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六十九章 筹划
    早上八点钟乔丹慧带着施海丰来找年华。

    施海丰小小的年纪就非常懂事,乖巧的跟在乔丹慧身后,不过十四岁的年纪就长了个一米七五的大高个。

    乔丹慧介绍道:“这就是我儿子施海丰。”转头对施海丰道:“这是你年华姐姐,叫姐姐!”

    施海丰虽然看起来非常活泼,但不是那种混不吝的还非常有礼貌,“年华姐姐。”

    年华一眼看到他就喜欢上了这个孩子,习惯性的想拿点见面礼出来,发现自己根本忘了准备,尴尬的笑了笑道:“海丰,姐姐现在手边什么都没有,你喜欢什么?姐姐买给你!”自从重生以后年华特别喜欢给弟弟妹妹们买东西,尤其是年夏,出去看到有什么好玩的好用的第一时间就给年夏买回来,直让沈茜吃醋不已。

    施海丰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阳光的笑容晃花了年华的眼,年华心情不由自主的好起来。

    乔丹慧也非常喜欢年华,看两姐弟相处的挺好,心里的阴霾也被祛除出一些。

    年华一把拉过乔丹慧,把她按在电脑跟前,点开那个视频,“乔阿姨你先看看这个视频,我先带着海丰出去转一圈。”说完拉过施海丰走了,乔丹慧在后面“唉唉”两声后听到电脑音响里传出的声音,那个让她恨得咬牙切齿的声音。

    年华之所以带施海丰出来就是为了给乔丹慧看视频的时间,要知道当时她在李珊的窗户那呆了将近两个小时,等实在没什么新鲜玩意了,才走的,她发给沈茜的是她稍作剪辑的,但是给乔丹慧看的就是原版的,而且乔丹慧肯定不希望施海丰看到,再一个施海丰就算年纪小他可是生于斯长于斯,对长安肯定比她了解的多得多,正好多了个小导游。

    “年华姐,你打算去哪玩啊?”施海丰离开他妈妈后放松不少。

    年华想了想道:“什么地方好吃的多?”

    施海丰立刻回答道:“当然是回民街,那里汇聚着各色美食,真是太好吃了。什么凉皮,裤带面,羊肉泡馍什么的,反正我在长安生活了这么多年是还没吃够呢。”一副吃货的样子。

    年华喜欢他的小幽默,一拍巴掌,“就去那了!”

    八月的长安那是烈日炎炎就跟个火炉一样,偏偏今天天公作美,阴天飘着丝丝细雨,那叫一个凉爽啊,年华和施海丰一路到了回民街,到了那年华的眼都不够用了,到处都是各色小吃各色的小吃店,她都不知道先选哪个了。

    正在犹豫不决时看到前面有人出摊卖跟烧饼差不多的东西,走过去一看正是大名鼎鼎的肉夹馍,肉夹馍顾名思义就是把肉夹在白吉馍里,它就是源自长安,虽然现在全国各地都能见到它,可是要想吃到最地道最美味的还是要到长安来,食者有“肥肉吃了不腻口,瘦肉无渣满口油,不用牙咬肉自烂,食后余香久不散”之赞誉。

    “老板给我来四块。”年华刚要掏钱,就看到有人已经把钱给了老板了,抬头看到笑嘻嘻的施海丰,这小子嘴里振振有词:“到了我家,怎么能让年华姐你花钱呢。”

    年华也没推辞,整个上午两个吃货就吃开了,施海丰自认食量已经不小了,可是没想到这个比自己大不了两岁的女孩食量比自己还大,暗自庆幸来之前为了以防万一把压岁钱都拿来了,要不然都不够她吃的。

    吃饱喝足,年华让施海丰带她到卖纪念品的地方,出来一趟怎么也得给家人朋友买点东西回去。

    “正好,离着回民街不远的北院门就是卖各种工艺品的地方,咱们去那得了。”施海丰给出答案。

    到了北院门,年华一下子就被仿秦兵马俑吸引住了,虽然没去过秦始皇陵兵马俑但买几个这个当手办也是极好的。

    反正年华走走停停买了一堆东西,反正施海丰是看傻眼了,怪不得老妈说女人都是购物狂呢,即使是小女人也一样啊。

    年华当然也没忘记施海丰,看他对什么东西感性趣,都会给他也买一份,一开始他拼命拒绝,可是架不住年华的花言巧语啊,最后只好收下,最后发现自己的东西也快拿不下了。

    施海丰的腿都软了,可他看这个年华姐一点疲惫的样子都没有甚至越来越精神了,看他这样子年华也不忍心了。

    拎着一堆战利品回了酒店,果然乔丹慧已经走了,却并没告诉年华,她也不在意,毕竟这个视频实在是太让人发晕了,放下东西,休息片刻,两人上午吃了一堆小吃也不饿了,中午也就没有吃午餐,下午两人又出去玩了一圈。

    傍晚时乔丹慧来电话了,“真是不好意思啊年华,本来我是想陪你好好玩玩的,不过也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的那个视频我想那个恶毒女人的计策就要得逞了。”

    “不用这么客气,我得到这个视频也是机缘巧合,您不用在意,再说了你跟我妈是多年好友,能帮的我当然会帮了。”年华囫囵把视频的来源给带了过去。

    乔丹慧本来想问问视频来源听年华这么一说也就没问,而且视频非常清晰根本不存在合成的可能性,自己只要知道这个视频是真的就行了,其他的根本就不用知道,但她心里当然知道这一定不是巧合,很可能是沈茜让年华找私家侦探拍摄的,不管怎么样自己都万分感激她们。

    “视频你姨夫也看了,他也是气愤不已。不过他也放了心,在知道是你帮的忙后是一定要让你来家吃顿饭,一会儿你就跟海丰一块来吧。”乔丹慧的声音里没有了怨恨平缓起来。  年华推辞不过也就同意了,不过去人家家做客当然不能空手去,买了好些礼品拎过去了。

    年华不是第一次见施仲了,但施仲是第一次看到年华,当然了年华就跟第一次见到施仲一样,不得不说她演技不错。

    施仲在家里穿着两根带的背心,一条大裤衩,完全颠覆了在公司里那种商业精英的形象,如果说公司里的形象是成熟稳重英俊的成功人士形象,在家里就是个笑口常开的中年大叔,实在是太破灭了。

    吃过晚饭,乔丹慧打算让年华就住在他们家让年华婉言相拒了,她晚上可是还有节目呢。

    夜黑风高杀人夜,虽然年华不是出来杀人可还是感叹天上没有月亮的时候的确能够更加的隐蔽,不过那也只是在以前,现在整个城市里遍布着大大小小的摄像头,隐形的不隐身的到处都是,还好年华可以隐身,真正做到了神不知鬼不觉,“隐身符”真是杀人放火偷偷摸摸的必备物品啊。

    又一次来到李珊家,十点钟应该还没睡觉。伸手敲敲她们家房门,“当当当”

    很快就有人来看门,“来了来了!”声音那个欢快,门从里面打开,露出一张笑脸,可是什么人都没有,李珊的笑脸僵住了,赶紧跑出房门看看楼道,还是没有,应该是有人恶作剧了,马上笑脸立刻拉了下了,“哼,TMD,别让老娘抓住你。”

    她当然不知道敲门的人早就进了她家的门,年华径直来到卧室,在她床垫地下放了一张改良版的“聚煞符”,又在客厅的沙发底下放了一张,趁着罗英出来又在她床垫下放了一张,不过因为她们罪不至死,年华把这三张“聚煞符”稍稍改了改,威力小了不少,甚至为了不伤及那个可怜的还在肚子里的宝宝,放在罗英床垫下的“聚煞符”威力比那两张还要小些。做完这一些年华开门走了,李珊回头看到门开了,还以为是刚才自己没有关好。

    年华估计最多两天,这对母女就会吓的屁滚尿流,以最快的速度滚出长安城。只要她们离开就不会妨碍到乔阿姨一家了,吓吓她们也算给她出气了。

    这件事的第三天乔丹慧就给年华打电话称,那母女俩来给自己道歉,说的那叫一个诚恳,还发誓要永远离开长安,非要乔丹慧原谅她们,如果不原谅就不离开,乔丹慧那个喜出望外,赶紧打发了她们,而且非常好奇的是那对母女脸上满是惊恐,而且黑眼圈一个比一个大。

    这时已经回到临海的年华但笑不语。

    年华是在是在去长安的第五天早上回到的临海市,雷州同她一起回来的,两人到了临海就一头扎进了华年公司年华的办公室,一天没出来,饭都是雷州的秘书送进去的。

    到了晚上,一份初步计划被两人敲了出来,一个工厂的建立那是非常不容易的,而且现在年华手下只有两个能人,雷州算一个,黄埔谦算一个,可是黄埔谦远在香港,远水止不了近渴,而且他那还有一摊子呢。看起来自己要招贤纳士了。

    雷州翻看着计划皱着眉头道:“董事长,咱们的步调是不是放的太快了,还不知道这个控油器到底能不能成就先建造工厂,是不是有点不妥当啊!”

    年华摇摇头,“不会,等工厂建完,这个控油器的正式版肯定能出的来,你放心吧,我可是有后手的。”其实控油器最重要的是里面的一个密封的小零件,只有有了它控油器才会正常运行,而只要掌握住这个小零件保证它不被别人研究成功,那么即使其他的东西被其他人大卸八块也看不出什么的。其实郝在十分的有才,他设计的这个小零件除了他和掌握了图纸的人,如果在这个零件组装好后再去拆它,它就会直接报废,毫无研究价值,因此后世那个倭国人才会想到从工厂的研究室偷出那个图纸。

    当然年华对这件事早就有了万全之策,一是组装这个小零件的都是机器作业不用人工,二是凡是能够接触到这个小零件的人“忠心符”是少不了的。

    年华估计出她这个工厂占地面积,就跑到市政府去要政策。

    安叔宗虽然知道年华不会随口瞎说,但也没想到刚刚这么几天就出来结果了。

    虽然自己的父亲是市委书记,但年华从来都不是那种眼皮子浅的人,秘书出来说里面有人请等等后,她就稳稳当当的坐在安叔宗办公室外面的会客厅的沙发上,拿起今天的早报读了起来。

    虽然也不是太爱看报纸,不过实在是太无聊了,也不能掏出手机玩手机吧,那是对安市长的不尊重。

    慢慢的翻着报纸,突然看到一个报道,具体内容年华没有细看,可是照片里面围观的一个群众引起了她兴趣。

    真是瞌睡遇到枕头,昨天还在想自己手下没什么得力助手,今天就看到一位。

    看着那张照片,脑海中浮现出这个女人的资料,未来正兴重工的女老总,正兴重工未来可是全国前三的重工业公司,而正是她,董欣悦带着正兴重工从一个濒临倒闭的工厂焕发活力成为全国著名的企业。

    不过她有那么大的成就也是五年以后,现在的她也只是正兴重工一个怀才不遇的小文员。

    年华看看这个新闻发生的地址,给雷州打了个电话指名点姓让他把这个名叫董欣悦的三十岁的白领给挖过来。

    雷州虽然好奇但从来对年华的命令坚决支持的他只好去办了。

    雷州办事年华非常放心,不要看他只有二十多岁,但他的能力真是不容小觑的。

    年华把这件事交给雷州后,时刻在关注着,就盼着什么时候这个女强人到来,好把她解放出来。

    年华打电话的时候是出去打的,等她进来们还是没有开,还要继续等待,安叔宗的秘书当然也认识年华,当然知道这是大老板的女儿,端上各种水果饮料,年华对他笑了笑,也只是扭开一瓶饮料慢慢喝着。

    还好这次没让年华等太长的时间,年华的饮料还没喝完,安叔宗办公室的门就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个身宽体胖的中年人,笑眯眯的十分和蔼,不过认识他的人知道这人腹黑无比,还抠的要死,真真是个黑心铁公鸡,名如其人季铁心,“鸡铁心!”

    季铁心从市长办公室出来一抬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年华了,看她非常面熟,仔细一想这不是年书记的千金么,有一次他捡到年书记不小心落下的手机,上面的屏保就是她的照片(PS:年书记为了不让家人吃醋,十天换一次屏保,每人十天,那次正好轮到年华。)。

    她来这做什么,要找年书记也不该来这啊,突然想起这女孩可不仅仅是年书记的女儿还是华年公司的老董啊,一口气要投资两个亿的大款啊,难道是要来谈投资的事,这我可不能错过了,想到这脸上带上了微笑,“这不是年华么,是来谈投资的事吧,请!”

    年华站起身,“不好意思,请问您是?”年华以前没见过季铁心。

    “哈哈,我是季铁心,你就叫我铁心叔叔得了。”季铁心自我介绍道,对于年华不认识他毫不在意。

    年华这才知道他是谁,这是新上任的财政局局长季铁心,外号“黑心铁公鸡。”

    刚要开口,办公室里的安叔宗招呼她道:“年华不要搭理那个人,进来吧!”

    年华歉意对季铁心笑了笑,进去了,季铁心刚要跟着进去,被安叔宗瞪了出去。

    等季铁心出去后,安叔宗无奈的摇头,“这个老季啊!”

    年华知道什么自己该问什么不该问,掏出他们写的计划书,递给安叔宗,嘴里恭敬道“市长,这是我们公司提供的初步计划书,那您看一下。”

    安叔宗愣了一下,这么快,拿过计划书认真看了起来,他看得很慢年华也不打扰他,就那么坐着等着,办公室一片安静。

    半个小时后,安叔宗看完了,目光如炬的看向年华,“你这个计划不错,可是你能保证那个什么控油器的功效么!”年华的计划书上把控油器的效果减少了一倍,这样在前期就不会太打眼了。

    年华点点头坚定的道:“您请放心,控油器没有问题,我也有信心只要建好工厂正常生产,半年后税收达到九位数不成问题。”

    九位数,安叔宗放在书桌下的手指微动,当他的无名指第二次动的时候,他激动了,九位数那就是上亿了,有可能么,半年就上亿,不过想想桃花醇酿在销售一个季度后就贡献了好几千万的税收瞬间有了底。

    不过很快安叔宗就知道了年华的来意,就见年华的脸立马从微笑变成苦瓜脸,“我虽然有信心,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不我现在上您这求政策来了!”

    安叔宗这才知道她为什么先给自己画张大饼了,不过他倒是不讨厌这点小心机,顺着她的话问道:“那你要什么政策?”

    年华一看有门赶紧表态,“我不要求减免税收,我只想知道咱们经济特区到底要建在哪里啊,我好做准备啊!”

    听到这话安叔宗脸上有点尴尬,人家投资的都着急了,经济特区还不知道建在哪呢,现在有三个地方成为备选,一个是临海市西部的郊区,一个是临海北边的饱雨县,最后一个是南丰县,而年建国年书记曾经在南丰县当过县委书记。

    一开始这个经济特区根本就没人争,最主要的就是市里没多少钱,这个经济特区建在哪里哪里就要自己掏腰包进行基础建设,而且以前临海曾经建也建过经济特区,根本就没有企业去,最后不了了之了,但是自从传出只要经济特区落在哪里,一笔两亿投资就会跟到哪的可靠消息传出后,整个临海都疯狂了,两个亿啊,争着抢着要建这个本来躲闪都来不及的经济特区。反正因为眼前的这个女孩的一句话,临海下面的县级领导掐的死去活来的。

    最后闹得年建国和安叔宗都无奈了,等安叔宗一说年华目瞪口呆,不是吧!

    看着安叔宗无奈的表情年华相信了,“不是很急么?怎么现在看起来不着急了呢,这得浪费多长时间啊。”年华着急了,她还等着选好位置建工厂呢,要不是为了这个什么经济特区,干脆买个濒临倒闭的工厂,改建改建就能用了,还能省一大笔钱。

    安叔宗一看年华急了,赶紧安慰道:“你放心,最晚明天,我们一定把这个地方选好,你放心。”年华还能说什么,什么也不能说,只能点头答应。

    既然来了这,怎么也要去看看年建国先生,正好年建国出来上厕所,回来后跟年华碰了个对面。

    年建国一看无精打采的年华和她那哀怨的小眼神就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了。

    年华不好意思说安叔宗,还能不好意思说年建国么,进了他的会客厅就使劲翻了个大白眼,“年书记,您老人家实在是太不地道了,什么都没有也就算了,连到底建在哪里都拿不定主义。”

    年建国当然知道她的郁闷,亲手给她倒了杯茶放在她面前,安慰道:“你放心吧,很快就会出结果的,不会当误年老板的事情的,年老板你放心。”

    年华被他逗乐了,年老板,或者应该叫小年老板。

    “好吧,看在你这么老实的份上,年老板我就原谅你了。”年华挥挥手大方道。

    年建国看着这得寸进尺的孩子都无奈了,亲昵的点了点她的脑袋。

    年华又去看了看她放的那个平升三级,还好好的放在年建国桌子上,满意的点点头。

    因为还不知道经济特区要建在哪里,年华的计划暂时停止了,她也终于有了休息时间,突然想起好久没跟好姐妹们联系了,果然拨通木晓电话后,木晓那个一通埋怨,“年华你又跑到哪里去了,怎么打你手机打不通啊。”

    年华想起去香港之前把原来的那个号办了停机,她用的是去之前买的全球通的卡,原来的那个到现在都还停着机呢,怪不得没有朋友给她打电话,原来是自己把自己给整消失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