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香港求救
    在经过被木晓称之为“地狱”的摸底考试后,学校正式上课,年华的好成绩让班主任郝卓在班会上点名表扬,这为她收获了白眼无数,其中最大的一颗就是木晓的,莫丽丽也是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咬她一口,

    年华鄙视的看了她们一眼,颤颤自己的卷子,叹了口气,“本来这道题我早就会,可是就因为马虎了一下,被减了两分,要不然,唉,不说了。”边说边摇着头把物理卷子放到书包里。

    这一幕怎么不让木晓莫丽丽他们气愤,这就是的便宜卖乖!几个跟年华关系不错的女生摩拳擦掌,上去就是一顿暴打,最后年华铜皮铁骨没被打通,她们的拳头到时红了一片,被打的没怎么样,打人的倒是身心受到了严重伤害,一个个要求年华赔偿精神损失费,一人一杯奶茶!

    年华被这几个小姑奶奶逼着从最受学生欢迎的奶茶屋搬了一箱子回来。

    自从他们班的同学知道年华的身份后,面上不说,可是实际上还是对年华有点疏远,虽然有的同学想要巴结她,但是在大多数同学眼里,她就是那高山,高山可是要仰视的,不说其他同学同班同学都对她高不可攀的感觉,可是慢慢相处之后,他们发现年华还是那个年华,没有因为身份的不同而有所改变,他们恍然大悟,原来人家的身份就是那个样子,原来的年华就是真实的年华,这跟他们心目中的高官子弟非常的不同,要知道隔壁班的那个班长仗着自己老爸是官,在班里颐指气使的霸道极了,两相对比,他们对年华的好感蹭蹭蹭往上升!年华跟同学的关系竟然比以前还融洽了,时不时还开个小玩笑。

    正式开始学习后,年华的时间骤然紧凑了起来,还好她的各个公司企业都蓬勃发展,挑选的领导也都有能力,不用她费太多的心,只要把握好大方向,她就做甩手掌柜的,每天除了练武画符还有就是给父母还有展青云打个电话发条短信什么的。

    这半年不知道为什么,展青云也是非常的繁忙,从过年开始很少有闲着的时候,当然只要一有时间就会跑到临海看年华,虽然待不长时间就要又离开,每次来的时候,都对着年华痴痴的看着,年华每次都会不好意思,为了缓解心理的羞涩都会问东问西的最后变成漫天乱弹,展青云也是一改平时的少言少语,随着她胡乱回答,反正到最后他俩都不知道他们正在说什么,不过相视一笑时,心里无比温馨。

    期间金秘书、邓白描、王经理还有小陈分别给她来过电话,金秘书告诉年华凌天被双规了,他的手脚也是不干净,从他的住处搜出一百万的现金,还有各种金饰品跟金条,估计也要有几十万,最重要的是在他妻子跟儿子的名下竟然高达十多处房产,还有存款一千万,甚至还在外地养了一个二奶,还生了个女儿,手里还攥着他几百万。

    他的靠山怕受到牵连对他置之不理,几天之间凌天就从人上人变成了阶下囚。

    凌少也是从云彩上跌下了尘埃,左右的狐朋狗友们对他是避之不及,原来的专横跋扈那是一点不剩了。

    邓白描说的也差不多,不过他还把那三个警察给整治一番,也表示了一声感谢。

    而王经理跟小陈说的则是申副总跟小邢,在老板回来后得知了他俩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立刻把申副总跟小邢开掉了,因为这样老板老婆还跟老板大吵一架,可是这次一向惧内的老板根本不为所动,申副总跟小邢也知道他们肯定是留不下了,灰溜溜的走了,而王经理就被老板提为副总,小陈也成了售车人员的队长。

    年华听到他们落下的下场不过是挑挑眉毛,年夏则是解恨的不得了。

    转眼间,距离高考还有一个月,年华放下手里的笔,掐掐自己的额头,就算已经经历过一次高考,还是为高考的紧张气氛所影响啊。

    看看时间已经十点多了,合上写完的练习册,年华松了口气,就算是她这种写作业挺快的人都要到这个时间,跟不要说那些速度较慢的了,现在一个个挂着黑眼圈,总是睡不饱的样子,有几个甚至上着可就输葡萄糖补充能量,年华对此不屑一顾,木晓本来也想试一试,可是她有点害怕扎针,最后还是算了。

    年华躺在床上刚要睡觉,就听到手机铃声响了,年华皱皱眉头,听手机铃声并不是展青云或者是年家的人,到底是谁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年华拿起来一看,竟然是一个意想不到得人。

    年华刚刚把手机接通,就听到对面焦急的声音:“年华,你快来救救我爷爷吧,我爷爷他……他……”

    “李菲菲,你慢点说,你爷爷怎么了?”打电话就是李菲菲,而她口中的爷爷肯定是香港首富李生无疑了。

    听到年华的声音后李菲菲稍微平复下情绪道:“我爷爷他今天晚上出去参加晚宴,回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可是不多一会儿,他就面色铁青的倒在地上,眉宇间萦绕这一股黑气,手指甲脚趾甲也变黑了。找来的医生都找不到我爷爷的病因。我就想到了你,你快来吧。”

    年华知道李菲菲这是疾病乱投医了,她不一定认为自己能够治的好他爷爷,不过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罢了。

    她估算了一下,一怔,她记起来了上辈子就是这个时候,应该说是几天后,李家就宣布李生去世的消息,而他身后留下的财产则引起了李家内部长达两年的斗争,最后以二房获胜告终,一方落寞下台后,被二房打压的无以复加,不过经过这么一场逆墙之斗,李家也算是伤筋动骨了,李家首富的头衔也退位让贤了。

    没想到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当初李家宣布的消息中,李生是得病死的,这么一看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啊。

    年华犹豫片刻也就答应了,毕竟上次接受闪耀娱乐股份的事就是人家李生帮的忙,自己于情于礼也要还上,而且自己复习的也差不多了,再怎么样应该也用不了一个月的时间不是,不过她丑话可要说在前头,“菲菲,我去可以,可是我不保证肯定能治好李生,你要明白。”

    李菲菲吸了吸鼻子道:“我知道,你放心就算你也不行,我们李家也不会有怨言的。”

    年华虽然不怕李家,可是怕麻烦,什么还是要说在前头的好,万一答应了人家却完不成,那不是吸引人家仇恨呢么。

    年华本来打算明天再去的,可是人家李家是什么人,直接开了私家飞机来接年华,年华一想也行,早去早回,说不定容易的话,还能回临海吃早餐。

    因为时间太晚了,年华只是跟年夏说了一声,年夏对他老姐一个人出去也是非常的放心,如果有歹人想要伤害她的话,那这个人就很可悲了,受伤的肯定是他自己。

    年建国和沈茜身在石市,年华怕打扰他们休息也就没说,不过倒是给展青云发了条短信告知他自己的去向,很快就得到了回复,上面只写着两个字,小心。年华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展青云在这两个字上的浓浓关心。

    年华拎着没有带太多的东西,可是在看到上次去香港参加拍卖会拍到的那块不知道是什么玉符的羊脂白玉的时候,鬼使神差的戴在自己的脖子上。

    年华没有看到的是在带上羊脂白玉后,她天庭上的不知何时出现的一股黑气,被冲淡了很多,只留下淡淡的一道痕迹,几乎看不出来。

    符纸朱砂毛笔是必不可少的,还有几块雕刻成型的“平安玉符”,剩下的就是手机证件银行卡还有一些零钱放入背包中。

    等收拾好自己,坐车到了临海飞机场的时候,李家的私家飞机已经降落了,年华看看时间从李菲菲给自己打电话到现在不过才一个多小时,而从香港飞临海需要两个多小时,这么算来这辆飞机是在李菲菲打电话给自己之前就起飞了。不仅感叹李家真是有钱啊,都还不知道能不能请到自己,就让飞机飞过来了。

    不过年华转念一想,如果这件事发生到家人身上,需要等着人治病救命,自己也肯定会做这样的决定了。

    在李家的协调下,年华很快上了飞机,飞机很快就起飞了,两个多小时后飞机直接停到了香港飞机场,年华一个没有港澳通行证的人堂而皇之的站在了香港的土地上。

    刚到了香港,李家的直升飞机就到了,年华以最快的速度到了李家。

    等下了直升飞机往里面走的时候,年华发现虽然李家的顶梁柱危在旦夕,但是整个李家却是焦急却不散乱,佣人保镖都还在各司其职,没有人交头接耳的,年华暗自点头,不愧是香港第一世家。

    当年华到了大厅,就看到一个身穿黑色裙子的性感丽人飞扑到自己怀里,一个劲的呜呜哭着。

    过了一会才抬起头,拉着年华就往楼上走,边走边哭着道:“年华你可一定要救救我爷爷。”

    年华看她哭的这么伤心只能安慰她几句。

    李生的卧室是在二楼,在卧室外面聚集了一大帮人,这些都是李家的人,不过大多都是亲戚,李家真正的嫡系都在卧室里面。

    李菲菲敲开房门,带着年华进去,在卧室里除了躺在床上的李生,竟然有十来个人站在里面,不管上辈子还是这辈子李家的人都是财经报道报纸上经常出现的人物,年华当然也认识几个,年华眼睛一扫,开始对号入座。

    那个不到五十的中年人应该是李生的大儿子,也是李菲菲的父亲,李博,站在他身后一脸担心的二十多岁的精英男就是李博的长子李菲菲的哥哥,李飞扬。

    站在李博对面的是李生的二子李研,站在他身后的是他的一个儿子,李子浩。

    那边还有几个女人,她是认不出来谁是谁,可是能在这个屋子的肯定是李生的至亲。

    当李菲菲拉着年华进入到卧室的时候,正有一个医生帮李生做检查,不多时,医生叹了口气,摇着脑袋出去了。

    年华冷眼旁观李家大房李博一家非常的失望,而李家二房李研一家虽然也是一脸的痛苦,可是从眉宇间透露出一丝喜色,年华眼睛一冷,这么看来李生这个样子肯定跟二房有关了。

    年华又把眼神看向那几个女人里,这些个女人大多都是真心实意的担心着,其中两个女人就非常流于表面了。

    李菲菲看医生出去了,赶紧拉着年华的手来到床前,年华一扫躺在床上的李生,一股狰狞的杀意扑面而来,年华。噔噔噔倒退两步化解开这股扑面而来的恐怖杀意。

    可是在其他人眼里就是年华看了看李生,就被李生的吓得倒退几步。

    李菲菲看到过年华的厉害,对她充满信心,可是谁承想刚刚看到爷爷的情况就被吓到了,不过也不怪她,当她第一次见到爷爷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

    年华化解恐怖杀意后才看向李生,这一看大吃一惊,虽然身上盖着被子看不清楚,可是从露出的手脸脖子就就可以看出来,李生的嘴唇一下的地方都已经变成了青灰色,可是嘴唇往上还是原本的肤色,不过额头上一股浓重的黑气盘旋其中。

    年华瞪大眼睛,这个情况,这个情况不就是……

    年华站在那思考解决方法,可是在那些李家人的眼里,这个被李菲菲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能人根本不靠谱,这小丫头撑死也就十八,就算厉害又能厉害到哪里呢。

    大房因为人是李菲菲请来的,什么都没说,而二房就开始发难了。

    原来李菲菲说她能找到高人救李生,而且夸得年华世上难找的时候,他们就有点害怕,怕他们的歹毒的手段被发现,一直想办法,可是在年华出现的时候,心放到了肚子里,这回看她都被吓到了,那叫一个幸灾乐祸。

    李研顾忌身份没有说什么,可是李子浩则是百无禁忌,而且他从小就跟堂妹不对付,小时候打架最后挨骂挨打的都是自己,李菲菲在下人面前也是比自己有面子,这些李菲菲靠的不就是爷爷的喜爱么,现在爷爷这个样子了,我看你李菲菲还怎么狂的起来。

    心里想着嘴里就说了出来。“我说李菲菲。爷爷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找人来搞笑,你真是大不孝啊。”

    李菲菲一听就知道这时堂哥李子浩再讽刺自己呢,有心回嘴,但看着爷爷躺在那里的样子,哪里还有心情吵架,再加上看到年华紧皱眉头但眼神十分清明就知道她在想办法。

    就在年华想办法,李菲菲忍气吞声的时候,门又开了,这回进来的是一个吊儿郎当的男人,身后跟着一个仙风道骨的道士。

    男人进来就嚷嚷开了,“姥爷啊,还是你外甥想着你啊,我给你请来了尤大师。保证能看好你的病,到时候您老人家可不能亏待了我。”

    李菲菲看到这个人进来就咬牙切齿,不过年华从她的眼睛里看到的却只有恨铁不成钢。

    一派仙家风范的尤大师四平八稳的来到李生床边,低头看向李生,这一看不要紧,看完后吓得窜到一边。看到门在那边,竟然想夺路而跑,嘴里还念叨着:“无量天尊,贫道突然想起有要紧事,贫道先走一步了。”

    可是那里能够如他所愿,他刚到门口就被人堵住,尤大师抬头一看,是一个平凡中年人,不过他体内蕴含的力量可是不平凡,知道自己走不了了,尤大师焦急道:“你这个人赶紧把我放出去,老子不干了。”说话的时候把贫道什么的都忘了,连老子都出来了。

    挡住门的是袁白鹿,本来他都已经打算回大陆了,没成想李生出去一趟,回来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他跟李生的感情一向很好,当看到有人知道原因的时候当然不能放过了。

    尤大师被他一拦,心里那叫一个急啊,虽然自己自认为能力超群,可是在这个东西面前那也是蚍蜉撼大树啊,自己根本无能为力,而且看他这个样子,马上那个东西就要出来了,到时候这个屋子的人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说出什么四五来,肯定不会让自己出去,可是如果不说实话,这么多人因为自己而死的话,自己心里也会良心不安,叹了口气,他开口道,“这是被恶鬼缠身了。”

    “这是恶鬼缠身。”年华同时道。

    尤大师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人跟自己一样看出了虚实,瞪大眼睛看去,大吃一惊,竟然是一个小姑娘,自己都三十多了才能勉强看出来,这么一个小家伙竟然也看出来了。

    李家的人被两人的话给惊到了,恶鬼缠身?

    本来以为尽在掌握的李家二房的人互相看了一眼,眼里竟是震惊,那个人明明说是降头术啊,怎么会变成了恶鬼缠身了。

    年华则是时刻注意着李家二房的众人的神色,发现他们眼里的震惊,知道实际情况跟她们知道的不一样。

    李博则是追问道:“这个恶鬼缠身到底是什么?”

    李家的其他人也都看着尤大师。

    尤大师一看自己根本走不了了,只好解释道:“顾名思义,恶鬼缠身当然是被恶鬼给缠上了,被恶鬼缠身后身上会出现一圈又一圈的青灰色,随着时间的推移,青灰色会遍布整个身躯,然后再向头部漫延,如果整个头部都变成这个颜色后,就说明这个人已经没救了,当然了现在这个社会上几乎已经不存在这么厉害的厉鬼了,大多数在阳光照射后就会自动消退。”

    李家人刚要松了一口气,就听着尤大师继续道:“不过我看李生额头上这么多的黑色就知道这是一个几百年的老鬼,这种恶鬼可是不好解决的,在他把李生缠死后,肯定还会再在你们李家找目标的,直到你们满门灭绝。”

    “不可能,你胡说。”李研怒道,“我父亲不过是生病了而已,你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

    尤大师耸耸肩,“你不信更好,那么请施主把门打开,让贫道出去怎么样。”

    李菲菲一听吓得魂不守舍,询问年华得到肯定答案后,不知所措。

    就在尤大师跟李家的人对峙的时候,床上的李生,出现了重大变化,脸上青灰色的蔓延快了很多,不过几分钟,就从嘴巴下面延伸到了眼睛底下,而且李生身上散发出一种让人拔腿就跑的恐怖气息。

    年华一看就知道坏了,大声道:“这个恶鬼或许是千年恶鬼,它能够听得懂我们的谈话,它这是要先下手为强了,你们赶紧跑啊。”

    一听年华的话再看李生身上越来越浓的恐怖气息还有突然出现在他头上的一团黑色东西,让人感觉到本能的害怕。

    李家的人这时一感觉到不对劲了,纷纷夺路而跑,可是房门却怎么也打不开,向外面求救却发现外面根本没人听到他们的呼喊声。

    李家也就只有李博跟李飞扬还镇定一些,李研一家则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明明说是下的降头术的,怎么到最后变成了恶鬼缠身,而且自己还成了攻击的对象。

    年华一把李菲菲拉在身后,几步走到李博父子面前,手里攥着所有的“平安玉符”挡住他们。

    尤大师一看这架势也来劲了,反正不反抗肯定完蛋,但是如果反抗了说不定还有那么一小丢丢的机会活下去,为了这么一点小几率自己也要努力了。

    尤大师也有自己的法器,那是一个铜葫芦,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将将挡住几个女人,最后二房的人就那么直愣愣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们深信下的是降头术,可是现在不确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