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番外1,称霸幼儿园
    “我叫展承泽,今年四岁了,我最喜欢的是妈妈,最不喜欢的是坐在我旁边的那个小胖子。

    他除了吃就知道哭,哭起来没完没了的,都烦死人了。有的时候我多想将他拎出去扔到外面,永远不见,可是这是不可能的。要是我今天这么做了,回去就屁股就不用要了,我老妈的铁砂掌可不是闹着玩的。

    好了今天就写这么多吧,希望以后老师不会再给我们布置这么脑残的作业了。整个班级里肯定只有我自己一个人能够写出来,其他的那些,哼,还差得远呢。

    老师不要看着我这么聪明,就以为其他人跟我一样聪明,就算是您没有经验,没有大脑,没有智商,也要认真向其他老师学习,不要自己闭门造车出门不合辙!

    俗话说没有金刚钻不要拦瓷器活,人要有自知之明。还有一句话,是人偶尔犯二还可以,可是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整天犯二就有点说不过去了。这句话是我不知道从哪里听说过的,我将它送给您,共勉之。”

    “呜呜……”新来的幼儿园老师哭着跑了出去。

    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互看了一眼,摇头苦笑,这肯定是又被那个小恶魔给弄哭了。其中一位从新老师的办公桌上,找到她刚才看的那本笔记本,翻开她刚才阅读的那页,满头的黑线。

    “这孩子的嘴还是那么损呀。”

    之前教过展承泽的一位老师,无奈的摇着头。之前她就跟院长说过,可以让佩佩老师当苹果班的老师,可是一定要将展承泽这个小子给调出来,程佩佩根本就整不了人家。

    那小家伙多么聪明啊,鬼机灵鬼机灵的。再说了自己也挺喜欢这小子的。展承泽这个孩子虽然爱闹,可是在大事上却是丝毫不含糊,这也是苹果班大多都被这小子欺负过,可是还是一心一意拿他当老大的原因。

    对外的时候,这小子就如同苹果班小朋友的守护神一样。之前的时候因为他们是最小的一个班,因此在幼儿园里面,老师看不到的地方,经常受到大孩子的欺负。

    好几个有人都是笑着出去哭着回来,展承泽当时什么话都没有说。没几天肖老师就发现,他们苹果班的孩子们看到展承泽的时候眼睛都闪亮亮的,吃饭的时候,将好吃的都自动的奉献给他面前。而展承泽却是全部都拒绝了。

    而被拒绝的小朋友也不难过,还是用跟看偶像一样让人吃不消的眼神看着展承泽这个坏小子。

    接着肖老师有了更大的发现,在整个幼儿园里面,不管是大孩子还是小孩子,再看到展承泽的时候,那叫一个恭敬呀,简直比他们这些老师还要有威严,这是怎么回事呀?

    肖老师感到奇怪,悄悄的叫走几个苹果班的小朋友,想要问问,可是最后的结果却是不如人意。这几个孩子完全就算是一副“你杀了我吧,我是不会泄露一点秘密。”的姿态。

    把她都给气乐,这要是在抗日年代,这还是党的好同志了,宁死不屈呀。

    又叫来几个同学,这次她换了一个方法,先把这些孩子都叫过去,却一个个的单独谈话,没想到这次还是没有问出来。

    “刚才有人已经告诉我了,我不过是想再知道的清楚一点罢了。”肖老师板着脸道。

    前面的这个本来柔弱的小女孩一听,瞪大了眼睛,“老师到底是谁告诉你的?老师你能不能告诉我呀?”太可恶了,我们内部竟然出来叛徒,不可饶恕。

    肖老师看着小拳头攥的紧紧地,一副要拼命架势的小女孩,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难道要说,其实根本就没有这人,是老师我随便说的。

    到了最后她还是没有问出来,没想到某个小家伙竟然来自投罗网了。

    “其实老师你不要担心。之前那些大班的家伙们不是总是欺负弱小,我觉得我不能够坐视不理下去了。就去跟他们谈判,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后终于感动了他们,最终达成了双方的谅解,您看现在的幼儿园多和谐呀!”

    展承泽的一番话,让肖老师那叫一个哭笑不得呀,“你这个孩子呀,还谈判,不是你把他们给打了一顿吧!”

    肖老师不过是顺口一说的,她可不认为这么一个粉雕玉琢的漂亮无比的小孩子竟然能够打那些大孩子一顿,可是当看到眼前这个孩子飘忽的眼神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目瞪口呆,喃喃道:“难道你真的揍了他们一顿?”

    展承泽毕竟年纪还小,即使他再聪明绝顶,经验也还不是特别的丰富,如果再大几年,肯定不会被肖老师察觉到,可是他现在不过是个三岁多的小孩子罢了,能够摆平幼儿园所有的小朋友就已经不错了。

    不过既然被看出来了,展承泽再决定以后要更加的努力锻炼自己波澜不惊的心理素质之外,直接就承认了,“没错呀,不过我想老师您也不会说出去的对不对?”

    “……”肖老师直接就无语了,她竟然被一个小不点给威胁了。

    “您不用担心,那些小喽啰是不会告诉他们父母的,即使说了也没有人会相信的。即使他们真的找到我的面前。”他冷哼一声,“我也是有办法的。”

    这么大的孩子都是崇拜英雄的,单方面揍人之前,展承泽就用话引着让对方的人说出“谁要是告诉父母老师就不是男子汉”这种话,不是男子汉这句话,对五六岁的小男孩可是耻辱。

    最后输的人还是他们,他们就跟不会多说什么了,而且他们好几个都打不过人家一个小豆丁,最后不打不相识,倒是对展承泽俯首帖耳了。

    最后展承泽相当于统治了小班,中班甚至还有大班,成了整个幼儿园的一大霸主,现在在幼儿园里,展老大说的话,比老师还要管用。

    肖老师没想到自己班上竟然还出了个学校霸王,好吧应该是幼儿园霸王。正如展承泽想的一样,肖老师虽然热心,也不脑残,既然事情解决的如此顺利,哪里还需要自己画蛇添足呀。

    于此同时对生出这种妖孽的小朋友的父母那叫一个顶礼膜拜呀,那肯定也是一对强人呀。可是她虽然对这对父母非常的好奇,可是却一次没有碰到过,倒是有一个不到二十的女孩子总来接他,个子高高的,长得那是相当相当的好,而且气质非常非常的出众。

    跟展承泽长相也有点形似,应该是他的姑姑或者是小姨之类的,不过从这个女孩子身上就可以看出,这个孩子不是因为基因突变而长的好,而是人家的基因本来就是极品。

    肖老师也曾经跟这位姑姑或者是小姨接触过几次,不过因为时间太短没有问出来。去问展承泽,展承泽一开始愣了一下,然后根本就不回答。肖老师没有办法,也就不再去问了。

    还好每年在第二学期期末的时候都要开家长会,到时候一定能够看到他的父母的——要是家长会都不来,这样的父母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肖老师开始一天天的盼着学期末感激到来,可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还有一个月就要开家长会的时候,有人摘了她的桃子。

    程佩佩背景深厚,来了之后,院长直接就把肖老师带着的苹果班让程佩佩带,谁让苹果班是这个幼儿园里,最最乖巧不惹事,深受各位老师好评的一个班呢。不要看这里面的孩子小,可是一个个的根本就不需要老师操太多的心。

    肖老师当然是不甘心的,可是现在这个社会就是这个样子,她也不甘心,可是不甘心也没有办法,人家的背景深厚,自己根本就拼不过。还好幼儿园园长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

    她之所以将人招进来也是不得已的事情,她也知道对不起肖老师,本来人家干的挺好的,这次学期结束后,苹果班可以拿个最优。这可是跟班级老师的绩效挂钩的,这学期结束后,她可以拿个大红包的。

    现在好了,她什么都没有了。院长去让她带中班,同时也告诉她,奖金肯定会给她的,不要担心。

    肖老师一看也的确是没有其他办法了也就同意了。

    很快要换老师的事情就被苹果班的人知道了,小朋友们都不满意,而最不满意的要数展承泽了。要知道他现在在苹果班那叫一个自由呀,只要不捣乱,平时的时候,肖老师也不管他。任由他上课的时候,睡觉或者干其他的事情。他也投桃报李,约束着班上的小朋友们,这也是苹果班能够拿到最优的原因了,跟肖老师怎么样没有太大的关系。

    这都好呀,要是换个老师,指不定要怎么样呢,尤其是听说这还是一个新来的老师,更是让展承泽没有好感。

    展承泽直接找上了肖老师,当知道没有转机的时候,干净利落的走了。肖老师却是能够看出他不爽,摸摸下巴,露出了笑容,哈哈,她现在都想给那个新来的老师点蜡了。

    果然这还没有一个星期呢,程佩佩就直接被气哭了。真是心情舒畅呀,心情无比舒服的肖老师中午吃饭的时候,吃了一个大馒头,让知道她饭量的其他老师,看了个目瞪口呆。

    “那个展承泽小朋友你是不是对你们佩佩老师有什么不满意呀?”院长将一杯果汁递给端正坐在沙发上的小男孩。

    小男孩十分礼貌的说了谢谢,这才接了过来。而与此相对的,则是坐在那边抽泣着,拿过果汁什么话都不说,还在那里委委屈屈的二十多岁的娇娇女。

    暗叹一声,这两位的心理年龄,简直就应该呼唤一下,四岁多的小男孩倒是镇定自若,二十多岁的大姑娘还在那里哭天抹泪的,简直让人无语呀。

    展承泽喝了一口果汁意思意思,然后就放在那里,抬头看向院长,恭敬的问道:“不知道院长叫我来有什么事情么?”

    院长笑着道:“承泽呀,你对佩佩老师是不是有什么误解呀?”

    展承泽愣了一下,摇摇头,纯真的眨眨眼道:“怎么回呢?我爸爸妈妈教导我从小要尊师重道。”在尊师重道这四个字上,重读!

    院长也跟着眨眨眼:“那……”

    “你胡说,你在日记上写的那些话没有一句是尊重我的,你,你根本,根本就是看不起我!”程佩佩说完这句话,更觉得难受了,“我来这里是教书的,不是来让你奚落的。”说完又哭了起来。

    展承泽皱紧眉头,之前的时候他虽然不喜欢这位老师也没有想过要给她捣乱,这次之所以写了这么一篇作文也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他们不过是一圈幼儿园小班的学生,除了他这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绝顶聪明的天才,谁能够写一篇流利的作文,即使有人会写个一二三,会写自己的名字,再会接其他的字就算是不错了。

    不要忘了他们才四岁多,写日记这种事情,不是上小学后才开始的么。

    而且更重要的是,还不允许让家长代替,必须要自己去写。写的不好的,或者代替写的都被她拎出去,虽然没有动手,可是也被她给了骂了好几句,都是哭着回来的。

    最后竟然连有些混弄的展承泽都被说了两句。之前展承泽以为这一次还不行呀,没有想到这位竟然敢继续布置第二次,而且更加的严苛,连字数都限制好了。

    展承泽哪里是吃亏的主,这才写了这么一篇日记。其实如果不是怕麻烦,他还有不少犀利的话,等着她呢,不过为了不把她气出病来,还是算了吧,唉,我是一个多么善解人意的孩子呀。

    不过程佩佩根本就体会不到展承泽的善意,气的直接掏出电话拨了出去。

    院长一看不好,赶紧拦着,“佩佩老师,你这是干什么呀,他不过是小朋友罢了,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程佩佩根本就不吃她这一套,还是坚决要打电话。

    展承泽冷哼一声,从小兜里也掏出一个小手机,精致无比,他也拨了一个电话过去,哼,不要以为只有你有老爸,我也有。

    现在已经放学了,可是学校里的老师都还没有离开,而是聚集在院长办公室外面,偷看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天啊,这个男人好帅啊,他是谁呀?”一个刚刚赶过来的老师发花痴道。

    一个早就占了好位置的老师激动的道:“这位就是展承泽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爸爸呀,我就说以展承泽那么极品的长相,肯定有一个极品的爹,我真是预言帝呀。”

    “真的呀?”后来的这位眼睛冒光,开始问缘由:“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我刚才听了一耳朵,可是还是没有听懂。怎么程佩佩那个女人还跟展承泽这么乖巧的小朋友发生矛盾了?”

    肖老师也在一边看着呢,听了她的话后,不由打了个寒战,听话?呵呵!

    这边那边提前来的老师们开始七嘴八舌的讲了起来。

    在程佩佩打了电话后,也不哭了,只是冷冷的看着展承泽。

    展承泽只说了两句话就放下了手机,乖巧的坐在那里捧着果汁一点点的喝,任由程佩佩恶狠狠的盯着他,也不做声乖得不得了。

    倒是院长不由叹气道:“程佩佩老师你这是何必呢,展承泽小朋友不过是个四岁多的孩子,你跟一个小孩子,闹成这样……说出去也不好看。”

    程佩佩看了院长一样,冷笑道:“那又怎么样?我是当老师的不是找气受的,我知道你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你呢,你不要再在我面前唧唧歪歪的了。小心我让我爸爸叫人给你轰出去!”

    院长气的不得了,没想到这个臭丫头之前都是装相的,没想到实际上真不是什么好性子。可是很快她有把气给压了下去,人家说的对,她老爸那可不是一般的人,如果真的想要自己这么一个小小的院长下台,实在是太过的方便了。

    不过她也不能够看着一个小孩子被她欺负,转头看向展承泽,干巴巴的拉出一个笑脸:“展承泽小朋友,你回去你的教室吧。一会儿就要上课了。”

    展承泽看着院长,从她眼中看到了她的好意,刚要说话,就被人给打断了。

    “哼,这小子不许走,就让他在这里呆着,哪里都不许去。”程佩佩冷笑道:“要是你走了的话,我去找你呀。”

    她刚说完,就看到一双黑黝黝的大眼睛看了过来,那里面毫无感情,冰冷无比,看的她心中一阵狂跳,不过等到她再看去的时候,却是只看到小孩子纯洁的眼神。刚才那一定是幻觉,对,就是幻觉,要不然自己这么一个大人,怎么能够被一个孩子给吓到呢。

    “既然老师你这么说,你就不要后悔,希望你能够自己承担后果。”说完这几句话,展承泽歪头看向院长,她刚才也是好心叫自己离开的,“您放心好了,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鹿死谁手?这小的孩子就知道鹿死谁手什么意思,院长差点被逗乐了,这孩子呀。不过更因为这样,更是激起她保护这个孩子的意愿来了。

    看院长还要说什么,展承泽摆摆手,“院长我是不会离开的。”

    看着孩子这么的倔强,院长心里暗下决心,要是程佩佩的父母要是过分的话,自己一定不会答应的。

    就这样,办公室里的三个人谁都不再说话了,程佩佩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展承泽则是拿出之前就准备好的书看了起来。

    最担心的院长心怦怦的跳,想见到程佩佩的父母后要怎么说。

    屋子里维持着一个诡异的安静,一时间还无比的和谐。

    半个小时候,门被推开,几个人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人毕恭毕敬的打开门,请后面的人进来:“您二位请进,小心脚下。”

    院长一听这个声音就知道这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赶紧走下办公桌迎了过去,“您怎么来了?”

    上司看了院长一眼冷哼一声,然后转头看向后面的那两个衣着华丽的中年夫妻的时候,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谄媚,“程先生,程夫人,您二位请进吧。”

    后面的那两位目不斜视的走了进来,一脸的傲慢。

    “爸爸妈妈,你们终于来了。”程佩佩一下子扑到程夫人的怀里,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程夫人的脸色大变:“乖宝贝你是怎么了,谁敢欺负我们宝贝?宝贝你告诉我们是谁,我们给你报仇!”

    那边程先生也是咬牙切齿,“宝贝你妈妈说的是,到底是谁?老爸给你出气。”他们两夫妻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长到这么老大,连根手指头都没有碰过,一句重话都没有说过。

    这边程家两夫妻安慰他们的宝贝女儿,那边的那位院长的上司则是对着院长低声吼道:“你知不知道程佩佩小姐到底是什么身份,你竟然敢让她在这里受委屈,要是程佩佩小姐出了什么事情,你还是不要在这里干下去了。”

    院长身体一震,没想到老上司竟然这么说,不敢相信的看着他:“您是不是不太讲理呀,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您还是不知道呢。您等一等,我来告诉您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司摆了摆手,冷冷的道:“我不需要知道,我只知道在你这个幼儿园,程佩佩小姐受了巨大的委屈,委屈的都哭了!现在你赶紧将罪魁祸首教出来。这跟人不管是那个老师,肯定是不能够在这里干了。哼,要是你拦着的话,你也跟着一起扫地出门吧。”吓唬完后,下了最后通牒:“到底是谁?”

    院长都无奈了,她在那里无比的纠结,气哭程佩佩的是这里的小朋友么?一个跟程佩佩年纪零头一样多的小朋友么?她哪里说得出口呀。那边程家两位家长也问了同样的问题,程佩佩可不这么想,她是一点也不觉自己被一个小朋友打击成这个样子有多么的丢人,她现在想的就是想让这个臭小子受到惩罚。

    想到这里她的手指指向对面,冷声道:“就是那个臭小子,爸妈你们一定要给我做主呀!”

    当顺着程佩佩的手指看过去的时候,程先生呆住了,程夫人呆住了,就算是那位上司也呆住了。

    程佩佩手指指向的那个地方,除了一个无比可爱的小男孩小大人一样的板着脸挺着腰坐在那里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人。

    程夫人愣了一下,转向她女儿:“佩佩你是不是弄错了,这么一个小男孩?”

    其他两位也是感到一丝的荒谬,这孩子才几岁呀,四五岁的小孩子罢了。

    程佩佩一看他们三人的表情,立马就怒了:“你们什么意思?是觉得我说谎话了么?你们竟然不相信我的话。哼,我不活了!”说着就要往沙发上撞。

    程夫人程先生心疼无比,赶紧去护着自己女儿,出口安慰:“我们知道错了,不该冤枉你。”

    “是,是,肯定是这个小孩子,不小兔崽子做的特别的过分,我们宝贝才生气的,宝贝你不要这个样子,我给你出去哈。”

    “你们几个去给我抓住这个小兔崽子!”程佩佩哭着命令站在门口的那几个壮汉。

    这几个人互看一样没有动,他们这些人虽然是在程家混饭吃,可是这孩子也太小了吧,之前就知道这位大小姐会时不时的抽疯,可是你对着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孩子抽也太过分了吧。

    不过程佩佩哭天喊地的让他们赶紧过去抓人,程先生皱皱眉头,觉得这有点过分,可是当被自己女儿眼泪汪汪盯着的时候,叹了口气,摆摆手。

    几个保镖互看一样,都无奈了,再不愿意也要过去,虽然小姐的话可以拒绝,但是程先生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呀,他们可不敢拒绝。

    那边的院长跟上司都看的目瞪口呆,不用这个样子吧,这也太超过了吧。

    展承泽当听到这些话的时候,那是相当的淡定!淡定的看向哭的一脸鼻涕眼泪的程佩佩。当着那几个大汉走到他面前的时候,还是那么的不动如山。

    院长都佩服这个小孩子的淡定,要是其他的小孩子,早就给这种情况给吓坏了哇哇大哭了。不过她也不能够干看着,赶紧过去挡在他们这些彪形大汉的前面,“他不过是个小孩子,你们不能够这么做。”

    外面也有几个老师听到情况不对,赶了过来,听到里面的情况感到不对,就想要报警,却被还等在外面的剩下的几个保镖给控制住了,恐吓一番,这些都是弱智女流谁敢多说什么呀。

    屋子里面现在也是气氛凝重,院长严肃的道:“程先生,我知道你们程家势力庞大,可是也不能欺负一个小孩子吧。就算是展承泽有错误,可是他也不过是个不到五岁的小孩子,能够有多大的罪过呢,您带着这么多人来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呀。”说着看向了程佩佩:“而且幼儿园里的小孩子不过是调皮了点而已。可是幼儿园老师不就是管理这些调皮的小孩子的么。要是连个孩子都管不了,管不了之后还叫自己的父母过来,给自己撑腰,我真心觉得你还是不要在这里干了!”

    程佩佩一听脸色就变了,那边程夫人怒道:“我闺女来这里上班是给你们面子,要不是我们程家给你们投资,你们以为你们这个幼儿园能够办好么?我们宝贝来这里是来愉快的工作,不是受气的。”

    程先生板着脸不说话,只是听着程夫人说。

    程夫人冷笑道:“你们几个把这个小兔崽子拎到我面前来,我看看是什么样的小兔崽子该欺负我女儿!”

    那几个保镖根本就不敢动手,最后还是程先生亲自去拎展承泽。

    程夫人看看那几个保镖冷笑道:“你们几个都不敢动手,我们程家养你们这几个废物干什么?我看你们……”

    “夫人!”程先生走到一半转头皱眉道:“不要说了。”这些可都是他辛苦找来的高手,要是被他老婆一句话给辞退了,自己就白干了。

    程夫人张张嘴,不说可,只是低声安慰怀里的女儿!

    程先生走到展承泽身边,就要伸手。

    院长刚要站到展承泽身边,却没想到展承泽推了她一下,竟然直接将她推到一边,心中一震,这个孩子的力气怎么这么大呀。

    “程先生你可要想好了,你们这么多人欺负我一个小孩子,可不太光彩呀,要是被外界知道你们程家这么欺负我一个孩子,呵呵,对你们的声誉可是不太好呀。”展承泽面无表情的道。

    那边程佩佩尖叫道:“展承泽你个小兔崽子竟然敢威胁我们程家人,爸爸,你给我揍他揍他!我要他以后不敢对我口出狂言。”

    展承泽平静的道:“如果想让我不再说话,那只有让我死了。”

    被展承泽一激,程佩佩的眼睛都红了,厉声喊道:“爸爸,我要让他去死!”

    屋子里的所有人都被震住了,尤其是院长就要过去保护那个可怜的孩子,程爸爸程妈妈也是愣了一下,他们都没有看到展承泽嘴角露出的那丝古怪的笑意。

    就在这个时候,门“砰”的一声被打开,一个高大的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谁敢动我展青云的儿子试试!”

    屋子里的人同时向外看去,就见来人身材硕长,宽肩细腰,长腿窄臀,真是一副好身材。再看容貌,俊美无双,可是当看到那双饱含着寒冰的眼眸的时候,只感到一股寒意从脑顶直窜到脚底心,来了个透心凉。当他踏进房间的时候,身上一股强大的气势迸发,让在场的所有大人感到呼吸困难,冷汗直冒。

    而房间里面唯一不受到影响的或许就是展承泽这个臭小子,而这个臭小子现在也是一脸的笑容,扑了过去,抱住男人的大腿,“爸爸,你终于来了!”

    在场的人有事一愣,想起来,刚才这个男人进来的时候也的确说,他是展承泽的爸爸,不过因为后来被他的气势所震,根本就忘记了,现在展承泽这么一抱大腿,这些人才想了起来。

    院长这才定身认真看去,不由感叹,真是龙生龙凤生凤呀,这位展爸爸长得的确是好极了。看到这位就能够看到二十年后的展承泽了,不过是不是太冷了,而且这年纪也小了点吧,他有二十二岁呀?

    那边程家人也是一样的想法,不过展青云哪里会去想他们在想什么,他可是将刚才这些人说的话记得清清楚楚呢。

    一把抱起展承泽,展青云看着儿子有些委屈的小脸,心疼的道:“好了橙子,你放心吧,爸爸会给你公道的,你就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对呀,橙子,就算是你老爸不行,不还有你老妈呢么!”话音未落一个俏生生的女孩子就走了进来。

    展青云肩头的展承泽一见来人眼睛一亮,张着两只小胳膊就要索抱。

    年华一把抱住展承泽,一手拍着他的后背,即使他再镇定,也是一个小孩子,内心里肯定也是挺害怕的。而让他害怕的那些人……呵呵

    “你刚才说要弄死谁?”年华眉毛一挑看向程佩佩。

    程佩佩刚才被展青云的给震住了,可是当看清楚展青云的长相还有年纪的时候,内心一股涌动出现,可是当想到这么俊美的男人竟然是展承泽这个兔崽子的父亲,一股嫉妒酸涩的感觉翻腾起来,又想到身边有自己的父母还有保镖,胆子瞬间增大,口气当然也更加的不好了。

    “就是我怎么了,这个小兔崽子竟然敢侮辱我,我当然要弄死他了。……啊,啊……”程佩佩一开始说的还挺自信霸气,可是很快她就发现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不能够说话了,只能够啊啊的叫唤。

    这是怎么回事呀?一时间的巨大的恐惧袭上心头,一手拉住程夫人的胳膊,焦急的比划着。

    程夫人一开始还不明白可是很快就明白过来了,尖叫道:“宝贝,你怎么不会说话了,宝贝,你不要吓妈妈呀。”

    程先生一听瞪大了眼睛,自己的闺女突然之间不会说话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程佩佩大声的喊救命,可是到了嘴边只能够发出“啊,啊”或者是“呜,呜”的声音,虽然能够发声,可是却没有办法说话,巨大的恐惧让她开始暴躁起来。一定是因为展承泽,一定是因为展承泽这个小兔崽子自己才会这么个样子的。

    程佩佩瞪着猩红的眼睛,一把甩开程夫人朝着被抱在年华怀里的展承泽就扑了过去,恶狠狠的。

    程先生比他老婆镇定的多了,对保镖们使了个眼色,这些保镖直接围住展青云,小孩子他们下不了手,可是大人却是没有这个顾忌了。

    与此同时程佩佩也扑到了年华跟展承泽跟前,举起手臂,亮出锐利的指甲凶狠的朝着展承泽柔嫩的小脸就抓了过去。

    站在那边的院长惊呼一声,根本就没有想到程佩佩竟然这么的大胆,可是她已经过不去了。

    年华的眼中厉光一闪,随着一声尖叫,传来的是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

    程夫人就跟在后面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竟然被一脚给踹出两三米,倒地不气了。

    “啊,你竟然敢打我的女儿,我跟你拼了。”尖叫着扑了上来。年华闪身躲过,程夫人直接摔到地上,捂着自己的腰哎哎直叫唤。

    “养不教父母之过,你女儿现在这副蛮横无理无理取闹的有你一大部分的责任。”年华冷冷的道。

    程先生在那边都愣住了,不过眨眼睛自己老婆跟女儿竟然双双躺在地上,怒气直冲脑门,“给我把他们抓住,给我重重的打!”

    一声令下,办公室里的这些保镖冲了上去,三个奔着展青云过去了,两个冲向年华。

    看着这五个彪形大汉冲上去,程先生的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可是这笑容刚刚挂上,就僵在了那里。他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五个人就被丢了出去,被扔到了门边,还被一个个的摞了起来。看他们耷拉着脑袋的样子应该是都晕了。

    程先生:“……”揉揉眼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难道是妖法,想到这里更加的害怕了尖声叫道:“快点进来保护我,快点。”

    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自己老婆孩子了,老婆没了可以再找,孩子没有了可以再生,要是自己完蛋了,那就是真的完蛋了。

    看起来还真的是危机的时候见真情呀,年华撇了撇嘴,没有出声。

    外面的几个保镖没有看到刚才的一幕,听到雇主的叫声赶紧跑了进来,等挡到了老板的前面,才发现堆在那里的同僚们,这是怎么回事呀?

    展青云却是不紧不慢的走进程先生,不紧不慢的从口袋里拿出来一样东西,平平的举起来,直接对准程先生的脑袋。那面无表情的冰冷神情,毫无感情的眸子,还有那稳定手上拿着的那把枪!

    程先生这个时候终于明白他们是踢到铁板了,不过他不相信祭出他们程家,这小子还不服软:“你知道我是谁么,我父亲是程老爷子,如果你现在就把枪放下,咱们还有话可以商量,要是你再这个样子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

    展青云眉毛一动,手指一勾,毫无声息……

    程先生根本就来不及的躲闪,一股剧痛从小腿传来,疼痛难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抱着腿哎哎叫唤。

    年华抱着橙子转了过来,淡淡的道:“你打偏了,应该往上一点。”

    展青云点点头,十分手脚,手臂伸直,枪头直直对着程先生的左胸处,就要开枪。

    而之前被展青云这一下子给吓到愣住的人们都回过神来,赶紧过去阻止,保镖们将程先生给围住,院长去劝展青云。

    院长劝道:“您二位还是赶紧走吧,要是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这又是枪又是伤的,要是被警察看到还要了得呀。

    那边年华笑着开口了,“你不要担心,没有事情的,不要说打伤了,就算是直接打死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橙子他爸今年的伤亡指标还没有用呢,不要说这一个了,即使是十个,也无妨呀。”

    当听到“伤亡指标”这四个字后,在场的所有人都傻楞住了,他们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有这个指标的人,只要打死打伤的人在他们的指标内,就可以不负责任。而一般有这样指标的人,那绝对是在华夏力不能够招惹的,全华夏都不一定有几个,那个不是位高权重。

    院长呆愣愣的看着展青云跟年华,突然想起刚才展承泽的父亲一进来就报了自己的名字,好像叫展青云!等等,展青云?难道是那位……院长倒吸了一口凉气。

    年华笑嘻嘻的道:“看起来您是猜出来了。对了我叫年华,是橙子的妈妈。”

    院长这次直接就傻了,颤颤哆哆道:“您是不是华年集团的董事长呀?”

    年华毫不在乎点点头,又挤了挤眼:“这可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呀,您可不能够告诉其他老师。”

    院长激动的点点头,她好像知道了一个了不得的秘密,没想到名誉全国的铁血JJ展青云,竟然跟全国首富年华竟然是一对,而且两人还有了这么大的一个孩子。

    年华对院长笑了笑,眼睛看向那位上司,嘴角含笑,还没有说话,那位满脑袋都是汗的发誓。年华这才满意。

    而坐在那里的程先生当听到这两位的身份后,大惊失色然后直接混了过去。

    年华嘴角露出一丝的笑意。

    过了几天,院长还是觉得心里有荣幸焉,两位全民偶像的孩子竟然在自己这里上课,真是天大的荣幸呀,多想跟人分享一下,不过想到要是自己说了,第二天说不定就身首异处的可能性,还是算了吧。

    正想着呢,肖老师推门进来,一脸的兴奋,“院长你知道么?程家完蛋了!”

    院长一惊,接着又平静下来,怪不得当时那两位把他们给放了,原来在这里等着他们呢。就算是打他们一段也不过是皮肉之痛罢了,这下子让他们失去家族,才是挖心之痛呀,这招才是真的狠呀。

    接下来的展承泽的幼儿园的生活过的是相当的愉快,没有了白痴老师的限制,手下的小弟也越来越听自己的,他当然满意了。

    直到某一天,“橙子,妈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要有小弟弟了!你高不高兴呀!”

    展承泽:“……”

    ------题外话------

    这是展承泽橙子的小故事,下一个就写袁天玄的了,嘿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