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二十章 高考前夕
    李家二房突然全部丧命,这个变故让香港产生了好久的谈资,各大报纸争相报道,财经报纸娱乐杂志、电视节目、网络论坛都是议论纷纷,虽然网络上说什么的都有,甚至出现了李家大房为了多占这个商业帝国的股份而把二房暗杀的言论,不过很快就被删除,而其他媒体则没有这么露骨,就算他们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他们绝对不敢这么说。

    这个消息纷纷扬扬一个多月后,也就慢慢的被新的新闻代替了。

    年华在李家养伤的一个星期里,享受是享受,待遇那不是一半的好,就跟伺候老祖宗一样,年华那叫一个别扭,尤其是他们看她的眼神恭敬中带着惧怕,崇拜中带着距离,当然了李生跟李菲菲对她还是一如既往,要不然她早就告辞了,反正她在三天之后就行动自如了。

    还好有尤大师作陪,她也不算孤单,在这一个星期里,她对尤大师也有了个初步的了解,这个看起来非常之不着调的人竟然是大学教授,一开始尤大师告诉她的时候,她可是一点都不相信的。可是当他把他们学校的网页调出来,指着一个穿着白衬衫带着一副金丝眼镜还带着一丝和煦微笑的告诉年华这是他的时候,年华含在嘴里的果汁一下子就喷了出来,正中尤大师的脸。

    鲜红的果汁顺着尤大师的脸往下流,就跟脑袋上受了重伤,鲜血涌出一个样。

    年华忍住笑,赶紧找出纸巾给他擦擦。

    尤大师气的指着年华的手指都颤颤哆哆的,“孺子不可教也,孺子不可教也。”气的人家带着鲜红的果汁摔门而去,他一路怒气冲冲吓坏佣人无数。

    不过尤大师有个最大的特点,只要是他看不顺眼的人不管人家好坏永远都不顺眼,不过他看着非常顺眼的人不管人家怎么对他还是顺眼。

    因此不过一天,人家就把这件事给忘了,该找年华找年华。

    年华看尤大师来,松了一口气,这个人说话什么的非常有意思,几天时间两人就成了忘年交,更何况年华对尤大师的法咒非常的感兴趣,虽然这是人家的不传之秘不过就算这样他说的一些话对年华也有启发的作用,她现在正在试着创作自己的符箓,没有过硬的知识积累那就是个天方夜谭。

    当然了年华的那套理论对尤大师不亚于醍醐灌顶,大有裨益,也说不上谁得到的好处更多一些,因为两人说的都不是他们密不可传的东西,李家的人全都兴致勃勃的来听,万一学到个一招两招那可是受用无穷,可是结果全部放弃,连最兴奋的李菲菲都受不了跑了,他们讲的那些实在是太枯燥了,就跟天书一样,只有李生坚持每天下午跟他们坐一坐,边喝下午茶边听他们论法。

    一个星期后,年华活动活动腿脚,她的伤势已经痊愈,本来以为要用半个月来将养的伤势也已经大好,再过一两天也就好的差不多了。

    养好伤的年华不顾李家的殷切挽留执意离开,最后李家没有办法,李博亲自买了一堆礼物说是送给年华的父母弟弟的,经过这么长时间,李家也知道年华的身份,知道了年华的身家,当然知道人家年家不缺这些东西,不过还是准备了礼物,这是礼节。

    问过尤大师要不要一起走,尤大师一派大师风范,笑的仙风道骨:“香港还有很多人等着贫道去拯救,贫道还是以慈悲为怀普度众生为先啊。”

    年华一头的黑线,什么时候道士也普度众生了,这不是和尚的业务么,你这是跨行业及竞争啊。年华为道士的学生感到悲哀。

    当年华离开的时候,李家人要人员集体相送,这一来把香港消息灵通的人又给惊着了,能够让李生亲自相送的人得是多大的派头啊!怎么能让他们不好好奇,立刻无数的媒体派出记者跟踪采访,不过都被李家保镖阻止在外围,不能清晰看到那个李家都兴师动众相送的人看清楚,只看到一个高挑笔直的背影一晃而过。

    年华当然知道外面有很多人想看清楚自己长什么样子,但是为了自己以后的安定生活她当然不会让这些人如愿以偿了,身形虚晃,就消失在李家的包围,一晃眼不见了,不只那些记者不知道她怎么不见得,就连李家人都是只感到眼前一花人就没了。

    李博眨眨眼,不由自主的看向李生,李生也是感叹莫名,最后什么都没说,摆摆手,一大家人挤开记者扬长而去,只剩下记者一脸无措,面面相觑,怎么眨眼间就没人了,变魔术也没这么快的。

    年华上了飞机,李家给她定的当然是头等舱,如果是上辈子,年华可能会好奇,可是今世她经常坐飞机,如果是跟家人一起出行的话她喜欢定头等舱,如果是她自己的话更加偏爱经济舱,头等舱很多都是大肚便便的中年富翁,对于年华这样一个青春美好的少女少不了看几眼,这也是人之常情,不过年华不喜欢。

    上了飞机,年华就抓紧时间休息,现在是上午,等到中午就差不多回临海,把东西放回家里,看看时间不过十二点,她决定下午直接回学习,毕竟已经请假一个星期了,距离高考也就三个星期了,可是要抓紧时间了。

    为了逼真,年华特意把自己的脸色搞得苍白无力,嘴唇有点青紫色,就好像大病初愈的样子。

    果然年华这个样子堵住了班主任郝卓的嘴,话在嗓子眼里转了转吞了进去,只是挥挥手让年华回教室。

    年华转身慢慢悠悠的回了教室,班里的其他同学本来对年华突然之间不上学请了这么多天的假感到好奇,暗地里都是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是转学了,有的说是生病了,有的同学非常具备科幻素养,“我认为年华同学肯定是被外星人掠走了,说不定二十年后又被外星人送回来,不过她的那二十年里的记忆全部消失了。”

    不过这些个观点随着年华的回归不攻自破,同学们恍然大悟,原来年华是生病了,你看她那苍白的脸颊,你看她拿淡青的嘴唇。

    年华当然知道自己的面色给别人带来的误会,这就是年华的目的所在,她可不希望自己跟好奇心旺盛的同学们解释自己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上学。

    放学回家,年夏看到她回来松了一口气,虽然年华早就打电话捅了他,可是在没看到真人之前他也是会担心的。

    把给年夏的礼物送给他,年夏喜欢的不得了。

    晚饭解决后,年夏回他房间写作业,年华也回到自己房间,把门反锁,开始写作业。

    一个星期不写作业现在写起来还是有点手生,不过很快又熟悉起来,

    花了两个小时把作业写完,年华伸伸懒腰,把书桌收拾干净。

    放下书包年华眼睛闪过一道亮光,伸手把窗帘拉上,关上灯,从脖子拉出那块“御灵符”。

    一念之间,一股黑雾从“御灵符”里冒了出来,在半空中形成了一个人形,这就是那头被收了的千年恶鬼。

    恰年恶鬼成型后,睁开猩红的眼睛,不过再看到年华的时候,眼睛已经变得跟人差不多,微微鞠躬,“主人你好,不知道主人有事情吩咐我?”说话的语气谦卑恭敬,跟那个狂妄自大的恶鬼完全不同了,如果不是年华亲眼看到千年恶鬼被“御灵符”吸收,她肯定不敢想象眼前这个就是那个戾气冲天的家伙。

    年华深吸一口气吩咐道:“飞到房顶。”

    年华的话音刚刚落下,千年恶鬼直直的飞到房顶。

    “贴着窗帘。”年华继续吩咐道。

    千年恶鬼立刻下降靠在窗帘上,一双黑色的眼睛温顺的看着她。

    年华眼珠一转道:“你去给我拿一瓶饮料。”

    千年恶鬼瞬间消失不见,年华心里数了不过两个数,千年恶鬼就回来了,宽大的袖子一甩,一瓶饮料掉了出来。

    年华伸手接了过来,不由好奇问道:“你这个饮料是从哪里来的。”

    千年恶鬼指了指对面,“那里有个小商店,我从那里拿来的。”

    年华听完他的回答倒是大吃一惊,“你被封印这么长时间怎么会了解现在的社会。”

    千年恶鬼回答后,年华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当千年恶鬼盘踞在李生的脑袋里的时候,李生的记忆自然而然的被读取。虽然那些深奥的东西不理解,可是一些生活常识还是能知道的。

    年华当看到他这个功能的时候,非常的感兴趣,围着千年恶鬼转了好几个圈。

    “千年恶鬼,算了我还是叫你小千吧。”年华决定还是从简好了。

    “小千,你能够说话么?”年华好奇问道。

    小千摇头,他的嘴不动但是年华能够清晰听到小千的声音,“我说的话没人听得见,这是我在用意念连接我跟您之间的精神,我能够把我想要表达的东西,传递给你。”

    年华一听大感兴趣,想让小千教给自己,可是很可惜自己根本就学不会,或许这就是鬼魂跟活人之间的差别。

    很快年华的兴趣又转移到小千的另一个本领上,瞬间移动,据小千自己介绍自己可以从一个地方瞬间移动到另一个地方,最长可以移动一百里地,在瞬间移动的同时可以携带重量不同的东西,东西越重移动的距离越小,而且不能携带有生命的东西。

    但是小千也表示道:“我在六百多年前被奇门中人围攻受伤,到现在还没有恢复,如果我恢复了的话,就没有这么大的限制了。”

    年华一听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这可是个好本领啊,真是杀人越货的极品本领啊。

    不过虽然小千这好那好,可是有一样不好,如果想要维持他的生命就要却是不容易,不过也不是非常的困难,去找各地的重刑犯,不过几次过后肯定会打草惊蛇,不过当小千告诉她,其实她体内的内力是他最好的食物的时候,她长长松了一口气,当知道所用的量不过是几个小时修炼的内力时更加的开心了,要知道这一次就可以维持他两三个星期的量,年华换算了一下,非常的合适。

    小千看年华答应也松了一口气,年华的体内有先天之气因此内力被沾染上先天之气的气息,对他有无比的好处。

    简单了解了小千的本领后,年华将小千送回“御灵符”,开心的睡觉了。

    得知自己闺女回来的消息后,沈茜终于放下了心,虽然年华经常走南闯北的,不过作为一个母亲肯定会担心她的,琢磨了一会,她决定还是回临海,一是给自己闺女儿子做些有营养的好吃的,二是她在石市也是担心他们的高考复习,还是亲眼看着管事。

    就这样沈茜回到了临海,这个决定得到了全家所有人的支持,年建国虽然公务繁忙可是他也担心自己儿女的高考问题,那可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年夏早就吃够了学校千篇一律的食物,老妈的到来至少能够解决他的吃饭问题,而年华虽然有点不太方便,但是还是非常欢迎老妈的到来。

    沈茜一直陪到他们高考,因为学习复习任务是再是太繁重了,年华年夏中午的时候干脆不回家了,沈茜就把中午做好的饭菜房子啊保温盒里帮他们带到学校,每当这个时候年华年夏都会另找地方吃饭,要不然班里其他同学的怨念和那似有似无的吞咽声实在是太折磨耳朵了。

    当然了跟年华交好的木晓莫丽丽则是沾光不少,每次沈茜过来送饭的时候都会帮她们准备一些,这样这两个小丫头在班里是备有面子。

    随着高考的临近,班里其他同学的精神都绷得紧紧的,受不了一点的风吹草动,年华一开始并不紧张,毕竟已经经历过一次了,可是到了最后一个星期的时候,还是免不了有点紧张。

    展青云虽然这半年里就跟疯了一样,疯狂的做任务,可是当年华将近高考的这一个星期,一个任务都没接,这把他们大队长弄得有点郁闷了,要知道这半年因为他的加力,特勤大队的名字在首长的心里闪闪发光。

    可是他却突然不做任务了,这让大队长有点心急了,要知道再过两个月,展青云的在特勤大队的年限就到了,虽然自己不想放这员猛将离开,可是特勤大队的规定就是如此,大队长希望在不使劲压榨展青云的同时,让他发挥最大的功能。可是当展青云请假的时候,他那叫一个依依不舍啊,仿佛展青云不会回来似的。

    到了临海展青云没有登场入室,虽然上次见面的时候未来岳母对自己的印象很好,可是他也要谨慎行事,省的降低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其实提前好几个星期,展青云就已经计划好了,几个星期前他就把年华他们对面的房子给租了下来,为了说动这个房子的房东把房子租出去,展青云用了很多计策,最后终于搞定,这是便于近水楼台先得月。

    当年华一脸苦瓜脸时候看到展青云的时候,她真是是惊呆了,随后就是莫大的惊喜,没等展青云说什么,年华上前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当天晚上,展青云请年家人吃饭,当然除了远在石市的年建国,年夏替姐姐问出了一个问题,“青云哥,你这半年都在干什么呢,一次都没来我家啊?”

    展青云笑道:“没什么,因为我是特种兵,这半年来都在不停的做任务。”

    年华放下筷子好奇道:“我记得你以前并没有这么忙啊?”

    “这……”展青云一开始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再看到年华那淡淡的微笑,决定还是实话实话吧,“还有两个月我就要从特种部队退下来,转到普通部队了,我希望用这有限的时间多帮特种部队做些任务。”

    年夏沈茜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里的惊喜,以前他们之所以不想老姐(闺女)跟展青云太过亲密也是因为展青云的职业太过危险,当兵不可怕,可是作为特种作战兵种的展青云经常要经历各种危险,他自己的生命都不能保证,如果自己闺女跟他结了婚,万一展青云有了万一,年华怎么办!

    可是今天展青云把他们心头一个疙瘩都解开了,看这小子的也顺眼起来。

    展青云当然能够看到他们表情变化,再一次确定自己提前告知这种情况非常的明智。

    年华倒是皱皱了眉头,当时却什么都没有说,不过当吃完饭,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年华劝道:“我知道你更加愿意保家卫国,如果你是因为我放弃了,那就大可不必。”

    听到她的这番话,展青云立马想歪了,一把拉过年华的手急促道:“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要跟我分手?我绝对不会答应的,既然你选择了我,那我就不会让你放弃我的。”

    年华一听就知道是他误会了,哭笑不得,“你瞎说什么呢,我的意思是就算你还当你的特勤大队的队长,我也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我又不是第一次知道你是特勤大队的。”

    听了年华的解释,展青云这才知道自己反应过头了,赶进道歉,“对不起年华,我不该误会你啊。”接着解释道:“其实不是我自愿退出来的,而是特勤大队的战斗人员都是四年一换的,我还有两个月就满了,就算是我在舍不得我这些战友,也是没有办法了。”而且他还有一个惊喜等她,不过时间还没有到,等到了时间再说了。

    年华听完展青云的解释,没有在多说什么,两人相视一笑,理解万岁啊!

    七天很快就要过去了,因为要布置考试现场,年华他们非常高兴的拥有了两天的假期休息,可是谁能睡得着啊,就算是年夏每天都拿着课本在那认真复习。

    而年华在最后的时候,有了爱人的陪伴跟细心的照顾,她神奇的不紧张了,在这两天了该吃吃该喝喝,闲着的时候翻两页书,其他时候不是跟展青云窝在一起看电视,就是去小花园散步,过的十分惬意。

    木晓莫丽丽抓空询问年华的情况,当知道真实情况的时候,两人恨不得把年华从手机里拖出来打一百遍啊一百遍,实在是太吸引仇恨了有木有。

    很快两天就过去了,考试的前一天年建国推掉了一切工作跟应酬回来陪着孩子们高考,这种重要的时刻他可不要错过,尤其是在听说展青云那个小子早早的就围在年华身边,小意殷勤,让他更加的不爽。

    当天晚上的晚饭非常的早,年华不顾年建国的白眼,自顾自的把展青云叫了过来。

    第二天一大早,年华早早的起床,把自己用的工具又检查了一边,确认无误后才放了心。

    早上的早餐更加的丰富,鸡蛋,油条,炸饼,牛奶,面包,水果。

    年华本来挺饿,一看这么多食物瞬间没了食欲,不过最后还是吃了两个鸡蛋几根油条,这都是为了考试。

    ------题外话------

    今天是奶奶婆的三天,这几天脑袋都是晕晕沉沉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