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七十章 有遇
    为了给木大小姐,莫大小姐赔罪亲自上门把两位接到冰激凌店,拿出从香港和长安买回来的礼物奉上,这两位才眉开眼笑算是原谅年华。

    年华擦擦额头上的汗,真心感觉跟黑帮火拼都没这么费力费心的。

    年华给她们买的东西都不是太贵的,并不是说年华对家人大方对朋友小气,而是为了朋友间的相处之道,不过这个不太贵也表明着不便宜,各种精致的小玩意,莫丽丽是长发给她买的各种发饰,木晓喜欢鞋子,给她从香港名牌店买来两双鞋,一双现在穿的凉鞋一双旅游鞋,这个牌子大陆很少看到,但大陆的人很少人不知道。

    还有从长安买的仿秦始皇陵兵马俑也一人两个,就算她们不喜欢拿回去可以当个摆设。

    木晓正高兴呢突然想起联络年华的原因,把东西收起来后,咳嗽一声,年华回过头来看她,“嗯?”

    木晓脸上染上一丝红晕,“那个,展青峰回来了,想请咱们这些比较合得来的朋友聚一聚,你去么?”说道后面用渴望的眼神看着她,眼里的意思年华一看就懂了,上面满满的写着,“陪我去!”

    年华没有回答先看向莫丽丽,莫丽丽叹了一声点点头,“这个大小姐磨了我一天让我陪着去。”

    年华明白了这就是典型的情怯,拍拍木晓的胳膊纳闷道:“木小姐,你不是号称胆大心细完美美少女么,怎么不过区区一个男人就把你打倒了,展青峰在咱们班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怕他呀。”说着撸撸袖子,恶狠狠的道:“是不是他欺负你了,我去把他打个金光闪闪。”

    木晓看她气势汹汹赶紧拉下来,嘴里道:“不是的,我就是害怕他不喜欢我,他那么优秀说不定已经在首都找了一个了,我可不想当人家第三者。”

    年华莫丽丽这才知道这个女孩想的已经很多了。

    “好吧!”年华同意了,“到时候通知我。”

    莫丽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到时候?拜托,五天前我们就想通知你,还有这个聚会就在今天晚上!”

    木晓也是一脸不善的看着她,年华哈哈两声自动去给她们买冰激凌。

    ……

    七点三姐妹准时出现在极味鲜火锅店,木晓打电话给展青峰得知包厢位置,说说笑笑的往上走,突然年华眼睛一闪,一个人跟他擦身而过,年华摸摸鼻子,怎么就忘了他跟展青峰的关系,不过她可不认为这人还能认出自己来。

    展青云不堪姥姥姥爷的唠叨,只有答应跟弟弟展青峰吃饭,时间还早想出来抽根烟,下来的时候碰到三个青春活泼的美少女,不过以他的铁石心肠当然不会有什么感觉,不过在跟那个高挑的齐肩发女孩擦肩而过的时候,问道一股十分熟悉的味道,他竟然当场愣住了,这个味道,这个味道,自己从哪里闻到过,而且自己还十分在意,突然脑海里出现一个这些天勉强被他遗忘的身影,苍白的月影下黑色的身影,嗜血的眼神,倒在地上无力抽搐的最终不动的尸体,最让他记忆犹新的是他嘴角的那一抹淡淡的笑容邪魅而优雅,以一种最尖锐的方法插入展青云被钛金包裹的心脏,那一刻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心脏的停滞,而后瞬间跳到极致,他知道他的心从此以后不再属于他自己了。

    他从来没想到过自己有生之年会爱上一个人甚至还是个男人,这让他非常纠结,不过与此同时却很想再见他一面。

    故作镇定的请那个年大少帮他完成任务,当他答应的时候心里窃喜,可是没想到任务完后他来不及去找他,等他终于空出时间,这个人凭空消失了。即使是那个澳国赌场的经理也不知道他的去向。

    展青云和王瑞的这次任务完成的十分漂亮,仅仅两个人就完成了二十个人都不一定完成的任务,上级直接授予他们一等功,正好展青云的顶头上司退伍了,他直接被授予中校,统领特勤大队第一中队,而王瑞接了他的班成了小队长。

    特勤大队分为三个中队,每个中队是竞争联合的关系,每一个中队相当于一个单独的个头,因此作为有史以来特勤队最年轻的中队长的展青云的权利比以前大的多了,特权也不少,自由出入就是其中之一,这次任务完成后,展青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大队长也批准了,听说弟弟展青峰回了临海陪姥姥姥爷,他也莫名其妙的跟来了。

    今天是第一天,就被两个老人赶出来了。

    展青云其实有一个没人知道的秘密,那就是他的鼻子万分灵敏,他能闻出每个人身上不同的味道,从来没有两个人身上拥有相同的味道,就跟世界上没有两枚完全相同的叶子一样,但是现在他迷茫了,那个人明明是个男人,而这个却是个亭亭玉立的少女。

    展青云没有了抽烟的**,就跟在年华的屁股后面上了楼,那双平时凌厉的鹰目不停的扫描,想要在年华身上寻找其他共同点。

    不得不说年华的伪装比较成功,从身高走路的姿势再到一举一动,跟现在女孩的她完全不同,练武之人能精确的掌控身体的一举一动。展青云跟在年华身后愣是没看到这两个人有什么共同点,难道真是自己的嗅觉出现问题了,他开始怀疑自己。

    年华当然能够感觉到身后的那个逼人的目光,难道自己露馅了,应该不可能吧,虽然她外边看起来跟刚才一样其实心里紧绷起来,应该不会的,自己的伪装还是很成功的,就在她以为真的露馅的时候,身后炙热的感觉消失了,年华松了口气,看起来是蒙混过关了,下次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她暗暗发誓。

    进了包间,里面已经做了六个男生,有一半不认识,另一半是年华班上的同学,黄临光,陈寒,马涛,这些那男生都是跟展青云比较好的,其他人他一个都没叫。

    黄临光他们来的稍早,不过那时展青云横刀立马的坐在那,太给人压力了,还好他有事出去了,更让人惊喜的在后头,转眼就进来三个漂亮的少女,瞬间眼前一亮。

    年华三人跟自己班里同学打了招呼,那另外那三个男生一看竟然被人抢占先机,赶紧自我介绍。

    其中个子最高大约得有一米九的男孩一手堵住一个人的嘴,笑嘻嘻的自我介绍道:“我叫项守义是咱们学校篮球队的队长,嘿嘿,以后如果你们体育不过关可以来找我,我跟咱们体育老师可是好哥们。”

    “唔”被项守义左手捂住的带着眼镜一脸斯文的男孩终于挣脱了他的手,“呸呸,你TMD的几天没洗手了,真TMD受不了你了。”

    莫丽丽都有点直眼了,看着这么斯斯文文的,怎么张口就骂TMD,真是表里不如一啊。

    眼镜男骂完了这才想起有美少女看着呢,清秀的脸上收起恶狠狠的表情瞬间变得柔和让人一看就觉得这人很有礼貌,但是实在是太迟了,当然这家伙根本毫不在乎刚才的一幕,眼睛在她们身上笑着道:“我是展青云的好友方凯,你们好。”

    这时最后的那个人才在项守义的手里挣脱出来,这是一个秀气腼腆跟个女孩子的男孩,“我叫君俊。”说完自己得到名字就红着脸低头不说话了。

    年华三人一一点头,等所有的男生都介绍完她们才做了自我介绍。

    主人展青峰也不是爱闹的性子,但是那几个男生除了君俊,其他那是一个赛一个的爱玩爱闹,尤其是在女生,漂亮女生跟前就跟雄孔雀一样开屏显示自己的魅力,但是这回这些孩子们悲催了,刚刚活跃了气氛,把三个女孩给逗乐了,门一响被从外面推开了,包间里的气温瞬间从二十七八度唰的一声降到冰点。

    男孩心里的那些澎湃那些火热还没翻腾出来就成了冰块,实在是太TMD憋屈了。

    展青峰起身道:“哥,你做这吧。”

    展青云摆摆手,看了看桌子上人员分布,拍拍坐在年华右手边的黄临光,没用人家说就起身让位了,做到旁边的位置,展青云看他这么上道脸色柔和了些,点点头,面不改色的坐在年华的身边,谁都不知道其实他心里就跟敲鼓一样。

    年华看了他一眼,回头继续跟左手边的木晓聊天。

    展青峰推推眼镜,镜片后面的眼睛闪过一道精光,好像有事情要发生了啊,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还是等回家的时候再说吧,数数人头,齐了,可以开始上菜了。

    菜一样一样的上来了,陈寒舔舔嘴唇一脸的渴望,“我说青峰,咱们来点酒怎么样,听我老爸说咱们临海新出的一种酒,好像叫桃花醇酿非常好,还不上头,反正咱们也放假了,来几瓶怎么样。”

    莫丽丽的手越过木晓拽拽年华,看年华看过来时对她挤挤眼,年华也对她笑了笑,伸手做了一个保密的手势。莫丽丽心领神会的点点头。坐在中间的木晓根本没看到她们在那互送秋波,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展青峰身上,每次两人眼神交汇的时候都会红了脸。

    年华示意莫丽丽看看她,两人无声的笑着。

    展青云当然看到她们的动作,紧锁的眉头都没舒展开过,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女孩跟其他女孩说说笑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会泛酸。

    年华能够感觉到身边这个男人的超低气压,这个男人以前救过自己老妈,不过自己很快就还上了,但是他不知道啊,自己也不想让他知道,难道就是因为刚才碰到他这个恩人没跟他打招呼所以生气了?

    冤枉啊,她刚才也被吓到好不好,谁知道这么几天就遇到他啊,心里就怕漏了马脚,罢了,大人不记小人过,想到这年华回头对着展青云笑了笑,道:“不知道,展先生还认不认识我,前些时候你可是救了我老妈,可是我们一家的恩人啊。”

    展青云这才想起来上次自己来这出任务救了一个女人,而眼前的这个女孩就是她的女儿,而且上次自己接青峰回家的时候,她同另一个女孩也出现过,难道就是因为这所以自己看她非常熟悉?他真的是迷茫了,难道自己真的找错人了。

    年华看他看了自己一眼就在那酷酷的坐着一言不发一脸的冷漠,也就不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了,殊不知展青云之所以这种表情其实是因为他内心实在是太纠结了,而呆滞了好不好。

    这时服务员拿上两瓶桃花醇酿,一听啤酒和几瓶同样是华年公司出产的桃汁给没法喝酒的人。

    一开始男生们还摄于展青云的气势,后来酒壮熊人胆声音越来越高,越喝越高兴,最后连展青峰都喝了一杯。

    这些少男少女开始满嘴跑火车,聊得那个叫热火朝天,几个雄孔雀尤其热烈,就算是天生腼腆内向的君俊也一样。

    莫丽丽被他们耍猴似的逗得花枝乱颤,趴在桌子上狂笑。

    木晓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做到展青峰的身边,两人在那窃窃私语,最后年华发现自己竟然是最清醒的人,转头看看身边那个人,哦,对了还有这位,还一直在那端着。

    这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有人提议去KTV,受到几个男孩和木晓莫丽丽的热烈响应,年华本来想回家,可是又不放心两个女孩,万一这些孩子喝高了发生点不可逆转的事就不好了。

    展青峰作为请客的人当然也要去,就在他以为老哥一定会回去的时候,却发现人家根本没有要走的意思,顺着他的眼光看去,正中年华的后脑勺,难道老哥真的看上年华了,这也不错啊,老哥今年刚满十九周岁,可是从小就未老先衰,从小学开始就摆出一副生人勿进的扑克脸,男生还好尤其是女生,不知道吓哭了多少,当然不是说他从小就揪女孩的辫子,偷偷往她们书包里放老鼠什么的,通通不,就是往那一站摆着没有表情的扑克脸再加上那令小孩害怕的气势,往往就能把胆小的孩子吓哭。

    小学时,展妈妈就怕自己大儿子以后找不到女孩子,还好等到上了初中,十四五的女孩情窦初开,很多竟然偏爱这种酷酷的男生,展妈妈这回放心了,可是让她更加的郁闷了,他不搭茬不说就然还绕着走,有一次她还偷听到自己大儿子跟他发小聊天,聊到女生,他说:“我不喜欢那些女生,太弱了。”

    难道,展妈妈震惊了,难道自己儿子喜欢的是男人,震惊的展妈妈不知所措了,就怕那一天自己儿子走上邪路,越走越弯,爬上那高耸的背背山。

    展青云初中毕业就要去参军,展妈妈是哭过闹过就是不想让他去,她可是从电视上看到过一个美国的报道,说是军队的同性恋远远高于其他地方。

    可是这在其他人眼里不过是无理取闹,连展青云的姥姥姥爷都劝她,最后胳膊拧不过大腿,他还是去参军了,可是每次回来展妈妈都会旁敲侧击的打听,就怕自己儿子在军队就解决人生大事了。

    这件事其他人不知道,展青峰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所以如果老哥看上了年华,那是再好不过了,老妈那里就是一百个支持,在她心里就要到了只要是个女的就行的地步了。

    他们一群人也不是那种太疯狂的人,到了十一点就打道回府了,几个男孩自己大地回去就行,反正酒也醒了,木晓和莫丽丽本来年华打算亲自送她们的,不过被展青峰接受,“还是我来吧,你们三个女孩我可不放心,她们两个交给我,我让我哥送你回去吧。”说完推着两个女孩上了出租车,临上车的时候朝展青云挤挤眼。

    人都走了,就剩下年华展青云两个人,看看时间家人应该都睡了,她跟老妈说过如果她十点以后不会来,应该就是去阳光小区。

    这里距离阳光小区不算远,年华决定走路过去,因此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就出现了这么一幕,一个高挺女孩走在前面,一个男人跟着她身后,距离三米不变。

    很快就进了阳光小区,到了年华那栋楼的底下,年华转身一副感激的模样,“展先生,谢谢你送我回家,要不要去我家坐坐。”口里说着坐坐身体却一动不动,展青云当然也不想贸然去人家女孩子的家,只是摇摇头,“谢谢不了,你快上去吧。”

    年华点点头,刚要迈步。

    “你有没有哥哥什么的?”展青云还是不死心。

    年华头也不回,放下一句没有就上了楼。

    展青云看着她消失在楼梯口,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在他看不到的二楼三楼中间的窗户处,年华躲在阴影里看他远去,长出一口气。

    打开门,进了屋子,坐在沙发上,年华沉思着,展青云竟然怀疑上自己了,虽然只是疑惑,自己哪里露马脚了,年华琢磨半天都没找到自己身上的败笔,从声音身高动作,就算自己也姓年但全国姓年的何其之多啊,到底哪里不对了。

    年华怎么猜也猜不到,暴露自己的竟然是她身上的味道。

    这个晚上展青云失眠了,闭上眼睛就是那个年大少的身影。

    这个晚上年华睡得不错,她认为就算认出了又怎样,谁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招。

    接下来的两天年华又忙了起来,郝在经过思想斗争终于决定来临海,年华大喜之下决定包了郝在妻子剩下的医疗费用,而且在她转到首都医院后,年华请了特护帮助照顾郝在妻子,当然这钱也是年华花的。

    这样一来郝在那叫一个感激涕零啊,而且他还不光是自己来了,还带了两个助手,这回不用年华费劲巴拉的去找人来研究这个控油器了,他们三个人对付这个控油器足够了,年华直接封了郝在技术科主任,让他带领技术科,据郝在估计,新一代的控油器将要在一个月内研制成功,而年华还不知道要把工厂建在哪里了。

    年华都蛋疼了,要不是市委书记是自己老爸,早就找他们理论去了,在年华的唉声叹气中,一代女强人董欣悦来了,两人一见面就一见如故,两个女人虽然年纪相差悬殊却意外的非常谈得来。

    年华把这个控油器的所有事情就都交给了她,自己又退回幕后,当然人心隔肚皮,跟郝在一样,一张“忠心符”是少不了的。

    都说术亦有专攻,果然不假啊,年华搞不定的事,董欣悦一来就搞定了,工厂的地址就定在了南丰县,连年建国都问年华,“你这是从哪里找来的悍将啊,嘴皮子那个利落。”年华但笑不语,她当然不会说是从五年后的报纸上看到的。

    现在年华只需要几天去一次公司就行,现在华年公司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归桃花醇酿,一部分归华年科技,这一些人手就不足了,只好委托人事部去人才市场招人。

    为了补偿年华,安叔宗让年华自己选地方,那块地可以让她半价,而且她选在哪里哪里就是特区,以这个工厂中心向外辐射多少距离,这就是经济特区的雏形。

    清闲下来的年华跟着沈茜飞到魔都,年夏却没有跟来,这些日子她也是忙的糊涂了,根本没顾得上年夏,这回听沈茜说她才知道自己老弟利用暑假打工赚钱呢!而且还是跟安叔宗的儿子安康一起干的,好像是在某个夜市卖衣服。

    年华想起自己去长安之前,自己老弟跟安康整了好几袋子东西,现在想想应该就是衣服了。

    年华知道这件事自己更加不能介入了,不管这件事成功与否,都是他人生中重要的一页。

    在魔都跟大舅一家呆了几天,娘俩就回了临海,一个担心老公孩子,一个担心在建的工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