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五章 教训
    打算马上出手的年华,停了下来。

    大头身边的黄毛一把抻过大头坏笑道:“我说大头不要这么迂腐好不好,咱们那位大小姐可是说了,只要不把她整死随便咱们。”说着淫笑着对长毛道:“大哥,你是老大就由你来吃肉,我喝口汤就行了。”

    年华对他们嘴里的大小姐是谁心里已经有底了,但还是想证实一下,颤抖地问道:“是不是李静姝让你们来的。”

    长毛自认为年华已经是到了嘴的肉,毫不在意的回答:“没错,既然你明白,那我们真是没抓错人。”爪子就要往年华脸上摸去。

    得到答案的年华不再墨迹,伸手抓住长毛的手腕,一拉一折,耳边响起长毛杀猪般的惨嚎。

    脚尖点在他膝盖内侧,疼痛难忍的长毛跪倒在地。

    这些动作在大头他们看来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自己老大就倒下了。

    再看年华整个人煞气十足,眼睁睁看着老大被这个女煞星一脚踩在头上。

    黄毛咽咽口水,竟然撒腿就跑。

    年华对他的厌恶程度不下于长毛,怎么会看着他就这么跑了,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打在黄毛的左脚上。

    黄毛瞬间跌倒在地,抱着脚哀嚎,年华阴冷着脸把两人的手脚都卸掉。

    大头已经看傻了,直楞楞的看着向他走来满身杀气的人,腿肚子打哆嗦,尿意大作。

    他吓得闭上眼睛,等了半天也没感觉到疼痛,小心翼翼的睁眼一看,人没了。

    看着不住哀嚎的两人,他暗自庆幸自己没说什么过分的话,擦擦头上的汗水,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

    收拾完他们,年华看看时间已经不多了,赶紧跑着过去。

    当她面不红气不喘的进来考场的时候,被分在一个考场的李静姝手里的笔掉在了地上。

    经过她的时候,年华特意对她笑了笑。

    李静姝呆在那里,因为她听到年华对她说:“谢谢你了,我非常喜欢你送给我的礼物,大小姐。”

    揍完人后,年华自从重生以来抑郁的心情竟然不翼而飞,看天天是蓝的,就算看到李静姝都没有破坏她的好心情。

    两天的考试很快就结束了,考完最后一科,年华伸了个懒腰,最后一科是生物,她早早的就写完了,剩下的时间就趴在桌子上睡觉。

    由于考试之前班主任郝老师已经告诉他们返校的时间,最后一科考完,同学一哄而散。

    跟木晓莫丽丽约好一起去逛街的时间,年华背着书包回了政府大院,途中捡到双胞胎弟弟一只。

    “老姐老姐,你什么时候给我引荐引荐隐士高人啊?”年夏还惦记着呢。

    听着他在她身后絮絮叨叨,猛的转身,面容严肃地问他:“年夏,你真的想习武?你要知道习武的辛苦痛苦都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的,而且你的年龄也偏大了,更会是困难重重。”

    年夏被她的态度镇住,回家的路上认真仔细的考虑,最后在临近家门时肯定地说:“姐姐,学武是我的梦想,要不是老妈拦着我都去少林寺了,这次终于有这个机会了我是不会放过的。”

    年华从他眼睛里看到了执着,点点头答应了他。

    年夏高兴的蹦了起来,“太好了!”

    看到姐弟俩同时回来,沈茜高兴极了,马上打电话给年建国,让他晚上回家吃饭。

    接电话的是秘书李鑫,“沈处长,市长正在市委开会呢,您有什么事跟我说吧。”

    “没什么事,就是问问他晚上回不回家里吃饭,孩子们都考完试回来了。”

    作为年建国的李鑫当然知道年建国多么宠爱一对龙凤胎儿女,因此作为秘书对年华年夏的情况也非常上心,“考完试就轻松了,我这有几张演唱会的门票,都是朋友送的,明天我给您送去。”

    听着老妈跟李鑫在那客气,年华一拉年夏,两人悄悄地来到年夏的房间。

    一屁股坐在年夏的书桌钱,年华抽出张纸拿了个笔,写了起来。

    写完年夏拿起来瞧了瞧,阅读了一边发现,单个字他都认识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但组成句子之后,就看不懂了。

    求助年华,年华告诉他一个字,“背!这一千多字全部给我背过来,意思你现在还不用知道,不过古话说书读千遍其意自现,你努力吧!”

    “啊?老姐你玩我呢吧!”年夏愤怒了,作为一个文科生整天就是背这背那,好不容易放假了,还要被这篇不知所云的所谓秘籍!

    还没来的及抗议,年华接着道:“练武从明天早上开始,今晚你就跟我走吧!”

    年建国赶在吃饭之前回的家,晚上吃的饺子,沈茜还炒了几个菜,一家人围坐在餐桌旁有说有笑的。

    不过却从年建国的笑容中看出了一丝不对,担心地问道:“老年,我感觉你怎么心不在焉的,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年建国叹了口气,本来他并不想把工作上的事告诉家里人,现在沈茜问起,他也是不吐不快,“唉,有家名叫海右集团想在咱们市投资建厂!”

    “这不挺好么?”沈茜更加好奇了,海右集团可是全省数的着的大企业,“怎

    么,看你这样子,好像不愿意啊?”

    年建国点点头。

    沈茜皱着眉头说道:“有人来咱们市投资你可不能拦着,只要他不犯法不违规,咱们市政府就要支持!”

    年建国苦笑,“要是没问题我能不同意么?”说着叹了口气从口袋掏出一包烟,拿出一根刚要抽,左边伸出一只手把他嘴里的烟拿走,右边伸出一个胳膊把手里那一包烟抽走。抬头对面是自己老婆板着的脸,讪笑着把打火机放在她伸出的手心里。

    “你继续说!”沈茜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吩咐道。

    年建国明白孩子老婆是担心他的健康毫不在意地笑了笑继续说道:“海右集团是想在咱们临海市投资三个亿建化工厂,我已经请人帮忙调查过了,原来这个化工厂曾经建在平原省徐山市,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迁出来,而且今年三月份徐山市五十多人饮用水中毒,虽然没有公布饮用水的污染源,我想跟这个化工厂不无关系!”

    “我也跟书记汇报过了,可是他却一意孤行,反过来劝我,这是对全市的人们群众不负责任!”

    年华在旁边认真的听着,前世的她现在正在跟家人闹矛盾,根本不知道老爸是因为什么被人整下去的。现在看来跟这个海右集团一定有关系了,自己得想办法查查这个海右集团了。

    年建国跟妻子儿女唠叨唠叨,心情畅快了着,笑着问年华年夏,“你们两个寒假有什么计划?”

    华夏刚要张嘴却被年华抢在前头,“我们两个决定利用这个寒假锻炼身体,增强体质。”转头看向沈茜,“老妈,我俩决定这几天我们先住在阳光,等过年了再回来。”

    沈茜一听不干了,“这不行,我还想让你回来住呢,你可倒好把你弟弟还给拐走了。”

    沈茜说什么也不同意,年华看光用嘴说是不行了,拿了个品茶的小瓷杯,握在手心里,沈茜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刚要问,就见自己女儿手掌张开,一堆粉末掉了下来!

    其余三口都给惊呆住了,沈茜拉过年华的手仔细检查,完好无损,手里也没有机关。

    年夏拿起另一个一摸一样的杯子,吃奶的劲都用出来了,手都疼了,杯子还是杯子。

    年建国也试了试结果跟年夏一样。

    年华伸手拿起这个杯子,又一握,结果跟第一次一样,这一下子真的把他们都给镇住了。

    年华就把年夏帮她编的武林高手老爷爷的话复述一遍,沈茜一下子就信了,年建国身居高位知道这个古老的国家有很多神秘高手,他也信了!

    年夏被兴奋的沈茜打包扔给年华,她感叹道:“要不是我年纪太大了,我也一起去练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