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八十四章 威胁
    周大师微微一笑诱惑道:“只要小友拜我为师,我必倾囊相授!”

    年华撇撇嘴没有回答,直接转移话题。“周大师来首都肯定是有要事了。”

    周大师看着她眼前一亮刚要开口。

    年华根本没容他开口,“虽然说相逢即是有缘,可是我们还有些事情着急去办,就先走了。”说完对周大师笑了笑拉着展青云手急匆匆的走了,木晓展青峰虽然摸不到头脑但还是跟在年华后面走了。

    留下周大师一人在原地苦笑,自己事情还没说呢就被拒绝了,摇摇头叹了口气,昨天晚上卜的卦说今天出门会遇到贵人,可不是遇到了,不过这贵人看起来不想搭理自己啊!

    “铃铃……”周大师掏出手机,一看是徐飞衡。

    “周大师,您老在哪,我去接您?”徐飞衡恭敬道。

    “不用,姓赵的来了?”周大师淡淡的道。

    徐飞衡尴尬的说了声是。

    周大师冷哼一声,“哼,既然你们不信任我这老头子,我也就不去添乱了。反正你们也请了赵老头,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周大师想起就生气,自己跟徐老头是好友,他得了那个怪病后不久自己就到了首都,在看到徐老头的样子后就清楚的告诉徐家人,这不是病,而是中了奇门高手的手段。

    徐家长孙虽然明面不说不信,可是当年说的好,转头就请周大师走了,等徐飞衡回来听说这件事,第一次给儿子一个耳光马上给周大师赔礼道歉。

    这些小辈不知道周大师的厉害,自己还不知道么,要知道当时文革的时候,如果不是周大师跟父亲交好,偷偷摸摸一次次的给父亲推演占卜,他老人家哪里能活下来,几次灭顶之灾都是被周大师一一化解的,而原本跟父亲在一起的那几个叔叔伯伯就没这么好运了,最好的一个也是终老乡村不问世事,其他的没两年就都没了。

    这些事自己也只跟作为长子长孙的自己的儿子徐驰说过,不过得到的结果不过是齐之以鼻罢了。谁想到这次自己出国公干,在国外就知道自己父亲昏迷不醒的事,赶紧回来还是坏了事,自己儿子得罪了周大师不说,再知道爷爷的确不对劲后竟然又通过其他人的介绍请来了跟周大师不对付的赵大师。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徐飞衡的心都提起来了,坐在他这个位置上,已经知道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想人们看到这么简单,高科技社会的表面下还是有很多不为人知所熟知的厉害东西,比如武林,比如奇门。武林中人还比较好说,毕竟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而武林中人真正刀枪不入的高手非常少,而奇门中人则不一样,虽然满大街的看相的算卦的,但那些都是假冒伪劣产品,如果一不小心得罪了那些真正的奇门中人,人家一气之下改改你祖坟的风水,变成大凶之地,轻则丢官失财,重则灭你满门。所以徐飞衡知道后赶紧给周大师打电话道歉,作为外交部的副部长,他已经很长时间没跟人说过小话了,不过在周大师面前说的心甘情愿的。

    “好吧!”周大师叹了口气,答应了,本来他就没打算走,自己跟徐老头是过命的交情,徐家知道自己帮徐老头躲过多次生死劫,可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也是凭借徐家躲过一劫。

    因为遇到周大师,年华早就没了逛街的**,其实说起来周大师跟她也没有矛盾,可是这次一看到他就觉得这人来着不善,直觉告诉她沾上他没好事,因此她才匆忙告辞,可是就算这样异样的感觉还是没有消散,摇摇头,把这件事放在心底。其他三人虽然对这个仙风道骨的周大师有点好奇,不过看年华不待机他,也就没有过多追问。

    到了酒店,展青云被一通电话叫走,顺便带着展青峰,跟年华约定好明天早晨还来,就驱车回家了。

    木晓决定回房间补觉,年华看没人了,坐在她房间的椅子上,她把刻刀还有那个漆盒放在桌子上。

    年华把刻刀拿在手里,仔细观察,随后把刻刀放在手心,一运内力,直接把刻刀的刀鞘锈住的部分震断,微微一笑,把里面的刻刀抽了出来。一道寒光闪过,屋子里甚至瞬间降了两度,年华高兴的摆弄着,这个刻刀大约六寸,刀刃部分占了两寸,刀柄四寸。

    刀刃闪着银白锐光,拔下一根头发放在刀刃上,轻轻一吹,分为两段,年华眼前一亮,又拿出一同买下的另一个刻刀,轻轻一划,应声而断,而刻刀的刀刃一点损失也没有,年华欣喜万分,太好了,兴起之下拿出买的一块石雕放在地板上,切石头就跟切豆腐一样容易。年华知道自己是捡到宝了,这个宝比捡到一个元青花还让她高兴,本来原来自己拿来雕刻翡翠的工具就非常的不顺手,这回,真是瞌睡遇到了枕头了。

    刻刀在年华的手中上飞速旋转,想起还有一个东西没看,赶紧停下旋转的刻刀,把漆盒拿了过来,这个漆盒大约三十厘米长,高跟款大约十五六厘米,打开漆盒,在漆盒的地步垫着一块红布。拿出红布,底下就是漆盒底部,而那个秘密就藏在盒子中空的底部。

    用刻刀沿着底部的边缘划过,感觉已经都松了,一挑,打了开来,往里面一看,果然跟之前看到的一样是一块已经发黄的白绢。

    为了不破坏白绢,讲内力裹住手,就像带上了防护手套,小心翼翼的把白绢从里面拿出来,轻轻展开,大约宽长均为一米,白绢保存的相当完好,不过让年华感到惊奇的确实白绢上密密麻麻的黑字还有一幅图。

    年华把白绢铺在桌子上仔细辨认,终于确认这竟然是一种已经失传了的香的制作方法,这种香的名字叫做安心香,只要燃上一点点就能够让那些失眠抑郁的人的安心睡眠一整晚,而且能够增强使用人的身体素质,最重要的是完全没有副作用。

    一看这个方子没什么作用,可是细想就能够知道这个方子背后的经济价值,早知道现在这个生活节奏无比迅速的时代,很多人不由的暴躁起来,睡眠质量也是日趋下降,前些日子还曾经报道过白领的猝死率越来越高,不久前魔都又有一个白领跳楼自杀,引起全社会的思考。

    如果这个时候把这个安心香推出来,那肯定会受到全世界的追捧,还有就是安建国安书记因为各种压力经常性的失眠,拒沈茜同志说老年同志的头发一把一把的掉,那时年华就上心了,而二级的安神符只有在制成玉符的时候有用,纸符是没什么用的,而二级的玉符她现在还不行呢,没想到就有另外的东西送到嘴边了。

    笑的那叫一个灿烂,将白绢上的东西都记在脑海里,本来想毁了它,可是想想这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古董了,还是留着吧。

    重新把白绢放回漆盒,将伪装的底部放回去,恢复原状,再讲漆盒放好。

    看看时间刚刚下午三点,可是根本不想出去,从买来的一堆东西中,拿出一块树根,拿起刻刀刻了起来,年华集中注意力,木削纷飞,慢慢的一个小猴子的形象出来了。

    一个小时候后一个型虽然不太像,但是非常神似的小猴子出现在年华的手中,左看右看,年华觉得比买来的那些好看多了,弯弯嘴角,她决定把这个巴掌大的小猴子送给展青云。

    正看着小猴子出神呢,就听到门铃想了,被打断的年华皱皱眉头,透过门上的空眼她能清楚的看到不是她认识的人,不过年华艺高人胆大,根本不会在乎他们到底是不是不怀好意,开门出来关门。

    门外站着两个人,一个年纪大约四十多岁,另一个则三十多岁,一眼就能看出这个四十左右的人占据主导,这从他们身上的气质就能看出,中年男子显然是官身,一身的气派,但这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一看就是谨小慎微惯了。

    还没等年华开口,对方先说话了,中年男子笑着问道:“这个小朋友,你好,你就是年华小姐?”

    年华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才回答道:“没错!有事?”年华感觉这个虽然一脸的微笑,但那笑容根本没尽到心里,根本就是表面文章,而且这人看起来很眼熟,哦,想起来了,这不跟昨天被自己扇了一巴掌的那个家伙长得很像么!反正他们来不是来寻仇就是已经发现小辫子身上的异常了,自己也不用给他们好脸。

    中年男子一听脸色马上就变了,他虽然在首都不算什么大官,可是他父亲当年可以算是国家领导人,就算现在老父亲退下来了,自己大哥也是外交部的副部长,看在他们的面子上,很少有人对他这么不客气,今天算是遇到一个,不过想到自己生死未卜的儿子,只有沉住气,赵大师可是说了,自己儿子之所以这样就是因为得罪了奇门中人,而经过排查最有可能的就是眼前的这个女孩,毕竟当初是她出手揍得自己儿子。

    其他三个人,其中两个是军队上的大佬展家的两个孩子,他们应该不是,而且就算是自己大哥也不愿意得罪展家的人。

    另一个女孩自己还没看呢,不过看到这个女孩的一瞬间他就知道不用去找另一个了,肯定是这个,如果问他为什么,那就是年华的淡定让她异于常人。

    应该是中年人手下的那个青年看这丫头这么对待自己老板,不干了,上前怒吼道:“这可是我们财政部的徐制衡徐司长,你丫的说话小心点。”

    徐制衡挥挥手,让他退下,笑的十分诚恳的道:“小姑娘,你还记得昨天打的那个男孩么?”

    年华非常诚恳的道:“不记得了!”

    “……”徐制衡头上青筋直跳,拦着又冲动了的手下,皮不笑肉笑,“小姑娘,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威胁过后开始打感情牌,“我就这么一个儿子,虽然平时非常活泼了些,但是从来不敢为非作歹,你们之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年华也不装了,冷笑道:“误会就能把我朋友的胳膊差点打断?你肯知道如果不是因为送医院送的早,胳膊保的保不住还两说呢。”回到家的展青峰不停打着喷嚏,这谁想我呢,难道是木晓,不由嘿嘿的傻笑。

    看她承认了,徐制衡也演不下去,笑容也挂不住了,这回直接板了脸,“哼哼,你承认了就行,我告诉你我没办法展家的人,但我收拾你们这些小毛孩子还是很容易的。不要忘了你可不是一个人来的,你隔壁房间还住着你的小姐妹呢。”

    年华一听火了,本来还想干脆放了那小子,可是这人竟然敢打木晓的主义。“你到底想怎么样?”

    徐制衡道:“赵大师说我儿子是中了一种特殊的符箓,告诉我这个符箓你是从哪里得到的?如果你不打算说,就算有展家的人护着,你也别想跑出去这个四九城。”说话的时候咬着后槽牙说的,谁让现在的徐南实在是有点惨,就算是看不上自己的儿子也不忍心让他受这样的折磨。

    年华这次知道人家根本就没认为自己就是那个符箓的制作者,就算是附在徐南身上的纸符也是她机缘巧合得到的,怪不得敢大张旗鼓的上门威胁,如果知道自己也是奇门中人的话,早就不是这幅嘴脸了。

    想到这,年华冷笑一声:“徐制衡你不用威胁我,如果你敢动我一根寒毛,我师父是不会放过你的!哼,就算是周大师见到我师父还要以来礼相待,就凭你?哼!”

    徐制衡一听傻了,别人他不知道,周叔叔的实力他可是知道的,虽然周大师在符箓上只是略知一二,但在其他方面,尤其是占卜方面可是华夏地区数一数二的大家,就算是京城的大家族也不一定能请到他。

    能跟周大师平起平坐的人,会是无名小卒?有很大的可能性这丫头的师父是个隐士高人,要知道那些高人的性子一个比一个古怪,想想那些奇门中人的手段,徐制衡不寒而栗,而自己儿子得罪了一个符箓大师的徒弟,徐制衡慌了,赶紧改变口风,不要钱的说了一堆好话,但看到年华毫无感情的表情,只能带着手下快步走开,回徐家想办法。

    年华没想到这人胆子这么小,哼了一声,关门。

    晚上的时候,展青云回了酒店,刚要敲年华的门,门从里面打开了。

    “嗨,要不要一起吃饭啊!”展青云邀请道。

    年华笑了,“当然!”不过展青峰没来,看到年华疑问的眼神,展青云指了指木晓的房间。

    年华皱皱眉头,孤男寡女的在一起要是闹出人命来就不好了,展青云一眼就看出年华的顾虑,“你又不是木晓的妈妈,操什么心,放心吧,我们展家家教很严的,青峰肯定是,发乎情而止于礼的。”

    白了他一眼,年华也不再说什么,毕竟这件事是两个人之间的是,自己就算是身为木晓的好友也没有插嘴的地方。

    展青云来之前已经在爱情海定好了地方,就打算带着年华去好好享受烛光晚餐,吃晚饭在溜达溜达消消食,最好还能得个香吻什么的就太好了,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还没出酒店的大门就被一老一中两个男人给拦住了。

    展青云看着眼生,但年华却都认得,那个中年人就是下午威胁自己的徐制衡,而另一个仙风道骨鹤发童颜的老人不就是周大师么,他们怎混到一起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