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六十五章 礼物
    回到家,三人大包小包的拎着东西,沈茜都无奈了,怎么这么多东西啊,但她也知道这么多东西很多都是给亲戚朋友带的,她又为孩子的懂事美滋滋的。

    等到年华把其他东西放到一边,把一个包装精美的巴掌大小的盒子放在她面前时,沈茜直觉兴奋起来!

    小心翼翼的打开整个人都傻掉了,一个水滴形状的红宝石熠熠生辉,颤抖着手拎了起来,窗外的阳光照射在上面,流光溢彩精美绝伦,这,这真是要了女人的命了。

    沈茜一把抱住年华啪啪,一个脸蛋亲了一口,年华擦擦脸上的口水,“老妈我帮你带上吧!”

    沈茜点头同意按捺住激动的心情,等年华帮她戴好赶紧快步走到大镜子前,左照右照,自我感觉漂亮了不少,摆了了个性感的姿势,沈茜回头问道:“你们说我性感么漂亮么?”

    三个孩子在她的注视下狂点头,不要说的确是好看,就算是不好看他们也不敢说是不是!

    不过年华总感觉着沈茜整体太不搭了,对了,拍了一下手,“老妈等等,我帮你找件衣服。”说着从一个大提包中找到一个盒子,打开后,从里面拎出一件黑色长裙,线条简约优雅,昂贵的布料上没有过多的点缀,却有种低调的奢华。

    沈茜一看就凑不开眼了,嘴里喃喃道:“这是香奈儿的新款夏装!”她前几天看时尚杂志还看到过,当时她就爱的不行,可是从来没想到过有一天它会出现在自己面前。伸手接了过来,小心翼翼的轻抚着,自己的丈夫年建国虽然身居高位,可是他从来不贪污**,虽然有时怕水至清则无鱼,不得不收一些东西,但太过的东西从来不收。因此当了这么多年的官没有多少家底,哪里有钱给她买奢饰品,而沈茜从来不会觉得失望,在她心里这样的年建国才是真丈夫。

    当然这样的两夫妻没少被人在暗地里嘲笑,沈茜虽然被气的不得了,但现在她万分庆幸自己的坚持,他们大人的所作说为都被孩子看在眼里,现在自己闺女有出息了,知道心疼父母,只要看到好东西都想给自己买回来,自己真是沾了孩子的光了。

    看着眼里饱含泪水望着自己的妈妈,年华不好意的摸摸鼻子,“老妈不要再看我了,你赶紧去换上也给我们看看。”

    沈茜美滋滋的回房间换衣服,年华擦擦额头的汗水,被老妈那么看着实在是太有压力了,正要坐下,门响了。

    年夏去开门,年华听到他打开门后的欢呼,“老爸你回来了,我好想你啊!”

    年华回头一看,年夏正抱着年建国在那腻歪呢,她也想冲上去表达自己的思恋之情,可是看到他身后的陌生人赶紧刹住闸,微笑着问道:“老爸,你后面这位叔叔是?”

    年夏刚才光顾高兴了,根本没发现他身后还有一个陌生人,立马从年建国身上下来,安静的站在一边。

    年建国哈哈一笑介绍道:“这是你们老爸的同事,你们安叔叔,以前没见过就算了,以后看到要叫人啊!”

    年华年夏立刻有礼貌的叫了声:“安叔叔好!”同事?老年同志一回家就有幽默感,还同事呢,这肯定是新来的市长安叔宗。

    “叔宗到了我这就不要客气。”年建国带着安叔宗到了客厅,一下子呆愣住了,整个客厅都被大包小包放满了。

    年华三人赶紧把东西清理一下,请他们坐下,年华看李鑫也一块来了,一把拉过他小声问道:“李叔叔,安市长怎么也上我家来了。”

    李鑫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啊,今天下午安市长在书记的办公司呆了两三个小时,根本不让我听,直到下班了才出来,这不一出来就回家了。他们聊得什么我也不得而知。”

    年华从他这没问出什么,那边年建国叫她:“年华,你们刚回来?看到你老妈了么?”

    年华一看坏了,自己老妈还在他们卧室换衣服呢,刚要过去,就看到卧室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位黑衣丽人,美丽端庄的脸庞配上奢华的黑裙和耀目的红宝石,真是夺人魂魄,年建国都傻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个看起来不到三十的佳人就是自己的老婆。

    安叔宗也是大吃一惊,他听说过年建国的名声,十几年如一日的疼爱自己的老婆,可是这是怎么回事?说是他老婆吧,年纪对不上号,可是说是他的小三,他的一双龙凤胎根本毫不排斥。

    “老年,怎么样好不好看?”安叔宗被年建国挡住,沈茜根本没看到他,一出门就看到自己老公看着自己,她笑着问道。

    “好好看!”年建国从来不知道一身衣服一件首饰能让人改变这么多,以前的沈茜虽然漂亮但毕竟也是三十**的中年人了,可是这么一打扮,竟然看不出来了,怪不得说人靠金装马靠鞍,说的太对了,不过他也没忘家里还有客人在呢,赶紧跟她介绍,“茜茜,我给你介绍下这是安叔宗安市长,我邀请他来咱们家吃顿饭。”

    沈茜这才看到屋子里还有两个人,李鑫她很熟悉不用避讳,另一个竟然是市长,她就有点不好意思了,跟人家道了歉,转身就要回去换衣服,年华偷偷摸摸的掐了一下年建国,年建国会意道:“换什么换,这样挺好的,这是孩子们给你买的?”

    沈茜本来就不想换,一听这话笑着回答:“可不是!”突然想起,“我还是去换了吧!”要不然做饭穿着不方便。

    年华站在一边听到这话阻止道:“老妈换什么换,今天的晚饭,我们三个包了,你就陪着老爸他们就行了。”

    安叔宗的眼睛在沈茜胸前的红宝石转了转心里有了思量,嘴里却道:“哈哈,早知道今天侄子侄女刚回来,我就不惹这个嫌了。”今天来年家吃饭本来就是他建议的,也是他不让年建国打电话回家的,本来市长去书记家吃饭吃的就是一个态度一个风向而已。谁想到竟然看到这么一出,自己妻子也有一个红宝石相恋,不过两克拉就价格不菲,而这位书记夫人佩戴的几十万挡不住。

    年建国当然看出了安叔宗的想法,不过他俩刚刚结盟也不希望这么快就瓦解,随指着年华道:“那可不成,既然你们回来了,怎么也要给你们接接风,序素斋怎么样?”

    年华无奈了她当然知道老爸的意思,“好吧,我知道你们给我接风让我出钱是吧!”

    年建国哈哈大笑,转脸对安叔宗道:“今天咱们就吃大户了,要说我这闺女其他的有点没有,只有一宗就够她用一辈子了,就是会赚钱啊,这丫头一天赚的钱反正让我一辈子都赚不到。”

    安叔宗一听瞪大了双眼,上上下下打量年华,这时他也想起他以前听到的一个传闻,据说年建国的女儿非常厉害,小小年纪就炒股赚了上亿,现在风靡全国的桃花醇酿就是她开的,当时他初来乍到听到这个消息一笑而过,他可不认为一个跟自己儿子安康一样的女孩这么厉害,可是今天一见他发现这个孩子果然有大将之风,身上全无市委书记女儿的高傲,而是一种超越了年龄的平静,的确不是池中物。

    年华跟年夏使了个眼色,或许这就是双胞胎的心灵相通,年夏一下子就知道了年华的想法,从那堆东西里拿出三个小盒子,分别给了年建国,安叔宗还有李鑫。

    年夏分完笑着道:“这是我们在香港买的礼物,因为不知道您的到了,准备的有点仓促,还请安叔叔不要嫌弃呀!”

    坐在一边李鑫没想到自己也有,赶紧起来拿过来,拿在手里感觉不是那么轻,悄悄的打开一看,瞬间睁大了双眼,赫然是一款百达翡丽的机械表,天啊,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吐沫,这块表怎么也要二三十万啊,自己一年工资也买不起啊,自己早就眼馋了,但是也狠不下心买。

    安叔宗看到了李鑫的惊喜甚至是狂喜的表情,不由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能打动他的心,要知道作为市委书记的秘书,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好奇下也打开,立马倒吸一口凉气,百达翡丽纪念版的手表,要说他什么好东西没见过,他吃惊的是就这么一个小姑娘出手就是上百万的东西,眼都不眨就送人了。

    “这也太贵重了,这我可不能收。”关上手里的盒子放在桌子上,安叔宗虽然也是爱表一族或者可以说是表痴,可是平白无故收人家一个价值百万的手表也说不过去,而且前些年的“表叔”时间还历历在目。

    年建国当然也看到了,第一次对闺女的大方有点头痛,但他从来都不是小气目光短浅的人,不过他也知道安叔宗的顾虑,只好道:“没关系,到时候咱们一起带出去,就说是晚辈送的,你看李鑫那里也有一块。”

    安叔宗刚才说出那句拒绝的话也是有点肉痛,这可是在大陆也有钱买不到的,年华这两块表是通过李生的面子得到的,她向来大方,听说有两个眼色,直接就要了两块表。既然年书记给了自己台阶下,他也就收下了,不过,从这一刻开始脸上的表情不由自主的产生了变化,跟年建国说话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放低了点姿态,这就是典型的拿人手段。

    一帮人收拾收拾去了序素斋,点了一桌素斋,年建国安叔宗喝的就是年华的桃花醇酿。安叔宗看着桃花醇酿的瓶子的一个地方上面清楚的印着华年公司几个字笑道:“以前经常喝桃花醇酿却不知道这是大侄女你的公司酿的酒。”

    年华拿着一瓶酒给他满上,嘴里说道:“既然安叔叔爱喝,以后我供着您喝,就当侄女孝尽您的。”

    安叔宗大笑道:“行,那我不是赚大发了!”

    饭桌上安叔宗问道:“大侄女是怎么赚到这么多钱的,你跟叔叔说说,我也让我那不争气的儿子学一学。”

    年华当然知道他意思,不过还是对他们一家钱的来历不放心,就开始从赌石讲起,到去魔都买股票,承包桃花村的桃花园再到成立华年公司酿造桃花醇酿,怎么包装的怎么做的广告,能说的都说了,这次不管是谁都放下筷子听她讲述,因为这一段以前年建国他们也没怎么问过,现在才知道年华的创业经过,在听到一块价值几千的石头一下子飙升到几百万的时候都傻了,在听到炒了一回股就能赚上亿后都疯狂了,然后在听到她办工厂的时候就淡定了,吓吓就习惯了。

    当然这其中有两个小孩是假装的,要知道他们可是亲眼看到自己老姐亲手赢了二十亿啊,虽然到最后只到手五亿,那也是疯狂至极,真是让他们不佩服都不行。

    一顿饭下来安叔宗决定在他的任期里,他就跟年建国走了,由于他是个表痴,他知道自己口袋里的这块百达翡丽纪念版的手表有多难的,这代表了一个人尊贵的身份,全球发型仅仅一千块,看着很多但全世界大大小小二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平均一下一个国家只轮到五块,你说这多么的稀少,可是人家一个人就能弄来两块她不仅要有足够的财力还要有通天的关系。

    年华一家四口另外加上沈妙妙回到家,沈妙妙撑不住回房睡觉,而他们一家人就坐在客厅聊天。

    沈茜就开始批斗年华:“你说你送那么贵的给他们干什么,还不把咱们当冤大头啊!”

    年华躲过沈茜的魔爪藏到年建国的身后,分辩道:“我之所以送给李鑫一块表,是因为他一直尽心尽力帮助老爸,一直对年大书记尽忠职守。”上辈子即使老爸被人陷害,李鑫自己也被牵连成了一个普通公务员,但还是念着他的好,出事后帮了他们不少忙,对这样的一个人年华当然不会吝啬了。

    “而之所以送给安叔宗那块表,我可是有用意的,你说是不是啊老爸?”年华撑着年建国的肩膀笑嘻嘻的问道。

    年建国点点头,“安叔宗下来不过是镀金的,他以前也是秘书,现在他的老领导身居高位想提携他,就把他放在这里镀金,到时候他只要混好资历就会去首都,当然他本来也是想大干一场弄些政绩,我也想为人民干些实事,但你们都知道书记和市长从来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我俩一定会明争暗斗的,不过今天这只表打破了这个局面。”

    看着老婆儿子懵懂的眼神,坏心眼的端起茶杯,看看里面,叹了口气,摇摇脑袋,沈茜狠狠剜了他一眼,夺过他手里的杯子,从饮水机里接了水给他。

    年建国赞赏的看了沈茜一眼收获大白眼一枚后才接着道:“年华送给他的那个手表可不是一般人能弄来的,就算是中央的人都不一定能弄得来,可是她偏偏就弄来了,你说安叔宗会怎么想。”

    沈茜年夏这才恍然大悟。

    安叔宗跟年建国一家住在一个院子里,不过几步路的距离,等他回家的时候不过九点钟,提前被告知出去应酬的安夫人看他进门的时候特意看了看时间,“叔宗,今天你回来的怎么这么早啊?”

    安叔宗一边脱衣服一边问道:“儿子呢?”

    安夫人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安叔宗哼了一声,“是出去玩还没回来吧!”

    “叔宗,既然孩子散了暑假就让他好好玩玩吧,啊?”安夫人好言相劝。

    安叔宗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从口袋掏出两个盒子小心翼翼的放在茶几上。

    安夫人好奇的打开看看,“天啊!”她把里面的那副紫翡耳坠拿出了,欣喜若狂,“叔宗这是你给我买的?”

    安叔宗摇摇头,又指了指另一个盒子,“你在看看另一个。”

    安夫人打开后又是一阵惊呼,不过惊喜过后来了疑问,“叔宗,这不是你买的吧,难道是别人送的,这也太大手笔了。”

    看到安叔宗点头,安夫人皱皱眉头,“那叔宗你就收下了?我说,叔宗虽然你从年轻的时候对收集手表就成了痴,可你也要想想自己的前途不是!”

    安叔宗抚摸着手表那眼神就跟看美女一样,百忙中回答道:“放心,这是市委书记的女儿送给咱们的,送你了你就要就行了,谁敢说市委书记送我东西是送礼,我的上级给我礼物不过是关怀下属。”

    安夫人听了虽然觉得这是个歪理,但细琢磨也是这么回个事,高兴的摆弄着耳坠,突然想到他话里的东西,停下手好奇问道:“这是年书记的女儿送的?我记得他女儿跟儿子是龙凤胎,跟咱们儿子一个年纪,上哪弄这么多钱,我看就是书记接着她的手给咱们的。”

    安叔宗放下手表摇头道:“当然不是,你可是不知道人家那小姑娘的厉害,你知道桃花醇酿么?”

    安夫人点头,她当然知道了,“现在电视里天天都播他们的广告,据说这酒就是咱们临海产的。”

    安叔宗点点头,“没错,这酒就是人家年华正出来的。”

    “什么?”安夫人蹦了起来,“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不可思议,人家随便炒炒股就是几千万上亿的,人家跟咱们儿子一个年纪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啊。”安叔宗感叹道。

    安夫人听在耳中那个不是滋味,那个妈妈都认为还是自己孩子最好,她突然兴奋道:“要不这样,干脆咱们两家结亲的了。”

    安叔宗一听就反对,“你得了,不要看人家孩子有钱,就打算把她跟咱们儿子凑一对,要我说人家根本就看不上咱们儿子。”

    这话安夫人不爱听了,在她心里安康自然是最棒的,不由分辨道:“咱们儿子怎么了,长得好不说,还有一个市长当老爸,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只有咱们挑他们的没有挑咱们的。”

    安叔宗都被气乐了,“没错,安康他爸我的确是市长,可不要忘了人家年华的老爸还是市委书记呢,完全压我一头。只有人家挑咱们的,没有咱们挑人家的,死了这条心吧。”

    看着自己老婆还有点不死心,不由开始掰扯着解释,“咱们儿子的性格你不知道,那是又臭又倔,他以后最适合的就是找一个能够包容他的贤妻良母型的女孩,但是人家年华,今天我一看明显就是那种面上看着温和其实内心无比强大的女孩,以后一定是个女强人,到时候他俩这两个都不弱软的人真到了一起肯定是是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你真的忍心孩子家庭不幸福啊!”

    安夫人一想也是,以后自己儿子还是找个能迁就他的为好,又感叹几句就把这件事给放下了,不过这么换一个角度看,年华这个孩子还真的挺厉害的,不由建议道:“既然这样那不如让咱们儿子都跟人家接触接触?”

    安叔宗摆摆手道:“我自有打算。”

    从澳门回来后身心疲惫的沈妙妙在临海休息了两天,拎着年华给她一家人买的东西回魔都了,东西太多只能托运,沈茜本来也给她自己哥哥嫂子准备了不少东西,可看这个样子那些东西沈妙妙拿着都费劲了,只好作罢。

    年华年夏跟着沈茜一同把她送到飞机场,沈妙妙眼圈都红了,依依不舍,这么多天一起出去旅游三个人培养出深厚的感情,年华年夏也是舍不得这一点都不娇气的小妹妹。

    “老姐,表哥我舍不得你们。”沈妙妙站在安检前面一时控制不住情绪一把抱住年华,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年夏在一边拍着她的肩膀无声的安慰着。

    年华看看机场的时间,距离登机时间已经不过了,轻声安慰道:“放心,假期还这么长,交通还这么方便,说不定哪天我们就直接飞过去了,上次去魔都因为过年很多地方都没去,到时候你再带着我们好好玩玩。”

    沈妙妙破涕为笑不住的点头,沈茜看着几个孩子这么要好她心里也高兴,一手双手把这三个孩子圈在自己怀里,笑着道:“你姐姐说的没错,说不定到时候姑姑也跟着一块去。”

    点点头,她也看看时间,沈妙妙擦擦脸上的泪痕放开了年华,挥挥手道:“说好了,姑姑,老姐,表格,我走了。”

    送走了沈妙妙,年华的生活又平淡起来,每天练武画符间训练年夏,出去这么一趟她发现了即使是现在这个法治社会一样是弱肉强食,即使不出现在明面上也是在暗地里从不消失,丛林法则从来没有失效的时候!

    日子就这么到了七月三十一,她突然想起自己好像还有几块翡翠毛料藏在新买的山庄里,反正现在自己没什么事,干脆去把那些毛料都解开,质量一般的自己就当练习玉雕了,质量好的就留下来等到自己雕工小成的时候给家人雕些小玩意。

    从来都是说干就干的年华跟家人说了声就去了山庄。

    二十多天没来,山庄里不是那么整洁了,打电话叫来钟点工,五个钟点工收拾了一个上午才把山庄收拾干净,年华看着整洁的屋子,舒了一口气。

    等钟点工走后,年华打开地下室,里面的东西都放在原位,没人经来过。

    上次的时候薛铭文已经找人帮她把水电气都通好了,现在直接入住都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