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六十六章 平生三级
    年华打开地下室的灯,即使她现在能够夜视还是习惯在亮堂的地方工作。

    地下室被分成三个小间,年华把解石的切石机和擦石机放在最里面,那里安装了一台大功率的换气机可以把地下室因为解石引起的灰尘吸到外面,保持地下室的空气清洁度,她可不想呼吸带有粉尘的空气。

    中间的那间则作为她的玉雕工作室,虽然现在里面一块玉也没有,最外面则被她布置成一个小客厅,里面沙发电视电脑电冰箱应有尽有,累了可以在这里休息,玩玩电脑看看电视什么的。

    年华从她所有的毛料里面找出一块最不好豆种翡翠练手,毕竟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解过毛料了,即使自己非常有信心不会解坏,但还是小心为好啊,小心驶得万年船。

    这是一块大约十公斤的石头,轻轻把它放在切石机上,直接削掉三分之一,打开一看刚刚好,一分玉肉也没有被破坏掉,又连续几刀,把多余的不分去掉,剩下的就不能用切石机了,而是要擦石,把边边角角上的废石一点一点的磨下去并且不能损害到翡翠。

    年华小心翼翼的石皮脱去只剩下翡翠,把解好的翡翠用水洗了洗,再拿出来就不再是那副灰扑扑的样子了,真是清水出芙蓉啊,不过这只是豆种的翡翠即使带着些绿意,也不会太值钱。

    把这块豆种翡翠放到玉雕室专门放翡翠的保险箱里,又回到解石室,这回她要把那块自己都垂涎已久的红翡给解出来。

    找出那块红翡的毛料,大约有足球大小,毛料不是特别的大,但架不住人家薄皮大馅,除了薄薄的一层黑沙皮。把毛料托在手心,仔细观察这么一块价值连城的红翡怎么没被人抢走,原来在最底下有一条裂,还是赌石人最怕的马尾绺,马尾绺破坏性极强即使是最高深的赌石大师也不敢下手。

    赌石中裂绺,即裂痕。大的叫裂小的叫绺,不怕大裂就怕小绺,绺的破坏性比裂要大,直接影响取料和美观,危及价格,因而是不可忽视的表现,而马尾绺就是其中最厉害的,即使玻璃种的高绿碰上它都会无法取材,一般有经验的看到它们都不会碰的。

    可是赌石赌石,着重在这个赌字即使全天下的所有人判定这块石头根本就是块废石,根本开不出翡翠,但它只要是毛料它就有可能开出翡翠甚至是极品翡翠,很多时候赌石是靠运气的。

    而这块无人问津的毛料里偏偏就有极品翡翠,偏偏被年华的透视眼看到,这也不得不说是运气。

    年华解这块石头的时候万分小心,要说上一块她用了百分之六十的心,这块就能达到百分之两百。怕破坏里面玉肉的一丝一毫,年华干脆一开始就擦石,全神贯注,眼睛全神贯注的盯着手里的毛料,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这块红翡毫发无损的解了出来,这时她才深出一口气。

    把其他毛料放了回去,托着这块红翡来到玉雕室,被水冲洗过后的红翡鲜亮通透,色如鲜血,在毛料中时年华看到的颜色比现在要暗一些,还真是要解出来才能最终判定其价值啊。

    年华越看越爱,手也越来越痒痒,恨不得马上把它分开雕琢成玉镯戴在手上,本来她以为那个紫翡的镯子就已经是极品了,现在一看就算是极品也有上下之分啊。

    年华强行按捺住自己的冲动,把这块红翡放到保险箱里,同时把那块豆种翡翠拿出来,当保险箱的门关上的时候,年华松了口气,实在是太诱人了,谁让她最喜欢的颜色除了黑色就是红色。

    年华端坐在桌子旁,仔细端详着手里的这块翡翠,这块翡翠是一个不规则的圆柱型,现在自己家不缺首饰干脆就做成摆件。到底做成什么好呢?左思右想也想象无能,虽然自己传承中有制作玉符,但是执着玉符跟玉雕的雕琢功底那是不可同日而语,制作玉符不需要太好的手艺,只要能把符清楚的刻在玉上面就行,当然了好手艺也会使玉符更加好看,但这并不是玉符必须的,玉符威力不会因为玉符好看而提升。

    不过年华却觉得如果把符箓与玉雕结合,两厢和一说不定会有神奇的作用。

    她不知道应该用什么图案,但是网上有啊,外间就有电脑,年华在网上浏览,终于找到一个跟翡翠的形状差不多而且寓意非常合适的玉雕图案:平生三级,主体是一个瓶子,取“瓶”同平;瓶子上是三个戟,取“戟”同级,瓶子上面三个戟,就是平生三级。

    年华立马就相中了这个图案,拿出一根铅笔在翡翠上描描画画,先勾勒出大致的图案,瓶子应该是比较好雕刻的,不够上面的戟就会费点事,不过她相信自己的能力,不过即使做不好自己也可以把瓶子给老爸,这也有平平安安的意思么。

    她也托陈诚帮她买了一套玉雕工具,可她发现自己根本就不会用,干脆拿了一个小刀直接在翡翠上开始雕刻,其他人或许不行,但年华是什么人,只要把内力灌注在小刀里,翡翠在她手里就跟白嫩的豆腐一样,想怎么切就怎么切,很快一个瓶子的雏形出现在她的面前,接下来就是三个戟了,这回年华拿刀不再大开大合,而是细心的雕琢着,慢慢的三个戟从她手里出现了,平生三级的雏形出来了。

    年华看看时间午饭时间早就过了,马上就两点了,既然赶不上吃中饭了,干脆中饭晚饭一起吃得了,她又投入其中。

    大概的轮廓出来后,就要进行精雕细琢了,年华直接把“升官符”雕刻在瓶子上,符似字非字似画非画,浑然一体,如果看在其他人眼里肯定以为这就是瓶子的花纹。

    抛光打磨后,一个精美的平生三级就出现在年华眼前,看着自己花费一天时间雕刻的生平第一个个摆件她反正是满意极了。

    用水把摆件清洗干净,才发现自己已经成了个小灰人,顾不得饿的咕咕叫的肚子,还是先洗洗再说吧,实在是太脏了。

    抱着“平生三级”跑到二楼,赶紧洗了个战斗澡,衣服也没办法穿了,洗完澡又洗衣服,还好她有万能烘干器:内力,很快衣服就可以上身了。

    拿出手机,天啊,都四点多了,从背包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棉花跟盒子,把摆件用棉花包起来小心翼翼的放到盒子里,盒子稍微有点大,怕磕到碰到把四周都用棉花堵得严严实实的。再将盒子放到背包里,背上书包,出了山庄,她现在肚子叫的更加厉害了,还是先去找吃的吧。

    出了山庄就是临海著名的景点变南湖风景区,顺着出山庄的这条路向东走,再上北拐就能看到一个专门开辟出来给游客吃饭休息的地方,里面就有一家肯德基,年华已经饿得两眼发绿了,她就想来点快的,还好这个点钟里面的不多,很快就轮到了她,她也不怕吓到别人了,“我要三个奥尔良鸡腿堡,三个炸鸡堡,两杯雪碧,一个大薯,谢谢!”

    服务员以为她跟朋友一起来的,麻利的把东西放在托盘里递给年华。

    付完钱,年华找了个僻静的角落,撕开一个汉堡的包装就往嘴里塞,那个狰狞啊,在她斜对面坐着一家三口,年轻的夫妻带着可爱的儿子,小孩子也就两周岁,小孩坐不住站在沙发上到处看,正好看着年华的吃相,小孩愣住了,年华也看到了,她非常喜欢小孩子,情不自禁的对他一笑,“哇哇……妈妈那里有个坏人,她要吃宝贝的小**!”

    年华一下子就囧了,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孩子给嫌弃了。

    低着头飞快的把喉咙里的东西咽进去,还被噎住了,只好拿起桌子上的雪碧冲一冲。

    孩子的父母找了半天找不到“肇事者”,后面那个小姑娘应该不是,或许是刚才才走的人做的吧。找不到“凶手”的年轻父母赶紧哄着自己的心肝宝贝,看孩子哭得实在伤心,东西也已经吃的差不多了,拎着东西走了。

    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出了大门,年华松了一口气,实在是丢人竟然把一个小孩子给吓哭了,难道自己变得难看了,赶紧拿出手机自拍一张,还是那么好看么!

    自恋完了的年华继续消灭她那四到五个人都能吃饱的汉堡包,这时附近没有其他人,要不然他们就能看到一个奇迹,一个少女十分钟内吃完六个汉堡。

    一口气喝完一杯雪碧,休息了两分钟,背上书包一手拿着另一杯雪碧,一手拿着薯条,一边吃边出了肯德基大门。

    来着的人们开始增加了,年华跟着人流边吃看边看,看到旁边有人坐船,她也跟着上去了,当然是需要付款的,他们所作的船就是那种古代的那种雕梁画栋的木船,顺着湖水的波纹漂荡,真是别有一番滋味,等年华下船的时候她手里的杯子袋子都空了,揉揉成一团放进垃圾箱里,年华觉得自己心情非常的好了。

    拜拜手叫过一辆计程车,上车回市里,路上接到老爸的电话,“什么事啊,老爸!”

    年建国从他女儿的声音里就能听出她心情不错,“心情不错啊,你老妈手机没电关机了,回去告诉你妈妈,我晚上加班不回去吃了。”

    “好的,需要我给您老人家送些晚饭么?”年华跟她老爸客气道,她也就是这么一说,市委市政府那么多的公务员都等着书记和市长的指示还用的着她么!

    可是她这回失算了,年建国马上回答:“好啊,你也不用去序素斋给我们买了,就随便从哪个四星五星级的酒店给我们买点就行了。”

    年华差一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啊?老爸你们领导开会,我这个小普通老百姓去不合适吧!”

    “一看你刚才就没诚意,赶紧的我们正好饿着呢,我们一共十一个人,你看着买就行了,不用去序素斋,随便找个四星级五星级的酒店就行了。”年建国还非常为年华照想的道。

    年华是差点栽倒在地,四星级五星级?他怎么不去抢啊,不过想到通过手机能听到对面有不少的人,为了给年大书记留个面子,我忍了,只有答应,想到正好可以把背包里的摆件直接放到他的办公室里,心里也就平衡了,要不然她也要找机会给他放进去,如果你把这东西给他,脑袋里装着无数民生大事的他肯定会忘了。

    年华吩咐司机师傅,“师傅麻烦改个道,去序素斋。”

    因为在沈茜住院期间年华每天都来序素斋给她买饭菜,序素斋的经理夏恒易也记住了这个孝顺的好孩子,通过聊天,两人还有一点忘年交的感觉,这不是一看她又来了,直接让厨房先做她的,两人聊了不一会儿,年华点的二十个菜就齐活了,怕年华一个孩子那不回去,还专门叫了一个服务员帮她送过去。

    年华推辞不过,只有接受了他的这片好意。

    不过等那个服务员回来后把他的所见所闻一讲,夏恒易大吃一惊,没想到不过是好心帮人送了一回餐,竟然就送到了市委市政府,看起来那个小姑娘也不是普通人,自己这回是结了回善缘了。

    年华跟服务员到了的时候,李鑫就等在大门口,他带着两人去了一间会议室,里面已经放上了盘子碗筷,看起来就等着年华的菜了,年华暗自撇撇嘴,三人把菜放在盘子里,服务员一看差不多了就跟年华告辞,当然走的时候拿着不菲的小费。

    等服务员走后,年华感觉也没自己什么事了,饭钱也付了,饭菜也送到了,可是李鑫告诉她,年建国让她在这等着他,还有事要跟她说,想了半天也搞不清楚的年华开始跟李鑫套话,可是结果很失望,李鑫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书记为什么让你来送饭,应该是临时起意吧,毕竟一开始可是你开口说要送的。”最后还揶揄了一句。

    年华当然不信,要是没事,老爸那个公私分明的人肯定不会因为自己这么一说就同意了的,年华在那不断瞎想。

    期间李鑫出了一次,回来的时候带回了一帮,年建国打头进来了。

    年建国一看到年华就笑个不停,帮她介绍他身后的这些领导,年华只得笑着一一叫人,什么叔叔大爷的叫了一圈。

    领导们落座后,安叔宗一看这菜就开心说道:“我今天是沾了年书记的光了,这可是序素斋的菜式啊,大家都有口服了,咱们要感谢年书记。”

    纪检委冯书记在人们的印象中就是一个严肃刻板的人,没想到他也有诙谐的一面,鼻子动了动陶醉的道:“要是每次晚上开会都能吃到这么好的饭菜,我愿意每天晚上都开会。”

    年华看着一帮老头在那边吃边聊,没有人喝酒,她还给他们拿来几瓶子桃花醇酿,不过没人喝酒不代表没人不说酒。

    吃饱后,分管经济的副市长雷市长拿起一瓶桃花醇酿感叹道:“如果不是本人在这坐着,谁能想象得到这个声名鹊起的名牌酒就是这么个小孩子一手打造的!”

    所有人的目光刷刷的集中在年华身上,年华尴尬的笑了笑,年建国可见不得有人欺负自己闺女,“行了行了,我闺女面嫩,你们这么多大人欺负一个孩子,这可要不得。”

    安叔宗哈哈大笑,“你们看这就是护犊子,我们还没怎么的呢。行了行了放过小姑娘吧。”

    既然两个大老板都发话了当然没人敢再逗年华了,年华终于放心了。

    吃完饭又休息一会儿,这群日理万机的人又回到他们那个会议室开会,这回把年华都给叫进去了,年华虽然不明所以但是毫不胆怯。

    等进去了听到他们所讨论的问题后就明白了,原来中央指示各个省要指定一个市,设立经济特区,给予丰厚的政策倾斜,而临海就被本省指定为经济特区,理由是临海市市如其名邻着渤海湾,还正在建设本省最大的海港。

    本来这是个非常令人兴奋的事,但是临海市是个传统的重工业城市,税收大多靠大大钢铁公司,而这个经济特区中央指明要扶持污染少甚至无污染的企业。这回把临海市的一杆领导都愁怀了,只能现在招商引资了,可是一时半会从哪里拉投资啊,安叔宗脑袋一转就想到了今年的纳税大户生产桃花醇酿的华年公司,不过一个季度就纳税两千万,这可是刚刚开始,估计今年全年能突破一个亿,这样一个教材就摆在自己眼前,怎能不抓住,当然安叔宗也跟年建国通了气,这可是人家闺女,要是他不愿意自己也没办法,不过安叔宗一说年建国只是沉吟一会就同意了。

    就这样在两个中年人的算计下,年华就被旷了过来。

    年建国看向年华,“不知道年董事长有什么想法?”

    年华一听晕了,可是老爸的话她又不得不听,只能咳嗽两声整了整理自己脑海中的东西再加上自己上辈子的经验,开口道:“既然年书记这么看得起我这么一个小小的商人,我当然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中央希望我们大力支持高新科技,服务业还有轻工业,当然不是说要放弃重工业,毕竟一个国家实力的强盛国防的建设都离不开重工业尤其是钢铁企业,不过拿着生产力低下根本生产不出优质钢材的小企业还能关就关,它们污染大不说这几年也不赚钱。”年华款款而谈。

    “唯一办法就是政府出面把这些小钢铁厂整合成一个有实力的大钢铁厂,这样才能减少资源浪费,而那些小钢铁场的老板可以在里面占股,但只有收益权没有决策权。”

    “而要想吸引高科技公司的入住,修建高新技术区是免不了的,各种配套设施也要做好准备,而很多高新科技公司都是聚群的。”

    她说的这些年建国等人不是不知道可是,如果停了这些小钢厂,那些在钢厂上班的工人怎么办,现在都没有拥有技术含量高的企业落户临海。

    不过年华接下来的话让所有人刮目相看,“既然没有人愿意在咱们临海市发现高科技公司,那么我愿意做这个领头羊,我在这宣布我愿意拿出两个亿进行投资,不过具体要建什么工厂,恕我直言,我现在还不知道,谁让我知道的太早了呢,不过我会争取在一个星期内确定下来,到时候再谈后续的。”

    两个亿把这些当了半辈子领导的人给镇住了,连年建国也不知道自己闺女什么时候有这么多钱,但是年建国一琢磨就琢磨出来了,上次这丫头应该是没说实话,她炒股应该不止挣了一个亿,这些钱应该也是那一次赚来的。

    年建国都这么震惊了,更不用说其他领导了,这这这,两个亿啊,人家张口就来,不由掐指一算如果要是贪污的话这两个亿可得贪污一百多年都不一定够,这回所有的人都对年建国服气了,孩子的本事也是大人实力的一种啊。

    安叔宗找她来的有两个用意,一个是出主意,这么没做到,二是出钱,这个超标完成任务,本来他的心里价位是两千万,人家直接给出十倍的价格。

    年华当场就写了一个保证书,把这两个亿安到实处,本来端着长辈架子的常委们都开始跟她平等交谈,这可是临海市最年轻的的亿万富翁也可能是最有钱的。

    接下来他们的会议年华没有参加,跟年建国说了一声,背着背包去了他的办公室,她要把那个摆件放到他的办公室里。

    年建国的办公室干净整洁,他的办公桌就在东面,年华绕着办公桌走了两圈,终于决定把摆件放在右上方,理由是她感觉那里比较舒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