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零二章 面见首长
    既然已经见过展家的家长了,那么让老爸老妈知道也无所谓了,当然这不意味着自己肯定就会跟展青云以后一定会结婚,要知道现在的社会实在是变化太快了,不过自己答应跟展青云交往那肯定就是以结婚为前提的,自己不是真正的十几岁的花季少女,早就没了那么多不切实际的遐想,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

    年华看了看展青云,自己到现在虽然也开始主动起来,可是她对他的感情绝对没有他对自己的感情深。

    感到有人看自己,顺着目光看了过去,看到是年华,展青云对他咧嘴一笑。

    年华看着他露出的洁白牙齿,心里莫名的踏实起来,有一个愿意为自己发傻傻笑的家伙陪伴在自己身边,非常不错不是么?

    做下了一个决定,年华加速消灭自己面前的食物,刚刚吃完,又是一筷子菜夹到自己碗里,抬头,看到展青云认真的脸,“你不能光吃肉不吃菜,会营养不良的。”

    年华就眼睁睁的看着又是一筷子青菜放到自己碗里,耳边传来“扑哧”的笑声。

    瞪了木晓一眼,年华对其他人尴尬的笑了笑。夹了一块鸡肉放到她碗里,小声道:“吃货,吃还堵不住你的嘴。”

    而展家的其他人都热情的招待年夏,他们可是对这个未来儿媳非常满意,可是从年夏一进门,虽然一直是面带微笑,但是对展青云可是一直没什么好脸色,跟其他人时是发自内心的微笑,可是到了展青云那里就变成了皮笑肉不笑了。

    为了替孙子(儿子)(老哥)抱得美人归,展家人是齐心协力好好招待年夏,也不说展青云的好话,倒是把展青云的平生简单的介绍了下,虽然没有突出他的优点,但是在不经意中把他的各种优点都给点出来了。而且诉说这些都是一副慈眉善目形象的展老爷子,以他的一身正气,说出的话更是让人信服。果然年夏对展青云的印象不但从负到正,而且数值噌噌上涨。

    展青云发现年夏看自己的眼神柔和了起来,暗中对展家人竖了大拇指,实在是太厉害了。

    吃完饭,又聊了一会天,看天色不早了,展老爷子就叫来他的专车送几个人呢回去,邹红波拉着年华不让她回去非要让她在展家住一晚上,被年华婉拒了,当他们坐车开出老远的时候,年华回头一看还是能看到展家兄弟还有邹红波站在门口注视着他们。

    年夏发现年华的动作,也回头看了看,对年华笑了笑,等回到酒店,他就窜到年华的屋子,躺在她床上看着静静的看着她,年华拿出一些文件坐在窗户旁边的小圆桌旁的椅子上看着,年夏就看着她。

    突然道:“老姐,虽然想到你以后要嫁人,我就不甘心,可是我也知道一个女人最终都是要嫁人的,不过如果嫁到他们展家的话勉勉强强还凑活。”年夏撇着嘴分析,“你看他们在玉泉山的位置也知道这个展家的厉害了,刚才我套出来,展青云的爸爸可是华东军区司令,中将呢,最厉害的是展老爷子他以前可是国家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家中央军委副主席,这可是正正经经的国家领导人。”

    “那有怎么样?”年华头也不抬的回答。

    年夏打了个滚道:“我是说展青云的家世勉勉强强能够配的上你吧。”

    年华都被他整笑了,伸手敲了一下他的脑袋,笑道:“老弟,你以为你老姐是天仙下凡啊。再说了我又不是看上了他的家世,我看中的是他的人,再说了我答应跟他交往的时候还不知道呢。”

    年夏跳下床一把抱住年华,头放在她的肩膀上,小声道:“是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一个臭男人能够配得上我老姐的。”

    年华摸摸他的头,笑着,其实她知道他的意思,在听到展青云的家世后,他的眼里就闪过担忧,年华知道这是他怕自己自卑伤心。

    年华拍着他的手背说道:“你放心吧,我可不认为我配不上他们展家,要知道你老姐我腰缠万贯,武功盖世,貌美如花,想找什么样的好不到,再说了我不是还有你这个弟弟么,以后我如果在展家受了委屈,你可要保护我啊。”

    “放心吧老姐,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年华不知道就她的这句话让年夏下定决心以后也要做官,还要坐到高位,让展家人不敢对老姐不敬。

    (展家人:我们是躺着也挨枪啊!冤枉啊!)

    而相对于年华的不在乎,木晓虽然在餐桌的时候表现的非常活泼,可是当回到酒店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心里非常不是滋味,没想到展青峰竟然有个这么显赫的家庭,可是自己爸爸妈妈不过是普通工人罢了,相差实在是太大了。

    她不是年华,就算没有救了展伯母,即使靠她自己本身的实力肯定也能够征服他们,可是自己有什么呢,出了傻呵呵就是傻吃,本以为自己只要考到首都就能缩小自己跟青峰之间的距离,可是现在一看横在他们之间的从来都不是空间而是身份,她从来没有奢求过灰姑娘遇到王子后飞上枝头变凤凰,可是现实确实残酷的,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跟青峰交往下去。

    第二天一大早,展家兄弟就来陪着他们在首都各大名胜转悠,大家玩的十分开心,可是展青峰却发现木晓半天都没有跟自己说过一句话了,却会偷偷摸摸的看看自己,但当自己回头的时候却看到她慌慌张张的把头转过去,这是怎么回事,展青峰十分不解,他们有没有吵架没有闹矛盾,怎么突然就不搭理自己了。难道自己有地方做的不对,还是怎么得?

    在展青峰眼里木晓虽然大大咧咧的却非常善良活泼开朗,跟她在一起的时候非常的愉快,他们之间虽然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但是总是那么的温馨甜美,他们两人虽然都没有捅开最后一层窗户纸,可是在他心里她已经是自己的女朋友了。

    当找地方解决中午饭的时候,展青峰一把把木晓拉走,其他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回事,莫丽丽道:“肯定是小两口有矛盾了,咱们还是不要掺和,越掺和越乱。”

    年华同意莫丽丽的说法,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年华等人大眼瞪小眼等了半个小时,木晓跟展青峰才一前一后的走进来,莫丽丽松了口气,笑道:“我说什么来着,这不就好了。”

    可是等他们两个走下,众人却发现他们之间有点不对劲,以前两人都会坐在一起,现在竟然分开坐,要知道事先都把他们两人的座位留出来了。还有就是展青峰冷着脸,虽然平时也经常面无表情,可是今天竟然能从这张冰块脸上看出一丝的怒火,这就非常不同寻常了。他们这些人都知道虽然展青峰看起来冷冰冰的,其实他是外冷内热,性格非常的好,现在他都生气了,看起来事情还不小。

    再看木晓也是一脸的委屈,红红的眼睛使劲瞪着不让自己眼里的泪水流出来。

    他们两个这个样子让其他人哪里吃得下去,草草塞了几口就结束了午餐。

    趁着结账的时候,年华跟展青云耳语几句,等出了餐厅,年华让年夏跟莫丽丽先上车,他们两个把那两个闹别扭的人一人一个拉到不同的地方了解情况。

    年华问道:“你俩发生什么事了,刚才玩的时候不是很高兴么?怎么突然之间就吵架呢,你跟我说说,如果是展青峰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我让他给你道歉。”

    木晓听到年华的话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大颗的眼泪滴落下来,让年华不知所措,赶紧过去拍拍她的肩膀嘴里安慰道:“不要哭,不要哭,你告诉我出什么事了?”

    木晓抱着年华痛快的哭了一场,过了半天停了下来,抬头看看年华肩膀上湿漉漉的那一大块,不好意思的擦擦眼睛,“真是不好意思,把你的衣服都弄湿了。”

    年华摇头皱着眉头问道:“这都是小事,你现在就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跟展青峰到底怎么了?”

    看年华这么坚决,木晓低着头,好久才小声道:“我们两个分手了。”

    “什么?”年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木晓鼓足勇气大声道:“我跟他分手了。”

    “为什么?”年华追问。

    “不为什么,只是突然之间就是不想在一起了。”木晓低着头,脚一直画着圈圈,年华知道她说的不是实话刚要再问,木晓突然尖叫起来摇晃着脑袋喊着:“你就不要问了,不要问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用你们管。”说完就要推开年华,推了半天推不倒,侧身从年华身边过去了。

    年华太了解木晓了,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口是心非,而是她不说自己也不可能强横的逼着她说出来,那样以木晓的性格,两人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回去后,发现展青云跟展青峰也回来了,一车人也没心情继续逛了,直接回了酒店,叫出展青云了解情况。

    “唉,青峰也不知道木晓为什么跟他分手,他也没做过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可是木晓的态度非常的坚决。”展青云靠在墙上无奈道。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年华倒是想到了一个理由,她托着下巴道:“我倒是想到了一个理由,根据我对木晓的了解,他们家应该是工薪阶层,而你们家可是华夏的顶级家族,她肯定是自卑了认为就算交往下去,以后也没有什么好结果,与其以后两人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还不如现在分手算了。”

    展青云一听觉得的确有道理,不过又非常的不甘心,“难道就因为不确定性,就要跟青峰分手,这也太过了吧。”

    年华撇了他一眼,“你是青峰的哥哥,你当然向着青峰,可是男孩和女孩是不一样的,女孩根本就玩不起。”说出这句后,年华反而冷静下来,“算了吧,我们两个人在这说这么多也没用,还是要看他们自己的想法。”

    展青云赞同的点点头的确是这样。

    虽然担心这两个人可是年华还是按照计划在当天晚上给一号首长的秘书赵秘书打电话确认他老人家明天的行程,看有没有时间接待自己。

    凑巧的是这个时间赵秘书还在一号首长家里还没有离开,赵秘书接听年华的电话的时候正好被一号首长听到。

    “哈哈,赵秘书把手机给我,我跟小家伙说。”一号首长接过手机调侃年华,“我说小年华呀,从你答应来看我到现在都两三个月了呀。”

    年华没想到对面竟然是一号首长,惊讶过后赶紧解释道:“冤枉啊,首长,我这不是一直在准备期末考试么,这不一有时间我就来看您了么。”年华直呼冤枉,而且就算自己没去,蟠桃液自己可是让进京的年建国带过去一次。

    一号首长被年华委屈的语气逗得哈哈大笑,让他身边的人都是大吃一惊,早知道这几天因为公务繁忙,而且倭国这些天也不安分,到处去别国游说想要分裂我们的国家,华夏虽然不惧,可是被他们这么一整也是够讨厌的。

    一号首长想了想道:“明天我没有时间,要去会见美国总统,这样吧,我今天晚上没什么事,你现在就过来吧。”

    年华一听愣住了,这么快,不过很快反应过来,早见晚见对自己来说都一样,很干脆的回答道:“行,我马上出发。”

    年华早就做好了功课知道一号首长的住处,还好为了明天的拜访,她提前把那三箱子蟠桃液取了过来,要不然自己都不知道这么短的时间内去哪里找合心意的礼物。

    叫上司机把她送到一号首长的家里,司机老王没想到自己竟然在有生之年能够进到中南海里,心情是即紧张又兴奋。

    而年华也是不例外,要知道几乎所有的现任国家领导人都住在这里,在上辈子这根本是不能想象的事情。

    进了中南海到处都是真枪实弹的警卫人员,一路上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关卡,虽然他们已经得到通知,但是检查必不可少。

    终于到了一号首长的家里,赵秘书正站在门外迎接她,年华连忙说:“太不好意思咯,还麻烦您亲自在外面等着。”

    赵秘书连道:“不用不用,你太客气了。”说着接过年华带来的礼物,看这个盒子就知道跟一号首长非常宝贝的蟠桃液的包装是一样的,本来他老人家第一次只带回来几小瓶,却被无意看中的其他老首长给瓜分殆尽了。

    后来有个叫年建国的市长来送过一次,本来一号首长想亲自见他的,谁成想因为临时有重要事情没有见成,可是还是把带过来两箱子蟠桃液托自己转交给首长。

    眼看又要喝完了,自己正着急呢,一号首长的老毛病就靠着它了,可是谁成想瞌睡送来了枕头,实在是太好了。

    在赵秘书的带领下,年华来到了一号首长家的会客厅,一号首长,一号夫人还有两个不认识的老人坐在那里谈笑风生。

    听到脚步声,这些人都向门那看去,一个身材高挑面带微笑的美丽女孩走了进来,会客厅里的几个人眼前一亮,会客厅里的这些人什么样的美女没看过,到了他们这个地步多么倾国倾城的人物在他们眼里都是红粉骷髅,但是年华身上的无与伦比的气质却让他们眼前一亮,这个孩子太出色了。

    一号首长看到她来了,起身一把抓住年华的手,用力握了握感叹道:“小年华呀,上次你走的太匆忙我都没有好好感谢你呢!要不是你,我这条老命啊就真的没了。”

    年华赶紧道:“瞧您说的,您是吉人自有天相,那天就算没有我,您也一定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

    一号首长点点她笑着摇头,“你这个孩子呀!”拉着年华的手走到他原来做的位置,帮她介绍屋子里的其他人,“这个是我夫人你可以叫她龙奶奶的,以后管我叫龙爷爷。”

    年华从善如流的叫了人,“龙奶奶好。”

    “好好!”龙夫人也早就想见见丈夫的救命恩人,青云那个孩子就不用说了,是她看着长大的。今天见到年华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懂事有礼的孩子。

    一号首长又给年华介绍其他两个人,一个是吕老一个是姜老,都是一号首长以前的老领导,虽然都没有当上中央政治局常委,可也都是中央政治局的委员,退下来的时候也是身居高位。

    年华非常有礼貌的问好。

    见过面后,年华在下手坐下,跟他们聊天,大多都是他们提问自己回答。

    说着说着就谈到了年华特制的蟠桃液上,吕老就是第一个发现一号首长藏私的人,喝过一口后就忘不掉这个味道了。

    “不知道这蟠桃液是由什么制作而成的,不知道能不能量产啊?”吕老问道。

    年华笑着回答:“蟠桃液里的大部分都是由桃花醇酿的精华所制,还有一部分就是由各种中药材制成的,其实这些药材都非常的常见,但是要想把这些中药的药性揉和到一起,而且是取其精华让它的精华都保存下来,再就是去其糟粕,一丁点没用的也不要。”

    吕老实在是太喜欢这种蟠桃液了,恨不得天天每顿都能喝上,追问道:“做到这很困难么,就不能生产出专门制作的机器么?”

    年华摇摇头,“不是我小气不公开这个方子,而是就算公开也没有用,因为不管是机器还是人都要达到一定条件才行,第一就是一定要是一流高手。”

    这第一个条件就让屋子里的人无语了,全华夏都没几个一流高手,就算是自己能请到谁愿意来呀,就为了领导们想喝酒,决定不可能。

    年华继续说第二个条件:“而制作这个酒非常费工夫,如果您认为能够打破这两个制约的条件的话,我愿意把方子给您。”说完年华竟然真的掏出纸笔写了一个方子交给吕老。

    一号首长皱皱眉,他没想到吕老竟然管人家索要秘方,这可是不道德的行为,更不要说这姑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姜老也是侧目,不过他知道这吕老有个孙子也是干企业的,难道是为了他打听的,不过这么一来,他在一号首长的心里的地位那肯定是直线下降了。

    年华根本就不害怕吕老拿到这个方子去仿制,要知道之所以有那么好的效果,除了药材里的精华还有就是在泡制药材的时候有很少一部分进入酒里,两两相加发挥的作用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而是成倍的增加,就算其他人制作出来了,作用也不会太大。

    吕老尴尬的把方子放到口袋,他倒不会去怀疑年华给的是假的,又呆了一会儿就告辞离开了。

    年华眼睛的余光看到他说要走的时候,一号首长紧紧皱起的眉头。

    自己可不是白白给他的,之所以给他一是对方根本制作不出纯正的蟠桃液,就算是真的找来一流高手也一样,二就是需要一号首长的歉意,老爸在临海书记的座位上坐了一年了,是不是可以换换位置了。

    一号首长当然不知道年华的心里活动,但是心里那肯定是觉得对不起年华的,这个孩子什么都不缺,心里下定决心可以适当的把年建国往上升一升了,在平秋市的时候他就知道他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而且因为年华的出现他根本没有家庭的一些负担,从根本上杜绝了贪污的可能,这样的非常好的官员当然要去重要岗位了。

    年华的目已经达到了,虽然她现在还不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