口红的味道,如果以后我有女朋友的话,只能够擦点护唇膏。”

    年华跟董欣悦看了他一眼,一脸的不削,董欣悦道:“还是等到你找到女朋友的时候在再说吧!”

    郝越冷哼一声,丢掉手里的纸巾:“我告诉你,不要小看本少爷,我就是不找,如果找的话,肯定能够找到我心目中的女神的。”

    年华对他笑了笑,然后道:“现在你找不找的到女神我不知道,可是如果你再这么的狂放,我直接让你不再需要那些东西!”

    郝越打了冷战,乖乖的捡起被他扔掉的纸巾放到旁边的垃圾箱里。

    第二天天公不作美,直接下起了大雨,没有办法年华是没有办法去赴约了,李菲菲虽然比较的遗憾,可是也知道这种天气不要说是孩子了,就算是大人也不好出去。

    “太遗憾了,只有下次再一起出去了。”因为第三天早起李菲菲跟着李博直接坐飞机去了其他地方视察。

    而年华跟沈茜在这里住到年华开学的头一天回到京城了。

    “哎呀,乖宝宝,想没想奶奶呀,奶奶想死你了。”邹红波早早就在飞机场等着了,之前的时候还不显眼,这孩子一走几天,邹红波那是相当的想念呀。

    不过她也不是那种不明理的人,未来儿媳妇带着孩子出去她虽然舍不得,可是也不会出言反对,毕竟孩子是人家生的,还是妈妈带着比较好。而且就算是自己也是满身的事情,整天忙活医院的事情都来不及呢,时间还没有年华的多。

    不过想念孩子那是肯定的,在家的时候毕竟一两天就能够见到一面,这一下子将近五天没有看到,当然想了。

    他们这次都到了年华的小四合院,从五一开始年华就要回到这里生活了,包括孩子,毕竟在两家老人那里居住还是有各种各样的不方便,还是自己的小窝比较好一点。

    而且,咳咳,这是展青云强烈要求的,年华在魔都的时候,展青云就强烈谴责年华有了小的就忘记了大的,实在是太偏心了。

    当然了安保措施年华一定会做好的,在整个院子里遍布了摄像头,并且在院子里布置了一套她最新研究出来的符阵,还让展青云帮她请来九个远特种部队的专业人士,一天分三班,保证二十四小时都有人看守。

    年华本来想请几位武林中人的,最后想了想还是放弃了,那些人只会打打杀杀,这些专业的东西懂得很少吗,还如找这些专业人士呢。

    至于原本展青云给年华找来的那些保镖们,现在早就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公司里,包括之前跟在年华身边的那两个,好几个都混成了保安部长了。

    转眼就到了最热的时候,年华他们学校正在进行最后一场的考试,年华虽然缺了一个多月,不过自我感觉答得不错,这得力于她变态的记忆力。只要是记过的笔记,笔记里所有的内容都在她脑袋里装着,等到了复习的时候,根本就不用看书,不用老师给勾的重点就能够轻松通过。

    因此在复习的时候,看到她这么轻松自在,让程莲李碧屈绯红是咬碎了银牙,这丫头是实在是太变态了,老天爷呀,看在我们这么勤苦的份上打个雷劈死她吧。

    终于熬到考试了,上午前一场的考试,这个家伙还坐的住,可是到了后一场,指定是过半就走。

    最后这一场还好,年华答完了满场了,宿舍的四姐妹一起回到了宿舍。

    虽然年华这一年多都没有在宿舍过过夜,可是有的时候中午还是会过来休息一下的,因此年华的床也还在这里。

    回到宿舍,李碧直接往自己的床上一躺就不起来了,“我的天呀,终于考完了,我都要成烤白薯了。”

    年华坐在椅子上喝完水问道:“你们暑假有什么计划呀?”

    屈绯红坐到年华的身边笑道:“我们有什么计划,跟年华你应该是没有什么关系了吧。”

    “就是。”程莲接话道:“你现在是一点都出不去了,嘿嘿,不过你放心吧,只要我出去玩了一定会给你照一堆照片的。”

    “哼。”年华冷哼一声,“你们不要这么假惺惺的,等我毕业的时候,我儿子都上幼儿园了,到了那个时候,我哪里去不了啊,不过你们……”

    年华的手指从程莲指向李碧最后到了屈绯红的鼻子尖上,“至于你们到了那个时候就要开始关心自己的终身大事了,然后结婚,再生子,呵呵,遥遥无期了。反而我那个时候就可以去风流快活了。”

    “哼!”“哼!”“哼!”

    回答年华的是三声冷哼,并且相当的整齐。

    回到家里,橙子这小家伙正在睡觉呢,年华亲热的亲了两下,被小家伙不耐烦的给打开,最后一巴掌直接打到年华的鼻子上,不疼,还让年华觉得相当的好玩,用鼻子拱橙子的小手心,拱的橙子又一巴掌掴了上来。

    展青云下班看到这一幕,相当的无语,如果这是其他人敢在年华的脸上动手,最轻也是断手断脚的,最大的可能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也就这个小子能打的年华笑嘻嘻的了,果然是自己的儿子就是不一样呀。

    展青云都有点吃醋了,凑到年华跟前,“你太偏心了吧。”

    年华扭头看看他小声的道:“如果你现在也只有丁点大小,也是这么可爱的话,我也会这么对你。”

    展青云轻轻的拍了她一下,暗道如果我跟展承泽这小子这么大,那你可要等到天荒地老了。

    年华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对了,过几天我要去意大利去一趟,你要不要去呀?”

    “意大利?”展青云看向年华,“难道你要去找路德亲王?”

    年华点点头,“对呀,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么,我师父的死党,老庄中了黑暗诅咒,我也只是在路德那里听说过,我觉得他应该知道。虽然我跟老庄没有交情,可是他跟师父特别的好,师父都求到我这里了,我也不能拂他老人家的面子不是!”

    “而且你也早就想看看吸血鬼亲王的古堡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展青云挑挑眉毛。

    年华狠狠的点点头,“还是青云知我呀。”

    展青云一把抱住年华,算了算,最后点头答应:“行啊,正好现在没有什么事情,我可以空余出十天的时间来。”

    年华想了想道:“那行,我一会儿就给师父打电话。”

    出了橙子的房间,年华回到她跟展青云的房间给周大师打电话。

    而这个时候周大师那里也来了客人,不是别人正是老庄。

    “老同学,你可一定要再帮帮我呀,我这小命就在你的手里攥着呢。”老庄进来就开始哀求周大师。

    周大师都被他给弄郁闷了,“我不是跟你说过么,你现在没有什么事情,而且我徒弟现在正在考试,前些天我也跟你说过了,她考完试就去走一趟,你怎么又过来了。”

    老庄也知道他来的实在是太勤了,可是,“老同学呀,我这不是越老了越怕死么,你就看在我们多年的好友的份上就再催催你徒弟好不好。”

    周大师无奈道:“老庄,我再跟你说一次,年华说了考完试就去,如果你再这么胡搅蛮缠的话,我会告诉年华,不用去了。”

    老庄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真的惹怒了老同学了,有点惶恐,“老同学,老同学,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你就看在咱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看老庄实在是可怜,周大师叹气道:“老庄我跟你是朋友可以迁就你一次次的上门,可是我徒弟她跟你没有什么关系,而且她之前还救过你一次,这次帮不帮都是说的过去。她可不是我这的这种好性子。”

    老庄张开嘴刚要说什么,却还是没有说,只是苦笑。

    周大师看他这个样子,心里的那丝不满虽然还在,还是劝解道:“你就放心吧,答应了你的事情,年华就一定会办到的,她从来都是一言九鼎的。”

    老庄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正在这时候,周大师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笑了,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年华。

    “年华,你这是考完试了?”

    “嗯,刚刚考完最后一科,怕您等急了,我这马上给你打电话么。我跟青云已经计划好了,五天后就出发去意大利。你也跟老庄说一声,可是我不能够保证能够找到答案。如果万一最后的结果不太好,师父……”

    年华没有说完,可是周大师也明白年华的意思,“你放心吧,只要你尽力做了,就算是最后没有结果,我也不会怪你的,我想你老庄叔也不会有怨言的。”

    老庄苦笑着点头。

    “好,既然师父都这么说了,我一定会尽可能的去寻找答案。对了师父你还要什么要嘱咐我的么。”

    周大师刚要说没有,就看老庄在他对面做了几个动作,他愣了一下,还是道:“年华,现在老庄正在我这里,想要跟你说说话!”

    年华不置可否。

    周大师将手机递给了老庄,老庄手指颤抖的接了过来。

    “不知道您还有什么想要跟我说的?”

    老庄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道:“年盟主,我能不能跟你一起过去?”

    半天对方没有说话,老庄心里一突赶紧道:“其实我也不跟着去也没有关系的。”

    没想到那边最后蹦出来一个字,“行!”

    人家答应了应该是件很高兴的事情,可是老庄却是心中有了些疑虑,年华怎么这么轻易就答应了。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够问,毕竟人家答应了这本来就是一件好事情,如果自己一多嘴的,人家嫌麻烦真的不带自己过去了,最后哭得还是自己。

    “那太好了,谢谢年盟主。”

    “最好明天你要到京城来,最晚也不能够超过后天!”年华叮嘱道,“如果感到后天的时候你还没有到的话,那就不好意思了。”

    老庄一个劲的保证:“您就放心吧,我明天一定准时到京城找您。”

    接下来的三天,年华就开始准备离开的事宜,最主要的就是橙子展承泽要在哪里住着,毕竟孩子是最重要的,最后决定还是放到展家,毕竟不管怎么说这小家伙也姓展。

    而且年家离着展家也挺近的,年家过来看也方便。

    之前孩子刚刚满月的时候,两家已经开过一次会议了,年华强烈要求,孩子的教育问题一定要交给他们这对年轻父母来管理。

    其他人也都同意了,他们虽然也是疼爱孙子重孙子外孙重外孙的老人,可更是智慧超群,知道孩子在他们手里,他们会不由自主的宠溺他们,最好的教育者,就是他们的父母。

    这些人都是一言九鼎的人,年华也不怕自己走这么十来天,孩子就被惯坏了,更何况这小家伙还这么丁点大,什么都不知道,想坏都坏不得到哪里去。

    橙子的两个保姆也跟着过去,这两个都被使用了“赤胆忠心符”,对年华是绝对的忠心,还有这两人的保护,小东西应该是不会出什么事情。

    更何况,年华走之前某个东西拍着胸脯保证会好好的保护橙子的,这个东西就是之前去了神农架,连年华生产都没有赶上的海东青。

    因为没有结果,海东青沮丧的回来,可是回来后才知道在自己竟然不是最小的那一个了,当看到年华的孩子的时候,那叫一个后悔莫及呀,竟然没有看到她怀孕生子的模样,真是太可惜了。

    不过从见到橙子的第一面,海东青就喜欢上了这个软绵绵,香喷喷的小东西了。

    “主人,我就不走了,我要在这里帮着你看着小主人。”海东青一副仗义的模样。

    年华想了想也就答应了,虽然海东青这个家伙有的时候有点不靠谱,可是也是非常厉害的,有它的陪伴,橙子的安全系数急剧上升呀。

    搞定了小橙子,年华跟展青云分别行动。

    展青云去交待自己的工作,而年华就窝在小四合院画符箓,争取在离开之前多画几算几张。

    第二天的时候,老庄就带着他的手下来到了京城,跟在老庄身边的还是刀子跟雷豹,相比如上次见到的时候气焰嚣张,现在这两个家伙低眉顺眼的,看到年华的时候差点将自己给隐藏起来。

    最后定在了第三天出发,早出发早点回来么,至于签证的问题,这件事就不是问题。早早就拿到了签证。

    而且他们的签证隶属于欧盟的签证,在签证的时间内,她可以去欧盟的任何国家跟地区。

    年华他们这边只去她跟展青云两个人,除了他们两个之外根本就没有人了。

    而老庄带了不下十个人,小刀跟雷豹也位列其中,一个个都是彪形大汉,如果是去普通一点的地方,或许能够震慑的住。

    可是他们要去的地方是吸血鬼亲王的古堡呀。

    年华十分好奇的问道:“老庄你是不是怕自己的事情路德亲王不会给你解决,就多待了一些人去贿赂他们呀。”

    老庄解释道:“这些都是我的保镖!”

    年华冷笑道:“你还记不记得咱们要去的什么地方,这些人都不够人家塞牙缝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