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六十一章 赌局
    年夏回头一看笑了,“老……老哥,你怎么来了?”差点就说错了,要不是老姐掐了自己一下,自己就露馅了。

    年华点点前面,年夏才想起来自己刚才可是中了,满怀期待的看着荷官用黑色木柄把三个筹码拨到他面前,现在他一共有六个百元筹码,才这么点,年夏又落寞了,刚才自己怀里揣着一百个筹码兴冲冲的跑到这里,一开始还赢了一把大的,一百个筹码变成两百个,可是从那次以后形式急转直下把把输,没有一次赢得,难道自己的运气已经用完了?年夏苦逼的想。

    苦逼的年夏手里只剩下三个筹码,而这个台子的最低赌注就是三百,他本来打算输光了就去找老姐,没想到被老姐这么一整自己竟然赢了,可是这也跟一万差的多的多啊!

    年华站在年夏旁边,这才发现赌大小不只是赌大小,还可以赌三个骰子加起来的数字;可以赌每个骰子是什么,这叫三军;可以赌三个骰子的数字是不是一样,这叫全围;还可以赌这三个一摸一样的骰子的具体数字,这叫围骰,是赔率最高的达到了一赔一百五十。

    这时荷官已经从按钮上放下手,“买定离手!”

    年夏在这之前每次下的时候都干净利落脆,谁让他以前没接触过呢,干脆靠直觉,这回也不例外,想都没想直接把三个筹码扔到十三上。

    这回年华没有透视,她也跟着在十五上扔了三个百元筹码。

    姐弟俩小声在那讨论,突然年夏只感觉身后有人大力推搡他,回头一看,两个保镖样子的大汉打算把他推到一边去。

    “你们干嘛?”年夏怒目而视。

    这两个保镖也是吃了一惊,别看这小子看着单薄,力气可不小,他们两个人都没把他整走,不过就算这小子有三头六臂,自己身后有少爷看着,那也得想办法把这小子整走。

    这个赌场明文规定不能打斗,人家赌场的老板实力之大,自己老板拍马也赶不上的。那么硬的不行咱来软的,保镖甲从兜里掏出一个千元筹码,商量道:“兄弟,能不能行个方便,我们少爷每次来都坐这,你看旁边桌子上还有空地,你能不能让让我们少爷。”

    保镖甲软了下来,年夏也不是那么斤斤计较的人,脸色缓和下来,刚要叫着年华离开,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TMD,你小子拿着老子的钱给这个小瘪三,草泥马,我给乞丐都不给他。”说着这人一脸鄙视的看着年夏,“你这种大陆仔老子见多了,手里没钱还学人家来赌场,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不要丢人现眼了,TMD。”

    年夏在听到他骂自己妈的时候就开始怒火中烧,双手紧握,咬牙就要冲上去揍他,却被年华拦住,“老哥?”

    年华当然不是不生气,相反她就要气炸了,不过她比年夏多了一分理智,把年夏拉到身后冷冷的看着这人道:“你是谁?”

    “哈哈!又出来个小瘪三,老子是香港卓家的大少爷。”这位卓大少也就三十多岁,面色苍白眼底发青嘴唇发紫,双腿无力,一看就知道是酒色之徒。

    卓大少上下打量着年华,意外发现眼前的这个年轻男子长得非常有味道,看着他心里就跟有几个小爪子在胡乱挠动,那个痒痒啊。他是个双性恋,以前没少祸害漂亮小男孩,可是他老爸有钱有势一一摆平,这两年为了少点麻烦该玩弄小明星。

    “小子,看你穿的不错,下手却小气,是不是来掉凯子的,干脆跟我得了,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疼爱你的!”色眯眯的看着她不说,竟然还上了手,朝着年华的脸就摸了过来。

    年华怒急而笑,这人真是不知死活啊,歪头躲过这人的爪子,卓大少的脸沉了下来,年华对他微微一笑抬手握住他的手,卓大少的脸立马多云转晴,嘴里发出“嘎嘎”的笑声,可刚发出没两声笑声就变成了惨叫,“啊啊,放开我,疼死我了,你们两个笨蛋还不赶紧把他给我宰了!”卓大少疼的要死要活的,“给我杀了这个贱。人!”

    年华眼中闪过一道厉光,都这个时候了不求饶不说嘴里还是不干不净,扬起“啪”的一声,卓大少左脸上出现一个殷红的五指手掌印。

    卓大少被打蒙了,眼睛直直的看着年华,不敢相信竟然有人敢打他耳光,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

    直到年华放下他退后一步双臂环胸就那么看着他,良久他才缓过来,用手指着年华狠狠道:“混蛋,有种你再打我一下试试,我老爸可是……”

    “啪!”又是一声脆响,右脸又出现个掌印,这回好了,一边一个正好对称,就跟用尺子量过一样,不偏不倚啊!

    傻了,真傻了,真是被吓傻了,保镖甲保镖乙心里明白要保护卓大少,可是被那人充满杀气的眼神扫过,身体就像被冰封住了一样,根本动不了了。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荷官的声音就像开关一样,卓大少保镖甲保镖乙同时清醒过来!

    卓大少这才感觉到自己脸上钻心的疼痛,碰都不敢碰触,而且脑袋还一阵阵肿痛。

    “你们两个把她给我抓住!”卓大少恼羞成怒吩咐保镖甲乙,嘶吼道:“给我抓住他!”

    保镖甲乙对视一眼不情不愿的走到年华面前,说了声“得罪了!”就攻了过来。

    在其他人眼中的威力十足的攻势在年华眼里破绽百出,两个连不入流都不是保镖实在是太弱了。

    他们这么一闹,附近的人都跑来围观,指指点点。

    周围人都没看清楚,两个保镖就已经躺倒在地,年华看都没看他们,又一次抓住不断后退一脸惊恐的卓大少,这回卓大少那早就生锈的脑袋瓜终于转了一转,终于明白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了!

    指着年华的鼻子,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谁成想他竟然转身就跑了,连两个保镖都丢在这了,当然没有忘记那个经典的台词,“小子,有种你在这等着!”

    年华毫不在意,年夏脸上满是崇拜,老姐真是太牛了。

    当然他们这里那么大的动静早就惊动了赌场的巡场人员,不过因为事态的发现太过迅速,他们还没到呢,事情就结束了,不过躺在地上的两个人还是表明这里出现了暴力事件。

    但由于暴力事件中其中一方已经离开赌场,躺在地上的两人也惊喜的发现刚才一动不能动的身体完好无损,一溜烟也跑了。

    巡场人员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对双方做了口头批评教育就走了。

    这种批评年华根本不放在心上,沈妙妙也找到了他们,“我说,这里怎么围了这么多人,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啊?”

    年夏凑到她耳边一五一十的说了一边,谁想到沈妙妙听完捂着嘴偷偷乐个不停。

    “你这是怎么了,我讲的很好笑啊!”年夏怒了。

    沈妙妙赶紧摆摆手,在他耳边小声道:“不是你讲的好笑,而是我想起一件事情,你说咱们老姐穿女装的时候根本没什么人追,怎么换上男装了,行情一下子就长了这么多。”

    年华的耳朵多么灵敏,这一刻恨不得堵上自己的耳朵,什么叫女装时行情不好,要知道现在每次上学书桌里都会莫名多出几封粉红色的匿名信,虽然只是一开始的时候看了两封后面的一律不看,

    沈妙妙不知道年华耳朵灵,年夏可是知道的,一把捂住沈妙妙的嘴,就怕从里面再吐出更加犀利的话。

    原来的桌子上早就没了位置,年华带着两人去了隔壁赌大小的台子,看他们过来,这个桌子上的人们瞬间让出好几个位子。

    年华年夏一人选了一个地方,其实还是挨着,沈妙妙身上已经没有筹码了,就站在他们两人身后观战。

    年华没有用透视符,而且用了江湖上流传下来的听风辨音,闭上眼睛仔细听着骰子在骰盅里翻滚的声音,等骰子停下心里有个三个数字,二,三,五掏出一个千元筹码放在十上,等荷官把黑色罩子打开,里面的确有个二点和一个五点不过最后的那个却不是三,而是另一个五点。

    没有猜对年华却豪不气馁,这回她也不在放筹码了,只是暗暗在心里记上听到的数字,然后骰盅里的骰子做比较。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多次努力终于掌握不同点数的不同声音。

    而年夏就跟陪太子读书一样,只压大或者小,竟然奇迹的弄了个收支平衡,筹码一直维持在三个或者六个上。

    年华也不告诉他,要是都知道了也就不好玩了,玩这个不就图个新鲜快乐么!再说了不过是几个筹码自己还是输得起的!

    沈妙妙在一旁看的也是眼馋的不行,可是她手里已经没有筹码了,又不好意思管年华要,虽然她不说可是也明白这次港澳游老姐花了不少钱,单单给自己花的就有五十来万了!

    年华当然看出了她的想法,笑着把一把筹码塞给她,“好了,你替我玩吧!”

    沈妙妙看看手里的筹码再看看她,趁着她不注意,在她脸上印了一个红唇印。

    年华愣了一下,然后哭笑不得的拿出纸巾把唇印擦去,这也就是自家亲人要是陌生人的话,说不定这个放肆的人就要去医院了。

    这一幕在年华姐弟三人眼里不过是亲情的表现,但是这一幕落在其他人眼里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这两个人都是年纪轻轻,一个帅气如黑马王子面上谦逊其实骨子里肆意高傲,另一个娇媚可人明明是朵红玫瑰却还带了丝百合的纯真,真是要了人命了。

    在场的人瞬间分成两派,男人看年华的眼里那是藏不住的羡慕嫉妒恨啊,而女人看沈妙妙的眼里就只有**裸的嫉妒了。

    沈妙妙跟年夏嘀咕一阵,两人开始分头行动,也就是你赌大我就赌小,你赌小我就赌大,赌的金额也一样,最后两人原来一共有多少钱,n次后还是多少钱。

    年华无语了,不过看两人玩的这么happy,无奈的摇摇头,起身去服务台又换了六万百元筹码,既然来玩一次还是开心的吧!不得不说不要看年华轻易不会给自己添东西,但她对弟弟妹妹尤其是弟弟年夏那简直就是溺爱了,从年夏刚刚十六周岁,她就操心他的未来住房问题上可见一斑,千万豪宅说买就买,干脆无比连想都不想。

    一路带着微笑收获无数粉红的年华再看到眼前一幕时,火冒三丈。

    时间回到年华刚刚走后,年夏虽然不知道老姐干嘛去了,不过作为一流高手的老姐根本不需要担心相反还要为其他人担心。

    “诶,老哥呢。”好几分钟后沈妙妙才发现年华不见了。

    年夏眼睛盯着骰盅道:“刚才老哥说有事就走了,不过临走时让我们不要乱跑,她一会儿就回来,要我说她肯定是上洗手间了。”

    沈妙妙一听也是人有三急,就是美丽大方英明神武的姐姐大人也逃不过去,不吃不喝不拉不尿的除了没看见过的神仙那就是死人了!

    两人自认为知道年华的去向后,就把她丢到天边去了,继续他们的赌博事业。

    要说这两个孩子的素质非常不错,有点人一接触到赌博就会沉迷进去,他们虽然玩的开心不过也知道分寸。

    他们玩的开心可是有人不开心了!

    卓大少被年华两巴掌扇跑后,越想越不是滋味,越想越憋屈,越想越是气愤,最后决定一定要找回场子,卓家大少被人大庭广众下扇了耳光还不还手,这可不光让他丢了脸面,这丢的可是整个卓家的面子。

    本来想找人堵在赌场门口尾随等到了没人处,直接把那两个人打晕带走,到时候那两个人是死是活还不是自己说了算,眼前浮现出那个人的用眼角余光藐视自己的样子,下身竟然硬了,不得不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有m属性。

    正在他不断意淫一脸淫荡表情时,手机响了,被打断后心情极度不好,可当拿出来一看是屏幕上的来电人是谁后,心里是一阵打鼓,有心不接还不敢,接吧还有点发怵。

    左思右想间,手机不想了,刚舒出口气,决定今朝有酒今朝醉,努力把刚才那通电话忘记,手机又响了,铃声就跟催命符一样,看着手里的手机一咬牙一跺脚还是接吧。

    “父父亲,刚才手机静音了我没听到,您有什么事?”

    “是么!”对面冷哼一声,“你打算怎么办?”

    “什什么啊,我不懂您的意思!”卓大少鸵鸟的决定瞒过一时是一时。

    卓董事长差点给气吐血,他一直知道自己这儿子不聪明,今天一看原来根本就是个白痴,自己都问的这么清楚了,他还以为自己不知道在那隐瞒呢!要不是自己就这么一个儿子还是四十才得的,真想撒手不管。

    小时候还是挺可爱的怎么越长越脑残呢,都是家里那对婆媳惯的,不通人情事故不说还到处闯祸,这小子从小到大不知道惹了多少事,都是自己身后给他收拾烂摊子,本来想给他个教训让他知道收敛,没想到刚开了个头,家里的那两个女人就不干了,老的要上吊小的要喝药,怎么办?没办法!

    这回要不是保镖甲机灵即使告诉自己,以自己这小子的性格说不定,闹得满城风雨后,自己会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这件事发生在澳国赌城那种非常开放的地方,好多的香港富豪闲暇时都会去那里玩几把,其中就有不少自己家族企业的合作伙伴,身为卓家的下代掌权者被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打了耳光还不敢还手,这被其他人看到都会认为卓家后继无人,说不定明天卓家的股票就会暴跌,一定要像个方法在大庭广众之下挽回脸面。

    “行了,你就不要装了,我已经都知道了!”卓董事长冷声道。

    卓大少这次不干了,“父亲,你又在我身边安插人手!”跟在自己身边的人除了保镖甲就是保镖乙一定是他们中间有人告密了。

    卓董事长都快被他打败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计较这些微末之事,真是太小家子气了,“哼,我还用在你身边安插人手?你的那件好事已经传遍香港了!”

    卓大少这才知道害怕,“那那,我怎么办?”他顿时没了主意。

    叹了口气,卓董事长道:“一会儿我给徐陈刚打电话,他可是赌术高手,你带着徐陈刚去找打你的那个人,就跟那个人说你们两个是在赌场节怨,就要用赌场的方式解决,你们两个在众人面前约定谁输了就要当面向赢得那个人鞠躬道歉。”

    “可是可是我不会啊!”卓大少去赌场的次数不少,赢了的次数屈指可数。

    卓董事长已经没有力气跟他生气了,“我不是让徐陈刚跟着你么,他会小声告诉你的。”

    放下手机卓董事长又给徐陈刚打了电话,几年前他曾经帮过徐陈刚一个大忙,以前徐陈刚落魄的时候卓董事长就当做好事了,没打算要他报答,现在的徐陈刚遇上了伯乐,被澳国赌场的大老板聘请为赌场的经理,负责整个赌场的运作。

    徐陈刚也知道了这件事,当卓大少一进赌厅他就知道了,不过看他身后跟着两个强壮的保镖也就没在意,谁能想到就这样竟然被一个瘦弱的年轻人给打了,还是打在脸上。等他知道这件事后,这位大少爷不知道跑到哪去了,而且大庭广众之下自己也不好直接对人家做什么,这刚想要给卓董事长打电话,人家就给自己打过来了。

    一接通电话徐陈刚就连连道歉,也打消了卓董事长的一些对他的怨气,可不是么,那澳国赌场可是你主持的,我儿子可是在你那一亩三分挨打的!

    当卓董事长把自己的想法跟他一提,徐陈刚沉吟片刻还是答应了,只要做的小心一点应该没有人能看的知道。能这么简单的还了他的人情,还是挺划算的。

    得到徐陈刚肯定的,卓董事长放下一半的心,又打电话给听消息的卓大少,让他赶紧去找徐陈刚,具体做法还是让他们自己去想吧,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按按眉头,怎么总是有种不安的感觉,总觉得要有事发生,难道是儿子那里?不应该,卓大少不行,徐陈刚那可是个七窍玲珑心,要不然也做不到赌场经理!那难道是生意上的事,放下卓大少,卓董事长开始琢磨心里不安的来源。

    那边卓大少顺利找到徐陈刚,两人商量了下定好计策,当然大部分都是徐陈刚再说卓大少听着。

    挥手叫过一个手下,在他耳边说了句话,手下点头出去,卓大少竖着耳朵想听清楚他们说什么,但他们声音太小什么都没听清楚,撇撇嘴嘟囔了句话,正好被徐陈刚看到,徐陈刚叹了口气,也没说什么,有这么一个儿子白费了卓董事长的一片苦心啊,还好只要帮他做了这件事自己的恩情也就还上了,卓董事长在的时候自己可以继续跟卓家走动,等他不在了,自己肯定躲着卓家远远的!

    不多时那个手下又进来,刚想小声告诉徐陈刚,徐陈刚摆摆手道:“不用了,这件事关乎着卓大少,你大声说没关系!”手下把年华所在告知徐陈刚。

    徐陈刚叫着卓大少下楼往年华所在的地方走来,可是很不巧的是正好年华去服务台换筹码去了,他们扑了个空。

    不过卓大少记得现在赌桌前一脸笑容的小子跟那个打自己的小子是一起的,之所以挨打有一部分还是因为跟这小子抢地方。

    卓大少从来就是没什么大脑,脑容量还不如一个猴子,一看到年夏热血就泳到脑袋里,脑袋一热把跟徐陈刚商量的是忘得是一干二净,冲动之下挥拳头揍年夏。

    还好徐陈刚一直注意着卓大少的动作,及时让左右手下把他给拦住。

    年夏听到动静,回头一看认出了卓大少,这不是打算抢自己的位置却没成功却被老姐扇了两个耳光丢下两个保镖一溜烟跑了的那个色男么!

    年夏之所以一眼认出来是因为他脸上的那两个巴掌印实在是太明显了,要知道打的时候年华就用了巧劲,会不会更疼还两说,不过那叫一个红啊。

    其实来之前卓大少已经想尽办法来遮掩了,奈何什么办法都不管用,还请来了澳门著名的化妆大师,最后大师也是无能为例。卓大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更是恨上年华了,来的路上心里就想各种酷刑甚至是满清十大酷刑,恨不得挨个给他用上。因此在只看到年夏这个无辜的人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年夏装作不经意的往旁边动了动,拉开与沈妙妙的距离,他是打算造成跟沈妙妙不认识的假象,毕竟现在老姐不在这,而对方有六七个人,还都是彪形大汉,自己虽然练了一段时间的武,可是没什么打斗经验,估摸着三个没问题,四个大约也可以,五个就不行了,可就算自己打败五个剩下的那两个人控制住沈妙妙那也没什么问题啊。

    年夏故意藐视的看着卓大少,“你怎么又回来了,刚才没挨够打啊,你看你现在还带着高原红呢,等等休息休息,脸上的巴掌印下去后你在来吧。”

    卓大少挣脱开拉着他的两个人,一脸鄙视的看着年夏:“你是看着老子来的人多怕了吧!我高诉你,大陆仔”他指着年夏的鼻子恶狠狠的说道:“你感觉把那个人给我交出来,要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听到卓大少说出“大陆仔”这句话徐陈刚皱了皱眉头,他也是大陆人,最听不得这种充满高高在上和藐视的话语,要不是看着卓董事长的面子上,自己都想找人揍他一顿了。

    年夏听到他的话哈哈一笑,“我说卓大少,你敢自己来么,你带着这么多帮手威胁我,我好怕怕啊。”双手抱胸做了个怕怕的动作。

    这时他们这的吵闹声早就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注意力高度集中的沈妙妙也发现怎么身边没人了,又看到同桌的人都往她身后看,她也回过头去,愕然的发现争吵的其中一方竟然是自己表哥年夏,一把扔了自己的筹码就跑了过去。

    年夏本来就用余光瞄着沈妙妙,背在身后的手不停的跟她打手势,沈妙妙也看到了,也明白他的意识可是让她扔下表哥一个人她也做不到,可是就算自己冲上去,自己也是个白给的,看起来只有去找老姐了。

    沈妙妙后退几步淹没在人群里,等看到没人注意自己时,拎着裙子跑了,可是她实在是太慌张了,根本就是随便找了个地方就钻,最后竟然发现自己迷路了。

    而就在沈妙妙跑出去的时候,年华从另一个方向回来了,一眼看到被好几个壮汉围住的小弟,眼睛危险的眯了眯,拨开人群走了进去。伸手抓住离年夏最近的一个人的衣服,直接给甩了出去。

    徐陈刚在看到年华的第一眼瞬间瞳孔放大,虽然这个人极力掩盖身上属于武者的气势,可是同为练武之人的徐陈刚一眼就看出这人不是池中物,自己对上他竟然毫无胜算,自己可是三流高手大圆满,难道说眼前这个不过二十一二最多不超过二十三的年轻人竟然已经是二流高手了!想想现代华夏武林史上,突破到二流高手最年轻的是二十年前少林武僧梦无!但他的年纪也已经二十九岁了,这是从哪里冒出的妖孽啊!如果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已经是一流高手了,下巴都得掉下来。

    徐陈刚在看到年华的第一眼就知道幸亏自己刚刚在卓大少出去化妆的时候又跟卓董事长通了次电话,把自己的计划说给他听又把卓大少的计划告诉他,卓董事长完全支持自己的计划,卓大少的计划在大庭广众之下根本完不成不说还容易造成诟病,现在一看就算实施了卓大少的计划根本也奈何不了人家,说不定人家一气之下毁了澳国赌城也是可能的。

    而徐陈刚的计划其实跟卓董事长想的大致一样,光明正大的赌上一赌,当然光明正大只是明面上的,他早就偷偷摸摸在卓大少的耳朵里放入一个微型耳机,明面上跟年华赌的是卓大少,其实暗地里是徐陈刚,可是现在徐陈刚犹豫了,自己也是听声辨骰,可是人家可是二流高手,自己在人家面前可是不够看的,现在自己依仗的不过是听骰子的熟练度,而且为了一个白痴卓大少得罪一个前途无量的神秘高手,有点不划算啊,可是转念一想自己也不能为了自己的顾虑不顾卓董事长的恩情,罢了,我辈练武之人讲究一诺千金,能帮还是帮帮吧!

    想到这徐陈刚抛开一切顾虑,上前一步双手抱拳:“不知道前辈驾临,有失远迎,请前辈见谅啊!”

    年华看了他一眼,原来也是练武之人,竟然人家礼节这么周全,自己也不能失礼不是,抬手还了一礼,不过相对徐陈刚的郑重,年华的礼就随意多了。

    现在的武林中人也讲究先礼后兵,这礼行过了接下来就要动真格的了。

    卓大少一看年华来了那是痛恨中夹杂这兴奋,一想起一会就可以把这个男人随意摆布他就兴奋的不可自制,嘴角刚要裂开,牵动着脸上的伤口,又想起这人带给自己屈辱,整张脸都扭曲了。

    “哈,大陆仔我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跪在地上爬过来,再舔舔老子我的鞋,我放过你不说还会把你放在心头上,你想要什么就给你什么,只要把老子我伺候好了,我可以把你捧红甚至捧成天皇巨星。”说道最后还不由自主的伸出舌头舔舔嘴唇,那双眼睛也一个劲的往年华的腰身臀部瞄去。

    看到他这样,徐陈刚终于知道为什么这小子被打的这么狠了,的确是欠教训啊!

    年华对他说的话就跟没听到一样,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这位猥琐的卓大少跟干练精明的徐陈刚中间是谁说了算的。

    “你们在这等我是想报仇?划出道来吧,我接着。”年华说着看了看他们露出危险的微笑,“你们是打算单挑呢还是群殴。”

    “不是,不是。”徐陈刚赶紧否认,不管是单挑还是群殴受伤的都是自己人好不好!“既然你们是在赌场结怨,那么你们可以用赌来解决你们直接的冤仇,不知道我的建议怎么样,前辈同意么?”

    年华上下打量他几眼,就在徐陈刚被看的发毛的时候终于点头,“当然可以!”

    徐陈刚听后长出一口气,卓大少也是面露出一丝微笑,年华眯眯眼,看起来他们肯定已经有了计策,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说自己有透视眼这个作弊神器,想要算计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不过也不能让他们太随心了,“那玩什么可要我定,就玩赌大小怎么样?”年华回头看看身后的赌大小的桌子。

    卓大少一看人已经落入他们的圈套中了,想都不想就要答应,刚要开口就被徐陈刚给拦住了,徐陈刚可知道这位是二流高手听音辨型的功夫不比自己弱不说说不定还在自己之上,既然这样那赌大小听骰子还不知道谁胜谁负,赌大小是一定不能选的,老虎机也排除在外,还有什么呢?

    年华看到这种情况当然知道这个人一定不会跟她玩赌大小的,想起自己以前看过的一个电影《赌神》,里面他们玩的好像叫梭哈。

    “那就梭哈!”年华一锤定音,看着她不容拒接的眼神,他知道要是自己再没自知之明继续拒绝那么等待自己的就可能是拳头了。

    在徐陈刚同意后,卓大少也点头,虽然看不起徐陈刚,但也知道自己都靠姓徐的了。

    徐陈刚叫来一个服务员,低头耳语几句,服务员走后请年华年夏去他办公室等待。

    年华拒绝了,因为她发现好像少了一个人,拉过站在身边的年华皱眉问道:“年夏,妙妙呢?”

    “啊?”年夏这才想起自己好像让妙妙去找年华了,等他告诉她后不安的问道:“老哥,妙妙没事吧!”

    年华转头看向徐陈刚,徐陈刚刚才就竖着耳朵听着来着,一看年华的看向他就知道这是这位前辈无悔自己了,再一次后悔淌了这次浑水,赶紧解释:“前辈放心,我可以保证我们事先根本不知道您们是三个人,而且我一定会帮你把她找回来,可是您得给我一张照片。”

    年华深深的看着他的眼睛,最后终于确定这个人应该没有撒谎,低头把手机里的一张照片调出来给徐陈刚,徐陈刚请年华把照片发到他手机上,就见他在自己手机上捣鼓几下,整个赌城的服务员荷官巡场人员的手机上都收到一个找人的任务。

    很快双方坐在一个贵宾厅里,双方四人坐在正对面,荷官拿来一盒崭新的扑克牌,双方检验完毕,开始发牌。

    荷官首先给他们发了两张牌,一张明牌,一张暗牌,年华眼光一闪,眼前出现他们的底牌。

    卓大少明面上是片9,暗牌是梅花10。

    徐陈刚明面上是黑桃A,暗牌是黑桃2。

    年夏则全部都是K,明面上是红桃,扣着的是黑桃。而年华自己明牌是红桃Q,暗牌是方片6。

    四人明牌最大的是徐陈刚,他从年夏的脸上扫过看向年华,年华对他微微一笑,他根本就从他们的表情上看出什么,年夏认为自己不过是陪太子读书,自己老姐可不会无准备的仗,年华则是什么都看的到有什么担心的。

    一开始他们四人就约定好了,每人手里只允许用一千万筹码,本来这是卓大少的刁难之举,在这之前他根本不认为一次只赌几百块钱的人会有这么多钱,要知道这一千万已经是他所以的私房钱了。

    年华当然知道他的想法,轻描淡写的抛出两千万。

    回到桌面上,徐陈刚拿出五个万元筹码扔到中间,“五万!”

    接下来是卓大少,“我跟。”说着抛出筹码挑衅的看着年华。

    接下来是年夏,看看桌面上的明牌在看看自己手中的牌,他也跟了。

    年夏完了就是年华,可谁也没想到年华直接弃牌了,“我不跟了!”

    徐陈刚眼皮抽动,他到手的第二张明牌是方块7,卓大少是梅花J,那个叫年夏的小子入手的是方块K,“弃牌”徐陈刚一看形势不好直接弃牌了。

    现在桌面上只剩下卓大少跟年夏,卓大少看着年夏冷笑一声直接抛出十个十万筹码,年夏转头看看年华,年华对他鼓励的一笑,年夏突然觉得自己责任重大,本来吊儿郎当的样子也严肃起来,“我跟!”年夏扔出百万筹码,又扔出百万,“我再大你一百万。”

    卓大少自觉是被挑战了,接下来发牌,他是一张黑桃Q,而年夏则是一张方片2。

    在年华的眼里卓大少是片9梅花10梅花J黑桃Q,而年夏则是三张K一张方片2。

    卓大少的顺子比年夏的对子大,这一把还是卓大少说话,“一百万!”

    “我跟!”年夏紧跟着。

    最后一轮荷官是扣着发的,两张牌一次送到卓大少和年夏前面。

    “哈哈!”卓大少食指敲打着最后一张牌,“小子,你就要经历你人生中最大一次败笔了。你会记住我一辈子的,哈哈!”

    年夏好不在意他的狂笑,直接把两张牌翻开,卓大少的笑声戛然而止,瞪大了眼睛,“你怎么会有四个K的。”赶紧翻开自己最后一张牌竟然是方片A!一屁股坐倒在椅子上,嘴里念叨着怎么可能。

    年夏则是喜气洋洋的把桌子上的所有筹码划拉到自己身前。

    徐陈刚的右眼跳了起来,他不认为这是个好兆头。看了看还在那自怨自艾的卓大少在看看一脸淡定的年华,不由又叹了一口气,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