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六十二章 对赌
    卓大少的脸色马上有了变化越发苍白起来,狠狠的把面前的牌甩了出去,大口的喘粗气。

    荷官把桌子上的牌收起来,递给旁边侍立的侍者,重新拿出一副新扑克,开封,验牌。

    徐陈刚朝后面摆摆手,站在他身后的手下点点头,出去拿来一些瓶装饮料还有一瓶提神的风凉油,示意把风凉油交给卓大少身后的保镖甲,刚才一进屋就默默站在卓大少身后的保镖甲,把风凉油倒出一些在手心,用指尖沾着抹擦在卓大少的太阳穴上。

    本来有些暴躁的卓大少被太阳穴的凉意惊到,竟然一巴掌拍向保镖甲,“你TMD,你想吓死老子啊。”保镖甲条件反映躲了过去,这更加激怒了卓大少,吃自己住自己的还TMD敢反抗,起身就要去踹他。

    年华食指敲击着桌子看着面前这一幕闹剧,突然觉得自己跟这个卓大少一般见识会拉低自己智商,不禁为卓大少的父母默哀,有这么个分不清里外分不起好坏的儿子真是人生一大悲哀啊。

    年夏看的都乐了,徐陈刚却没他们的好心情,赶紧起来拦住卓大少,嘴里不住劝道:“大少,咱们还在跟他们对赌呢,还有外人在呢,等一会儿赌局结束你要打要骂我绝不拦着,看在老徐我的面子上就绕了他这一次吧!”

    卓大少这才想起来他来这干什么,回头正好看到年华就像跟看个小丑似的看着自己,脸立刻憋红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朝荷官喊道:“磨磨蹭蹭的,赶紧发牌!”

    荷官看向徐陈刚,得到肯定答案后,开始发牌。

    徐陈刚的暗牌是梅花A,明牌是梅花K;

    卓大少的暗牌是方块J,明牌是方片4;

    年夏则是暗牌是黑桃9,明牌是红桃A;

    年华的是暗牌是红桃K,明牌是红桃Q。

    明牌上是年夏最大,“十万!”

    年华:“跟!”甩出十万筹码,荷官把筹码划拉到中间。

    徐陈刚思考片刻,“我也跟!”推出十万筹码到了桌子中央。

    卓大少人家连想都没想就跟了,徐陈刚现在已经对他死心了,看都不看他了。

    第二张明牌发了下来,年夏的是方片10,年华是红桃9,徐陈刚是梅花Q,卓大少则是红桃4。

    荷官伸手请卓大少,“一对4请说话。”

    卓大少发出嘎嘎的笑声,“一百万!”

    剩下的三人都跟了,第三张明牌是年夏是方片6,年华是红桃10,徐陈刚是梅花J,卓大少是黑桃J。

    “顺子说话。”

    轮到徐陈刚说话,他比较保守,“十万!”

    卓大少跟了,刚要再大一百万,听到徐陈刚咳了一声,话在嘴里转了一圈没有说出去,年华轻笑一声,徐陈刚堪比金钟罩的脸皮也不由自主红了红。

    年夏看看自己牌面,干脆的弃了。

    年华继续跟。

    这一圈下注完成后,荷官继续发最后一轮牌,徐陈刚梅花10,年华是红桃J,卓大少是黑桃4。

    还是徐陈刚说话,“一百万!”

    “跟,我再大你五百万。”这回卓大少语速加快,让徐陈刚憋气不已。卓大少毫不在意他,只是用挑衅的眼光看着年华。

    而年华却摇摇头,把牌一盖,“不好意思我不跟了!”

    这回憋气的成了卓大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转头看向打算跟下去的徐陈刚,阴阳怪气的道:“徐叔叔,你还要跟么?我父亲可是跟我说过以前你跟他的过往啊。”

    徐陈刚淡定的看了他一眼,也把牌扣了,跟他生气生不上,等这次过后,卓董事长对自己的恩情也就还完了,自己跟卓氏就没关系了,我忍!

    突然年华对徐陈刚产生了无限同情,虽然不知道他为了什么这么帮这个卓大少,年夏也是同样的感觉,眼中不由带了出来,徐陈刚当然看出他俩的意思,不由苦笑摇头,年夏更是同情他了。

    年华却不像年夏那么好忽悠,这真是个老狐狸啊,他用这种方式增加在年夏心中好感,他知道不管这个赌局到底谁输谁赢,自己最多也就是道个歉罢了,其他卓大少想象中的事情一件都不会发生,人家根本不会有多大的损失最多是两千万加一点面子。但是就因为这点钱跟面子人家记恨上自己,自己也是承受不住的,不过看这位还不知道名字的前辈可不是好糊弄的,但是旁边这位可就单纯许多了,尤其是看到这位前辈看这个年轻人的时候眼里有着不容错过的宠溺。到时候如果前辈想惩罚自己,有他给自己说几句好话自己再服个软,说不定会全身而退。

    卓大少当然看不出这些台面上的风波,他输的已经都赢回来了,还赚了不少,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连连催着荷官换牌发牌。

    接下来的几局中,年华不是当时就不跟,要不是到了第二次或第三次发牌的时候弃牌,只赢了两局,年夏感觉不对劲,眨眨眼,他信奉跟着老姐有糖吃,也跟着弃牌。

    徐陈刚虽然不知道这两个要干什么,被卓大少冷嘲热讽后也跟着弃牌。

    卓大少那简单而又白痴的脑袋一点都没察觉出一丝不对,要知道年华也是分情况的,如果一上手牌面就不好,当时就弃了,要是牌面非常不错,则过两三轮再弃牌,不过遇上极品牌的话还是会赢那么一把,把输的钱给赢回来,到现在她手里的筹码还有九百八十万之多。

    玩完这把,年华看看时间,都已经过了凌晨一点了,她可不会忘记自己表妹沈妙妙还是没有踪迹呢。

    “徐经理,不知道跟我一起来的女孩找到了没有?”

    “啊?”徐陈刚这才想起年华委托的事,赶紧找来负责这件事的负责人,“你们找到那位小姐了么?”

    负责人得知经历找自己赶紧跑了过来,擦擦头上的汗水喘着粗气道:“刚刚找到了,不过”他犹豫要不要当众说出来。

    年华眼光一闪,低声道:“她到底怎么样了?”

    负责人不认识年华也不知道就是她委托徐陈刚让他找人,就在他迟疑的时候,卓大少好死不死的插了一句,“一定是跟人鬼混的时候发现了,那种荡*妇我见多了!”他看到年华这么在乎那个娇媚的女人男人的嫉妒心强烈发作。

    年华一听他的话,直直的盯着她,眼里的厉光让他胆战心惊,手心开始冒汗,一般人这个时候一定会闭嘴,可是卓大少从小被他的奶奶母亲溺爱长大从来不知道顾忌别人感受,从来不会察言观色,更是不知道审视夺度。

    年华真的怒了,本来她参加这个赌局,一是为了避免麻烦,二是为了好玩,而且为了玩是占了大部分,尤其是看到老弟兴致勃勃的样子,宠爱弟弟的年华当然会满足他的心愿,而卓大少说实在的在她眼里就是个跳梁小丑不足为惧,虽然他在那不停蹦达惹人厌烦可是就跟个臭虫似的,你会跟臭虫一般见识么?当然不会了,本来年华也是这个想法,不过这一刻年华刷新了对他的看法,她不会在对这人视而不见,她会重视他,她会让他为那张缺德的臭嘴付出代价。

    打定主意,年华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头看向那个负责人,声音无比冰冷,开口的一瞬间整个屋子的人感觉气温猛地下降到零下好几度,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冷颤。

    “她到底怎么样了?”年华一字一顿道。

    负责人虽然感觉压力山大却还是等徐陈刚点头后才回答道:“在我们找到沈小姐的时候她被人反锁在一间客房里,身体上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并且还特别有精神。”

    年华年夏这才放下心,要是表妹跟自己姐弟出来玩,却受到伤害,不要说跟大舅舅大舅妈交代不了,自己心里那道坎也过不去。

    不过被关还有精神,年华不懂了,不过很快她就见识到了有精神的沈妙妙。

    当沈妙妙被带到这个贵宾厅时,年夏正喝着饮料,一口饮料差点喷出来,年华虽然表面没什么变化但仔细看还是能看到她嘴角在不断抽动。

    就见沈妙妙脸上的妆已经花了,整个脸成了调色板,性感的红色裙子黑一块灰一块的,揉搓的跟抹布差不多,赤脚没穿鞋。就这样还被这位负责人认出来,年华不得不佩服他。

    沈妙妙进来的时候还在骂骂咧咧的,“我告诉你赶紧把我给放开,要不然我玩我男朋友不会放过你的!他可是天上地下千年难遇万年难求的厉害人物,要是被他知道了你们绑架我,你们不会有好果子吃的,你们……”

    年夏都看呆了,这个对旁边人拳打脚踢的泼妇真的是他们可爱温柔的小表妹么。

    被她打的人根本不好意思还手,一个劲的在那躲,年华都看不下去了,咳了一声,沈妙妙听这声音怎么这么的熟悉,这么的亲切呢,顺着声音望去真是自己的表姐年华,年华表姐身边对自己招手的不正是表哥年夏。

    “表……亲爱的你终于来救我了。”沈妙妙终于看到亲人了,不过她没忘记自己扯得慌,扑到年华怀里后跟她挤眼。

    亲爱的?什么情况,不过看到沈妙妙对她挤眼后就知道其中肯定有问题,不过现在可不是审问她的好时机。

    “咕咕!”年华看向沈妙妙,沈妙妙抱着肚子可怜的看着她,再加上她那小花脸就跟可怜的小猫似的,摸摸她的脑袋,年华抬头对徐陈刚道:“能不能请徐经理给她准备点饭菜?”

    “当然可以。”这不过是小事一桩,徐陈刚吩咐手下去赌场的餐厅准备饭菜,看看沈妙妙狼狈的样子,又让人去给她准备衣服,“沈小姐要不要去梳洗一下,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年华也看着她,沈妙妙却不停摇脑袋就跟拨浪鼓一样,“我才不要去,我要跟我亲爱的在一块。”抱着年华的胳膊也紧了紧,年华叹了口气,知道妙妙虽然精神还好可还是有点吓到了。

    低头问了沈妙妙几句,确定的确不是徐陈刚的人抓的她就没问下去,还是等眼前的这件事完了之后再说吧,本来还打算好好玩玩卓大少的年华改变了决定,还是速战速决吧,她不打算跟这个白痴玩下去了。

    招招手把年夏叫过来,跟他低语几句,年夏点点头,扶着沈妙妙坐在一边,年夏打开一碰水交给沈妙妙,沈妙妙接过来喝了一大口。

    放心了,年华转过头来,就在她转头的瞬间徐陈刚从她眼里看到闪光一道凶光,凭空打了个冷颤,徐陈刚赶紧低头掩饰自己额头的虚汗,他突然发现他或许错估了人家的实力,这位前辈的实力肯定不止二流高手初期,应该是中期,说不定到了高期。

    “卓大少,这都一点多了,咱们就不要浪费时间了,一局定胜负怎么样?其他闲杂人等就不要参与了,就咱们两个人。”年华挑眉道,说道最后声音越发低沉,如大提琴优雅的声音化身成为一片绚烂羽毛轻搔众人心脏。

    在场的人无不脸红心跳,也就年夏抵御力稍强,嘀咕了句,“妖孽!”沈妙妙则是满眼星星的看着年华,这就是自己心中白马王子的样子啊!徐陈刚毕竟经验丰富他是第二个缓过神来的,也是暗道了句吃不消啊,他也见过不少比他漂亮的男男女女,不过一句话就能让人沉迷其中的还真没有,他以前摄于这位是深不可测的前辈高人,不敢太直视他,这次才真真正正的正面看他,更加了解这位卓大少为什么对他念念不忘,他的身高应该在一米七五左右,九头身的身材比例根本就是黄金分割线。行动时带着练武之人的潇洒,坐卧时则慵懒惬意,脸蛋虽然不是倾国倾城但也绝对够的上漂亮,更重要的是他身上有种气质混合着肆意和正气,这两种八竿子打不着的感觉被奇妙的糅合在一起,竟然起了神奇的化学作用,更加的引人瞩目。

    看了看连口水都留下来的卓大少,不由摇头,一头野猪还想驾驭插翅的猛虎,桀骜的神龙这不是开玩笑呢么!

    卓大少一脸猪哥相的答应,整个赌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坐在赌桌的两端,荷官站在他们中间,开始发牌。

    发到年华手里的是一张黑桃K,暗牌年华看了一眼皱了皱眉头。

    卓大少看着自己牌咧嘴小了,明牌是一张红桃A,年华眼光一闪看到他的底牌,手指不由自主的敲击桌面。

    “一个Ace说话!”荷官伸手示意卓大少。

    经过这么多次,卓大少身前的筹码已经达到一千三百万,“一百万!”

    看着嚣张对手,年华更显得冷静淡定,“我跟!”

    两个人的赌局,比四个人的赌局要快的多,荷官看看两个人,开始发第二张明牌。

    卓大少的第二张明牌是梅花A,年华则是黑桃Q。

    “一对Ace说话。”还是卓大少说话。

    “二百万!”嘴里说着话,眼睛不离年华的身体,一副色迷迷的样子。他这幅样子不由让坐在旁边的年夏沈妙妙气不打一处来。沈妙妙只见过卓大少一面,已经不记得他的样子了,而且她并不知道到底因为什么赌这么一场

    看着沈妙妙疑惑的眼神,年夏小声把经过说了一遍,沈妙妙这才知道自己错过了不少好戏。

    “我跟!”年华抛出两块百万的筹码,脸上毫不变色,就跟扔出去的是两块的一样,刚刚才来的沈妙妙在那喔喔的直叫唤,这都三百万了呀。

    很快第三明牌也发了下来,卓大少是方片K,年华则是黑桃10。

    “一对Ace说话。”

    卓大少拿出三个百万筹码扔在赌桌中间,“三百万!”

    年华淡淡道:“我跟,再大你三百万!”年华把面前剩下的百万筹码一手推了出来,现在她的面前只有八十万,已经不足一百万了。

    卓大少哈哈大笑,“我说你小子,现在赶紧投降你还能剩点,男人啊,也要有点私房钱才行啊。”边笑边把筹码扔出来,他竟然还想打年华的主意,不过他自认幽默话语,又被年华狠狠记上一笔。

    最后一轮发牌结束后,卓大少的是红桃K,而年华则是黑桃J。

    现在赌桌上的形势是,卓大少明面上是一对Ace加一对K,年华则是黑桃K,Q,J,10。

    “难道亲爱的会拿到那传说中的赌神也不常抓到的同花大顺?”沈妙妙激动了,她也是赌神的忠实粉丝,总在最后一局出现的同花大顺成了她对梭哈最大的印象。(同花大顺指的是黑桃A,K,Q,J,10!)

    谁都没看到在沈妙妙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卓大少嘴角露出一丝自得微笑。

    “同花顺说话!”

    年华看看前面的那么一点点的筹码,皱着眉头好久没说话,年夏着急了,站起来喊道:“老姐,我那还有八百多万的筹码呢!”

    卓大少眼睛一瞪阻拦道:“那是你的筹码,现在是我跟他的赌局!不要忘了刚才你也在场上,按照赌场规定,参赌人员不能随便交易筹码。”

    年夏还要再说,被年华拦住,她转头问徐陈刚:“不知道这里可不可以用瑞士银行本票?”

    “当然可以!”徐陈刚赶紧回答道,心里去更加吃惊瑞士本票那是一般人能办的出来的?怎么也要有上亿美元存在里面才能办的,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人的年轻人竟然拥有上亿美元,还是说其实这位已经年纪不小了,不过是驻颜有术罢了,可是从他的谈吐来说又不像。

    年华又看向卓大少,卓大少也是吃了一惊,年华看着他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发出一声嗤笑,卓大少立马被他轻视的表情激怒了,“放心,我名下拥有卓氏集团的百分之十的股份,我就拿那百分之十的股份跟你赌。”

    “哼,你能做的了主,听说你很听你老爸的话,算了,万一到时候你老爸阻拦,你不敢了我不是吃了大亏了!”年华一步一步引诱他。

    卓大少刚刚的确有些担心卓董事长不同意,不过被年华一激,完全失去了理智,“你放心我可是成年人,我做出的决定没人能否定。不过,咱们还要加上如果你输了,你就要从了我。”

    “好,不过如果你输了我要你一只手!”年华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徐陈刚这才知道年华打的是什么主意了,这是一步一步把卓大少这个二百五拉入她设好的陷阱里啊!

    徐陈刚知道这人已经魔症了,劝也劝不住了,示意荷官封牌,荷官拿来两个透明罩子,扣在两幅牌上。旁边放上两台摄像机,记录这期间两副牌的动静,这也是为了防止出老千。

    卓大少吩咐保镖乙去他澳门的家里拿文件,年华则去赌城里的瑞士银行开本票,赌城的银行都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

    徐陈刚也出了贵宾厅,找了个地方给卓董事长打电话,现在已经凌晨两点多了,即使是习惯晚睡的卓董事长也早已进入梦想。

    刚被惊醒的卓董事长一脸睡意,可是当徐陈刚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他后,睡意全无,“你说什么?那小子要把他的持有的卓氏股票当成赌注?”得到肯定答案后,半天没出声。

    “卓董事长,我是劝了又劝,可是卓大少根本就不听我的,不得已我才跟您打电话,您想个办法吧,我是无能为力了。”徐陈刚也是无奈啊。

    “你把手机给那个逆子,我要亲自跟他说话!”不过几十秒,卓董事长的声音就变得有气无力的了,他是被气的。

    徐陈刚赶紧把手机送到卓大少处,他为了避险躲得远远的,具体他们说了什么不知道,不过把他的手机都摔坏了,争吵的剧烈程度可想而知。

    很快年华拿着一张本票回来了,而保镖乙也到了。

    两人又坐了回去,一看事情成了定居,徐陈刚请了常驻的公正处的公证员来公证,再检查完双方的抵押物后表明都是真的。

    双方填好条约,荷官打开玻璃罩。

    卓大少就等着这一刻,他狂笑着站起身,抽出最后一张底牌摔在桌子上,“哈哈,黑桃A在我手里,我这是三条Ace加一队大老K,你的底牌应该是方片A吧,我看你的顺子怎么赢我的俘虏!哈哈!”

    看到这年夏沈妙妙的脸色也变了,紧张的站起来要是真被这人说中了,那老姐可一下子输了一个亿的美金,这可输大发了,而且这可不是光钱的事,他们可把自己也赌了进去。

    徐陈刚也闪了一下神,难道这个看起来高深莫测的前辈竟然让这个白痴给赢了?

    而年华在看到卓大少的底牌后,一下子低了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还用手捂住了嘴,喉咙里发出吭吭声。

    这下年夏沈妙妙的心瞬间跌落谷底,而徐陈刚则叹了一口气。这回卓大少得意了,不住的拍着桌子,哈哈大笑,眼里都笑出泪水,自己终于把这个连个正眼都不给自己的家伙赢了,想到过不了多久这个男人就要不得不在自己身下婉转哭泣,他的心情更加的好了。

    年华一手捂着嘴,一手慢慢的把底牌掀开,一张黑桃9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年夏揉揉自己的眼睛,沈妙妙也傻了,徐陈刚这才明白年华的用意。竟然是黑桃K,Q,J,10,9,虽然不是同花大顺但也是同花顺啊,完全盖过了卓大少的俘虏。

    年华松开捂着嘴的手,众人这才听清出原来发出的声音竟然是笑声,“哈哈……”

    听到年华的笑声,卓大少这才清醒过来,一眼看到年华的底牌,瞬间眼睛直了,瞳孔放大,全身颤抖,大喜大悲之间太过快速,这人直接晕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