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六十四章 血腥屠戮
    一个站在一边放哨的小喽啰只感觉喉咙一痛,眼前一黑陷入永远的黑暗中。

    年华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再捏碎第四个人喉咙的时候,其他人才感觉出不对劲,惊恐发现已经有四个人死于非命了。

    也有人看到了年华,此时她手里正提着一一个人,而且那个人明显已经耷拉脑袋了,这人还算镇定,举起手里的消音手枪朝年华打去。

    年华不躲不闪直接把手里的尸体挡在自己身前,一步一步向这人走去。

    “嗒嗒嗒嗒嗒嗒!”很快手枪里的子弹就打光了,这人一咬牙扔到手枪,从退到他身侧的同伙手里夺过来一把,继续射击。

    被年华当成挡箭牌的尸体已经面目全非,血腥恐怖,一些人受不了甚至吐了出来。

    观察了下沈妙妙跟自己的位置已经足够远了,把手里的尸体扔出去正中朝他是射枪的那小子。

    与此同时,展青云也摸到另一帮人的后面,由于两帮人离得不远能够互相看的到,他们当然也看到了那边的惨象,即使是他们老大也是汗毛发凉,这是哪来的屠夫啊!

    对比一下敌我双方的实力,虽然自己有枪,可是人家根本就不惧,掐死个把人跟捏死个臭虫似的轻松,死道友不死贫道,他们竟然打算跑了。

    展青云当然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时机,通过对讲耳机通知王瑞让他趁乱摸鱼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一把消音枪,这把枪可比黑帮帮众的那把先进的多的多。

    他就这么蹲在这帮人的身后,一枪一个开始点名,王瑞也见机行事,从前面把去路堵住,他虽然没年华展青云厉害,可是也是军队里万里挑一的顶尖人才,对付这些慌不择路的家伙非常轻松。

    几分钟后,两边三十来个人就剩下两个被五花大绑的头头,还有被年华控制住的那个挟持沈妙妙的人,不过年华怕其他人看出破绽,在收拾完她的一亩三分地后,摘了左手的手套拉过晕过去的沈妙妙,用还带着手套的右手给了这个人一个痛快。

    再开始的前一秒年华就命令挟持她的人把她打晕,虽然生气她的胆大包天可是还是不希望让这种血腥的场面给她造成一辈子无法磨灭的伤痕。

    年华把另一个手套摘了下来,卷了卷塞进衣服兜里,横着抱起沈妙妙,她来这唯一的目的就是救回沈妙妙,既然目的达到了她决定马上离开,眼看沈妙妙就要醒了。

    她刚走了几步,就听到身后有人叫她,“这位英雄请留步!”

    王瑞嘻嘻笑着从后面追了上来,他可不能把这个现成的大高手给放过了,要知道这次出任务的只有自己跟队长两个人,特勤大队的情报小队弄错了情报,情报上说香港的魔云帮要跟大陆南方一个名叫德善帮的黑帮交易大量的毒品,两帮人加在一起不过十来个人,可是事实上是,两帮交易的不是毒品而是军火,大宗的军火交易,他们约定分批交易,今天不过是第一次,交易量仅占占全部交易量的十分之一,而还有剩下的十分之九,刚刚到达澳门港口。

    而王瑞之所以叫住年华就是希望年华能够跟他们一起去劫了这批军火。

    年华皱皱眉,“你们不是已经被他们察觉到了么?难道不会打草惊蛇?”

    “一开始我也担心来着,可是”王瑞笑得眼都没了,“发现我的是这个魔云帮的小头目,这人好大喜功,一个劲想抓到我后再去跟他们帮主请功,竟然除了他跟他的死忠手下没人知道。”

    如果是一个人的话,年华当然愿意为了国家贡献自己的力量,可是她还带着弟弟妹妹,她不能不顾及到他们的安全,所以只能拒绝,“不好意思,我拒绝。”说着抱歉的看了王瑞一眼,抬腿就走。

    王瑞刚要接着劝说她,被展青云给拦住了,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他心目中的高手消失在夜幕里。

    “老大,你怎么拦着我啊?这人多厉害啊,我再劝劝说不定就能成了,你没看他脸上也有些意动么!”王瑞要急死了。

    展青云没有跟他分辨只是指指身后的修罗地狱,“干活了!”

    王瑞顺着他的手看到现场,认命的唉了一声,跟展青云收拾战场,要是这里就这么放着,等明天非上头条不可,那自己跟老大的处分也得同时下来。

    “放心,收拾完了去找他!”正在抻着一个尸体的胳膊往仓库方向拽的时候,听到耳边传来一句话,“什么?”

    展青云瞥了他一眼,不削重复两次。

    等把手里的尸体拉入仓库,王瑞才反应过来老大说的是什么意思,立马活了过来,“太好了!”瞬间觉得自己身上充满了力量,噢!又能看到那个惹祸精了,哈哈!

    年华总觉得这件事还没完,不过她并不惧怕,等到了澳国赌场,沈妙妙已经有点恢复意识的前兆了,刚把她放到她房间的床上,眼睛刷地睁开了。

    她第一眼就看到了年华的脸,抱着年华就哭了起来,“老姐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呢,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不会到处乱跑了。”

    年华拥着她不停地安慰,她真是吓坏了,不过受了这么一次刻骨铭心的教训后,以后应该不会再这么鲁莽了。

    打电话给年夏,让他上来陪着沈妙妙,等年夏上来,听到沈妙妙抽抽搭搭的说着经过时,他也是庆幸不已。

    年华知道购物是一个女人最好的疗伤圣药,尤其是在她受到心理打击的时候尤其管用,掏出一把十万元的筹码交给年夏,让他跟她去赌城的购物商场去购物。

    果然还是女人了解女人,当听说可以去逛街后,瞬间从林黛玉变成了超人,气势汹汹的冲了出去,看到她这么精神年华的心彻底放下。

    只剩下年华一个人,打电话告诉徐陈刚要是有人来找她,就让他们之间到她的卧室。

    不出年货的所料,不过半个小时,那两个人就找了过来。

    王瑞一进屋那双眼睛就开始撒么,可是就是没看到他相见的那个人,瞬间跟打蔫的茄子似的亦步亦趋的跟在展青云身边。

    既然这个话痨不说话,那只能自己来说了,“请你帮帮我们!”展青云依旧惜字如金,即使是在求人帮忙,也是这么直截了当,但是年华就是欣赏这样干巴利落脆的真汉子!

    “可以!”年华一口答应。

    旁边无精打采的王瑞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着,自己费了那么多口水换回人家一个后脑勺,怎么自己老大只说了五个字,这位高手就同意了,难道高手也会看人下碟?王瑞看看队长再瞧瞧自己,不得不承认的确是有差距,即使这差距只有那么一小点点!

    展青云不去管这个没事的时候经常脑残的家伙,从兜里掏出一张澳门的详细地图,铺在茶几上,指着最南端道:“我们接到消息,在今天晚上的凌晨两点钟,有一艘香港海兴海运公司的一条船会停靠在炮山码头,而那条船上就是魔云帮的人,而德善帮的二当家会带着三十来人去这条船上,跟他们交易。而我们的任务就是把他们一网打尽!”

    “一网打尽?这不是很简单么,直接在船上按个炸弹不就行了么,还简单易行!”王瑞一拍脑门道。

    展青云看了他一眼,王瑞从他眼里看出了对自己的鄙视,王瑞谄媚的笑了笑,手放在嘴边做了个拉拉锁的动作,表示把嘴闭上。

    “因为这艘船上盛放着大量的军火炸弹,我们行动一定要迅速,最好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定了局面。”展青云解释道,他也是十分苦恼,其他队员出国执行非常重要的任务,现在特勤大队只剩下后勤人员,虽然他们的身体素质军事素养能比得上普通特种兵,但几乎没有出过任务,幸好碰上了年华,他一眼就看出这人一定是练武之人,而且是个超级高手。

    展青云突然想到或许武林中人会有什么办法也说不定,“不知道这位?”突然想起还不知道这人的名字就想让人家帮自己的忙,这位性格坚毅的男人也不由自主的红了红脸。

    年华新奇的看着他,突然发现这人年纪应该不大吧,心里想着嘴里就问了出来,“你今年多大了?”

    展青云一听愣了一下,不过他不想回答,有人热情洋溢帮他答了,“我们老大今年刚满十九周岁,前几天刚过的生日。”

    年华眨眨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才十九岁,怎么看着跟二十三四一样啊。

    热情人士好像看出了她的疑惑,继续解答:“我跟我们老大在一起已经两年了,从见面的第一天起他就这个样子,两年来一点没有改变,说不定等我们老大三十多四十多的时候还是这个样子!”

    年华同意的点点头,想起自己还没回答人家的问题,“你可以叫我年大少!”这是cos卓大少的称呼了!

    一听就不是名字,可是他们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互相都不了解,而且这人好像对自己身份根本没有怀疑,可看她也不像这么单纯的人啊,他们当然想不到年华其实认识他们中的一个人,甚至展青云还对年华有恩情。

    “对了,那些尸体你们是怎么处理的,如果那两帮的人想找他们的手下找不到怎么办,会不会打扫惊蛇?”年华问道。

    “放心,那些尸体有人会帮我们处理的,放心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而那两个小头目已经被老大吓破了胆,分别给他们老大打了电话,对方一点怀疑也没有啊!”还是王瑞回答,作为一个拥有话多属性的人,跟老大这个惜字如金的人一起出任务简直就是煎熬啊。

    年华满意的点点头,随后整个屋子陷入寂静中,年华开始帮着想办法,既然已经答应人家帮忙,就要尽心尽力,偷偷进去不困难就算自己光明正大的在他们眼前晃他们要休想看到自己,要知道自己可是有“隐身符”,而能瞬间使一船的人失去行动能力最好用的磨不过下药。

    想到这年华开口道:“我一个办法,就是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找到可以使人瞬间失去反抗能力的药粉什么的?”

    展青云王瑞互看一眼,找这个年大少真是找对了,展青云点点头,掏出一个小玻璃瓶递给年华,“这是一瓶超级**香,只要听到它的味道,三秒之内一定会晕倒。”又拿出一个小玻璃瓶,里面是一粒一粒的小药丸,“这个是解药!”

    年华拿起解药看了看,又握着超级**香,嘴角扬起一抹邪邪的笑容,“难道你就不怕我是对方的人,现在我只要把超级**香,”手指不住的锁紧,“打碎,到时候死的可就是你了!”

    王瑞一听,心情又紧张起来。

    展青云不慌不乱,笑着道:“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好人!”

    本来被展青云百年难得一见的笑容吓到了的王瑞,一听这话差点吐了血,这杀人如切菜的家伙就算不是恶贯满盈也称不上善良的好人吧!

    年华嘴角抽了抽,徒然发现自己不但没吓到对方,到把自己给整进去了。

    三人计划好后,分头行动,等他们走后,年华看看时间都已经十一点了,打电话把年夏沈妙妙叫了回来。

    这回shopping完了的沈妙妙果然恢复常态,姐弟三人聊了会天,确定明天就要换回自己的身份,然后直接回大陆,从海珠市飞回临海市,三人就自己的屋子睡觉了。

    一点半钟年华准时清醒过来,给自己贴了张隐身符,从窗子跳了出去,她住在二十六层,不过几十秒就到了楼底,带上展青云给她的无线耳机,一路轻功去了炮山码头,同时通过无线耳机联络展青云,“我已经出发了,预计十分钟后到达目的地,你们准备的怎么样了!”

    “我们已经在埋伏好了,现在德善帮的还没来呢!”展青云伏在面对港口的山丘的草丛里,平时凌冽的双眼直直的盯着那艘目标轮船。

    “好的,等我到了再联络。”年华结束通话继续赶路。

    一点四十分准时到了炮山码头,隐身中的年华不用找什么隐蔽物,就站在靠近那艘轮船的岸边,这里比哪里都能看到轮船上的情况。

    两点钟,年华看到远处传来汽车的轰鸣声,这应该就是德善的人了,让开道路,年华站在路边看着他们。

    几辆车并没有直接停在目标轮船附近,而是故意停的远了点,很快从车上下来一群人,带头的是个光膀子的大光头,一身彪悍之气。

    年华看着这帮人从自己面前通过,年华干脆跟在他们身后上了船,当她刚刚上了船,这艘轮船就开动了,缓慢的离开岸边。

    她上去了,但是展青云和王瑞却没看到,眼看着轮船越开越远,即使是展青云也有点着急了,王瑞从他的藏身处跑到展青云身边,焦急道:“老大,那个什么年大少是不是旷了我们,我一直盯着轮船,根本就没看到他上去啊?”

    展青云突然想起,他们的耳机都是特质的,都带有定位系统,掏出包里的定位仪,打开寻找年华的位置,惊喜的发现人家早就上去了,“他到底是什么时候上去的,我怎么没看到,难道是我盯得时间太长眼花了。”

    展青云眼里不由露出一丝笑意,“或许吧。”谁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不会强制他人说出来。

    年华上了船,看到一个还亮着灯的地方,摸进去一看原来是厨房,里面还传来一阵阵的说话声,她溜了进去听墙角。

    就听一个人说道:“都已经两点,还把咱们整起来给他们做饭,晚上伺候五十七人吃饭就已经很累了,还TMD要吃夜宵。”

    另一个声音道:“可不是,这不又来了三十六人,咱们一共要做九十五份的夜宵了。”

    “咱们做一百份,做好了咱们五个先吃,做饭有咱们的,好吃的没咱们的,哼!”第一个说话的人不忿的道。

    年华挑挑眉毛,整整一百个人,这个消息真不错。

    出了厨房,没走几步就看到船长室里有很多人影晃动,透过窗户看里面,双方就跟两军对垒一样泾渭分明,在中间摆着一个桌子,桌子一边一个椅子,双方的大佬就坐在上面,他们的小弟整齐的排列在他们身后。

    年华数了数,德善帮的人一个不少的站在大光头身后,而魔云帮大佬后面只有五十个人,那么还有七个人在船上某个角落。

    年华决定先把那些散兵解决掉,不过几分钟后,得手的年华回到这里,往里看去,双方好像达成了一致,两个大佬站起身就要向外走,年华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把粉末状的超级**药倒在手心里,透过开着的窗户向里吹去。

    年华在心里默数三个数,在数到三的时候,屋里的人纷纷栽倒在地,快要走到的两个老大听到身后下饺子般的声音,刚要回头,头一晕也倒了下去。

    年华又等了一会儿,看没有其他现象,把另外那五个人也给搬了进来,而厨房的那五个厨师,虽然也晕倒了,不过她并没有移动还放在那里。

    回到船长室的年华发现一个坏消息,船还在移动但她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让它停下,至于往回开更是天方夜谭。

    不过她不会可以找外援。

    “喂,我把人都迷倒了!”听到耳机里传来的声音展青云莫名的安了心,王瑞则差点高兴的跳了起来,“年大少威武!”

    “请听我把话说完!”年华翻了翻白眼,“但是我不知道要怎么把船开回去,这只能让你们来想办法了!”

    “呵呵,我以为是什么事呢,放心,不要说是轮船,就是飞机我们老大也开的了。”王瑞根本每当这是个问题。

    这回轮到年华吃惊了,会开轮船还会开飞机,展青云到底还有什么事不会的。

    不知道展青云从哪弄来一条快艇,驮着王瑞追了上来,还好这艘轮船的速度非常的慢,不一会儿就追到了。

    等他们到了船上时看到船长室一屋子的失去反抗能力的黑帮人员,展青云舒出一口气。王瑞跟年华竖了个大拇哥,实在是太厉害了。

    到了岸上,年华就跟他们告辞了,他们两人还有很多善后的事情要做,也就没有挽留,他们以为这个年大少怎么也要在澳门待两天,可是等他们第二天去找年华的时候,她早就回家了,没有跟年华见上最后一面展青云怅然若失。

    王瑞安慰他道:“放心吧,有缘一定会再见得。”

    年华回到澳国赌场,叫上年夏沈妙妙两人悄无声息的走了,徐陈刚还是第二天下午才知道他们走了的消息,不提他失望不已的叹息,姐弟三人换好早就准备好的衣服,回了一开始租住的宾馆,因为早就告诉他们不要打扰他们,所以宾馆也不知道他们其实两天根本没在这住,就算知道了,只要把钱交了也没人会说什么。

    带着给家人买的大包小包,姐弟三人除了澳门来到海珠市。

    正好当天就有飞首都的飞机,拿着票上了飞机,两个小时后到了首都,然后再从首都转机到回到临海,当年华踏下飞机,站在临海的土地上时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成语,“故土难离!”

    提前给沈茜打了电话,沈茜早早的就等在候机室等他们出来,当她看到他们出现的时候,热泪盈眶,虽然才分开十来天而已,但感觉已经分开很久很久了。

    上了车,年夏沈妙妙开始给她讲旅途路上遇到的一些好玩的事,吃过多少特色小吃,给家人带来什么礼物,讲的都是快乐的事情,他们说的都是香港遇到的,而关于澳门只说逛了逛就回来了,那些遇到的惊险刺激的事根本就没敢跟她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