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九十章 救援
    陈诚跟薛铭文并没有回去,在年华的建议下作为司机开车拉着他们向南驶去,年华陪着熊鹤坐在陈诚的车上,看他一个个的电话打出去,旁边金秘书也是接了一个个的电话。

    大冷的天,车上还不是特别温暖,他们两人的额头上已经满是汗珠子,年华摸出两瓶事先搬上车的两瓶矿泉水,握住手里微微加热,递给两人,金秘书对她感激的一笑开盖喝了一口,而熊鹤只是放在边上继续发布指示。

    很快出了临海市,前进一个小时后,他们电话终于告一段落,熊鹤终于拿起水喝了起来,这时年华的手机响了起来,年华拿起啦一看脸上露出微微笑容,接听后放在耳边,就听到对方平稳的声线中暗藏的焦急,“你没事吧?”得到年华的肯定答案后平复下心情问道:“年华,刚才接到地震局的通知,你们省平秋市发生了大地震,连我们基地都有很强的震感,你们那里没事吧,你们家没人受伤吧!”

    年华非常享受他的这种爱屋及乌,不过估计身边的熊鹤她只能非常平淡的道:“没事,我们这虽然也有房屋倒塌的地方,不过都是那些简易房,到现在位置只有几十个人受伤,还没有人死亡。”

    对于陈诚和薛铭文来说,只要在领导面前混个脸熟就行,而且现在的时机太好了,只要他们拿出万分担心平秋的架势,当然这也不是装的,只是把担心放大一些而已,然后再捐钱捐物,这些事等到时候再让年华提一提,熊书记那里肯定会记住他们。

    当然还有就是要跟金秘书搞好关系,当然这就不是年华愿意干涉的了!

    不过一个小时,前方的消息就传了回来,这次地震7。6级,震中就在平秋市郊区,虽然不在市区可是还是给市区带来了巨大的损失,一半三分之一的楼房坍塌,没有坍塌的大部分都已经发生倾斜了,而平秋市的市政府也倒塌,市长爬了出来但是深受重伤,而市委书记则还被埋在坍塌的大楼下面生死不知!

    熊鹤是怎么安排的年华没有过多的问。

    虽然年华的语气不是特别热烈,不过展青云并没有在乎,年华没事他就放心了,这时他突然听到年华好像在车上,不由问道:“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年华据实相告,“我跟着熊书记去平秋市,奉我老爸的命令保护熊书记,再看有什么是我能做到的,希望能为平秋市的灾区受灾群众做些事情。”

    年华说完展青云那边顿了顿才说道:“你要保护好自己,尽力而为,不要让自己受伤,要不然我会心疼的。”最后那句话是含在嘴里说的,不过还是让年华听到了。

    听着展青云贴心话,年华感觉是那么的温馨。

    放下手机后,年华才发现车里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她虽然变现的非常镇定,但微红的脸颊却暴露出她的心情。

    熊鹤虽然对平秋市的灾情十分担心,不过看到这一幕,却还是感到一阵好笑,一直表现的那么成熟冷静的小姑娘竟然还有这么可爱害羞的另一面。

    咳嗽两声,熊鹤道:“小姑娘家家的可不要早恋啊。”

    陈诚对她挤挤眼,揶揄的一笑。

    年华瞪了他一眼,清清嗓子说道:“这个世界上的好男人可不多了,我不趁早抓住一个钻石潜力股,我可不想成为大龄剩女!”

    其他几个男人都会心的一笑,不再开她的玩笑。

    为了抓紧时间他们走的是高速,在出发一个半小时候将要到达下一个服务区,一辆直升飞机载他们头顶轰鸣,年华知道这是省军区派来的直升飞机到了,熊鹤怕占用太多的资源只要了一台直升飞机。

    因为直升飞机上的空间有限,除了把年华带着的一些药物还有一些必需用品。只有熊鹤金秘书年华还有两个护卫上了直升飞机,剩下的人继续跟再次坐车向平秋市开去。

    冬天的夜晚来得都很早,赶他们做直升机到了平秋天早就暗下来了,赶熊鹤到达的时候,省长程强也刚刚到。

    他们将军的地方是原来平秋市的最大的广场红星广场。下了飞机,年华看到巨大的广场上只有少部分建造着帐篷,得有几千的伤员或坐或躺在露天里,还好大多都穿着棉衣羽绒服或者盖着棉被,但那些偏重的伤员有的冻得打冷战。还好那些重伤员被挤着放在帐篷里。

    趁着熊鹤跟程强去商量怎么救灾,年华跟金秘书说了一声,抱着一箱子急救药品去最醒目的一个帐篷,帐篷上的红十字说明它的身份,是一顶医用帐篷。

    当年华过来的时候,刚从省医院来得领队郭主任正在大发雷霆,“我说了,让你们多带急救药物,你说你们,唉!”说到最后郭主任实在是没心情骂人了。自己也有错误,出发之前没有再检查一下,这回好了,平秋市的医院几乎倒塌了,虽然还剩了两个,但是规模都不是特别大,库房的急救药物都不是特别多,这不很快就要消耗殆尽了。

    可是又有好几个重伤员送来了,如果不马上动手术,那是必死无疑。原平秋的医生们也是焦急万分,还以为省医院来得医生们,肯定会带来缺少的药品,可是睡想到,外伤用药带了不少,可是急救药品没有带。

    郭主任训斥人的时候站在背对门的地方,而被训的则站在他面前排了一排,年华进来的时候正被一个医生看到,为了转移郭主任的注意力,喊道:“你是哪里来的小孩,赶紧去聚集地,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郭主任一听也回头,就看到一个漂亮高个少女抱着一个大箱子,似笑非笑,嘴里说的话却很是不客气,“你们来支援却不带药品,难道你们是出来玩的!你们领导批评你们,你这个人不但不认真听着吸取教训,你不但不为了自己犯下的错误愧疚,还有心意东张西望,我看你还不如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那个男医生气的不得了,不过还好还有点理智控制着自己才没冲上去,也幸亏没冲动,要不然以年华一肚子的气肯定会揍他一个满地找牙。

    郭主任听了也是不好受,不过他没刚才那个那么冲动,走过去,刚要说话就被年华怀里的大箱子里的东西吸引住了,那漏出的东西不正是急需的急救药品么,这一瞬间他眼里爆发出一阵光芒,眼里已经没有了年华只剩下这一箱子药品。

    年华也看出这个老大夫是一个眼里只有伤员病人的医生,把箱子放在地上,郭主任顾不得其他赶紧把箱子打开,竟然都是他们急需的东西,甚至还有一些麻醉剂。

    年华告诉他,这些药品直升机上还有一些,郭主任放心了,这些东西完全够用一夜的,而且还能匀出少一半给其他地方。

    年华看东西已经送到了,待在这里干什么,转身走了,等这些欣喜若狂的人反应过来后,才发现干脆送药的女孩子已经走了。

    等年华回到政府的那个帐篷,看到金秘书正焦急的在那踱步,看到年华后,赶紧跑过来,“年华小祖宗,你跑哪里去了,熊书记找了你半天了。快跟我进去吧!”

    跟着金秘书进了帐篷,一眼看到帐篷北面放着的一个大背投,上面的屏幕被分割成好几个小镜头,上面播放的正是现在的救援情况。

    熊鹤看她进来,挥手叫她,年华虽然有点摸不到头脑,但还是走了过去,“熊书记,您叫我有什么事?”

    熊鹤没说什么事,先指着他身边的一个人介绍道:“这是咱们省的省长程强。”

    年华不卑不亢的跟程强问好后,看向熊鹤。

    熊鹤叹了口气道:“唉,到现在位置平秋市的市长还是没有救出来,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办法?”他知道眼前的小姑娘是个武林高手,以他对武林中人的了解,她最少也是一个二流高手,那可是二流高手啊,要知道自己的老友,武林世家柳家的家主也不过是个二流高手罢了。熊鹤觉得年华或许会有办法也说不定。

    年华一听,寻思了一下答应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她来着不就是为了救人的么,而且她新近雕刻了一个玉质的“透视符”,比纸质的“透视符”看到的距离大的多,到时候只要把自己这个本事归功于自己的一身武功就行了,反正就算是武林中人在普通人眼中也是同样什么的物种。

    “行,我去试一试!”年华思考完后很快答应,事不宜迟,之后年华让金秘书带着自己去了政府所在地。

    从红星广场到达市政府不过一千米的距离,如果是之前不过几分钟就会到达,可是现在路已经不同了,只能走着,可是以金秘书的速度,他们最少也要二十多分钟,他们走的起,被压的人等不起啊,年华希望把市政府这边赶快确认完就去救其他人。

    问清楚方向后,突然年华一把搂住金秘书的腰,金秘书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跟麻袋一样被人抗在身上,抬头一看四周的风景在飞速后退,在看看脚下,天啊,自己就跟飞了一样。

    不过一两分钟,两人就到达了市政府所在地,被放下的金秘书倒是晕了两分钟,等他好了之后找人根本找不到了,金秘书看自己任务完成了,就回去跟熊书记复命,根本忘记了人家救援队根本就不认识年华。

    年华为了方便,来之前向管理物资的人要了一套迷彩服换上,在穿上靴子带上帽子,根本就是一个帅气逼人的男孩,当时还让金秘书吃了一惊。

    年华也不等金秘书恢复过来,一个人走了进去,坍塌的办公楼前各种挖掘机停在那里,年华数了数大约有十多台,可是怕伤到书记,也只有两台在运作,其他的都在待命,年华皱皱眉头,这就是华夏的官本位思想,当然即着市委书记这无可厚非,可是占着这么多不需要用的机器就不对了吧。

    年华也不打算跟他们争辩,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多救人,年华跳到废墟上的,眨眨眼睛,一道旁人看不到的金光射了出来,面前的废墟对她毫无阻碍,眼睛一扫,她就发现了好几个被压着的人,可是只有两个还有呼吸,等金秘书到达的时候,年华已经发现了市委书记的所在地。

    年华把那个位置告诉救援队的队长,救援队的罗队长还以为她是开玩笑的,刚要呵斥她,就被年华通身的煞气震慑住,忙不迭的让救援队赶紧朝年华说的位置挖。

    年华一看又把几个其他活着的人所在的位置告诉罗队长,就一跃而去,去政府大楼的其他地方查看,等平秋市的市委封书记被挖出来时,她一共找到三十多个还有呼吸的人,一开始罗队长还将信将疑,不过等到真的挖到两个人后,看年华的眼光那叫一个火热啊,要知道很多容易救的早就救出去了,剩下的这些都是非常困难的,而主要的困难就是很多人本来是在暖气充足的办公室工作,很多人穿的比较单薄,这一下子倒塌后,被埋在下面的人那真是冷的不得了,很多人都被冻晕过去,体温下降很多,这样红外线生命探测仪根本就不好用了。

    挖救人,有的容易有的困难,在年华的指引下,除了救助封书记的那个小队,其他小队已经挖出十多个活着人。

    封书记被压在承重墙下,还好承重墙被旁边的墙壁挡住,但是封书记的脚被石头压着,根本抽不出来,因此如果想救封书记,就要先将这个承重墙伴奏,但是因为人跟墙之间几乎没有缝隙,如果用挖掘机势必会碰到封书记,这怎么办。

    年华得知这个情况后,跑了过去,封书记已经陷入昏迷之中,呼吸非常的微弱,如果不赶紧施救恐怕光是冻要把人给冻坏了,跟不用说,天空中还飘起了雪花。

    这怎么办,年华的脑筋飞速运转她突然看到旁边放着一把劈砍的大斧头,一把抓起来拎在手里,挥舞两下,竟然意外的合手。

    大喊一声:“你们都后退,赶紧退到对面,赶紧的。”年华扛着斧头吩咐着。

    其他人当然不愿意退了,这是谁们家的孩子来这捣乱啊,不过他们的反对还没有说出口,罗队长就拿着喇叭让他们下去,“都听这个孩子的。”罗队长虽然不知道年华要干什么,不过想到刚才这孩子出乎意料的能够精准快速的找到活着的被掩埋者,他相信她不是无的放矢。

    年华双脚分开,双手握着斧头,脑海里不停地计算,怎样在不伤到人的情况下,将承重墙劈开。

    闭上眼睛再一次睁开的时候冒出一道精光,手里的斧头横劈过去,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个斧头陷进了承重墙里,所有看着这一幕的人都吓傻了,这是多么大的力气,把斧头给劈到里面去,可是更加惊奇的一幕还在后面,就看到承重墙竟然从被斧头劈过的地方划了下来,哐当一声歪倒在一边,把封书记的身子露了出来,再把他身上的石头踢开,任务完成。

    年华一看剩下的就没自己什么事了,接下来就要靠其他人了,不过知道年华消失他们还没有醒过神来,还是封书记在昏迷中咳嗽一声,叫醒了他们,这次想起虽然封书记被弄了出来,可是还没有人上前去救他下来。

    年华出了政府大门,就顺着这条路寻找还被掩埋在下面的活人,死了的她就没有说了,毕竟怎么说也要先紧着活人。

    可是她虽然能准确说出地方,可是仅凭她一个人是救不出这么多人的,赶紧回到临时指挥所,找到熊鹤跟程强。

    这时候他们两人已经知道年华的所作所为了,程强也终于知道为什么熊鹤非要这个小女孩去那里救人。

    当听到年华的要求后,熊鹤二话不说叫来刚刚到达的几只就近来的救援队伍的队长,吩咐他们一定要听年华的话,“你们就跟在她身边,她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

    虽然有点质疑熊鹤的吩咐,但在年华抡起斧头把旁边的一一个石墩一劈两半后,没有再敢说话了,完全被武力镇压了,看到有些不服但没人敢出头的这一幕,熊鹤摇摇头,这小孩子怎么越来越暴力了,不过这个时候可没人来民主,还是独裁一点比较好。

    就这样,年华带着身后的两百多人,就沿着正中这条大道找了起来,虽然他们手里的生命探测仪也起到了一些作用,可是十多个也比不上一个年华的百分之一,而且年华一路走,把她身后的救援人员分配出去,还好因为年华提供的位置非常的详细,除了个别的,其他救得非常的顺利,而且站在路边的一些完好无损的人,看到这群人的效率实在是太高了,一个个加入进来,就这样,年华身后的人不但没有变少,反而越来越多。

    就这样,年华一直工作到第二天的清晨,连年建国沈茜他们过来也没有回去,时间不等人啊。

    就在一个夜晚,年华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救了多少人,已经来不及数了,她只知道自己把大半个平秋市走了过来,本来她还想继续下去,可是被前来看望她的熊鹤叫了回去,她的脸色实在是太惨白了,要知道发动这种主动性的玉符是需要精神力的,虽然微乎其微,但是一个晚上下了积少成多,年华也有点吃不消了。

    等年华回到红星广场,发现这里大变样了,仅仅一个晚上,这里已经建满了帐篷,年华被安排在熊鹤自己的帐篷里,头一挨到枕头,就睡着了。熊鹤看着她苍白的小脸,心疼极了,这孩子实在是太逞强了。

    程强进来看了看睡着的年华,笑着道:“熊书记,以前我还有点对你不服,现在我服了,真是慧眼识珠啊,你知道这个孩子一共救了多少人么?”

    熊鹤帮她掖掖被子,起身拉着程强出去后才问道:“多少?”

    “她一个人就救了两万多人啊,据跟在她身后的救援队长说,只要她往那里一站就能知道人在哪里。”程强不由答道。

    熊鹤回答道:“这就是练武之人的厉害之处啊,听柳家家主说,只要练武练到二流高手,那就能听到一个人经脉流动的声音从而确定这个人是不是武林中人,修为越高听到的越远感受的深。”

    程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不到半天大家都知道原来那个神奇的少年既然是一个武林高手,是啊,他们恍然大悟,怪不得人家手拿斧头就能够劈断残垣断壁。

    当年华醒了听到帐篷外面有人说这件事后,年华松了一个口气,她觉得自己有点大意了,差一点就被人怀疑自己能够透视了,还好,自己还有个武林中人的身份,多谢熊书记啊!

    看看时间,年华一觉竟然睡到了下午一点,感觉一下,精神力恢复了不说还增加了一大截,真是因祸得福啊。

    肚子咕噜咕噜的乱叫,年华想起从昨天下午自己还没吃过东西呢,赶紧穿上衣服鞋子,出去找吃的,年华一出帐篷,就有无数人对她行注目礼,那眼神里面除了敬佩就是钦佩当然还有好奇。

    年华根本顾不得他们那些眼神,她都要饿死了,看到广场上有发放食物的,一个箭步冲上去抢了一个面包,蹲在一边啃了起来,被半路截了食物的人肯定是不满意了,刚要骂街,就看到无数个人围了上来,他本来还以为这是来谴责眼前这个脏兮兮的少年的,没想到,他们纷纷把手里的东西举到这个孩子面前,嘴里喊着:“年队长,你吃我的,吃我的吧。”

    “去你一边去,吃我的,年队长吃我的。”

    不但那个人傻了眼,连年华也有点不知所措,还好有人看不过眼解救了她,不过当她转身的时候看到眼前的那个人时腿肚子有点软,“老妈?您在这发食物啊,我就不打扰您了。”嘴里叼着面包一溜烟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