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重伤
    李研眼睁睁的看着那团黑雾翻滚聚散,最后形成一个人形,黑雾组成的人形,五官清晰,年华大吼一声:“不要看它的眼睛!”

    可是还是晚了,李研本来就看的目瞪口呆,愣神之下根本没有注意年华的叫声,直勾勾的看进了恶鬼的鲜红狰狞的血瞳中,没有由来的打了个冷战,一股寒意从头瞬间到了脚底,好冷啊,李研闪过最后一个念头,身体僵直的倒在地上,“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竟然碎成了好几半。

    屋子里一片的死寂的,胆大如年华都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几个男人腿肚子打颤一股尿意充斥大脑,几个女人倒在地上干脆人事不省了。

    李菲菲眼睛一翻就要晕倒,年华一把拉住她,如果就这么晕过去,以后肯定会形成巨大的心理阴影,在年华的真气刺激下,李菲菲缓了过来,脸上煞白不知所措,拉着年华的胳膊,身体瑟瑟发抖。

    尤大师呸了一声骂道:“真TMD倒霉,我不过是想转笔外快而已,怎么就碰上这么个硬茬子。”

    年华的注意力完全在恶鬼身上,在她脑海里的记忆里可是清楚的写到,千年恶鬼出没会冰封千里,即使没有僵尸之祖旱魃的威力大,可是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千年恶鬼的形成条件比千年的僵尸可要难得多,在记忆力见过的大多数都是几年之内的,五十年以上的都很少见到。

    因为饿鬼的形成必须是临死前怨气冲天,而且死去的地方必须是大凶之地,就算是有这样的条件,能够成形的也是万分之一,就算侥幸形成了恶鬼,随着时间的流逝,怨气被阳气削减,慢慢的也会自己消失,而唯一能够让它生存下去的就是要去吸收怨气,吸收的越多存在的时间越长。

    可是天地间那里有那么多的怨气,所以为了不消失在天地间,它们也会吸收人的精气,恶鬼伤人的事情时有发生,不过就算能够吸收精气维持生存,可是能够消灭恶鬼的天敌太多了,而首当其冲的就是雷电,而且是力量越强就越容易受到攻击,只要被雷劈到那就是个灰飞烟灭,所以大多数的恶鬼不是被捉鬼天师捉走的而是被雷劈死的。

    因此千年恶鬼那是相当的相当的稀有,可是每次出现那都是人间的灾难,距离上次千年恶鬼出世已经六七百年了。

    那次的后果是一个几万人的小城变成了死城,无数的奇门异士参与围剿千年恶鬼,最后十不存一,而那个高人的师傅就是在这次身受重伤,一年后重伤不治而亡,最后千年恶鬼之所以被消灭,就是因为高人的师傅布下层层大阵,引下紫宵神雷将千年恶鬼轰成飞灰。

    可是没想到六百年多年后的今天,自己也碰上了同样的东西,可是现在的自己哪里有那时的条件,身边只有一个不着调的奇门人,剩下的都是普通人,现在自己也没有能力布下大阵,综上所述,年华“愉快”的发现,自己或许是在劫难逃了。

    年华不禁有点后悔,早知道自己出来前就给自己算一卦了,虽然现在还是学艺不精,可是说不定能在上面看出什么端倪,当然了她不会言而无信,可是能够让自己多做些准备啊,打不过的话还可以跑么,现在自己手里只有几个“平安玉符”,可是这在恶鬼面前根本不够看好不好。

    其实从恶鬼成型到李研被冻死再到年华心里千思百转不过几秒钟的时间。

    千年恶鬼完全清醒过来,屋里阴风阵阵寒冰刺骨,年华跟袁白鹿这两个武功高手还没事,可是其他人都缩成了一团,实在是太冷了。

    千年恶鬼舔舔舌头,他已经好几百年没有吃过人了,眼前这些美味的食物真是让鬼垂涎欲滴啊。

    它完全放弃了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李生,在恶鬼眼里,这个老头干巴巴的味道不好,还是那些散发着充沛精力的年轻人味道好啊。

    恶鬼从李生头顶降了下来,血腥的眼眸环看四周,当看到年华跟尤大师的时候,眉毛不由的皱了一下,它到现在还记得上次出世的时候被那些奇门中人围攻,如果不是自己机灵舍弃大部分的身体逃了的话,自己已经被雷给劈死了。

    原来这个千年恶鬼就是高人记忆里的那个恶鬼,没想到它并没有死不说,在六百多年后竟然还回复了当初的实力。

    恶鬼在奇门中人收到了不小的苦头,它哼了一声,就把这两个小家伙留到最后,再慢慢品尝。

    打定主意的千年恶鬼先把目光盯在李家二房剩下的李子浩身上,李子浩那里跑得了,千年恶鬼一招手,李子浩就被拉到空中,恶鬼张嘴一吸,李子浩的嘴巴不由自主的张开,不过一息功夫,李子浩就双眼鼓鼓脖子一歪死了。

    千年恶鬼咧嘴一笑,李子浩的尸体被抛到地上。

    享受的吧嗒吧嗒嘴,千年恶鬼又把目光在年华跟尤大师的身后扫视,最后决定还是柿子拣软的捏,伸出利爪抓向尤大师身后。

    尤大师一看就知道坏了,千年恶鬼看上了自己身后那几个女人,尤大师自认不是个好人,可是看着妇孺老幼在自己眼前遇险也是不能的。

    将铜葫芦握在手心里,嘴里念念有词,铜葫芦发出一片淡淡的白光,阻挡住千年恶鬼的进攻。

    千年恶鬼本来十分兴奋,可是没想到这个小牛鼻子竟然敢出手,都快气炸了,既然如此那就一起来吧。

    青色的手爪上探出十枚黑色锋锐指甲,形如尖勾,恶狠狠的抓向尤大师。

    尤大师没想到自己一时好心把恶鬼引向自己,心里那个骂娘啊,将铜葫芦护住自己的身体,空余的手指开始飞舞,带着独特的韵律,虽然大敌当前可是,年华还是不自主的被这个上下翻飞的手指给吸引住了,她清晰的感觉到在他手指飞动的时候,一股天地元气聚集在他的手上,这应该就是法印了,这是跟自己的符箓完全不同的东西。

    年华决定如果这次侥幸没死的话,自己一定要想方设法学几个法印。

    尤大师的汗滴了下来,他真的是拼命,从来,没有掐过这么快的法印,希望有效果吧。

    说时迟那时快,尤大师的法印刚刚结成,恶鬼就来到了他面前,尤大师瞅准机会打出法印,这可是他最为厉害的攻击法印了,而且对鬼怪有着更大的威力,尤大师以为就算重伤不了它,肯定也能带给它一些伤害,可是他错了。

    威力巨大的法印打在千年恶鬼身上泛起耀眼白光,尤大师咧嘴一笑,年华却是紧锁眉头,果不其然,白光消散过后,恶鬼安然无恙,不过白光带来的灼热感让它不好受,它瞬间愤怒了,伸爪抓向尤大师的脖子,尤大师都有点傻了,年华一看不好,从兜里掏出一块玉符打在尤大师的手腕上,他手里握着的法器铜葫芦将将挡住千年恶鬼的爪子。

    千年恶鬼被铜葫芦爆发出得力量伤到了爪子,一滴滴的黑血流了下来,尤大师刚高兴一点,就看到那些黑血竟然又融入到千年恶鬼的身体里,伤口完全愈合。

    尤大师低头看了看铜葫芦,那叫一个痛心啊,一道裂缝出现在铜葫芦的身上,如果再被攻击一次铜葫芦必碎无疑。

    千年恶鬼对尤大师一击不中,也没有继续纠缠,伸手就把一个中年妇女的拖了出来,尤大师根本阻止不了,年华所在的距离很远,根本来不及阻止。

    李菲菲喃喃道:“二婶也没了,叔叔一家竟然都没了。”

    年华知道自己不出手不行了,虽然她一点把握也没有,但是她宁愿战死也不愿就这么放弃抵抗。

    自己的一身武功在没有实体的时候,对千年恶鬼一点办法都没有,可恨自己没有带来什么符箓,如果带来一些驱鬼辟邪柱煞的玉符的话,自己也不会这么被动,现在就算是画纸符也来不及了,怎么办,怎么办,这几块“平安玉符”能不能抗住千年恶鬼的攻击还不一定呢。

    千年恶鬼在甩开李菲菲的二婶后,伸手又向尤大师抓去,年华几步来到尤大师身边,一掌将其推到一边,代替尤大师抵挡千年恶鬼。千年恶鬼一看竟然是另一奇门中人,就是不知道这个是擅长什么,当年华掏出几块玉符后,千年恶鬼愤怒了,当初把自己重伤的就是一个符门中人,那个由各种玉符组成的大阵,让它现在想起来都是那么的记忆犹新,那么的想要杀掉一切符门中人。

    当它看到年华的时候,血瞳瞬间放大。

    千年恶鬼对尤大师是有点猫捉老鼠的感觉,但是对于年华则是全力出手。

    第一次攻击,年华躲了过去,可是手里的两枚“平安玉符”碎成粉末,而这次来年华只带来了五枚。

    年华来不及多想又掏出两块,刚握在手里第二次进攻就到了,手里的两枚“平安玉符”又是碎成渣渣。

    年华倒退几步虽然没有受伤,但是巨大的冲击力还是让她难受。

    千年恶鬼发现自己两次攻击都失手了,嘶吼一声,瞬间出现在年华身前一爪抓向年华的胸口,与此同时一股冰冷之极的阴寒之气想要入侵年华的身体,如果被入侵进去的话,后果就跟李研一个样了。

    年华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明明躲过了爪子,为什么“平安玉符”还会破裂,原来每一次攻击竟然带着这么一股阴寒之气。

    年华身上只有一枚“平安玉符”可是还没有被她激发,根本不起作用,就在这时在年华身体里蛰伏许久的一股力量迎面对上了阴寒之气,这就是年华隐藏在身体里的那股先天之气,在经过常年的吸收太阳东升的第一丝先天紫气后,带有了一丝太阳特有的至阳之气,两相对上将年华的身体当成了战场,你争我夺,年华这个战场苦不堪言,身体经脉受损都是轻的,一不小心就会变成废人。

    严重的内伤让年华一口鲜血喷出,倒在地上来回翻滚,实在是太痛了,李菲菲惊呼一声就要跑过去,可是看了眼年华身前的千年恶鬼立刻丧失了勇气,只能暗自后悔,为什么要叫年华过来,都是自己害的她生不如死。

    年华的先天之气深深的吸引着千年恶鬼,它觉得如果自己吸收了这股气自己的伤肯定在短时间内完好,可是这先天之气里蕴含的那丝至港至阳之气让它望而生畏。

    它现在的心情那叫一个纠结,不过它很快就不纠结了,还是先吃了其他人吧,一把吸过一个李家子弟,片刻扔了出去。

    在千年恶鬼看不到的地方,年华吐出的鲜血顺着嘴角流到脖子里,最后滴在挂载脖子上的羊脂玉牌上。

    鲜血将羊脂玉牌整个包裹起来,随后渗入羊脂玉牌中,随后玉牌上的纹路闪过亮光,而年华的脑海里也出现了大量的信息,让年华头痛欲裂,可是很快她就发现自己的体内的阴寒之气竟然消失不见了,而剩下的先天之气缓慢的修复着破损的经脉。

    年华一眼就看到那些信息最上面的东西,上面写着“御灵符。”

    看完之后年华差点哈哈大笑,原来自己买的那枚羊脂白玉玉牌竟然是千年前就失传了的“御灵符。”

    而“御灵符”可是五级符箓,现阶段的年华根本没有这个实力,它的作用就是将封印跟驱使,而之所以它是五级符箓,就是因为它可以封印一切东西包括人,当然恶鬼也不再话下,而且只要是用它封印过的东西,都会自动进入这块“御灵符”,只要是里面的东西就永远忠于“御灵符”的主人,随时可以叫出来帮她工作作战等等。

    虽然这头恶鬼是千年恶鬼,可是在“御灵符”上也是不够看的,要知道里面曾经封印过一头旱魃,当然了现在这头旱魃的去向就不得而知了。

    经过短暂的修复,年华终于清醒过来,当她睁开眼睛后,看到满地的尸体,再看恶鬼狞笑着逼近尤大师,现在他身后还只剩下两个女人。

    年华强忍着身体的剧痛,扶着墙壁站起身,手握着羊脂玉牌,对准了千年恶鬼,将体内最后一丝先天之气灌输到羊脂玉牌里,激活这块古老的“御灵符”,年华只感觉眼前星光闪耀,可是因为治疗身体的先天之气消耗殆尽,伤势过重,又一次晕倒在地。

    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第二天下午,刚要抬手就感觉身体剧痛,内视看到体内的经脉一塌糊涂,还好在先天之气恢复了五分之一,正在勤勤恳恳的恢复经脉,可喜的是,恢复好了的经脉,宽度跟以前不可同日而语,如果说原来是涓涓细流,那么现在就是一条汹涌的大河,年华估计如果自己的体内经脉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那么自己以后不仅内力增加会快而且内力总量比以前多得多,估摸着在一流高手了几乎没有比她多的,而且也从一流高手的初期到了中期。

    闭着眼睛控制身体先天之气的走向,在有意识后先天之气修复经脉的速度加快了一大截,招这种速度,半个月就会完好无损。

    到了晚上她才睁开眼睛,她刚刚睁眼,就听到门一响,一个人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坐下后看到双眼圆睁的年华,吓了一大跳。

    不过在意识到这是年华清醒了以后,她一把抓住年华的手,欣喜若狂道:“年华你终于醒了,你可吓死我了。当时大夫都说你没救了,幸亏你醒了,要不然我,我就跟你去了。”她我了半说出这么一句话,不过年华从她真挚的眼神里看出她是认真的。

    年华想起昨天那副惨景不又问道:“李生怎么样了,你的家人……”

    李菲菲吸吸鼻子回答道:“我爷爷今天早上就清醒过来了,医生检查说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接着情绪滴落下来,“我二叔一家都不在了,我一个姑姑也没有了,还有一个堂叔一个堂姐跟两个堂弟都没有了。”

    年华一听也沉默了,最后只是说了一句:“节哀顺变。”

    李菲菲默默地点头,两人默默做了一会,年后又问道:“对了,那个尤大师怎么样了。”

    “他?他还不错,伤的比你要轻一些,不过他也算是我们李家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他我老妈和大姑姑就死定了。我们肯定会好好照顾他的。”李菲菲感叹道。

    年华这才放心了,她还想向他请教一些法印的事情呢,要是走了她可不知道要去那里找他。

    李菲菲配了她一会就去帮她取晚餐,就这这个时间,年华给老妈老爸还有老师打电话,只是说有事外出,没有敢说自己来了香港还差点一命呜呼。沈茜同志已经放养年华同学惯了没什么,郝老师那里也是轻松通过,这也是特权的一种啊。

    晚上的时候知道年华清醒了,一波一波的李家人跑来这里感谢她,年华脑袋都疼了,最后只能让李菲菲帮她挂上不见客的牌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