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七十五章 表白
    台上的年夏享受着热烈的掌声,如果他知道台下鼓掌最热烈的那个人对自己老姐的肖想,怕不会打翻醋瓶子,拿着刀子跟他比划比划。

    坐在展青云身边的王瑞用余光瞄着他,感觉这人有种说不出的怪异,队长本性就是那种严肃认真非常自律的,平时不拘言笑从他身上轻易感受不到情绪变化,可是现在嘴角上挂的是什么?他竟然笑了,竟然笑了耶!就算是大年三十不能回家,大队的人坐在一起看春晚,看到好笑的小品,他也是板着个脸,这个相声就算有点好笑也比不上春晚吧!难道是因为这几天找到了好苗子?

    王瑞认为自己真相了,怪不得还带着自己等人跑到这个高中看表演来了,要知道这里可是一水的青春四射少女啊!

    年夏安康鞠躬下台,主持人上台报幕,“下一个节目,高二五班,《Nobody》”

    五个长腿漂亮女生穿着旗袍上台了,王瑞和其他几人看的眼冒亮光,唱的好不好先放在一边,就形象上来说就太养眼了,不经意间却发现自己老大竟然呆愣愣的看着门口,王瑞看过去,就看到刚才在台上说相声的其中一个小帅哥正跟另一个人说话。

    展青云一直注意着年夏的动向,果然他一下台,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人就出现了。

    黑色的长裤包裹着修长的双腿,上身穿着白衬衫,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一身衣服穿在她身上看在他眼里有种禁欲纯粹的感觉。

    年华在后台等年夏演完后,专门在门口等着他,没说上几句话就感觉到一股炙热的目光,挑挑眉,望了过去,与一双幽暗的双眸对上,心中一跳,这不是展青云么,他怎么来了?不过看看他穿着一身迷彩服跟教官坐在一起,了然了,笑着跟他点点头。

    展青云当然不打算瞒过她去,在她看过来的时候已经调整好面部表情,年华点头他也同样致意后转过头去,手心里一片湿润。

    年夏是背对着展青云,根本没有看到他,他现在好奇的是老姐的这个衬衫,正面看就一普通白衬衫,再看后边的时候目瞪口呆,后面竟然是一条龙,再想想老姐的那个节目名称就叫龙,不由一拍脑袋,“老姐,你不会之所以节目叫龙,就是因为你这件衬衫吧。”

    看到年华无所谓的点点头,年夏嘴角抽搐,年华从小就是个起名无力的人,从她的那个公司“华年有限责任公司”就能看出来,完全就是把名字颠倒一下就拿来用了。

    年华也很无奈啊,预选的时候,她直接报的名字就是街舞,没两天人家要节目的名字,灵机一动想到自己预备的衣服,因此……耸耸肩就成了这样。

    演完节目的人有的会回后台,有的干脆找个犄角旮旯坐下,而年夏跟安康约好了去一对一斗牛。

    年夏走后,年华回到后台,找到木晓莫丽丽,她俩还在背歌词,年华看到她们那个认真的样子哑然失笑,木晓闭着眼睛背歌词,莫丽丽紧张的一个劲的转圈。

    木晓莫丽丽的还排在年华前面了,年华叹了口气一把一个拽到偏僻处,悄悄道:“你们不要这么紧张,你们看赵娇娇,别看她表现的这么镇定还有说有笑的其实紧张死了。”

    木晓莫丽丽回头看看在那谈笑风生的赵娇娇怎么看也没看出她紧张来。

    年华继续道:“她不过是因为我在这不想示弱所以没有表现出来罢了。”凑巧的是赵娇娇正好看了过来,狠狠地瞪了年华一眼。

    “唉,我现在也比你们紧张,早知道以她的性子,如果这一次表演她占了上风,我想咱们班我算是无立锥之地了。而只要是咱们班的人都知道咱们三个是一伙的,要是你们表演的非常出色,即使到时候我到时候演砸了,也没有多大关系,你们可要帮我呀!”

    年华的话立马起了作用,木晓莫丽丽立刻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两人立马拍了胸脯,豪气道:“年华你放心。我们一定要得个满堂彩,震震那个女人!”两人对着赵娇娇怒目而视。

    年华看她们回复正常了,也不想跟赵娇娇待在一块,就跑到礼堂找了个空地坐下看表演,这让一直注意着的展青云立马发现。

    展青云起身过去坐在年华身边,他刚刚坐下年华转头看了过来,对他笑了笑又转过了头,继续看表演。

    展青云坐在年华身边,心跳开始加速,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低头看到手里的表演目录,舔舔嘴唇开口道:“还有几个轮到你。”

    “还有五个。”年华心不在焉的回答,下一个表演就是木晓莫丽丽了,不知道他们准备的到底怎么样了。

    展青云努力回想这几天看过的几本有关爱情的书,上面是怎么说的来的,“我觉得我们很有缘啊,走到哪里都能碰到。你中午有时间么,我想请你吃饭!我在海浪餐厅订了位置。”

    年华呆滞了,这是什么意思?有缘?请吃饭?海浪餐厅可是全国有名的连锁西餐厅,里面做的东西好不好吃先放在一边,去哪里吃的大多都是情侣,就算不是也都是小姐们一起去,没有例外。

    年华转头看着他,指着自己的鼻子疑问道:“你是跟我说么?”得到肯定答案后,看着他深邃的眼睛,年华终于不淡定了,“为什么?”

    “我喜欢你,请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展青云一字一顿的道。

    年华……你说这十三个字的时候能不能眼神不要这么锐利,语气不要这么生硬,表情不要这么渗人,大哥拜托呀,当初跟你并肩作战杀黑帮的时候,您就这个表情好不好。

    真是一点感动都没有啊,年华很干脆的摇头,“不好意思,我今天中午有约了!”

    展青云当然不是傻子,他能看出年华的敷衍,这是被拒绝了?“为什么?”

    “对不起,你是个好人,只怪我们无缘无份。”木晓莫丽丽已经上场了,年华回了他句,给了张好人卡,就开始聚精会神的看起了表演。

    被发了好人卡的展青云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快就被出局了,前后也不过几分钟而已啊。

    展青云真的是有点手足无措了,想他活了不到二十年,一次恋爱都没谈过不说,看着那些娇滴滴的的小姑娘就觉得厌烦,哪里懂得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怎么办,面对山崩地裂千军万马毫不变色的他碉堡了,放弃?怎么甘心,好不容易遇到这么合心意的人。继续?到底要怎么办?

    展青云开始细想自己认识的人,看看王瑞他们几个,比自己也强不了多少,同理特勤大队的人应该全部出局。

    诶,对了,自己的好友何圣哲可是个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起身离开座位,跑到礼堂外面给何圣哲打电话。

    年华目送他离开,眨眨眼,这样就走了,真是非常没诚意啊,难道刚才他只是说说而已,看起来不像啊。

    眼睛看着舞台,心里却乱成一锅粥,如果说前世这个年纪的年华喜欢的是花样美男,那种酷酷的带点拽的男孩,今生经历过无数打击挫折之后,欣赏的则是有担当的男子汉,而展青云算是她认识的人力最符合这个条件的人,虽然谈不上喜欢,但是有好感那是肯定的,刚刚遭到表白时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有点欣喜的,谁想到这人再遭到拒绝后转身就走,哼!

    何圣哲是被一阵嘈杂的手机铃声叫醒的,看看时间才不过九点多,起床气腾的一声升腾而起,难道不知道何少爷上午是不起床的么!抄起手机就扔了出去,手机在地板上跳了几下不出声了。满意的倒在床上打算继续睡觉,可是刚刚躺好铃声又响了,不接!把枕头捂在耳朵上,可还是能清楚的听到铃声,“死了都要爱……”

    在床上死挺五分钟后终于受不了了,认命的捡回手机,联系人,展青云。

    何圣哲瞬间瞪大眼睛,展青云?!

    “OH,MYGOD!”怎么是他的电话,这不是死定了么,纠结了一秒钟,苦着脸接了起来,“喂,展老大真不好意,刚才正在解决人生大事,一时着急没带进去,手机响的时候正在紧要关头,这不紧赶慢赶的出来接你电话了。”

    展青云根本就不打算追究他不接电话这件事,他现在心里念叨的都是怎么才能追到她。

    “你不要废话了,我问你点事情。”

    问事情?问我?何圣哲感觉很有意思,“你说,只要是我知道的肯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展青云本来想委婉点说后来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委婉怎么说,最后还是直接道:“我看上了个人,要怎么追?”

    何圣哲犹如瞬间被定身,这个消息实在是太劲爆了,展霸王竟然会喜欢一个人,这件事实在是本世纪最大惊吓,“你,你说什么?你有喜欢的人了?男的女的?”一连几个问题随即抛了出来。

    展青云本来有点不好意思,可是听到最后一个问题时,满脸的黑线,“当然是女的,赶紧回答我的问题。如果你的话没有参考价值,你小心了。”

    何圣哲赶紧说道:“别别,那这样我问你几个问题。”

    “行!”展青云干脆道。

    “第一个问题,她的性格怎么样?”何圣哲下床找了张纸开始记录起来。

    展青云道:“坚毅,优雅,嗜血,可爱。”

    何圣哲又问道:“外表跟爱好。”

    “大约有一米七一左右,长得十分清秀,爱好,爱好就不知道了。”统共在一起也没都长时间怎么会知道,要知道他这是一见钟情好不好。

    “特长。”

    展青云回答道:“古武,赌!”

    何圣哲想也没想就写到纸上了,然后这么一仔细看,吓出一身冷汗,完蛋了我竟然知道了展青云的秘密,这些资料加在一起,出现在他面前的不是女孩而是一个强势的男人,难道展青云喜欢上了个男人,怪不得人家会拒绝呢。

    何圣哲看着手里的白纸,咳嗽一声,小心翼翼问道:“展老大,你喜欢的这是真是个女孩?”

    展青云不耐烦的道:“当然了,要不然我会问你么,快点给我出出主意。”

    何圣哲暗道,这是女人,有这么彪悍的女人么,肯定是展青云为了掩盖真相而假报的性别,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己的知识根本拍不上用场啊,要知道他从小就喜欢丰满的女生,对硬邦邦的男生无爱,你让我这个直男帮你追男人!难度太大了,不过就这么拒绝他,肯定不行,不得已何圣哲开始胡诌了。

    “送花,看电影,然后把他灌醉,最后把人给办了就行了,生米煮成熟饭,万事大吉饿了。”

    展青云眨眨眼直接把是手机挂断,这么不靠谱还是靠自己吧,不过刚才的那套程序也挺不错的,不过对比两人的武力值,还是算了吧。

    稳定下情绪,展青云回到礼堂,礼堂一片叫好声,向台上望去呆住了。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这两句话形容现在的年华非常的贴切,举手投足间韵味非凡,加上背后的金龙在她舞动的时候打在它身上的光线忽明忽暗,竟然有种腾云欲飞的感觉。

    随着音乐的消失,年华做完最后一个动作,跟在预选时一个样,所有的人都被她带进舞蹈的时间,久久不能自拔,只好咳嗽一声。

    这声咳嗽唤醒了所有人,瞬间礼堂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这次年华成了全校名人,坐在下面的同学都在那议论,而年华的班级则是一脸的荣幸,这可是我们班出来的。

    后台的赵娇娇听到地下的叫好声欢呼声,咬牙切齿差点拧碎了手里的手绢。

    表演完节目,年华直接出了礼堂,坐在礼堂前面桂花树前的椅子上眼睛盯着前方,不由自主的开始发呆。

    演出成功是必然的,自己心里有底,而刚才的那场表白却让她越琢磨越不是滋味,真是太可恶了,挑起了自己敏感的神经线,本人却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她走了,可是她刚才的惊天一舞却留在大家的脑海里,后面的几个节目毫无滋味,表演的人不在状态,看的人也在回忆刚才,展青云就是其中的佼佼者,鼓掌的时候手掌都拍红了而不自知。

    等年华走后,他也尾随过去,看到了终身难忘的那一幕,帅气的少女仰头坐在桂花树下,微风吹过,一朵娇嫩的桂花飘落在她的脸颊,他多想让时间定格在这一秒。

    年华抚下脸颊上的桂花,拿在手里闻着甜美的桂花香,才懒得搭理几步开外的那个不长眼的家伙。

    展青云当然看出来了,正在犹豫要不要过去,要知道自己可是刚刚被拒绝过,可是真的离开自己又舍不得。

    记得以前老爸说过之所以老妈选中他就是因为他的锲而不舍,死皮赖脸,或许自己也该试试。

    一屁股坐在年华的旁边,半天道:“我以前没有谈过恋爱,因此不知道怎么哄你开心,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你,或许这就是一见钟情吧,我希望你给我一次了解我的机会,你会发现我是最适合你的。”这是展青云有史以来说过的最长的一段话,而且还是情话。

    年华张张嘴,不知道说什么,说对他没感觉,那是骗人呢,要说已经到了喜欢,那还是骗人呢,真是矛盾啊。

    展青云一直看着年华,在她眼里看到了矛盾,喜出望外,只要不把自己一棍子打死就还是有希望的,饭要一口一口吃么。

    他决定再给她加一把火,“我是个军人,你也知道军人的军纪非常严格,我也不能轻易的出来,我们可以先通过短信QQ的什么联系,我给你时间了解我这个人,我也会努力表现自己,如果有一天你觉得还是无法接受我,我不会阻拦你的。”

    年华看着一把抢过自己手机,存他号码的展青云,哭笑不得,难道这就是强迫中奖,我可没说要跟他交往啊。

    “我……”年华刚要说什么就被展青云拦住,“你不要着急拒绝,我们可以试着交往,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你不愿意做的事。你跟展青峰做了两年的同学,你应该知道他的人品,那么作为哥哥的我,人品应该也不差,这个你可以放心。”

    年华翻了个白眼刚想开口,展青云还是抢先道:“你不要拒绝,这样你先好好想想,如果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你没有打电话拒绝,我就当你同意了。”说完他就那么注视着年华,从他微红的耳根和紧握的双拳可以知道他现在非常紧张,年华看着他这个样子竟然觉着是那么赏心悦目,抬头看着他眼眸,竟然发现清澈无比,不难发现他眼底的那一抹爱恋,这一刻年华竟然感觉脸颊发热,心里微微一动。

    嘴巴刚要张开,就看到展青云一溜烟跑了只留下攥着手机的年华孤零零的站在桂花树下发呆,这人是展青云么,她印象里的展青云惜字如金,这回怎么跟个话唠一样,真是变异啊。

    打开手机,展青云的号码被他放在最前面,不用翻一眼就能看到,这人,年华苦笑着摇摇头,坐回木椅上,看着展青云的名字发呆。

    上辈子,除了初恋的白旬,其实在上大学的时候交过一个男朋友文学系的高材生,长得文质彬彬,虽然没有轰轰烈烈,但一直非常温馨,直到有一天他告诉她喜欢上了另一个女孩。

    后来经过朋友告诉才知道,原来在半年她前男友就出轨了,因为另一个女孩不是本校的,所以他放心大胆的脚踏两只船,一边喜欢那个女孩的火辣,一边又喜欢年华的体贴。

    不过纸终究保不住火,还是让那个女孩发现了,最后就出现了年华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被甩的事,从那以后年华再交过男朋友。这段感情破灭后,年华以为自己会伤心欲绝,没想到只是感到有些可惜,毕竟在一起了两年,那时她才知道她根本就没有爱上他,不过是寂寞作祟罢了。

    或许自己不应该这么草率的答应,这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也是对对方的不负责任。

    起身来到礼堂,怎么也找不到他,后台也没有,难道是跑了?掏出手机翻到号码,刚要拨过去,就听到身后一阵吵闹,而且双方的声音非常熟悉。

    “赵娇娇,你不要随便诬陷别人,看着年华比你厉害,你就造谣生事。”木晓都气死了。刚刚回到后台就听到这人在那跟其他人造谣,上去就推了赵娇娇一下。

    赵娇娇也不是省油的灯,嘴里的话更加刻薄,“怎么了我说错了,她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用的起路易·威登LV的钱包,就凭她父亲一个小小公务员的死工资能买的起江诗丹顿的生肖手表?”

    年华摸了摸手腕上的手表,这可是今天刚带上的就被她认出来了,这是一直盯着自己了。

    “而且我亲眼看到有个男人开着豪车来接她,对了是台宾利。”

    年华想了想,宾利车!应该是陈诚新买的那辆,应该是他接自己的时候被她看到了。

    “那也不能说明什么。”木晓努力分辨,赵娇娇冷哼一声,不在说话,而其他人则议论纷纷。

    年华拨开人群,上下打量着赵娇娇,其他人看正主到了,除了正在台上的,都围了过来。

    “你的眼光不错么,什么都逃不掉你的眼睛啊,我看你不适合在学校,你适合去报社当狗仔,那才符合你不是人的身份。”年华的话也够损的。

    赵娇娇气的鼓鼓的,指着年华恨恨的骂道:“年华你个贱。人你不要得意,很快你的身份就会摊在大庭广众之下,你等着吧。有你哭的时候。”

    年华的脸一下子冷了,自己还是头一次被人当面骂贱。人,本来打算教训教训你就行了,这回可是不便宜你了。

    哼,赵娇娇转身走了,木晓跑到年华身边一脸担心道“年华,这怎么办啊。”

    莫丽丽知道一些年华的事,毕竟他们桃花村的桃园被她亲戚家的公司都买了,那得多少钱啊,而且现在桃花醇酿可是享誉全国,人家手指间露出点来都够年华花的了,因此她不慌不忙道:“你放心吧,赵娇娇不会如愿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