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七十七章 反击
    听到警铃,办公室的人的表情各不相同,木晓莫丽丽郝老师这三人松了一口气,赵娇娇脸色苍白目光闪烁,教导主任则对年华怒目而视,校长叹了口气,年华低着头看不清她的表情。

    沉默中,几个警察走了进来,一个面目严肃的中年警察跟校长握握手,低声道:“你好,我是咱们这片派出所的民警薛志刚。”

    校长笑道:“你好,请坐!”说着拉着薛志刚的手来到会客厅。薛志刚没有反对,两人在会客厅呆了几分钟,就把年华叫了进去。

    年华站在薛志刚的前面,他上上下下的打量年华,他刚才从校长的嘴里了解了些情况,不过他更愿意亲自了解。

    “是你报的警?”薛志刚拿出一个本子摊再膝盖上,写了几个字。

    年华装作害怕的点点头小声回答:“是我。”接着把自己到了学校其他同学行为不对劲,经过其他人提醒看到宣传栏里的照片,然后决定报警的经过说了一遍,说完后擦擦眼泪道:“我根本就不认识照片里的人,更没有拍过那种照片,我认为肯定是ps过的,我请求您帮我找出这个毁坏我名声的歹人,不然我甚至我的家人根本没脸活了。呜呜”最后竟然泣不成声没办法说话了。

    整个会客厅只能听到年华的哭声,泪如雨下真是泪如雨下,捂着脸的手上都是泪水滴答的地上成了一个小水泊。

    年华低着头透过指缝看到地上的水泊,囧了,完了水弄多了,原来年华根本是干打雷不下雨,这“泪水”根本就是捕捉空气里的水蒸汽在手心然后用内力降温成水,没想到一时情绪激动做多了。

    揉揉眼睛使眼睛看起来红红的,这才放下手,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薛志刚跟校长。

    薛志刚看看地上的“泪水”,这女孩真能哭啊,再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心里竟然很不是滋味,自己女儿还在的话应该也这么大了,眼前哭泣的仿佛变成自己的女儿,一脸的委屈看着自己,心猛然一痛。

    “你放心,只要你说的是真的,你一定会如愿的。”薛志刚说完这句话起身出门,把他带来的民警聚到一起低声吩咐着什么。

    校长把年华叫到身边让她坐下温和的道:“你就先在这里等着,放心没有没人敢到这来。”

    年华面带感激的点点头。

    等校长走后,年华趴到门边听听外面的动静,外面已经没人了,起身悠闲自在的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水。

    不一会儿手机一阵震动,年华掏出来一看,一丝笑容挂上嘴角,把手机又当回兜里,年华更加的肆意。人已入瓮,就别想翻身了。

    相比于年华的轻松,回到教室的赵娇娇则坐立不安,她本来以为只要把照片放上去,那年华就成了全校的耻辱,同学的冷言冷语老师的怒火都会把这个看着纯善其实奸诈的小人逼得走投无路,人言可畏啊,这可是杀人不见血,即使她死了也是自己想不开,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哈,就算不死也别想在这个学校上学了!

    当然不会这么便宜的放过她,只要她转学自己就会把手里的东西发到网站上,呵呵,到时候年华你就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了。

    赵娇娇想的挺好,可是她从来都没想过年华竟然会报警,早知道这个照片现在只是在学校这个小范围内知道,如果报了警,那这件事一定会扩散开来,年华自己吃不了也要兜着走,可是谁想到这白痴女人竟然敢报警。

    怎么办,万一让警察查到是自己主使的就全完了,要冷静一定要冷静,想想看,自己来贴照片的时候根本就没人看到,而且那些放在自己电脑里的照片已经被删除了,除了自己跟年华有些矛盾,其他没有任何的证据,想到这她又冷静下来。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跟干爹说一声,让他赶紧把那些民警给弄走。

    果然如赵娇娇所预料的民警一时半会没有查到到底是谁贴的照片,虽然学校到处都放着摄像头,可是很巧位于宣传栏附近的那个摄像头竟然坏了,而其他的摄像头照的不是很清晰,只看到一个身穿雨衣的身影,鬼鬼祟祟的进出,不过几秒就能够打开大门的锁头。

    薛志刚仔细观察视频里的身影,这个人身材十分的纤细,不是太高,应该是个女人。这是在学校得到的唯一一个收获。

    当然作为一个资深民警,薛志刚当然好不失望,学校找不到线索不代表其他地方找不到线索。

    在学校的南边是一溜的各种店面,北面则是马路,店面很多都安装了摄像头,而马路上也安装着,只要这人不是飞过来的,就能查出来。

    薛志刚带着几个人分头去查,他查的是一间蛋糕店,果然在蛋糕店的摄像头里看到了一个鬼祟的身影,薛志刚挺起背脊聚精会神的看了起来,跟刚才那个人的确是同一个人,这时放在跟前的手机响了,跟他在同一个方向的民警都发现了这个身影,薛志刚精神一震,看起来自己探查的方向很对。

    不过一个上午的时间,薛志刚竟然顺着摄像头摸到了一个小区,而这个小区就是赵娇娇所在的小区。

    不过这个小区两个大门都安装了摄像头,停车场安装了摄像头,可是其他地方根本没有安,根本就不知道她到底是哪栋楼的,不过可以肯定昨天这个人就是住在这个小区,看起来可以把范围缩小了。

    让自己的手下的民警去吃饭,独自一人的薛志刚回了学校,要来学生资料一个人查了起来。

    身在会客厅的年华,午饭也没有出去吃,是郝老师帮她买的,而木晓莫丽丽也陪着她呆了一个中午,其实年华现在根本不想这些关心自己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件事是由她自己推动的,年华她一点都不担心,反而言之是乐见其成的。

    面对这几个人,年华不得不继续装伤心害怕等等情绪,还不如自己一个人在这想坐就坐着,想躺就躺着,真是憋屈啊。

    没办法,只能好言把这三个人劝走,看看时间也快到下午上学的时间了。

    吃完饭回来的民警跟薛志刚一起看资料,其他人虽然纳闷队长为什么对这个案子这么认真努力,但薛志刚威信很足没人敢质疑他的决定,而跟薛志刚一起工作了十年的苏金的眼里尽是了然,原来薛志刚原来有一个女儿,不过在十年前走丢了,他们一家找了这么多年也没有找到,而他的妻子因为想念女儿都有了心病,如果他女儿还在的话也有十七八了,薛志刚这是看到这个小姑娘想起自己女儿了。

    一个上午加中午的时间,本来就在学校跟警方网络警察的监督管理下,网上到是没有出现什么东西,但是私底下几乎所有的家长都知道了这件事,没钱没势的只能嘀咕嘀咕,有权有势的纷纷加压,让学校妥善处理这件事情,赶紧给他们一个交代,学校那是焦头烂额了。

    在赵娇娇的鼓动下很多人和他们家长要求让学校把年华退学,换学校一份纯净,教导主任也是叫嚣着要开除年华,但校长却否决了,“这件事还没有最后的结果,我们不能鲁莽行事,我们要为每一个学生负责,而不是为某一个学生负责。”这个某字校长重点强调。

    教导主任恨恨的转头走了。

    经过两个小时的努力,薛志刚从一千多的资料里,找出了十份家就在那个小区的人,其中就有赵娇娇。

    薛志刚快速浏览十份资料,怀疑对象直指赵娇娇,他看着照片上的女孩感觉十分眼熟,想了想,想起来这个女孩自己今天早上还看到过,地点就在校长的办公室,大笔一挥把这个女孩当做在重点对象。

    拿着资料刚要出去,手机响了,一看联系人竟然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这边派出所的廖所长。

    放下手机,薛志刚的脸色不太好看,廖所长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让他放弃这个案子,听他那口气应该是有人求到他那里了,不过以他执拗的性格这人是失算了。

    而对面的廖所长当然不知道薛志刚的阴奉阳违,一个劲的跟前面的人点头哈腰的,自己升迁的希望就指在眼前这个人手上了,虽然不是同一个系统可是这人跟河南区局长何江是好朋友,自己以后有的是用得着人家的地方。

    这个人就是赵娇娇的干爹就是教育局桑局长。

    就在赵娇娇以为自己万无一失的时候,薛志刚请她去录口供,赵娇娇差点蹦起来,不是已经搞定了么怎么还要做口供。怀着忐忑,赵娇娇做了口供,薛志刚没有说什么就请她回去了。

    赵娇娇发现做口供的不止自己一个人,还有其他人,但是无一不是跟自己一个小区的人,开始有点乱了手脚。

    这十个人在同一件教室做口供,头顶前后都有摄像头,省得以后发生什么纠纷没有依据,现在正好是上课的时候,可是学校出了这么大的事,很多班级都宣布今天下午自习,没什么事的老师,就在窗外看着里面,郝老师就是其中之一,报警的是自己的学生,在里面的还有自己的学生,他祈祷着这件事千万不要是自己班上的同学干的。

    薛志刚巡视着教室,十个人分布在教师的各个地方重新做笔录,就会为了看看有没有谁撒谎。

    突然教室里发出一阵悦耳的铃声,瞬间所有人的眼光直射在赵娇娇的身上,赵娇娇本来不想拿出来,可是铃声连续不断的叫唤着,严重干扰了其他人,薛志刚皱着眉头走到赵娇娇面前,敲敲桌子,示意她把手机给他。

    赵娇娇在他的注视下,颤颤哆哆的把手机放在他手里。

    薛志刚打开手机一看竟然是一连串的彩信,打开一看,眼珠立刻瞪圆,再看下一张,下下张,都是那种香艳相片,而主人公却换了另一个女孩。

    “其他人都可以离开了。”薛志刚道,看到赵娇娇也想要起身离开,一手拉住她,咔嚓一声,拷上了一只手铐。

    赵娇娇吓坏了,不断挣扎,嘴里喊道:“你干嘛要拷我,你找不到人,你就抓我充数,我告诉你我干爹是桑南,是教育局局长。”

    不管她怎么挣扎另一个手也带上了手铐,教室里教室外的人都惊呆了,谁都没有想到过这个贴照片的人竟然真的是自己学校的人,而且还是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生。

    郝老师没行到自己竟然言中了,竟然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

    接下来的薛志刚重点问询赵娇娇,赵娇娇在害怕了一会儿后,想到自己身后的人,又活了过来,“哼,你赶紧放了我,要不然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还在恐吓他。

    两个民警从她家里找到她的笔记本电脑,里面什么照片都没有,他们没有办法不代表别人没有办法,找来网络警察十分顺利的把格式化的磁盘还原,果然从里面找出很多张艳照,一半是已经PS的,里面的女人要不是长着年华的脸,不要然长着那个无辜同学的脸,而剩下的那一半就是照片的原版,两相对比之后,答案呼之欲出了。

    不过一会儿,年华无辜遭同班同学赵娇娇暗算的事就传遍了学校,瞬间原本造人唾弃的年华被人无比的同情,而制作这个事端的赵娇娇则被骂的狗血淋头。

    正在上自习的年夏挑挑眉毛,继续写作业,这些事他知道的很清楚,谁让自己也参与其中呢。

    原来昨天晚上年华就已经把要发的照片从赵娇娇的电脑里拷贝出来,交给了年夏,而年夏的工作就是用年华变装买来的黑卡,把这几张照片发到赵娇娇的手机上,之所以年华不自己发,其实是因为她做了两手准备,她的确是想自己发的,可是万一因为有事错过了,还有替补的,而当时木晓莫丽丽请假陪在她身边。

    年夏发完图片,黑手机卡掰开冲了下去,把盛放照片的内存卡删除干净后,同样处理。

    谁没有朋友,就算是赵娇娇也有一些朋友,他们一看不好赶紧通知赵娇娇的父母,她的父母手足无措又找到她干爹桑南,而桑南直接找到河南区区公安局局长何江。

    何江跟桑南是关系不错的酒肉朋友,何江一听这件事立马跟着桑南来到年华学校。

    薛志刚皱着眉头看着这个长相漂亮却恶毒的女孩,就在那撒泼打横,几个民警根本不敢上前抓她。

    桑南带着何江长驱直入到了教导主任办公室,劈头盖脸就一顿骂,“我把人交给你照顾你就是这么帮我照顾的。”

    骂的教导主任低头不敢吭声,何江皱皱眉头,问事情的经过。

    当听到他说出年华这两个字后,何江的眼睛不由一跳,这个名字好熟悉,好像在哪听过,他开始想到底在哪听到的。

    而桑南觉得自己身后跟着薛志刚的大老板,他怎么也要给面子放了自己干女儿。

    可是薛志刚根本不为所动,说不放就不放,最后桑南道:“现在这件事闹得不小,让那个什么年华把她家长叫过来。我们自己商谈就不劳烦你了。”

    薛志刚也觉得年华的父母过来好一点,可以安慰安慰可怜的孩子。

    可是年华坚决不同意叫家长,问她原因,她只说工作太忙抽不出时间,这下桑南更加认定这小丫头的没什么背景。

    他也不管其他人,径直走到年华面前命令道:“现在你马上跟姓薛的说你不报警了要销警。”

    年华看看他很坚定的摇摇头,嘴里吐出一个字,“不!”

    桑南都给气乐了,自从自己当上教育局局长以后还从来没有人拒绝过自己,今天是开了新张了。

    他气极反笑道:“你真是一点都没有同学爱啊,向你这种没有同学爱的人有哪个学校会要你呀。”意思就是如果你不销警,你就不要打算在临海上学了。

    一般的十六七的孩子听到后,肯定吓得不得了,但年华是什么人,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干脆拿桑南的话当了耳旁风。

    桑南拉拉何江,示意他说话,可是他不知道现在何江心里的惊涛骇浪。

    何江终于认出这个小姑娘了,这不就是市委书记年建国家的千金么,为了确认不由问道:“您是不是年华?”

    正在装相的年华听到抬头一看,马上记起这个人,“你是何江?”

    何江一听没差了,没想到这位竟然还记得自己可是突然脑门冒了冷汗,刚才自己可是过了要逼迫这位大小姐销警的,抬眼看去,正好跟年华似笑非笑的眼神对上,心里一颤,暗道完了,上次自己就是沾了她的光升了,这次不会一撸到底吧。

    在桑南的坚持下,赵娇娇被放开,自由的第一件事竟然扑到年华身边就要扇她耳光,年华眼睛一闪,可她还没有什么动作,何江就把她拦住,赵娇娇失去平衡跌倒在地。

    桑南从小拿她当亲闺女,这一下不干了,开口就要骂人,何江知道他,两人虽然只是酒肉朋友但关系不错,怕桑南铸成大错,最主要的怕牵连到自己,赶紧大声道:“年华是年书记的女儿!”

    一句话激起千层浪,屋子里面和屋外偷听的人都傻了,年书记?那个年书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