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章 见家长
    焦急等待展青云答案的队友们不知道,他们的展中队早就被人家给收买了,把他们给完全忽略,再说了展青云在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后,对他们也不是没有怨言,那么就让我们愉快的忘了那些人吧!

    而这么一来就苦了根本没办法出门的那些特勤大队的兵王了,虽然他们在任务期间不修边幅,可是现在都已经放假了,他们正要就着这个机会去寻找自己的春天,即使他们长的面如冠玉貌似潘安,顶着这些小老虎小乌龟也不敢出去啊,这不是明白着被人笑话么。

    一整天他们就守着手机等着展青云的通知,可是等到花儿都谢了,也没有打过来,于麒麟一看不行,自己干脆打过去得了,却悲催的发现展青云展中队这个能为了兄弟两肋插刀的真汉子真英雄竟然关机了!关机了!

    展青云你那威武不能屈的架势呢,为了自己的女友你竟然这么对你的战友,真是重色轻友啊。

    不过他们也拿他们没办法,谁让挑起事的是他们自己呢,谁让他们不知道人家的真正战斗力呢。事到如今他们只能期待队长的女友赶紧忘掉他们吧,不对,应该是原谅他们,把他们脸上的这个东西去掉。

    饿了一天肚子的这些人肚子咕咕乱叫,他们实在是把饿得慌,只能目光转移到唯一躲过一劫的王瑞身上,在这些人的恶狠狠的眼光中只能去给这些饿狼买东西。

    在首都解放军总医院里,年华陪了展青云一整天,而且年华想起自己现在如果受了点伤,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够痊愈,而且经过电视的熏陶,年华决定看看将内力输送到他的体内管不管用。

    效果是非常明显的,不过半天的功夫,展青云就感觉自己的伤就好了大半,不由感到实在是太神奇了,第一次升起想要练习内力的想法,不过他也知道想要练出气感必须是从小练起,到了他这个年纪如果想要有所成就是非常困难的了。还有就是他不打算问年华学武,即使年华非常有本事,他也不愿意,或许这就是大男子主义作祟吧!

    其实他家里以前也有练过武的,可是到了新社会能够练出来的不多,而且有了威力巨大的热武器,谁还会摸那些冷兵器,因此自从展青云爸爸这一辈根本就没人练武,而展老爷子因为那个年代也只是学了些皮毛罢了,不过让人庆幸的是,那些典籍被完好的保存起来,一直放在爷爷手里,等回去的时候问他要来看看,自己还有没有可能练出来。

    展青云做的决定没有让年华知道,还是等到自己练出成绩来在跟领导汇报,如果自己现在跟她说了,到时候没有成功,自己可就糗大了。

    期间展青峰过来了一次,当时年华刚刚出去,等她回来的时候,展青峰已经走了。

    年华放下中饭看展青云紧锁眉头,不由问道:“怎么这是,刚才我出去的时候还挺高兴来着,怎么这么一会儿,就变了脸色?”

    展青云看到年华后叹了口气道:“我

    老妈昨天差点出了大事,如果不是青峰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呢,不行,我要去看看她!”立马要翻身下床。

    年华也没有阻拦,将心比心,如果出事的是自己老妈沈茜,自己肯定也会如此,想到这从背包里拿出五个玉符递给展青云,“这些你回家后给你的家人带上,本来是想雕琢的精细一些再给你的。”

    展青云接到手里,在面对其他人时从来都是冰冷严肃的俊颜展颜一笑,年华只感觉满屋花开,实在是惊艳。

    看到从来在自己面前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被自己的笑容弄的呆呆的,实在是太有成就感了,不由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被展青云的突然袭击惊醒过来的年华看着某个人小人得志的样子,一时不愤一把抱住展青云的脖子,樱唇就印了上去。

    被袭击的人被这种飞来艳福冲击的脑袋晕眩,心底发出满足的叹息,等他回过神来,佳人已走。

    展青云追出去,左右已经都没有了年华的身影,只能失望而归,而在他看不到的角落,年华摸着自己胸膛,里面的心快要跳出来了,啊啊啊!她捂着自己的脸,刚才实在是太大胆了,不过滋味不错,年华舔了舔自己的舌头,以后自己还可以多多尝试。而那些胆大包天到敢开自己玩笑的那些家伙,就在忍耐忍耐吧,本来打算让你们反省一个礼拜的,看在青云的份上就饶了你们,意思意思就两天吧!

    如果远方的沈方等人能够听到年华的心声肯定都要痛哭流涕了,还要再一天?既然您都决定原谅我们了,就不能一步到位么!

    而在病房的展青云找出外出的衣服,在换衣服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倏地瞪大眼睛,镜子里自己胸前的年华送自己的玉制“护身符”上莫名的出现一道裂痕,低下头摘下“护身符”,那道护身符竟然是从中间裂开,没有一丝的偏差,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一直把它放在胸前,根本不曾磕碰,即使自己被从天而降的巨石砸中,自己也在瞬间用手捂住,不让它受到伤害。

    等等,巨石?刚刚想起来自己可是被一个重达十好几吨的巨石砸中的,一般人即使不被砸成肉酱也会砸成肉饼呀,自己竟然只是肋骨有些裂纹,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再结合他手里的出现损伤的“护身符”,难道是这个玉符为自己挡了灾?

    展青云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一回事,对年华更是感激不尽,是她救了自己的命,他也想起当时年华的嘱咐不让自己摘下来,原本以为是一些小女孩的心思,现在想想那时年华肯定就知道玉符的功能。

    想起之前年华为了就徐老爷子的时候画了一张纸符就非常虚弱,更不用说这种一看就知道比纸符高级不少得玉符了,还一出手就是五个,肯定花费了非常多的精力,从这里就能够看出她对自己的心意了。

    展青云暗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对她好一辈子。

    收拾好东西,跟他的主治医生说了一句,说自己家人出了点事需要出去一趟,但是作为专门为这些兵王们治疗的医生经常遇到这些看自己伤势不太严重就不愿意住院最后因为疏忽加重伤情最后又回来的例子。

    主治医生板着脸对展青云道:“你知道你自己的情况,差一点你的肋骨就全折了,虽然最后的结果是没有折,但是你的肋骨上都是一些大的裂纹,如果你现在出去一不小心就会把裂纹整成断纹。”苦口婆心的劝着。

    展青云也知道这个小老头是为了自己好,不过他还是认为自己的好了不少了,遂分辨道:“汪医生,我真的好了很多,你不信的话,对了你这里不是有B超机么,那看看就知道了。”

    最后果然展青云轻松走了,而汪医生则推着眼镜张大嘴巴,仔细看着展青云B超单子,实在是太神奇了,不过这么短的时间,就能恢复到这个样子,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玉泉山是国家领导人住的地方之一,上次年华去的徐家就住在这里,可是徐家跟展家一比,不用看其他的,就看院子所在的位置也就知道两家不可同日而语,早知道展家占据了玉泉山前三的位置。

    展家老爷子有两子两女,大儿子领兵在外,小儿子一家也是在任上过自己的小日子,跟他们老两口一起住的就是大儿媳邹红波,大孙子展青云还有小孙子青峰。当然了展青云常年不在家。而前些年展青峰去了临海配姥姥姥爷也不在这。

    展老爷子的两个女儿当然也想住进这里,展老爷子老两口非常开明,可以说他们的儿女都是自由恋爱,即使有个别是人家介绍的,他们也不掺和进去,因此他们两个女儿嫁的都不是首都望族,住的也都是普通地方,凭他们自己这一辈子都可能住不进来即使有展家的辅助,这里可是华夏权利的象征,只要能够住进玉泉山,那在别人眼里那就是高人一头,他们用理由是怕两个老人家孤单,可是被展老爷子一口拒绝。两家人虽然不情愿可是谁也不敢继续纠缠。

    回到展家的时候刚刚两点钟,这个时候展家老爷子老太太正在睡午觉,他也不去打扰他们,直接去了他妈妈邹红波的房间。

    推开门进去,就看到弟弟展青峰正在坐在床边看着输液管,走近了发现妈妈在昏睡中,即使在睡梦中她也在恐惧着什么,经常哭出声来,嘴里还在叫着一个人的名字,展青云凑过耳朵去听,听了半天也没有听出什么来。

    展青云指指外面,展青峰会意,跟着他走了出去。

    兄弟俩站在门外面,展青云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展青峰回答道:“老妈说她昨天跟着舅妈去银行的时候碰到了抢劫了,劫匪走的时候抓了她们两个还有一个女孩当人质跟跟外面的特警谈条件。”

    “最后强盗被制服然后她就回家了。”展青峰咬牙一拳锤在墙上,“老妈跟我说完后,我昨天半夜就开始发烧说胡话,我就知道肯定不像她说的那么简单,今天上午我就去查了查果然事情根本就没有那么简单。”

    说到这展青峰激动起来,“老妈之所以去银行就是因为舅妈问老妈借钱,老妈磨不过才去的。”

    “这对舅妈来说很正常,不过看在舅舅跟姥姥姥爷的面子上沾点便宜也没什么,而且她也不知道去银行会遇到强盗啊。”展青云虽然对舅妈王雪也十分看不上,但他还是就是论事。

    展青峰哼了一声道:“如果只是这个样子,我也不会这么生气了,最最让人气愤的是,本来那些强盗根本没有选中老妈,选中的只有舅妈,可是那个狠毒的女人竟然为了让他们把她给放了,把老妈给推了出去,最后她自己没有被放开,还把老妈给撤了进去,你说气不气人。”

    展青云终于知道了弟弟为什么这么生气了,即使是自己听到这个消息都恨不得把那个女人千刀万剐,“现在那个女人呢?”展青云的声音里充满了血腥气息。

    展青峰道:“她看老妈没死就知道她自己的所作所为肯定会让咱们知道,怕咱们的报复,昨天连夜就出国了。”

    展青云冷冷道:“算她运气好,不过不要以为躲在国外就很安全,哼。”

    一看老哥表了态,展青峰心里就有底了,老哥可是从来都是说道做到的。

    “对了。”展青云从兜里掏出一块玉给了展青峰,“把它带上,这可是你嫂子的一片心意。”

    展青云接过来拿在手里把玩,听到那个奇怪的称呼后,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嫂子?小心年华听到你乱说话,直接把你给灭了。”

    展青云朝着展青峰举举拳头,威胁道:“如果你敢乱说的话。小心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哥俩在外面打打闹闹的,突然听到屋里想起一阵尖叫声,他们赶紧进去,进去后,看到自己老妈呆愣愣的拥着被子呆愣愣的坐在床上,当看到他们两个的时候松了一口气。

    展青云紧走几步坐在床边拥着邹红波,连忙问道:“老妈你没什么事吧。”

    邹红波想了想道:“还好,我梦到了我的救命恩人,我梦到她把我给救了。”

    “救命恩人?”展青云展青峰异口同声问道,展青峰更是差异,他探听到的消息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救命恩人,而老妈的嘴里却出现这么一个救命恩人,尤其可见,这个人的信息肯定是让当时出警的特警不知道什么原因给隐藏起来了。

    兄弟俩对视一眼,开始听自己老妈的陈述,原来是这个样子啊。

    “我一定要找到这个救命恩人,当面对她说声谢谢。”邹红波也是非常执着的人。

    展青峰保证道:“老妈你放心吧,我跟我哥哥肯定会努力找到这个人的。老妈你知道她的名字么?”

    “知道。”邹红波从包包里掏出一张取款单递给展青峰,展青峰打开一看愣住了,这个人的字迹怎么这么眼熟呢,自己一定以前经常见过,当看到取款人姓名的时候,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眼熟呢,他们可是做了两年的同学呢。一把将取款单塞展青云,回头对邹红波笑着道:“这就是缘分啊,老妈啊,把这件事交给哥哥去办,肯定能够把人给你带过来。即使对方只想做无名英雄也一样。”

    邹红波听到自己小儿子的话后,看向展青云,就发现大儿子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怪异,不由问道:“怎么了?”

    展青云之前根本就没想到救了老妈的竟然是年华,自己的女朋友,得了这下好了,自己救过她妈妈,她又救了自己的妈妈,这就是缘分吧!

    听到老妈的问话,展青云坐到邹红波身边,不好意思道:“我认识这个人。”

    邹红波瞪大眼睛,“太好了。”

    “我不但认识这个人,而且我俩的关系匪浅。”展青云紧接着丢下一颗重磅炸弹,“她是你未来的大儿媳。”

    “啊!”这颗炸弹炸的邹红波晕头转向,好半天才明白过来,原来救自己的不是别人,竟然是自己儿子的女朋友。她的脑袋里充满了,恩人=儿媳的公式,突然她恢复了过来,一把抓住展青云的胳膊催促道:“快快,把我的救命恩加未来儿媳妇请过来呀。”

    展青云还在感叹他们之间的际遇呢,听到老妈的催促就要去,被展青峰给拦了下来,“还是我去吧,我跟年华也是老同学,就让老哥在这多跟你说说他们之间的故事吧。”他可是知道自己老哥现在可是伤员,不过这件事还是不让老妈知道的好。

    展青峰走后,邹红波拽着展青云,让他说他跟年华是怎么认识的,怎么会交往。

    展青云只得把能说的都说了,当他说道他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因为他救了年华的妈妈的时候,邹红波也明白什么叫做缘分了,他们简直就是天作之合。

    “对了,年华会武功吧,你们两个谁高谁低?”邹红波当然看出年华是个高手,所以才有此一问。

    展青云毫不在乎的承认:“就现阶段来讲,武功这方面她比我强一点,但是,但是我对枪支的掌握远在她之上。”

    邹红波摇头叹道:“儿子以后你们小两口发生什么家庭冲突的时候,你就不要指望老妈站在你在这边了。妈妈老胳膊老腿的可帮不上你。”

    展青云看了她一眼,送给她一个后脑勺,不过还是继续讲述他们之间的事情,当他说道两个人共同在平秋市抗争救灾,年华为了多救一个人差点晕倒的事,邹红波更是敬佩这个女孩,有本事不说,心里还非常明白是非对错,心中自有一块方正的天地,这天生就是跟老展家想配么。

    展青峰以最快的速度到了酒店,找到年华后,不顾其他人在场一把抱住年华,看的木晓嘴都撅起来了,就听他激动地道:“年华,我的好嫂子,多谢谢你救了我老妈?”听到展青峰对年华的称呼,木晓为自己吃的干醋惭愧。

    当展青峰说明来意后,年夏他们根本想不到自己老姐不过出去一会,就发生了这么厉害的事。看向年华的眼神那叫一个佩服啊。

    因为是第一次正式见男朋友的家长,她十分在意,在她心目中见家长是个非常隆重的事,自己肯定会提前几天就开始准备,可是这次根本就没有给自己准备时间,她虽然心里有点打鼓,但是表面十分镇定,让展青峰稍等片刻,自己也没拿什么衣服也还没有来得及去买,干脆就不换衣服了,只是拿上自己的钱包什么的,礼物她也有了想法。

    在去玉泉山的路上,年华让司机先去了一趟桃花醇酿在首都的分公司,她来之前就让雷州把几箱子蟠桃液运到首都,本来想送给一号首长的,这份礼物就算送给未来的婆家也是非常好的,据一号首长的秘书赵叔叔说,自从在一号首长那里喝道蟠桃液后,好多老首长隔三差五都会去一号首长那里蹭喝的,自己送给他的那些都快喝完了,而蟠桃液也成了首都有价无市的东西。

    将两箱子共二十瓶蟠桃液放到车上,车开动起来,很快到了玉泉山。

    本来忐忑的心,再看到等在外面的展青云的时候意外的平静了下来。

    看到年华对自己微笑,展青云的心也放了下来,他知道这次太仓促了,可是谁让自己老妈受了刺激就想见自己的救命恩人呢。

    展青峰搬着两箱子蟠桃液跟在年华展青云身后,等他们进了客厅,展青云看到原本这个时间段应该雷打不动在书房展老爷子坐在沙发上,旁边是慈眉善目的展老太太陪着。

    “爷爷,你这个时候不是正在练书法么?” 展青云尴尬的问道。

    展老爷子冷哼一声,“如果不是你奶奶告诉我,我都还蒙在鼓里,你女朋友上门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告诉我。”

    展青云赶紧道:“不是不告诉你,这也是临时起意的,您知道我老妈昨天受了刺激,刚才一个劲的非要见我女朋友,这不是仓促的就把人给接来了么,不是不想告诉你。”

    展老爷子一听也是有理,也就不再纠结这件事了,把目光转移到年华的身上,就这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小姑娘不是池中物。

    年华毫不胆怯的跟他对视片刻后,恭敬的低下头,这是对老人的尊敬不是害怕。

    展老爷子点点头,拍板道:“这个孙媳妇不错,我要了。”

    年华听到这话简直是哭笑不得,这个展老爷子别看胡子都白了,可是就跟个老顽童一样,实在是,实在是太可爱了。

    旁边展老太太一把拉住年华的手笑着道:“孩子,你不要理这个小老头,他呀是老小孩老小孩的。”

    年华笑着点点头,这一家的老人都十分的亲切,实在是太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