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选择
    要说沈妙妙一出了家门就后悔了,可是刚刚跟家人大吵了一架,连一向让着自己的哥哥年夏都用不赞同的眼光看着自己,让她觉得自己根本不被家人理解,那个委屈就不用说了,她发誓要混出一个好样来,让父母家人看看她并不是白日做梦。

    本来沈妙妙的目的地是香港,可是她匆匆忙忙间哪里还来得及办理证件,只好退而求其次,在广粤的粤东落了脚。

    她计划的非常好,到了粤东先租间房间,然后去各个娱乐公司面试,自己的条件这么好,总有一家能够看上自己。等加入公司,训练几个月就出道,等到时候,满大街满电视都是自己的形象,到了那个时候,他们肯定会后悔莫及,哼。

    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到了粤东才发现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啊,衣食住行里的住就把她给难住了,到了房屋租赁公司她从来不知道租住一见普通的一室一厅的房子竟然这么贵,可是让她去跟好几个人挤一间房子,她又不愿意。

    盘算盘算自己的所有财产,大约有十万块钱,当然了她父母不可能给她这么钱,这些都是从表姐年华那里得来的,不要看着钱不少,可是她要买的东西也不少,衣服首饰这些必须要的呀,电脑什么的没带出来肯定要重新买,吃喝拉撒这些都需要钱。

    沈妙妙咬了半天牙,最后决定还是去租间好一点的吧,不管怎么说,租房子的钱还是有的,大不了以后省着点花。

    其实这些钱都是沈强李凤不知道的,如果他们知道了那么担心也会少一点,毕竟现在的社会,只要手里有钱做什么事都会比较方便。

    最后沈妙妙找了一套公寓非常符合她心意的一室一厅,里面的各种家用电器各种设施都很齐全的,房租每个月两千块钱,而且必须交够半年的房租才能入住,这一下子,一万二就出去了。

    买了台平板花了四千大洋,买衣服鞋子饰品还有化妆品花了两万多,毕竟人靠衣装。

    沈妙妙的动作非常的快,一天之内就把事情给搞定了。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就更困难了,广粤虽然大大小小的娱乐公司不少,可是相当明星的少年少女更多,小的娱乐公司沈妙妙看不上,大的娱乐公司却没几个能看上她的,毕竟她并不是那种绝色,要知道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俊男靓女。

    可有两个看上了她,一问有什么特长,沈妙妙张嘴唱了一首歌,面试的人摇了摇头,人家明确指出:“如果你打算在我们公司签约的话,至少要培训三年。”

    三年?沈妙妙立马站起来冲了出去,三年黄花菜都凉了,她需要的是立刻马上成名。

    除了这一个剩下的那一个她是根本就不想回忆,那个人色迷迷的上来就想摸自己的手,满嘴都是大话荤话,要是不知道他想干什么,都白活了这十多年。

    这一天真的是把她打击到了,她终于知道了再父母家人眼里的宝贝,在其他人的眼里什么都不是,自己连娱乐圈都进不去,那里还谈什么闯荡娱乐圈,成为那里最璀璨的明珠。

    受了一天的白眼,沈妙妙心里说不出来的委屈,回到公寓就趴在床上,现在她多么想扑到妈妈怀里痛哭一场,可是自己已经跑出来了,父母肯定不会原谅自己的,想着想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现在已经傍晚六点多了,如果是在家里的话,妈妈已经给自己准备好了晚饭,老爸也下班回家,说不定给自己带回来最喜欢的蛋糕,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呜呜。

    正在哭着呢,就听到敲门声。

    沈妙妙一激灵坐了起来,要知道她刚来粤东两天而已,根本不认识人,敲自己门的会是谁呢?

    怀着忐忑的心,沈妙妙从猫眼往外一看,瞬间呆住了,手不由自主的打开了房门。

    李凤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就怕自己闺女脾气拧不给自己开门,可是出乎她的预料,门很快就打开了,门后面露出了妙妙挂满泪水的小脸,“妙妙!你这是怎么了?”李凤一看就慌了神,“你受了什么委屈跟妈妈说。”

    一听这句话,沈妙妙彻底崩溃了,虽然这两天手里有钱并没有亏到自己,可是内心深处她是惶恐不安的,而且在受了那么多打击后自信心已经濒临破碎,在看到她内心深处无比想念的人是当然会崩溃的。

    看着抱在一起痛哭的母女俩,年华也是有点伤感,虽然对沈妙妙是恨铁不成钢,但是毕竟是自己的表妹,看两人哭的差不多了,年华劝道:“好了,好了,舅妈不要哭了,妙妙你也不要觉得自己委屈,你们情绪已经发泄的差不多了,现在开始就要解决问题了。”

    这时李凤才想起来他们来这里是干什么的,年华对沈茜用了一个眼神,沈茜把李凤劝道了另一边坐下。

    沈强虽然也是心疼女儿,但是心里的那股气还是没有出来。

    年华坐在沈妙妙的对面,就那么看着她,凌厉的眼神让沈妙妙全身发凉根本不敢直视年华的眼睛。

    “站起来!”突然年华命令道。

    “腾”的一声,被年华的气势所压迫的沈妙妙起身站在年华跟前。

    等她站起身才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不受自己控制竟然自主的站起身了,再一看表姐冷冽的眼神,吓得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自己以前看到过表姐年华用这个眼神看过其他人,而那些人的下场无一例外都非常的凄惨,比如那个被逼的装死的聂大少跟不可一世的朱大小姐。

    可是现在竟然轮到了自己,本来的理直气壮到了她这里就变成了低眉顺眼,心里开始不由自主的瞎想,完了,完蛋了,接下来是什么,难道是满清十大酷刑么?不要啊,不要啊,沈强清楚的看到自己闺女在外甥女的目光下瑟瑟发抖,他从来不知道天不怕地不怕的沈妙妙竟然还有害怕的人!

    “你知道你一声不吭的离家出走你爸你妈多着急么?”年华板着脸训斥道:“我告诉你,如果你爸你妈因为你出点什么事以后有你后悔的。”

    沈妙妙低着头,脚尖在地上划着圈圈。

    年华看她这个样子就知道这是从刚才见面后的冲击缓过来了,又开始不忿了,十六七的孩子正处在叛逆期,说些软话她根本听不进去,她现在万分庆幸自己老弟的听话懂事。

    看起来怀柔的不管用了,既然牵着不走打着倒退,那可要吃些苦头了。

    想到这年华的声音不再冰冷,可是听在其他人的耳朵里却有种恐惧感,尤其是被针对的沈妙妙,年华淡淡的道:“沈妙妙我告诉你,如果我舅舅舅妈因为你除了什么事,我肯定不会放过你的。”说着看了她一眼,沈妙妙从年华的眼眸深处看到了一抹血色,她激灵一下子,其他人不知道老姐的狠辣,她跟年夏还不知道么,聂大少如果不是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手早就被老姐给砍了。

    自己是什么身份,平时表姐虽然对自己是有求必应,可是那是看在自己是老爸的闺女份上,如果老爸真的因为自己出了什么事,自己肯定……不由打了个冷战,她的想象的画面把自己都给吓到了,眼前的表姐年华瞬间头上长出两个黑嘿的尖角,后背上出现了翅膀,屁股后面多出条尾巴,尾巴尖还是三角形的,手里挥舞着黑色小矛,一呲牙露出尖尖的犬牙,实在是太可怕了。

    年华当然不知道沈妙妙在想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给沈妙妙,这是她下午的时候写的。

    其实他们今天中午找到了沈妙妙的家,但是沈妙妙一天都在市里乱串,年华决定守株待兔,一下午他们就坐在沈妙妙租住的公寓小区门口的肯德基里,沈强李凤眼珠一错不错的看着小区门口,年华则利用那个时间拟了一份条约。

    沈妙妙战战兢兢的拿过来,她在那看着,年华开口道:“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现在就跟你父母回家,好好上学,如果你还是想当明星的话,就去考首都艺术学院或者魔都戏剧学院。”

    年华看了眼她继续道:“还有一个选择就是我现在就可以帮你介绍一家娱乐公司。”

    “真的?”沈妙妙的眼睛都亮了。

    年华也不在乎自己的话被她打断,也根本不回答她的问题,接着道:“这个公司的老板我也不认识,我这是通过李菲菲的才找到这家公司的,你表姐我也没那么大的面子,人家只答应我不会潜规则你,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了。”看出沈妙妙的顾虑,年华保证道:“你放心,人家老总不认识我,不知道年华是哪号人,因此你不用担心我让人家压着你,我还没那么大的本事,而且李菲菲承诺到在半年内会给你一次出道的机会,不过你如果出了道红不了可就不要怪我了,那是你自己没本事。”

    沈妙妙忙不迭的点头,她就知道自己老姐不会这么不近人情的。

    “在这一年里,不管你有没有出道,舅舅舅妈不会给你一分钱,我们也一样,我知道你现在手里还有一些钱,小心使用吧。”

    沈妙妙当然同意了,自己还剩下好几万呢,一年当然够了。

    “最后就是,如果这一年里出了什么问题,请不要找我们帮你解决,因为这是你自己一意孤行选的路。”话说完,年华就给沈强李凤让了地方,给年家众人使了一个眼色。

    沈茜叹了口气道:“哥哥嫂子,我们一家好久没见了,今天一起出去吃个饭,完了,我们就不回来了,到时候我们直接回临海。”

    沈强默默起身把他们送了出去,这个一向坚强的男人,这次也有点弯了腰,鬓角也出现斑斑白发,都说儿女是前世的债,可不就是这样么。

    等出了房门,沈茜一把握住哥哥的手劝道:“大哥你放心吧,事情还不算多么的糟,妙妙还是一个能听得进去话的好孩子。”

    沈强摇摇头,落寞的道:“女大不由爷啊,她非要走这一条路,如果我们两口子再拦住就成仇了,既然她这么有信心,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明天我们就回魔都,她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吧,我管不了了。”

    不过说是这么说,最后他把年华他们送到楼下的时候还是求了年华,“舅舅,这一辈子就没求过人,现在舅舅求求你,我们不求妙妙当什么大明星,只希望她能平平安安的,舅舅知道你有能力,还请你看在舅舅的面子上看着她,让她平平安安的就行了。”

    年华点点头,拍拍舅舅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舅舅,在我心里只有你这么一个舅舅,有事的话我肯定会帮的,你就放心吧。”

    得到年华的保证后,沈强安了心,目送年华一家离开。

    年建国初七就要上班了,今天已经初六了,他们哪里来得及吃饭,年华已经订好了晚上飞回省会石市的机票,九点的飞机。

    那就去飞机上吃吧,十一点多一点,飞机准时降落在石市的飞机场上,一家人找了个星级酒店住下,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年建国就起了床,今天可是他第一次在省委省政府上班,有点小小的紧张。

    本来沈茜也想跟着起床的,可是她实在是太累了,睁眼看看他,就又睡着了。

    年华吃过早餐就决定先回临海,要知道自己的那些毛料可是要运过来了,为了方便安全,她直接走的空运。

    下午回到临海,直接去了山庄,到了一看,点了点头,自己委托展青云帮自己物色几个退伍的特种兵做自己的保镖,开出二十万的年薪,展青云那是一口答应,还要走她的山庄的钥匙。

    等年华回来一看,山庄表面上没有改变,其实里面大变样,各个地方装上了隐形摄像头,容易进入歹徒的地方也都设上了防护设施,最让年华满意的就是那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一排十个退伍特种兵。

    这些兵往那里一站,一股彪悍的气息就萦绕在他们身上。

    带头的是一个外号“老猫”的三十左右的人,年华用眼睛一扫就知道这个老猫,在这十个人里身手排不上前三,可是他有能力当这个队长,那一定是有过人之处。

    年华信任展青云,间接对这些退伍军人也是心生好感,“好了,不用这么严肃,你们平时什么样在我跟前什么样就行了。”

    “是,首长!”整齐划一的声音振聋发聩。

    年华苦笑不得,连忙挥手道:“我可不是首长。”

    老猫眼睛一立喊道:“是,老板。”

    跟在他后面的是其他九人的,“是,老板。”

    年华只有让他们该干什么干什么,跑到一边给展青云打电话。

    展青云正在办公室里写报表,正在那里愁眉不展呢,手机响了,皱着眉头掏出来一看,眉目舒展开来,眉宇间尽是开心。

    “年华,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啊,你不是正在缅甸HAPPY么?”一张嘴就是酸气,本来大年初一他就打算去临海给年华父母拜年,兼看看心爱的女朋友,可是却被告知佳人跑到缅甸赌石去了,而且是跟一帮男人,让他怎么不酸怵。

    年华当然感觉到了对方的怨念,心里那个美呀,不过也不能让自己爱人被醋给淹死,解释道:“你放心吧,这次去缅甸的还有我老爸老妈。”

    一听这展青云放心了,不过他记得年华明明说过他们要去澳大利亚来着,怎么又跑到缅甸了。

    年华只用了一句话打发了他,“去澳大利亚的飞机延误了,他们就去了缅甸。”

    展青云也没有过多追问,他当然想不到年建国同志跟沈茜同志的惊心时刻,他也不会想到自己女朋友,轻轻松松就在臭名昭著但也是纪律严明的金三角插去六个间谍,甚至还大有毒枭刚哥的贴身保镖。

    两人许久不见,哈拉了半天,等老猫告诉年华有货车来送货的时候,才依依不舍的把滚烫的手机放下。

    年华将所有未解开的毛料放到重新加固加大的地下室,为了更加的保险,年华将几张符箓贴在几块价值最高的毛料上。

    做好这一切,年华将地下室的层层安全门关上,嘱咐保镖们好好工作,就回到家里。

    她回家的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把寒假作业拿着,要知道这么多天,她根本就没有来的及写作业,没办法,这次去石市的时候要把它带上了。不管是重生前还是重生后最让她郁闷的永远都是寒暑假作业。

    年华带上作业跟一些零碎的翡翠去石市跟家人会和,要不是要回来接毛料的话,她根本不会回来。

    下午出发,晚上到了石市,还好这次不用去住酒店了,分给年建国副省长的房子下来了。房子已经重新粉刷过,家具虽然不是全新的可是还都是完好无损。

    考虑到年家的情况,分给他们房间比较大一些,而且省委书记亲自过问,有谁敢不经心啊。

    当天晚上,年建国同志来的十分的晚,等他回来的时候,年华下床出去一看,他正趴在马桶上狂呕,脸色是一阵红一阵白,一看就知道是喝多了。

    年华凑过去帮他倒了一杯水。

    年建国接过来,刚说了声谢谢,就又去吐。

    已经睡下的沈茜年夏也被吵醒了。

    “这是怎么了?”沈茜顺着声音找了过来。

    “你怎么喝了这么多啊?”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沈茜赶紧帮他把沾上呕吐物的外套脱掉。

    “呕……谁让我是新来的呢,这个一杯那个一杯,我就喝多了。呕!”还没说完又继续吐了起来。

    年华拍着他的后背问道:“书记省长就没拦着点?”怎么说也算是有些交情啊!

    漱漱口,年建国回答道:“拦着来着,不过人家吃到一半就走了,等他们走了我就被灌多了。”洗了把脸,拿个毛巾擦擦脸,看着沈茜撅着的小嘴,安慰道:“放心吧,也就今天这样,以后只要我不喝没人敢灌我酒的。”

    “好吧。”得到年建国的保证,沈茜的脸色好看起来。

    年华将醉汉放到床上,运功于掌帮助他缓解疼痛难受,使他不至于第二天还头痛欲裂。

    或许是舒服,或许是酒劲发作,就着年华的按摩,年建国睡了过去。

    第二天起床本来以为会疼痛难忍,没想到一点事都没有,头脑清晰神清气爽的,一想就知道是自己闺女的功劳。

    当他提前出现在办公室的时候,好多人都瞩目观看,要知道已经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不管是什么领导,多大的领导,来的第一天肯定要被灌醉,而经过宿醉几乎所有的领导都会迟到,可是没想到这个新来的常务副省长竟然神采奕奕,昨天明明把他给灌到桌子底下了,今天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年建国去上班,年华掏出寒假作业,可是看了没两页就烦了,一拍作业本,年华决定还是明天再写吧,今天还是跟老妈出去买东西好了。

    刚刚过来,很多东西都没有买,临海家里的东西都放到了阳光小区,根本没有带过来。就这样需要买的东西太多了。

    这第一件就是车!沈茜的上辆车捐献给了临海基金会,作为他们的办公用车。而年建国的私家车已经让司机开到石市了,当然了在办公的时候他还是会用省里统一安排的车,司机却是从临海带来的原来的那一个。

    没了车不方便,年华决定还是给老妈买一辆车,一说要去买车本来不打算跟她们一起出去的年夏那是蹦了起来强烈要去同去。

    三口人坐上出租车去了石市的汽车城,这里是石市最大的汽车买卖地,里面有各种品牌各种样式的汽车,一进去就挑花了眼。

    这次沈茜决定还是低调一点,不过空间最好比上次的大,年华年夏看了半天也没相中一辆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