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翡翠拍卖会
    晚上的时候,年华被这几个羡慕嫉妒恨的人狠狠灌了几杯,年华也知道他们心里想法,来者不拒来一个喝一个。

    本来沈茜打算阻止的,不过在年建国的提醒,看到自己闺女脚下湿漉漉的地面后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小丫头这是在作弊啊。

    在酒宴上,年华隆重介绍了自己的父母,老杨一开始觉得年建国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再仔细辨认这张熟悉的脸时,失声喊道:“您,您不就是咱们临海的市委书记,年建国年书记么!”

    年建国点点头。

    老杨赶紧从座位上起身,恭敬的道:“真的是年书记,原来年华竟然是您的女儿,真是虎父无犬女啊,一样的人中龙凤啊。”想要拍领导的马屁,最好的方法就是夸奖他们的孩子,不管领导的孩子多么的歪瓜裂枣多么的愚笨无知,你找到一丝丝的优点然后再使劲夸,那肯定没错。

    年建国当然也一样,态度立刻不同,语气变得十分和蔼,“你好,请坐,你看我这脑子实在是有点健忘,不知道你是?”

    老杨当然不奢望市委书记记住自己,赶紧自我介绍,“我是杨朔珠宝公司的老板杨朔,这是我的名片。”说着双手把一张烫金名片递给年建国。

    年建国看了看收到了专门的名片夹里,这是对人的一种尊重。

    陈诚薛铭文雨研难道见到年建国,尤其是陈诚从老同学李鑫那里知道了这位年书记马上就要是年副省长了,那更是想要在他面前表现一下。

    年建国对这些人的态度非常的好,尤其在知道眼前这个三十来岁的小伙子就是自己女儿赚的第一桶金的人更是另眼相看,连着跟陈诚喝了三杯。

    陈诚一开始之所以帮助年华也有想在年建国面前挂上号的想法,后来发现自己跟年华非常投缘也就没有提及,可是没想到当自己都放弃了时候,机会就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人家从一开始的市长成了现在的副省长,而且还是常务副省长。

    要知道常务副省长跟其他的副省长有着很大的不同,要知道一个省肯定有好几个副省长,副省长多了,一个省的事务也就那么多,所以每个副省长分管一摊,权力分散,有大有小,那些只管一些偏门冷门的省长,还不如一个实权部门的一把手,而常务副省长可是入了省委常委的,可以说是真正的省政府的第二把手,权力非常的大。

    陈诚是这样想的,但在他女朋友傅雨眼里,可就不是这么一码事了,原来他是嫌弃自己没有一个当大官的父亲,所有才会对年华另眼相看,郁闷之下喝光了自己身前的一整瓶白酒,等陈诚感觉不对劲回头去看的时候,傅雨已经喝的钻到桌子底下去了。

    一看有人这么醉了,年建国端着酒杯又说了几句,就散了。陈诚薛铭文老杨虽然非常的遗憾,可是想到后面还有好几天,来日方长也就不遗憾了。

    回到旅馆,年华还是把年建国沈茜放在自己的身边,方便照顾。

    晚上年华睡在客厅里,在她要求下,房间的门开着没有关,睡到一半,就听到卧室的窗户上嘎吱作响,声音十分轻微,年华眼睛一闪,身子一拧就到了年建国沈茜的床头,隐蔽在黑暗处。

    年华的鼻子问道一股浓香,皱皱眉头,这不就是蒙汗药么。

    正在撬窗户的那个人根本就不知道,里面有人等着他,刚一进去就被年华抓了个正着,一指下去,就不能动了。

    年华在他身上翻出刚才所用的迷香,没有发现什么歹毒的东西,只不过会致人昏睡十二个小时之久,既然对他们没有什么不太好的影响,为了接下来任务的方便,也就不打算帮他们解开。

    年华拎着这个蒙面小子,直接从窗户上跳了出去,直奔郊外,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她找到一个荒废了的危楼。

    年华把能动了的蒙面人往地上一丢,蒙面人拔腿就跑,年华根本毫不在意,就那么悠闲的数了几个数,还没有数到五,蒙面人扑通一声跌倒在地,爬了半天没有爬起来。

    年华幽幽的走到蒙面人面前,蹲下,一把掐指他的喉咙,微微一用力卸掉他的下颚,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一次性的医用手套套上,这次将手伸入他的嘴里,摸索片刻,掏出一个白色蜡丸,哼了一声,又探了探,感觉真的是没有了,这才把手套摘下连同手里的蜡丸一起卷吧卷吧放进兜里。

    掀开蒙面人的头套,露出一张典型的泰国人的面孔,年华就知道这肯定是泰国人。

    自己不会说泰国话,这人说什么自己也不明白,而且想到如果不是自己在的话,父母肯定都遭遇不测了,眉毛一竖,掏出符纸,朱砂,毛笔,随便找了一个台子提笔画了一张纸符,三级符箓“摄魂符。”

    “摄魂符”顾名思义就是能够摄出有灵之物的灵魂,摄出的灵魂后,有灵之物的躯体出了没有灵魂心脏什么都还在跳动,如果这个倒霉蛋是个人类那就是所谓的植物人,而被摄出的灵魂在消散前就成了“摄魂符”主人的所有物,无条件听从服从他的命令。

    不过这个“摄魂符”没有限制,如果碰上为非作歹的人,说不定会天下大乱,所以到了现在这个“摄魂符”早就湮没在历史当中了,如果年华不是得到了多少年前的灵魂记忆,她也不会知道。

    年华面无表情的用两支手指捏着“摄魂符”来到蒙面人跟前,蒙面人“¥,&*”叽里咕噜说了一堆话,年华一个字都没听懂,不过没听懂是没听懂,从这小子大义凌然的表情就可以看出说话的内容了。

    年华冷笑一声,眼中厉光一闪,蒙面人的头“碰”的一声磕在地上,双目紧闭呼吸平稳,如果不说,谁知道这个人已经没灵魂了。

    年华起身,右手上出现一枚小小的蓝色火焰,这就是这个人的灵魂之火,一个人的灵魂之火越旺盛,说明这个人的灵魂之力越强大,存在世间的时间越长,如果一个人的灵魂之火将要熄灭,那么这个人也就不久于世了。

    年华左手掐了几个手诀,蒙面人的记忆就出现在年华的脑海了,而这些记忆就跟插入电脑的U盘一样,需要年华的读取。

    快速浏览,年华终于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当初被年建国沈茜不经意间撞破的毒品交易双方,一方是金三角的毒品大亨刚哥,一方是意大利的黑手党。

    当初年建国他们连夜出逃后,刚哥怒不可解,下令一定要抓到这两个家伙。

    当初年建国沈茜住酒店的时候,肯定要等级信息,刚哥命人把信息发布到泰国各地,只要有他们的人,那么这个地方就会秘密检查是否有这两个人通过。

    一开始经过变装,年建国沈茜一再扰乱他们的追踪,可是在出泰国境进入缅甸的时候免不了要出示证件,等他们进了缅甸,刚哥才得到消息。

    为了斩草除根,刚哥派出十多个高手,围堵年建国沈茜,不过因为缅甸的局势虽然刚刚好转,可是很多地方还是交通通信不太方便,等年建国沈茜到了缅甸仰光一天后,他们才通过各种踪迹找到了这里。

    而这个蒙面人阿树就是这些人中最防不胜防的一个,擅长冷兵器暗杀,经过这些人的研究让阿树充当先锋,通过一系列的证据,他们知道这两个人作为国际刑警,竟然不会丝毫的打斗,不过他们也猜了下,只有这样他们这些毒枭们才会放松警惕,如果他们都是练家子,早就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了。

    可是很可惜,他们的计策失败了不说,连一些他们帮派隐秘的事情都被年华知道了,这个阿树竟然是刚哥的暗卫,如果不是事关重大,刚哥也不会拍这么一个心腹出来。不过刚哥一定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心腹,头一个被推了出来。

    旭风酒店就是剩下的那些杀手的位置,连几号她都知道的清清楚楚,看了看地上的阿树,这个人还有用。

    年华把阿树的灵魂之火放了回去,不过一会儿倒在地上的阿树睁开眼睛,摇摇晃晃的站了起身,恭敬的站在年华的身后。

    被取了一次魂,毕竟伤了根本,阿树的脸色蜡黄蜡黄的,年华回身给他注入一丝内力,立刻阿树的脸红晕起来。

    被用过“摄魂符”后,他已经是年华的奴隶了。

    年华在自己身上拍了“隐身符”,命令阿树走在前面,她跟在阿树的一米处,两人回了仰光市区,脱下违禁的衣物,阿树打车回了旭风酒店,年华一路奔驰跟在他们后面,如果你问她凌晨奔跑在寒冷的街道上会有什么感觉,年华一定回答你,太爽了。

    这种逆风而上的感觉实在是不错。

    进了旭风酒店,年华下了命令,让阿树自由行是,当然阿树会以年华的命令为基础组织自己的言行。

    当阿树回到他的屋子的时候,年华听到附近好几房间都有动静,听声音是都趴在门口通过门眼向外看呢,发现没有什么异样后,几个们同时打开,十多个杀手聚集在一个屋子,关门之前年华闪身进去。

    不过半个小时,年华微笑着出来了。

    一个小时后,旭风酒店走出六个遮挡的严严实实的人,在回到刚才的那个房间,里面漫延着浓重的血腥味,即使屋子地面经过擦拭,那血腥味还是那么的浓烈,让人一进来就知道发生了可怕地事情。

    第二天年建国沈茜醒过来,赶紧神清气爽,舒服极了,来到客厅,发现茶几上摆着各色早点。

    “你们这么早就醒了,不多睡会?”锻炼完冲了个澡的年华擦拭这头发问道。

    “昨天睡得早么。”沈茜伸了个懒腰回答道。

    接下来的两天,年建国沈茜都跟着年华去投暗标,不过因为年华大多是踩着结束的时间点进去,因此一家三口大多时间都花费在交易所外面的摊位上。

    来趟缅甸多不容易,尤其是碰到这么个时候,年建国打算买几块毛料,看看自己运气,如果碰到好翡翠,自己把玩或者送人都是不错的选择,而且经过这两天的看听摸,知道要想赌上一块好翡翠那是非常难得,俗话说:“十赌九输。”

    不过他心态很好,多看少买,即使买也是买便宜的,年建国知道自己不过是玩玩罢了,如果想要好翡翠还不如直接管年华要呢,那样还快一点,而且还不用担心要不到。

    而沈茜则是更加喜欢加工好了的翡翠饰品,外面摊上的翡翠饰品的原料虽然质地一般,而且大多是新坑的,但是买些回家送个亲戚朋友当礼物还是不错的。

    在这两天里,年华除了投暗标,另一个收获就是朱德昌拥有的闪耀娱乐公司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完全转到她的名下,当然了这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朱德昌当然想不认账了,不过年华一个电话打到李生那里,在李生眼里,朱家虽然富有,可是他们的价值哪里比得上年华,最后朱德昌还是乖乖的把股份转让出去。

    而罪魁祸首朱晴水也被她爷爷送到了美国读书,这会朱老爷子真的生气了,他发话:“不改正你那骄纵的性子,就不要回来。”即使朱老太太哭号着求了他好久,都没有改变朱老爷子的主意。

    当李菲菲告诉年华这个消息时年华只说了句:“便宜她了。”

    五天的暗标落下帷幕,年华事先筹集来的钱,加上卖了橙红翡翠一共一个亿欧元,折合人民币八点多亿人民币,都买了翡翠。

    光玻璃种年华都买了十来块,其中有一块蓝翡里最顶级的颜色蓝精灵,花了她一个亿,买了下来。

    不过这么一来,她手里已经没有多少钱了,连她几个公司的年利润都到了她手里,当然了她给公司都预留下了必须的流动资金以防万一,不过现在她除了固定资产和这些翡翠就剩了几百万了。

    可是马上自己期待已久的游戏就要开始花大价钱了,没钱可不行,为了融资,年华干脆挑了一些毛料当中打开,一共挑了二十块的毛料,其中十一块都是废料,只有九块除了翡翠,可是就是这九块翡翠,让人们眼前一亮,三块玻璃种,三块冰种,两块芙蓉种还有一块金丝种。

    当年华当中说出要在当天晚上组织拍卖会,拍卖这些翡翠的时候,整个交易所的珠宝商们都沸腾了,要知道这些人其实大多都不愿意把自己生意建立在赌石上面,他们不喜欢买蒙头料那样变数太多了,他们最喜欢买的就是被解开的翡翠原料。

    可是现在翡翠矿石的不可再生和日渐减少,高档的翡翠越来越贵,到了华夏内地更是达到了天价,因此他们不得不来参加翡翠公盘,而现在听说年华要举办这个翡翠拍卖会,他们当然是愿意,十分愿意,万分愿意捧场了。

    而年华直接租借了仰光一个拍卖公司的拍卖场,并且花了大价钱请了缅甸政府来维持治安,防止有人浑水摸鱼。

    年华又让黄埔谦连夜找来一位拍卖会主持人,这人叫蔡峰,是香港非常著名的拍卖会主持人,为了请他年华花了二百万,不过听过他主持的拍卖会后,年华觉得这二百万花的太值了。

    后面两天的明拍年华没有参加,既没有时间有没有了金钱,难道去干瞪眼么,再说了,年华本来就不愿意参加明拍,虽然毛料整体水平更高,可是参加的人也更多,年华没打算去参加。

    当然了最重要的是,年华这次暗拍收获太大了,出了参加拍卖的翡翠,暗地里没有解石的玻璃种还有五块呢,尤其是其中有一块阳绿,让年华爱不释手,那摸调皮的绿色让年华一看就心生好感。

    陈诚薛铭文老杨倒是却是参加了明拍,薛铭文是玩票性质的,但是陈诚老杨的表情就不太好了,几乎所有看得上眼的都被人给拍走了,他们倒不是手慢,而是不值得,平时一百万就能买到的东西,被哄抬到了二百万,如果用这样的价格买到的话,再算上人工,各种消耗,不赔就不错了,哪里还有什么利润可言,也就是那些大公司,为了他们的金字招牌可以这样子做。

    十天的公盘结束了,可是最后一天的年华的拍卖行也吸引了很多人,年华为了不至于鱼目混珠,提高了进入的门槛,即使这样参与其中的还有十多家公司。

    当天晚上七点钟,拍卖会准时开始。

    年华专门要了一个包厢,准备好瓜果饮料,招待来看热闹的人,本来陈诚老杨也想参加,可是想想年华剩下的那一堆毛料,改变了主意。傅雨虽然不喜欢年华,但是好奇心战胜了一切,她还没参加过拍卖会呢,再说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么!

    薛铭文跟雨研则是正牌的打酱油,虽然也投了几个暗标几个明标,大多没中,中的那两块年华看了看,也都是跨的。

    而这里面最最畅快的就要数年建国跟沈茜了,自从当上领导以后,到哪里都要端着,就怕被人看到不威严的时候,也就是到了家里才放松一些,可是这次出来到了一个几乎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当了一回自由的普通人,这种滋味不错啊。

    拍卖会就要开始了,年华离开包厢,来到后台,虽然这里的保安工作做的非常出色,可是年华还是更愿意相信自己。

    很快拍卖会开始了,薛峰上台,说了一通开场白,就开始告知大家这次拍卖会的规则,“咱们这次拍卖会,有缅甸政府帮忙公正,奉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而且拍卖后,最多为你们保留一天的时间,过期不候。”

    这个规定没有人有疑义,全部通过,他们现在盼的就是赶紧拍卖。

    或许是听到他们的心声,薛峰宣布:“拍卖会正式开始,请上第一件拍品。”

    话音一落,两个双十佳人身穿粉红旗袍端着一个盘子,放到展览台上后,回身站在一边。

    薛峰掀开盖在翡翠上的红布,一块飘蓝花的玻璃种出现在大家面前。

    薛峰介绍道:“这块玻璃种,大约有五公斤重,其他的我都不多说了,大家能够清楚的看到,而且这块原料形状十分的规整,能够取出不少手镯,底价两千万,现在开始加价,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万。”

    这块花了年华一千万,底价已经是原料的两倍了,不过年华却知道成交的价格会远远高于这个价格。

    果不其然,最后的成交价为就千万。如果是几年前,这块玻璃种最多也就值个一千万,可是现在这个时候,九千万已经非常合适了。

    接下来的几次交易都是中规中矩,一块冰种拍出一千万的价格,而接下来的这块金丝种却让气氛火爆起来。

    这块金丝种是第三天的标王,年华为了得到它花了两个亿的价格。而它之所以那么贵不是因为是玻璃种,它仅仅是冰种,而是因为它的面积实在是太大了,解开后都要有一个饭桌大小。

    可是也因为实在是太大了,根本不是一个公司能够吃的下的,没办法,在场的几个有实力的公司一商量,干脆一起买了得了,最后再去分,最后卖出四个亿的天价。

    接下来的这块玻璃种,就是年华解出来的那块浓绿玻璃种。

    这块翡翠一出场,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他们不敢相信年华竟然把这块翡翠也拿了出来,这可是他们梦寐以求得极品啊。

    不过刚刚尝到甜头的几个珠宝商决定还是联合起来,打算这次用低价买下这块满绿然后回去分一分,哈哈,互通有无这不是很好么。

    他们都想得到年华当然想得到,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年华自然有办法对付他们。

    ------题外话------

    老高感冒好了,现在回了老家,一家人都在守着老太太。

    到现在为止已经一个星期不吃不喝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行了,看着老人家骨瘦如柴,老高心情十分复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