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九十九章 打击报复
    年夏站在外面,听了个大概,眯着眼睛暗道:“好你个年华,有了男朋友都不跟我说,亏我还这么担心你呢!”他一点也不担心他老姐现在的情绪,作为双胞胎能够感觉到对方强烈的情绪,现在他老姐心情平静到什么也没感觉不出来,因此可以知道她没什么事。

    而展青峰则跟他另一个心情,他可是知道自己老哥跟年华的关系,那么躺在病床上的就是自己哥哥展青云了!

    想到这里展青峰冲了进去,分开当在前面的人们,扑到床前,心一下子揪了起来,就看到被包成一个木乃伊的人,一看就知道是自己的哥哥,没想到几天不见,自己哥哥竟然变成了这幅模样!

    “哥!”展青峰悲吼一声,眼里转满了泪水,努力睁着眼睛不让泪珠掉下来!

    王瑞他们被年华展青峰挤到一边,面面相觑,他们不过是想见一见展中队的神秘女友,没想到没想到这个女友让人哭笑不得,还被展中队的弟弟看到了,如果这件事被展中队清醒后知道的话,自己这些个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年华也被突然冲出来的展青峰给整蒙了,然后想明白这位也是被骗了。

    王瑞眨眨眼,看看身边的出生入死的战友,却发现者这些没有脸皮的人竟然都躲到了一边,这里只剩下自己,那自己也撤吧,刚想悄悄的撤退,就感觉自己根本动不了了。

    先把王瑞点在哪里让他无处可躲,然后一把拉过展青峰,无奈的道:“我说青峰你不要伤心了,你哥没事。”

    展青峰看看她,强忍怒气,他刚才还记得眼前这人说过的话,还想寻找第二春的,年华看出他的想法,解释道:“你不要这样看着我,你哥只是收了点轻伤,我刚才过来一看就知道,这些都是你哥哥那些战友的恶作剧。”说着手指指向那几个悄无声息向门外运动的人,有几个已经成功脱逃了。

    那几个还未逃脱的几个人一看这情况就知道坏了,原来人家早就知道了,一溜烟的都跑掉了,最后整个病房只剩下年华,展青峰,没法动弹的王瑞还有躺在病床上的展青云。

    展青峰被这突然的一幕弄得非常迷茫,自己的哥哥没事?这些只是恶作剧?展青峰怒了一把抓住最后的漏网之鱼王瑞,严厉质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被定住的王瑞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眨眼睛,根本无法回答他的问题。

    就在局面陷入僵持的时候,床上的展青云嗯了一声,被包成馒头的手摸摸自己的头,怎么感觉这么不对劲,他将手举到自己眼前,发现自己的手被包扎成了包子,另一只手也一样。再看身上,竟然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让人怀疑自己根本就成了木乃伊了,这是怎么回事?

    展青云纳闷了,他记得自己只是肋骨炸裂而已不是全身瘫痪啊!

    突然头上方出现了一个人头,吓了他一跳,仔细一看这不是自己弟弟展青峰么,他怎么来了,自己跟他们说过不让他们告诉家人的!

    “青峰,你怎么来了?”展青云清清嗓子问道,这时看到青峰眼角的红晕,知道他哭过了,难道是自己家里出事了?赶紧坐起身想抓他的胳膊却发现自己根本抓不住,放下手急切问道:“青峰,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了?让你这么……”

    展青峰摇摇头皱着眉头道:“家里一切安好,可是哥哥你不是身受重伤么?”

    展青云被自己的弟弟搞的摸不到头脑,身受重伤?自己?他指着自己惊诧的问道:“我?”

    展青峰擦擦眼睛,点点头,指了指后面,“是你的战友跟年华说的时候我听到的。”

    顺着青峰的指向看去,他看到自己梦中无数次见到现实中却好久未见的女友年华,不过她的脸色这么不善啊。

    年华走到展青云床边凑到他面前一字一句道:“我听说我男朋友就要死了,因此我来见他最后一面,而且我决定,等他死后我会想念他一辈子,然后再找个跟他有共同点的男人相亲相爱一辈子,这才不负你呀!”

    展青云听着这话怎么一股子的怨气,他并没有气愤什么的,他能够听出年华话里的气愤,不过心里还是非常不舒服,他看了看两个包子,最后只能一把搂住年华的腰,闷闷道:“我不会让你如愿以偿的,不认为那一天会到来,我只知道我要把你锁在身边生生世世的,下一辈子你也别想要躲开我!”他说话的语气霸道斩钉截铁。

    虽然展青云霸气侧漏了一把,而且对象就是自己,年华笑的十分的灿烂,一把抱住展青云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趁着他傻了的时候松开他,“好吧,你的答案我非常满意,那我就原谅你这次把的吓得口不择言了,再见。”带着愉悦的心情她跑了,当然带走了听墙角的小动物好几只。

    年夏在被年华拎着的时候抽空对他老姐竖起大拇指,实在是太厉害了,竟然把这么个厉害的家伙给收了,而且还整的神不知鬼不觉的,太厉害了。想一想她老姐上次谈恋爱,那是想弄得整个临海市都知道,这次竟然连自己都没听到风声,地下工作做的实在是太到位了。

    而被留在病房的三人,一个在捂着脸傻笑,一个呆呆的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展青峰已经搞不清楚状况了,伸手拽了拽王瑞,想从他身上知道事情的真相,可是没想到自己不过用的力气打了那么一点点,可是一个大男人也不至于一拽就倒啊。

    被哐当的一声吓回了现实,也看到了王瑞的异样,赶紧缓慢的下床,用脚踢了踢他,看王瑞不仅不能动,连说话都不能,再想想自己女朋友的身份,知道这小子肯定是被年华给点了穴位了,不过一般情况下,年华根本就不会轻易出手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年华如此的生气以至于用这种方法惩罚他。

    王瑞说不出话,其他人都已经无影无踪了,打他们的电话,个个关机,现在展青云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自己不想看到的事情了,而且是瞒着自己做的。战友的电话打不通,但是身边不是还站着自己弟弟。

    展青峰知道的也不多,不过他把了解的东西都说了,展青云是什么脑袋,他一听就知道事情的原委了。

    实在是太冤枉了,自己差点含冤莫白了,还好自己女朋友睿智,一下子就把事实真相给破了,展青云真的有点哭笑不得。

    先把自己弟弟安慰好,在知道自己误会年华的时候非常不好意思,不过也放了心。不过他现在对不能动弹的王瑞却是非常感兴趣。

    展青云打电话给年华,不问其他只问了问王瑞解放的时间,得知如果年华不亲自帮他解穴的话,时间要在十二个个小时之后,兄弟俩对视一眼发出耀眼的光芒。

    等到展青云的战友感觉事情过去差不多的时候,回到病房一看,第一眼就能看被摆在中央的雕塑思想者,而且这个思想者长的怎么这么像王瑞啊,长得像王瑞不说雕塑的脸还会变换脸谱,真是太智能了。

    很快他们就发现这个雕塑就是自己兄弟王瑞真人扮演了的,纷纷伸出援助之手想帮忙他脱离苦海,可是都没成功,即使把他弄得人模人样的,王瑞不说话也不动弹,这是怎么了,而最诡异的是,在展青云展队长在明明知道自己等人也参与对他女友的玩笑的时候,并没有责怪自己,而是用一种十分同情的眼光看着自己,这是怎么回事?百思不得其解啊。

    最后只能把王瑞扛回他们的住处,把他放到他自己的床上,展青云告诉他们,不用担心王瑞,明天他就会恢复过来的,他们都是出生入死的战友,他也不会罔顾战友的性命,所以他们非常相信展青云的话。

    展青云当然不会告诉他们,自己在女友的威逼利诱下,把他们的现在住的地方告诉了她,年华的报复很可能悄悄的进行了。

    年华把这些偷听的家伙拎回酒店,一路其他人用炙热的眼神看着自己,尤其是自己一母同胞的双胞胎弟弟年夏,眼里的意思那是明明白白啊,赶紧把事情交代清楚,不让就上报领导了。

    年华当然明白他们的意思,自己原本根本就没打算这么早就把这段感情公之于众,可是谁知道今天这么寸呢,让这些家伙知道了,尤其是年夏。既然不能瞒下去了,那就坦白了。

    回到酒店,年华宣布道:“我跟展青云已经交往了好几个月了!”

    本来以为会经过自己的不懈努力不断的劝解老姐才会实话实说的年夏感觉十分的失望。而且她处理时候的方式也让他感到不解,她竟然不来收买自己等人,难道她想让事情曝光?年夏大为不解。

    其实事情很简单,既然已经被他们知道了,再被其他人在知道以及无所谓了,即使是被自己父母知道,虽然一开始不支持自己,可是只要自己坚持,肯定没有问题,再说了当初在平秋市的时候,老妈沈茜就看出了苗头了,而且乐见其成,剩下的需要搞定的只剩下年建国了,当然这些事情是年夏不知道的。

    在年华等人睡觉之前,展青峰回来了,因为刚才对年华的误会,还专门跟她道了歉,年华欣然接受。

    半夜凌晨,在感觉到其他人已经睡着的情况下,年华换上一身夜行衣,推开窗户就跟蜘蛛侠一样,眨眼睛就从十几楼落到了地面上,按着展青云毫不犹豫给她的地址,年华轻而易举的找到他们住的地方,悄无声息的探了进去,不多时带着一丝诡异的微笑又跑了出来,哼,敢开我年华的玩笑,实在是太胆大包天了。

    第二天一大早,年华的手下的另一个小队长沈方伸了个懒腰起身下床,长着哇哈去了浴室洗漱,当他挤完牙膏,开始刷牙的时候不经意的抬头一看,被镜子里的那个人给吓了一跳,那个被画了胡子额头上还有一个王字的人是谁,他怀着一丝侥幸的动了动头,彻底绝望了,他做什么动作,镜子里的那个人也做什么动作,那肯定就是自己了,可是这一脸的鬼画符是什么时候画到自己脸上去的,他纠结了。

    同样经历相同一幕的还有十几个人,沈方这个样子的还比较好一些,有几个被画满了小乌龟,一开始他们以为自己这个样子可能是偶然,可是再看到所有的人都在这样了的话,那就肯定是有人在报复他们,到底是谁呢?

    他们想了半天,可能人选,都一一排除,沈方突然想起昨天他们为了见一面展队长的女朋友所编造的谎言,难道是因为这件事被展队长报复了,可是这个推理又被推翻了,虽然展队长的伤势不想他们说的那么严重,其实也受了不小的伤,肯定是不可能从医院跑这么远。

    就在他们努力思考的时候,做了一天的植物人的王瑞的学位终于自动解开,他也获得了自由,终于能够让身体听自己支配了,这个感觉实在是太好了,虽然身体还有点僵直可是比不听使唤那是好多了。

    在听到他们的议论后他一瘸一拐的走过去,解开了谜题,“这的确不是展队长的手段,但是你们不要忘记了,你们不知得罪了展队长一个人,你们不要忽略了另一个人。”

    在他的提示下,其他人异口同声道:“展中队的女朋友?”

    王瑞悲痛的点点头,“你们终于明白了,咱们得罪了一个不能得罪的人,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一个晚上都不能动么?”

    “难道是被人点了穴道?”沈方猜道。

    王瑞点点头,“还真是让你猜对了,展队长的女朋友可是不弱于展队长的彪悍人物啊,咱们算是都看走眼。”

    听到他的话,其他人面面相觑,那怎么办啊,如果是其他人敢这么对待他们这些兵王的话,那肯定是找上门去,威逼利用什么都可以用上,让他帮自己等人去掉脸上的东西,可是现在知道了这不过是展中队的女朋友对自己等人的报复,瞬间打掉了他们的气焰。

    一是因为的确是他们做的不地道,现在他们也知道昨天他们开的玩笑有点过分了。

    二是因为年华是战友的女友,也算是他们一家人,实在是不好下手,

    还有最后一条能够在十多个兵王存在的空间,如入无人之地,那人家的实力肯定是不容小觑,更何况还在他们脸上画了各种图案,自己等人竟然毫无知觉,而且他们能够知道对方根本没有用迷药,要知道进入特勤大队后,经常进行这种抗药物的训练,只要是迷药这些东西出现肯定能被他们发现。

    于麒麟转身进了洗手间,用了各种方法,最后将一张脸弄得通红,可是脸上的小乌龟就是一点颜色都掉不了,这可怎么办啊,如果这东西一天掉不下去,他们肯定一天不敢出门了,实在是太丢人了。

    在看到于麒麟的无用功后,其他人又想了其他办法,可是实验的结果非常让人失望。

    最后他们只能打电话给展青云求助了,展青云在听到他们所苦恼的事情后,很是哭笑不得,他知道以年华的性格那是肯定会报复他们的,可是从来没想到竟然会这样报复。

    他看不到他们脸上的实际情况,没办法,他们只能拍了几张照片,弄了特写发给了展青云。

    当展青云看到照片上小乌龟的时候,笑的胸口疼,他都忘记自己还正在受伤呢。

    正好年华拎着东西进了病房,上前帮他躺倒在床上,抽空看了看他手里的手机屏幕,这不就是昨天自己的杰作么,拿起来这么一看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挺有艺术细胞的。

    “你是怎么做到的?”展青云非常的好奇,年华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帮他把买的早餐拿了出来,堵上他的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