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番外,袁天玄(上)
    ( )袁天玄觉得自己倒霉极了,想当初他可是大唐的国师——好吧最后被奸人所害身死道消,最后还因为心怀怨气,神魂不清醒被怨气充盈,最后竟然变成了厉鬼!

    可是他也是一千年前的老祖宗是不是,年华你能不能稍微,我是说稍微的尊重我一点呀!

    “尊重你?马上你就要变成我儿子了,尊重你个屁呀!”年华根本就不拿正眼看他,“要是你不满意的话,你现在就可以走了,我可以放你自由!”

    袁天玄感到自己脑袋都要冒火了,现在你让我走?之前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呀。现在都到了这么要命的时候,你再说……老子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要是年华知道一向标榜自己是大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师,会骂出一声老子的话,肯定会乐坏了的。

    不过她现在不知道,内心也有点复杂。眼前的这个可是千年老怪,如果按照年纪来说,不知道是现在人的多少倍的祖宗了,至少二十辈是有了。

    现在他竟然要成为自己的儿子,哦!年华揉揉自己的脑袋,当时她答应的时候,根本就是胡乱答应的,现在想想真是头痛呀。

    本来就已经有了展承泽那么一个智商超群的小冰山,她现在已经有点搞不定了,现在在来一个更加难搞的千年老怪,我整个人生呀。

    不过答应人家的就必须要实现,这是年华的人生准则,不过她还是想要再确定一下:“你在投胎的时候,记忆真的会消失不见?”

    袁天玄立刻点头,一副忧伤的摸样:“我也想要留住记忆,可是很可惜,没有人能够在投胎的时候还能拥有自己的记忆,技即使是那些得道高僧也不行!”

    袁天玄说的是斩钉截铁,可是年华却觉得不一定,自己就是带着记忆重生到从前的,有了自己这么一个例子,那就说明这件事是可能的。

    这家伙可是从大唐存在下来的家伙呀,那个时候即使生活条件不如现在,可是那个时候的可是奇门的告诉发展的时期,可以说如果没有那个时候百花齐放,就没有大宋的时候鼎盛时期。

    年华脑袋里的那个记忆就是存在于鼎盛时期,她的制符水平才能够将现在的那些所谓的制符大师秒成渣渣。

    她以自己的经历来看,说不定袁天玄有某种能够保持自己记忆的办法!唉,这也是年华比较担心的,这位可不是什么善茬呀,亦正亦邪的人物。

    年华倒不是害怕他,现在的年华在整个地球上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了。而且感到麻烦,袁天玄这个人的本性不坏,就是太随心所欲了,这就是麻烦的来源。

    不过,既然以后从自己的肚子里生出来,就是自己的儿子,以后也不用对他这么客气了,该打就打,该骂就骂好了,难道这小子还敢反抗自己的生身母亲。要知道大唐也是盛行以孝治天下,至少那个时候的人们对自己的父母比现在要孝顺的多。

    想到办法后,年华看向袁天玄的眼光从挑剔变成了赞赏,嗯,灵魂本身长得就不错,当然了以后会长得更好,自己跟展青云的基因可比袁天玄要好得多。容貌是不用担心了,至于智商……

    看看展承泽就行了,肯定也低不了。以后要是觉醒了自己的记忆,有了以前的记忆,就更加不会受欺负了,他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

    “时间差不多了,我能进去了么?”再不进去,要是自己生成灵魂可就前功尽弃了,他还不敢在人家妈妈面前就夺舍。

    年华点点头,按照他们之前准备好的做,不过在袁天玄将要进去的时候,喊了一句:“袁天玄你说,我这胎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呀!”

    袁天玄愣了一下,他好像因为太兴奋了所以忘记算了,完蛋了,要是投胎成个女人的话,那怎么办呀,妈呀,不要啊,我宁愿现在这个状态呀,也不想要变成女人呀。

    在袁天玄的一直消失之前,最想说的一句就是,年华,你求死吧!

    当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已经没有了那个臭屁的家伙,年华突然间有点伤感,不管以后如何,那个自傲的大唐国师是真的消失了,在这个世界上永远的消失了。

    不过这些伤感在一个月后的第一次孕吐后,被年华完全的抛弃了。天啊,这也太难受了,之前怀展承泽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这么的难受好不好呀。现在都三个多月了,竟然还在吐。

    天杀的袁天玄你tm的!呸呸呸,不对以后我就是他妈了,骂他妈不就是骂自己么!

    呜呜,真是太悲催了,连骂都不能骂了。

    展青云抱着扑在他怀里假哭的年华,都无了奈了。

    上次的时候,怀着橙子都能去参加武林大会,这次怀孕,反应特别的强烈,这一个多月是吃什么吐什么。这几天更加的严重了,还好这几天工作上也没有什么事情,他干脆请假直接陪着她。

    不过他总觉得年华的状态不光是因为怀孕难受的关系,但是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也是有点不清楚。

    展青云一直不知道袁天玄的存在,年华也没有告诉他,要是他知道一直有一个男人就在她身边,即使这个男人是一个鬼魂,他肯定会吃醋,吃一缸的醋。为了不让亲爱的,被醋撑死,年华根本就不会告诉他。

    不过虽然能够看出年华的情绪不对,展青云也不会去怀疑这个孩子不是自己的,从知道年华怀孕后年华怀孕后,第一次摸上去的时候,一股血脉相连的涌动就传递到了他的心里。或许其他人没有这个感觉,可是他现在的血脉力量太过的强大了,当然能够感受到自己的骨肉。

    既然孩子是自己的,年华的那些不对的情绪,或许是因为这个孩子来的太过突然,她没有准备!?——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亲亲老婆跟他未来儿子或者是女儿的事情。

    年华现在之所以感到有点棘手是因为她这次竟然怀的是双胞胎,而且更加给人惊喜的是龙凤胎!

    这是一件多么让人高兴事情呀。但是,现在有一件大难事摆在年华的面前,之前的时候她照例没有用精神力去扫描自己的孩子,就拍精神力会对小小的胚胎造成损伤,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怀的是两个孩子。

    后来袁天玄到了肚子里之后,等孩子大一点后,她才敢小心翼翼的去看,这个时候才发现是两个孩子。

    惊喜从天而降!即使那几天也在孕吐,她也高兴。

    可是乐极生悲了,昨天她发现了一个极度悲催的事情,竟然是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子,虽然龙凤胎这是一件极喜的事情,可是要是袁天玄投胎到这个女孩子的身体里……

    哈,哈!她不确定袁天玄恢复记忆后,会不会大义灭亲。

    呵呵,在感到麻烦的同时,年华也有点期待着这个女孩子回事袁天玄,虽然麻烦是麻烦了点,但是这样的话,看着老小子还会不会一脸的拽样子。

    她还清晰的记得,之前她说自己怀的也可能是女孩子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呀。

    展青云摸着年华脑袋,真的有点不明白这么一会儿她怎么自己偷着乐了起来。女人的想法太诡异了,尤其是怀孕的女人的想法,简直就跟夏天的天气一样,不知道什么就会雷声阵阵,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万里无云。

    “年华你要是难受的话,就告诉我!”即使不能够感同身受,当个出气包也是可以的。

    年华摇摇头,从他身上爬起来,脸上哪里还有痛苦呀,笑眯眯的道:“没事,我就是想要告诉你一个消息,你一定要挺住呀。”

    展青云点点头,认真的看着她。

    年华看着他凤眼瞪得大大的样子,跟橙子简直是一模一样,真是太可爱了,不由自主的亲了一下,然后大声宣布道:“我怀孕了!”

    展青云无奈了,“我知道!”

    年华伸出手指抵在他的嘴唇上,摇着头,神秘的道:“嘘,你不知道!因为我要说的是……”伸手将他的手掌覆在她的肚子上。嘴唇贴在展青云的耳边喃喃的道:“我想要说的是,我怀孕了,有两个,龙凤胎!”

    展青云瞬间瞪大了眼睛,不错眼珠的看着年华的肚子,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话,“你,你说,你说你怀了龙凤胎?”说话都磕磕巴巴了。

    年华十分确定的点点头,“我也是太知道的。”

    “哈,哈哈!”展青云放声大笑,一把抄起年华蹦到地上,就来个七百二十度大旋转,“太好了,太好了,我就要有女儿了,你个像你一样的女儿。”

    本来笑盈盈的年华,听到这句话,笑容直接僵在了脸上,嘴唇也有点抽搐,她不知道要怎么说,难道她要说,呜呜,真是不好意思,像我只有百分之二十五的可能性,像你同样也只有百分之二十五。

    还有另外的百分之五十会像一个你从来不知道的男人!您老人家的女人有及其大的可能性,变成暴躁萝莉!

    暗自叹了口气,年华就将这件事放了一边,事到临头再说吧,只是希望袁天玄不要那么的背。不过就算是变成了女儿也没有事情,亲爱的我会爱你的,哈哈!

    想到最后,年华还是不厚道的笑了。

    在知道年华坏的是龙凤胎之后,不管是年家还是展家都行动起来,年华成了濒危保护动物,衣食住行,那是每天都有人保护着。想吃什么,想喝什么,第一时间就有人办到。

    有几次程莲他们这些朋友过来看她,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呀,这简直就是女王的待遇了。不过当五个多月再看到她的时候,只剩下可怜了。

    “你这肚子也太大了吧,这都有八个月大了吧。”

    年华毫不在意的挥挥手:“这又是什么呀,我们橙子那个时候也不小,五个月就跟七个月差不多,生出来的时候个头超大。更不要说我现在肚子里还是双数的。”

    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原来她肚子里是双生子,那叫一个羡慕呀,当知道是龙凤胎后,就又加上了嫉妒!

    太可恶了,为什么自己遇不上这么好的事情呢。

    五岁的展承泽对自己妈妈的大肚子也十分的感兴趣,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算是跟大肚子说话,对这么一个肚子里面竟然塞着两个小宝宝感到十分的好奇。用一张严肃的小脸跟弟弟妹妹说话的样子,可爱极了,每次都要被年华抓住,亲个够。

    转眼间,怀胎十月瓜熟坠地!

    这次就不如生展承泽顺利,毕竟这是两个。

    展青云全程陪护,展承泽也想要进去,却被年夏给揽在怀里,“你就不要进入捣乱了。你紧张的都哆嗦了。”

    展承泽给了他一脚,从他身上跳了下来,十分冷静的道:“小舅舅,哆嗦的是你好不好,我一直都很镇定!”

    年夏看着橙子那故作镇定的小脸,即使在这个时候也感到可爱,不过长得这么这么的可爱,要是多笑笑就更好了,都是那个面瘫严肃的姐夫,这都是遗传呀。

    希望老姐的这一胎的两个孩子都像她,呵呵,要是像自己就更好了,不都说外甥像舅么!如果像我的话,我是不介意的,嘿嘿。

    一天之后,两个小家伙脚前脚后的舍得出来了。

    这两个竟然都七斤多,虽然没有展承泽那个时候个大,可是不要忘记了这可是双胞胎呀,一般的双胞胎一个也就四斤左右,五斤的都算是不小了。就连医院的护士医生都感到好奇。

    年华生完之后,意识还非常的清醒,体力还挺充沛,或许也只有额头上的汗水能够看出她刚才遭受了怎样的痛苦。

    “来给我抱一抱。”年华换好衣服擦好身体,对着抱着孩子的沈茜跟邹红波道。

    这两位都极度不舍呀,这对龙凤胎太招人喜欢了,干脆忽略年华的话,就当没有听到好了。

    就连展承泽进来也想看,不过他个子太矮,干脆搬来板凳,踩在上面抱着奶奶或者姥姥的脖子去看。

    看完后展承泽还点点头,一脸满意的样子。

    年泰好奇的问道:“橙子,你好像很满意的样子?”

    展承泽点点头,一副小大人模样道:“我之前已经去其他病房考察过了,那些小孩子都跟猴子一样。我弟弟妹妹白白净净的比他们漂亮多了,不愧是我展承泽的弟弟!”还在自己的名字上加强语气。

    屋子里的所有人:“……”

    这是自恋么?这也太自恋了。

    大人们不由看向展青云,难道这位小时候也是这么自恋的,要知道这爷俩可是同一款呀。

    展青云则是想到不愧是年华的儿子,这自恋程度差不多呀。

    人们看着展青云,展青云则是看着年华,然后其他人的目光被展青云引着到了年华身上,恍然大悟,可不是么,这才是罪魁祸首呀。

    年华不知道他们所想的,看他们都看着自己,不由摸摸脸问道:“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么?”

    所有人摇头,心里知道就行了,还是不要拿出去说了。

    年华挑挑眉,虽然不知道他们在那里干什么,“两位老妈,现在该轮到我了吧,这可是我生的,我都还没有看到呢。”

    这回这两位才将小宝贝都递给了年华,年华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笑了起来,“长得太好了,随我呀。不愧是我年华的儿子女儿,哈哈!”

    众人:“……”这就是根呀。

    称赞完自己孩子的长相,年华看看这个瞅瞅那个,想要从这两个除了打哇哈就是闭眼睡觉的小家后脸上看出哪个是袁天玄。看了半天,直到被人家的爷爷跟老爷夺过去,也没有看出来。

    也是现在的孩子还太小呢,即使现在就恢复了记忆,这脸上的表情他也控制不好,而且初生婴儿三个月之内是看不到东西的。

    时光如水生命如歌,转眼就到了这两个小东西一周的时候了。年华决定给这两个小东西办一个抓周,老辈子都会办抓周,为的就是让孩子抓一个好彩头。

    其他人也以为年华是这个意思,不过当看到年华将八卦,轮盘摆上去的时候,两家的老人不干了。直接就让人给拿下去了,年华虽然有点遗憾,不过也随他们去了。

    不过没有关系,年华直接将带着的一块玉符放了上去。

    在放的时候,年华没有去看两个小家伙的表情,可是精神力一直笼罩着这里,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掌握里。

    哈哈,你这个老狐狸,不,不对应该是小狐狸怎么能够斗的过我这个老猎手呢,虽然你那扭曲的表情只出现了一瞬间,可是还是露了出来。

    既然你不想让我知道,那我就随你的意吧。

    除了这么一个小插曲,抓周举行的十分顺利,名字为展晨星的男孩子抓了一支毛笔跟一个小汽车,名字为展娇阳的女孩子抓了一只翡翠镯子。

    当抓周结束后,某人送了口气,某人可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人家的视线里。

    过了没有几天,年华逛商场回来,给家里的两个孩子买回来不少的衣服,“明天就是六一儿童节了,明天你们穿同样的衣服出去一定萌爆了。”

    一个个的穿的时候还好一点,可是当穿着同样的小旗袍的小宝宝出现在年华的面前的时候,她的眼睛都要冒粉红泡泡了,天啊,美爆了,萌爆了。

    不过她还是故作镇定的道:“好吧,不过我买了这么多,你们还是一一试过来吧。”说着伸出了罪恶的双手。

    在试了五六件后,看看后面还有一多半,天啊,这个噩梦要到什么时候呀。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不,不,不要!”其中一个举手坚决反对。

    年华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一把抱过这个小宝宝,蹂躏起来,“哈哈,我的宝贝太可爱了。”说着亲了起来,小脸亲了个遍。

    袁天玄简直就要疯了,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是想逼他出来,他也想忍着不让对方看出蹊跷。之前的那件事他可还记得清清楚楚呢,她竟然还没有去算肚子里的到底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就叫自己投胎。

    要是自己真的投胎成一个女人,自己这一辈子不久毁了么,幸好幸好,自己的运气不错,在最后的一刻算出哪个是男孩。不过因为这个也将他积攒了一辈子的精神力给用光了,还好因为是带着之前的记忆,二世为人,精神力的基础那叫一个好。

    他才不会承认其中有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这个身体实在是太棒了,他绝对不会承认的。

    “坏,坏!”袁天玄现在根本就说不出连句,只能够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还要提防不要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

    年华却是丝毫不在意,一把抄起原名袁天玄现名展晨星的小家伙,另一个手则是抱起展娇阳。

    “哎呀,不要这么生气好不好,谁让你总是不想让我知道那个是你呢,我这是为了你们以后的教育好不好。”年华解释道:“我这也是为了因材施教,你妹妹虽然非常的聪明,可是该有的幼儿教育那一定是有的。”

    展晨星赶紧道:“我,不,不去!”他可不想自己跟其他那些小鬼们一起在那里瞎玩。

    年华摇摇头,十分可惜的道:“很可惜,你还是要去的,跟你妹妹一起,小家伙不要偷懒呀。”

    展晨星瞪大了眼睛,想要骂她,可是现在她成了自己的母亲,骂她不是等于骂自己么。

    展娇阳看看妈妈看看哥哥,发现哥哥的表情很有意思,也跟着瞪着眼看着自个妈妈。

    展晨星:“……”不用这么配合吧。

    年华:“哈哈,我们娇阳太可爱了,妈妈爱死了。”

    展娇阳也跟着笑了起来,嘴里还道:“妈,妈!”

    年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这是自己女儿第一次叫自己妈妈,高兴不能自已,“娇阳再叫妈妈一声,快点,叫妈妈。”

    展娇阳十分乖巧的又叫了一句,年华更加高兴了,亲了她好几口。

    然后年华斜着眼睛看着展晨星。

    展晨星运了半天气,最后还是不得不叫了一声“妈妈”即使声音微乎其微,小到如果不是年华功夫在身根本就听不到的程度,不过也叫了。

    “唉!”年华一脸的慈爱,一把抱住展晨星亲了好几口。

    展晨星绷着小脸,什么话都没有说,其实心里头还是有点美滋滋的。

    上辈子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父母的记忆,从小就是被爷爷带大的。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又是当朝国师,哪里有时间经常关爱一个小孩子呀,不过在他大了一些后,将一身的本事都传给了他。

    袁天玄在爷爷的或多或少的熏陶下,从小刻苦,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成为国师,做大唐的国师。

    最后国师做成了他也死了。之前的一千来年因为变成厉鬼没有理智,不回去思考过多的东西,可是在玉符里的这么多年,他一直在思考得到了什么又是去了什么。

    或许他最最失望的就是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暖!

    现在他真的感受到,即使她总想逗自己,不过他知道她是真的爱自己的。

    还有爸爸展青云他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对自己,哥哥,还有妹妹是一视同仁。没有古代那种抱孙不抱儿的陋习,每天回家都会抱抱自己。跟外人相对的冷脸根本就不会对着他们三个。

    不过如果兄妹三人如果做错了事,也会受到严厉的惩罚。这就是他期待的严父慈母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