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二十六章 后悔
    年华的爸爸是市委书记年建国?自己怎么没有调查出来,如果知道的话,他怎么会选那个小小年纪就水性杨花死于吸毒过量的李静姝,如果选了年华的话自己儿子可就是市委书记的女婿,那自己还不在临海市横着走了,不过现在还有几会,那个李静姝死了自己儿子现在可是一个人,请白旬英俊潇洒的模样还摆布平一个小丫头。

    陷入妄想的白望熹选择性的忘了自己已经得罪了年建国一家人,上前几步笑着道:“年华还认识叔叔么,咱们见过面的,我是你男朋友白旬的爸爸啊!”他知道年华十分喜欢白旬,儿子以前颇自豪的说过,只要自己有需要就算上刀山下油锅这丫头也心甘情愿。

    年华当然认识他,她还记得这位白望熹跟他老婆尖酸刻薄的嘴脸,望着他微微一笑,“当然记得白叔叔你了。”

    正在跟年建国汇报工作的洪副市长大吃一惊,没想到白望熹的儿子跟市委书记的女儿竟然是这种关系,他当然知道年书记有多么宠爱唯一的女儿,立马看白望熹的眼神就不一样了,不再居高临下。

    白望熹心情激动不已,可是年华接下来的话让他一身冷汗,“我当然记得了,我不过是跟白旬同学走的进了些,你们就找到学校,冷嘲热讽的,幸好白旬同学转了学,要不然我就没脸在学校呆下去了。对了,听说白旬的正派女友李静姝吸毒,不知道白旬吸过没?”

    听了年华的话洪副市长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棒打鸳鸯啊人家还不恨死你,看白望熹的眼神鄙视不已。

    白望熹被说的哑口无言,冷汗直冒,年建国沈茜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件事,沈茜脾气火爆瞬间火冒三丈,刚要破口大骂,被年建国拦住,沈茜回头她从来没看过自己丈夫这么难看的脸色。

    年建国从来没想过自己女儿还遭受过这样的事,不过身为市委书记的他涵养那叫一个好,即使心里已经把这人大卸八块,脸上只是难看,根本不谑搭理白望熹只是对傅少问道:“我们能把车开走了吧!”

    傅少在旁边早就大汗淋漓了,没想到这个衣着普通的中年人就是新上任的市委书记,虽然他刚才没有失礼,但毕竟这件事发生在自己店里,真是有苦说不出,正着急呢,听到年书记叫自己心中一喜,就拍人家不搭理自己,那样才是真的完蛋了。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我来帮您办手续!”傅少笑着赶紧道,众目睽睽之下他不敢直接送辆车给年书记,但可以打个折,比如五折,三折或者干脆一折。

    售车员慌忙道:“老板,年书记已经付过款了,手续也已经办完了。”

    傅少一听傻了眼,将功赎罪的机会就这么没了,但这人的脑瓜子非常好用,搓着手,道:“年书记我们这款车现在正在举办返利活动……”他话没说完就被年华打断了。

    “这位傅少,你的意思我们都明白,不过这回就算了。这车是我送给我老爸的礼物,你可不能抢!”年华摇摇手指。

    沈茜搂过年华自豪道:“我们年华年初的时候在股市上大赚一笔,孩子孝顺孝敬我们一人一辆车!”

    年华谦虚的低着头,道:“没什么,不过是赚了几千万罢了!”

    几千万?

    众人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高个子小姑娘,认真看来才发现这个小姑娘出落的落落大方,高挑的身材俏丽的脸蛋,竟然十分出色,白望熹肠子都悔青了,这样有钱有权的漂亮儿媳妇就被自己给丢了。

    洪副市长首先反应过来,赞叹道:“真是虎父无犬女啊,小小年纪就能如此出色,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傅少这时也反应过来,“是是是,年小姐巾帼不让须眉!”

    白望熹张张嘴,叹了一声闭上嘴。

    “老爸,这都中午了,咱们去吃饭吧!”年夏转头邀请,“洪叔叔傅少要不跟我们一起去吧!”

    洪副市长赶紧摆手,“不用不用,年书记平时工作繁忙,你们一家好不容易一起出来吃顿饭,我们就不掺和了。”

    傅少虽然可惜失去一次年书记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但是不能没有眼色。

    洪副市长傅少把年家一家人送了出去,所有人都有意的忽略了白望熹。

    等年家走后,白望熹无助看向洪副市长,“洪市长,你看我这……”

    洪副市长的脸马上拉了下来,冷哼一声,看都不看他一眼,快步走了。

    白望熹明白姓洪的是指不上,耳边传来傅少的声音,“不好意思,白总,我们店小盛不下您,好走不送了!”直接把他请了出去。

    白望熹回到家,他老婆看他不高兴,问:“你怎么了?”

    “你还记得年华么?”白望熹语气看似平淡。

    他老婆一听眉毛倒竖,“那个小。贱人去找你了?我就说她不是个好东西,哎呦,你打我!”她可不是善茬,上前就要挠他。

    “市委书记是她爸!”这句话一出,她当时就愣了,等她明白话里的意思后彻底傻眼了!“那那!”

    “那什么那,赶紧收拾东西,咱们去秦岛市,临海是待不下去了!”白望熹叹道。

    年华一家走的时候开的沈茜那辆宝马,还好不是上下班高峰,路上车辆不是爆满,在年建国的指导下,沈茜战战兢兢的上了路,年华年夏心都揪着。

    “老妈,就去前面那家麻辣烫吧,我想吃麻辣烫了。”年夏看到前面有家麻辣烫,赶紧道,他发誓在她没练好车之前他是不会再做她的车了。

    沈茜点点头,当她把车成功停在停车位时,她松了一口气,年华年夏也松了一口气,只有年建国面不红心不跳,姐弟俩对视一眼,挑起大拇指,佩服!

    下了车进了这家店,挑了个位子,一家四口分别去挑爱吃的菜,这家店是数签子的。

    年建国没有要酒,年华年夏一致要求回去的时候让他开。

    等服务员上底料的时候,沈茜好奇的问:“那个什么白旬是怎么回事?”没有一般家长的质问,很是随意。

    年华叹了口气,仰面四十五度,眼神迷离且忧伤,“谁年轻的时候没喜欢过一两个渣男呢!”

    “切。”沈茜一看就知道自己女儿根本没把那事往心里去,一般这样表现就说明事态不严重,也就放下心来。

    一家人吃了一个舒心愉悦温暖的午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