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零九章 开始
    年建国沈茜就站在年华的身边,亲耳听到自己闺女答应这场赌局,有点为年华担心。

    担心的看着年华,年华悄悄对他们做了个稍安勿躁的动作,告诉他们自己非常有信心。经过年华这一年来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年建国沈茜对年华不管办什么事情都非常有信心。而且就算输了也没什么,不过三块石头而已。如果他们知道那三块石头是他们闺女用五千多万买来的话,肯定不会是现在这种淡定的表情了。

    年华知道这一点,也不会嘴欠的把这件事告诉他们,虽然一会以后肯定会知道,但耳朵清净一会是一会吧,不过想到知道真相后老妈的揪耳朵大法,年华十分愤怒的把这件事又算到朱家头上。

    听说这里一会儿将会进行一场对赌,得知情况的人纷纷向这里过来,年华一看,这里是在看中标与否的地方,本来地方就小,人一多转身都成了困难,而且到时候肯定有想浑水摸鱼的人,太不安全了。

    年华皱皱眉头,扬声对朱盛昌喊道:“老朱,咱们换个大点的地方,怎么样,这里太小了?”

    朱盛昌一听“老朱”这个称呼,鼻子都差点气歪了,能不生气呢,他跟他哥哥他老子都不太像,朱盛世跟朱老爷子都是身材修长,虽然都有点小肚子,可是都不明显,但朱盛昌就不一样了,他天生就是个小胖子,长大了就更加了不得了了,二百斤肯定是超过了,又因为他姓朱因此从小外号“猪八戒”,小时候因为这打了无数次架,长大后没人敢在他面前说出“猪八戒”这三个字,连“老朱”这两个字都成了禁忌。

    今天竟然有人当着面对自己叫“老朱”,很好,很好!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让朱盛昌的眼睛里冒出火花,拳头攥的嘎吱嘎吱响,朱家兄妹当然知道自己叔叔的为什么这个样子,朱晴山原想劝一劝,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而且自己家跟年华也不是什么解不开的疙瘩,不过是因为自己妹妹人性蛮横所致,而且自己对年华怀着一份念想,或许以后会成为一家人也说不定。

    可是他刚要开口,就被朱晴水的喋喋不休堵在嘴里,看自己妹妹一个劲的抹黑年华,他摇摇头,叹了口气,把话咽回肚子里。

    经过朱晴水的添油加醋,朱盛昌的眼神越加的不善,冷哼一声。

    年华看看外面的天色不错,晴空万里,温度不低,干脆就设在大厅的外面的空地上得了。

    在进过朱家同意后,年华带着石头,后面跟着年建国跟沈茜,来到了指定位置。

    主办方也知道了这个消息,认识到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广告机会,事关后几天的交易量,而且经过鉴定,双方的毛料表现的都非常好,只要开出好翡翠,那带来的效应肯定会非常巨大。

    为了刚好的展现这次对赌,主办方帮忙在空地上搭建了一个平台,将一台解石机放到平台的正中央,台子两边分别放着两人将要对赌的毛料。

    而且在解石机旁边放了一台摄像机,旁边放着一台六十寸的屏幕,同步播放,让等在下面的人能够直观的看到台上的情形。

    为了公平起见,朱盛昌提议,由毛料的主人进行解石,其他人都知道朱盛昌可是香港有名的珠宝商,其偏爱翡翠,经常自己赌石自己解石,自娱自乐,而相对比老朱的经验丰富,年华一看就是个新手,立刻所有人心中胜利的天平就倾斜到朱盛昌身上。

    朱盛昌狂傲的看了年华一眼,站到台子上居高临下,语气也是居高临下,“看你的年纪,所不定连解石都没解过,我也不占你便宜,我先开始,让你看看什么叫做解石。”

    对赌石一片白纸或者一知半解的人都对朱盛昌的做法报以热烈掌声,而那些专业人士或者对赌石拥有丰富经验的人则是对朱盛昌鄙视不已,竟然用这么低级的手段对付这么一个年龄差了三十岁的孩子。

    年华皱皱眉,看起来就像想要拒绝却不好意思说出口的样子,最后狠狠心点了头。

    朱盛昌看她的样子更是认为自己的计策奏效了。

    沈茜本来不知道这些,还是站在她旁边的人黑着脸告诉她的,听完后就狠狠地瞪了朱家人一眼,咬牙道:“实在是太可恶了,欺人太甚,我去找他。”说着就要去找朱家算账。

    年建国还比较理智一把拉住沈茜,他的脸色虽然也不好看,但是还是明白现在这件事年华根本不想也不需要他们插手,拉回沈茜后说了句,“不要捣乱。”就不再管她。

    而沈茜这时也反映过来,好半天平息了自己的怒气,这时她想起来,刚才她身边的这位也对年华十分关心,难道他们认识?

    而对方也抱着同样的态度,因为跟沈茜说话的正是陈诚等人。

    经过介绍双方互相了解了对方的身份,年建国沈茜知道对方是自己闺女的好友,年华就是跟着他们一起来缅甸的。

    而对年华有点了解的陈诚薛铭文则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年华的爸爸不就是临海的市委书记么,而陈诚的消息更加的灵通,有李鑫这个老同学在,临海的很多暗中流传的消息陈诚都知道。因此年华的父亲年建国同志现在时省常务副省长的消息李鑫也告诉他了。

    要知道秘书不同于司机,不可能带着上任,当然临走的时候年建国对他进行了妥善安排,把他调到一与县当副县长,这样一来,李鑫虽然舍不得年建国,可是他更愿意当个有实权的副县长,就在昨天两人通话的时候,李鑫因为当天喝的有点高了,嘴里没把门的,嘴一快把年建国高升的事说了。

    当时他还非常兴奋,自己跟副省长的千金交好,如果以后自己真的遇到什么解不开的难题,说不定人家一个电话就解决了,没想到今天就遇到了千金她爸,年建国书记,不对!以后要叫年建国副省长了。

    知道他们的身份后,陈诚瞬间热情起来,帮他们讲解一些赌石的原理跟知识,他的态度的变化引起其他人的注视,不过再陈诚解释这两位是年华的父母后,薛铭文雨研抽抽嘴角,天啊竟然是父母官啊,他们也跟着热情起来,而老杨傅雨都以为他们这样热情是因为他们是年华的父母,跟老杨的友好不同,傅雨的牙差点咬碎,还说没有奸情,对那个人的父母比对自己父母都要热情的多,说没鬼睡醒啊。

    与陈诚薛铭文雨研三人的注意力都在年建国夫妻身上不同,老杨则看到了傅雨眼里的戚戚然,不由摇了摇头。

    年华不知道台下的汹涌暗流,她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对方的毛料上。

    朱盛昌的第一块石头是一块黄梨皮,皮如黄梨,微微有点透明,这是块细皮子,而且皮壳上有些淡淡的绿色,这块石头的赌涨率非常大,而且容易形成上等翡翠。

    看到这支持年华的人们的心提了起来,年华看了一眼,又往那边放着另外两块毛料的地方扫了一下,就放下心来,不过表情上还是那么的凝重。

    年建国一直盯着自己闺女的,一瞬间抓住她那得意的小眼神就知道自己闺女肯定是胸有成竹,暗骂句小兔崽子,骂完就后悔了。

    “啊切。”年华揉揉鼻子,谁骂我呢。肯定是朱家,得,朱家是躺着也中枪。

    朱盛昌的这块黄梨皮,大约有十来公斤重,形状不规则,朱盛昌观察了下它的莽带松花的位置,终于选择在毛料的一角先切一刀,看看里面的情况。

    这第一刀切了下来,朱盛昌用水冲了冲,眼睛一亮,实在是太好了,虽然还看不出具体情况,现在可以肯定里面的翡翠有种淡淡的绿色,水头也足,最少也是一个冰种,当然了里面也可能什么都没有,所有人都在等待。

    第二刀的选择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这一刀下来直接把一块完整的翡翠分成两块,说不定就会损失好几个镯子,要知道翡翠里的镯子是最难取的,也是最昂贵的。

    朱盛昌的经验果然丰富,他的第二刀切在了第一刀的正对面,脱落下来的石衣上只带着少许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玉肉,看到这一幕,地下的所有人都是敬佩不已,这才是高手呢。

    接下来的程序就是比较无聊了,最后取出一块重达十公斤的浅绿色的冰种翡翠。

    地下的人发出阵阵掌声,这么一大块冰种还带着绿色的,虽然是浅绿,可是也是价值不菲,在一千五百万左右是没有问题的。

    得知价格的年建国沈茜都被吓到了,即使知道翡翠的昂贵,即使知道沈茜手里的那副镯子也是二三百万,可是在看到那一堆堆石后,哪里还有概念,刚才这块其貌不扬,放在路边连看都不看的石头,解开后竟然就变成了价值千万的翡翠。

    天啊,这还是第一块,后面还有五块呢,他们现在才知道自己闺女赌了有多大。

    朱盛昌抱着翡翠下去,年华从三块里挑出一块抱了上去,两人错身的时候,年华清晰的听到朱盛昌得意的笑声。

    年华面无表情的把怀里一块大约十公斤左右的葫芦形白沙皮毛料固定在切石机上,台子地下看着她的人屏住呼吸认真的看着。

    年华根本没有受到他们的影响,手起刀落,第一刀就把毛料一刀两半,这样在台下看着的人都开始议论纷纷。

    “就知道这么个小孩子那里会解石啊,这不是玩呢么?”

    “就是就是,这孩子家的大人呢,他们怎么不出手,怎么就把一个孩子给推出来了。”

    有看了个全过程的了解情况的说道:“原本就是两个女孩子之间的矛盾,这个朱盛昌就帮他侄女跟这个女孩子赌的。”

    “这不是欺负孩子么!小孩子之间有矛盾用得着大人么?”

    年建国沈茜听着地下的议论纷纷,沈茜那是非常着急,年建国一把搂住沈茜安慰着,他倒是不着急,他倒要看看这个小丫头想干什么。

    年华的动作看着粗鲁,其实每一步都在她脑海里,要知道在她的“透视符”下,手里的毛料的一切情况都了如指掌。

    这块毛料里不是一块翡翠而是两块,年华的那一刀正好把两块翡翠分开。

    在摄像头下,分开的两块毛料切面还都是白花花的石头,朱晴水冷笑一声,年华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拿起一块开始真正的解石。

    又是一刀下去,掰开一看,在摄像头拍摄到的,被切下来的切面上还是一无所有,陈诚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

    朱晴水甚至大放厥词:“年华,只要你趴在我身边学小狗叫,我就可以劝我叔叔放过你。”

    年华看都没看她,拿着那块毛料放在擦石机上,一点一点开始打磨,年华有耐心,可是不等于下面的观众有耐心,甚至有些人在哪里叫嚣着,认输算了。

    年华毫不在意,慢慢的地下的人也看出了一点玄机,怎么白色越来越少啊,最后年华手里竟然剩下一块透明的东西。

    “这是无色玻璃种,天啊,这一次前来,竟然能够亲眼看到这么纯粹的无色玻璃种,真是狗值了。”

    经过这个人的大吼,所有的人都注意到年华手里握着的那块色如玻璃,质地完全透明的翡翠。

    天啊,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静静的看着年华将另一块也解开。

    两块玻璃种放在一起最少也有五公斤,而且这两块无色玻璃种里面的白色絮状的棉,非常非常的少,的确是一块极品的无色玻璃种。

    地下有人估价五千万,有人叹道:“如果稍微有点绿色的话,价格还能提高好多。”

    听到这个人说的话,沈茜的脸色好了很多,自己女儿这不就是翻盘了么,看你咯老小子有什么嚣张的。

    年华抱着两块无色玻璃种下了台,半路碰的上脸色臭臭的朱德昌,学着他冷笑一声,错身走了。

    来到沈茜他们所在的地方,第一件事先把手里的翡翠递给早就垂涎欲滴的沈茜。

    沈茜拿着手里,直呼:“太沉了,太沉了。”

    年华笑道:“当然了,翡翠可是玉石里面最重的,要不然翡翠镯子比其他玉石镯子要压晨呢。”

    点点头,沈茜抱着翡翠,那叫一个心满意足。

    年华抬头看着台上冷着脸的朱盛昌,这次他拿来的是一块铁砂皮,年华在看到里面的东西后,没有了过多的关注,这是一块冰种的福禄寿,在一块白色翡翠上,飞过三条彩带横跨整个玉石。

    当开出来后,所有人都被这神奇的布局所吸引了。不过虽然这块福禄寿非常的完美,但是块头小了一些,又是一个一千五。

    就这样,朱晴水一方,虽然戒了两块毛料了,一共只有三千万。而年华正相反,她一一块毛料就价值五千万。

    朱盛昌注视年华登上,台子的样子,手心里有点冒汗,没想到这小丫头头一块就那么强大了,不知道这块怎么样,如果再来一块玻璃种,那就真是太可怕了。

    与他的忐忑不一样,年华的这块她自己知道,根本就是一块废料,里面全是白花花的石头。

    年华直接把它切成一个个的麻将块,那一块块规整的麻将块,让地下失望的人哭笑不得。

    而一看年华竟然失手了,朱盛世哈哈大笑,一想到这个小丫头在自己的手心里吃瘪,自己心里那叫万分开心。他可是知道自己下一块毛料那可是昨天的标王啊,花了整整一个亿,只要把这块标王打开,不管这小丫头后面有没有,自己都立在不败之地了。

    朱晴水也是高兴的不得了,早就知道这个臭丫头根本就赢不了。

    朱晴山虽然一脸的无奈,但还是没有阻止自己叔叔妹妹的行为。

    当把所有的石头切成麻将块时,她竟然用一个袋子,将所有的石头麻将装了起来,拎着就下了台子。

    看着自己闺女看似单纯的脸,看着她在哪津津有味摆弄着石头麻将。沈茜觉得自己心里的焦躁没有了。

    年建国还是一如既往的支持年华,“闺女,老爸知道你一定能行的。”

    年华给了他个有眼光的眼色夸奖她。

    其他不了解实情的人对年华当然是非常的担心了,刚才还以为年华胜券在握,现在就攻守易主了,真是世事难料啊。

    陈诚等人对视一眼,纷纷出言安慰,却被年华拦住了,“你们不用担心,胜负还未可知呢。”

    薛铭文凑到年华耳边小声道:“年华,要不要用些手段。”

    年华摆摆手对他道:“放心吧,我肯定会是最后的赢家的,你们都放宽了心好么,你们什么时候见到我做赔本买卖了。”

    听到年华的劝解,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最后一轮。

    朱盛昌虽然兴奋了两轮,可是他的年纪却不允许他这么快就继续下去,休息了一个小时后,开始解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