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八十九章 地震
    年华本来跟年夏安康在厨房吃的好好的,突然就看到负责上菜的服务员满头大汗的跑进来,气喘吁吁的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外头来了几个人,把年书记安市长带走了!”

    “啪啦!”年华摔了筷子,冲了出去,年夏渤然变色也跟着冲了出去,剩下安康举着筷子呆愣愣的,刚才的信息量太大了,他的cpu不够用当机了!

    年华冲进食堂,找遍全场的确他们的身影,与此同时大门口有两个人在哪里把手,根本不让人出去。

    年华可不管这些,奔着门就过去了,守门的是跟熊鹤一起来的纪检委得,本来在纪检委就是那种好事没有坏事找他的角色,这次被熊鹤带出来那是万分激动,这位可是省委书记,掌握全省上亿人,也不用怎么样,等回去的时候在纪检委里提一提那自己等人那是肯定会往上走一走的!

    “对不起,熊书记说了,这里所有的人都不能出去,谁敢出去,那你们这官就不要做了。”其中一个脸色黝黑的人拦住他们,义正言辞道。

    年华看了他一眼,在他胳膊上轻轻一推,这个人就蹬蹬蹬后退十好几步,直接把地方给空了出来,另一个一看赶紧就要上前,被年华的一看,不由自主的倒退几步,等年华年夏走后,脸色还是那么苍白。他捂着自己的心脏,天啊,这是什么眼神啊,竟然从里面看到了漫天的血雨无尽的杀戮,实在是太可怕,他当时就觉得自己如果再前进一步,那是一定会被碎尸万段的。

    前一个人也是感觉全身酸痛,根本就动不了了,眼睁睁的看着年华年夏经过他的面前,两个人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里的惊惧,哪里还敢去追人啊。

    年华走出去不远,突然想到自己好像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去了什么地方,如果一间一间的去找那多麻烦啊,转身又返回来,当然那两个人在年华问的时候那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被吓得,年华看他们这么乖,临走时伸手在黑脸的身上点了一下。等年华走后黑脸发现自己身上一点都不痛了,也能动了。

    年华按照黑脸说的地址,径直来到熊鹤安叔宗所在的地方,门外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带着眼镜文质彬彬应该是秘书之类的。

    等金秘书发现他们的时候,年华姐弟俩已经到了门前,他们就站着门外,金秘书刚想要让他们离开,就感觉身子一僵不能动了,瞬间汗湿透了衣服,这是怎么回事,这两个孩子肯定是武林中人,他们想干什么?难道他们想要行刺书记?那如果真是那样那自己的小命可就难保了。

    年夏对他老姐做的是事那是一百个支持,一看金秘书动不了了,上前就把他给移了个位置,不去管纠结的金秘书,因为房间的隔音挺好,年夏听不到里面的话,把耳朵贴在房门上,而年华则根本不需要,直接站在那里就能清楚的听到里面的说话声。

    屋子里有两个人,年华认出了其中一个人的声音是安叔宗的,而另一个不是自己的父亲,年华刚要转身去找老爸,就听到那个人不断的用话诱惑安叔宗,年华停下脚步,年夏也是担心的看向她,还好安叔叔没有让他们失望。

    年华出声后,熊鹤眉毛一挑,示意安叔宗去开门,安叔宗平复下心态暗道幸亏自己没说胡乱说话,这小丫头实在是太鬼了,打开门,安叔宗下意识的往年华身后看去,只看到年夏,自己儿子呢?

    看出他的想法,年华道:“安叔叔,安康听到你出事吓坏了,本来他非要来,我怕他情绪太激动会出事就让他等在厨房,万一咱们都出了事,还有人告诉我们妈妈。”她当然不会说你儿子被吓坏了,根本就没来。

    年华年夏姐弟俩进了房间,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衫黑色裤子的熊鹤,年华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性格霸道的小老头。

    而熊鹤在年华姐弟俩进来后,眼里就只有年华,年夏跟安叔宗完全成了背景,仔细打量安叔宗口里的天才少女,熊鹤的感触比安叔宗要深的多,如果光看外表只是一个漂亮小女孩,气质也不错,但根本看不出其他,但是当她跟自己对视的时候身上瞬间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一种只有久居高位才能感觉的到的气场。

    这个孩子非池中之物啊,熊鹤不禁感叹,不过如果有人进来金秘书肯定会通知自己,难道他有事出去了,熊鹤不经意的看了看外头,就看到金秘书正站在门外一动不动,可就是姿势怪了点,可是他也没怎么在意,又看向年华。

    “这位就是年华小朋友?”熊鹤笑的

    和蔼可亲,不过年华却在他脸上读出几个字“老狐狸”!

    年华看他通身气派就知道这不是个普通人,而且能够瞬间控制住一个市的领导干部,能够让市委书记市长低头的人最低也是个有实权的副省长,到底是谁年华猜不出来!

    年华这时候也已经平静下来,早知道今天早上出发的时候,她就看了看家人的面相,一家人的面相都暗示着今天这件事会有点意外,不过会有惊无险,年华以为会应到基金会成立的仪式上,而且的确也出了个小失误但不影响大局,没想到根本就不是这样,看起来自己还是学艺不精啊!

    不过知道自己老爸没有危险,年华十分放松,笑着回答道:“您好,我是年华。”指指身后介绍道:“这是我的双胞胎弟弟年夏!”

    熊鹤这才发现她身后还有一个少年,长得跟年建国有五成像,长相清秀却英气逼人,竟然也是个十分出色的孩子,他惊讶道:“没想到年建国竟然有对龙凤胎。”更难的是女儿稳重成熟儿子也是孝顺聪慧。

    熊鹤请两人坐下,年华摆摆手道:“我们听说我们父亲年建国同志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就给抓起来了,理由是贪污**?”年华都气乐了,“我老爸还用的着绞尽脑汁费事吧啦的去贪那么一丢丢钱,只要他跟我说一声,多了我没有,一两个亿我还是能拿的出来的!”

    “噗”安叔宗嘴里没有被咽下去的水都喷了出来,熊鹤也是有点哭笑不得,这孩子,刚才还认为她成熟稳重,现在就孩子气了,“咳咳,小姑娘虽然我现在拿不出证据,可是你也拿不出证据来啊!”

    年华无语,这分明就是狡辩么,从兜兜里掏出一张纸“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

    熊鹤拿过来一看,好家伙一张九千万的银行本票。

    年华义愤填膺道:“我的父亲年建国同志,因为爱护临海的人民,让我这个他的女儿出一个亿成立基金,专门帮助临海这些需要帮助的人,这是一个多么无私的人啊,这可是一个亿啊,我可以买多少房子多少地,多少豪车和游艇啊,我还可以拿着它扩大我的公司规模,可是他为了他的人民他的其他儿女,苦言相劝希望我这个先富起来的人能够帮助那些还非常困难的人。”说道这年华冷哼一声,“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善良的,爱民如子,勤劳肯干的老黄牛一样不求回报的好人好书记好爸爸竟然成了某些人口中的贪污受贿者,老天爷真的是太不开眼了。”

    安叔宗早就听不下去了,拜托,虽然成立基金会也是为了帮助困难群众,但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怕你老妈闲着没事好不好,怎么把这件事说成是年建国要求的,而且还上升到了这么一个高度,实在是实在是太厉害了,根本就是空口说白话么!不过他当然不会拆年华的台了。

    熊鹤对这个小丫头是更加的欣赏了,对年华的称呼都改了,从名字改为更加亲切的丫头,“丫头啊,好,说的好,这次是我没有搞清楚状况就胡乱抓人,这样我马上就让他们把你父亲放了,不过可有一点,这两天你就陪我好好在临海转一转,尤其是你的酒厂,怎么样?”

    年华一看目的达到也非常好说话,点点头,应了他。

    熊鹤歪头对站在外面很久没有换过姿势的金秘书吩咐道:“小金,你去告诉小王他们把年建国书记放了,再去食堂,让小徐他们撤了,不用堵着食堂了。”如果是平时,金秘书一定会马上回答是,并立刻行动,可是今天,金秘书就站在那里一定不动的,熊鹤皱皱眉头。

    年华起身出了房门,在金秘书身上点了一下,金秘书腿一软跪倒在地,安叔宗张大了嘴吧,这是点穴对不对,天啊,这还是在现实世界么。

    站在屋子里面的年夏解释道:“这只是中医上的一种打击穴道的方法罢了,没什么稀奇的。”

    而相对比安叔宗听完后的理所当然,熊鹤经历的多,他也知道在现代社会里隐藏着武林中人,不过他也曾经结交过几个武林中人,但没有一个会点穴的,具他们说,只有达到二流高手才能点穴,难道这孩子这么一点点就已经是二流高手了?要知道二流高手已经是首长身边护卫队长能达到的极限了,看起来自己还是小看了她了。

    年华本来就是想给老爸多增加砝码,不惜暴露自己会武的事实,而之所以还让年夏遮掩一二,则是蒙骗一下向安叔宗这样的不懂的人。

    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的金秘书看年华的眼神就跟看怪兽一样,不等熊鹤的再次吩咐,就赶紧去了关着年建国的办公室。

    等他到的时候,小王跟另外一个人已经开始审了,只留下一个人在外面站岗,看到脸色很差的金秘书过来,以为年建国烦的事很严重,赶紧上前道:“金秘书,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把这个人的嘴巴撬开。”

    金秘书一听坏了脸色更加苍白,赶紧问道:“你们用了东西了?”

    这人道:“还没呢,打算等一会儿再用。”

    “放屁!”金秘书骂道:“人年书记根本没犯错还有功劳,赶紧把人给放了吧。”

    “放了?”这人摸不到头脑了,不过他也不敢违背金秘书的话,他俩可不是在一个水平面上的人。

    等金秘书进去后,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大灯已经支上了,其他的东西到还没有,一看来人是金秘书,小王愁眉苦脸道:“金秘书,我们好言好语劝这老小子坦白从宽,可是他就是一言不发。要不要用点办法?”

    金秘书怒道:“胡说八道,赶紧把年书记放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小王也知道自己拍马屁拍到马腿上,赶紧把灯关上,年建国当然听到他们说的话,知道自己是没事了,看了眼小王,笑着对金秘书道谢,“多谢了。”

    金秘书苦笑两声什么都没多说,做了个请的姿势,当头就走了,自己一个堂堂市委书记的秘书,竟然被一个孩子给制住实在是太没面子了。

    年建国虽然觉得金秘书有点奇怪,可是也没忘心里去,等到了熊鹤所在的房间,深吸一口气做好心理准备才进去的,可是到了里面就傻了眼,就看见自己女儿正在和省委熊书记下棋,还是围棋,他可是记得自己闺女可不会围棋,安叔宗看到他的疑惑,凑到他耳边说了句,“那是五子棋!”

    年建国:“……”

    经过调查后,发现事实果然像安叔宗和年华说的一样,人家办基金和请吃饭花的都是自己的钱,而年建国手里的好几百万则是人家闺女给的新年礼物。

    下午熊鹤决定留在市政府,跟年建国安叔宗谈了谈,惊喜的发现这俩个人跟自己一样都是改革派,尤其是年建国所说的话都是言之有物,而年建国和安叔宗则认为熊鹤虽然有点强硬但是还是非常善于听取他人的建议的。三个人聊得十分投机。

    而年华想了想决定安慰安慰被吓坏了的金秘书,毕竟那可是熊书记身边的人(终于知道那是熊书记了)!请他吃了顿饭,又送了一些精装桃花醇酿的酒票给他。精装桃花醇酿比普通的桃花醇酿更加的醇香,让人喝过一次后就永生难忘那种美妙的滋味,但是它的产量太少,因此年华专门制作了一批酒票,就应者送人用,只要有人拿着酒票去桃花醇酿的专卖店,有多少在张就能得到多少瓶,免费的。

    金秘书看到手里的几张酒票,马上把中午的不愉快抛在了脑后,这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要知道前些日子他岳父还跟他念叨好几次想再尝一尝精装桃花醇酿的味道,而上一次之所以尝到是金秘书把书记他们没喝完的酒拿回了家让老岳父尝尝。就算不拿去喝,就算送给书记也是非常体面的,不过他当然不敢送了。虽然书记对自己有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但也不能往枪口上撞不是么。

    第二天年华干脆请了假,就陪着熊鹤先去看了看位于桃花村的桃花酒厂,年华亲手从酒窖里盛出比精装桃花醇酿还要好的极品,放在一个十斤的酒坛子里,送给熊鹤。

    年华本来还以为他怎么着也得推拒一下,没想到人家二话不说就收下了,看着年华吃惊的表情,熊鹤心里暗爽,嘴上说道:“放心,只要是你送的东西我都收,这叫做吃大户,我心里不亏啊!”还感叹上了。

    摇摇头,年华不再搭理这个老小孩,下午去了经济特区,看着规划整齐干净整洁的经济特区,熊鹤点点头,“不错!”

    跟在他身后的年建国安叔宗松了一口气,脸色挂着自豪的神色。

    年华的工厂就位于中间的位置,他们去的时候工人正在工作,在多劳多得的奖励机制下没人偷懒,看着不设防的工作环境,熊鹤皱着眉头道:“小丫头啊,控油器的作用你比我清楚,现在因为你们刚刚开始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事关民生的产品,到时候肯定有无数的国内国外的企业想分一杯羹,到时候你这个小小的工厂院门可是拦不住他们的,你可要早点做好保护措施啊。”

    年华第一次觉得这个小老头挺可爱的,稍微透漏了一下,“您放心吧,控油器的之所以能够控制油量的使用,绝大多数靠的是一个小东西,而这个小东西根本不能被其他人复制,因此就算其他人复制了控油器,他们的效果也不如我们,比如我们能节省四分之一,他们或许只能节省二十分之一而已。”

    听完年华的话,熊鹤放了心。

    就在他们决定要回去的时候,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大地开始摇晃起来,人们开始恐慌下来,还好很快就停止了,人们跑到外面的宽敞的地方,工人们开始议论纷纷都在担心自己家里,年华一看这样干脆给他们放了假,如果没事明天再上工。

    等年华把事情吩咐好,就看到熊鹤他们一脸的凝重,偷偷拽了拽李鑫的衣服小声问道:“怎么了这是,刚才还好好地。”

    李鑫一看是年华,小声回答道:“刚才不是地震了么,是咱们省南部的平秋市,离着咱们临海还不近呢,就有这么大的震感,你说能小的了么。”

    年华一听就明白了,抬头一看,安叔宗带着他的秘书已经回去市里主持工作,刚才那么强烈的震感很可能有的地方会房屋倒塌,在这个时候市里的领导当然要身先士卒了,而年建国则陪着熊鹤等待最新的消息。

    年华想了想赶紧给老妈打电话,“老妈你没事吧。”

    沈茜刚才虽然也吓了一跳不过还好,反问道:“我没事,你们没事吧?”她知道他们今天的活动。

    年华回答道:“我当然没事,不过据说震中是在咱们省南部的平秋市,老妈,我想你们就把平秋市当做你们基金会第一个项目吧。”

    沈茜也反应过来,赶紧说好,就要挂断电话,不过年华还是嘱咐道:“老妈你们买东西的时候,要紧着方便食品,水,帐篷还有棉衣棉被什么的。”

    沈茜一听立马接受她的建议,“多谢你我的大闺女了,你老妈我立刻去买。”

    就在年华跟沈茜通电话的时候,年建国也是正在通知武警官兵和消防大队,让他们赶紧准备,时刻待命去救援平秋市。

    年华凑到年建国身边小声道:“老爸,医生护士药品可也是重中之重啊。”

    年建国点头道:“我刚才已经打过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现在就去市医院看看,你在这跟着熊书记知道么,要保证他的安全。还有就是碰到需要帮助的人能帮就帮,但是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明白么?”年建国当然知道自己女儿的本事,有她在身边就能保证多大的地震也不会伤到熊书记,可是与此同时他也担心自己女儿的安全,所以如此叮嘱。

    年华点点头,年建国放心的走了。

    熊鹤虽然一直很担心平秋市的情况,可是耳朵也竖得直直的,听着父女两人各种的通话和他们之间的对话,不由露出一丝微笑。

    年华站在熊鹤身边想了想,拨出去一个电话。

    很快就从外面驶进来两辆越野车,打开车门下来的正是陈诚和薛铭文。

    一下车陈诚来到年华面前问道:“车我给你开来了,还有什么事尽管说。我们可是也打算为了抗震救灾尽一份力量。”

    “就是,就是!”薛铭文也跟着点头。虽然年华没有明说,可是他们一下子就猜到了。

    年华把两人请到熊鹤身边介绍道:“熊书记,这是我两个朋友,陈诚,薛铭文。”

    接着又对他俩道:“这是咱们省的省委书记,熊鹤熊书记。”陈诚和薛铭文这才知道为什么她要让他们自己开车来了,原来是想给他们介绍熊书记啊,年华这丫头实在是太仗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