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八十六章 鬼铃萤
    “行了,周大师你不要说了,我同意了。”年华寻思一下也就打算答应了,虽然徐南得罪了自己,徐制衡也不像大度的人,不过这个徐飞衡倒是明白人,也是能够做到副部级这种高位的人就没傻子,今天结个善缘说不定以后自己还能用的着,毕竟如果自己老爸年建国同志想往上升,人脉积累是少不了的。

    年华从来都是干脆的人,既然决定了那就赶紧的,不过有些话也得说在前头,“虽然我答应了,可是有些话我得说的明明白白的。”

    徐飞衡赶紧道:“只要能治好我父亲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年华摇摇头:“我要说的可不是这个,我也不需要。如果不是看在周大师的面子上我绝对不会答应的,毕竟徐南可是得罪我了,以我们奇门中人的一贯作风不落井下石就算不错了。”

    听到年华说的是这个,徐飞衡狠狠地瞪了徐制衡一眼,徐制衡心里发苦自己儿子就那个德性,以前也到处惹祸自己给他擦了几次屁股,也没出什么大事,可是谁想到这次竟然碰上了食人鲨,“年前辈你说的是,我一定好好教训这个小子。”

    “是应该好好教训。你如果下不去手,我可以帮帮你。”展青云在一边说话了。

    他一说话徐飞衡徐制衡才第一次认真看他,这么一看吸了一口凉气,刚才因为心里太乱加上注意力都集中在年华身上,忽略了他,这会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不是展家大少展青云么。

    徐制衡想起自己查到自己儿子曾经打了一个人,自己也查到跟年华在一起还有两个展家的人,但他以为只是展家的亲戚家的孩子,这么看来竟然是展家的少爷,那么被打的难道也是展家的少爷?

    汗瞬间湿了衣衫,展家可不是徐家能比的,展家的老爷子在那个动荡的年代就已经手握兵权,明里暗中保护过好多老革命,其中就包括南寻老人,因此非常受老人家的器重,退休之前是军委副主席,那可是相当于全国兵马大元帅,统帅全**队。那是多大的权利呀!

    而展家的第二代也是手握兵权,老大不到自己的推测告诉五十已经是军区司令,老二则从政也是一省的省长。

    徐制衡拉拉徐飞衡的衣服,徐飞衡看弟弟脸色不对告了罪,兄弟俩去了外面,徐飞衡战战兢兢的把推测的东西告诉徐飞衡,徐飞衡差点撅过去,火冒三丈,“你一开始怎么不说,要是被打的真是展家的二少爷,你就等着吧!”发了一通火,冷静下来后道:“一会儿你就带着你那个不孝子去展家道歉,剩下的就由我来办,但是这件事后就让徐南出国吧。短时间不要回来!”

    徐制衡胡乱的点头,他比较担心的是自己的官职,只要展老爷子露出口风,有的是想抱展家大腿的人能够收拾自己。

    徐飞衡看着弟弟魂不守舍的样子,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进去了。

    在知道展青云的身份后,哪里还会当他只是路人甲,赶紧叫来徐驰招待他,周大师也认出来这个冷俊的男孩正是自己的当年批过命的孩子,当时自己就发现这个孩子满十九后有一个死劫,当时自己毫无办法,但是他当然不能就这么告诉人家你们孩子活不过二十,只是说在十九有个九死一生大劫,如果到时候遇到贵人的话就能度过去而遇不到就坎在哪里了,而这个贵人只能随缘自己的功力太浅,没办法知道那个贵人到底是谁。

    今天这么一看竟然不知道被谁改天换命了,看看他身边的年华,想想他们之间的关系,那就不言而喻了

    年华随着周大师进了徐老爷子的卧室。年华没想到徐老爷子的情况这么严重,整个人瘦的不成人形,露在外面的手臂根本就是皮包着骨头,头部几乎就跟个骷髅一样,不过外面包着一层皮而已,这要是在黑天突然见到他,如果没有心里准备当场就得吓得屁滚尿流。

    周大师在旁边介绍:“徐老哥已经不能自主呼吸了,全靠呼吸机维持,你不要看他瘦成这个样子,经过几位大国手的检查体内的器官完好无损。不过就算体内器官没事,照这样下去,他体内的脂肪肌肉不出两天就会完全消失,到了那时就是神仙也难治了。”

    年华不是医生不会诊脉,但她身怀绝技,把手搭在脉上,一丝内力顺着经脉开始运动,她发现老人的经脉虽然有点萎缩,但那是因为年老的关系,其他的都很正常,就算是脑袋里的经脉也一样。

    年华惊诧的收手回头问道:“周大师你认为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周大师摇摇头道:“我跟赵大师都看过了,根本找不出原因,即使不是生病也不是中毒,我们往奇门中人的手段上想了很久,也找不出对应的,不过很明显不是外国的。可以排除东南亚的降头师跟倭国的阴阳师。而咱们华夏的手段实在是太多了,即使我们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也有很多没有见识过,唉!”

    赵大师也是板着脸,作为风水大师他什么奇怪的事情没见过,但今天也被考倒了。

    年华看着徐老爷子,脑海里却开始找寻高人的记忆,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相应的东西。

    鬼铃萤,这种虫子并不是现实中昆虫的一种,它一般只出现在大的墓地中,因为这种鬼铃萤就是由长期积累的尸气凝聚凝聚而成,不过很少有人见到,因为它一形成就会沉睡过去,只有新鲜的血肉能够唤醒它。

    大型的墓穴都有大量的培养品,而鬼铃萤非常喜欢青铜器,因此它所选的沉睡的地方大多都在青铜器里。

    年华在那浏览记忆,而在其他人眼里就是在发呆,其他人因为虽然暗中也嘀咕但没人敢真正的叫醒他,周大师则对年华充满信心,不要忘了他可是占卜大师,从上午见到年华的面开始就知道徐老爷子这个劫唯一能够解的就是眼前这个小姑娘。

    但是他知道有人不知道啊,赵大师本来就憋着一肚子火呢

    虽然他知道这丫头在符箓上有一手,不过她才多大的年纪,有一样拿手已经不错了,要不是姓周的极力要求,他根本就不同意,让这个小丫头过来,不过现在一看这小丫头根本就不行,他现在已经忘了自己也办法的事实冷哼一声。

    “姓周的,我说什么来着,看看你嘴里所谓的救星,可是也一点办法都没有,哼!”赵大师撇着嘴道。

    周大师眼睛一闪道:“呵呵,姓赵的,别说我认为年华小友能行,就算不行,那也是人家年纪阅历的限制,比起你赵大师那可是笑了半个世纪,你都不行,你还能苛求别人不成?”

    赵大师恶狠狠的瞪着周大师,周大师不为所动的道:“既然你信不过我,那咱们来打个赌,我压年华小友能找到原因,你压不能,敢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我赢定了!”赵大师看看还在发呆的年华立刻道。

    周大师点点头,“既然是赌注,那么怎么着也要有点赌注吧。”说着指了指赵大师兜,“我赢了我就要你那温养了十年的康熙通宝。”

    “行,要是你输了,你就把你手里的那个千年雷击桃花木所制成的桃木剑给我!”赵大师早就眼热周大师的这柄桃木剑了,你说他就是一个算命的,身边放着这么好的桃木剑有什么用,还不如给自己物超所值!

    两人约定好后,把注意力集中在年华身上,他们能不能得到自己的想要依旧的宝物,就看她了!

    终于年华仔细把有关鬼铃萤的资料都看了一遍做到心中有数,这才回到现实。

    松了一口气,却敏锐的发现有两双眼睛不错眼珠的看着自己,吓了一跳,“周大师赵大师你们怎么这个样子看着我啊,吓了我一跳。”

    周大师问道:“怎么样知道是什么东西了么?”

    还没等年华回答,赵大师冷冷道:“你可要照实说,可不要瞎编乱造!”

    年华根本就当没有看到赵大师这个人,走到周大师面前郑重的说道:“我已经知道徐老爷子,为什么这个样子。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鬼铃萤?”

    “鬼铃萤?”周大师赵大师对视一眼,他们根本没听说过这种东西。

    年华介绍道:“鬼铃萤是一种由于大量尸气凝聚在一起而形成的一种东西,这种东西即使在大型墓葬中也不常见,因此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存在,而这种东西一般都藏在青铜器中,在接触到人或者是动物的血肉后就会寄生到生物体内,不过几天这个人或者动物就会血肉枯竭而死。”

    转过头看向徐飞衡问道:“徐老爷子在倒下之前是不是碰过什么青铜器?”

    徐飞衡也不知道,他看向自己的儿子徐驰。

    徐驰的汗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磕磕巴巴道:“前几天,爷爷生日,我为了哄老人高兴,找门路弄到一个春秋的青铜尊送给爷爷。爷爷当时非常高兴,当天就把青铜尊放到他的书房,现在应该还在那里呢。”

    听他这么一说,所有的人又到了徐老爷子的书房,开门进去,果然在书桌上就摆着一个青铜尊。

    徐制衡早就对这个在老爷子眼里独占鳌头的侄子不满意,阴阳怪气的道:“没想到这一切都是你这个老爷子最喜欢的大孙子惹出来的。”

    一想到这里面曾经沉睡着吃人血肉的怪物,就算是周大师赵大师也不敢过去,展青云看年华打算伸手去够,一把抓住她的手不容拒绝道:“还是我来吧!”说完就把青铜尊拿在了手里,根本就不让年华碰,“就这么看吧!”

    年华瞬间心里美滋滋的,她当然知道这个青铜尊里根本没有其他的鬼铃萤了,要知道鬼铃萤具有很强的拍他性,一个大型墓葬里根本出不了第二个鬼铃萤。

    年华笑着道:“你放心,没关系的,里面应该什么都没有了。”

    展青云听年华这么一说,才把青铜尊递给她。

    年华拿到青铜尊,把鼻子凑过去闻了一闻,一股陈腐的土气扑面而来,年华皱皱眉头道:“这个青铜尊应该是刚刚出土不久的,上面还都是土腥味。”又转着看了看,突然在青铜尊上面的开口处有些血迹,应该就是这些血激活了鬼铃萤。

    把血迹指给他们看,并道:“如果只是这样赏玩,鬼铃萤是不会苏醒的,就算是在这个书桌上摆了几百年也没问题,但问题是青铜器上染到了血,鲜血的味道激活了鬼铃萤,因此它顺着徐老爷子的伤口就到了老爷子的体内。”

    徐驰松了一口气,感激的看向年华,太好了,这说样自己就不用承担全部责任了。

    而徐制衡则是满脸苍白,他当然知道徐老爷子染血的原因了,都是因为他,作为一个拥有实权的官员来说,少不了有人投怀送抱,他当然也不例外,外面养着三四个小情人,这件事不知道让谁捅到徐老爷子跟前了,当徐制衡被叫到书房的时候,徐老爷子正拿着一块布擦拭青铜尊,教训他的时候心情一激动,手磕在青铜尊的口沿上,磕破了。

    其他人不了解他,作为哥哥的徐飞衡还不知道他么,一看就知道是他闯的祸,几句就把实话榨出来了。

    徐驰撇撇嘴,作为小辈也没说什么。

    年华拎着青铜尊又回了卧室,其他人除了展青云都离着他们远远地,不敢离这个青铜尊太近。

    站在床边,年华举起青铜尊,用手敲了一下,发出“当”的一声让人们感到惊奇和惊悚的事情发生了,徐老爷子的体内发出一串“铃铃”的声音,就跟铜铃的声音一样,这时人们才知道没什么叫鬼铃萤!

    因为盖着被子,根本看不出鬼铃萤到底在什么地方,只好请徐家的人把老人身上的盖得穿的都脱了下来,然后一具包着一层皮的骷髅出现在他们面前,所有的人都不忍心看。

    年华一看就知道徐老爷子支持不了多长时间了,一定要快!

    又敲了一下,年华就看到徐老爷子的腹部有一个小拇指大小的东西在不断攒动,速度非常之快,于此同时还发出悦耳的铃声。

    不过眨眼之间就从腹部跑到脚部,又窜到胳膊上,年华的注意力集中在那个飞快运动的凸起上,周大师却注意到本来没有表情的徐老爷子随着鬼铃萤的运动而痛苦抽动的脸,可想而知是多么痛苦。

    徐飞衡看着父亲痛苦的样子,焦急不已,他不敢去打扰年华,只好凑到周大师旁边,小声询问:“周叔叔,我爸他还有救么?”

    周大师嘘了一下,点点头,有了他的保证徐飞衡和一直注意哥哥的徐制衡都松了一口气,放了一半的心!

    而赵大师现在是纠结的很,他既想让年华把他治好,却又舍不得被自己温养了十年的康熙通宝,要知道他的这枚铜钱已经算是一件法器了。

    而这些人中最悠闲自在的莫过于展青云了,就那么目光里带着暖色看着年华,他突然想到一句话,认真的女人最美。

    年华眼睛盯着鬼铃萤,脑袋里却在想着计策,鬼铃萤最怕的是至阳之物,可是现代社会去哪里找至阳之物,就算还有一时半会也找不到。

    还有就是用充满精力的血肉把它吸引出来,而这不过是一命换一命,当然这都是普通人的法子,年华可以在鬼铃萤被吸引冲出徐老爷子身体的瞬间用“禁灵符”讲鬼铃萤封印起来。

    年华心里有了主意,看向徐飞衡道:“我已经有办法了!”

    徐飞衡差点蹦起来,激动的都快说不出话来了,徐家人看年华的眼神都不同了。

    不过年华接下来的话结结实实的当头泼了他们一头冷水,“办法很简单,但是危险不小。”

    徐制衡眼光闪烁,赶紧表孝心:“不管什么办法,只要能救得了我父亲就行。”

    年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点点头道:“那好吧,那就你吧!”说完让人去找把刀子,等刀子拿来后交给徐制衡,示意他从手上划一个小口子并解释道:“一会儿再在老爷子身上划一刀,因为老人身上已经没多少血肉了,当它闻到你的血肉香气时会立刻冲出来。”

    本来拿着刀就感觉不好的徐制衡更是痛恨自己闲着没事干嘛想出什么风头,看着老爷子那副可怕的样子,一翻白眼慢动作倒在地上,那意思就是我已经晕过去了。换人吧!

    徐飞衡差点被他气死了,摆摆手让儿子徐驰把他叔叔拖出去,徐驰则让其他徐家人把他抬走,自己却走到年华坚定的要求道:“年前辈,让我来吧!”

    “你可知道说不定你也会变得跟你爷爷一样的!你要想清楚!”年华提醒道。

    徐驰的眼角出现一丝痛苦但却没有退缩,“我知道,但我更希望我爷爷能活下来。”

    听到他的话连展青云这种被各种任务锻炼的铁石心肠的人也动容了,在他身上安上可交的标签。

    徐飞衡眼里露出骄傲的神色,但他绝不希望拥有大好青春的儿子眼睁睁的在自己面前消逝,而且躺在床上的他的父亲,他要承担责任:“儿子,要是你爷爷知道一定会欣慰的,不过这件事用不到你,还有我呢轮不到你。”说完捡起地上的刀子在手上划了一道,立刻鲜血流了出来!

    年华暗中不断点头,她刚才之所以说的这么吓人就是为了吓吓徐制衡,谁让他交出那么一个儿子呢,没想到这人更不顶事,竟然想出装晕这一招!

    不过年华哭笑不得道:“我还没说要开始呢,你动作太快了,我还有东西要准备!”

    年华让徐驰帮她准备一个安静的屋子,进去半个小时后,脸色苍白一头虚汗的走了出来,展青云脸色一变把她抄在怀里,直接来个公主抱!

    本来装虚弱的年华脸色微红,在其他人没注意的时候跟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放她下来,展青云知道这是没什么事,但对年华要放她下来的意思置之不理,直接把她抱到徐老爷子的卧室才放下来,而两辈子没被人这么抱过的年华脸上火辣辣的,如果不是用密术控制住脸色,在其他人眼里一定跟火红的西红柿差不错!

    经过年华的再三保证徐飞衡终于放心把位置让给儿子徐驰,这些人没一个傻的,现在也知道刚才她之所以说的那么血腥大部分都是为了吓徐制衡,在场的人们都万分庆幸没有得罪她,要不然记仇不说还会诛连九族!

    展青云上次在澳门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女朋友是个睚眦必报的人,这回更加的确认了,不由想起自己好像一直没告诉她,自己已经知道澳门的年大少跟她是同一个人,这万一哪天穿帮了,自己就死定了!

    他在那纠结着,年华这边救人开始了!首先在徐驰胳膊上划一个小口子,再在徐老爷子胳膊上划一个小口子,人们耳边仿佛响起银铃的声音,而眼中只看到一道快过闪电的东西闪过,而被鬼铃萤视为猎物的徐驰感觉到非常危险,整个人的全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年华全神贯注的看着徐老爷子胳膊上的小口子,很快就看到一只全身幽黑,浑身散发着黑光形似萤火虫的虫子冲了出来,直奔徐驰胳膊上的伤口,年华眼光一闪,手一抖一道浅黄色的光芒直奔鬼铃萤,在双方碰撞的那一刻爆发出耀眼的白光,之后一张浅黄色的符纸飘落到地面!

    年华将它捡了起来,正面还是原来的符字,而反过来却大不一样,原来什么都没有的背面出现了鬼铃萤的样子,年华这才深深的松了一口气,她虽然有把握但事事变化多端万一出现什么变故就不好了!

    在刚才那一瞬间,徐驰只感觉在地狱跑了一趟,转了一圈又回来了,这种滋味真是令人永生难忘!

    周大师眼睛非常好用,一眼就看到符纸后面的鬼铃萤,刚要开口,就听到病床上的徐老爷子发出微微的呻吟声。

    人们都激动了纷纷围了过去,年华拍拍泣不成声的徐驰,“快去叫医生吧,剩下的就靠他们了!”

    徐驰擦擦眼泪,“我这就去!”转身跑了出去!

    年华看没她什么事了,拉拉展青云的胳膊,挤挤眼,展青云会意,两人趁着没人注意他们俩,偷偷摸摸的跑了!等医生到来,宣布徐老爷子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后,找人才发现年华他们已经走了!

    徐飞衡急道:“这可怎么办啊,都怪我,看到老爷子醒了就光顾着高兴了,把恩人给忽略了!”

    赵大师的心正在滴血,那可是法器啊!听到徐飞衡的话,没有好气的道:“哼!这你不用担心,不是姓周的把人找来的么,再让他找去啊!”

    徐飞衡这才放心,注意到赵大师的脸色十分不好笑着道:“这次谢谢赵大师的帮忙了,一些小意思不成敬意!”说着拿出一张支票放在赵大师面前,赵大师接过来一看十分满意,瞬间从苦瓜脸变成大菊花!

    “哪里哪里,我也没帮上多少忙,都是徐老爷子吉人天相啊!”这么说着把支票放到兜里。

    周大师正好看到这一幕,笑了笑道:“行了,你也就这么点出息。”

    等赵大师走后,徐飞衡急道:“周叔叔,这恩人我要怎么着,你给个建议吧!”

    周大师沉吟片刻道:“钱财什么的就算了吧,不要看人家姑娘年纪小,人家早就是亿万富翁,我听说年华小友的父亲是临海市的市委书记,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可以帮帮他,这更能够获得她的感激,早知道这么一个符箓大师可是很难打动的!”

    “多谢周叔叔点播!”徐飞衡虽然想报恩,但更多的是想加深跟年华的联系,如果有一个这么年轻的奇门大师做后盾,那自己做某些事的时候就不用瞻前顾后了!

    年华跟展青云出了徐家大院,一路上就慢悠悠的走着,十月的夜晚已经有了凉意,但两人根本不在意,年华突然问道:“你不问从哪里学到的么?”

    展青云突然听到年华问他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后笑着回答道:“我当然想知道,不过每个人都有他的秘密,我不会强求,我尊重你的决定!”

    年华嘴角上扬笑了!

    两人的气氛瞬间变得温馨,说说笑笑,不多时就出了玉泉山。

    “好饿啊,咱们去吃饭吧!”年华摸摸空空如也的肚子道。

    展青云当然同意了,他也早就饿了!

    既然统一了意见,两人也不挑了,看路边有间粥屋就进去了!喝粥吃饼的时候展青云感叹:“本来我打算让咱们第一次约会浪漫一点,没想到计划的挺不错,最后竟然到了粥屋,实在是太失败了!”

    年华也是感觉好笑,好好的烛光晚餐变成了大饼和粥,是个男人都得郁闷。

    “对了,忘了问了,你不是特殊部门么,怎么看起来你很自由啊?”年华好奇的看着展青云!

    展青云拿过来一个鸡蛋剥,几下一个毫无损伤的鸡蛋就好了,把鸡蛋放在年华手边的盘子里,回答道:“现在人家大大小小也是个官了,出入比以前自由点。不过我也不能做的太过分不是,明天再陪你一天,后天我就要走了。我走了不要想我啊!”

    “去你的,说实在的,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真是惜字如金啊,现在怎么这么多话了呢?”年华至今还记得,那时的展青云板着张脸,有种生人勿进的感觉。

    展青云笑了:“谁让那时我不知道以后我会爱上你,要不然我早就上前哈喇了。”

    年华笑的十分开怀。

    吃晚饭,两人回到酒店,展青云很想偷渡到年华的房间,被年华坚决制止,展青云没有办法只能再开一个房间了。

    第二天展青峰早早就来到酒店,年华展青云也早早起床,就剩下懒蛋木晓还在那里滚滚的不愿起床,不知道最后展青峰用了什么手段,木晓是高高兴兴的起床了。

    今天天公不做美,从大早上起,就开始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四个人高昂的斗志没有被小雨浇熄,顶着雨转变了几个大点的名胜古迹。

    等晚上吃晚饭回酒店的时候,刚进酒店就被几个人拦住,带头的正是徐飞衡,说了一些感谢的话,最后道:“非常想认识一下,能养出年前辈这么出色的父母到底是什么样子道。”

    一听他提起父母,年华就知道他的打算,不过他也不会阻止,因为这正是她所需要的。

    第二天一大早,展青云就出发了,年华何展青云两人终于有了重大的突破,突破拉手阶段,亲了脸颊,展青云虽然感觉非常的不过瘾,可是为了不打扫惊蛇,忍了!

    展青云走后,年华有一瞬间的不适应,还好她的适应力那是非常强大,很快就走出了惆怅。

    展青云刚走不久,周大师就来了,本来以为他是还是说徐老爷子那件事,没想到人家第一句话就让她懵了。

    周大师说道:“我希望你能跟我学习看相和占卜!”

    年华当然对看相占卜感兴趣了,但是从来没想到过要拜周大师为师,虽然他人品什么的都不坏。

    看到年华由于,周大师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在符箓上的造诣非同小可,但是你应该趁着年轻多学点东西,如果你不愿意拜我为师,那你就拜我的师父为师,就当我是替我师父教导你,你看如何?”

    这还有点什么说,干脆的同意了,年华本来以为这个拜师仪式肯定非常繁琐,奇门中人么,没想到不过是在师父的牌位前拜了三拜,有敬了代表师父的周大师一杯茶水,周大师喝了一口就算完事了。

    眼瞅着国庆假期就要结束了,年华木晓收拾东西回家了,来首都的时候是两个人,等到回去的时候已经变成三个了,周大师为了能够更加方便的教导年华,决定跟着年华去临海。

    到了临海后,年华就把周大师安排在了她位于变南湖的湖畔的山庄里,在征求过周大师的意见后,吩咐人帮他雇来两个保姆,照顾周大师的生活。

    安顿好周大师,年华带着大包小包回了家,正好家里都在,连年建国同志也不例外,晚上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了个团圆饭,饭桌上,年华把在首都遇到的好玩的事讲给他们听,当然打架什么的还是就放在自己脑袋里好了。

    国庆假期过完回到学校,年华高三生活越来越紧张,于此同时,“控油器”已经研发成功,体积功能什么的跟年华后世见过的一模一样了,而位于经济特区的工厂也建的差不多了,工人也招的差不多了,随着年华的一声令下,“控油器”这件省油神器正式投入生产。

    为了能够更好的宣传自己,代言人,广告什么的都已经到位了,年华不拍花钱,电视上网上都轻易见到这个有关“控油器”的广告。

    看到广告后,有的人热切等待,有的人不削一顾,有点人是根本就不相信,这一段时间全国人民讨论最多的就是这个“控油器”,这个小东西算是火了。

    年华现在只是把握一个大的方向,其他的东西都交给手下去办,因为她发现即使已经过过了一个高三,她对还是觉得高三挺难的,而且她必须利用在校的时候把知识学好,作业做完,要知道放学后,她还要跟着周大师学习占卜相面呢。

    时光如水生命如歌,转眼间2013就要过去了,2014悄然走来,当然说的是阳历。

    在2013的尾巴尖,年华可是赚的不得了,当一期一万个“控油器”出现在柜台上后,没两天就全部告急,赶紧向华年公司加大订单,而“控油器”的制作工厂,加大招工的同时,让老员工加班加点。

    董欣悦真是痛并快乐着,东西太受欢迎也是个问题,没办法只有把雷州也叫过来帮她的忙,年华也帮她提供了几个人才,不过那就需要时间了,远水解不了近渴。

    年华已经承诺了,到了年终的时候,会封一个大大红包,红包的大小根据年终的成绩来定,为了钱两人也得拼尽全力啊。

    年华这个甩手掌柜做的非常嗨皮,看着噌噌上涨的销售量,年华是得意地笑,我得意的笑。

    到了年终总结的时候,已经销售出去“控油器”十多万台,纯利润达到五个亿,纳税就有一点五个亿,让当安叔宗看到这个业绩的时候都傻了,这孩子还是人么,这简直就是妖孽啊,不禁又一次感叹跟年建国处好关系是有必要的。

    当安叔宗把资料拿给年建国时,年建国的反应不下于安叔宗,一起也知道女儿有钱,但从来没有过这么直观的印象,一是从来没人把桃花醇酿的税务报表给他看,二是在他眼里年华还是一个小女孩,但当看到这一点五亿后,这种冲击让他认识到女儿真的已经不是躲在自己怀里撒娇的小姑娘了,在自豪骄傲的同时不可避免的有种淡淡的失落感,孩子太能干了也不是特别好的事啊。

    当天很多人都知道年建国书记的女儿开办的公司又缴纳一点五个亿,所有人对年书记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太牛了,实在是太厉害了,真是虎父无犬女啊。

    新年的时候,年华给了董欣悦和雷州一人一百万的年终奖,下面的中低层也是都有奖励,当红包发到手的时候,没有人再对繁忙的工作有怨言了,这红包的数字实在是太给力了,老板实在是太有人情味了。

    当然了,红包当然也少不了家里的人,年华偷偷拿着他们的身份证去办了新的银行卡,年建国和沈茜是一人五百万,年夏却不敢多给怕他有了钱就会随意挥霍,只给了五万,不过这让年夏已经很满意了。

    不过当年建国沈茜收到银行卡的时候说什么都不要,不过在两个孩子的劝导下收了下来,期间年夏一不小心说吐露了嘴,把年华花了不到两千万帮他买的山庄都说了。

    沈茜在欣慰两个孩子感情这么好后,还有点吃醋,年华签了无数个丧权辱国的条约才算哄好了。松了一口气的年华瞪了年夏一眼,年夏悄悄的吐了吐舌头,笑了。

    年建国从来没想到从小到大收到的唯一一个红包是自己女儿给的不说,数字还这么大,不要看他外表很镇定其实他心里哈皮着呢,再一次酒宴中喝的有点高了的年建国,在同桌的领导们谈论起新年孩子给买了什么东西后,十分大气的把随身携带的银行卡甩在桌子上,笑着道:“我闺女给了我一张五百万的银行卡,让我随便花。呵呵。”

    瞬间震住了所有人,整个包间鸦雀无声,实在是太让人嫉妒了,安叔宗首先一个不干了,“我说,年书记我知道你闺女能干,但是能不能不要让我们这么嫉妒好么,这样今天这顿饭就让书记请了,就当是安慰咱们受伤的心灵怎么样?”

    所有人都拍手叫好,年建国也不介意,挥挥手道:“那你们就多点点,今天我请客。”

    要知道现在可不比以前,以前公款吃喝,想吃什么吃什么,甚至干脆捡着贵的点,现在不一样了,上面正在抓这个,虽然他们这次市委常委聚会,也是节俭的很,这书记一开口说请客,那就没人客气了,什么贵点什么,不敢喝的茅台什么的也来十几瓶,安叔宗都有点后悔了,年建国还在那乐呵,相信那五个亿,安叔宗的后悔不翼而飞,也加入吃大户的行列。

    最后这些人是站着进来的,趴着出去的,也就付款人年建国还有安叔宗还好一点。

    最后这桌酒席花了十多万,年建国眼都不眨,安叔宗那个嫉妒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