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会议
    早上阳光普照,天气极其晴朗,一束阳光穿过半透明的窗帘调皮的挑逗床上的赖床人,赖床人翻身侧躺躲过去,突然,这人抬起头,眼神清醒的根本不像是刚刚睡醒的人。

    年华看看时间竟然已经七点了,呆愣了片刻意识到自己自从练武以后第一次错过了晴天的日出,不过,年华的脸上泛起一股淡淡羞涩的笑容,睡得真好啊。

    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回放昨天晚上展青云临走时,那如羽毛轻抚过的吻,纤长的手指来回抚摸自己的嘴唇,仿佛那上面还残留着那个人的温度。

    “天啊!”年华猛地将自己卷进被子里,自己两辈子加在一起的初吻啊,就这样被人给夺走了,而且自从练武以来形成的敏锐无比的感觉竟然没有发现那个人的偷袭,实在是,实在是……

    年华说不出来,不过心底流淌着淡淡的喜悦,那个人昨天刚刚走,今天就有些想念了。

    年华起身跑进浴室,对着镜子告诉自己,不过是一个吻而已,你以前又不是没谈过男朋友,想到这,镜子里的脸垮了下来,她在跟白旬谈恋爱的时候,俩个人除了牵牵手,其他什么都没干,年华现在对这件事庆幸无比。

    回忆起上辈子永远的痛—白旬,现在的年华心情无比的平静,没有了深深的喜欢,也没有了深深的恨意,这很好!

    难得睡懒觉的年华决定继续赖床,身体一转眨眼之间就躺倒在床上,闭上眼准备睡个回笼觉。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连绵的青山脚下华正开……”

    年华被翻得受不了,闭着眼睛在床头柜上摸索,找到手机,一看不由坐起身,脸上的不耐烦也退了下去。

    “哈哈,李生,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年华笑着道,原来打电话过来的正是香港首富李生。

    李生哈哈大笑:“难道我没事,就不能打你电话了。”爽朗的笑容让年华知道他的心情比以前大好。

    “当然不是,你随时都可以打我的电话。就是不知道公事繁忙的你,没有时间啊!”年华回答道。

    两人聊了两句后李生开始说正事:“是这样的,一会儿你告诉我你的电子邮箱,我把上半年的公司报表给你传过去,顺便告诉我你的账户,半年的分红给你打过去。”

    年华一听高兴了,“好,我现在就告诉你。”

    年华报出自己的电子邮箱跟账号后,问道:“李生,这还不到半年呢,怎么就开始清算上半年的报表了?”

    李生叹了口气,年华明白了,赶紧转移话题,“李生,暑假的时候,我可能会去香港玩,到时候你可要尽地主之谊啊。”

    李生知道年华这是在转移话题,他当然也不想让自己沉浸在悲伤中,哈哈一笑,连说:“没问题,没问题。”

    通话结束,年华立刻抱过自己的平板电脑,开始上网,打开邮箱,什么都没有呢,过了一两分钟,一封邮件发了过来。

    年华点开认真的看着,真是越开越震撼,这才是真正的巨无霸啊,自己那些小打小闹跟人家一比差了好几个档次啊,本来自己还挺自豪,这样一看,自己仍然需要加倍努力,争取超过李家才行啊。

    年华确立自己的商业目标后,把报表拉到最后,那属于自己的一串数字让年华的心情更加的好。

    已经没有睡意的年华干脆起床,正好老妈沈茜已经把早饭准备好了,正在往餐厅端,年华赶紧上前帮忙,看到刚刚炸好的金黄诱人的馒头片,伸手就抓了一块放到嘴里。

    沈茜被她吓了一跳,这可是刚刚捞出来的,还滚烫的,这样下口肯定会烫着,她刚要去抢,就看年华吃的那叫一个香,左手往嘴里放,右手又去抓。

    这回沈茜可是气急了,一巴掌拍在年华的后背上吼道:“去洗漱,洗漱,漱!”

    年华捂着耳朵落荒而逃,在她眼里暴走的老妈,抵得上十个一流高手,自己完全不是对手啊。

    年华用最快的速度刷牙又洗了一个战斗澡,出来后眼珠一转推开年夏的门,这小子睡得那叫一个天昏地暗啊,年华过去,小声道:“年夏,该去站桩了。”

    本来睡的非常沉得年夏,一下子从床上蹦了下来,闭着眼睛就开始站桩。

    年华被他逗得哈哈大笑,年夏这才被年华的笑容惊醒,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老姐站在自己面前笑的那叫一个欢,不由问了一句,“笑啥呢?”

    没想到老姐笑的更加的欢了,他这才赶紧自己好像不太对劲,往下一看,脸一下子就绿了,自己竟然只穿着三角裤光着脚展装。

    “年华,你给我站住!”

    “哈哈,年夏你的姿势越来越销魂了。老妈你们快来看啊。”

    “年华,你死定了。”后面传来嘶吼声。

    “你们两个给我消停点。”沈茜女王一手一个拎着放在饭桌旁,两人对瞪一眼,同时哼了一声,两人齐齐拿起筷子去夹同一块馒头干。

    两人对视一眼,恶狠狠的盯着对方,就在沈茜担心他们要打起来的时候,双胞胎相视一笑,你给我夹块馒头片,我给你盛碗粥,让沈茜哭笑不得。

    这一幕也被刚过来的年建国看到,笑着拍拍沈茜的肩膀,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起了早餐。

    早餐过后,年建国跟沈茜决定就回石市了,毕竟已经当误了两三天了,年华年夏则是决定在临海等待高考成绩下来。

    年华帮沈茜收拾东西的时候想起,李家送给家人的礼物,赶紧把东西都找出来,堆放在沈茜面前。

    “这是你什么时候买的?这可不是有钱就能买的到的啊。”沈茜眼尖从里面找出一款香水,这可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名牌“希亚”的限量版,这款名为“挚爱”的香水全世界只发布一百瓶,希亚的产品从来都是精品中的精品,这款香水已发布就牵动着亿万女人的心,可是她实在是太难得到了,沈茜跟其他人一样,只能在杂志上过过干瘾。

    可是这瓶“挚爱”竟然出现在她面前,怎么不让她兴奋,不过兴奋之外对年华怎么得到她的感到好奇。

    年华也只是简单的道:“哦,上次不是跟你说了么,我去香港,帮李家一个小忙,这些都是李家的谢礼。”

    小忙?年建国沈茜无语的看了看这些大约价值五百万左右的谢礼,什么小忙能让人家出手这么大方,就算是首富李家。不过看女儿嘴闭的紧,他们也没有细问,这丫头主义大,想从她嘴里知道东西,那实在是太难了。

    沈茜也不问了,欢天喜地的在这堆东西里挑挑拣拣,这并不是沈茜喜好奢侈,而是反正这是白给的东西,不用就浪费了,这一刻平时在外端庄大方的常务副省长夫人的形象完全崩溃,根本就是一个占了便宜眉开眼笑的小市民形象。

    呆在一边的三人微笑的看着她,眼里满满都是爱意,当然了爱的种类是不同的。

    等年建国沈茜走后,年夏去找安康玩,年华回到自己的房间继续看报表。

    看着看着被刺激到的年华想起自己的嫡系产业,好像很久都没有开过会了,上次开会还是在去年年终总结的时候,年华汗了一个,自己这个甩手掌柜是不是太闲了。

    闲着无聊的甩手掌柜决定也开个会,传达一下老板的指示精神,说干就干的年华一一给几个产业的头头打了电话,宣布在临海开会,时间就定在明天上午九点,会议地点就在华年公司的会议室。

    身在临海的几个都被年华的突然袭击给整蒙了,明天就开会了,而且是所有的主管一起开会,为了不再其他人面前现眼,纷纷招呼自己的手下帮忙他们准备材料。

    而更加悲催的就是黄埔谦,他还远在香港,没办法因为突然脑抽的老板,只有放弃手头的工作交给副手,马上坐飞机飞回大陆。

    年华放下电话,就不管这事了,反正她是老板,那些准备活动还用不到她来做,只要明天她准时出现就OK了。

    闲着没事,年华决定跟两个闺蜜聚一聚,找出手机给木晓打了过去。

    木晓一听出去逛街,马上跳起来,她正闷呢,家里的大人都出去上班了,就留下她一个人在家里胡思乱想。

    打给莫丽丽,很不巧,人家已经回了桃花村了,那就算了。

    最后只有年华莫丽丽两个人顶着炎炎烈日出现在大街上。

    木晓掏出纸巾擦了擦脸,嫉妒的看了眼清凉无汗的年华,嘴里嘟囔道:“老天爷太不公平了,给你一个不惧寒热的体质,却让我怕冷怕热。”

    年华毫不在乎她的念叨,只是道:“我这是练功练得,你也可以啊,只要你跟我每天练武。”年华转过头托着木晓的脑袋眼神真诚,言语诱惑道:“你看我现在十个大汉对上我都不够看,只要你跟我练武,我保证你就算不能达到我这个程度,也能变得冬天穿单衣夏天穿棉袄。”

    木晓听头一句的时候向往的流着口水,当听到后面的时候,就清醒过来,跟年华练武可是有前车之鉴的,那就是悲催的年夏同学,虽然效果怎样她不知道,但是那个每天天还不亮就被拽起来跑步的悲惨样子她跟莫丽丽可是亲眼见过,意思意思就是一万米啊,她可不能被年华所说的美好场景迷惑了。

    看木晓不接茬,年华十分的遗憾,其实年华是真的想教木晓练武,可是木晓已经被吓怕了,根本就不接这个茬。

    突然手机一响,年华拿出来一看不认识的号码,虽然奇怪怎么会有陌生人打给自己,她还是接了起来。

    “喂你好,请问你是?”

    对面的人就热情的多了,“你好,年董事,我是闪耀娱乐的副总经理,吴凡。”

    经过吴凡的叙述,年华才明白,原来五天后就是闪耀娱乐六十周年,而作为大股东的年华当然是最有资格去参加这个庆典的人之一。

    据吴凡透露,到时候几乎全香港最红的明星都会到场,年华还没表示,在旁边听音的木晓坐不住了,一个劲的拉扯年华的衣服,想让年华同意。

    年华瞪了她一眼,她才放手,不过还是焦急的围着年华转圈圈。

    最后年华还是答应了,反正她本来就计划要去香港玩,可是还没想好什么时候去,现在好了时间定下来了。

    放下电话后,木晓是欲言又止,边走边在年华身边转悠,嘴巴张开又合上,就是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年华当然看出了她在犹豫什么,偷着坏笑几声,转头就当看不见。

    上午剩下的时光就在木晓的纠结,年华的偷乐中走没了,抬头正好有家过桥米线店,这家店在临海最好的米线店,上辈子年华喜欢来这吃米线,重生回来后,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还一直没来过,她到现在都没忘记那顺滑劲道汤头浓郁的味道。

    这回终于可以过瘾了,拉着木晓走了进去,找了一个靠近空调的位置,还好,今天不是礼拜天,要不然这里真是人满为患。

    要了一大瓶橙汁,和几个烧饼,木晓要了一份十二元的米线,而年华则要了一个三十元的套餐。

    一开始木晓没有注意,可是当米线送上来的时候,她是目瞪口呆,这么大一盆,年华一个人怎么吃得完。

    可是接下来她觉得自己见证了一个吃货诞生,一份三个人都能吃得饱的米线,年华竟然在十分钟之内就干掉了,而且动作干净利落,不是一直盯着看得人根本看不出到底吃了多少。

    吃完后,年华挥挥手,又让服务员给她上一份十二元的米线,服务员走后,木晓翻了个白眼,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很快年华的第二份米线又上来了,木晓发现自己竟然一点都没吃,正好跟着吃货继续吧。

    木晓吃到一半就觉得吃不下去了,不是不好吃而是心理装着事情,怎么吃得下去,最后终于忍不住了,问道:“年华,他们请你去参加娱乐公司的周年庆?”

    年华咬了口烧饼,点头。

    木晓紧接着求道:“年华到时候你带我去好不好。”

    年华摇摇头,木晓失望的低下头,神情沮丧。

    年华道:“我上哪里去,我爸妈知道我的厉害,因此非常放心,可是你跟你爸妈说跟你同学一起去香港,他们肯定不同意的。”

    木晓这是也从狂热中清醒过来,意识到如果真去了香港,那里的消费自己都消费不起,毕竟自己家里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双工薪家庭,吃喝不愁家里还有些存款,可是要去香港就有点支持不了了。

    年华其实只想到木晓的父母肯定不放心她一个人,可是在看到木晓红红的眼圈时才知道有点不对劲。

    “木晓,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年华问道。难道是自己给弄哭的,其实年华是打算请木晓玩的,根本不需要木晓出钱,这次不过是跟她开玩笑而已。

    木晓揉揉眼睛,抬起脸坚定的对年华道:“年华我不去香港了,你帮我找找附近有没有招临时工的地方。我要去上班,反正还有不到三个月,或许我能挣出学费。”木晓的答案出乎年华的预料,可是却让年华举双手双脚支持。

    “你放心,我肯定能帮你找到一份好临时工,你就等消息就行了,最早明天下午就会有信,你等我的电话就像那个了。”年华承诺道。

    下午天气更加的炎热,木晓年华分道扬镳,木晓回了家,年华则去了山庄。

    当天晚上年华就是在山庄休息的,顺便拿出一块翡翠开始雕琢。

    第二天一大早,练完武的年华收拾好自己,坐上司机老王开的车,不过一会儿就到了华年公司。

    经过上次首都华年分公司的前车之鉴,现在的华年公司,纪律什么的比以前好多了,年华欣慰不已。

    很多新来的员工不知道年华到底是谁,不过毕竟有老员工认识年华,以前见过面,当新员工知道这个女孩就是他们神秘无比的老板时,表情十分的生动。

    董欣悦雷州他们听说年华来了,赶紧都迎了出来,簇拥着年华进了会议室。

    会议开始后,年华只是简单的说了两句,就把话转回正题,“这次你们不要给我看什么虚的东西,我只要实在的东西。”

    几个人互看一眼,最后最先跟着年华的雷州咳嗽一声,开始汇报:“今年这半年里,咱们桃花醇酿继续扩大再生产,不过为了酒的质量,我们还是一如既往的严格要求生产。这半年一共赚了两个亿,除去成本各种东西,最后净胜一亿五千万。”

    年华点点头,虽然桃花醇酿的味道非常的醇厚,毕竟出现的时日还短,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桃花醇酿肯定会更加的赚钱。

    接着是黄埔谦,黄埔谦知道年华最想知道的是什么他也不废话,直接道:“华年投资上半年净赚两个亿,下半年的成绩会更好”

    经过黄埔谦,其他主管都知道年华最想知道钱的问题,董欣悦笑着道:“这半年控油器在国内卖的非常疯狂,到现在我还没有统计出赚了多少,反正据我估计,十个亿挡不住。”

    最后剩下郝越,他腼腆的笑着道:“古国这个游戏已经全部完成,随时可以进行公测。”

    年华一听眼睛一亮,想了想吩咐道:“那从现在开始,可以把最后的预告片放出去了,公测的时间久定六月二十日,公测十天后,全面开启游戏之旅。”

    郝越兴奋的点头,年华转头看向雷州问道:“传感器什么时候可以生产?”年华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她第一个心腹爱将。

    雷州笑道:“随时可以。”传感器的研究在半个月前已经技术成熟,制作出得几个样品,效果非常的出色,郝越已经试用过了,比他预想中的还要好。

    年华的手下爱将大多是年轻人,当然对网游并不陌生,他们也早就期待着这个游戏的研制成功,等年华宣布会议结束,围住郝越,管他要公测的账号。

    郝越赶紧跟他们使眼色,他们这些人尖子终于想起来他们好像把大BOSS给撂倒一边了,回头正好看到年华似笑非笑的样子,心里那个忐忑啊。

    年华看着他们可怜的样子,差点笑出来,摇摇头对郝越说道:“行了,给他们吧。”

    雷州等人一听欢呼起来,就算是身为女人的董欣悦也是不例外,她虽然对江湖不感兴趣,但是她感兴趣里面的各种功能,据说如果不想成为江湖儿女,还可以成为官家小姐,你可以宅斗,宫斗,各种斗。

    当然如果你是男人而不想练武,则可以读书识字最后考取功名,或者是领兵打仗成为将军。

    反正所有的系统想错又相交,不会互相打扰,但还是有密切的联系,比如说是同一个朝廷,同一个皇帝,不管他后宫斗的多么严重,他也是皇帝,这是互不影响。

    还有相互影响的,比如说宫斗的时候不小心把皇帝给害死了,或许武林中人把皇帝给刺死了,那么肯定会对对方产生巨大的影响。

    年华最后也帮自己年夏还有其他朋友要了几个号码,虽然数量多的引起其他人的不满,郝卓竟然最多一人只给两个号码,但老板的怎么这么多,太偏心了,不过年华的一个怒视,就让他们敢怒不敢言。

    当天中午年华请他们吃了一顿豪华大餐,当场宣布给他们涨工资,涨幅非常之大,当场所有的人欢呼起来,涨工资是最大的实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