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七十八章 目瞪口呆
    书记这个职位有很多,连年华的班里都有一个书记团支部书记,简称团支书,但是能让一个区公安局的局长恐慌的书记就不多了,市以下的就不要想了,而市里只有一个书记姓年,那就是市委书记年建国。

    临海市说小不小说大不大,说它小是因为临海市在华夏整个版图上占得比例极小,说它大是因为临海市除了市区还包括十多个县区,拥有将近七百万的人口,可以说这个市的市委书记和市长在古代那就是一位手握大权的封疆大吏,即使是现在的社会,说是人民公仆为人民服务,但有哪个老百姓看到自己市的市委书记市长的不恐慌的,几乎没有。

    那些学生们不太关心政治可能不知道,但是其他的人尤其是桑南教导主任只感觉一盆冰水迎头浇下,浇了个透心凉,一股寒气从脚底心迅速蔓延到心脏,脑袋里一片混沌了。

    年书记的女儿?是了,她姓年啊。

    而桑南哭都哭不出来了,在给干女儿出头的时候怎么就不好好查查对方的身份呢,一听人家姓年怎么不多张个心眼呢,这不踢到铁板了吧!

    桑南根本就不认识年华,就算是年夏他也不认识,原来在县区的时候年华年夏就经常受到老师校长的特殊待遇,养成很多不好的坏习惯,年建国沈茜花了很长时间才把他们扳过来的,因此到了临海,年建国成了副市长以后根本不让教育部的人去探到年华年夏到底在哪里上学没,也嘱咐他们姐弟俩不许其他人发现他们的身份,因此上了两年多高中竟然没人发现他们的身份。

    桑南在那恐慌但赵娇娇的注意力都在年华的身上,在看到没人管自己了,竟然又冲到年华身前,伸出爪子就往年华脸上挠去,等其他人发现的时候她已经冲到了年华跟前,桑南心中瞬间停止眼睛一翻差点晕过去,何江也一样。

    年华怎么会让她挠到自己呢,先收点利息,故作惊慌的躲闪蹲了下来手肘碰到赵娇娇的腰眼,就听到哐当一声,赵娇娇整个人来了个倒栽葱,年华起身回头一看她整个人趴在地上。

    抬手捂住微弯的嘴角,一副担心的样子,“我,我不是故意的!”

    赵娇娇爬起身,恶狠狠的盯着她,还要上手,桑南赶紧出手把她拽开,厉声道:“赵娇娇你够了!赶紧给年华同学道歉。”

    赵娇娇不敢相信的看着干爹,从来无比宠爱她的干爹竟然为了一个外人凶他,根本搞不清楚状况的赵娇娇嫉妒加嫉恨完全冲昏了头脑,指着年华吼道:“她根本就是个婊,子,她为了钱财出卖自己,我亲眼看到的,我做这件事不过是为了还学校一个清白。”

    ……

    余用是年华班上的同学,性格活泼开朗好奇心强烈,这次自己班上的同学发生这种事好奇心越发的强烈,等郝老师宣布完下午上自习焦急离开后,他更是忍不住了,等了不一会看班长根本没注意到他,直接开溜了,一路摸到年华他们所在的空白教室,到了之后看着窗户外满满的人群才知道自己根本来晚了。

    好不容易挤了进去,就听到薛志刚宣布结果,原来元凶竟然是赵娇娇,真是没想到啊,更没想到的竟然是后面,人家赵娇娇竟然背景雄厚有身为教育局长的干爹做靠山,而且人家直接把学校所在的河南区的公安局局长请到学校,余用这才知道赵娇娇为什么在学校这么眼高于顶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年华就算翻了案也会无法翻身的时候,事情又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原来人家年华也不含糊,后台更加坚挺,对比那对干爹干女儿,人家这是亲生父女,不过这个年书记是谁啊?

    不过在很快就有同样趴窗台的人解答了他的问题,“咱们市只有一个姓年的书记,就是咱们临海市原市长现任市委书记年建国,年华也姓年应该是市委书记的女儿。”

    市委书记的女儿那不就是整个临海的太子女了,天啊,同学这么长时间竟然一点没看出来,她身上一点纨绔气息也无啊,余用不由对年华心生佩服,如果自己有个当官的老爸,不要说市委书记,就是个政府小官自己肯定也会沾沾自喜了。

    不要说他了,就算是教过年华的老师也根本没看出来,尤其是当了她两年班主任的郝老师,要知道年华从来都是听话柔顺懂事的好孩子,虽然以前学习成绩不是太出色可是知道勤勉,现在开窍后,成绩更是飞速提高。

    窗外的人好奇不已,看不到的人开始议论纷纷,现在人们都想到了一个事实人家是太子女根本不需要出卖自己得到钱财,那事实真相很清楚了。

    桑南看着已经魔障了的赵娇娇,痛心不已。

    就在这时,门口一阵人群涌动,余用看到一个经常跟他们一起打球的文科班的男生走了进来,英俊的脸上满是阴霾。

    少年脸色冰冷,往年华的方向走去,路过赵娇娇的时候停了下来,声音冰的掉渣:“哼,真是可笑,你自己办不到的事情就因为别人跟你一样,不要说老姐是市委书记的女儿,就算不是,以她亿万身价,什么地方去不得。”说完走到年华身边,抱着年华颤抖的身子,无声的安慰着。

    老姐?年华的老弟,不就是年书记的儿子,以前好像的确听说过年书记有一对龙凤胎,没想到就是眼前这一对。

    校长吃惊的看着他们,而教导主任都要吓得尿裤子了,他刚刚狠狠的得罪了年华,而以前他就看年夏不顺眼,找借口罚了他几次,如果知道他们的身份自己肯定就算不巴结也要躲得远远地。

    而站在教室中间的赵娇娇则是彻底傻了,自己以为一文不值的年华竟然是市委书记的女儿,而从来都是自己骄傲的依仗的干爹,在她身前甘拜下风,身份地位来个个彻底的转变,以前自己俯视着看她,现在仰着头都够不到。

    腿一软赵娇娇瘫坐在地上,她现在才想起等待自己的可能是什么,造谣诽谤,自己已经满了十六周岁已经是行为能力人了,或许等待自己就是牢狱之灾,想到这眼睛一闭,竟然晕了。

    年华现在扮演的是个柔弱的女孩,要不然她真想去扇她几巴掌,您装晕也装的有技术一点行不行,远远的都能看到眼珠子在转动。

    年华从年夏的臂弯挣脱,来到赵娇娇身边,蹲下,其他人能够清楚的看到她眼里的犹豫,她就这么盯着赵娇娇半天,就在赵娇娇快要忍不住的时候声音柔弱的道:“你放心,虽然你做了这么多的错事,但看你这个样子,我不打算报复你的,我父亲说过冤冤相报何时了,我知道你已经忏悔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立时一个心底软弱的白莲花圣母形象出现在人们面前,人们都把谴责的目光投给还倒在地上的赵娇娇,你竟然诋毁这么一个善良美好的女孩子实在是黑透了心,一时间把本来因为赵娇娇的晕倒而心软的人们心里的那些同情全给了年华。

    但是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白莲花年华对赵娇娇道:“你放心,虽然你做了这么多的错事,但看你这个样子,我就不去找你爹妈算账了,孔子老人家说过,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进监狱的。”

    赵娇娇的心刚放了下来,就听到年华接着道:“你可以去一个更加美好的地方疯人院,哪里都是你的同类啊。”说完话年华缓慢起身,根本没晕的赵娇娇被她的话气得挑起了继续抓她,而在其他人的眼中就是在年华安慰她后,她不知道感恩还出手伤人。

    年华张大嘴一副被吓坏了的表情,两个手阻拦者赵娇娇,在人们看不到的死角,一张纸符撞到赵娇娇的身上,消失了踪迹。

    薛志刚马上叫着几个民警把两个人隔离开来,年华一脸惊吓的表情,被年夏拖着去了会客厅休息,而赵娇娇则在那吼叫抓人,完全失去了理智,几个民警和过来帮他们的人有好几个都被她咬了。

    没办法叫了120把她送到医院诊治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薛志刚叫来的同一个小区的学生都被轰走了,最后屋子里只剩下薛志刚等民警,校长,教导主任,还有桑南,何江。

    不提他们的种种心理,余用心情那个激动,他多么想跟班里的同学分享啊。

    等他把事情经过这么一说,同学都呆了,平时高傲好像谁都欠她好几百万的赵娇娇的干爹是教育局长,而更让他们想不到的是平时非常低调的年华竟然是市委书记的女儿。

    木晓莫丽丽干脆傻了,根本没想到过年华有这么显赫的身份,同时心里竟然有种美滋滋的感觉,我可是年华的好朋友啊。

    年华进了屋子马上恢复正常,脸上一片干燥根本毫无泪水。

    年夏脸上的冰冷也退了下去,郁闷道:“完了,我以后扮猪吃虎的日子就这么过去了。”

    年华好奇的问道:“你什么时候绊猪吃过老虎啊,我怎么不知道。”

    “我这不是正在寻找机会么,现在连机会都没了,老姐这都是因为你,因此你要备尝我。”年夏一本正经的道。

    年华翻了个白眼不再搭理他。

    因为这件事情实在是有点大了,年华只能也跟年建国汇报了一下,年建国震怒,从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欺负自己闺女,不过很快得知得罪自己女儿的那个女孩一起精神崩溃进了精神病医院了,今生还能不能好还都是两说。

    因此年建国把视线对准桑南,很快心惊胆战的桑南被调离教育局,平调为外事办公室主任,说是平调,可是外事办公室能有什么权利,只要进去基本就是止步于此了。

    桑南接到通知后,叹了口气,平时殷勤的手下现在已经见不到人影,自己的那些酒肉朋友也不接自己的电话,现在他才体会到什么叫做人走茶凉了。

    摇摇头,拎着自己的东西从教育局到了外事办公室,虽然办公室跟自己原来的差不多,可是原来的办公室向阳,采光性好,而这件办公室轻易见不到阳光,还一股子异味。

    何江则是战战兢兢等了些日子,最后实在是受不了了,跟李鑫打听,得到年书记大人大量不会追究自己后才放宽心。

    而教导主任则是直接回家吃自己,校长打发了这个一直窥伺自己位置的人也是松了一口气。

    郝老师因为这件事专门给年华放了一个星期的假,等她完全恢复后,再上学。

    年华当然答应了,不过在郝老师面前还是做做样子犹豫片刻。

    当年华回班级拿书包的时候,全体同学对她行注目礼,一个个就跟看大熊猫一样,眼睛里充满着敬畏还有好奇。

    看年华过来木晓拉拉她的衣服,年华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就匆匆走了。

    木晓免不了的有点失落,而且旁边的原来个赵娇娇挺好的一个女孩酸酸道:“呦,我说木晓,你还以为年华还是原来的年华啊,人家根本就不想搭理你了,你就剩剩吧。”

    就因为这句话她郁闷了半天,还是莫丽丽开解她道:“不要听她乱讲,她那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不要忘了年华的父亲不是刚刚才身居高位的,如果她因为身份的关系不跟你好的话,还能等到现在?”

    木晓一想觉得十分有道理,心情立马又好了起来。

    等到晚上年华给她打电话的时候,木晓早就恢复正常了,她还振振有词的说:“你放心我不会嫌弃你的。”

    年华听到这话哭笑不得,再给莫丽丽打过电话后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一码事。

    年华下午回到家的时候,沈茜已经知道了整件事的经过,一把拉住她的耳朵咬牙道:“下次再遇到这样的事,要先告诉我们知道明不明白?”

    年华赶紧点头:“明白明白,下次我一定注意。”

    跟沈茜的担心不同,年建国则给她上了一堂思想政治课,告诉她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年华眨眨眼,难道老爸怕自己长歪,所以先打好防御针。

    还好年建国沈茜都不是墨迹人,也相信自己的女儿,反正自己女儿也没吃亏,也就由着她了。

    而这次身份的曝光,他们也没说什么,只是叮嘱他们一定要低调行事。

    年华歇假的第一天,直接宅在家里,根本懒得出去,现在已经不跑步了,改打伏虎拳,她发现这比自己跑一万米效果还要好。

    收工擦擦头上的汗水,刚坐在沙发上,手机响了,年华拿起了,看到联络人瞪大了眼睛,展青云!他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干什么,年华皱眉,不过还是接了起来,“喂!”

    “听说你受了委屈?我帮你出气!”展青云低声道,声音里带着无限的宠溺。

    年华翻了翻白眼,“你认为我会任凭她欺负我么?”

    展青云一听放下心来,突然为自己火烧火燎的心焦好笑,别人不知道她的厉害,自己还不知道么,最后吃亏可都是别人,可是当时得到消息的时候的,他真的急的不得了,恨不得马上飞到年华身边,拥她入怀。

    “呵呵,你这么有精神,我就放心了。”展青云说完这句话,两人陷入沉默中。

    最后年华实在是不喜欢这种静默,隧道:“谢谢你的关心,要是没什么事我挂了。”

    “不要!”展青云立刻道,终于把他心里憋着的那件事问了出来,“哪天你没有给我打电话,我们算交往了吧!”

    年华:“……”是没打还是你关机没打通,人的脸皮能不能不这么厚。

    年华都无了奈了,她已经吃过一次亏了短时间不打算再吃第二次,“不好意思,我给你打过手机,可是你没开机。”

    展青云在那边沉默了,许久许久在年华以为他已经放弃的时候,坚定的道:“既然当时你没有打通这说明老天爷都希望我们两个在一起了,这是我们之间的缘分,我们应该珍惜,放心,等我放假了我回去看你的。”说完没等年华回答直接挂了手机。

    年华真的快晕了,展青云看起来严肃可靠,怎么现在这么的,怎么说呢,对了,幼稚,就是幼稚!不过幼稚的很可爱就是了,有种反差美,呵呵。

    位于南丰县的经济特区,除了中间正在动工的工程,其他地方也在动工建设基础设施,年华抽口去看了看,董欣悦抑扬顿挫的汇报这些天工地的进展情况。

    得知建好工厂还需要个把月,年华也没有失望,她强调道:“速度不速度的放在一边,宁可多花钱也要保证质量。”

    董欣悦点头答是。

    又到位于桃花阵桃花村的桃花醇酿的工厂看了看,确保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

    年华经过后世的一系列打击假冒伪劣产品的大潮,深知只有自己产品的质量没的说,以后才能长长久久的发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