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离家出走
    “浓绿玻璃种翡翠,底价一个亿,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百万,现在开始出价。”薛峰一敲手里的小锤子,宣布开始。

    几个珠宝商看了看,好久没人一言语,可是他们不言语,还有跟他们不是一起的,毕竟现在玻璃种可遇不可求,尤其是像现在这块满绿的更是有价无市,哪里能眼睁睁的看着错过去。

    “好,三号买主出价一亿一千万。”薛峰看到有人出价,马上说道。

    现在的拍卖会不用自己喊,只要在发给自己的机器上操作一下,屏幕上就会出现出价人的号码跟钱数。

    那几个联合的人冷哼一声,还是不为所动,这几个都是大的珠宝商,剩下的那几个的规模就稍小一些,能不能吃得动这块极品还不一定呢。

    在经过几轮出价后,浓绿玻璃种的价格死死卡在两点五个亿,不再动了,那些小珠宝商已经没有能力了,而大珠宝商却打算只出到这个价格了。

    如果这个价格就拍出去,年华算是亏了,坐在后台给包厢打了个电话,交待了几句。

    很快大屏幕上就显示出,“一号买主出价三个亿。”

    这一出几个大珠宝商愣了一下,这个一号买主是谁,这次出价生生打断了他们的计划啊。

    薛峰当然也能够看出他们的计策,蛊惑道:“这块可是近年来少有的满绿玻璃种,拍回去就可以当做镇店之宝,就算不制成首饰,就那么摆在那里就能帮您收货多少人气啊,当然了如果您想要梦想得到一块玻璃种帝王绿,那你就当我说的是废话。不过如果这块翡翠被分开来,可就没有独一份的气势了。”

    听到他的话几个大珠宝商那是也有点意动,要知道虽然他们联合起来了,可是这种联盟并不紧密,只要有了利益冲突肯定是分崩离析,其中唯一的一个女性珠宝商人看到这块满绿的时候就想占为己有,可是在其他人的劝说下好歹忍了下来,现在一看如果不出手的话就不是自己的了,那还怎么忍的下。

    直接拍了手中的遥控器。

    “五号买主出价三亿一千万。”薛峰宣布道。

    既然有了一肯定是有二,其他珠宝商一看是联合不起来了,都想把这块满绿带回去。

    “六号买主出价三亿三千万。”

    “十一号买主出价三亿五千万,还有没有出家的,三亿五千万一次,三亿五千万两次。”

    “好,十四号买主,出价四个亿,四个亿!”薛峰都要疯了,他虽然也是拍卖行的名嘴,可是经过他手的最多的一次是一亿八千万,可是现在一块小小的翡翠就到了四个亿,而且这还不是第一个四亿了。可是刚才那块大如桌子,这块可就小的多的多了。

    年华坐在后台的监视器前看着那火爆的场面,喝着茶那叫一个淡定,陪着她的拍卖行的经理,那叫一个佩服啊。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年华心里的那个小人正在掰着手丫子在那算呢,“买石头,我花了一亿欧元也就是八个亿的人民币,拍卖到现在我不但都赚回来了,还盈余一个亿,后面还有好几块呢,尤其是还有一块极品玻璃种,虽然估摸着不会向这块火爆,可是三个亿还是稳稳地,哈哈!再加上其他翡翠,自己净赚五个亿,当然这还没加上没有解过的毛料,真是太赚了。”

    年华开始计算,怎么利用这些钱,是投资还是怎么的呀,不过拿出那些零头改善改善家人的生活环境好了,自家老爸要去省里任职,老妈肯定要跟着了,可是临海基金会的总部肯定要在临海了,老妈肯定要在两边换着跑了,不过那样的话肯定会很累,干脆再找点事给她干好了,不过具体她想干什么还是等没事了跟她商量商量。

    就在年华遐想的时候,价钱已经升到了四亿五千万,薛峰眼睛都有点红了,喊道:“九号买主出价四亿五千万一次,还有没有出价的,四亿五千万两次,这可是稀世的珍宝啊,四亿五千万三次,成交!”

    年华眨眨眼,没想到比自己预料中的还要多了些,真是意外之喜啊。

    年华高兴,包厢里的人都是长大了嘴,这来钱也太快了,傅雨突然觉得自己不用去防备年华了,自己跟人家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如果人家真的要跟自己抢男人,自己还能坐在这里跟人家较劲?

    再说了有这么一个实力强劲的朋友对陈诚对自己也有莫大的好处好不好,终于想通了的傅雨歪头给了陈诚一个甜甜地微笑,让看了她好几天冷脸的陈诚受宠若惊,立刻对她嘘寒问暖的,让傅雨心里甜甜地同时暗自唾弃自己,难道自己还看不明白眼前这个男人对自己的一片真心么,真是瞎了眼了。

    年华可不知道因为自己陈诚傅雨小两口又迈过一个槛,她现在是哭笑不得。

    刚才正在高兴的时候,弟弟年夏给她打来电话,年华刚要问他过年过的怎么样,就被一个劲爆的消息轰晕了头,“老姐,不好了,妙妙,妙妙跟舅舅舅妈吵了一架就不见了。”

    “什么?”沈茜刷的站起身,一脸的铁青,狠狠地道:“这小丫头,真是太不懂事了,都是让她爸妈给惯坏了。”马上又变了颜色,担心道:“可是这人还茫茫她一个小姑娘能跑到哪里去?如果碰到坏人怎么办?”她是越想越害怕,最后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出现一些不好的场景。

    刚才年华一听年夏说的消息,就赶紧叫来还在包厢的年建国跟沈茜,于情于礼他们都是沈妙妙的长辈,都要让他们知道。

    年华直接把手机调整到免提,整个屋子都能听到年夏的声音。

    “大舅舅跟舅妈都担心死了,可是不管是打到她的朋友那里还是同学那里都没见过她,我们也找了她常去的地方,可是还是没有收获。”年夏也是没有办法了,这才给年华打电话,自己老姐一向有主意,说不定这次也是呢。

    年建国见多识广阅历丰富,他镇定道:“年夏她有没有留下书信什么的?”

    “这,等等我问问舅妈。”随着脚步声,压低声音抽泣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耳朵,年夏把问题重复一遍。

    手机里传来舅妈李凤的声音,“呜呜,我收拾她房间的时候,根本没有看到,她是不要而别啊,这孩子是想把我们两口子给气死啊。”

    “年夏,妙妙的笔记本电脑拿没拿?”年华脑筋一转问道。

    年夏眼睛一亮回答道:“没有,还在原来的位置,我去看看。”

    不一会儿,年夏惊喜的声音传了过来,“老姐,你猜对了,妙妙在电脑里留了一封书信。”

    书信的大致意思是,她现在最大的渴望就是能够当明星,但是由于父母的坚决不同意非常的苦恼,在苦思冥想之后决定独自离家,去

    他乡实现自己的明星梦。

    年华一听都气的不得了,冷冷的道:“真是有出息了,知道离家出走了。眼里真是没有她的父母亲人了,这种不孝女还找她做什么!”年华的声音并不高,可是手机两边的人都听出了其中蕴藏的怒气。

    可是生气归生气,还是要把人给找回来,拿过老妈的手机,拨通郝越的电话。

    “谁呀,有事?”

    “郝越是我。”

    郝越一下子听出他老板的声音,本来散漫的声音立刻精神起来,“老板,啥事你说。”

    年华把沈妙妙的QQ号告诉他,“你帮我把这个人现在所在的地址查出来。”

    “行,没问题。”郝越二话没说点头答应,“只要她在现在的地址登陆过,我就能把她给挖出来。”

    年华问道:“需要多长时间?”

    郝越胸有成竹回答道:“稍等片刻就行。”

    果然是稍等片刻,不过五分钟,年华手边的手机又响了。

    “这个小姑娘跑的到远,今天前几次登陆还在魔都,今天最后一次登陆就到了广粤。”郝越会报道。

    年华把这个消息告诉舅舅舅妈,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知道她的下落就行了。

    不过年华为了保险起见又问道:“我说郝越,你能知道她的具体位置么?”

    郝越哈哈大笑道:“老板,你放心,我可是干这个吃的,追踪一个毫无技术的小姑娘还不是轻而易举的。”郝越想了想又道:“这样吧,我给你发过去一个我自己编的小程序,只要你把她的QQ号,输入进去,就能立刻得到她所在的地址。”

    年华一听喜出望外催促道:“有这样的神兵利器,还藏着掖着的,赶紧拿出来。”

    郝越却是不慌不忙的警告道:“老板,你拿到这个小程序,可不许流传出去。”

    年华当然同意了,“你放心吧,我不会随便乱用的。”

    很快郝越就把小程序发到年华的邮箱里,经过郝越的指导,年华非常熟练的掌握了使用小程序寻人的技巧,年华感觉轻松了不少,对郝越说了句多谢,两人挂断电话,

    年华的手机还在跟魔都舅舅家通着,在他们的催促下年华通过郝越的这个小程序真的找到了沈妙妙的所在地。

    在得到地址后,人们一反常态的安静下来,只能听到舅妈李凤的抽泣声。

    良久李凤擦擦眼泪道:“我要去找她,她年纪还这么小,我可不放心她一个人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再说了,妙妙今年就要考大学了,可不能把这件事给她当误了。我现在就去。”说着李凤就起身想要去收拾东西。

    沈强大喝一声:“站住,就算你让她跟你回来,她心里不忿,难道不会在跑出去第二次么!”

    李凤被他一吼泪如雨下,“那你想让我怎么样,难道就眼睁睁看着她受苦受累?”、

    沈强当然也不放心,但是他更担心的是如果不让沈妙妙吃点苦头,依着这孩子胆大包天的性子,肯定会再出走第二次,第三次。

    “妙妙还小呢,今年当误了,明年还可以再考,如果她真的是不情不愿的跟你回来了,能不能考好放在一边,难道你以为她就会老老实实的呆在咱们身边了么?”沈强叹气道。

    年建国沈茜虽然也有点着急,可是都没有发表意见,这事关沈妙妙一辈子的大事,自己虽然是沈妙妙的姑父姑姑,但在这种人生大事上还是由人家三口做主的好,省的落下什么埋怨。

    年华年夏虽然身在不同的地方可是,都是同一动作,坐在沙发上装木头人。

    最后沈强李凤还是决定不去逮沈妙妙了,可是她这么一个小姑娘,安全是个问题,舅舅舅妈决定卖了魔都的房子,辞了魔都的工作,暗地里保护沈妙妙。

    不过这次连年建国沈茜都不同意,年建国劝道:“妙妙根本就是一时兴起,过不来多久就会后悔了,而且大哥的工作不错,难道你们认为到了广粤还能找到这样的好工作?毕竟大哥的年纪不大了。”

    年建国说到这里沈茜接过话茬接着道:“大哥大嫂,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你们现在一无所有,你妹妹一家也能让你们过的富富裕裕的,可是不要忘了,外甥外甥女毕竟不是儿女。”沈茜的话点到为止,可是沈强李凤则是有点脸色稍红。

    在他们知道年建国的身份和年华的身价后没打算依靠他们什么,但是当沈妙妙这件事一出的时候,他们的确萌生了,如果以后沈妙妙没出息,他们一家子靠着年华生活的念头,毕竟年华从来都是出手大方。可是这个念头刚起就被沈茜给打破了,虽然一开始听得时候觉得妹妹的话难听,可是细琢磨可不就是那么回事么。

    沈茜作为自己的妹妹肯定是愿意帮助自己的,可是其他人帮助自己一家肯定是看的妹妹的面子,毕竟他们才回国,说实在的跟年家人的感情并不是太深,外甥女之所以那么帮自己大多是因为妹妹觉得以前欠自己的。

    不过想明白是一回事,心里好不好受是另一回事了,年华的心理年龄根本就不是表面年龄,她知道老妈说这些,有一半是给自己听得,这是提醒自己,他们毕竟是自己的舅舅舅妈,该帮的一定要帮。

    年华暗自翻了个白眼,表了态:“放心吧,舅舅舅妈,我会亲自去劝她的,如果不管用的话,你们可不要怪我,而且到时候你们不介意的话,我可以介绍给她一个娱乐公司,在那里其他的都要靠她自己拼搏,但我保证至少她不会遇到潜规则。”

    听到这话,在结合妹妹的话,沈强李凤怎么不知道自己妹妹是拐着弯劝年华帮他们呢,而且年华给他们的承诺还是很有吸引力的,毕竟他们之所以不想让沈妙妙加入娱乐圈,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娱乐圈里黑暗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沈强感激道:“年华,多余的话舅舅就不多说了,妙妙就拜托你了。”

    李凤也是连连感谢。两人有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跟着一起去看看,不过不会再试图让沈妙妙回来,而是尊重她自己的决定。

    年华跟他们商量好了时间,挂上了电话。

    平复下心情,年华看看监视器,拍卖会在他们的通话中已经进行到了尾声,最后一块玻璃种现在的价格拍到了三亿。

    这块玻璃种就是年华花费一个亿拍到的蓝翡里最顶级的颜色蓝精灵,那梦幻中的颜色再配上通透无比的种水,让看到它的人都会为它的魅力所沉醉。

    年华本来以为在以绿为尊的翡翠里,最值钱的应该就是带绿的翡翠的了,可是她根本不知道现在这些其他颜色的翡翠也是深受大家喜欢,尤其是这种极品颜色。

    这些珠宝商里唯一的女性,看的眼睛都蓝了,她现在是有点庆幸,自己没有拍到那块浓绿玻璃种,很显然,现在出现在她眼前的这一块更加合她的胃口,说实在的她这一生中只见过两次蓝精灵,一次是她年纪很小的时候,从一个贵妇人的手腕上看到的,一次就是现在,她势在必得。

    想到这五号直接按出天价:“四亿五千万!”

    薛峰眼睛不住的跳动,实在是太刺激了,从三个亿直接跳到四亿五千万。

    这一下子完全唬住了其他参与竞价的人,这也太不按常理出牌的了,最后在其他人纠结的视线里,五号成功夺得了这块蓝精灵。

    最后经过计算年华一共获得不到十五个亿人民币,除去给交易所的租赁费五百万,薛峰的主持费两百万,最大头是给缅甸政府的一千万,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费用一共花了两千万左右,再减去八个亿,不对应该把卖橙红翡翠的钱去掉,那成本就是不到六亿,最后的收获是八亿零五千三百万。

    年华看着这个数字笑弯了腰,实在是太赚了。

    钱当然不是一天就能到账的,不过第二天中午之前所有的钱已经到了年华的账户里,年华快手把临时从各个公司里调来的钱换回去,竟然还剩下十个亿五千万,年华估算了下自己现在竟然身价已经好几十亿了。

    从里面拿出两个亿当做《古国》的预备资金,剩下的八个亿,可不能这么闲着,年华用力想后世的一些金融动向,最后还真的让她想起来了。

    今年是2014年,她清楚的记得,在今年的三月份,世界闻名的原子基金会阻击墨西哥的货币,现在已经是二月份了,或许自己能在里面浑水摸鱼,来这么一下。

    因为这是一个典型的金融战役,原子基金虽然一开始占了大便宜,可是墨西哥的政府迅速反击,最后原子基金没有占到便宜,墨西哥也损失了些利益。可以说这是原子基金进入二十一世纪后最失败的案例了。

    年华的目标当然不是他们其中的某一方,而是双面出击,因为双方一直是互有胜负,只要自己把握好时机,赚的不要太多哦。

    不过她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不过现成的高级黑客不利用不是暴殄天物么?

    在郝越的掩护下,一笔一个多亿欧元折合十亿人民币的资金悄无声息的换成了墨西哥元,年华挑挑眉毛放了心。

    现在正是正月初六,陈诚他们回了临海,而年华则带着年建国沈茜去了广粤,于此同时年夏跟着沈强李凤也来了这里。

    进了广粤的省会粤东市,一股子年味扑面而来,年华他们的年是在缅甸过的,虽然大家一起在吃了顿饭,可是根本就没有过年的感觉,可是一到了国内马上就重新有了感觉。

    年华当然也有这种感觉,虽然这次去缅甸收获非常的大,可是错过了一年里最大的节日还是挺遗憾的。

    她眼珠一转安慰道:“没关系,咱们除夕错过了,元宵肯定是错不过的,到时候咱们一家人过一个热热闹闹的元宵节。”

    年建国沈茜当然同意了,不过他们还在担心其他的东西,要知道他们可是因为被追杀所以去的缅甸,现在大摇大摆的出来,会不会出什么事。

    年华得知他们的顾虑后,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好像自己忘记告诉他们一些事情了。

    为了打消他们的顾忌,年华告诉他们,自己找人把这件事给摆平了,而听在他们耳朵里脑海里不约而同显现出某个人的身影,点点头,年华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老爸老妈把功劳全加在展青云身上了,在他们主动提起展青云的时候,语气柔和的让年华有点不知所措。

    为了不打草惊蛇,年华他们打算把所有人会合后再去找沈妙妙省的打草惊蛇。

    找了一家肯德基坐下,这里一般都有免费得WIFT可用,年华打开笔记本开始寻找沈妙妙最后带过的地方。

    很快沈妙妙的位置就确定了,年华他们坐等沈强他们的到来。

    还好因为担心自己闺女,他们来的也不慢,集合完毕,一群人杀向沈妙妙现在住的地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