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七十四章 认出
    吃完饭,展青云王瑞回到临海军区招待所,跟王瑞说了声就回到他的房间,他是自己住在一间房,剩下的都是两人三人一间的。

    盘腿坐在床上,拿出笔记本和一支笔,打开日记本翻到空白的一页,停了下来,认真思考。

    太多的巧合让他不由不怀疑那个在澳门遇到的年大少跟这个弟弟的老同学年华有关。

    第一,两人都姓年,当然这也可能是巧合。

    第二,两人如果细看的话长得相似,从这两点就可以看出两人就算不是同一人也应该有血缘关系。

    第三,两人的习惯性动作一致。

    第四,这两个人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分毫不差,自己以前实验过即使是从小同吃同住的双胞胎,他们的气味也有差别。

    第四条是最重要的一条,因为没了这一条其实其他的他根本就不会注意到,换做另外一个人到死都不会把这两个截然不同的人联系起来。

    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那就是年大少在澳门的时候年华在哪,是不是在临海,如果不在临海是不是在澳门!

    展青云把自己的怀疑都写在笔记本上,专注的看着手里写的东西,到底怎么才能知道她那时候在哪,突然灵光一闪有了主意。

    展青峰合上练习册,伸了个懒腰,明年就要高考了,刚刚开学而已就给发了无数的作业,还好他写作业的速度一向很快不过两个小时就完成了,刚想洗澡睡觉,手机响了。

    “喂,老哥怎么有时间打给我啊?”展青峰纳闷的问道。

    “你帮我个忙,你问问你那个女朋友,她的朋友年华暑假七月份的时候是不是去过澳门?去的话是几个人一起!”展青云沉声道。

    “年华?”展青峰清冷的脸上出现一丝跟他气质毫不相称的揶揄的表情,“老哥,不会刚见过人家几面就看上人家了吧?”

    “她跟我现在一个重要任务有关,你跟你女朋友了解的时候不要打草惊蛇!”展青云干脆变了个说法,反正追女朋友也是人生重要任务,老弟展青峰误会了的话也是他的问题。

    一听竟然很老哥的任务有关,展青峰开始认真起来,他虽然不知道老哥具体所在的部队,可从家人的只字片语和神出鬼没再结合现在电视上热播的有关特种兵的电视剧,那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那老哥的任务肯定是非常紧急的了,虽然不知道年华在其中占什么位置,起什么作用,但出生军人世家的他虽然有点担心老同学还是答应了展青云的要求。

    不过,“老哥,你可不要瞎说,木晓现在还不是我的女朋友!”展青峰解释道,更让人觉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展青云不关心他们的关系,叮嘱道:“你现在就打电话,一会儿告诉我答案,急用。”说完就挂了手机,展青峰在那叹了口气。

    老哥的请求,自己肯定要帮忙的,就是不知道现在木晓睡了没有。

    “喂,木晓……”

    十分钟后,展青峰笑着拨给展青云,“老哥,我帮你打听到了。”紧接着说了句看似没有关联的话,“我的生日快到了!”

    “……”展青云挑挑眉,难道这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从来都没提过要求的老弟,竟然开始要挟自己了,不过为了自己的后半辈子,敲诈就敲诈吧,想到这承诺道:“到时候随你挑!”

    “好的!”展青峰满意了这才说出答案:“年华她去了香港到底去没去澳门不太清楚,他们一共是三个人,有她的双胞胎弟弟年夏,表妹沈妙妙,就这些了。”

    展青云听着听着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声音,展青峰听了吓了一跳,“老哥,你怎么了?”

    “没事,我挂了!”干净利落挂掉电话的展青云,喉咙里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抑制不住的笑起来,真是太好了,他可是记得其中那个娇媚的女人的名字就叫妙妙!虽然木晓说他们去过香港不知道去没去澳门,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所有的证据都指明那个年大少就一定是年华了。

    展青云的脑海里出现年大少的一身黑衣身形翩然闲庭漫步间取人性命,又浮现出夜晚少女低头的那一片温柔,两厢对比如果不是自己有确凿证据,要不然任谁也不会把两个毫无相同之处的人混在一起,甚至当成同一个人。

    心开始雀跃,万分庆幸自己喜欢的上的不是一个男人,不然不光自己接受无能,自己家人肯定会失望透顶的,还好还好!

    年华是吧,你一定会是我的。

    “啊切”在临海市的另一端,正在洗澡的年华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这是谁在想自己呢。她完全不知道一个自己认为万无一失的秘密非常凑巧的被人揭开了,有一个人死乞白赖的想进入她的世界。

    快速洗完澡,年华回到自己房间,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小刻刀和一块火柴盒大小的翡翠,聚精会神的开始在翡翠上雕刻符文,年华现在纸符已经非常熟练了,即使是四级符自己也能运用自如,而玉符就不能那么容易了。

    首先你要保证玉符上的符是正确的,雕刻的时候要一气呵成不能停顿,要不然符成后的功效会大打折扣甚至会一点功效全无。

    右手的刻刀纷飞,左手的翡翠以肉眼看的速度变化,不过十多分钟一个初步雕刻好的“平安符”就雕刻好了,年华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年华发现很多人都对她指指点点的,年华还很纳闷,不过看他们的表情应该不是什么嘲笑了。

    等到了教室见到莫丽丽才知道,自己一舞成名了,昨天学生会录下了全程的VCR,年华当然也被录上了,那个摄像的同学爱死了年华的武蹈,直接把那段剪辑出来放到了学校的贴吧了还特别体贴的附上班级姓名,就这样,年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火了。

    听到答案,年华掏出手机上到贴吧,竟然被置顶了,点了进去,发现已经更新了一百多页了,就算是快要上课的现在还有人在议论纷纷,年华抬头就能看到几个拿着手机上网的人,这在以前可是根本看不到的。

    低头,年华快速浏览着留言,果然在一百多楼看到了一个网名为“郁郁葱葱的小姑娘”的人的一段话,“我可是她的死党,想要了解她的具体情况,想要知道她是不是有男朋友女朋友什么的,请私下联系并且贿赂我,PS,我是她的同桌呦。”

    年华挑挑眉毛,一看就知道这是木晓了,接着往下浏览,还有个网名为“女王老弟”的人,他回复道:“请不要过多打扰他人的生后,这是我的忠告。PS,这人有严重的暴力倾向,请不要过多接触。”

    暴力倾向?好了,年夏你小子我记住了。

    后面还有一大串,年华已经没有耐心一个个的看了,一把拉过早就来了不知道去哪里闲逛,刚刚来上课的木晓,一脸平静道,“不知道你把我卖了什么好价钱。”

    木晓本来是一边看着手机一边进的教室,嘴里还不断的发出愉快的欢呼声,突然听到耳边的声音,吓得一哆嗦,手机直接飞了出去,“啊,我的礼物啊。”到了现在还记得别人承诺给她的礼物。

    手机被人稳稳当当的抓住,木晓刚要道谢,就看到了一个万分熟悉的面孔,眼珠转了转,谄媚的笑道:“同桌你来了,请坐请上坐。不知道你想喝点什么,我帮你买去怎么样,是果汁呢,还是红茶?”说着按着年华就要他坐下,年华肩膀抖了抖,木晓的手落了一个空。

    “你这是在贿赂我啊,难道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年华皱着眉头假装不解的问道。

    木晓立马摇头,“怎么会,怎么会,不过是因为这个月我的零用钱刚刚拿到手,想请你喝点东西吧了。”说着扁扁嘴,“你怎么能够怀疑自己的亲爱的同桌呢。”

    “是么?”年华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她,木晓给她了个要相信我的眼神。

    两人对峙了两分钟,年华感觉恐吓的也差不多了,脸上的冰雪开始融化马上要迎来春天,木晓当然也知道自己的危机解除了,可就在她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门口进来两个女孩,一进门就直奔木晓这里来,木晓正背对着来人根本看不到来人。

    等女孩走后,木晓看看手里的进口巧克力再看看同桌看似平静的脸庞,突然感觉自己手里的巧克力重达千斤,立马辩解道:“同桌你听我说,你听我说,不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啊,救命啊!”

    原来木晓在贴吧里说,只要能送给她合心意的礼物比如巧克力什么的,她就会让这人跟年华照张相片,当然了名额有限先到先得,本来以为没几个人会搭理她这茬,没想到今天一个上午就已经收获了一盒加十大块巧克力了,这让她是有苦难言,不过是因为好玩才写上去的,没想到真有人信啊。

    中午饭是被年华在脑袋上敲了十多个包的木晓请的客,理由就是要抚慰年华被她深深伤害的脆弱无比的心。

    “呜呜,丽丽我实在是太可怜了,你看我整个头都大了,都被年华敲肿了。我都在贴吧说了这只是个恶作剧,她还要伤害我”木晓抱着脑袋跟莫丽丽在那诉苦,而始作俑者则在那悠闲的吃饭。

    莫丽丽摸摸木晓的大头,可怜的看着她嘴里吐出的话却让木晓更加的受伤,“真是活该啊!”

    “莫丽丽!”木晓怒目而视。

    等到下午放学的时候,一共收获了两盒加二十多块巧克力,年华直接分走了一半,莫丽丽也顺手拿走几块,最后剩给受伤“颇重”的木晓只剩下几块了,真是太没天理了,木晓哭天抢地,却无人主持公道。

    打打闹闹一天过去了,放学后三人结伴去了商场,正式的晚会当然不能跟选拔一样,穿着校服就能上,怎么招也要买一身合体漂亮的衣服衬托自己,不是有那句话人靠衣服马靠鞍。

    木晓莫丽丽决定买一身差不多的衣服,就是大体风格颜色设计相似,其实还是有些许差别的衣服,这样的衣服比较好找,一个品牌的衣服里一个系列的挑出两件都能满足这个要求,难的是两人的欣赏眼光不一样,选的衣服几乎没有共同点走了十多家用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没决定下来,看着前面两个吵闹不休的女孩,年华无奈道:“人家就算是双胞胎也有穿不同衣服的时候,更别提你们了!”

    木晓莫丽丽一听也是呀,刚才竟然钻进死胡同里了,这回自己选自己的,不过十分钟就完成任务了。

    接下来就是年华的衣服,因为到时候她的动作开合会非常的大,这次女生一点的衣服应该基本是跟她无缘了,她只能选择中性款式或者干脆穿男款的,最后在综合她们的建议和自己的想法后,摒弃运动装还是非常骚包的选了一款黑色的修身长裤,上身白色衬衫,白色衬衫看似普通,转过身就能在她身后看到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的金龙,张牙舞爪。

    ……

    华北某军事基地,白狼拉拉王瑞的胳膊,小心翼翼的问道:“头,咱们老大这是怎么了?都笑了一天了,难道是世界末日就要来了,因为大家都跑不了,所以老大才不吝啬给咱们笑脸饿了?”

    其他队员一个劲的点头,实在是太惊悚了,从来都是不拘言笑的队长竟然从早上出门开始就面带笑容,难道自己老大被外星人绑架了,现在眼前的这个人不是自己老大,是有人假扮的?当然这个理由是实在想不出理由的人杜撰出来的。

    因为昨天就王瑞没跟他们一起出去,而是被老大留下打下手,他是不是知道什么。

    王瑞一听就想起昨天晚上的那个女孩,难道是因为她?

    不过被吓了封口令的王瑞当然不会现在就说出来,那还不让老大给练死,只能推脱不知道。

    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就到了九月十日,说是“迎新晚会”,其实还是早上举行,而且晚会过后,跟新同学朝夕相处十来天的教官们就要走了,其实这也是一个欢送会,再加上九月十日是教师节,三个功能合而为一了,反正是学校省事不少。

    沈茜在得知自己闺女儿子都参加节目后,差点兴奋地睡不着,十分想去看一看,不过她也知道自己的身份,最后只能掐着两人的耳朵让他们把对方的节目录下来,回来她再看。

    晚会早上九点开始,十二点结束,年华这些有表演任务的人最晚七点到校。

    有过一辈子经历的年华当然知道校园活动的话每次都会打提让到场,比如今天的晚会,九点开始,提前一个小时八点入场,八点十分开始这个那个领导开始演讲,其实学生们七点五十到就好,但是老师还是要求七点半必须到校,而有节目的同学不需要跟其他同学去听演讲,九点以后才是他们的事,却主持人却让他们七点就到,理由是要提前准备好,到底准备什么却没人知道,毕竟已经提前彩排过两次了。

    反正等年华八点到的时候,木晓他们还在礼堂后台无所事事的聊天呢,等看到年华进来后那个后悔啊,早知道自己也晚到了。

    不过有羡慕的就有嫉妒的,其中赵娇娇是佼佼者,她冷哼一声:“哼,这有的人啊,真是没教养,明知道集合时间还迟到,让我们这么多人等你一个,真是有妈生没妈样啊。”

    年华本来不想搭理她,耐不住这人一个劲的往前凑不停的在她眼前蹦跶,尤其是最后一句话那真是挑起了她的熊熊怒火,不过她还有一丝理智,不过她有理智不代表其他人有理智,年夏一下子就冲了过来,上来就是一脚,眼看就要踹到赵娇娇被年华拦住。

    “年华,你干什么拦着我没听到她骂妈妈呢么?”年夏怒目而视。

    年华冷声道:“难道狗咬了你一口,你还要咬回去么,她不说人话在那乱喷粪,你也跟个不是人的东西一般见识么,真是太丢咱们人的份了。”

    年夏还要说什么,就听到一丝微弱的声音传到他耳朵里,这是老姐的声音。

    “就是我,这是传声入迷,只有你一个人能听到我的声音”年华解释道,“你就听我说就行了,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年华眼光一闪,冷哼一声,回到安康身边,虽然他拉着脸一脸的不高兴,可是已经熟悉他的安康却觉得这人根本不是伤心痛苦悲愤什么的,甚至还有点幸灾乐祸。

    而在学校专门拨给教官的宿舍里,陈营长带来了九个陌生人,一水的迷彩服作战靴,气势上远远超过了这些被选来军训的新兵蛋子。

    等这九个人进了陈营长的宿舍,其他教官在那议论纷纷,“这是哪来的呀,这气势也太强了吧。”

    “我觉得这肯定是特种兵!”有人肯定道。

    “你怎么知道的?”

    当然电视剧上演的,但我会这么说么,“这当然是我男人的直觉。”

    不管其他人怎么议论,展青云算是成功混入了年华的学校。

    当然具体是怎么实施的,怎么把他们弄到这的,展青云自己清楚就行了。

    当年华进到后台的时候,展青云也跟着教练队伍进了礼堂,

    华夏的一大特色就是冗长的会议发言,年夏在后台都要睡着了,其他人也是睡眼惺忪,校长讲完后,几乎倒下多一半。

    校长讲完新生代表演讲,新生代表讲完是老生代表演讲,最后还有教官的鼓励什么的,反正这一套下来时间直接到了九点,当主持人再一次上台的时候,礼堂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第一个上台的节目就是年夏安康的相声,当他俩站在台上的时候,展青云眯着眼睛盯着年夏,他根本没有听内容,耳边的哄笑也不能影响他的判断,可以肯定这个年夏就是跟在年大少身边的那个男孩,声音长相无一不像。

    按捺住激动的心情,低头看看陈营长给他的节目表,第九个就是年华的那个街舞,很快就能再见到她了。

    年华,我的女人,我对你势在必得!

    年华当然不知道有人已经盯上她了,要拐她当媳妇,她发现今天的这个顺序跟昨天彩排的顺序不同,昨天自己的街舞《龙》还是压轴的,今天就跑了中间,如果说没人捣鬼她肯定不相信。

    不过那个人可是下错了棋,自己根本就不想那么晚演出,压不压轴对她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不过你这么诚心实意的惹我生气,不修理修理你的话实在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赵娇娇的节目被安排到压轴位置,占据了年华原来的位置,而赵娇娇原来的位置却让给了魔术,然后年华就到了魔术师的九号,眯了眯眼神一闪,暗道先让你多蹦跶会,一会儿有你好看的。

    年夏安康的相声引起雷鸣般的掌声,展青云面无表情,但却用力鼓掌,这可是自己未来的小舅子啊,就算不巴结也要相处好了,从现在开始就要努力不着痕迹的讨好了,书上说想要娶媳妇就要过五关斩六将,而最难通关的BOSS就是丈母娘老丈人,现在跟小舅子打好关系以后好处多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