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四十四章 周大师
    薛铭文都要急疯了,找来几个大夫都是束手无策,一个个满头大汗,这也太奇怪了,哪个医生见过这样的湖怪事。

    “要不咱们还是找几个道士和尚做做法式驱驱邪?”陈诚本来不信这些,可是现在怎么解释?自己跟薛铭文这两个兜里装着护身符的人没事,其他两人却昏迷不醒,尤其是在看到平安符化为灰烬之后。

    “行!”薛铭文抹了把脸,他俩都是一夜没睡了,“咱们要不要通知黄海他们的家人?”

    陈诚皱着眉头,这怎么跟他们家人说呀,“要不先不跟他们说,老人受不了这样的事,等万一真的不行了,再说,你说怎么样?”

    薛铭文点点头,起身抄起钥匙,“我去找范林,这小子一睡觉就关机,应该还没起床呢,他认识的三教九流多,说不定认识真正的高人。”

    范林跟黄海也是死党,当知道发生什么事后,一拍胸脯,“放心,包在我身上,现在我就给他打电话。”

    “周大师,你好!我是小范啊,我一个朋友中邪了,请您帮忙看看。……谢谢谢谢!”放下手机,范林带着薛铭文接上周大师赶紧赶回去。

    周大师走进三人所在的屋子,就感觉到一股让人战栗的煞气扑面而来,赶紧掏出一把桃木剑逼退煞气。

    紧锁眉头,周大师走到三人身边,一一查看,嘴抿的越来越紧。

    站在旁边的其他三人的心都跳到嗓子眼,终于周大师说话了,“他们这是碰到鬼煞了。”周大师纳闷的道:“他们应该是在道路上碰上的,这种煞形成的条件有两个。”

    陈诚赶紧把周大师请到客厅就坐,端上上好的龙井和各种果品后,三个人围坐在周大师身边。

    周大师端起茶润润喉咙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放下茶杯继续说道:“第一个条件是那个路段必须发生过惨烈的车祸,有两个以上的人当场死亡;二是必须发生在凌晨零点一天里阴气最终的时候。这两个条件缺一不可,就算这两个条件都具备了,形成的几率也不大,因此这种鬼煞很少。”

    “不过鬼煞出现一次就会伤一次人命,遇上的人没有活下来的,死去人的怨气又会融进鬼煞中,而融合需要一段时间,因此会消失一段时间,再次出现的时候威力会更加的大。而如今你们的朋友没有死隐藏在他们体内的一部分鬼煞气回不到母体,那那条道路上的鬼煞气就会暴动,现在是白天还是艳阳高照的晴天,那条路还算安全,等太阳落山后经过那段路的人可就危险了。”

    陈诚薛铭文面面相觑,再一次感谢年华,这可是救命之恩啊!

    “对了,他们是怎么回来的?”周大师好奇的问道。

    “其实,当时我俩也在车上。”薛铭文回答道。

    “什么?”周大师失手打翻茶杯,不敢置信。

    陈诚出来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同时把平安符拿出来递给周大师,“这是我一个朋友送给我们的,她说是从庙里求来的。”

    周大师接过平安符问道:“是从哪里求来的?庙里?一般只有没什么本事的小庙小寺才用这种三毛钱一个的流水线制品。”

    说完倒出里面的灰,惊讶的“咦”了一声,这一点点灰洁白如雪,还带着一点点与众不同香味,这种香味代表这个廉价的平安符包里放着真正的有效果的符箓,周大师闭着眼睛手指捻着灰,思考这是哪位符箓大师留下的,在自己印象里,整个华夏大地能画出威力这么大的纸符的大师,不出五人,而这五人里大多自己都熟悉,到底是谁呢?

    陈诚薛铭文发现他们忘了一个重要的事,从出事到现在太紧张了,然后他们根本忘记问了。

    陈诚赶紧拿出手机拨了过去。

    听陈诚说完,年华愣住了,因为送出去两张多余的平安符竟然救了他们的命!她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说开心吧,有那么一点点,更多的是啼笑皆非。

    当陈诚问她从哪里求来的平安符时,她脑袋有点疼了。

    她其实不太在乎其他人知道她精通符箓,但她不希望传出去后无数的人来她家求符,看起来她要想个办法。

    年华决定放大制符的难度。

    告诉陈诚她会带着制符的人同去,就放下了手机。

    有了办法的年华带着她画纸符的工具直接上门。

    开门的陈诚一见是年华高兴极了,伸着脖子向她身后看,可是空无一人,“年董,那位大师呢,怎么没跟你一起来啊?”

    年华一把把他推进去,拍拍自己胸脯,“就在你面前!”

    “什么?”陈诚吃惊之下被推了个正着,踉跄着后退几步。

    薛铭文范林也是不敢相信,而周大师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围着她转了好几圈,嘴里不住念叨着,“奇怪了,怎么算不出来呢。”在得知眼前的少女就是制符人时,眼前一亮,他认为她一定有个厉害绝伦的老师,帮她遮掩了天机。

    “这位大师……”年华被他看的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别,你可以叫我周大叔,这符是你制的?”周大师拿着平安符问道,年华点点头,“没错。因为他俩是我的好友,所以就送给他们保平安。”

    “小姑娘心地真好,这么一张平安符很多人求都求不来,上次一个富商拿着一张五十万的支票去找老王,老王都没答应。”周大师赞叹道。

    年华正色道:“虽然这两张平安符得之不易价值不菲,但人命比天高!”其实她心里乐开了花,暗道,只要自己有充足的精神力制符还不是手到擒来,现在的自己一天可以制作十多张平安符,就算是三级符也可以制作三张了。

    周大师却很吃这一套,其实他是华夏有名的占卜大师,平时喜欢游山玩水,这次是听说几个月就风靡全国的桃花醇酿就出自临海,因此就来了这里,而范林的父亲跟他有些交情,来一趟临海怎么能不看望老朋友呢,这样范林也知道他来了。

    “难道制符非常困难?”陈诚问道。

    周大师点点头,“当然了,如果拿张纸拿支笔沾点朱砂画一画就是符,那只是一张毫无效力的鬼画符而已。真正的符要在画的时候引入先天之气,而且引导的时候极耗精神力,一般人的精神力连最简单的也支持不住。而大多数的符师一天只能画一张最简单的而且还有极大可能是当时就爆裂成灰。”

    陈诚等人这才知道那两张平安符得之不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