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六十八章 天雷滚滚
    年华从来没想到过竟然这么容易就拿下了,她还以为郝在怎么也要跟她讨价还价呢,其身前的雷州。

    雷州明白她的意思也劝道:“放心吧,这样今天我们就可以把合同签了,钱我现在就可以给你。”

    郝

    掏出手机,问了问他的账号,直接把钱转了过去。

    纸上的那个控油器正是两年后发布的那个,分毫不差,看起来自己真的找对了。

    年华一把抓住郝在的手热情的道:“不知道,

    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就解决了,第二天出了公证处,年华就散了雷州三天假,”行了,没什么事了,你自由行动吧,到时候不要忘了回来。“

    雷州兴高我阿姨叫乔丹慧,今年三十九岁。”

    民警在电脑上输入名字,最后找到了,让年华辨认相午,气温已经直指三十七八度了,室外根本没人,年

    年华正在那纠结要怎么表明自己的身份,乔丹慧儿!“

    一听沈茜两字,乔丹慧愣住了,那不是自己年轻皮了些,让她费了些心,其他的都还好。”

    年华从来没想到过竟然这么容易就拿下了,她还以为郝在怎么也要跟她讨价还价呢,其实她的底线是五千万,或者直接给他百分之一的股份,可是没想到五百万就搞定了。

    年华在那呆滞了,雷州没收到她的指示不敢自专,郝在更是忐忑,要知道他也曾经拿着这个东西去过好多厂家,可是他们都是以为他在异想天开毕竟很多人也看到过那部影片,都以为他是看电影走火入魔了,终于有一个老板终于感兴趣了,却只给他十万的价码,他研究制作的成本都不只十万,他都已经放弃了,没想到今天有人出这么多钱,他当时就认为是不是搞错了,可是心里却无比盼望着这是真的,可是两人的沉默让他害怕了,最后一咬牙一狠心磕磕巴巴的道:“要,要是感觉多了,我还可以再少要点,四百万也行。”

    年华被他的话惊醒过来,看着眼前这个双鬓斑白,满身疲惫的跟自己父亲差不多大却苍老至少十岁的男人,不由心中一酸安慰他道:“你放心吧,不会少给你钱的。”说着捅了捅身前的雷州。

    雷州明白她的意思也劝道:“放心吧,这样今天我们就可以把合同签了,钱我现在就可以给你。”

    郝在欢喜的不知道如何是好,雷州把合同摆在他面前,郝在颤抖着手把自己的名字签上,郝在签完后,年华拿过合同刷刷写上自己的大名。

    郝在虽然好奇为什么是这个女孩子签字,不过也没说什么,就怕自己一多嘴合同就作废了。

    签好字,一式三份,年华把其中一份交给郝在道:“咱们一人一份,好好收着,剩下的那一份,明天你跟我一起去公证处,交给公证处。”

    郝在点头同意,眼里带着某些渴望。

    年华当然看得出来,笑着道:“放心吧,今天我就可以把钱交给你,你也把控油器的资料都给我们,明天的公证不过是我们公司的例行程序罢了。”

    掏出手机,问了问他的账号,直接把钱转了过去。

    郝在在一边看着,突然听到手机铃声响了掏出来一看是一条短信,看到内容后张大了嘴,本来已经只剩下一千块钱的银行卡里多了好多的零啊。

    鼻子一酸,郝在险些落下泪来,雷州拍拍他的肩膀,擦擦眼泪,郝在赶紧把关于控油器的所有东西都搬了出来,两台实验机器,无数张图纸放满了一个箱子。

    郝在把没有的图纸直接焚烧,就剩下最后的完整的图纸还有一些写下来却没有实验的想法,如果不是因为妻子突然进了医院,他说不定把接下来的实验完成了。

    年华拿过图纸看着,看到最后,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其实她也害怕,毕竟“控油器”的出现是在两年后,谁知道现在的“控油器”的技术是不是已经成熟,当看到那巨大的机器时有点失望,不过看到图纸后完全不会了,图纸上的那个控油器正是两年后发布的那个,分毫不差,看起来自己真的找对了。

    年华一把抓住郝在的手热情的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来临海工作,虽然公司不大但是给你的待遇绝对比你现在的那个科研所好的多。”

    郝在有些意动,可是想想还在医院的妻子和女儿左右摇摆,年华一看有门不由加把劲,“我们临海离着首都很近,不过一两个小时的车程,要知道咱们华夏最好的医生还是在首都,难道你就不想把你妻子转院去首都?”

    怎么不想,郝在当然想了,可是还有顾虑,年华也不逼他,只道:“这样吧,如果哪天你想通了的话就给我打电话。”说着年华掏出一个精致的名牌递给郝在,郝在接过来一看,“华年公司董事长。”他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雷州无奈的看了自己老板一眼,实在是太坏了,就知道吓唬老实人,经过雷州的解释,郝在接受了这个事实,怪不得刚才是这位主导,那位雷总经理都靠边站了。

    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就解决了,第二天出了公证处,年华就散了雷州三天假,“行了,没什么事了,你自由行动吧,到时候不要忘了回来。”

    雷州兴高采烈的带着他那堆大包小包走了,年华又跟着郝在去了一趟医院看了看郝在的妻子,可是被她感恩戴德给吓跑了。

    把那些东西放在酒店她不放心,干脆找了家提供保管物品的银行,把东西存进去,当然这保险柜的租金可是不便宜,不过这样也是最安全的。

    想起老妈的嘱托,年华装作一个探亲却不知道亲戚搬到哪里去的可怜小孩,没办法只能求助于警察叔叔。

    派出所出来接待她的民警是一个中年妇女,看到可怜兮兮的年华就心软的一塌糊涂,“好孩子放心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找到你姨姨的。”

    来之前,沈茜就已经把名字告诉她了,“我阿姨叫乔丹慧,今年三十九岁。”

    民警在电脑上输入名字,最后找到了,让年华辨认相片,年华根本就不认得人家,老妈那也没有照片,这能凭借着老妈说的那些特征,双眼皮大眼睛,在右眼跟鼻翼中间有一颗黑痣,年华一一对应,完全吻合,应该就是她了,记下她身份证上的地址,很好,任务完成一半了,跟民警阿姨道谢后,出了派出所。

    正好前面过来一个空车,年华赶紧拦住,告诉司机那个地址,东安区辉煌小区。

    车行驶起来后,年华本来想跟老妈说一声,可是还没看到真人呢,还是确定找到真人后再请功么。

    辉煌小区的名字跟实际情况完全不同,怎么着也得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下了车的年华从大门进去,晕了。

    辉煌小区根本因为已经太老了,很多楼的标示已经破损掉了,年华根本不知道那个是红星楼,想找个人问问吧,可是现在正好是正午,气温已经直指三十七八度了,室外根本没人,年华虽然不惧酷暑,可是其他人不同啊,没办法只能出去在附近找了家快餐店,吃饭加躲太阳。

    边吃边拿出手机上网消磨时间,这一顿饭就吃了一个小时,吃完饭又点了一杯饮料继续消磨。反正天气这么热根本没什么人愿意出来,虽然到了饭点,可是还是没坐满,也不会有人赶她走。

    无聊的搜了一篇小说看着,不经的回头,看到一个女人从自己身边跑过去进了洗手间,看那样子好像哭着,年华转回头去继续看书,没翻两页突然瞪大眼睛,背上背包几步到了厕所,那个女人正在洗脸,年华装模作样的站在她旁边的那个洗手池洗手,眼睛余光却不住的往人家脸上瞅,越看越像越看越像,当女人洗完脸整张脸孔出现在年华面前时她已经不怀疑了,这就是自己这次任务的目标——乔丹慧。

    乔丹慧不知道旁边有人在偷看自己,掏出一包纸巾擦脸。

    年华正在那纠结要怎么表明自己的身份,乔丹慧拿着放在旁边的包包转身就要走,这回年华也不纠结了,直接出声叫人:“乔阿姨,等一等!”

    乔丹慧刚才沉浸在她自己的世界里根本不知道旁边有人,年华出声她这才看向年华,“你是?”上下打量片刻脸色变了的红润起来,年华还以为她认出自己了,笑着刚要说话,就见乔丹慧指着她怒骂道:“你们母女还真有意思,老的走的小的又跑过来了,我告诉你有我在的一天就你们娘俩就不要想进施家的大门,我说到做到。”

    年华这才知道乔丹慧完全把自己当成另一个人了,刚才以为的红晕其实是气的,看乔丹慧气呼呼的从她身边过去,年华一把拉住她的手,“乔阿姨,你误会了!”

    乔丹慧拽了拽没拽出来,反而被年华拖到她原来的那个桌子那摁在座位上,年华看她还是想走,赶紧道:“乔阿姨,我沈茜的女儿!”

    一听沈茜两字,乔丹慧愣住了,那不是自己年轻时最好朋友的名字么,可是那丫头离家出走跟人日本的实在太彻底了,竟然连封信都不给自己写,十七年后竟然冒出个女儿了!

    年华看她还不信,从手机相册调出老妈的照片,把手机递给她看。乔丹慧拿过来一看,一眼就认出来的确是沈茜,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青春逼人的爽朗少女变成了温婉美妇,大致的样子没有变。

    这回乔丹慧是相信了,她又往后看,看到一张年华家的全家福,前面坐着沈茜年建国,后面站着年华年夏。年华在一边给她讲解:“那位沉稳英俊的男人叫年建国是沈茜女士的丈夫,当然也是我们老爸,后面站着的就是我跟我弟弟,我们是龙凤胎。”

    乔丹慧盯着手机上的照片声音颤抖着问道:“这么多年你妈妈过得还好么?”

    年华回答道:“当然了,我老爸非常爱她,家里的事都听她的,也就是我跟我弟弟调皮了些,让她费了些心,其他的都还好。”

    乔丹慧这才放心,抬头看着年华,刚才她错把这孩子当成另一个让她厌恶至极的人,根本没仔细看她,现在知道这孩子是沈茜的女儿,这才仔细看着,这孩子三分像沈茜七分像她父亲。

    乔丹慧笑着问道:“以前我见过你老爸几面,不知道他现在是干什么的?”看这孩子还有照片上沈茜的穿戴,家庭条件应该不错,可她还是关心死党的生活。

    “我老爸是临海市的公务员,经过这么多年的打拼,手里有点权利,我们家还有个酿酒作坊,收益也还不错。”年华斟酌回答道,突然年华一拍脑门,“诶呀,我干脆让我老妈跟你亲自脸面不就行了么。”说着拨打沈茜的手机,用的是视频通话。

    当十几年的好友十几年后再次见面后,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反正还没开始说话两人就哭的稀里哗啦了,年华所在的快餐厅虽然人不多但不是没有人,听到哭声所有人的目光都刷刷刷的直射到她们身上,年华低头喝着饮料就当看不到。

    还好这两人都是有理智的人,哭了一阵发泄完情绪就止住了,年华凑到手机跟前建议道:“乔阿姨,老妈你们先忍一忍,让乔阿姨跟我去我住的那个宾馆,然后你们再通话,这里人多口杂的不太好,影响你们的通话质量。”

    沈茜立马同意了,虽然她有点好奇怎么不去乔丹慧的家里,不过自己女儿都这么说了肯定是有原因的,点头后道:“行,到了你就打电话给我知道么。”说完就挂断了。

    乔丹慧嘴里拒绝的话都没说出口就被年华拉上出租车,一看事情成了定居,乔丹慧叹了口气不在纠结,就让那两个家伙在那干巴巴的等着吧!想通的她加上见到好久未见的好友,心情好了不少。

    年华偷偷摸摸的给沈茜发了条短信,告诉她,乔丹慧家里好像出了点事,据她猜测应该是家里有了第三者了。

    沈茜片刻后回了短信,上面写着脸上什么都不要露出来,这件事就交给我了,你作为一个晚辈就先当做不知道好了。

    年华心里有底了,跟乔丹慧聊起天来,大多是她说,说的大多都是关于沈茜的事,乔丹慧听着,不时点评几句,最后叹道:“当时你妈跟年建国交往,我那是一百个不同意,谁让你老爸当时什么也没有,可你老妈就认准了他不放手,那时我还骂你妈妈没有眼光,现在才知道没有眼光的到底是谁!”

    年华没有接话就在那默默听着,她知道此时此刻乔丹慧只是需要一个聆听者。

    年华住的宾馆离着辉煌小区并不是很远,不过几分钟就到了,到了房间,年华请乔丹慧去了卧室,拨通老妈的手机后把这个房间让给两个久别重逢的好朋友,年华就坐沙发上看电视?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眼睛红通通的乔丹慧开门出来,本来年华想请她吃饭,她却拒绝了,“就算是请也是我请你,好孩子,阿姨今天有事先走了,明天我请你吃饭,你的手机号我也记下了,明个中午我请你在咱们长安有名的湾月轩吃饭,到时候我给你介绍我儿子施海丰给你认识,他比你小两岁是你弟弟。”

    年华当然同意,正好她也要找时间跟老妈交换情报,本想打电话发现手机外壳已经发烫了。

    用宾馆电话拨通家里的座机,娘俩决定上网视频,撂下电话年华一拍脑袋刚才就可以让她们上网视频,酒店配的电脑就放在卧室里。

    “刚才你姨都跟我说了,的确是姓施的办事不地道,当年那个女人跟他分手后,是你姨帮他走出困境,在他的热烈追求下两人走到一起,两人一起创业一起拼搏,没想到刚出来了一点成绩,就有小三上门了!上门就上门吧,她还带着小拖油瓶,还口口声声说是姓施的女儿,姓施的还在那语焉不详,而最让你姨伤心的是姓施的偷偷摸摸给她们钱。你说钱都是你姨跟姓施的共同赚的,凭什么给她们。”沈茜说到最后都敲桌子了,“年华,我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了,如果姓施的不顾夫妻多年情分,就向着那个妖精,你就让你姨跟他离婚让他净身出户,如果他还有点良心,你就把那两个大小妖精摆平,帮你姨出气。”

    年华真的是服了她老妈了,你让一个未婚少女去解决人家夫妻间的事,是不是太看的起自己了。不过既然她都发话了,自己肯定要尽力了。

    从包里拿出那身衣服,穿上后,一个小帅哥出现了,既然要去调查变装是必不可少的。

    给手机换了块满电的电池,年华拿着手机就出了门。

    上哪去找啊,年华郁闷了,老妈可真会给自己找事啊!既然不知道要去乔丹慧和施仲的那个小公司。

    打车去了那家公司,隐身混了进去,毫不费力的找到施仲的办公室,听了听里面空无一人,刚要走就听到有人走了过来,还是两个人。

    “施仲,看在咱们女儿的份上你就原谅我吧,我知道当初都是我年少轻狂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爱我的那个人,现在我已经知道了,那个人就是你。”李珊真的是后悔自己放弃了这个潜力股,要是知道现在的他真的优秀自己说什么都不会琵琶另抱的。

    施仲都快烦死了,他对她早就没有感情了,当初自己对她掏心掏肺,这个女人却视如无物去攀了高枝,现在人家有了青春小美女不要她了,就想起自己来了,当然他也不认为她女儿罗英是他女儿,虽然那时两人的确是在过一起,可是他知道每次她都会偷吃避孕药,可是那是他的初恋,他们拥有无数美好的回忆,就是这些回忆让他不忍心强横的对待她们母女,但没想到她们却得寸进尺竟然去打扰丹慧,他们夫妻这么多年,他当然知道乔丹慧内刚外柔,眼里不揉沙子,她们却竟然去跟丹慧瞎说八道,丹慧已经好多天不理自己了。

    今天他叫着李珊约上丹慧就是为了说清楚,没想到丹慧根本就没去,他等到现在才回来。

    施仲打开门年华趁机闪身进去,李珊也不请自来,一进办公室就一副白莲花的范,那个矫揉造作,简直不堪入目,年华撇撇嘴,这施仲的眼光也太好了些。

    不过让她为乔姨感到高兴的是施仲根本就不为所动,这一切不过是那个女人的一厢情愿。

    这真是一个好消息,俗话说宁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万一因为自己的插手两人分手了,最后后悔了,自己免不了受埋怨。

    现在这么一看,正和心意啊,现在只要把两人之间的误会解除就行了。

    李珊被施仲几句话哄了出去,年华决定跟着她,说不定能有意外的收获。

    李珊出了公司就开始骂骂咧咧的,在她心里施仲之所以阻止自己的接近就是因为乔丹慧的蛊惑,只要把乔丹慧整走,施仲自然而然就是自己的。

    年华跟着她到了她跟她女儿的临时住所,通过她们的交谈年华真的囧了,真是好大的一盆狗血,原来李珊的丈夫之所以跟她分手并不是外面有人了,而是发现自己疼了二十年的女儿竟然不是亲生的,一怒之下把两母女赶出家门,不过那人也不是真的铁石心肠,最后还是给了她们一百万让她们过活。

    如果是其他人,也就满意了,可是李珊母女花钱大手大脚惯了,不过半年钱就只剩下几万了,这回她们慌了,李珊也去找了罗英的亲生父亲,可是那个人,十几年前就进了班房,当然指不住了,了就在这时,李珊遇见了她当初最看不上眼的施仲。

    当初她只是看中他长得好,其实在跟施仲交往的过程中还跟她前夫还有她女儿的生父在一起,这个看似温柔的女子周旋在三个男人身边却没被人发现。

    不过野心勃勃的她当然从来没想过嫁给施仲和罗英的生父,因此每次事后都会偷吃避孕药,只有跟她前夫的时候不会,当然智者还有百密一疏,在一次醉酒后,跟罗英生父发生了关系,只有那次忘记吃药,

    怀着侥幸的心理的她很快忘记了,不过两个月后突然的孕吐打破了平静,惊慌过后她直接跟那两个人分手,声称这个孩子是她前夫的。

    根本没有丝毫怀疑的可怜男人跟李珊结婚了,直到半年前才知道真相。

    年华感觉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爆的时候更加劲爆的来了,罗英竟然也怀孕了,而怀孕的对象竟然是她妈的前夫她自己的养父,还是她把他灌醉的,原因是她一直暗恋着他,可是当场就被李珊抓住,三人动起了手,慌乱中李珊喊出了实情。

    年华关上摄像头,把手机揣兜里,决定回去就把这东西给老妈看看,老妈就爱看这种天雷加狗血的剧情。

    回去的途中,雷州打来手机打算请她一起吃饭,被年华婉拒,没有一个员工希望在假期跟老板一起度过,年华当然知道,再说了与其跟雷州的亲戚一起别别扭扭的吃顿饭还不如自己找个地方自己吃来的自由来的舒畅。

    路上找了个网吧,把那段视频给老妈发过去,让她先过过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