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九十八章 传音入密
    到了外面看到那么多的特警,拎着包的光头乙,战战兢兢的道:“老老大,这这警察也也太多了,咱咱们走的了么?”

    强盗头子也是感觉有点胆怯,可是作为一个老大,而且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根本已经没有退路了,他强振作道:“你放心,既然我把你们带出来,那我就是有把握的。”

    光头几人一听老大这么说,也就稍稍放了心。

    特警大队的龚大队长穿着防暴衣,站在警车旁边,皱着眉头看着被几个持枪歹徒劫持的三个人,围得这也太紧了,就算是他们特警大队训练有素的狙击手在这么近的距离也有点束手无策,能够精准射击的只有特种大队的兵王,可是现在短时间内从哪里去找呢,龚大队长脑筋快速运转,想找到这些人的漏洞。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到耳边有人说话声,“你只要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就行了,其他的事情就不用你做了。”

    龚大队长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说的话的人就跟在自己耳边一样,可是看看四周,站着的都是自己的手下特警,根本就没有说话的人。

    难道自己遇到……瞬间,汗毛吓得立了起来,就在他在那疑神疑鬼的时候,那个声音有说话了,“你不要害怕我不是鬼。”

    “不是鬼,醉鬼在醉的时候也说自己不是醉鬼,更何况是真鬼。”龚大队长暗道。

    那个声音继续道:“这就是你在电视上看到过的传音入密,不要大惊小怪的,你只要听我就行了。”

    龚大队长这才放了心,却又升起了好奇心,传音入密?太有名了,难道自己周围还有一个武林高手?

    年华在那对龚大队长传音入密,而邹红波却是暗自振作,本来自己可以躲过这一劫的,如果不是因为嫂子王雪跟自己借钱,自己也不会跟着她来这里,如果不来这里也不会被自己的嫂子推出来,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晚了,如果自己有幸躲过一劫以后肯定不再去管他们之间的破事了。

    王雪心里除了害怕就是在祈祷,这里一共三个人呢,除了自己死谁都行啊,尤其是邹红波,她可是自己给拉进来的,如果他们都活着回去一说,自己肯定落不到好果子吃。

    强盗头子一边跟特警大队谈条件一边观察四周的形式,最后他发现单单靠他们自己的力量那肯定是不能够的,只能利用人质跟他们谈条件,抬头看看四周,他以前也当过兵,当然知道这个情况下肯定有狙击手埋伏在高处伺机而动,而能让这些狙击手不敢乱动的方法就是牢牢控制住人质,让他们知道只要轻举妄动,这三个人肯定会没命就是了。

    在强盗头子的指挥下,年华邹红波还有王雪三个人被放在最里面,三个强盗贴身上前用胳膊勒住她们的脖子,勒住王雪的那个人恶狠狠的道:“你们三个老实点,谁最老实谁就有活命的机会。”他的话一出本来扭动身躯的王雪立马不动了。

    年华看了她一眼,装作脚踉跄一下带着她身后的那个强盗贴近其他两个人身边,勒住年华脖子的强盗刚要呵斥她就赶紧到身体竟然不能动了,与此同时控制着其他两个人的强盗也被她点住。

    在同一时刻,龚大队长发出爆头指令,围在外围的四个人成了目标,本来胸有成竹认为这帮特警肯定不敢开枪的强盗头子突然感到心里一阵打鼓,猛地一墩身,一枚子弹打在他身后,当时就吓得他出了一身的冷汗,等他起身发现其他三个人都没有躲过去,一人头上一个弹洞,根本就救不回来了,一股怒气和一种害怕的情绪涌上心头,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赶紧挟持人质,保住自己的性命,他转身冲到中间的位置,从一个人手里抢到一个人质,也完全没有去想为什么这个号称七个人中最强壮的那个会这么轻易的被自己推倒。

    龚大队长手心里也是捏着一把汗,毕竟这位高手说的是真是假自己根本就不清楚,而自己之所以同意这位高手的很大愿意就是因为从小对大侠就有一种极度的崇拜感,虽然不到这位高手到底是不是大侠,可是从乐于救人这件事上可以增加概率,所以他脑袋一热就发布了那样的命令。

    当他看到强盗头子过去抢人质的时候,他是吓了一跳,难道那位高人真的是忽悠自己呢?不过看到被强盗头子一推即倒而且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光头甲的时候知道高手出手了,而且这位高手就在附近。他完全把场子中心的那三个女人忽视了,在他心里这个高手一定是男人!

    龚大队长拿出望远镜又看了看另外的两个强盗,更是差点笑出声来,这两个强盗只有眼睛能动,其他的地方根本一动都不能动,就在他想到底是怎么办到,自己一定要向这位高人大侠学艺的时候,看到那个被自己忽略的女孩动了。

    就见她就跟脱了一个外套一样,把那个强盗从身上脱了下去,那个强盗同样倒在地上,强盗头子看的眼都直了,现在他也感觉到有点不太对头了,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好推倒呢,又不是身轻体娇的小萝莉。

    年华看了看王雪,没有搭理她,径直走到邹红波跟强盗头子的面前,对他们微微一笑。

    邹红波虽然在害怕之外对这个女孩是怎么逃出来的有点好奇,虽然自己还在歹人手里,可是看到有人脱困还是非常高兴的,不过当她看到这个脱困的小女孩没有走却来到自己面前的时候非常的生气,大喊道:“你怎么还不走,快走啊!”

    而与她相对比的是王雪,她哭哭啼啼的哀求道:“小姑娘你救救我啊,救救我,我不想死啊,呜呜!”

    年华把王雪的话当做耳旁风,没上去给她几下子就是看在同是女人的份上了。

    强盗头子本来就惊惧万分,看到一个小女孩都敢挑衅自己,抬枪朝年华射击,邹红波惊呼一声,“不要。”

    可是接下来的一切让其他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女孩的手捂住肚子,可是一滴血都没有滴下来,她叹了口气,将手拿到胸前打开,一枚子弹就躺在她的手心里,竟然被她徒手抓住了。

    女孩邪邪的一笑威胁道:“你们可是什么都没看到。”

    强盗头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跟疯了一样,疯狂的朝年华射击,其他人尤其是离得非常近,就在她眼皮子底下的邹红波看能模糊的看到所有的子弹都被这个小姑娘一一接住。

    龚大队长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心目中的高人就是眼前这个女孩子,可是为什么她在跟自己传音入密的时候不用自己的声音呢。

    年华把接住的一把子弹亮给强盗头子看了看,然后装进口袋,然后趁着他精神恍惚,一手卸掉他的枪,一手把邹红波带离他的挟持,左脚在他身上一踢提到空中,在调转方向一踹,一个人力沙包就直直的到了龚大队长的面前。

    龚大队长眨眨眼睛,脑袋有点乱啊,根本搞不懂这些事是怎么发生的,不过看到不会吹灰之力就自动来到自己面前的强盗头子,赶紧招呼人,把他绑好塞到警车里。

    等他回头,却没有了女孩的踪迹,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问了问红衣女子邹红波,她也只是摇头,“我们也是第一次见面。”

    得不到答案的龚大队长那个遗憾啊就不多说了,遗憾万分的他根本忽略了邹红波的异样,她刚才的确拉住年华想知道她的名字,可是被人家给拒绝了,可是她想起来那个女孩提前写好的取款单子还夹在女孩的杂志里,自己可以以那本杂志是她的为由拿出来。

    果然这件事没有遭到阻止,当她回到家打开杂志,拿出那张单子的时候,单子上的姓名为年华!

    年华自动消失在人群了,再次感叹带了帽子的重要性,万一银行的视频暴露出来自己可就要被人肉了,还好有帽子遮挡一二。

    年华松了口气,但是钱还是没有支取到,那只好换一个银行了,这次她干脆进了提款机,虽然只能提取两万,应该够了。

    繁琐的操作了十次之后,年华被通知年夏等人去了一家餐厅吃午饭,年华赶了过去。

    到了那里整个餐厅讨论的只有一个就是这次的抢劫案,这可是光天化日之下抢劫银行啊,给广大的无聊的华夏人提供了又一个谈资,而且结局还是非常正大的,有见义勇为的人挺身而出,帮助警察降服强盗,听到这个结局的人都是齐之以鼻,在这个说真话还被误会的社会,年华不禁庆幸。

    当然还是有很多人崇拜强者一直认为这就是真的。

    年华把那些话听在耳朵里,赶紧到非常的好笑。

    因为年华根本没把事实真相告诉朋友弟弟们,因此一顿饭里就听到几个人在那讨论银行抢劫案,一致认为抢劫首都的银行,还是在闹区,这都是一件充满了二百五的策划。

    下午继续游玩,年华则有点心不在焉的,当然不是因为银行抢劫事件,而是因为都两天了,展青云还是没有回复自己,要知道他非常想要见自己一面,所以她才组织这次首都旅行。

    或许是因为双胞胎的心灵感应,而且这次挨着的距离还特别近,他能感觉的到自己姐妹失落的感情,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还是留心上了。

    回到酒店,年华赶紧到十分的不方便,到了把在首都买房这件事提上日程了。

    晚上的时候,年华继续给展青云发短信,让他惊喜的是这次短信回的十分迅速,年华喜出望外,高兴的程度让她自己都感觉到非常的诧异,赶紧拿起手机,打开短信息,一看,她的脸瞬间变了颜色。

    发短信的不是展青云,而是展青云的战友,那个自己见过的王瑞,他说:展队长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为了掩护队友们的安全撤退,一不小心被对方的炮弹炸伤,生死未卜,现在正在首都解放军总医院接受治疗。

    然后就没有了,就是这些字让年华整个人都懵了,姚志东就算是今天遭遇抢劫她都没有乱过,可是看到这些文字她有点不知所措了,还好作为一个武者,她拥有坚定的意志,很快从她的脸已经看不出任何情绪了。

    跟其他人说了声,以公司有重要的事情做借口,出门打的,上了车就喊道:“司机师傅,麻烦去首都解放军总医院,请快点谢谢。”

    车开动了,心情无比混乱的她根本没发现尾随她的一辆车,当然这与人家保持着一定距离有关了。

    跟踪她的正是感觉到不对劲的年夏,而其他人虽然没有年夏的心电感应,可是看到年夏的表情也知道事有不对,一致要求跟着,年夏本来不同意,可是后来觉得,人多力量大啊,还有就是如果真的被老姐发现了,那就是法不责众了。

    年华毫不知情身后跟着一队人,付了车费,下了出租车就冲着里面跑去,走到大厅想起自己根本不知道展青云到底在哪个病房。

    正要去问护士小姐的时候,听到有人叫她:“年华,年华。”年华转身一看这不是展青云的手下王瑞么?

    王瑞在这里等了不多时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跑了进来,赶紧跑到她面前道:“年华,嫂子,你跟我一起去吧,我帮你带路。”

    在王瑞的带领下,年华终于来到了展青云的病房外面。

    没想到展青云的病房外面站着十多个人,一看他们就是知道也是当兵的,应该是展青云手下的兵,一个个身上透露出一股子血腥彪悍之气,年华只是粗粗的看了他们一眼,就转头看着紧闭的病房大门。

    上前去推,怎么也推不开,难道?不会的,年华不敢相信自己的推测,上次分开的时候自己可是专门看了看展青云的面相手相,虽然有些半吊子,师从周大师的她怎么着也不大多数相士厉害,那是她就看出他再接下来的一年里肯定会有一劫,可是她想到有自己的“平安玉符”保护他,怎么着也会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谁想到竟然出了今天这件事,自己的他竟然真的没有躲过去。

    年华再狠那个伤了展青云的人同时也非常内疚,如果自己能提前跟展青云说一声,或许他就会多加注意的,就能够避免今天这样的事情的发生。

    王瑞看她手足无措的样子,露出奇怪的表情,良久咳嗽一声道:“钥匙在我这里。”

    他刚刚说完手里的钥匙就易主了,王瑞眨眨眼睛,他都没有看清年华是怎么从他手里拿走的钥匙,只感觉到一阵恍惚,手里的钥匙就没了。不仅暗叹真是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这个未来嫂子的手上也有真功夫啊。

    就在他感叹的时候旁边站着的几个人对他挤眉弄眼,那意思就是怎么轻易就把钥匙给人家了。

    还没等王瑞说话,跟着一起来的第三中队的中队长,臻成功的眼神凌厉起来道:“弟妹也是个练家子啊。”

    年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打开房门一推门进去,等她看到紧闭双眼躺在病床上的展青云的时候,愣愣的站在那里一步都不敢动了,就是生怕吵醒他的美梦,可是想到王瑞的话,年华的眼中升腾起一层水雾。

    轻轻的走了过去,年华站在展青云的床边,看到被包的严严实实的他,几乎从头到脚就没有漏在外面的地方,难道真的事伤情严重到如此的地步,年华差点哭出声来。

    坐在床边的年华拿起放在身边唯一没有被包扎起来的手,年华突然呆住了,手下胳膊上的脉搏虽然不如之前,可是跟一般人比还是强劲有力,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濒死的人的脉象,为了怕有错误,年华又抬手摸了摸他脖子上的脉搏,心里有了数,在看看跟在自己后面大气不敢出的那十来个人就知道来龙去脉了,不过看这个样子,应该是他们自足主张的,展青云根本就不知道,如果是他的计策的话,他不可能不知道自己也是练武之人,怎么会来气息的微弱脉搏的强弱分不出来。

    不过为了给他们一个教训让明天知道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年华决定还是顺着他们的意思装下去。

    摇摇晃晃的起身,年华咬着嘴唇问道:“他,他到底怎么样了,他不会再有生命危险了吧!”年华的脸上脆弱糅合着痛心,让这些个大老爷们不忍直视。

    他们突然决定就因为要见展中队的女朋友一面用了这样一个办法,对一个处在热恋里的女孩有点残忍,他们打算把事情真相告诉她了,但是年华当然不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

    其中一个人刚开口叫了声嫂子,就被年华拦住了,“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你们想要说什么,不就是根本已经没有希望了么,我不会就这么放弃他的。”

    他们还在品味年华的话,就看到年华抄起放在桌子上的水果刀,朝着自己的胸口插去嘴里还痛苦的道:“既然你已经不能再睁眼看一看我了,我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思,就让我先去奈何桥上等着你,下辈子再见了。”

    当然了这个动作说慢不慢但是也不快,至少能被离着她最近的人给把刀夺了下来,“嫂子你不能这样,如果队长醒了,看到你这个样子他得多伤心啊。”

    本来就被年华的动作弄得头大如斗的战友们,纷纷点头称是,心里开始发虚,如果展中队知道自己的女朋友被自己等人吓得自杀,当然是未遂的,自己这些人也就活到头了。

    想到这其他人围在年华周围七嘴八舌的开始劝了起来,等他们的嘴说的都干了的时候,年华终于擦干眼泪。

    她握着展青云的手神情的说道:“虽然你的战友都在安慰我,但是我知道这也只是安慰,我刚才想要随你而去,被他们拦住了,他们说的话很对,我很赞同,来日方长么。”

    接着她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变了颜色的话,“我决定去寻找第二春,不辜负你对我的一片情,你的兄弟对咱们的一片心,你放心吧就算是再找,我也要找一个军人,因为他们身上有你的影子,这是我这一生都摆脱不掉的东西。”

    当她说完话,展青云的这些战友所有人的脑袋都当机了,刚才还想要殉情,怎么一转眼就打算寻找第二春了,是不是变化太快了,我们这些地球人真是接受不能啊。

    而尾随这年华到来的那些人摸到了展青云的病房,看到大开的门,正大光明的听起了墙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