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零六章 被骗
    投标截止时间是下午四点,因为是冬天,天黑的比较快,所以时间也短了一些,但是丝毫没有降低这些或珠宝大亨或没事凑趣的富豪或孤军一注怀揣梦想的钓丝们的热情。

    很多人为了中的几率更加的大,都等在那里暗中观察其他人的举动,耳朵都竖得高高的,偷听他人的谈话,希望能得到一点消息,而他们自己本身则谨言慎行小心翼翼的,就算是陈诚和老杨也是同样的,即使是相伴而来的同伴在这个时候也是不能相信的。

    年华一看这个样子,就知道现场提醒他们肯定是不行了,还是在去想想其他的方法吧。

    中途接到一个电话,竟然是自己老弟的,现在他应该是已经到了魔都了吧,难道是想他姐姐了,她在那边做美梦边接听了电话。

    “老姐,我都想死你了!这几天我做梦老梦到你。”一上来年夏就开始了糖衣炮弹。

    而明知道糖衣里面不一定是什么的年华则是心甘情愿的吃下,心里美滋滋的,嘴上却不表现出来,“老弟,老姐我才走了这么几天而已。”

    年夏笑道:“一天不见如隔三秋么,你算算我都好几十年没见过你了,你说我能不想你么!”

    年华一听切了一声,懒洋洋的说道:“有事你就说吧,过期不候啊!”

    “老姐,你看你,竟瞎猜,没事我就不行给你打个电话么。”年夏语气那个冤枉啊,都要赶得上六月飞雪的窦娥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在舅舅家住的怎么样啊。”年华姐弟俩唠了唠家常,年夏不经意间问了问她的住址,年华也没有在意,自己弟弟么,这件事还有什么可保密的,非常痛快的把地址告诉他了。

    挂了电话年华才觉得有点不对劲,不过也没察觉出到底哪里不对劲,摇了摇头,不想了,还是干正事吧。

    四点整,年华把手里的票统统塞进票箱里,看着封箱以后,随着陈诚等人回了旅馆,其中收获朱晴水的白眼无数对,朱晴山的电眼无数会,朱晴水的白眼还好,她可以装作没看到,可是朱晴山的电眼可就让她有点骨头缝都发凉,实在是太冷了。不过这也算是朱晴山的一个本事了,要知道一流高手早就过了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境地,他们就算是在高温一百低温一百五的地方也能悠闲自得的人。

    年华抱着胳膊根本不理会他们,直直的在他们面前走了过去,当然不忘了给朱晴水一个藐视的眼神。气的朱晴水瞬间丧失理智,如果不是朱晴山手疾眼快,一把拉住了自己妹妹,那这里肯定又会矗立一座栩栩如生的雕像了。

    年华回了旅馆当天晚上就没有再出去,躺在床上开始清算明天要投得暗标,所有的好毛料不可能都让她自己有一个人知道,如果真那样的话,被有心人发现的话,那肯定会惹来大麻烦,虽然自己不怕麻烦但是很多人都看到陈诚等人是跟自己通行的,要是找了他们麻烦自己肯定没办法当时就知道,只能事后替他们报仇了,毕竟财帛动人心啊。

    年华重生一次变得更加的恩怨分明而不是愤世嫉俗,既没有报复社会的高大愿望也没有一言不合拔刀相向你拔了我一根头发我杀了你全家的勇气,当然了,我可以让你本人去死或者让你生不如死,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条件是那个人的家人对自己及其自己身边的亲朋好友一点威胁也无,要不然就不要怪姑娘我心狠手辣了。

    晚饭的时候陈诚薛铭文过来叫她吃饭,可是她实在是太不愿意看到傅雨那羡慕嫉妒恨和更加严加防守的姿态了,她就不明白了这个女人真的是恋爱中不可理喻还是脑残啊,在昨天把自己桃花醇酿董事长身份暴露后本来不是挺开心么,怎么今天早上开始竟然变本加厉了呢,天啊,真是无语了,看起来自己以后要远着点陈诚了。

    打电话叫了外卖,打开电脑开始玩郝越他们制作的小游戏,真是越来越好玩了。

    玩的正happy的时候门铃响了,一定是送外卖的来了,年华毫不在意的把门打开,脑海里还在想着刚才玩过的游戏,抬头一看吓了一激灵,天啊,这是哪国人啊。

    门外站着一男一女,年华揉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的确是一男一女。男的一头粉红大波头,女的顶着粉绿色的方便面头,脸上一人戴着一个超大的茶色墨镜,还是今年的最新款虽。

    虽然缅甸的冬季不如华夏冷,可是气温还是不高,可是这一身沙滩裤家加花衬衫跟玛丽莲梦露的裙子是怎么回事,请问你们就不冷么,还好两人都不是太秀逗知道在外面套了一件大外套,可是请你们好好穿行不行。

    这两人一人占据一个门框,摆了个撩人的姿势,身后是一堆行李,真真是个巨大的闪光点啊。

    年华完全被他们雷人的装扮给镇住了,说了句,“你们找错房间了!”就要关门,可是被女人给拦住了。

    让年华更没想到的还在后面,当这个一头粉绿的女人出声后,年华探头看了看门两侧,发现并没有人出来,一把把两人拉了进来,然后又把行李拽了进来。

    等她把行李放好后,两人就跟进了自己屋子一样,脱了外套,拿起桌子上的小零食吃了起来,还在那里不停的评判这这个好吃那个不太好吃。

    年华翻了个白眼,一把抢过两人手中的零食厉声质问道:“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亲爱的年建国沈茜同志。”原来这两个人竟然是年华的父母亲。

    年建国沈茜对视一眼,两人哈哈大笑,年建国一把抱住年华的肩膀慈爱道:“我们这不是听你弟弟说你在缅甸,而且还打算在这里过年,我们一听就无比的辛酸,于是跟你妈妈一商量就来缅甸跟你过年了。”

    年建国说的那叫一个深情并茂那叫一个煽情,可是年华却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们,“你们说的都是真的?”两人连连点头,可是这速度这频率实在是高的离谱,高的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他们的心虚。

    又在他们身上转了一圈,年华的眼睛盯上了沈茜,年建国作为一个资深公务员,对睁眼说瞎话的本领那是深入骨髓啊,而沈茜则单纯的多了还有点小浪漫,因此一些事情年华两姐弟会从沈茜身上打开通道,只要沈茜同意了,疼爱老婆的年建国肯定会同意的。

    果然沈茜被年华那渗人的眼神一看就有点顶住不了,不由自主的看了年建国一眼,年华一看就知道肯定是有内情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赶紧告诉我,不然我可不留你们了。”年华居高临下抱着胳膊俯视着他们,给予他们最强烈的压迫感。

    年建国一看果然瞒不住了,只好把事情的原委一一道来,年华一开始表情还算轻松可是等到后来,小脸绷得那叫一个紧,听他说完后,一掌拍在大理石的桌面上。

    年建国沈茜吓得一哆嗦,暗道:闺女,你用那么大的力气拍一块石头,作为肉做的手掌不疼么?

    可是当年建国把手里的杯子放到桌子上时,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只见整个大理石桌面瞬间化为灰烬,而且一粒飞尘都没有出现,就好像那堆粉末本来就是在那里放着的,而且好久没动了。

    年建国沈茜本来知道年华会武功而且身手不凡,而且在她的教导下本来以前每年都会感冒发烧好几次的年夏竟然一次都没发烧感冒,可是他们从来没想到过自己女儿竟然会厉害成这个样子,这还是女人么。

    他们脑海中出现的第一念头就是如果男人知道自己闺女战斗力指数已经破表了,那会不会还有人敢娶她,要是自己闺女一辈子嫁不出去可怎么办啊,自己女儿的幸福啊,要不说做父母的从来都是把自己孩子的幸福安危放到头一位的。

    突然两人眼前一亮,脑海里出现了一个严肃青年的身影,对了,不是还有这小子么,以前看这小子不太顺眼就是因为他顶着一张未老先衰的脸,现在想一想不过是长得比较成熟而已,再说了,人家身姿挺拔不说,细想他的那张脸还是非常帅的,要知道一般人一见展青云的面首先被他那身上慑人的气势镇住哪里会注意他的长相问题。

    既然这样,对方长得不错家世应该也不错,自己闺女长得那是极好的,这样生出来的孩子那肯定是更加棒了,这对不良父母完全歪楼了,都已经想到自己外孙或者外孙女要送去那所幼儿园了。

    年华正在那气愤呢,可是她也感觉到屋子里气氛不正常,回头一看自己的那对不着调的父母竟然全身上下散发着粉红色的泡泡。

    被年华狠狠瞪了一眼,两人对视一眼规规矩矩做好不再胡思乱想,而年华站在窗边开始缕一缕父母那件事的经过。

    原来年建国沈茜打算去澳洲看袋鼠跟考拉的,为了安全起见他们订了一个专门跑澳洲而且看起来非常有经验的旅行团,而且为了不暴露出行目的地,这个旅行团是他们自己找的。

    而故事的发生就是源自这个旅行团,更准确的说如果这个旅行团靠谱的话,那后面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而且为了保证旅游的二人世界,他们干脆对年华年夏说他们想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根本告诉他们真正的目的地。

    早上上了飞机,旅行团明确说明了从首都出发,中间会在香港转次机,所需时间大约在十六个小时,虽然时间是长了点,但是已经被澳大利亚异样风景吸引住的年金过沈茜夫妻看来路途长点根本无所谓。

    因为是组团一起出行的,导游拿着他们的登记卡而且带他们从另一个入口上的飞机,用她的话说就是:“我男朋友是这个飞机场的飞行员,他还是有这点小小的面子的。”因为说话的人是个娃娃脸的二十左右的小姑娘即使有个别人比如年建国感觉有点不太对劲竟然都没有把心中的疑问问出来。

    在飞机上的时候,有导游美女的插科打诨没有人去问问同一个飞机上的其他人这趟飞机到底是去哪里的,而且她告诉大家不要看她只是一个人,在大洋彼岸可是有好些个他们旅行社的员工在等待着他们,并且实现做好一些准备工作。这样一部分的疑虑又被打消了。

    等到旅行团的人们都下了飞机,一转眼导游就不见了,一开始他们以为导游肯定是去洗手间了,可是当他们来到飞机场的大厅的时候,看到的大部分人都跟华夏人长得不一样,虽然都是黄种人。

    年建国在一结合导游的消失之谜,好像明白自己上当了,再一听飞机场的广播,完全就听不懂,再一听满飞机场的“萨瓦迪卡”,哪里还不明白自己等人是到了泰国了。

    这时很多聪明人都明白了,互相转告之下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受骗了,到处找那个导游,让她给一个说法,可是很可惜,人家早就跑的没影了。

    这个旅行团为了招揽更多的游客只收一万二,这可以说是这个旺季里非常便宜的了,很多图便宜的都选择了它。

    这些人里面有很多都是普通老百姓,攒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钱了就为了这次旅行,可是一把让人家给骗走了,还给骗到了异国他乡。

    在遍寻不到那个导游后,很多人都不知道如何是好,年建国看这样也不是办法,干脆一路打听把他们送到了华夏位于泰国的大使馆。虽然他不会泰国语言,但是他英语非常好啊。

    年建国两口子没有跟着他们一起进大使馆,他们认为既然老天爷让他们到了这里,那就把澳门七日游变成新马泰七日游好了。

    两人说干就干,立刻在飞机场的所在地曼谷转了起来,虽然没有旅行团的安排,但是他们发现这种自由行更加的适合他们,他们吃了泰国小吃,看了泰国特产人妖,沈茜甚至还跟人妖合影留念了,到了晚上,打算吃过晚饭就去找个酒店睡一觉。

    吃饭顺利找酒店顺利,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出乎他们的预料了。

    他们选择的酒店非常高档,反正他们手里不差钱,为了出门在外方便,年华帮他们办了一张瑞士银行的卡,全世界都可以刷。

    拿到房卡,两人在向电梯走的时候,跟一个捂的严严实实的走路横冲直闯的人撞了一下,两人的房卡同时掉在了地上,那个人慌慌张张的捡起他身边的那张就走掉了,年建国则捡起另一张。

    沈茜看年建国手擦破了皮就要冲出去找刚才那个人被年建国给拦住了。

    等他们到了前台小姐告诉他们的601,可是开了半天都没开开,年建国将房卡拿在手里一看原来是对面602的房卡,也没有多想还以为是前台小姐说错了,这也是因为当天他们玩的太high了,脑袋已经运转不灵了,如果当时就看看沈茜手里的房卡肯定不会搞错了。

    两人到了房间,洗了个澡就上了床,不要瞎想是纯睡觉,实在是太累了。

    可是到了半夜就听到一阵开门声,沈茜睡觉比较轻,门一响她就醒了,推推你见过适宜他听听外面的动静,年建国侧耳倾听竟然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两人对视一眼,难道是小偷,我们怎么办?还没等他们纠结完呢,他们听到更加劲爆的消息。

    外面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而是分属不同的阵营,不过说的都是年建国沈茜能够听懂了的英语,而他们出现在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来互通有无,而这个交易的主体就是一种由中药材制成的药品,用量小可以镇痛用量大就会成瘾的海洛因!

    他们竟然在进行毒品交易,两人这次真的慌了,如果被这群人贩子发现了,肯定是活不了,怎么办,到底要怎么办,沈茜彻底慌了,关键时候还是年建国靠得住,他先让沈茜冷静下来,微声提醒不要发出声音。

    两人轻手轻脚的把衣服鞋子都穿好了,只带了些随身证件等各种证件、钱、银行卡,剩下的什么衣服呀,从国内带来的物品,还有就在泰国买的纪念品什么的统统不要了,直接仍在了那里。

    可是到底怎么下去,两人到了阳台上又被截住了,到底要怎么下去,沈茜又慌了神,年建国的额头上也冒出了豆大的汗粒,就在这是他突然想到自己闺女在他们临走之前塞给他们的一段非常纤细的绳子,据说那是利用纳米技术研制而成的逃生所,现在到处都是活在频发,还是带上点安全,他们不想拒绝女儿的一片好意也就带上了,反正不重也不占地方,自己闺女实在是太有先见之明了。

    我不过是看了你们面相,上面写着这次出行会发生一些不可预料的事情,不过过程虽然有点小小的危险,不过会平安归来的,年华想到,看起来我还是学艺不精啊,竟然把这些也看成是小小的危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