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零三章 升职
    接下来的两天,木晓跟展青峰还在僵持着,虽然展青峰曾多次找机会想跟木晓谈一谈可是最后都是不欢而散,年华等人干着急没有办法。蒲璩奀晓

    在回去临海的前夕,年华又跟木晓谈了一次,可是木晓只是默默流泪什么都不说,年华也只能放弃了。

    展青峰那里也是一阵沉默,据展青云透露这些天他也是非常不好过,可不是么,本来两人感情挺好的,就是因为一些无稽的猜想把两个人搞成现在这个样子,的确是够郁闷的了。

    回到临海先把莫丽丽木晓送回去,看着木晓上楼她那落寞的背影,年华决定还是让他们顺其自然吧,就算自己是木晓的好友,青云是展青峰的哥哥,但在他们两个人中间也算是外人,还是不要随便瞎掺和了。

    回家的路上年华心情不好,年夏感到一阵压抑,司机老王就更加不敢随便说什么了,就这么的回了大院,没想到竟然有好事等着他们。

    一直冷着一张脸的年华拎着东西,掏出钥匙刚要开门,门自己就开了,就看到自己老爸年建国同志一脸微笑的送出好几个人,还都是自己不认识的。

    自从年华办厂以后临海市几乎所有的高层领导都认识,可是这几个人身上都有官威,但自己却不认识,这就奇怪了。

    年建国同志抬头正好看到拎着大包小包的自己的一双儿女,而且有那个激灵的已经事先做了调查的人,认出这不就是年建国的那对龙凤胎么。

    年建国只是简单的给双方作了介绍,年华年夏礼貌的叫了叔叔,这几个人也都是人精,一看他们这装束就知道是出去几天刚刚回家,人家一家人肯定不希望有外人在,非常识相的走了。

    “老爸,这都是什么人啊?”年夏把东西放到门边,边换鞋边问。

    年华也是非常好奇,等着年建国的答案。

    “哈哈。”年建国没回答先笑了起来,让年华年夏莫名其妙。

    笑了一会儿,眼睛的余光看到自己闺女儿子用异样的眼光的看着自己,赶紧回到道:“他们都是咱们省其他市的领导干部。”

    “其他市的?”年华不明白了。

    年建国也不回答就那么摇头晃脑的搀着他俩,最后收拾客厅的沈茜看不过他那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道:“你们老爸升官了,今天早上开会的时候,组织部部长丁成亲自来宣布的。”她也卖了个关子。

    年华眼珠一转,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心里偷笑但脸上却没表现出来,要是知道这是自己女儿的功劳,年建国同志的自尊心啊,吱吱,年华摇头不语。

    年夏着急问道:“到底是什么啊,你们一个两个的怎么这么讨厌呢。”

    “噔噔噔。”沈茜扔了手中的拖把,一把把年建国拉到中央,郑重其事的介绍道:“这为位就是我省新任的”停顿一下,“新任的常务副省长,年建国同志!大家热烈欢迎。”也不管其他人的看法,自己先鼓起掌来。

    年华年夏对视一眼,看到对方都是喜不自胜,的确是个大喜事啊,要知道年建国也不过四十左右,这就是副省级了,那以后可是无可限量啊。

    不过马上既要春节了,就算是政府部门也要放假啊,这离着过年也就几天了,那这几天既要走马上任了?

    年华把自己的疑问问了出来,年建国笑道:“不用这么着急,刚才丁成部长说了,让我休息几天,我一想也是我都多长时间没有好好陪陪你们了,是时候休息几天了。”话时对年华年夏说的但眼睛却一直看着沈茜,看的沈茜耳朵脖子都红了。

    “瞎说什么呢,孩子们还都在呢。”沈茜非常少见的害羞了。

    本来在那里看的津津有味的年华年夏立马双手着耳朵,嘴里还道:“放心,我们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

    沈茜瞪了一眼年建国,年建国一脸的无辜,自己根本什么都没说好不好。

    沈茜被这爷三个弄得生气不是不生气也不是,哼了一声,转身去了厨房。

    看她走了,年华年夏凑到年建国身边挤眉弄眼的,年建国哑然失笑。

    中午吃过饭,年华把一串钥匙扔给年建国,当着沈茜的面揶揄道:“这是我那座位于变南湖山庄的钥匙,你们干脆去那里呆几天吧。”

    年建国摇摇头,又将钥匙扔了回来,“我跟茜茜都商量好了,利用这几天我们要去旅旅游,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以后可能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坐在年建国身边的沈茜也是不住的点头。

    茜茜?年华年夏被年建国对沈茜的称呼雷的不得了,天啊,你们儿子女儿都这么大了,不用在我们面前秀恩爱吧。

    “好吧,既然你们决定了,就去做吧,当然我知道你们肯定是不想带着我们当电灯泡,放心吧,我们两个会互相照顾的。”年华非常赞成他们的出游,年夏也在一边点头,还好了,这个暑假我自由了。

    年建国笑道:“放心,我们会好好玩的。”

    说完这些事,年建国问道:“过完年我跟你妈就会去省会,你们两个怎么办,是继续在这里上完最后一个学期,还是打算转学道省会,如果你们想转到省会的话,也老爸的职位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我不打算去。”

    “当然是留在这里了。”姐弟俩异口同声,先不说自己在临海习惯了,到了新的环境新的学校能不能适应,就说接下来的半年里没有人管就非常棒了,当然不是说他们不想父母,现在交通这么发达,如果想他们了坐上飞机不就到了。

    既然他们作了决定,年建国跟沈茜也没有多说什么,他们相信他们姐弟俩的能力,而且自己女儿的公司什么的都在这里,还是就近管理为好。

    晚上的时候市长安树宗一家来年家做客,年建国把安树宗带到自己书房两人详谈,而沈茜则跟安夫人坐在客厅谈话,剩下的三个少年男女面面相觑,决定去年夏的屋子里看电影。

    安夫人坐下后就开始跟沈茜打听年建国走后的临海市市委书记的位置到底怎么个说法,自己老公能不能坐得上去。虽然安树宗在市长的位置上只待了一年,可是事无绝对啊,年建国不也是在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只坐了一年么,屁股还没坐热呢就高升了。

    沈茜只能在那里跟她瞎扯,她那里知道上边是怎么想的,难道人家省长省委书记的会亲自来告诉自己原因,可能么。

    安夫人很快也看出了沈茜的敷衍,虽然有点失望可是她也知道不能从她那里得到什么答案,不过是担心罢了。

    看她这个样子,沈茜有点于心不忍,开解道:“你不要这个样子,咱们女人那里有能力左右人家上头的想法,咱们怎么着急也是干着急,还不如听听你那口子和我那口子的说法,等一会他们下来后,咱们问问省的咱俩在这瞎操心。”

    听沈茜这么一说安夫人也平静下来,两人转换话题开始谈起了临海基金,这可是他们事业,两人注入了非常大的热情,谈起了它,安夫人暂时放下了忧虑。

    而书房里的年建国跟安树宗则详谈甚欢,安树宗非常有自知之明,他虽然看着年建国升的这么快想到了自己是不是也可以更进一步,可是上头传来的消息让他放弃幻想,据说年建国这次升官是从最上头下的命令,具体是哪个首长却没有说,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肯定是没戏了。

    他通过关系又知道了一条消息,就是在平秋市,有人救了省委书记熊鹤跟省长程强的命,好像这个人就是年建国的女儿,当然其中还有一号首长这件事被掩盖起来,当然不是说没有人知道,那些知情人不是安树宗这样的人能接触到的。

    听到这个消息,安树宗决定利用这一年来跟年建国良好的关系,抱住他的大腿,要知道年建国上来就是常务副省长,要知道全省虽然有好几个副省长,但是常务副省长跟普通副省长不能同日而语。年建国高升,自己不知不觉中在省里也算是有了靠山,毕竟县官不如现管,而且据算是自己中央的靠山也不过是高了人家一个级别而已,手伸的再长,也是鞭长莫及。

    清醒的安树宗笑道:“书记。呸呸,说错了应该是年副省长了。”

    “得了听着你叫这么别扭,你还是叫我建国吧。”年建国笑骂道。

    安树宗连叫不敢不敢,两人开了几句玩笑后,安树宗道:“年副省长,你自己走了没事,你可不能把我们临海的命根子给带走啊。”

    年建国一听就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不就是年华的华年公司么,它旗下的几个产业个个都是纳税大户,要是它们跟着自己跑了,安树宗是哭都没地方。

    建在经济新区的“控油器”工厂是新区最大的工厂,而“控油器”在全国的疯狂销售,吸引了好几十家公司来这里建厂,本来还以为建大了的经济新区,竟然盛不下了,只能扩建。

    到了现在已经有十多家工厂已经修建完毕,十来家正建中,还有二十多家正在考察选址,这可都是年华带给临海的效应,他当然不想让年华走了。

    年建国笑着摇摇头,“你呀,放心我已经跟他们谈过了,年华说就算她上了大学去了外地,她在临海的产业也不会带走的。”

    听了年建国的保障,安树宗放心了。

    第二天不等其他人上门,夫妻两人乔装打扮,开着车去了首都机场,他们没打算坐临海的飞机,被发现的几率太大了,还是低调行事吧。

    他们夫妻俩走后,年华年夏自由了,年夏跟安康两人早出晚归,知道两人没干坏事她也就随年夏去了。

    想起好久没给周大师打电话了,也不知道这个师傅跑哪里去了,经过半年的相处,年华发现自己这个师傅别看平时仙风道骨的,其实内在就跟个老顽童差不多,当然要比周伯通靠谱多的多,主要是喜欢新鲜不愿意在一处地方呆的时间过长,当初时局震荡没有办法,现在很少在一个地方呆两个月,而在受了年华做徒弟后,在临海待了这么长时间差点把他给憋死。到了最后实在是受不了了,也不管自己小徒弟学了个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悠,一溜烟的跑了。

    电话很快接通,听着对面海鸟的叫声就知道他肯定在某海边度假呢,在得知师傅一切平安后年华也就放心了,而周大师则对年华有点歉意,还安慰她道:“你学的算是非常快的了,理论知识已经非常丰富了,现在欠缺的就是经验,等你高考完了,师傅我带你去实践实践就行了。”

    电话这头的年华无语了,师傅你老人家实在是太看得起你徒弟了。

    知道师傅一切平安,年华非常干脆的挂断电话。

    年华盘算了一下,自己名下的几个公司企业运站良好不需要自己操心,男朋友展青云又回他们基地了,短时间内是见不到了,虽然每天都不间断的练武练习画符雕刻,可是还是剩余大把的时间。

    你说让她写作业,不要这么扫兴好不好。

    就在年华百无聊赖的时候,救星出现了。

    “陈叔叔,怎么有时间叫我出来吃饭啊。”年华跟陈诚挤挤眼。

    陈诚咳嗽了一声,他现在在谈恋爱,而他是在平秋跟他女朋友认识的,名字叫傅雨,当时傅雨也是临海来的志愿者,看到傅雨的第一眼,陈诚就有了好感,当他们遇到一起聊天的时候发现他俩竟然是同一个地方来的,陈诚那个高兴啊,经过他的努力终于抱得美人归。

    因为不好意思,陈诚并没有告诉年华,这件事还是他的损友薛铭文告诉年华的。

    看年华竟然已经知道,陈诚也就大方承认了,不过他来可不是跟年华说这个。

    “你应该从电视业看到过,今年缅甸的局势非常的不稳定,因此以往春秋两季的公盘并没有进行,不过现在缅甸的局势平稳下来,为了弥补缺憾,他们决定在仰光一场盛大的冬季公盘,我决定去看看,我这次来就是想问问你,要不要去看看。”

    年华一听,当然要去了,反正自己也是无聊的很,当时机拍板同意了,“行,我也想去看看,不过”年华问道:“咱们一共几个人?”

    陈诚掰着手指数着,“薛铭文两口子就不说了,我女朋友,咱们市的另一个珠宝大亨老杨,在加上他带的三个人和我带的两个人,一共是是十一个人。”

    年华看几乎都是熟人,除了这个老杨不认识,不过以陈诚的谨慎应该也是知根知底的人,即使算不上朋友也不是那种乱七八糟的人。

    “如果你没有什么事的话,咱们今天晚上就坐飞机出发,后天就要开盘了,时间不多了。”陈诚解释道。

    年华点头,“没问题,我现在就回家准备东西,到时候在那里集合啊?”

    陈诚想了想道:“还是去我公司吧,你知道在那里,那里离着飞机场也比较近。”

    年华同意了。

    出了餐厅,年华就找了个大超市,钻进去,虽说仰光以前也曾经是缅甸的首都,应该比较繁华,可是年华还是有点不放心,还是多准备点必须用品省的到时候抓瞎,对了心爱的小零食也要多带点。

    不知不觉,年华挑了一推车的东西,没办法又回去买了一个大提包跟一个旅行用的双肩包,这才把东西放下。

    回家又整理了一个皮箱的衣服,谁让冬天的衣服都比较厚实呢。

    等她到了陈诚公司的时候,陈诚被年华的大包小包惊呆了,张口结舌道:“你怎么拿这么多的东西。”

    年华笑而不答,等他女朋友下了出租车拿下大包小包后他是一脸的苦笑,傅雨的东西只比年华多不比年华少。

    而等到薛铭文雨研两人来的时候,看到后座堆满的宝宝,陈诚已经什么都不说了。

    等所有的人都到齐了,发现所有男人的行李加起来也没三个女人带的多。

    到了飞机场这么多东西肯定要托运了,年华最后手里只留了一个小背包放手机等物品。

    非常顺利经过两个多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飞机降落在瑞丽机场,看看时间不到十二点,还好陈诚准备的十分充分早就定好了房间,年华虽然不累但还是去休息了,第二天雷打不动的锻炼后,其他几个人根本还没有起床,年华也不在意。

    还好几人敢在八点之前就起来了,吃过早餐,陈诚带着他们去办了出入境许可证,这是必须的,还好比较简单,时间不长就办完了。

    到了中缅边境,那里竟然停着好多的车,看到他们到来,操着不标准的普通话问他们要不要包车。

    陈诚直接选了两辆看起来比较新一点的面包车,谁让他们带的东西多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