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一十章 加注
    台上朱德昌一丝不苟的解石,台下的人聚精会神的盯着,陈诚这些跟年华比较亲近的人都为年华捏了一把冷汗,他们当然看出了,朱盛昌正在解的这块毛料就是今天的标王。而翡翠公盘上的标王,大多实至名归,他们都觉得年华危险了。

    年华虽然看似有些紧张,但其实她一点也不害怕输了这场比赛,一切尽在她的掌握之中。

    沈茜看看自己闺女,突然一把拽住她的手,年华不解的看着她,沈茜凑到她耳边小声道:“闺女,你可要沉住气啊,就算是赌输了也没什么,他那么大年纪欺负你一个小孩子,他赢了那是胜之不武,输了咱们也不丢人。要是也许,万一,或者咱们赢了的话,那他就成笑柄了。所以,不管输赢咱们都立于不败之地了。”

    听着老妈的安慰,年华心里暖洋洋的,她一把抱住沈茜,在她耳边耳语几句,沈茜瞬间眉开眼笑,“真的?”

    年华点点头,拍拍自己的胸脯,豪气道:“你闺女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了。”

    沈茜笑眯眯的抱着怀里的透明翡翠,那叫一个美啊。

    年华安慰好老妈,转头看了看老爸,人家年建国同志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买了几瓶水回来,正在那里灌水,眼睛的余光看到年华看自己,放下水瓶问道:“你喝么?”

    年华点点头,接过扔过来的水,爷俩坐在年建国不知道从那里拿来的折叠马扎上,“诶,老爸,你哪里的马扎啊?”

    “外面卖的!”年建国淡淡的回答。

    陈诚薛铭文正在那为年华担心呢,可是一转眼她就不见了,连年建国也消失了,不过再一看哭笑不得,他们在这里为她担心害怕的,人家自己到淡定的很。

    随着时间的推移,台上的朱德昌手里的那块毛料渐渐退去了黯淡的外衣,露出里面的光彩夺目。

    这是一块两个篮球大小的红翡,颜色是喜庆的橙红色,虽然不是顶尖的血美人,也不是稍次一些的鸡血红,但是这种眼色也是非常讨喜的,尤其受年轻人的欢迎了,当然了价格上肯定跟上面的那两种差距很大。

    可是,这块红翡外面是冰种,而通过观察可以得知,里面的质地比外面的还要好,肯定能达到玻璃种。

    为了验证这一点,朱德昌一咬牙将红翡一分为二,当看到里面的时候,朱德昌的眼睛都红了,“哈哈!我朱德昌终于亲手解开一块玻璃种了,哈哈。”

    年华挑挑眉,原来这也是一看玻璃种啊,自己有点大意了,当时她也看到这块了,可是一看外面的冰种红翡就放弃了,虽然颜色很漂亮,但还是红翡,自己以前有一块玻璃种红翡,年华对这块红翡可有可无,也就没有仔细查看,没想到里面竟然暗藏玄机,不过这也没什么。

    屏幕前面的人们清晰的看到打开后,在两半翡翠的中心位置种水实在是太好了,已经达到了玻璃种无疑,而根据这两块玻璃种的大小再加上剩下冰种的多少,专业人士给出了两个亿的估价。

    朱盛昌是一个亿买的,转手的话就能够赚上一个亿,利润完全就是百分之一百,而且如果将这两块红翡制成饰品后,那么价格还要向上走一大截。

    朱盛昌得意洋洋的下了台子,马上有几个老板,上前跟他洽谈,能不能将翡翠卖给他们。

    朱晴水直接过来看年华的笑话,她故作好心道:“年华,我看你剩下的那块就不要切了,反正你怎样都是输,还不如省省力气,留着回家哭去呢。”

    年华没生气,沈茜倒是被气到了,差点把手里的翡翠扔到她脑袋上,不过就这样朱晴水也感到脖颈子一阵凉意,转脸看到沈茜手里的透明玻璃种,一脸的痴迷的上前两步就要去拿,被沈茜躲开。

    “哼,那早晚都是我的,你们不过是过过手瘾罢了,¥”后面骂的那句沈茜没有听到,年华却听到了,眼光一闪。

    将朱晴水赶走后,年华本来是打算跟他们玩一玩拉倒的,既然你们这么不上道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年华的脸崩了起来,她这么一崩,却是让人望而生畏,连年建国沈茜都觉得自己闺女气势好强。

    朱德昌还在那里跟其他珠宝商人打着哈哈,年华几步上了台子,放下手里毛料,不管其他人自顾自的开始解石。

    这块毛料表现不错但也仅仅是不错,在其他人眼里绝对没有朱德昌的那块惊艳,块头也不大也就是十多公斤,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赢人家那一块。

    不过当朱德昌看到年华手里的毛料时,瞪大了眼睛,这不就是自己被人截胡的那块么,竟然是这个丫头。原来的当初他也看上了这块,出价五千万,却被人家用五千万零五千买到手了。

    不过没关系,这块毛料连自己也看不好,之所以出那么高的价格就是好奇,想打开看看,这下好了,自己不用出钱就能够一探究竟了。

    就在年华马上就要擦出里面的内容的时候,朱大小姐又说话了,当然了内容还是那么欠抽。

    “哈哈年华,我看你手里的那块毛料品相不俗啊,要不要咱们再赌一把呢?”

    年华一听暗笑,不过表面上却是一脸的深沉,冷哼了一声,“哼,废话少说。”

    朱晴水想了想,又问了问已经站在她身边的朱德昌,得到肯定答案后,笑的那叫一个渗人。

    “年华,你看你那块石头非常的不错,咱们两家的胜负还在五五之分,这样你看怎么样,咱们一人再拿出五个亿对赌怎么样?到时候如果你赢了,那么你不但可以带走我们的翡翠,还可以赢得五个亿!”朱晴水的话语极尽诱惑,年华可以听到在场很多人的粗重的呼吸声。

    年华想都不想就拒绝了:“不好意思,我拒绝。”

    朱晴水眼睛一瞪就要发怒,最后终于想到自己以前的教训,按捺住怒火运用激将法,“我看你是不敢吧,对哟,你不过是一个小小酿酒厂的老板,那里拿得出五个亿的现金,这样吧,我也不要你的钱了,你只要把你的公司当做赌注,就算不值五个亿,也没关系。”

    年华都被她气乐了,“哈哈,我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空手套白狼了,你红口白牙一说,我价值十个多亿的公司就被你砍了一多半,不愧是朱家人啊。”

    被年华鄙视的眼神一扫,朱晴水差点蹦起来,却被她叔叔朱德昌一把拉住。

    朱德昌暗骂一声,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想要得到年华的酿酒厂的是他,他当然能够看出年华这个公司的潜力,不要看现在它也就值个十来亿,可是不要忘了它刚刚成立还不满一年,这是多么大的潜力啊。当然了年华的名下还好更赚钱的,但是那不是他能够染指的,因此他就告诉朱晴水,告诉年华酿酒厂可以抵价十个亿,谁承想一肚子草包却对年华怀恨在心的朱晴水,一张口就对半砍了,让朱德昌都有杀了她的心。

    一看年华鄙视的眼神,朱德昌知道自己必须抛出更加具有吸引力的诱饵才成了。

    推开朱晴水,朱德昌决定自己来跟年华谈,他来到年华身前,笑的那叫一个和蔼可亲,“年华,刚才都是家里的孩子不懂事,你不要怪罪啊。”

    年华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只能跟他哈拉了几句。

    朱德昌一看年华的脸不那么臭了,赶紧把自己的方案提供出来,“我名下的有一家娱乐公司,你应该听说过,就是闪耀娱乐公司,这件公司跟香港的聂家的娱乐公司可是号称香港双雄,当然了我在里面只占有百分三十的股份,不过在里面也算是最大的股东了。我用这个股份跟你对赌的话,你看行不行。”

    年华当然知道闪耀娱乐公司了,自己表妹沈妙妙就是一个狂热的明星迷,还有就是跟聂家的接触,让她简单查了查香港的娱乐公司,拍卖前三的就有闪耀娱乐。

    心里偷着乐,但是却不表现出来,还是摇了摇头,这回朱德昌更加的放心,看起来对方也知道比不过自己了,可是也更加的焦急,对方不上钩也不行啊。

    操起三寸不烂之舌开始诱惑年华,最后年华终于同意了,年建国沈茜勃然变色,刚要阻止,就听到耳边的声音,这是年华的声音,可是在看年华,她根本就没有开口啊,好像是感受到他们的惊诧,年华回过头,“你们就不要看了,就是我说的,这不过是传音入密的小把戏罢了,你们就耐心的看着就是了,对了,再表现的忧心忡忡些。”又对他们眨眨眼,回过头去,留下被惊得不知如何是好的夫妻俩。

    朱德昌一看人家同意了,赶紧让人打印两份合同,在他的催促下,年华签了名字。

    陈诚这些人也不知道如何阻止,人家父母还在那看着呢,他们都没阻止自己这些人有什么资格去拦着呢。

    这些事都是在众目睽睽的地下进行的,他们也不怕对方反悔,年华上了台,继续解石。

    这块毛料被年华削了一层皮,剩下的只有仅仅贴着翡翠的一小层,年华停下切石机,开始擦石。

    年华聚精会神,要知道自己手里的可是满绿的玻璃种,而且颜色还是顶级的浓绿,这可了不得。

    众所周知翡翠中,以绿为贵,绿越多价格约昂贵,同一款戒面,种水都是玻璃种,透明的跟带绿的就差出去了,而带绿的跟满绿的又是天壤之别,比如一枚飘绿的玻璃种戒面的价格是一百万,那么一枚浓绿的玻璃种戒面就可以达到三百万。当然了如果是玻璃种帝王绿的戒面,那就肯定是往千万上数了,年华至今还没看到过帝王绿,还是有点小遗憾的。

    年华一点一点的擦石,随着她的动作,一抹浓绿悄然出现,一开始因为粉尘太多遮挡住了,可是因为机器上自动喷水,粉尘被洗掉,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天啊,这个颜色实在是太美了。

    朱德昌的脸色难看起来,不过很快又镇定下来,要知道当时他之所以犹豫,就是因为这块毛料下面有个鸡爪缕,如果只是个裂的话还好说,可是这是一个缕,如果深入玉肉里话,会将玉石分的一个个的小碎片。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块有可能是满绿的浓绿。

    满绿就是翡翠通身都是均匀的同一种绿色,而浓绿又是顶级绿色之一。

    年华当然也看到了那个鸡爪缕,可是这鸡爪缕根本没有深入里面,只不过深入毛料内部一公分就停止了,一点威胁都没有啊。

    随着年华手中动作的继续,朱德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当整块翡翠全部出现在世人面前时,朱德昌脸色惨白,身子一晃差点倒在地上。

    不用其他人估算,他就知道这一局肯定是人家胜了,专家激动地拿过去细细看着,最后遗憾的摇了摇头。

    朱德昌一看这动作激动了,赶紧问道:“大师,难道这块翡翠不对劲?”

    专家怪异的看了他一眼,摇摇头,看着地下求知欲旺盛的人们,遗憾道:“这块翡翠是翡翠中的极品,这不容置疑,我遗憾的是,如果这颜色再艳丽一些,就是帝王绿了,好久没有帝王绿的身影了。”

    切!台下的人一脸的鄙视。

    朱德昌却被他的一惊一乍弄得差点犯了心脏病。

    朱晴水这时也知道竟然是自己叔叔输了,这是不可能的,不应该是这样啊。

    她看了看自己家的那块,再看看年华的那块,大吼道:“你们这些人根本就不公平,我叔叔那块那么大,她的那块那么小,为什么我叔叔的比不上她的。”

    专家没想到竟然还有一个外行来质疑自己,生气的道:“你知道什么,你叔叔那块面积重量的确是大的多,可是不要忘了,那两块玻璃种可比人家的少,而且还不知道能取出多少,而对方的玻璃种的大小多少明明白白得摆着,而且最重要的是同样是玻璃种人家的浓绿可比你们的橙红贵的多,人家那块保守估计就要超过三个亿,怎么是你们能比得了的。”

    朱晴水一听不知所措了,回头看着自己的叔叔,得到叔叔的肯定答案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朱晴山站在一边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不知道要怎么做,最后用恳求的目光看着年华。

    年华则是不管这些,既然输给自己了,那就是自己的。真是太爽了,一分钱不花,就白的了三块极品翡翠,还有闪耀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接下来的事情年华不打算自己去办,自己可是有律师的,只要把这件事交给律师就行了。

    为了减少歹人的窥伺,年华直接把翡翠存在了位于仰光的瑞士银行。等到走的时候带着就行了。

    等这一切做好了,年华带着年建国沈茜回到飞云翡翠原石交易所,陈诚等人都等在那里。

    一个个恭喜年华,一转手就捞了十多亿。

    薛铭文道:“我说大款啊,哥们新开了个楼盘,从别墅到公寓什么都有,欢迎来选购啊。”

    年华推开他笑骂道:“你当你的公寓是大白菜啊,不要用超市的语气好不好。”

    受到大家的恭喜后,年华举手示意,“今天晚上我请客大家一定要去。”

    老杨哈哈大笑:“放心吧,就算你不说我们也要吃你一顿啊!”他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啊,一转手就赚了这么多,本来自己以为就算那个酿酒厂非常赚钱,可那毕竟刚刚开始,谁承想人家捞钱的速度太快了,不过一个上午就赚了自己半辈子都没赚到的钱。

    要知道就算是他全身加起来也就五六个亿,这还包括他的动产不动产。

    年建国沈茜当了一次年华的跟屁虫,他们观察了一个下午,就跟从新认识她一样,这真是他们女儿不是,不是报错了?这赚钱的速度也太厉害了,不过仔细观察后,年建国感觉年华的鼻子嘴巴眼睛,那里都跟自己一模一样,没错是自己的种。

    沈茜经过认真查看,感觉年华的鼻子眼睛嘴,那里都跟自己一模一样,没错的确是我自己生的。

    真是自恋的一对啊!

    经过刚才那么一处,很多人都认识了年华,都想看她来投标,看看能不能从她那里得到一些讯息。

    可是很遗憾,年华完全是踩着时间点来的,等她投完了也就结束了。

    所有人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有的人就说道:“你们不要吧年华想的那么厉害,她也不过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要是真那么厉害,为什么会出现一块白花花的石头,不过是小姑娘手气旺罢了。”

    此言一出竟然得到大多数人的拥护,世间的人大多是都是这样的,愿意把一些出乎意料的东西,归结为运气,他们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这个小姑娘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实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