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后悔
    凌天张口结舌不知道说什么好,想说这不过是误会吧,可是刚才都把人家小姑娘给拷起来了,要说不是误会吧,那肯定是自己这边的错,思来想去他怎么说都出不来好。

    金秘书又看了凌天一眼,面无表情,看着他这个样子,凌天心里非常的恐惧,如果金秘书上来骂自己一顿,那还表示这事情好解决,可是现在人家来搭理自己都懒的搭理这说明事情就有些严重了。

    金秘书不搭理凌天,可是在看到邓白描的时候,眼神柔和了些,刚才的那一幕他可看在眼里呢,这小子虽然是跟着凌天一起来的,不过却没有为虎作伥,心里想着说出的话就比较柔和,“邓秘书是吧?”

    邓白描赶紧点头称是,虽然自己也是书记的秘书,不过一个是省委书记一个是市委书记,就算是省会城市的书记在省委书记面前那也是只能低头弯腰毕恭毕敬的。而自己在人家金秘书面前也是直不起腰来的,级别差着呢。

    “有时间咱们哥俩喝一杯!”撂下这句话金秘书丢下惊喜若狂的邓白描,走到那三个警察面前。

    这三个警察现在也看出不对来了,这个新来的什么金秘书不凡,连他们的大靠山凌天秘书长吓得大气都不敢出,更何况是他们这些小喽啰呢,偷偷摸摸的互看一眼,打算趁着他们不注意溜之大吉,可是谁承想这个念头一起人家就想起他们了。

    金秘书板着脸道:“你们是哪个派出所的?”

    三个警察互相打了个眼色,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心里那叫一个忐忑啊。

    金秘书又扫了一眼也就不逼问他们了,在他眼里这三个警察不过是个马前卒,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自己想知道他们是哪里的张张口就会有人把他们的八辈祖宗都调查出来。

    不过那三个警察还以为自己等人躲过一劫了,使了个眼色扔下凌天一溜烟的跑了,就算他们混横,可是也知道这位秘书长狠狠得罪了副省长,下场肯定好不了,那么肯定是管不了自己等人了,现在跑了,过一段时间这些大人物还知道自己是谁啊。

    三个警察跑了,可是剩下的人跑不了,凌天看他们三人走后暗地里骂娘,那个正在给凌少看伤的医生则是无比镇定,他不过是一个被请来的大夫,天塌下来也没他什么事,镇定自若的帮凌少把手用板子固定一下包扎起来。

    万医生边收拾东西边道:“凌秘书长,你儿子的手既不是断了也不是脱臼,我根本无能为力,你们还是去大医院看看吧!”

    说实在的凌天被金秘书这么一下根本就忘了自己儿子这个罪魁祸首还在受着伤呢,这时终于想起来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虽然怨他给自己带来了大祸,可是虎毒不食子呀,一听王医生说他治不好自己儿子的手,里面就急眼了,“我说老万,平时我对你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清楚,这会我刚遭了点难,你就这样对我!”怒瞪的双眼通红,一半是因为自己儿子,一半是因为自己刚刚遇到点挫折就有人看不起自己了。

    王医生翻了个白眼,如果他能治的话他当然会治了,可是现在的情况是自己根本就不会治也治不了,可是说真话人家不信,既然如此还是另请高明吧!

    万医生最后说了句:“你如果这么认为心里好受那你就这么认为吧,奉劝你一句,赶紧把你儿子送到最好的医院去治疗吧!”说完这句话,王医生对年华等人点点头,拎着药箱走了。

    不过他临走的时候,把扎在凌少穴位里帮忙止疼的银针起了出来,他走后不多时,凌少啊哦的一嗓子,清醒了过来,手指倒是不疼了,可是却一丝知觉也没有了,晃荡着软趴趴的手指,一个大男人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凌天被自己儿子哭的也是鼻子一酸,他是在悲哀自己的仕途的即将结束。

    年华一家却根本不看他们,金秘书陪着沈茜年夏坐在那里聊天,邓白描敬陪末座,王经理小陈则是精神抖擞的帮助年华办理保险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事情。

    邓白描自告奋勇想要帮年华他们弄一个好牌照,被年华给拒绝了,在她看来牌照读着顺口就行,那些什么“666”“888”“999”,这些显摆的号码她是不喜欢,不过开着一辆玛莎拉蒂出去,就算牌照上不显摆,在其他人眼里也是大大的显摆。

    不过有人愿意帮忙,能够更快的取出牌子来更好,年华跟邓白描道了谢,邓白描连声道:“不用不用,就当是我给你们赔礼了,今天真是不好意思了。”

    年华摇摇头道:“不关你的事,都是有些人闲着没事找抽。”

    邓白描一听心里踏实了,只要不记恨自己怎么都成,自己这么一赔罪人家也收下了,也算是互相来往了,算是搭上了年副省长,而且还正式认识了金秘书,自己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相对比邓白描的心里美,一旁的凌家父子就可怜的多了,凌天多次想跟年华道歉,可是都被年华故意打断,后来他也看出来了,现在人家根本不想搭理自己。

    凌天觉得这么干等着也不是办法,还是想办法去活动活动,舍着这些年赚的钱,争取不被人赶下这个位子,钱没了还能再赚,官位没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想到这凌天拉着还在呜呜哭号的儿子,急急忙忙出了车城。

    年夏看自己老姐根本不拦着他们,不解问道:“老姐,这么容易就把他们给放了?是不是太便宜他们了。”刚才那个老头还把自己老姐给拷上了,依着老姐的性格不应该啊。

    年华神秘的一笑,年夏以为自己没有惩罚他们,其实大错特错,凌少得手指除非找到另一个一流高手,否则肯定是好不了,而凌天心里也明白自己的仕途肯定是到头了,要知道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官职比他们的生命都重要,让他们从现在的高位撵下去,比杀了他们还痛苦,以前他们是高高在上,现在对他们原来的手下都要仰望,这种逆差可是不好受啊。

    而申副总跟小邢,大冷的天一身的冷汗,这次真是闯祸了,还是大祸。

    年华他们在那里说说笑笑,他们两个就站在那里不敢动弹,年华他们待了多长时间他们就站了多长时间,到最后腿肚子都打颤了还是不敢离开。

    王经理跟小陈来来回回看到他们这幅样子,心里那叫一个舒畅,申副总仗着自己是老板娘的表妹在车城里作威作福的,而小邢则是在申副总身后狐假虎威的,不过如果老板知道他们得罪了副省长一家的话,那肯定是卷铺盖卷走人。

    最后申副总终于忍不住了,动了动酸麻的腿脚,靠近年华笑的那个卑微,哀求道:“年小姐,都是我们有眼不识金香玉,得罪了您,我知道我们俩都是罪大恶极,您大人有大量您就当个屁把我们放了吧。”

    听着她这话沈茜忍不住了,讽刺道:“哟,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现在怎么改口风了,你不觉得有点晚了么?”

    小邢在后面焦急道:“这可不能怪我们,要不是凌少,我们也不可能被蒙蔽眼睛,识不得泰山啊。再说了他老爸可是大官,我们哪里敢反抗他啊。要不是他我们哪里敢得罪你们啊。”

    年夏一听差点被气乐了,“我记得一开始可是你招待我们的,难道你借口上厕所跑了也是因凌少看上你了?你们还真是好基友啊!”

    申副总小邢脸皮那叫一个厚,一个劲的在那里撇清自己把所有的过错都推给了凌少,年华被他们吵得恼人疼,挥手把人给轰走了。

    中午的时候年华等人都没有吃饭,而金秘书接到年华的电话就过来也没有吃饭,等一切弄好的时候已经两点多了,年华决定请他们吃饭,把王经理跟小陈也叫上了。

    一般来说现在不是饭点,除了快餐店几乎没有地方开张营业,不过这当然难不倒他们。

    邓白描一个电话过去,一家星级饭店就帮他们准备好了一桌饭菜,等他们过去就能吃。

    因为车的牌照也已经弄好了,沈茜直接开着新车就上了路,这一上手,就感觉道不同了,“天啊,这几百万的车就是跟几十万的不一样,我以为我以前的那台就不错了,现在一看的确是有差距。”

    年夏就坐在副驾驶,口水顺着嘴角滴滴答答的流了下来,他都要馋死了,天啊,为什么自己没有成年,如果成年的话第一个开车上路的肯定是自己了。

    听到老妈的话后,年夏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啊,“行了,行了,有你这样的么,不知道你儿子正眼馋着呢。”

    沈茜得意的瞥了他一眼,嘴里哼着小曲,美滋滋的让人看着想打人。

    年夏冷哼一声,看向窗外,可是很快眼睛又不由自主的看向车里的设施。

    年华虽然没有年夏那么痴迷,可是也觉得这豪车坐起来的确是舒服啊,在真皮座椅上揉了揉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了上去。

    金秘书跟他们坐在一起,他虽然是身为省委书记的秘书可是也没有多少机会坐这种豪车,看了看一脸羡慕的看向沈茜,“年夫人,我还是那一句话,您真是有福的人啊。”

    沈茜委婉的笑了笑,可是怎么也抑不住从心里到外面的得意。

    王经理开车载着邓白描跟小陈在前面带路,沈茜开车在后面跟着。

    一路收获无数星星眼,其实很多普通人根本就不知道玛莎拉蒂的车标,可是在好车爱车人的眼里那可是不得了,而且就看着这气势也知道不是什么便宜车。

    当沈茜将车停在饭店门口的时候,等在那里的饭店老板眼睛一亮,现在社会车也变成一个人的身份标志。

    就在他以为邓白描会在这辆车里出来的时候,邓白描从前一辆车里下来,他刚要过去欢迎,就看到邓白描一路小跑跑到那辆玛莎拉蒂跟前,打开车门恭敬的请里面的人出来。

    年华一家三口他不认识,可是金秘书以前也在他们这里吃过饭,见过一面,他可是牢牢的记住他的样子,没想到这次邓白描请的人竟然是他。

    年华一行人下了车,就看到前面站着一个笑眯眯的小眯眼,看到他们注意到他,爽朗的一笑,“哈哈,金秘书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失礼失礼。我是这家饭店的老板范多,您就叫我老范。”

    金秘书笑着点点头,“对,我记得你,你的名字很有意思。”

    范多没想到人家竟然记得自己,那是喜出望外,赶紧把几人迎了进去,当然他也没忘记跟他已经非常熟悉的邓白描,“邓秘书,您可是好久没来我这捧场了,想的我老范是茶不思饭不想啊。”

    邓白描一听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过他们的关系不错,要不然也不会选他这里了,等到了包间,邓白描帮他介绍道:“我可是帮你带来了贵客,这位女士是咱们新来的年常务副省长的夫人,这二位。”指着年华年夏,“这两位是年副省长的公子千金。”

    范多眼睛一亮赶紧过去打招呼,“请恕我眼拙,您三位都是人中龙凤,我竟然没看出来。失礼失礼。”

    年华三人点头致意。

    邓白描连王经理小陈也一并介绍了,范多也是热情欢迎。

    这顿饭吃的是宾主尽欢,菜很快就上完了,范多哪里能够放弃这样的好机会,端着酒杯就上了桌子,在他的带动下,根本没有冷场。

    就算是王经理跟小陈跟邓白描金秘书也是说了几句话,邓白描还承诺以后有事可以去找他,虽然不是金秘书的承诺,可是得到这句话的王经理两人就跟得了好几个金元宝一样。

    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等他们吃完饭就快五点了,跟那些人交换了联系方式,一家三口去了超市,扫荡一些必须用品。

    等他们拎着大包小包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估摸着老年同志应该下班了,沈茜给他拨了电话,今天老年同志不在家吃了,正好年华她们也吃饱了,晚饭也吃不下了,正好去逛街消食。

    年华很快就知道这不是一个消磨时间的好办法,年夏走的腿都软了开始抱怨:“老姐,你说我也算是练过的,可是我都快走不动了,老妈怎么还是这么有精力啊。”

    年华回答道:“老妈在逛街的时候,体力加成是百分之一千,还打了鸡血,我等凡人只有甘拜下风了。”

    走在不远处的沈茜当天听到了他们的抱怨,不过就当没听到一样,自己好久没有逛的这么爽了,好不容易身后跟着两个帮她拎包的,肯定要逛个痛苦。

    最后年华年夏实在是受不了了,摘下满身的袋子,蹲在地上表示抗议,不管沈茜说什么他们就是不走了。

    最后沈茜只能妥协,正好年华年夏肚子里的食物已经消化殆尽了,一致决定去吃夜宵。

    可是他们刚刚上了车,就接到了年建国的电话,原来年建国今天请他手下的那一帮子人吃法,谁承想都喝多了,虽然他的司机没有喝酒,可是他却发扬风格把车让给了其他人,他自己拨打了自己老婆的电话,以他对自己老婆的了解,憋了一个冬天的逛街欲肯定是全面爆发了,现在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还没有回去呢。

    接到年建国同志的电话后,沈茜就开车去了他说的地点。

    等他们到的时候,年建国还有好几个人都站在那里,在看到沈茜的车的时候,年建国看了一眼也就扫过去了,他虽然听老婆说今天要去买车,但是却不知道买什么养的,他估计依着老婆肯定是要买一辆轿车的。

    他不在意,可是他身后的那些人可是对这辆车眼热无比,年建国身边新挑选的席海洋席秘书看着这车眼睛发亮。

    可是这辆车竟然就停在了年建国的身前,车门打开,下来三个万分熟悉的人,年建国吃了一惊这不是自己老婆跟闺女儿子么。

    “这是你们新买的车?”年建国也反应过来,这辆超级豪华的SUV就是自己老婆的最新座驾。

    沈茜点点头,“没错,你别说这车的确是比咱们以前的那辆车好用的多。”

    年建国虽然认为有点张扬,可是也没有多说什么,自己行得正也不怕流言蜚语,转身把自己家的三个大宝贝介绍给他身后的人。

    年华跟在沈茜身后有礼貌的回礼,并记住这些人的样子。

    这些人狠狠的垮了沈茜年轻漂亮,年华年夏聪明后,一个个做车子走了,最后只剩下年建国的秘书席海洋。

    席海洋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着辆车,眼睛贼亮贼亮的。

    年建国招呼他们上车,把席海洋也叫了上来,沈茜愣了一下,年建国道:“找个地方吃夜宵,今天光喝酒了,根本就没吃饱。”

    沈茜冷哼一声道:“就知道喝酒,也不知道少喝点。”

    年建国哈哈笑道:“我喝的是桃花醇酿,我这是支持咱闺女的事业。”

    年华正在寻找吃夜宵的地方,就听到自己躺枪了,翻了个白眼道:“不要拿我当借口。”

    吃夜宵的时候,席海洋欲言又止,年建国看出了他眼中的疑虑,秘书可是在工作上跟自己最接近的人,他有义务帮他解惑。

    “你不用担心。这车是年华买的,以她的财力还是能消费的起的。”说着指了指外面超级大屏幕上不断播放的广告,“这个桃花醇酿就是年华的产业,还有最近风靡全国的控油器也是她的。”

    席海洋这才知道为什么人家年副省长明目张胆的开豪车,原来是家里不差钱,这么一说他也就释然了。

    在石市住了几天,赶完了所有的作业,也就开学了,年华跟年夏做动车回了临海,等待开学。

    回到临海拨通了沈妙妙现任经纪人的电话,听她汇报完沈妙妙现在的状态,年华点点头,虽然对沈妙妙离家出走不满,可是毕竟是自己妹妹,在让她自力更生的基础上能帮一些还是好的。

    给展青云打电话,对方正在关机,应该是去出任务了,展青云三百六十五天,得有两百天要出任务,虽然两人见面不太多,可是感情还在稳步增加中。

    期间师傅周大师联系过一次她,告诉她自己打算去神农架搜寻奇花异果奇珍异宝,让她不要担心。

    而年华对这件事非常的好奇,如果不是马上要开学了,她肯定会去看看的,不过现在还是算了吧。

    还没有过元宵,年华他们的学校就开学了,经过一个假期,大多的人都长胖了,尤其是班里的几个女生,胖了十来斤。

    莫丽丽木晓也是不例外,在看到年华神清气爽的进来后,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啊。

    可是很快他们的注意力被彻底转移了,因为班主任郝卓宣布:“我们学校要进行寒假的摸底考试,希望大家认真准备。”

    “天啊,救救我吧!”

    “不不会吧,我可是一个寒假没看书了,怎么办。”

    整个教室怨声载道,都在那里指着班主任狡猾狡猾的。

    班主任郝卓也知道他们的想法,可是还一百多天就要高考了,从现在开始就要进入高考备战了。

    年华虽然也是对开学就考试不赞成,不过她现在记忆力超群,根本不用复习就能考的不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