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五十五章 病因
    萧南英是华夏国著名的大国手,今年已经八十有余,手下收了好几个徒弟,大多功成名就,现在的萧南英已经退休在家,轻易不会帮别人看病,这次要不是因为欠朱老爷子一个人情,说什么也不会大老远的从首都跑来香港。

    萧南英的手搭在朱晴水的胳膊上,立马皱了皱眉头,沉思片刻,旁边的朱家人虽然急切想知道病因,朱长久挥挥手不让他们打扰他。

    片刻后,萧南英翻看下她的眼睑,又摸摸胳膊腿,最后叹了口气,原来如此啊。

    朱盛世赶紧问:“萧老先生,我女儿到底得了什么病啊?”

    萧南英低头在朱长久耳边低声说了句话,朱长久让为在病房的人都出去,只留下朱盛世一家跟老二朱盛昌一家。

    “萧老,现在可以说了吧。”朱长久也迫切希望知道是孙女是怎么回事。

    萧南英擦擦手目光悠长回忆道:“我第一遇到这种情况还是六十多年前了,那时正值咱们华夏最乱的时候,我有兴跟着我的师傅见识过跟这一摸一样的病例。”顿了顿才接着说:“其实这根本不是得病了,而是被人点了穴道!”

    在场的朱家人一听都懵了,“点穴?”不敢相信的看着萧南英,“那不是电视电影武侠小说瞎编的么?”

    萧南英摇摇头,“其实点穴是真实存在的,不过现如今的武林中人除了顶尖高手,其他人可不会,就是不知道你们丫头是得罪了哪位绝顶高人,才点了她的穴道。”

    这回更蒙了,什么?还出来武林了,不过朱长久朱盛世朱盛昌却是一脸的凝重,他们多多少少知道一些普通人不知道的事,武林就是其中一件,不过这些事在香港上层社会不是秘密。

    朱晴山连忙问到:“萧爷爷,那这点穴可以自己解开还是必须让出手的人解开。”

    萧南英轻捋胡须坛道:“有的简单的能随着时间的推移,一般两三个自己就能解开。”

    朱家人一听松了口气,太好了,可是萧南英接下来的话又让他们放下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但是,她所中的不会那么简单,我建议你们还是快去寻找那个高手,请他原谅她解开穴道,一定要快,如果超过四十八小时还没解开,令千金可就危险了。”

    到底女儿得罪了谁?自己的孩子自己知道虽然在家乖巧听话可到了外面仗着朱家可是横行霸道啊,谁知道到底是因为得罪了谁招来这场祸事。

    朱家人在那苦思冥想,拍卖会结束后,婉拒了李菲菲的邀请。带着年夏沈妙妙回了宾馆。

    跟他俩道了晚安,回到自己房间的年华挂上窗帘,拿出一块羊脂白玉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就见在白玉正面雕刻了一个非常复杂的图,年华虽然不认识但直接认为跟符箓有关,但她的记忆中却没有相关信息,最后只能放在一边,不过单单论这块羊脂白玉也不错,找了根红绳穿过白玉的孔洞,戴在脖子上。

    就在她照着镜子臭美的时候,手机响了,一看笑了,是木晓。

    “原来是木女侠啊,你怎么知道我这个手机号的?”

    “哼!”木晓冷哼一声道:“我说你怎么一放暑假就没影了呢,原来是跑到香港玩去了,要不是因为打不通你的手机打了你家电话,你妈妈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呢!你太过分了,竟然不带着我!你对的起我么!”

    听着木晓的控诉,年华偷着乐,不过当然嘴里还的解释:“考试前你不是说打算考完试去首都看展青峰么?我寻思着憋了这么长时间,你肯定考完试就去看人家了。”

    听到年华的话,木晓尴尬的哈哈两声,她的确是去了首都看展青峰昨天才回来的。

    理亏的木晓赶紧说出她找年华的真正理由,“咱们的期末成绩出来了,我还是老样子,年华你进了全校前十名了,恭喜恭喜。”

    年华一听也挺高兴,这下老妈不用逮着她就唠叨,让她努力认真学习,少搞着乱七八糟的东西。

    两人又聊了几句就放下手机,年华坐在床上想自己下一步怎么办,香港的大多数地方已经布满他们的脚印,各种小吃也品尝了不少,这两天就去澳门吧!

    第二天吃完饭的时候,年华把计划跟他俩提了提,年夏第一个同意,“行,太好了,咱们今天就去吧!”年夏一直对澳门赌场怀有极大兴趣。

    沈妙妙也点头同意。

    年华一看全票通过,拿出手机打给李菲菲,作为来到香港后交到的第一个朋友,走的时候怎么也要通知一声。

    “什么?你现在就要走?”窝在床上的李菲菲一下子就清醒过来,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武林高手,自己还打算跟在她身边好好讨教,说不定什么还能学几招。

    在年华的一再劝说下,李菲菲打消跟着去的念头,失望透顶的放下手机。

    正趴在床上郁闷呢,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大小姐,老爷让您下去,有客人来了。”

    等李菲菲穿好衣服下来时,就看到朱长久跟自己爷爷说话。

    听到下楼梯声,朱长久抬头一看,李家的那个大小姐下来了,微笑道:“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几年不见菲菲长成大姑娘了。”

    李菲菲装作不好意思的依偎在李生身边,“朱爷爷过奖了!我可及不上朱晴水!”

    一听朱晴水,朱长久的心抽动的疼,自己孙女到现在还没醒呢,要不是听孙子说那个人最后跟李菲菲走了,他才不会来李家呢,不过一切为了孩子。

    “昨天跟你一起走的女孩住在哪里,我想去拜访一下。不知道她住在哪里?”朱长久上来就问,孙女还躺在那等着呢。

    “年华?今天早上她跟我说今天要去澳门。这都过去一个小时了,不知道他们走了没。”李菲菲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

    朱长久长出口气,总算有线索了,“那你能不能把手机号码告诉我。”

    “这!”李菲菲犹豫了,最后道:“没经过她的同意这可不行。不过可以用我的手机拨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