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番外,年华实习1
    年华大四了,眼看着就要毕业了,不过还有一个大问题要解决——实习!

    没错,过完年后,年华就要安排实习的事情了。

    就因为这个事情,年华手下的那些大佬们差点打起来,一个个的都要拉着年华去他们所管辖的公司去坐镇。

    呜呜,他们都已经好久没有休假了好不好,虽然每天看着银行的存款十分的开心,可是当看到办公桌上堆积的工作的时候,那也是怨念深重呀。

    “BOSS,求求你了,您就去我那里吧。”郝越一把抱住年华的大腿,“呜呜,我的终身大事可就都攥在您的手里了呀。”他刚刚交了一个女朋友,是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的。

    黄埔谦一把拎起郝越扔到一边,嫌弃的道:“郝越你根本就不会看人,我告诉你,你现在那个女朋友,你根本就搞不定,我奉劝你还是赶紧离开她。赶紧好好的工作,多赚钱,到了那个时候,全天下的女人任由你挑选。”

    郝越被忽悠的跌坐在地上就开始思考起来,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他现在可不是一文不名的穷小子了,他现在可是身价上亿的钻石级人物了,好啊,好你个黄埔,竟然敢忽悠我。

    而黄埔谦在扔下郝越之后,走到年华身后,温柔的揉捏着她的肩膀,声音谄媚道:“BOSS,你看我都跟我父母好长时间没有在一起好好的坐下来聊聊天了,我想请您去我那里,我不需要太长的时间,我只想跟我父母好好的多待几天,毕竟他们已经年纪不小了,呵呵!”

    那边董欣悦说话了,“黄埔,我怎么记得,你给你父母从公司附近买了房子,你几乎每天都会回家吃饭睡觉呀,你糊弄谁呢。”

    黄埔谦手一僵,就被董欣悦给推到了一边。

    董欣悦笑容灿烂的也想帮年华捏肩,年华坐在那里却是脚尖一点地,屁股底下的椅子直接划了出去,直接让董欣悦扑了个空。

    转身迎着董欣悦可怜巴巴的小眼神,还有剩下的那几个也想要冲上来的几位负责人,年华笑着道:“你们不用争抢了,我知道你们的一片好意,不过我已经有了决定了。”

    在场的所有人互相看了看,同时冲到年华跟前,等着她的答案。

    年华将老板椅转了个圈,然后十分的欢快的宣布:“我要去当老师了!”

    “噗通!”再做的人都傻了眼,郝越更是直接栽了下去。

    年华根本就不去看她的这些可怜的下属,直接宣布:“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里了,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更加的努力工作,等到了年底的时候我给你们包大大的红包!”

    年华放下这句话,就跑了,留下一堆面面相觑的手下们。

    唉,这叫什么事呀,虽然只要他们不出大错误,BOSS就不会多说什么,这让他们感动,可是当BOSS真的做了甩手掌柜的时候,也相当的不是滋味。

    “行了,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雷州第一个道,拍拍自己的身上的土,或许他是唯一一个从一开始就不抱希望的人,谁让他是跟年华时间最长的,也最了解她的。

    一看雷州都这么说了,他们其他人也只能够叹着气,无精打采的离开了,呜呜,休假泡汤了。不过想想过年时候的那个大红包,瞬间又打起了精神。

    算了以后还有的时间呢,大不了,赶紧培养一些好的人才,帮自己分担跟多的工作,这样自己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了。

    早就出了大厦的年华,根本就不去看手下们的表情,直接回了家。

    一进家门就一把抱住在客厅玩的展承泽,抛到空中,然后接住,“哈哈,宝贝妈妈想死你了。”

    展承泽一开始还有点吃惊,不过几次之后,就开始高兴起来,“妈妈再来再来。”两周岁的小家伙说话已经非常流利的。

    那边邹红波正好出来,看到他们娘俩在那里玩抛抛的游戏,知道年华是有分寸的,只是说了声:“年华你小心点。对了你这是开完会了?”她知道年华十分的有钱,可是也特别知道分寸,从来不去过问,这可是人家年华自己赚来的。

    年华又抛了一次,然后接住,抱着儿子的小身子坐到沙发上,然后笑着道:“对呀,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他们的能力摆在那里呢,我只需要把握大方向就行了。”

    “对了,妈,过两天我就要去学校实习了。”年华把自己的决定告诉邹红波。

    邹红波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年华这半年就要毕业了,上半年要进行实习,关系的问道:“你找好地方了么?”

    年华笑着:“对呀,我们高中校长邀请我去学校实习。我想了下决定过去。”

    邹红波点点头,低头拍了拍看看妈妈看看奶奶的展承泽,“呵呵,你就放心去吧,我回去帮你照顾好橙子的。”

    展承泽虽然不太明白妈妈要去哪里,不过聪明的小脑袋还是知道妈妈要出门了,还不带着自己,撅着小嘴开始生气。

    年华知道自己儿子从小智商就相当的高,不能够真的把他当成什么都不知道的两岁小朋友,只能够讲道理:“橙子,你放心吧,妈妈有空就回来看你好不好。等周末妈妈回来的时候,还带着你出去玩,好不好!”

    展承泽还是不满意:“妈妈难道你就不能不去么?”

    年华摇摇头,“要是我不去了,妈妈就没有毕业,如果不毕业就找不到好工作,如果找不到好工作,以后妈妈怎么养你呀。要到了那个时候,你只是想吃蛋挞,妈妈都没有办法满足你了。”

    展承泽低着头想了半天,这才艰难的点点头,“那好吧,不过妈妈你要快点回来呀。”

    年华笑着抵着自己宝贝的脑袋,亲了亲宝贝的小脸袋。

    搞定了展承泽,年华还有一个大宝贝要搞定。

    展青云当知道年华的决定之后,皱皱眉头:“为什么要去临海,要是你想体会一下当老师的感觉,你可以在京城找个地方当老师呀。”只要年华一句话,无数的学校都会给她递出橄榄枝,有的是地方选择。

    年华一下子扑倒展青云,将他压在床上,两人身子贴在一起,脸对着脸。

    “可是我想回临海看看呀,好长时间都没有去临海了。再说了,如果你想我的话,还可以去临海看看我呀。”说着手指头点点他的嘴唇,“难道你就不想跟我一起去看看当时你对我表白的地方么?”

    “而且……”年华的唇贴在展青云的唇上,极尽诱惑:“难道你就不想跟我过一过两人世界么?”

    展青云虽然没有说话,可是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虽然现在他们也不算不自由,可是还是不如只有两个人的时候自由。

    如果年华去了临海,自己晚上的时候也可以过去……

    两人都没有考虑路程时间的问题,虽然现在道路已经十分的方便可是开车来回也要三四个小时。

    不过年华跟展青云却是没有这样的烦恼,以为到了他们现在的境界,根本就不需要开车,他们自己的速度比车速都要快,而且他们不需要走公路,直接走直线,来回加起来用不了多长时间。

    第二天,年华回去学校,宿舍的姐妹们围在年华的身边,问她以后的去向。

    年华道:“我已经决定了要回去我高中学校做老师。”

    程莲李碧屈绯红却是吃惊的互看一眼,她们知道年华的厉害,以为她回去国安部,可是现在跟她们说要当老师,这也太奇怪了吧,即使她们这所学校是师范大学。

    “不要说我了,你们要去哪里呀?”年华挥挥手问道。

    程莲三人都有了可以去的地方了,年华这才放心了。如果她们没有地方可去,她当然要帮一帮了,这可都是她的好姐妹们。

    “那行,要是如果有解决不了的事情,你们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会尽全力帮你们解决了。”年华拍拍胸脯保证道。这三个姐妹心性都十分的好,能帮当然要帮了,更何况她可从来都是一个护短的人呀。

    屈绯红一把抱住年华的腰:“那太好了,年华么么一个。”

    李碧也凑过来,“我也要我也要。”

    “呵呵,既然这样,我也勉为其难的亲一口好了。”程莲扑了上去。

    年华伸出手臂向天抓去,“救命呀,救命呀。”

    “哈哈,花姑娘,你喊呀,喊呀,叫破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

    ……

    “听说了么,咱们班上要来一个实习老师。”

    “真的假的呀?不可能吧,实习老师可都是鲜嫩的大学生,他们敢分配到咱们班级里来?”有人根本就不相信。

    “我说的是真的,这不是咱们蔡老师就要生了么,肯定是接替蔡老师的,等她实习离开,蔡老师正好销假来上课,听说是教咱们数学的,也不知道到底是男人是还是女人。”

    “喂喂,八卦掌你消息准不准呀,你也知道咱们班是什么情况,我可不相信,我可不相信这位刚刚来实习就被分配到咱们班上。不过如果是美女的话,嘿嘿,那还不错呀。”

    “最好是来个大美女,也为咱们这么郁闷的生活给点学习的劲头呀。”

    “怎么,你还想来场师生恋呀,做梦吧你呀!”

    “就是就是,我认为还是来个大帅哥比较好。那样的话,咱们班上被你们这些臭男生荼毒了这么长时间的女生都能够洗洗眼睛了。”

    “我说你们不要有太多的期待,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最大的可能就是来个书呆子四眼,不要抱希望就不会失望。”

    然后这位自认为说了实话的就受到了几乎全体同学的攻击,让他们做做梦也好呀。

    这个时候埋头读书的一个高个男生,抬起头来,推推眼镜,笑着道:“好了,大家不要再猜测了,马上就要上课了,一会儿就知道了。”

    教室里的学生们在这位男生开口说话后,安静下来,即使有人还在那里小声嘀咕,也没有人敢大声了。

    ……

    “大家好!”上课刚刚响起来,门被推开,一个高挑的身影走了进来,站在讲台上,“从今天开始到我就是你们的代课班主任老师了。在接下来的四个月里,我们会一起生活一起学习。”

    “……”底下的学生们张着嘴看着上面侃侃而谈的漂亮高挑的大美女。那个刚才信誓旦旦的说来个书呆子四眼的男生,更是张得都能够塞进一个大鹅蛋了。

    “对了,还没有自我介绍,我的名字叫做年华。”年华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虽然之前没有写过粉笔字,不过她对手的控制力相当的好,因此字写出来也漂亮的很。回身将粉笔扔回盒子里,帅气十足。

    “好了,咱们时间已经不多了,大家就不自我介绍了,现在开始上课。”年华根本就不给他们适应的机会,直接上课。

    底下的同学们都傻了一下,这步骤不太对吧,不是现在自我介绍,然后再上课么,不过也有的松了口气,最讨厌自我介绍了。更有的高兴坏了,哈哈,老师不知道名字,就不会叫道我了,太棒了。这些占比例不小的同学似乎忘记了,叫你回答问题,好像不知道名字也是可以的呀。

    吴越看看四周,估计自己所在的这个位置非常的隐蔽,一般老师都不会看向这里,太好了,反正他考多少分都无所谓,呵呵,先让我睡一觉吧,嗯,昨天晚上下副本好长时间,等到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凌晨了,然后发现作业没有写,又做作业,最后他只睡了两三个小时,现在困得可以呀。

    至于老师,呵呵,要是之前的蔡老师或许自己还有点敬意,这位,虽然长相比蔡老师呀好不少,可是他不是肤浅的人好不好。

    觉得自己从不肤浅的吴越睡着了,然后又被痛醒了。

    “哎哎,老师我知道错了,您不要拧我耳朵呀。”吴越直接被年华拎着耳朵丢了出去。

    有了吴越这个前车之鉴,其他的人乖了不少,他们可都不希望自己成为下一个被拧着耳朵扔出去的学生。

    拍拍手,年华回到讲台上对着下面的学生们展颜一笑:“好了,大家不要被某些不和谐因素干扰,咱们继续上课。”

    第一节课在和谐的气氛中结束了,抛开其他因素,这位新老师讲课的水平还不错呀,甚至在调动大家情绪的这方面比蔡老师还要好。

    不过他们看了眼站在外面风萧萧兮的吴越,不由松了口气,死道友不死贫道呀。

    还好年华也没有想怎么着他,在马上就要上课的时候,让他回了教室,省的被其他班上的学生围观,这个年岁的孩子们可都是自尊心超强的。

    下面的学生看着老师出了教室,开始喧哗起来。

    坐在吴越身后的肖强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嘻嘻的道:“嘻嘻,今天你这算是马失前蹄呀。”

    吴越冷哼一声,肩膀一耸将他的手给弄下去,“哼,这老师的眼睛也太尖了吧,我坐的这么偏僻,她都能够看得到。”

    坐在他前面的班长大人裴光籍收拾着桌面,不经意的道:“其实不管是你躲得多么的偏僻,其实都是对自己而言的,只要是老师,只要站在讲台上,不管在哪里都能够看得到,不过是懒的说罢了。”

    吴越了然的点点头,突然回过神来,指着裴光籍瞪大了眼睛,“你,你什么意思,是不是说我连老师骂的资格都没有!”

    裴光籍摇摇头,扭头认真的看着吴越,“当然不是,我很荣幸的告诉你,以后你的一定相当的受老师的重视。所以你就不要吃醋了!”

    吴越:“……”‘呜呜,我错了还不行么,我可不想经常罚站呀!’想到这里,他倒是觉得之前不受老师重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反之那根本就是他应该梦寐以求的事情呀。

    不但是他们这里,全班的所有同学都开始对这位新来的老师进行探讨。班长裴光籍起身去上厕所,出了门口的时候,愣了一下,那位新来的女老师竟然就靠在旁边的墙上,嘴角还带着笑容。

    可是这样美丽的笑容,却让裴光籍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新老师笑着看了他一眼,伸出食指比在润红的嘴唇上,“嘘!”了一声,然后这才离开了。

    裴光籍看了看一无所知还在激烈讨论,讨论的内容越来越脱离现实的同学们,不由给他们点了根蜡。

    也没有了上厕所的意思了,裴光籍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吴越好奇的道:“你这么快就上完了?呵呵,听他们说,尿的时间越短说明人肾虚。”边说还挤挤眼,“我说你不是……呵呵,不要不好意思,你告诉我到底是谁,我不告诉别人。”

    裴光籍本来想要告诉他们的,现在只好微微一笑,干脆什么都不说了。

    看裴光籍这个样子,吴越也觉得没有意思,干脆闭上嘴,趴在那里悼念自己的逝去的好时光。

    回到办公室,年华刚刚坐下,旁边的几个老师就凑过来,热心的询问第一节怎么样,如果有什么不会的地方,可以去找他们等等等。

    年华笑着答应了,等这些人离开后,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一个人走了过来,将一杯水递给她。

    仰起头,年华这次笑的最真诚,“谢谢老师。”递给她水的正是郝卓,曾经她高中三年的班主任,不过现在已经是学校校长了。也是他邀请她来这里实习的。

    “怎么样,第一天当老师有什么感觉么?”郝卓坐到她旁边。

    年华喝了口水,看向郝卓的眼神充满了佩服,“老师,我现在才知道当时您的不容易,也多谢老师手下留情呀。我那个时候小动作也多的不得了。”

    郝卓哈哈笑道:“你现在才知道呀,你们以为我看不到,其实只要是不太过分的我都不会出声的。对了,刚才郝越还给我打电话来着,呵呵,说我把你给拐跑了,一个劲在那里骂我不够意思。”

    年华挑挑眉:“随他说去,我这几个月可是已经决定了要好好的抱老师的大腿呀。”

    ……

    很快时间就过去了一个礼拜,年华跟学生们也慢慢的磨合着,倒是没有出什么大矛盾。不管怎么说年华也是一个大美人,班上的男生还是比较吃这一套的,不会在美女老师面前露出什么不良行为。而女生们总是比男生老实好管的,头一个星期,班上挺安定的。也没有出现其他的被罚到外面的人。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了,那咱们星期一再见了。”年华拿起讲桌上的书走了出去。

    教室里的人看到她要走了,立刻就要欢呼,声音都到了嗓子眼了,年华又扭过头来,笑容灿烂:“大家要记得写作业啊!星期一自习课的时候,我要是看到有人抄作业……”留下了无限的瞎想,年华终于走了。

    班上的同学:“……”喉咙里的欢呼声直接就被咽了下去,取而代之的则是郁闷,呜呜,不要在这里开心的时候说不开心的事情吧。这可是盼了一个五天的星期天呀,好心情被年华老师的一句话给破坏殆尽了。

    吴越在那里愤怒道:“她是故意的吧,故意的吧!”

    裴光籍看了他一眼,然后背上书包毅然自己独自走了,他不想跟某个人走在一起了,怕拉低自己的智商啊,明摆着的事情,竟然还想了这么半天。

    “喂喂,你等等我呀。”抓起书包,吴越追了上去,“咱们商量商量咱们礼拜天要去干什么呀。”

    回到办公室,年华大声道:“我这次实习能够这么顺利多亏了各位老师了,今天晚上海天大酒楼,还请大家赏脸。对了,最好是带家属。”

    在这个办公室的老师没有一个不响应的,即使今天真有事情,那也都推了,这可是年华的饭局呀,谁敢不应呀。

    这里的老师不少都知道她的真实身份,都明白人家一根小手指都能把自己等人给按死,就算是不拍马屁也不能够得罪人家。

    更不要说年华相当的会做人,经常买一堆零食请各位老师吃,如果是其他人实习老师,他们或许享受的相当的自在不会放在心上,可是人家的身份摆在那里呢。年华这么做,这些老师只有赞扬的份。

    晚上的时候,所有被邀请的老师都到了包括现在的校长郝卓。

    这顿饭大家吃的是心满意足,年华本来的安排是吃完饭可以去K歌,却被他们给拒绝了。

    郝卓摆手道:“还是算了吧,这里有不少的老师都是拖家带口的,以后咱们有的是机会。”

    年华当然不会不从了,这样也好。将所有的人都送走了,年华这才晃悠悠的往家走去。

    她并没有住在山庄里,而是在距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小区买了套房子,不大,两室一厅,太大的她一个人住着也冷清。

    毕竟她也想要正经八百的实习,也不能够经常回京城,也想让展承泽不要太依赖自己,毕竟他不久也要上幼儿园了。而且以后毕业之后,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执行任务去了,一走就是好多天,现在就让他适应一下吧。

    虽然心里还是有点痛,不过这也是值得的。

    海天大酒楼距离年华的家有三里地,因为明天是星期六不用上课,不着急,年华干脆就晃晃悠悠的走着回家,顺便感受一下夜晚的小风吹在身上的那种舒爽的感觉。

    当然如果是换了其他女生的话,还是不要大晚上一个人这么慢悠悠的走,不过年华身怀绝技,碰到坏人的话……请我们为坏人默哀吧。

    这次很不幸有人还真的打起了年华的主意。这么一个身材超好,脸蛋超赞,气质更是出众的大美人,大晚上十点多独自一个人走在大街上,这不是引人犯罪么。

    就这样,有人忍不住了,三个人,上前将年华给围住了。

    “嘿嘿,大美人,这么行色匆匆是要去哪里呀?”堵在她前面的那位邪笑着道。

    还没等年华回答,她身后的有人迫不及待了:“老大你装什么斯文呀,赶紧将人弄到没人的地方,让咱们先爽一爽吧。”这位说话声音嘶哑的公鸭嗓,擦擦嘴角的口水。这么极品的美人太少见了,没想到今天竟然遇到了一位,厚厚,即使今天去死,他也心甘情愿了。

    剩下的那位看着四周警惕着。

    那位老大一听也是,伸手就要去拉年华的手,“嘿嘿,美人你还是不要反抗了。”

    如他所愿,这个大美人或许是吓到了,竟然乖乖的跟着他们走了,这更让他们乐开了花。

    “哈哈,大美人你可不要叫呀,就算你叫破了喉咙也没有人听得到。”

    年华心里呵呵直乐,这是多么经典的场景呀,我喜欢!快点,快点,再说一些经典的话。然后等他们以为自己就要得手的时候,自己再变身女暴龙,将这些人收拾一顿,哈哈,这是一个多么美妙的场景呀。

    笑容刚刚挂到脸上,年华的笑容就泄了下去,真是太郁闷了,竟然有人过来了,而且是她熟悉的人。

    “你们三个到底想要干什么,竟然敢光天化日之下想要为非作歹,真是大包天。”来人义正言辞。

    抢劫三人组,年华&跟这人一起过来的人:“……”齐刷刷的抬头看天,现在好像是深夜了吧,太阳在哪里呀。

    “……吴越拜托你想好了再说行么!”肖强都被他气死了,这是一个多么好的英雄救美的机会呀,现在他这么一说,气势完全没有了。

    那边最后一个人裴光籍咳嗽一声,抬起脑袋,锋锐的眼神冷冷的看着这三个歹徒,“你们现在把人放了,我们哥几个还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要是你们执迷不悟,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歹徒老大哈哈笑道:“你们这三个小子是看电视剧看多了吧,哪里来的这么多台词呀,哈哈,真是太好玩了。”说着笑容消失了,一手拉过“柔弱”的年华,一把刀子抵在了她的脖子上,冷笑道:“要是你们再敢多走一步,我就将这个大美女给宰了。”

    果然吴越三人投鼠忌器,根本就不敢动弹,只能够用嘴,软的硬的都说了。

    这下子两边算是僵持下来了,歹徒最后一人刚才一言不发,现在终于说话了:“这样吧,我看你们对她也挺有兴趣的,干脆你们也加入我们好了,这么一个大美人光我们享受实在是太可惜了!”

    瞬间附近的空气开始波动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