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目瞪口呆
    年华看两人上钩了,手指直直的指向挂在那里供人羡慕嫉妒恨的玛莎拉蒂。

    肃静,一时间这块地方落个针都能听的见,玛莎拉蒂?有没有搞错啊!凌少扑的一声笑了出来,自己身为号称石市大管家的秘书长的公子,都不舍得买一台,这么一个小姑娘竟然这么异想天开想要买一台!

    申副总也是愣了一下,看凌少笑了,她也跟着笑的花枝乱颤,纤纤玉指指着那辆最新款的玛莎拉蒂讽刺道:“小姑娘,你知道那是什么车么?那可是玛莎拉蒂,哦对了,你或许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玛莎拉蒂吧,姐姐告诉你,你可是卖了你都买不起的豪车啊!”

    那血红的指甲差点划到年华的鼻梁,年华没有动作,年夏一把她的手给打到一边,怒视她。

    年华摆摆手,年夏冷哼一声退到一边。

    “我知道不知道有你们什么事,只要记住你们说的话就行了。”说完话年华转头对王经理道:“王经理,你们这里有这个什么玛莎拉蒂的现车吧!”

    王经理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有,我们这里正好有一台现车。”

    年华点点头,接下来说出的话让凌少申副总还有小邢感到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好笑了,申副总干脆说了出来:“我说小女孩,吹牛皮是不上税,可是也不要把牛皮给吹破了呀。就你这样的人想买这台车,等到下辈子吧!”

    小邢也在那里多嘴:“姐,我看他们根本就是想借着引子想看看真车,再拍几张照片,以后就可以在网上使劲吹了。”

    凌少在一边听着也是哈哈大笑。

    王经理根本不搭理他们,他实在是受够了这个申副总了,他知道她也看不上自己跟自己手下的那些人,反正早晚都要翻脸。

    小陈在王经理身边也是怒目而视,不过她毕竟还是车城的员工,也没王经理那样的底气,可是无声的抗议还是能做到的。

    申副总看他们这个样子,心里暗恨,早晚把这些碍眼的东西都清理出去。

    沈茜却是根本没有被人这么侮辱过,肚子气的一股一股的,实在受不了了开口反驳道:“你们这是什么态度,我们是你们车城的客人,你们不热情接待不说,还在这里冷言冷语,实在是太过分了。”

    申副总看了她一眼,冷哼一声,“客人?连辆车都买不起,算什么客人啊!”

    沈茜气的不得了怒道:“你是什么态度,把你们领导叫出来。”

    “诶呦!还打算找我们总经理呢。”申副总妖声妖气嗔道:“真是不好意思,我们总经理不在,现在说话算得是我们副总。”顿了顿接续道:“而我就是我们车城的副总。”话语里的得意洋洋让沈茜想要扇她。

    王经理则被小邢缠着根本去不了车库。

    凌少则忍不住走到年华身前,伸手就要摸年华的脸,嘴里则是花言巧语:“小妹妹,只要你陪哥哥喝杯酒,哥哥那辆霸道就归你了。”

    年华呵呵一笑,抬手伸向凌少。

    凌少喜出望外,心里还在想着,固然没有一个女人能够躲过金钱的诱惑,手指跟年华的手指一碰,就感觉一阵剧痛袭来,脑袋瞬间产生空白,很快又被剧痛疼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手指耷拉着动不了了,可是钻心的疼痛让他死去活来的。

    申副总跟小邢正好在年华的对面,只看到两人的手碰了一下,凌少就倒在地上,哇哇大叫。

    而在年华身后的王经理小陈则是纳闷的看向凌少,还以为他突然犯了什么病呢。

    沈茜也是一头雾水,年夏则是了然的一笑。

    掏出一张纸巾,把碰到凌少的左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擦干净,就那么摊着往后一抛,纸巾轻飘飘的飞到垃圾桶里。

    “聒噪!”凌少的哀嚎声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还好现在时中午,车城的客人已经不多了,年华眼光一冷,脚尖在他身上点了一下,凌少白眼一翻昏了过去。

    “哼!”年华看也不看他,转头对王经理笑道:“王经理,我想现在就看看那辆车?”从冷面到笑颜变化不及一秒,王经理被这个变故惊得脑袋已经有点运转不灵了,听到年华的话后,只能木木的点头,转身去了车库。

    而见证这一惨剧的见证人,申副总和小邢则是偷偷咽了一口吐沫,吐沫好像得罪了了不得的人。

    年华弯腰把凌少拎起来甩到椅子上,抬头看向他俩,蹙眉道:“不知道刚才的赌约还算不算数。”

    申副总一听咽了口口水,立马想要打退堂鼓,可是小邢却跟她不一个想法,凌少可是秘书长的唯一公子,这三个就算有些能力可是哪里能够斗得过人家,或许这就是自己飞黄腾达的契机了。

    想到这,小邢冷哼一声威胁道:“哼,你们可知道凌少的父亲是谁?我告诉你们,你们可是闯了大祸了,死到临头了,知不知道!”

    “噢?”年夏好奇问道:“不知道凌少的老爸是谁啊?”

    小邢一副狐假虎威得意洋洋的样子,“我告诉你,凌少的父亲就是市委秘书长凌天!”

    “哦!”年家三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他啊!”

    小邢本来以为只要报出凌天的大名,这一家三口肯定吓得肝颤,可是谁承想人家好像根本就不当回事,而造成这样的原因只有两个,一是不知道秘书长是多么大的官,二是人家也有靠山根本就不在乎,现在看看,肯定不是第一种了,那就只能是第二种了,难道自己这次真的是看差人了,把明珠当鱼目了。

    这时王经理让年华他们去试车,年华年夏沈茜跟着小陈走了,只留下昏过去的凌少,吓得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小邢,还有不知所措的申副总,终于申副总终于想起来,从凌少身上摸出手机,给凌天秘书长打了个电话。

    凌天一听自己二字竟然被一个女孩整治的晕了过去,当然怒发冲冠了,立时开车向这里过来了。

    年华在看到那辆最新款的玛莎拉蒂SUV的时候也是眼前一亮,本来画报上的就已经非常的漂亮气派了,没想到真正见到的时候那叫一个惊艳。

    沈茜也是挺喜欢的,这种SUV既不是轿车也不是越野车,但是它具备了轿车和越野车的大多数的功能,空间大速度快安全系数非常高,虽然说不出来,可是她还是觉得这辆车比那辆霸道的确是要好。

    年夏相对比她们,心情那叫一个激动啊,要知道他从小就是一个汽车迷,不过以前就算老爸是市长,可是也没有能力买一辆豪车,除非是去贪污受贿,更加不用说这种豪车中的豪车,玛莎拉蒂了,可是没想到今天这辆车就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就在自己的屁股底下。

    如果你现在问他做这辆车的感觉如何,他一定会说一个字,那就是“爽!”

    年华只是在上面试了一下感觉没什么毛病,就把位置让给了眼睛都绿了的年夏,她自己则拉着王经理去办手续。

    小陈跟在后面张大了嘴巴,她自己也没想到自己的客人竟然真的是想买那辆玛莎拉蒂!

    这次帮她办业务的还是小柔,小柔也听到了刚才的哀号声,可是因为要坚持岗位也没有过去看,眼睛偷偷的看向小陈,小陈给她用了一个眼色,小柔不明白她的意思,可是在她看到那辆车是什么后,也是大惊失色!

    年华暗地里翻了个白眼,拿出一张银行卡敲了敲桌子,在吸引过小柔的注意力后道:“请帮我刷卡,我要全额付款。”银行卡十分帅气的落到小柔的跟前。

    小柔这才从冲击中醒了过来,看向小陈的目光那是佩服啊,刚才是去了一张霸道的单子,谁承想不过一会儿的时间,就又换成唯一的一脸玛莎拉蒂。

    在众人皆醉年华一人独醒的,小柔浑浑噩噩的把手续办好,当交给年华的时候清醒过来,天啊,四百多万的车啊,说买就买了,人家还是一笔付清。

    王经理跟小陈也没想到年华这么干脆,要知道现在就算是富商,大多数也是办理车贷,很少有人一笔交清的,可是人家偏偏一比交清而且看表情那叫一个淡定,这样可以看出人家拿出那四百多万根本及不算什么。

    王经理跟小陈都能够得到不菲的奖金,尤其是小陈这钱都够她半年的工资了,王经理也是笑道合不上嘴了。

    两人簇拥着年华回到接待客人的地方,小意殷勤,重新上了茶点水果。

    年华就在那里等着年夏跟沈茜,对面做的就是还在晕迷中的凌少。然后再旁边就是紧张焦急等待凌天的申副总跟小邢。

    年华就跟看不到他们一样,该吃吃该喝喝的。

    就在年华等待年夏跟老妈沈茜的时候,从那边走来几个怒气冲冲的人,其中一个还拿着药箱子。

    这些人很快到了他们面前,年华数了数一共是六个人,那个拿药箱子的看到晕坐在那的凌少就赶紧过去,这肯定是医生了,不用质疑。

    剩下的那五个人里,打头的那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一看就跟凌少很像,这位应该就是市委秘书长凌天了。

    跟凌天并排站着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戴眼镜的斯文男,不过看凌天对他的重视,就知道这个人肯定不是普通人了。

    剩下那三个人都是警察,不过看他们满脸横肉的家伙,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看到靠山来了,小邢拉着申副总赶紧过去汇报事情的经过,当然了从他们口中出来的经过肯定是经过删减美化的。

    在听到自己儿子无缘无故就被打成这样后,凌天那叫一个怒发冲冠。

    小邢一看火候差不多了,立刻指认了年华。

    凌天以为把自己儿子整的这么惨的肯定是一个彪形大汉,可是顺着小邢的手指看到在那里优雅的喝着咖啡的年华时有点不敢相信。

    这时昏睡的凌少也被那个医生一针给扎醒了,年华根本就只是把他踢晕,没有再加其他的料,因此这个精通穴脉针灸的医生轻而易举把人给唤醒了。

    可是很不幸的是,凌少人醒了直觉也跟着清醒了,被医生给忽略的手指头又开始钻心的痛,“诶呦,我的妈啊,疼死我了。”

    这时才发现自己儿子的左手的手指头不自然的下垂,赶紧问医生道:“医生,我儿子的手指头没事吧!”

    强忍着疼痛,凌少也是听着医生的说法。

    医生摇摇头道:“请恕我无能为力啊。”

    凌少一听又急又怕又晕了过去,凌天也是不知所措,这个医生可是市委书记的专职医生,今天被自己请来给儿子看伤,可是没想到竟然还是没有用。

    这一切都归罪于那个小姑娘,凌天看向年华的眼神恶狠狠的,肯定就是因为她,凌天知道自己儿子贪花好色的毛病,就算看上你了,也不用下手这么狠吧。

    凌天将凌少交给医生,恳求道:“万医生,不管你用什么手段还请你帮我抱住我儿子的手指,凌天感激不尽。”

    万医生点点头,站在凌少身边,眼睛盯着他的左手开始思考治疗方案。

    而凌天自己则走到年华面前冷冰冰的看着她,在发现这个女孩根本就不为所动后,冷哼一声开口威胁道:“小姑娘,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心思这么歹毒,如果我儿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可要吃不了兜着走。”

    年华抬头看了看他,挑挑眉毛,“你就是这个小纨绔的老爸,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啊!”年华暗讽了他一句,“啊,对了,你儿子说了,我能买的起什么车,他就卖同样的车送给我,这你作为他的父亲,是不是应该帮助他履行条件啊!”

    凌天眉头紧锁,这又是什么情况,回头看了看小邢,得到肯定的答案。

    这都什么事啊,可是让他答应这个条件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挥挥手,他身后的那三警察围住了年华,就要上手。

    这时跟凌天一起来的那个三十左右的斯文男阻止道:“凌大哥,这不过是个小女孩罢了,她应该没那么大的本事,吓唬吓唬知道真正的凶手就行了。”

    这个斯文眼镜是市委书记的秘书邓白描,就算凌天是市委的秘书长,可是也要竭尽全力跟人家打好关系。

    凌天本来是打算把这小丫头抓住,等以后就让儿子自己处理,本来这人都说了话了,自己肯定要卖他个面子,可是只要看到自己儿子那可怜的样子,就不能轻饶她。

    小邢跟申副总以为年华肯定会反抗的,他们俩躲在一边,怕殃及无辜,而是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有反抗,任由三个警察把她给拷上。

    凌天看她这么上道冷哼一声,没有说什么么,可是邓白描却皱皱眉头道:“你们三个把小姑娘放开,三个大人难道还看不住一个孩子么!”

    三个警察一听,不知道要听谁的好,看向凌天,而凌天也不想摸了邓白描的面子只好点头。

    年华没想到这个眼镜男还算好的,那既然如此一会儿就不算你了。

    就在这时沈茜跟年夏欢天喜地的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被三个警察围着的年华,年夏当然不干了,冲了过去,把他们推开挡在年华跟前,厉声道:“你们想干什么?”

    沈茜跟王经理小陈随后也过来了,一看这架势都有点呆了,沈茜那也是女中豪杰一看这情况,站在自己儿女面前道:“你们这些人敢欺负我沈茜的女儿,有本事从我身上踩过去。”

    邓白描一见沈茜就觉得怎么这么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眼睛在她手里一扫,瞪大了眼睛,天啊,这个女人手里的钥匙不是豪车玛莎拉蒂的么!而且看他们的神态,到了现在还是那么镇定自若,可以说明他们肯定是大有来头。

    想了想邓白描还是决定把自己的发现告诉凌天,毕竟凌天平时对自己挺不错的,没想到在邓白描告诉凌天之后,凌天根本就不削一顾,“哼,咱们石市有钱的多的是。”

    邓白描只好什么都不说了。

    万医生忙了半天,却发现自己根本在做无用功,凌少的手指自己根本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搞不清楚原因,他根本不敢贸然下手,要不然治不好这个责任就是自己的了。

    当万医生把情况告诉凌天的时候,凌天都气炸了,他认定伤害了自己儿子的就是眼前这个小。贱。人,那叫一个咬牙切齿,怒火之下命令道:“你们三个给我打,把这一家三口打伤打残了我负责。”

    邓白描一听赶紧阻止,“凌秘书长,你冷静。”

    凌天一把把他扒拉一边,怒道:“我看谁敢拦我!”

    “我敢!”一个声音从他们身后传了过来,就算是愤怒的凌天也听出这个声音非常的熟悉,他转头一看,大吃一惊,这不是省委书记的大秘金秘书么,他不是一直陪着省委书记熊鹤书记么,怎么有时间来这里啊。

    看到金大秘,凌天就算有天大的愤怒也不敢再发了,他跟邓白描赶紧来到金大秘身前。

    凌天哈哈大笑道:“什么风把金大秘给吹来了?”在他刻意为之下,他平时跟金秘书还是挺不错的。

    可是没想到今天金秘书却根本不吃他一套,一把拍掉他伸过来的手,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了声,“凌天,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公器私用。”说完这句话就转到年华身前,这回的金大秘的脸上就跟开了朵朵桃花一样,笑的眼睛都没了,声音那叫一个和蔼可亲:“年华你来石市怎么没提前告诉我一声,刚才我跟熊书记说的时候,他老人家可是狠狠批评了一顿啊。”说着又看向沈茜,“年夫人还是这么年轻漂亮,年副省长有这么一对有出息的儿女,有这么漂亮的妻子,真是羡煞他人啊!”

    凌天跟邓白描听了半天,脑海里只留下了几个字,熊书记,年副省长,年夫人,儿女,凌天瞬间觉得自己好想晕倒,如果通过这些话再不知道这个一家三口的身份,自己也就白活这么多年了,怪不得人家有恃无恐的。原来自己父子是踢到铁板上了。

    这时他也不疼惜自己儿子了,这小子竟然调戏调到新任常务副省长的千金头上,那真是不知死活啊,尤其是这个年副省长非常得书记跟省长的器重,那就更不一样了。

    汗顺着凌天的额头流到眼睛里他都不知道,现在他想的是怎么样将功补过,要不然自己这个秘书长的位置根本就坐不稳了。

    与此同时王经理小陈张大了嘴巴,虽然知道这一家三口身份不普通,可是也太不普通了吧!

    申副总跟小邢彻底傻了眼,他们看不起的人竟然摇身一变变成副省长的家人,实在是太恐怖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