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三百五十章 求饶
    “其他的办法当然有,可是有也不清楚,如果能够找到给他下了这个黑暗诅咒的人当然可以了,可是找不到的话,那我就没有办法了。”路德亲王就知道根本就瞒不住这两人。

    年华挑挑眉毛:“路德亲王,还请你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好了,还请不要隐瞒。”

    路德亲王这会痛快了不少,“我当然可以告诉你们,想要知道这个人到底还活不活在这个世界上,必须要请一位黑魔法师来鉴定一下,他们能够通过黑暗诅咒的变化看到当初施法的那个人还存不存在。”

    年华点点头,脸上重新带上了笑容:“那这件事就拜托您了,路德亲王。”

    路德亲王二话没说,当场就让人去找人过来。

    老庄的手握的紧紧的,作为一个大帮派的当家人,他面对其他的事情的时候,从来没有如此紧张与惧怕过。

    可是现在的一切都关系着他的性命,他的一切,而且面对的还是可怕的非人类,他当然害怕了。而且他一点都不后悔跟着一起过来,毕竟等待的滋味更加的可怕。

    他抬头偷偷看了眼跟路德亲王谈笑风生的年华还有一直镇定自若的喝着果汁的展青云,心里对他们的更是敬佩,这两位的年纪加起来都比自己要小的多,可是这两人实在是太镇定了。

    展青云转头看了他一眼,叫过旁边的一个吸血鬼,让他帮忙取一杯白水给老庄。

    这个吸血鬼一开始还有点不爽,可是当被展青云冰冷的眼神注视着的时候,十分干脆的就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赶紧去找白水,亲自帮老庄倒了一杯,不但老庄有,就连刀子他们都一人都有一杯。

    老庄看到如此场景,不由感叹,不管是哪里都是弱肉强食呀,如果是自己要水的话,说不定换来的只是几个白眼了。

    一个小时候,大门响动,从外面推开。

    路德亲王起身迎了上去,年华不知道来的到底是什么身份,不过能够让路德亲王起身相迎的,不是跟他关系不错,就是实力超群的。

    而现在自己有求于人,当然应该也起身迎接了,想到这里,年华十分干脆的起身,跟着路德亲王迎了上去。

    展青云跟年华十分的有默契的起身,对视一眼,眼中浮现一丝笑意。

    当看到那位传说中的黑魔法师的时候,年华虽然面上没有显现出来,可是一句“我靠”差点脱口而出。

    这是传说中黑魔法师?那金灿灿的短发,那湛蓝的桃花眼,那个头超过一米八,可以跟超级男模比拼的身材,这样一个笑起来超级阳光的大帅哥,竟然是传说中的与恐怖为伴,与巫妖为伍的黑魔法师?

    这也太,太……

    不光是年华,就连展青云眼中都闪现出一丝的震惊。

    路德亲王身形晃动了一下,嘴角抽动,差点笑不出来了,不过最后想想面前这个人怪异的脾气,还是笑了起来,虽然皮笑肉不笑。

    “哎呀,原来是凯尔法师呀,真是有失远迎。”

    凯尔闻言笑的更加的阳光了,“真的么,我怎么觉得你现在心里正在骂我呢。”

    路德亲王当然不会承认了,打了个哈哈。“怎么可能呢,还请您请坐。”

    直接把这个人安排在了他的另一侧,正好跟年华坐在了对面。

    凯尔当看到年华跟展青云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的了然,路德亲王知道这个凯尔在想什么,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介绍说,这是他的两个非常好的朋友。

    凯尔现在倒是对年华跟展青云的兴趣不大,他有兴趣的则是老庄,很快就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老庄的身上。

    “诶?这是一个人类?他身上的气息好熟悉呀!”凯尔直接从座位上起来,绕过桌子站到老庄的身后,俯下身子,鼻子在老庄的身上闻来闻去的。

    老庄尴尬的不得了,刚想要对开,突然身上的衣服裂开,露出里面光光的身体。老庄心中的尴尬瞬间消失了,换之的则是恐惧,这后来的人也不是他能够反抗的了得。

    就在他想死的心都有的时候,身边的人直接脱下身上的衣服,围到他的腰间,老庄这时候才想到自己也是有靠山的,心里这才安慰了一点,感激的看向展青云。

    展青云稍微挑了下嘴角,算是回应了。

    老庄跟展青云的这一番动作,却是丝毫没有打扰到凯文法师,他几乎都要贴在老庄的身上了,痴迷的自言自语。

    “天啊,实在是巧夺天工呀,这简直就是艺术品,这图形,这纹理简直就到了我们黑魔法师黑暗诅咒的巅峰了,这位魔法师实在是个天才,如果现在她就在我们的面前就行了。”凯文痴迷的道。

    她?在座的人现在说的都是英语,他跟她一听就知道说的到底是他或者是她。

    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位对着老庄下了毒手的竟然是一位女性黑魔法师,实在是让他们大吃一惊。

    就连老庄都傻了眼,竟然是个女人?可是他不记得自己到底得罪了谁。

    凯文仔细研究之后,有些遗憾的道:“遗憾的是,这个黑魔法师早就不在世上,如果她还活着的话,我肯定要去追她。她的研究方向跟我简直就是互补的。”

    老庄直接就被这个霹雳给打倒在地,对方是个女人虽然诧异可是还是没有太大的关系,毕竟现在这个黑暗诅咒已经在他身上了,这个施法的人是男人还是女人已经没有关系了。

    可是后面的这个消息却是让他感到天都塌了,他刚才已经听路德亲王说过了,除了找到实施这个诅咒的人,就是去抢夺教廷的光明之眼。

    但是光明之眼可不是好抢夺的,要不然早就不在教廷而是被这些黑暗生物给偷走了。

    年华现在也不想跟教廷的对上,虽然上次她将教廷的人都给包圆了,不过他们之间倒是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她虽然跟路德亲王的关系不错,可是还没有达到这么深的程度。

    “不知道凯文法师,您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能够解决这个黑暗诅咒?当然了您可以提出自己的条件,只要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我们一定办到的。”年华诚恳的道。

    出乎年华的预料,凯文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然后转头冷冷的看着路德亲王:“路德,看好你的小宠物,不要让她破坏我的兴致。”

    路德亲王一听就知道坏了,凯文的脾气跟他的长相完全的不同,阴暗又暴躁,可是他也忘记了自己身边的这位也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而且实力相当的惊人,这两个对在一起说不定把自己这座屹立了上千年的古堡给摧毁。

    没想到年华却是一声不吭的坐了回去,路德亲王这才松了口气,顺便给了年华一个感激的笑容。

    年华刚才十分想将这个人打一顿,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现在老庄能不能好起来,就在这个人的身上了,还是不要为了自己的一时痛快,而让自己以后不痛快,她可不想真的跑到教廷去偷取光明之眼,那样的话,说不定自己会成为教廷的首号通缉犯。

    年华能忍,展青云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呀,如果不是年华早早的就拉住他的手,说不定现在这个家伙已经成了一个肉饼饼了。其实展青云的忍耐力十分的强大,在特勤大队的时候,专门有这么方面的训练,可是只要关系到年华的时候,再强大的自制力也会崩盘消失的无影无踪。

    年华偷偷的传音道:“等老庄的这件事解决后,咱们两个再收拾这个小子。”

    展青云传音道:“嗯,我去准备麻袋!”

    年华:“……扑哧!”

    看着年华露出了笑容,展青云心里这才好受了些,也跟着笑了起来。

    凯尔突然打了个寒战,却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摇摇脑袋,继续盯着老庄身上的黑暗诅咒看了起来。

    而唯一的一个观众路德亲王嘴里就跟含着一口醋一样,吐不出来咽不下去,那叫一个难受呀。

    年华看了他一眼,意味不明,又转头看向凯尔。

    随着时间的加长老庄的心里又开始雀跃起来,这人看的这么认真,难道是一进看出些眉目了?自己难道要有救了。

    可是又一个小时过去了,老庄的“啊切”打了个喷嚏,这才惊醒了已经沉迷进去的凯文。

    凯文嫌弃的看了眼老庄,又坐了回去。

    路德亲王问道:“凯文法师,你看着如何?”

    凯文则由兴奋起来,两眼放光的看着路德亲王:“路德,如果你们喝完了这个家伙的血,将身体交给我怎么样?我可要回去好好的研究一下。”

    听到喝血这两个词,不管是被说的这个人老庄,就算是在一边的刀子,雷豹他们三个都不由打了个寒颤,他们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己还在吸血鬼的老巢呢。

    路德亲王狠狠的瞪了带着凯尔过来的那个不靠谱的吸血鬼,刚才就已经跟他说过了,去请的是奥古斯,如果奥古斯不在,其他的比如凯尔这样不靠谱的还是算了。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最后来的还是凯尔这个家伙,真是窝火呀。

    “亲爱的凯尔法师,我想你搞错了一件事,你面前的这位先生并不是我们的口粮,而是我邀请来的客人。我邀请你来就是为了帮他看看,他身上的黑暗诅咒到底还有没有办法解决。”

    当听到老庄不是路德亲王的食物的时候,凯尔面露可惜,“这样啊,不过我觉得如果这人是你的食物或许下场还更好一点。”

    路德亲王皱眉问道:“凯尔法事您的意思是……”

    凯尔介绍道:“我刚才看了这么长时间,倒是有了一点初步的分析,距离这个黑暗诅咒爆发的时候已经不远了,最多也就这一年左右了。而且我在身上感受到了另外的一种能量,不是黑暗能量这么阴暗,也不是光明能量那么霸道,及其的柔和但也及其坚韧,也就是这层能量的保护,才能够让他多活了这一年多,要不然我估计去年的时候,这家伙已经没命了。”

    凯尔的眼中闪过一丝的兴趣:“我现在对实施了这个能量的人十分的感兴趣呀。”

    老庄一听就明白了,这位黑暗魔法师说的这个人就是年华了,如果没有年华的当时的出手相助的话,自己早就一命呜呼了,哪里还能够坐在这里,现在担惊受怕都成了奢侈了。

    年华皱皱眉,手指上一滴冰珠子凝结。

    路德亲王突然感到脖子一凉,就知道是某人等的不耐烦了,只能又问道:“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了?”

    凯尔吃惊的看着路德亲王,“你一个吸血鬼怎么对一个人类,一个你们的嘴里的口粮这么的担心呀?”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不对,这不像你呀路德。”

    眼睛从老庄扫过刀子雷豹三人,最后在年华跟展青云之间摇摆不定,不过这个时候他也发现了坐在那里这两个人,长相的确是出众,不由露出一丝的奸笑:“原来如此呀,这个老头这两人其中一人的亲戚吧,原来是为了自己的便宜老丈人,这才这么做的。”

    路德亲王咳嗽两声,他倒是挺想要承认的,不过他也知道如果真的承认的话,等待自己的是什么,只能够遗憾的摇头道:“我倒是想呢,你现在就给我一个痛快话,到底行不行。”

    凯尔十分干脆的摇头,“我是不行了,当然你也可以去找奥古斯,我记得你让人找的就是奥古斯。”

    “我记得你跟奥古斯在一起研究什么东西呢,他人呢?”

    凯尔脸皮一跳,看了在坐的几个人一眼,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我要跟你去密谈。”

    路德亲王一点都不为所动,“我没有什么要跟你谈的。”

    凯尔冷笑道:“你不是要找奥古斯么,我现在就告诉你他的下落。”

    路德亲王却是看向了年华,可不是他要找奥古斯,要找奥古斯的在那里呢。如果是平时的时候,路德是不在意帮凯尔一个忙,换的他跟奥古斯的帮助的,可是现在可是非常时期,他必须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年华对路德亲王笑了笑,她这次来本来就没有打算让路德亲王将所有的难题都帮她解决了,毕竟他们不过是一面之交罢了,而且路德亲王自己身后也有一堆……吸血鬼,他必须要为了他的手下负责。

    “谢谢你路德亲王,你帮我们的已经够多了,我想接下来就要靠我们自己的了。”年华笑着道。

    路德亲王也不去搭理凯尔,满含歉意道:“那真是对不住了年华小姐,我以为我能够帮你们的。”

    年华丝毫不介意:“你已经帮我们很多了,你不要自责,这次我欠了你一个人情,以后只要有事情,就来找我,我肯定会帮忙的。”

    坐在年华那边的展青云也表态:“我跟年华的想法是一样的,如果真用得着我们夫妻的时候,你尽可以开口。”

    路德亲王,这才松了口气,感激的同时也有些郁闷,展青云的话,就想一根针一样让他心痛不已,唉,还是算了吧,这俩个人都是你喜欢的人,难道你忍心伤害其中一个,还不如就这样吧。

    “我也没有帮你们太多,不知道你们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听到路德亲王的这句哈,坐在那里快要成雕塑的老庄,抬头看向年华,屏住呼吸听着年华的话。

    年华淡淡的道:“不管如何,我们来了这里一次,怎么也要找到一个结果。”

    老庄眼睛一热,热泪差点夺眶而出,年华的意思就是不会放弃自己了!他以为自己已经没有机会了,没想到,年华竟然还想要继续下去。

    凯尔自从年华跟路德亲王说话后发现了一个让他有些吃惊的事实,这两人竟然不是路德亲王的宠物,而是跟他平等的人。而且这个女人刚才说的那是什么意思?想要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去解开这个人身上的黑暗诅咒,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呵呵,你们这些人真是天真呀,你们以为你们是谁呀,我们黑暗魔法师种下的黑暗诅咒必须有我们黑暗魔法师才能够解决。如果你现在就走出一个房门的话,以后就不要想有任何一个黑暗魔法师会帮助你们。”凯尔威胁道,边说眼睛边看向路德亲王。

    路德亲王不忍直视的捂住自己的眼睛,这家伙实在是太不知死活。竟然敢在年华的面上这么的奚落于她,这对年华来说简直就是挑衅。

    果然不出路德亲王的所料,年华刚刚起身的身体直接不动了,而是转身看向凯尔。

    “哼,看什么看,我告诉你,我这句话就放到这里了,不管你是什么人,我们黑暗魔法师不管是谁,都不会给这个老家伙看的。”凯尔觉得十分的憋屈,他可是黑暗魔法师里的长老之一,可是位高权重,遇到的哪个人不是对他毕恭毕敬的,可是眼前的这几个人却是对自己爱答不理的。

    凯尔突然发现对方对自己微微一笑,那美丽的笑容让他有些失神,可就在这一刻,他突然感到胳膊一通,视线倒转,然后他就发现自己竟然已经躺在地上了。

    凯尔怒了,他可是从来每一受过如此的对待,碰的一声从地上跳了起来,快速从兜里掏出一根魔杖,“摄心咒!”“迷魂咒”

    他的施法速度十分的快速,如果是其他人的话,说不定会中了,可是年华可不是一般的人,她的速度奇快,瞬间就到了凯尔的面前。

    凯尔吓得倒退几步,然后发现这个人眼珠子转了转并没有的当时就怎么了自己,心中暗喜,默念了一个“沼泽术”扔到了年华的脚底。

    那个女人不负众望的往下沉,看着那个人惊慌的眼神,凯尔觉得十分的解气,开心的大叫道:“哈哈,我请你戏免费洗个有营养的泥澡,你可不要太过的感谢我呀!”

    年华尖叫几声,算是迎合了他的话。

    老庄跟刀子雷豹他们是吓得胆战心惊,年华可是他们的之主心骨。老庄看向跟年华关系最最密切的展青云,不过当看到展青云脸上的那丝笑容,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路德亲王干脆转过了头,不忍心看某个人愚蠢的样子。

    因为四面八方太过的寂静,凯尔的笑容在整个大厅里回荡着回荡着……

    因此当尖叫声响起来的时候,其他人也是听个一清二楚。

    一开始以为是年华出了什么问题了,可是刚才那个人明明发出的就是男声,这个人根本就不可能是年华。

    再看刚才年华站的地方,竟然换成了一个男人,一个身体已经陷入一般,两只手乱挥,神色恐惧的男人,“救命呀,救命呀,不会游泳呀。”

    年华蹲在沼泽一边,从里面抠了一块泥巴,直接箍在那个男人的脸上,脸上还是一副的无奈与委屈“凯尔法师,你怎么把我的地方给我占去了,我本来还想要好好的泡一泡呢。”

    说话的时候,可是手上却是不停的,好几块黑泥都被年华扔到了凯尔身上。

    凯尔在一开始的吃惊过来后,就明白过来了,自己这次是踢了铁板了,他刚才根本没有看清楚自己是怎么进来嘚。

    凯尔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即使身在沼泽里,而且身子还在不停的下坠,他还是不服输,直接掏出衣服里的魔杖,念起了咒语。

    年华挑了挑眉,这老小子竟然还想要法抗,手一招,凯尔手里的魔棒直直的飞到了年华的手上。

    没有了魔杖的凯尔直接傻眼了,他虽然不是离了魔杖就不能施法了,可是就如同没有牙齿的老虎,威力直线下降了。

    “你把魔杖还给我!”凯尔咬牙道。

    年华挑挑眉看了他一眼,然后在凯尔眼睁睁的情况下,将魔杖直接扔到了离着凯尔最远的沼泽里。

    然后凯尔的眼眶都气红了,他眼睁睁的看着魔杖一点点的沉了下去,心也跟着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凯尔怒目盯着年华,咬牙切齿道:“你这个女人,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要杀了你,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年华听了他的话,根本一点反应都没有,反正这个人一挣扎陷进去的就会更多。不过她没有反应不代表其他人也没有反应。

    展青云一步跃到凯尔的身边,路德亲王瞪大了眼睛,刚要说小心,就见他直直的站在沼泽之上,行走如履平地,一点都会受到沼泽的影响。

    “你,你要什么?”凯尔这个时候终于害怕了,想要离开这个家伙远点,可是他根本就没有办法离开。想要解除这个魔法,可是每当默念咒语的时候,都会被打断。

    展青云面无表情的站在凯尔的面前,伸出一跟手指头,抵在凯尔的脑门上。一开始的时候凯尔还有点好奇,想要知道对方的想要干什么。

    可是当身体慢慢的陷入沼泽的时候,以比刚才自然下降要快不少的速度时候,原本不过是下半身陷入里面罢了,现在就差一个脑袋还在外面了。这是想要把自己活埋了的节奏呀。

    “不要,不要。”用力拉出自己的手臂,凯尔想要抓住展青云的胳膊把自己给拉上来,可是他的手根本就抓不住展青云的胳膊,滑不留手的,根本就没有下手地方。

    想要用其他的咒语,可是刚刚想要发动,才发现根本就没有办法施展出来,直接被人子中间给打断了。

    眼看着就连最后的脑袋就要被埋住了,凯尔害怕了惊慌了,尖叫出声:“我还有办法救这个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