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六十三章 矿山
    整个贵宾厅一阵寂静,所有人都不知道要怎么反应了,年华左手手肘杵着赌桌,戏谑的看着这个“晕过去”的男人,双手一撑桌子起身,抬头看向徐陈刚,“徐经理,我想胜负应该很明显了吧。”

    “啊?是的,是的,很明显是您赢了!”徐陈刚擦擦额头的汗水,天气真热啊。

    年华满意的点点头,绕过赌桌走到公证人员的桌子前,路过趴在赌桌上一动不动的卓大少身边的时候顿了顿,拿起他们两人签好的文件认真看着,可是她看的时间有点长。

    装晕的卓大少只感觉时间过得非常漫长,现实中时间或许只过了几十秒,可在他的心里时间无比漫长,现在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度日如年了,现在他就如砧板上的战战兢兢的小乳猪等着手持利刀的厨子。

    年华手里拿着文件,其实眼睛的余光一直看着卓大少,看到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抖动了一下,这才放下文件。

    一步一步的走到赌桌边,卓大少的身旁,弯着身子伸出修长优美的手,缓慢的拉出被他压在身下的手。卓大少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这么一个好手可惜了!”耳边传来那个人的低语,但是他还是心存侥幸这人不敢真的剁了自己的手,毕竟徐陈刚就站在旁边,他可是欠了卓家好大的恩情,就算他也拦不住也会告诉父亲,自己父亲可就自己这一个儿子,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人剁了手成了残废的。

    年华虽然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可是也能猜个**不离十,耳边传来一声开门声,斜眼看去是徐陈刚出去了,看起来一会就会有人来阻止自己了,要是自己在这个时候就把他废了,会怎么样?想着年华的手开始用力,卓大少贴着桌子的脸扭曲变形,他感觉自己的手就跟用钢钳夹住了一样疼痛越演越烈,暗道完了他真的要把自己的手给废了!

    就在卓大少快要忍不住呼救的时候,被放开了,耳边传来那个恶魔的低语,“这样对他是不是不太好?”卓大少的内心小人一听这话热泪盈眶,不住的点头,您说的实在是太对了!不过年华的下一局话把他深深地打入谷底,“还是去买把刀吧,干净利落脆,你也受不了太大的痛苦。”说完放开了他的手。

    卓大少趴在那听到恶魔跟别人说话,听到内容后翻了个白眼,他这回是真晕了,给吓晕了。

    正在跟年夏讨论怎么剁手才不会太疼的年华回头看看他,嘴角一勾笑了。

    看到这一幕的年夏不禁对这个色胆包天的卓大少掬一把同情泪,就她老姐这个整法就是换做自己也得吓个半死。

    门外的徐陈刚刚才一直提心吊胆,得知卓董事长快到了之后,他放心了,剩下的事就让当事人的老子操心就好了,自己一个都得罪不起还是在一边端茶倒水好了,可是刚出了一口气,就从打开的门缝里听到那位年前辈的说话声,内容真是无比的血腥,他就怕等卓董事长到后给他一个已经没手了的儿子。

    相比其他人年华三人真是悠闲自在,有个服务员给沈妙妙拎上来好多饭菜,她一个人根本吃不了,年华年夏还沾了她的光,又吃了一顿夜宵,虽然还有两个小时天就亮了。

    边吃姐弟三人边小声聊天,沈妙妙捅捅年华悄声问道:“老姐,你真的要把他的手给剁了啊?”说道剁的时候还咧咧嘴。

    这也是年夏想问的,不过以他对年华的了解应该不会这么做,不过现在的老姐他也看不透了,还是不要随便瞎猜的好。

    年华晃晃手里的筷子,“你猜!”说完收获白眼两枚。

    问不出什么,年夏沈妙妙都低头继续吃饭。

    在他们低下头吃饭的时候,年华的眼里一道暗光闪过,她当然不想砍掉这人的手,但是如果他付出的代价不让自己满意的话,哼哼,可就不好说了,当然这样的话她当然不会说给这两个孩子听。

    年华等等人吃完饭,旁边有过来收拾,刚刚收拾干净,门被打开了,从外面进来三个人,其中一个认识是刚刚出去的徐陈刚,另一个一看就是管家类的,而年华的注意力就放在最后那个老人身上。

    这个老人大约有六十来岁穿着一身西装,虽然头发斑白但是鹤发童颜显得十分年轻,不过现在风尘仆仆满身疲惫,但还是努力保持他一贯的风度。

    连年华看到他都不得不赞叹一声老人的风采,从他与卓大少非常相像的脸上面就知道这一定是卓大少的父亲,香港卓氏企业的当家人卓董事长。

    看看卓董事长再看看还趴在那的卓大少,在场的人无不摇头叹息,实在是太可惜了,父亲这么出色,儿子怎么就长歪了呢。

    卓董事长一进贵宾厅一眼就看到歪着身子趴在赌桌上的卓大少,看起来好像人事不省了,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再看确认那个兔崽子身上没有伤后,心又放了回去。

    在徐陈刚的提示下,他准确的找到了自己儿子的债主,真是出色,的确是顶级人物,就算是他们卓氏旗下的娱乐公司都找不到这么出色的人,而非常了解自己儿子的他瞬间明白了儿子一开始的想法,这肯定是起了色心,想要以势压人得到对方,谁承想人家不是小白兔而是大老虎。

    “你好,我是卓越的父亲,我知道我儿子肯定是做了错事,我在这向你道歉。”说着就要给年华鞠躬,可让他不敢置信的事情发生了,他根本就弯不下身子,怎么用力都不行,最后竟然面红耳赤。

    徐陈刚一看就明白了,这是年前辈出手了,赶紧跑到卓董事长身边扶着他,跟他耳语几句,卓董事长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在徐陈刚再三解释后才相信,不过更加的恼怒卓越平白惹下这么厉害的人。

    卓董事长人老成精他现在也知道这怀柔的方法在年华哪里根本行不通,只得用利益打动他,通过跟徐陈刚的交往他知道武林中人大多性格坚毅轻易不为外物所动,武功越高越是这样,而眼前这位比徐陈刚这位在他心目中已经万分厉害的还要厉害,那些许利益肯定是打动不了人家的了。

    年华虽然对卓越这个大少不客气,可是对这个一片爱子之心的老人却没有恶感,客气的请他坐下后,让公证人员把他俩签的合同给他看看。

    虽然生气儿子不争气,可是作为父亲还是不忍心让他受苦,看着还趴在那的卓越不由请求道:“年前辈,能不能先把那个小兔崽子弄下来,找个地方让他躺躺。”得到年华的同意后,徐陈刚拿来一块毯子铺在地上,又找人把卓大少抬下来放在这上面。

    卓董事长这才放心看合同,前面还好,等到看到卓大少的要求后,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孽障啊孽障啊,这不是找死么,这种要求即使没能实现可是在人家眼里就是**裸的侮辱啊!有心不救他,让他自生自灭,可想到自己膝下只有这么一个孩子,心又软了,罢了罢了,反正自己百年后,所有的家业都是这孽障的,就当是花钱买平安吧!

    徐陈刚发现就这么一会儿,卓董事长就苍老了不少,原来挺直的背脊也弯了,不禁感叹幸亏自己无家无室,要是自己也有这么一个儿子,肯定恨不得刚出生就给掐死。

    不过他还是对卓董事长感到抱歉,虽然不是自己的责任,但自己终究是没拦住卓大少胡闹,虽然自己这个恩人知道自己儿子的本事,但毕竟是他亲子,肯定会迁怒自己的,不过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了。

    他猜得没错,卓董事长当然对他有气,但是老人也知道自己儿子的事还是要靠人家周旋,当然不会当场翻脸,不过两人以后的交往肯定大不如从前,疏远是一定的了。

    卓董事长坐在那皱眉考虑,年华不急不躁的坐在那,手里拿着手机找了个小游戏玩了起来,反正现在是她占主导地位,她也不怕这些人翻脸不认账,自己有的是方法收拾他们,之所以用这种在她自己看来非常温和的方式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年夏和沈妙妙都在身边,她不希望给他们造成什么不好的印象,让他们的心里烙下阴影。

    足足等一刻钟,卓董事长长叹一声,把他的决定写在一张白纸上,递给年华。

    年华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把他手里的卓氏娱乐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给她,这样加上卓越输给她的百分之十的股份,她手里一共有卓氏娱乐公司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赫然成了除了卓董事长之外最大的股东。

    卓氏娱乐公司是香港三大娱乐公司之一,市值大约有七十多亿,年华手里最少能值个二十亿,她赚大发了,不过细想卓董事长用二十个亿买他儿子一只手,也还划算。

    不过年华却不想要这个股份甚至连卓越的股份她都不想要,她要的另有其实。

    “你这个条件我比较满意,不过我希望换换条件。”听到年华的话卓董事长放下心,不过听到后面的话又不解的看向她。

    “股份虽好,但是毕竟是放在你的眼皮子地下,以后就算发生什么事我身在大陆也是鞭长莫及,还不如换成钱。”顿了顿年华继续道:“我也不多要,只要给我二十亿就行,这可比你要给的要少得多。”

    卓董事长当然也知道估算一下年华出的价钱比自己给出的至少还要少两亿左右,可是,卓董事长一脸苦笑:“年前辈,我当然也知道,可是我现在手里没有那么多的流动资金。”

    “那你有多少?”年华问道。

    “大约有五亿!”卓董事长想了想给出了答案,“这样吧,一会儿我把我所有的资产都罗列出来,您自己选择,您看怎么样?”他实在是没办法了!

    年华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当然点头答应。

    很快一张表格送到年华的面前,她快速浏览在看到一处时瞳孔瞬间扩大,心跳加速,脸颊发红,即使以她现在的心境在看到这个地方时还是会兴奋地不由自己。

    最后年华默默运转内力,等她抬头的时候,已经恢复正常,她无所谓的指了指,“我看就这处铁矿山离我最近,而且价格也差不多少,我就要它了。”

    当听到年华要的是这座矿山的时候卓董事长放心了,这还是一个年初的时候一个欠了自己二十个亿的大陆商人抵押给他的,大约值十五个亿,位于中原省,据说是个富铁矿,但是他一个做娱乐跟金融的人对实业不太感兴趣,就一直放在那里决定以后再说,没想到这次竟然被这人给选中了,他欣然答应,这比选中其他产业要好的多啊。

    双方达成了协议,请徐陈刚帮忙打印了两份合同,两人签字后,同时暗暗吐了口气。

    直到这个时候卓董事长发现自己那个孽障竟然还没醒,刚要打算找医生,就看到卓越闷哼一声醒了。

    年夏嘲笑道:“醒的真是及时啊,刚把事情都解决好了,这位卓大少就醒了。”他说出了所有人的心里话。

    年华当然不会告诉其他人其实卓大少之所以这么长时间才醒,还有她的功劳,直接运内力把手指上的残留的水珠烘干。

    卓大少已经被年华吓破了胆,再知道自己不用被砍手后,急迫的要求赶紧回香港,卓董事长虽然对他有气,可是毕竟是自己儿子,跟年华说了声今天会把矿山的一切手续都送过来就带着卓大少赶紧走了。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沈妙妙撇撇嘴,“白瞎了他的好名字,卓越,哼!”

    眼看天就要亮了,可是所有人都没有睡觉,徐陈刚直接帮他们开了房间,邀请他们就住在这里,年华本来想拒绝,可是徐陈刚的话打动了她,“今天卓董事长就要把矿山手续资料都送过来,你们住在这比较方便。再说了这位年小爷还有这位沈小姐已经很疲惫了。”

    年华当然不忍心让弟妹受罪,再说了徐陈刚之所以这么做也没有恶意,甚至她能感觉到对她的巴结。

    徐陈刚给他们安排了总统套房。

    年华姐弟三人一觉睡到了日头高照,沈妙妙甚至睡到了日头朝西,等她起床时发现表姐年华表哥年夏正坐在客厅跟不请自来的徐陈刚聊天。

    徐陈刚是来给年华送矿山手续的,他笑着调侃道:“年前辈您也算是地主了!这要是在几十年前您可是被批斗的重点。”

    年华温和的笑着,“多谢了。”

    徐陈刚坐了不一会儿就走,吃饱喝足睡醒的年夏沈妙妙化好妆也跑到楼下玩去了。

    年华一个人看看手里的资料,越快越满意,越看越想开心,卓董事长真是有眼不识金山啊。要不是上辈子看电视看到那个新闻,自己今天就会错过这个机会,可是偏偏让自己看到了,今天卓董事长一出现她就认出了五年后正是这个人的一座位于中原省的铁矿山开出了巨大的富金矿,让他的身价一下子暴涨。

    不过这回这个超级大金蛋到了自己手里,这让她做梦都会笑醒,不过现在的自己还没有实力开采这个金矿,还是等以后时机成熟的时候在开采吧,反正它放在那里也跑不了。

    而更加实际的是眼前这张瑞士本票,五个亿人民币,真是来得太容易了,怪不得这么多人热衷沉迷于赌博中。

    不过这么多不义之财拿在手里有点烧手啊,干脆拿出一个亿来做慈善,不过怎么来做还得好好计划一下。

    正在年华闭目沉思的时候,放在手边的手机响了,是沈妙妙。

    “怎么了妙妙?”

    手机那边传来沈妙妙微小的声音:“老姐,你小声点,我跟你说我碰到昨天绑架我的那个土匪了,他跟另一个我没见过的人追着一个人出了赌城了。”

    “你现在在哪?”年华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沈妙妙回答道:“我就跟在他们后面,但是我不知道这是哪里我好像迷路了!”说到最后声音里带了哭腔。

    年华翻了个白眼,看起来沈妙妙一脸的精明都是假象,这孩子做事根本就不过脑子,昨天是这样今天还是这样,不过也不能就这样放着她不管。

    怕年夏担心,年华打手机告诉他,自己有事跟沈妙妙一起出去。

    放下电话后,年华拿出一张纸符,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在她身上下了“定位符。”只要燃烧手里的“追踪符”就能找到人。

    事不宜迟年华马上行动,顺着“追踪符”的提示追了过去。

    还好时间已经不早,太阳早就落了山,虽然大街上灯火通明但毕竟不如白昼看的清楚,年华没有打出租,直接施展轻功,沿着僻静的地方前进,而且她可以走的直线,出租车还要绕远太慢了。

    不过十分钟,年华就找到了沈妙妙,但是现在妙妙的情况不容乐观,她被一个蒙面人劫持住,卡在脖子上的锋利匕首已经划破了她脖子,鲜血顺着刀刃流了吓来。

    沈妙妙现在只想骂自己,闲着没事凑什么热闹,到最后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原来昨天沈妙妙之所以消失被人关起来就是因为她看到了两帮人在做交易,当然神经大条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而跟在这两帮人身后的正在奉命监视他们号称特种部队中的特种部队的特勤大队的一位战士发现了她,在那两帮人没有发现她的时候给救走了,因为怕她出来捣乱就给关到一间房间里。

    而这次沈妙妙发现了那个关她的人,先入为主的印象认为他是坏人,从小在美国养成的个人英雄主义让莽撞的跟在他身后,而这位叫王瑞的特勤大队的精英以为这是那两个黑帮的探子,虽然有点吃惊她的跟踪技术之差,但是怕打草惊蛇,也就没把她揪了出来,等到到了目的地,等跟在他身后的是昨天那个女孩是已经晚了。

    搞不清楚状况的沈妙妙成了人质。

    王瑞认为自己服了这个小妞了,其他的不知道,这捣乱搅局功底真是不素啊,这不把自己都给整进去了,有心不搭理她,特勤大队可是有伤亡指标的,却越不过内心那道坎,正在他进退两难的时候,耳机里传来老大的声音,“斩首行动失败,我已经快到你所在的仓库位置了。”声音低沉拥有磁性,非常迷人。

    王瑞都快哭了:“老大,我早就知道了,那俩个老大都站在我跟前呢,他们手里还抓着一个人质。”对面没声音,王瑞知道老大真的生气了。

    在年华到达的时候,那个王瑞口里的老大也到了,两人正好碰了个照面,虽然这个老大脸上蒙着黑布,可是年华觉得他这双眼睛好像从哪里看到过,灵光一闪想起来了,这不是自己原班长展青峰的哥哥展青云么!

    展青云发现了站在他对面的年华,他直觉的认为她不是敌人,而且这人身手也应该很棒,这从她的行动习惯动作习惯就能看出来,两人躲在仓库旁边的三起小楼上用眼神和手语交流一番。

    地下小仓库,一共有三十个黑帮中人,一个帮派十五个人,这么多人在不伤害到人质的情况下通通灭掉太有难度了。

    年华看出了他的顾虑,凑到他身边小声道:“一会儿东边的这些人都归我了,西边的归你。”挟持沈妙妙的人就在东边。

    “你行不行?”展青云还是有点不放心。

    年华点头,她当然不打无准备的仗,偷偷从兜里掏出一张傀儡符,两人悄无声息的下了楼,抹黑朝仓库方向摸去。

    因为有外人在年华并没有用“隐身符。”挟持沈妙妙的人只看见眼前一花,自己就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年华并没有直接杀了那劫持沈妙妙的人,而是控制住他,让他带着沈妙妙往旁边移动,是沈妙妙完全脱离了战场,年华送了一口气,掏出一对白手套戴在手上如猛虎扑食一般扑向黑帮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