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番外,袁天玄(下)
    袁天玄,不,应该叫展晨星,有一件事让他头痛不已,一直头痛,从刚出生就困扰着他,那就是……

    “宝贝们过来洗澡澡了,妈妈给你放好水了!”

    “妈妈,我来了啦!妈妈我要跟哥哥洗泡泡浴!”这是展娇阳!

    “……我好困呀,我先去睡一觉!”这是展晨星!

    浴室里的妈妈吼道:“橙子给我把你弟弟拎进来!”

    展晨星暗道不好,刚要跳下椅子想要跑,可是他那两条小短腿怎么能够跑得过已经八岁的在同龄人里算是高个的展承泽。

    更何况,每次当展晨星看到展承泽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接触到老哥那种冰冷的眼神就不由气短,虽然唾弃过自己无数次,也做了无数次的心理建设,可是每次当看到他的时候,都会瞬间忘记自己之前的决定。

    呜呜,这位哥哥简直就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呀,本来老爸就比较冰冷严肃了,这位哥哥干脆就像个冰块一样,不过还好,他虽然在外面冰冷,在家话也不多,可是对自己跟娇阳相当的不错,可以说是百依百顺,当然前提条件是自己两人不能够犯原则性的错误。

    比如现在,不听爸爸妈妈的话,就是原则性错误。

    展晨星哭丧着脸去了浴室,外边展承泽看着垂头丧气的弟弟,嘴角上扬,虽然稍瞬就消失了,可那的确是笑容。

    年华听到浴室的门响,某个不甘心不情愿的小家伙飘了进来,不由好笑:“你说你明明知道,你最后根本就抵抗不了,还在那里挣扎,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展晨星暗自撇嘴,还不都是您老人家的恶趣味,看了眼浴缸中满缸的泡沫,嘴角抽动不已。

    招招手,年华笑盈盈道:“晨星还站着干什么呀,还不赶紧进来。”

    给自己做了半天的心理建设,催眠自己,你不是那个驰骋大唐的国师,你不是那个祸害一方的千年厉鬼,你现在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三岁小屁孩,对,那这两个女人,一个是你亲娘,一个是你亲妹妹,一个生下了你,一个跟你在肚子里就同居了,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啊……妈妈我自己脱好不好!我自己来呀!”

    “算了吧,我看你在浴缸旁边酝酿了半天都没有结果,我这才好心帮帮你,要是换了其他人呢,我还不愿意呢。”

    “呜呜,不要碰我的小丁丁,你这个坏人!”

    “妈妈,妈妈我怎么没有这个东西,哥哥的跟我的怎么不一样呀!”然后是小女孩不满的声音:“妈妈你太偏心眼了,为什么哥哥比我要多东西呢,不公平!”

    年华:“……妈妈是向着你的,妈妈也没有这个小丁丁,没有小丁丁的人都是站在家庭巅峰的人,你看咱们家不就是妈妈说了算的么!”

    小女孩想了想,十分赞同的点点头,“我知道了,咱们家里妈妈说了算。妇女也顶半边天!”

    年华&展晨星&外面装作不经意路过的展承泽:“……”她到底是从哪里听来的这句话!

    最后年华只能够尴尬的笑了笑:“对,对就是这个意思!”

    展晨星偷笑,刚才的郁闷完全消失不见了,妹妹好样的!就这样,使劲恶心这个女人,太解气了。

    年华当然知道展晨星在偷笑,还知道大儿子那个外表冰冷,内心却无比腹黑的家伙,正蹲在外面捂着嘴巴憋笑呢。

    冷哼一声,外面瞬间不动了,然后年华就感到一个人轻手轻脚的挪动声,然后是轻轻开门声。

    老哥走了,弟弟就要受罪了,年华将展晨星从头到脚洗了那叫一个干干净净。展晨星却是不敢反抗,只能够翻着白眼,撅着嘴,任由她施为。

    洗白白的展晨星跟展娇阳被年华擦干净,然后让他们自己去穿睡衣。

    从小到大因为展晨星的就像挂了作弊器一样的早熟,年华也训练着妹妹展娇阳从小自力更生,能够遮掩一点展晨星不经意流露出来的过早成熟。

    从展娇阳刚刚明白一点事情后,年华就让两个孩子自己做他们能够做的东西,比如说穿比较简单的衣服睡袍什么的,自己刷牙洗脸——他们两个专门有小洗漱台,年华专门找人做的。

    一开始的时候,展娇阳当然做不好了,年华一点点的教导。

    家里的其他人虽然对这么大点的孩子,这么早就训练感到有点心疼,可是却没有人去阻止年华,毕竟这也是为了两个孩子好。毕竟身为展家的子孙,年家的外孙,年华展青云的儿女,从小就不会平凡。太过溺爱,会将不平凡变成平庸,甚至变成摧残。

    两家人当然知道不少家族就是因为溺爱太过,所以一代不如一代,最后消失在时间的长河里。

    之前展承泽就被年华教育的十分的好,虽然总是板着脸冷冰冰的(这被家里人一致性的怪罪到展青云头上),但那是遗传性因素,在外人面前虽然话少,可是从来没有失礼的地方。

    只要这两个小的有哥哥的一半,家里人就不用担心他们了。

    “太好了!”展晨星高兴的跳了起来,终于可以每天天天都对着自家恶趣味的老妈了,已经三岁半多了,终于可以去上幼儿园了。

    想起自己这三年多来的日子想想都是泪呀,早知道年华这么恶趣味,就算是永世不得超生,也不想要当她的儿子呀。

    不过他也只是在被欺负的惨了的时候才会还这么想,虽然年华喜欢欺负他,可是也是真的把他当做自己的儿子,不对,本来就是她的儿子么。

    想想除了自己,还有妹妹娇阳再跟自己同甘共苦,展晨星心里好受了不少。

    对了,现在说的是要去上学的事情,哈哈,太好了!

    不过当他看到年华也在愉快的准备他们上学事宜的时候,心里有点酸溜溜的,‘难道你就这么希望我跟妹妹现在就去上学么?’

    他当然不会这么问了,装作不经意道:“我跟妹妹去上学,你不要太想我们。”

    年华当然不知道他心里的纠结,十分愉快的道:“我终于要脱离苦海了,你们两个都这么大了,我就可以将你们放心的交给你们奶奶了。”

    展晨星瞪大眼睛,从来没有想到他竟然听到这么一个答案:“那,那你要去干什么呀?”

    年华伸了个懒腰,“我当然要去跟你亲爱的老爸享受一下二人世界呀。”说着还皱了皱鼻子:“我们两个都好久没有只有两个人一起享受时光了!还有我也要出去工作了,我可不想总是在家里处理公务。而且你彭涛爷爷那里也积攒了不少的任务了。”

    展晨星:“……你为我不知道你跟老爸经常在晚上的时候背着我们两个出去么?”

    年华:“哈哈,那都是因为你彭涛爷爷叫我们两个去解决重要的问题,你想多了。”

    展晨星:“是么?”

    年华正色道:“是的,你不要瞎想!”

    就这样展家兄妹三人被打包送到奶奶邹红波那里,而两个不负责任的父母消失了好长时间。

    期盼已久的幼儿园生活开始了,展晨星那叫一个高兴呀,有种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感觉,哈哈,自由喔,我来了!

    可是当他跟妹妹走进幼儿园的时候,终于明白什么叫做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一幼儿园全是小豆丁!

    眼前一黑差点晕倒,他怎么就忘记了呢,自己不过刚刚三岁多,那跟自己同班的,即使大也大不哪去,都是三四岁的奶娃娃。

    想起之前自己要求来幼儿园时,老妈复杂的表情,那个时候以为是舍不得他们兄妹俩,可是现在想想,应该是在嘲笑自己吧。真是太坏了!

    对了,还有那个坏蛋二号,大哥展承泽,还记得自己曾经问过他,他在幼儿园的时候都干什么,他是怎么说的。

    “班上的同学都非常的友好,团结,大家再一起玩的特别的好。老师会教导大家很多东西,课程里有数学课,语文课,图画课,音乐课,体育课。虽然简单可是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可不能够被班上的同学拉下呀。”

    现在才知道,展承泽课程跟自己想象中的有相当相当大的差别。本来活泼开朗的同学变成了一不顺心就哇哇大哭的奶娃子。

    数学课:

    “来来,大家跟我说,1,2,3!”

    “1,2,3”清脆的童生齐齐道。

    “好,大家伸出自己的右手,数一数,上面有几个手指头……展晨星同学,请你告诉老师好不好!”

    “……五个!”

    “太好了,展晨星同学算的非常的对,请大家给展晨星同学鼓掌!”

    展晨星:“……”耳朵里还接受了好几个小朋友交头接耳,“他好聪明呀。”“对呀,竟然能够数对手指头,太厉害了!”

    展晨星趴在桌子上,哭笑不得。

    语文课:

    “大家跟我念,鹅鹅鹅!”

    “鹅鹅鹅!”

    “曲项向天歌!”

    “曲项向天歌!”

    展晨星:“……”

    音乐课: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

    展晨星:“……”

    老师:“展晨星小朋友,你怎么不唱呀,别的小朋友都在唱呢,你可不要搞特殊呀。你看你妹妹唱的多好呀!”

    展晨星转头看了眼,唱的小脸红润润的展娇阳,整个人彻底不好了!

    其他的课程就不一一叙述了,反正等到了放学的时候,本来趴在那里的展晨星第一个跳了起来,冲了出去。

    快的老师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呢,然后是哭笑不得,她还以为这位展晨星小朋友跟他哥哥展承泽一样是个成熟稳重的好孩子,本来之前也感到这个孩子稳重,可是现在的表现告诉她,或许她看走眼了。

    下了幼儿园是邹红波亲自来接两个孩子,站在校门口,发现第一个冲出来的就是自己小孙子。当看到他可怜兮兮的小表情的时候,不由笑了:“宝贝,上学好不好玩呀!”

    展晨星刚要点头,想起之前是他自己非要来上学的,咬牙道:“很好玩!”可是从他的语气上,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哪里有有点好玩的意思呀。

    邹红波直接转移话题:“宝贝呀,妹妹呢?”

    展晨星的身子一僵,他好像是把妹妹娇阳给忘在教室里了,刚想要回头去找,就听到后面传来哼声。

    转头一看,可不是自己妹妹么。展晨星摸了摸鼻子,也是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展娇阳放开老师的手,甜甜的对老师笑着道谢:“谢谢老师,要不是您,我都要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展晨星满头的黑线,这小丫头是在责怪自己了?不过这的确是自己的错误,放下脸面去给妹妹道歉。

    展娇阳也不是那种记恨的人,给哄了几句,对着刚才看着还哪里都不顺眼的哥哥,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邹红波笑着摇摇头,然后跟老师道谢,带着这两个小冤家回了家里。

    不管展晨星之后经过了怎样的抗争,可是最后,还是被镇压下去。最后憋憋屈屈的上了三年幼儿园。

    七岁,展晨星跟詹娇阳光荣的升入小学一年级,成了一个光荣的一年级小同学。

    小学,兄妹两人过的十分的自在,没有人敢跟对他们使坏,谁让他们有一个威震小学的学神大哥呢。

    展承泽的大名,学校里的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老师提起来竖大拇指,同学提起来那是爱戴夹杂着爱戴,即使是学校最最桀骜的人在提起展承泽的时候,那也是毕恭毕敬的。

    展承泽代替学校参加了多次的全国比赛,几乎都是一等奖,只有一次歌唱比赛,他临时被抓了壮丁,只不过是草草训练了一个礼拜,就从全国几千个小学生里面脱颖而出,最后得了一个亚军,可是这也是能够让学校的老师自豪。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这位不但学习好,体育也好。真真是文武全才呀!

    不过展晨星暗地里听到了另一个传言,那就是在展承泽刚刚上小学的时候,因为长相太过的精致漂亮,即使冷冰冰的不好接近,可是还是被某个老大看上了。

    其实小学的小孩子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爱,不过看着展承泽漂亮,就想据为己有罢了,说通了就是看到某个美丽事物时的一种独占欲罢了。

    不过这个人打错了算盘,再一次带着小弟调戏展承泽的时候,漂亮的小猫咪瞬间变成了一头小老虎!老虎虽小,可是小老虎的虎屁股也是摸不得的!

    最后这位老大来同他的手下跟班被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对了,当时展承泽上一年级,而这老大则是上了六年级了。

    就这样从那以后,展承泽所在的地方,这位老大是退避三尺呀,其他人也都知道他的不好惹,从那以后,展承泽就成了这所小学的隐形老大了。

    现在老大的弟弟妹妹们来上学了,你说谁敢对他们无理!

    展晨星跟展娇阳完美的基因在那里摆着呢,轻轻松松小学就学完了。两人的成绩虽然没有哥哥那么逆天,可是也是难得一见的,更何况展承泽那可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呀。

    其实展娇阳先不说,展晨星想要学好,那是相当简单的,不过这兄妹两决定还是低调一点。不过有个那么妖孽的哥哥,要是他们太过平庸也有点说不过去,因此他们就高调的低调着。

    到了初中的时候,兄妹俩同时决定以后选学校,一定要选择远离大哥展承泽的学校,虽然他们不是因为哥哥太过出色他们就羡慕嫉妒恨,可是总是被围观也有点郁闷。

    而且这双胞胎的兄妹俩也不想去一个学校了,干脆一人从东边一人从西边找了两座学校。

    等家里人知道的时候,两个小家伙已经填好了志愿,家里人也没有阻止,从上小学开始家里人对他们就开始实行放养政策,决定让他们兄妹三人自理。

    双胞胎刚刚没欢喜几天,小的两个就发现事情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的美好,因为兄长大人比老妈还要严厉呀,呜呜,老妈以后我们再也不在心里骂你了,您简直就是天使呀。

    在把自己的决定告诉展承泽的时候,展晨星跟詹娇阳也是战战兢兢的,虽然展晨星一个劲的给自己打气,自己可是一代国师,连大唐皇帝都不惧怕,更何况是一个小孩子呢。可是事实就是他对自己哥哥根本就不敢有一点反抗的心呀。

    呜呜,说多了都是泪水呀,这个腹黑的东西呀。转头看了眼妹妹展娇阳,心里这才好受一点,还好,还好有人跟自己同甘共苦。

    兄长大人看了之后也没有说什么,他马上也要上高三了,其他的事情也有一箩筐,这两个小东西,这几天还算是乖巧,兄长大人也就轻轻放过了。

    “谢谢老哥了。”

    兄妹俩欢欢喜喜的过了个开心的暑假,展晨星过的也很愉快,更加愉快的是,马上就要脱离魔爪了,撒花欢呼。

    可是当他进入他要去的那个学校大门之后,不由惊呆了这还是学校么?简直就是土匪窝子呀,拉帮结伙逃课打架,这都是常事。

    怪不得当初自己填这个学校的时候,老师欲言又止,一副可惜的摸样。

    自己当时是怎么说的,哦,对了,是这么说的:“您就放心吧老师,这个学校是我们家里人经过了深思熟虑,这才决定的。”老师这才没有多说什么。

    其实实际上,这根本就是他随便点了一个,根本就没有经过勘查。在他那个时代,私塾里都是安静读书的人,即使是他小学生涯也是平安度过。

    但是他忘记了,乖巧的小学生跟中二病开始发作的初中那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呀。

    不过就算是他忘记了,家里人一定不会忘记的,老哥老妈一定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不说,用意不言而喻呀。

    叹了口气,展晨星可不打算去跟那对母子卑躬屈膝,哼,擦了擦鼻子,我袁天玄可是大唐国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除了这些糟心事,展晨星其实还挺愉快的,家里人虽然都是位高权重,可是家里及其和谐,家里的人都热衷于给别人创造惊喜,从展青云年华到他们三个小的,都是一把好手。

    这天是展晨星跟展娇阳的生日,即使是最最繁忙的爷爷跟爸爸也找出时间来,跟他们玩了一天,所过之处充满了欢声笑语。

    突然有一天展晨星从梦中惊醒,可是他到底做的是什么梦,已经无迹可寻了。

    叹了口气,展晨星起身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吹着夜风,头脑清明。

    之前的那些记忆开始越来越模糊了,虽然那些知识类的东西并没有忘记,可是他之前遇到过什么人,那些爱恨情仇已经开始不清楚了。这才不过十多年的时间而且,早晚有一天他会忘记前世的那些记忆。

    可是他却不悔,让他选择,他更加喜欢现在这种生活,不是么。

    第二天起床,展晨星简单梳洗了一下,走下了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忙着为他们制作早餐的年华,“妈妈。”

    年华身体震了一下,转过头,眼睛从头到脚扫了个边,眼中的发出奇异的光芒:“晨星,你,你放下了?”

    展晨星微微一笑,笑容里褪去了往日的复杂只剩下纯粹的快乐!

    也是从那天起,展晨星开始跟着年华学习符箓!

    之前展承泽也跟着年华学过,可是他对符箓不感兴趣,倒是对武功十分感兴趣。而且他的根骨不属于现在的年华,让年华惊喜莫名呀,恨不得将全身的武艺都传给他。

    展晨星跟展承泽有点相反,他更加喜欢奇门中的东西,武功倒是顺带着的。而且悟性极高,再跟之前他自己上辈子的东西相互印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只是时间的问题。

    至于小妹娇阳,学习功夫也不慢,尤其是对有攻击性的更加的感兴趣,她不想要闯荡武林,倒是对当兵挺感兴趣的,早就说过了之后要不直接当兵,要不然就去上军校。

    年华跟展青云不干涉他们的未来,反正以他们两个的身价身份,想要让三个衣食无忧那是轻而易举的。

    六年之后,展晨星跟展娇阳纷纷的考入自己心仪的学校。

    展娇阳不负重望考入了国防大学,至于展晨星却是跌破了人们的眼镜,竟然考考去了南方大学,之前家里人以为他一定会选择京城大学或者是水木大学呢,没想到竟然跑到了南方。

    年华倒是没有说什么,反正孩子大了,自己愿意怎么着就这么着吧。她跟青云已经不小了,还是多多享受一下二人世界吧。

    当她将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只得到白眼三对。兄妹三人一致不想去看某两个还是那么年轻,说二十三四都不为过的其实早就已经年过四十,已经奔五的这对老夫老妻。

    年华扑在展青云怀里嘤嘤哭了几声,反而又得到了白眼好几枚,直接收了眼泪将他们轰了出去,太没有爱了。

    利用暑假的时间,展晨星自己一个人背着书包,开始游历祖国山河,前生的时候,自从懂事开始,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等到了登上高位,烦心事无数,也没有心情去游历。

    古人都说过,读书不如行万里路,他早就向往已久。这次终于有时间了。他并没有真的自己背起书包就走,而是早早的就找好了攻略。一开始的时候,的确是有些艰辛,不过在遇到一个驴友团后,他加入了进去。

    在那里他学到了很多,两世没有学到过的东西,干脆他就直接跟在他们一起徒步旅行。

    这些驴友里面本来有不同意展晨星加入进来的,毕竟这还是一个没有成年的孩子,而且这孩子细皮嫩肉的根本就不是吃苦的人,要是走到一半出了什么事情,或者说这孩子娇气的干脆不走了,那怎么办呀。

    不过在团长的劝道下,还是给了展晨星一个机会,很快他们就放下了偏见。这个孩子的确是娇气,可是他十分的硬气,是个男子汉。而且他的体力十分的好,甚至比团队里那个二十五六正值人的身体巅峰的青年还要好。

    就这样展晨星就跟在这个驴友团里,花了两个月的时间,走了好多好多的地方。他是大开眼界呀,他决定等着明年的时候,一定要给团长打电话,参加明年的活动。

    就在马上就要结束这次旅行的时候,意外出现了!

    他们在一次宿在野外的时候,突然看到远处有蓝光冒出来。吓了出去解手的女生一跳。

    在民间传说了,鬼火可不就是蓝色的么,而且还那么的飘忽不定,真是吓死个人了。

    可是当其他人听到她的尖叫声冲出来的时候,却根本就没有发现她口中的蓝火。

    原来是虚惊一场,大家都会去睡觉,刚才被吓到的女生钻到另一个女生的帐篷里,根本就不敢自己一个人睡了。

    展晨星倒是觉得这件事透露着诡异,想要过去看看,不过身边这么多人,为了他们的安全还是不要去了。

    可是他没有去看,可是不代表其他人不好奇!

    两个胆子大的男人,被展晨星称作张哥跟孙哥的两位,并没有回去,而是偷偷摸摸的上了附近的一棵大树,望那边望去。

    展晨星虽然能够感受到他们的动作,不过还是没有阻止,他并没有立场去阻止,不过不祥的预感愈演愈烈。干脆坐起来收拾东西,将有攻击性的东西都放到自己的身上,省的到时候被打个措手不及。

    树上的张哥孙哥蹲了半个小时,对面都还没有动静,张哥有点沉不住气了,不由道:“不会根本就是小妹看错了吧,根本就没有什么蓝火。说不定她根本就是没有睡醒,把做的梦跟现实混了。”

    孙哥一听好像也有点道理,点点头,也决定一起下去。

    可是当孙哥抱着大树下的时候,突然听到头顶同伴惊恐的大喊道:“鬼,有鬼呀,真的有鬼。”

    孙哥下意识的向那个方向看去,就见两个蓝幽幽的火苗出现了,与此同时火苗附近出现了两个白影,飘忽不定,突然一个白影动了一下,一张血肉模糊的脸直入他们的眼帘。

    “啊!救命呀!”孙哥吓得直接掉了下来。张哥也只会抱着大树不由的哆嗦起来。

    屋子里的展晨星一听不对劲,马上跳了出去,就看到张哥在树上哆嗦,树下孙哥生死不明的趴在那里。

    展晨星瞳孔瞬间变大,不过现在不是破解谜题的时候,现在要紧的是,赶紧救孙哥的命。

    还好孙哥不过是惊吓过度,又摔了一下有点休克了,脚崴了,其他更没有事情。

    这个时候其他人听到动静都跑了过来,纷纷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呀?

    展晨星刚要说话,突然心中开始剧烈跳动,知道事情不好,应该是有东西威胁到自己的生命了。

    电光火石间,展晨星喊道:“大家都趴下!”

    其他人还没有反应古来,展晨星一把拉住就站在他附近的两个人扑到在地,其他人看他们这个样子,也跟着趴了下来。

    他们刚刚趴好,就听到一声巨响,震得他们身体颤了颤,巨大的土石树木砸在他们身上。

    两声巨响过去后,树林里死寂一片,即使是受了重伤的人都不敢发出声音,就怕被那些歹徒听到。

    如果到了这个时候,还以为那是鬼智商就真的有问题了,展晨星小心翼翼的起身隐蔽在一棵断树地下,小心翼翼的望去。

    这个时候他十分怀念他还是恶鬼时候的能力,只需要飘过去就能够发现对方到底干什么,那个时候的攻击力也要必须现在强的多的多呀。

    可是现在他可是血肉之躯,如果挨到一点,他就吃不了兜着走,不过他也不是那种会束手就擒,胆小怕事的家伙,有胆量敢伤害自己的人,一定要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

    小心翼翼的凑到团长跟前,小声道:“团长你看看咱们这里到底谁受伤了,能够移动的赶紧换个地方。”说完拉拉身上的衣服及要往那个方向走去。

    团长一把拉住展晨星的手臂,焦急的道:“晨星你要去干什么?”

    展晨星一把脱下他的手,对他微微一笑,然后窜了出去。

    他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刚才那个地方,突然感到土有些松软,瞬间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他们是碰到盗墓贼了!

    那现在他们到底在哪里呢,难道是躲到了下面了,应该不可能!

    突然脑袋后面一声枪响袭来,躲在大树上面的盗墓贼甲裂开了嘴,小子竟然敢破坏大爷的好事,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可是下一秒揉揉眼睛,难道看错了,为什么他感到这个人的身上冒出了淡淡的光芒,再看子弹已经掉到了鞋子上。

    激灵一下子,这到底是是什么人。于此同时盗墓贼乙听到了枪声,偷偷的从洞里钻了除开,抬手又是一枪,然后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视线有点不对劲,他明明是看着前方,怎么会看到天上的月亮,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脑袋跟身体分离了,瞬间人死了。

    至于前面的按个盗墓贼甲一看事情不好转身就跑,可是他根本就跑不过展承泽手里的符箓。

    “噗嗤!”

    “啊……”

    第二天离开的时候,团长嘴张了张最后还是没有问出口,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为好。比如为什么昨天那两个人突然不见了。比如为什么昨天看到了人形金光,为什么会听到惨叫声。

    不过不管如此,展晨星在团长的心里那叫一个神秘呀!

    展晨星心里也挺舒服的,这可是他重生以来的第一战圆满结束,哈哈,大师的称号我都可以拿在手里了。

    不过上辈子那个除了一身本领,却连人都不会做的袁天玄真的已经消失了,剩下的就是自信背靠大山的展晨星!

    呵,出来这么多天,好像爸爸妈妈,妹妹,还有那个变态的哥哥,是回家的时候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