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靠山
    沈妙妙坐在板凳上,捧着一个盒饭狼吞虎咽的,间或拿起旁边的水瓶灌口水压一压。

    不过五分钟一个盒饭就吃完了,摸摸还是有点没有吃饱的肚子,叹了口气,站起身活动活动身体。

    远处传来嘶吼声,那是导演王英在训斥演员,第一次拍戏就碰到一个脾气暴躁的导演真是不幸啊。

    不过,沈妙妙看看身上穿的翩翩白衣,掏出小镜子,里面出现一个娇俏的古代少女,鬓边插着一支珠翠,垂下的那颗珠子随着步伐的迈动晃来晃去。或许现在自己这身打扮是她能坚持下来的唯一理由了。

    “哼,有什么好看的,再看也看不出一朵花。咱们这衣服这布料这塑料首饰跟那些花瓶穿的天差地别啊。”正在这时旁边走来一个衣着打扮跟她几乎一样的少女,嘴里说着不讨喜的话,可是沈妙妙听了却没有生气,一把拉住她的手。

    “嘿嘿,玲玲你不要这么说啊,你想咱们的衣服虽然廉价可是胜在轻薄,我大夏天的可不愿意穿那么厚的料子。”沈妙妙的话把绷着脸仿佛别人该她好几百万的的嘟着脸的可爱少女逗乐了。

    于玲玲扑哧一声笑了。

    两个少女的苦中作乐却被路过的戏中的二号女主角赵含烟听了个清楚,冷笑一声讽刺道:“这真是井底之蛙不知道天高地厚啊,也不看看自身的条件,要知道之所以你们能加入这个剧组,不过因为有个好后台,要不然群众演员都不用你们啊,而且自己条件不行就会嫉妒别人,真是丑人多作怪。”

    沈妙妙跟于玲玲的经纪人是同一个人,名字叫韩阳,手底下带出过好几个大明星,这次却被高层要求带两个新人,怎么不让人嫉妒。要知道像这种资历老口碑好的经纪人手里握着大把的人脉,可以让手下的艺人少走多少弯路,事半功倍,当然让人眼红了。

    于玲玲长相可爱可是脾气火爆,这么被人骂哪里能不怒,不顾沈妙妙的拉扯,跑到赵含烟跟前,质问道:“赵含烟,你说谁是丑八怪,谁嫉妒别人了。”

    赵含烟斜眼看了看于玲玲根本没有理会,她身后的助理一把把于玲玲给推到在地。

    赵含烟是新晋女星,虽然不能说是红得发紫,但也是小有名气,拥有不少粉丝,当然看不起沈妙妙于玲玲这种一掐能掐出水来的新人。或许还有女人的嫉妒心作祟,毕竟她一定而是好几,而眼前的这两个小姑娘还是花一样的年纪。

    她是这样,那她的助理在沈妙妙她们这些新人面前也是趾高气扬的,根本不把他们当一回事。

    看于玲玲跌倒在地,本来想息事宁人的沈妙妙怒了,跑过去扶起于玲玲,“玲玲你没事吧!”

    “妙妙,我脚好疼,是不是断了。”于玲玲疼的脸色煞白,怎么也起不来,想到自己或许要退出这个剧组了,好不容易争取过来的机会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溜走了,眼泪滴滴答答的流了下来。

    沈妙妙气的脸色铁青,让附近的工作人员帮忙把于玲玲扶到一旁的椅子上,转身来到赵含烟面前冷冷地道:“赵含烟你不要光在我们面前横,不要在这里含沙射影让我们这些小人物当你的出气包,本来我觉得你不当这个戏的女主角真是可惜了,现在却发现导演的眼光实在是太好了,你根本就不配。”

    随着沈妙妙的话赵含烟的脸色越来越差,等听到最后一句,扬起巴掌狠狠的拍了下去,目标正是沈妙妙的脸。

    沈妙妙说的痛快,其实她也在注意这赵含烟他们的动静,可是她看错了,她一直注意着赵含烟身后的助理,根本没有想到赵含烟恼羞成怒竟然不顾其他,竟然自己动手了,等她意识到这一点已经晚了,眼睁睁的看着巴掌就要落到自己的脸上,最后只能徒劳的闭上眼睛,等着疼痛的到来,可是等了好久都没感觉到疼痛,倒是听到了赵含烟的呼痛声。

    沈妙妙睁开眼睛一看,就看到一个带着棒球帽的人挡在她的面前,虽然棒球帽挡住多一半的脸,可是她就是认出了眼前的这个人。不知不觉,泪水糊住了眼睛,喊了一声:“老姐。”一把抱住人家的腰,脑袋靠在人家的背上痛哭流涕,哭声之悲惨让人附近的人以为发生什么惨绝人寰的事情。

    连疼的小声哭泣的于玲玲都抬头看发生了什么事。

    不顾所有的好奇在看到站在那里一脸无奈地三十多岁风度翩翩的男子的时候,都禁了声。

    郭安让人找到这个叫沈妙妙的旗下艺人所在的位置后,亲自跟着年华来到这个旗下的影视基地,在路上,年华透露出自己跟沈妙妙的关系,郭安吓了一跳,大股东的妹妹在自己的公司里竟然还从最底层的艺人做起,怎么看怎么不正常。

    年华之所以让沈妙妙在自己参股的公司就是也是为了帮她,以前是为了磨练她的意志,现在她已经在外面受了这么多的苦了,锻炼的也差不多了,她也不介意让公司高层知道自己的妹妹在公司的事实,年华相信,等自己走后,沈妙妙的待遇肯定提升一大截,公司里的资源肯定会像她倾斜一部分,以后就算不能大红大紫成为天皇巨星,也能够成为一线明星。

    可是让年华想不到的是,连自己都舍不得动一根手指头的妹妹,竟然差点被其他人打,还是打在脸上,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郭安看着年华的脸色,就知道这个眼前这个星途逐步上升的女明星,算是走到头了。

    年华放开赵含烟的胳膊,却顺势撩了上去,一声脆响震动了整个剧组,赵含烟直接给扇了出去。

    扑倒地上,捂着脸,赵含烟不敢置信的看着年华,连脸上的剧痛都忘记了,这个人怎么敢,怎么敢。

    赵含烟的助理咽了一口口水,想要展示自己的英勇,可是被那个凶徒的眼神一扫,一种巨大的恐惧占据心间,“扑通”一声跪坐在地,瑟瑟发抖。

    附近的人都傻眼了,郭安眨眨眼,在年华取得朱盛昌的股份的时候,他也曾经调查过年华,也知道这个小姑娘不好惹,朱大小姐朱晴水在她手里吃了大亏,而人家的股份根本是跟朱家二爷赌过来的,还跟李家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因此他从心里认为年华是飞扬跋扈的人,可是今天见面后发现根本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个样子,本人竟然彬彬有礼举止有度,这让他松了一口气,可是现在发现自己放心早了。

    郭安咽了一口口水,不敢跟年华对视,她的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们这里的情况被导演的助理看到,赶紧招呼还在那里吐沫横飞指手画脚的导演王英。

    王英转头仔细一看发现不太对劲,喝道:“你们几个围在那里干什么呢?”他那个角度没有看到趴在地上赵含烟跟跪在地上的她的助理。

    不过赵含烟倒是被这一嗓子给惊醒了,右脸上火辣辣的剧痛明明白白告诉她,自己被打了,“啊,你竟然敢打我,我跟你拼了。”她爬起来亮出尖尖的指甲就向年华的脸挠去。

    年华侧身闪过又擒住她的胳膊,赵含烟咬牙挣扎,却根本挣脱不了。

    王英这才发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赶紧跑过来,发现一个身穿运动衣戴着棒球帽的家伙控制着赵含烟,而赵含烟一身狼狈右脸上明明白白印着一个手印,肿起多老高。

    “你干什么放手?”王英上前就要分开两人,却被一个人给拉到一边。王英刚要发怒就看到拉着自己的这个人怎么这么眼熟呢,好像总经理啊。

    “不是好像,我就是郭安。”郭安无奈了,王英有时不知不觉把心里话说出来的毛病看起来是改不了了。

    不等王英问,郭安三言两语就把年华的身份给解释清楚,“你现在就把赵含烟给带走,不要让她瞎说话,要不然咱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年华当然听得到他们的话,一手抬起赵含烟的脸,赵含烟在看到年华眼睛的那一瞬间,一股煞气扑面而来,就如小鸡在老虎面前瑟瑟发抖却不敢逃走一样,她真的怕了这个人了。

    年华知道如果再吓她,这个女人恐怕就要当场失禁了,仿佛闻到臭味年华皱皱鼻子,一把把人甩给王英,正好靠在他身上。

    接下来年华就不管了,拉着沈妙妙走到一边问起她这些天怎么样。

    沈妙妙没有抱怨这那,而是说了句挺好的就转移了话题,抱着年华的腰撒娇道:“老姐,你怎么想起来看我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的?”

    年华指指她身后的那个人,“第一个问题,想你了就来看看你呗,第二个问题,我让郭安帮我查的。”

    沈妙妙虽然不关心其他事情,可是自己公司的总经理还是知道的,郭安的默不作声在加上老姐说起郭安时语气口气,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年华跟沈妙妙在那里聊了一会,沈妙妙突然想起,双手捂嘴,“坏了,玲玲还受伤呢,我把她给忘了。”赶紧跑到被遗忘的小姑娘身边。

    于玲玲看沈妙妙过来哼了一声,扭过脸去,脚疼倒是不太疼了,可是这个丫头竟然重色轻友,把自己这个受伤的好友扔在一边实在是太可恶了。

    沈妙妙就知道于玲玲肯定生气了,赶紧过去安慰,年华看着不由点头欣慰不已,原来就听舅舅舅妈说过,妙妙从美国回来后几乎没有交到什么朋友,虽然跟表哥表姐好,可是分隔两地平时见面不容易,现在看她终于叫道好朋友,年华为她高兴。

    蹲下身,年华托起于玲玲的脚,抬头看了眼吵得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动作的于玲玲,手猛地一动。

    “啊!”于玲玲惨叫出声,低头看到把手从自己脚腕上拿走手的年华,“你……”刚好发火却发现自己的脚一点不痛了,沈妙妙扶着她,起身试了试,一点都不痛了,放开沈妙妙的手,试着走了几步,一点事情都没有了。

    于玲玲的瞪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抱胸站在那里的年华,透过帽檐看到那张帅气无双的脸,罕见的脸红了。

    沈妙妙看到这一幕刚要嘲笑她,看着老姐穿的衣服,愣住了,瞬间一头黑线,玲玲不会以为老姐是男生吧,她当然了解自己老姐装男人能够比男人还男人。可是刚才自己明明都喊“老姐”了,难道他们没听到。

    听到什么啊,所有的人都被年华的彪悍所镇住了,哪还有耳朵去听她对这个人的称呼,而且除了知道事先知道年华是女人的沈妙妙、郭安还有保镖二人组。

    本来早上年华穿的虽然有点中性但的确是女装,但是因为跟郭安这个娱乐圈的钻石王老五出来,年华才穿上一身运动衣带上棒球帽掩饰几分,没想到又让其他人误会了。

    沈妙妙可不想自己的好友陷入无望的单恋中,拉了拉年华的袖子,对她使劲使眼色。

    年华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对自己脸红的女孩,叹了一口气,都怪自己生的太好。

    伸出手,年华微笑道:“你好,我是沈妙妙的表姐,年华。”

    “表姐,表姐,表姐……”于玲玲的笑容僵在脸上,刚刚抬到一半的手,重于千金。

    还好这时郭安带着王英过来打破了僵局,“年董事,人已经处理好了,她不会到处瞎说,而且她决定退出娱乐圈了。”

    年华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这个结果是年华能够预料到的,自己在那个女人心里种下了恐惧的影子,她怎么还敢继续待在娱乐圈。

    而两个小姑娘听到郭安叫年华“年董事”,两个人脑袋里打起大大的问号。

    郭安看出她们的疑问笑着解释道:“年董事拥有闪耀娱乐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算是第一大股东。”

    沈妙妙一听张大嘴巴,怪不得老姐让自己来闪耀股份呢,原来是这个样子。

    眼泪在眼圈了转了转流了下来,自己老姐根本不是一个追星族,她之所以买下闪耀娱乐的股份肯定是为了自己,怪不得上次自己跟老姐老哥说自己的明星梦时,老姐那个表情呢。

    年华不知道沈妙妙的想法,要说她接受这些股份,其实也有一部分这样的原因。

    年华注意着于玲玲的表情,发现这个女孩虽然一开始愣了一下眼里闪过一丝羡慕但是并没有其他,的确是一个单纯的好孩子。

    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有点偏僻所以事情的真相知道的很少,而年华不希望那些莫名的关注,王英作为一个名导演,虽然平时工作的时候脾气暴躁但是绝对不是一个笨蛋,他当然能够感觉出年华的不耐烦,赶紧打开手里的喇叭大声命令道:“都没事可做了,想造反是不是,一个个的都不想干了是不是,你你还有你,有的是人等着这些角色不想演的吱一声。”

    那些伸着脖子往这看的不管是演员还是工作人员赶紧缩回脖子,就怕被王英点名。

    教训完那些人王英笑着请他们去了临时休息的休息室,沈妙妙带着于玲玲也跟在后面进去了。

    年华坐下后,招手交过沈妙妙,正式做了介绍:“这是我表妹,我亲舅舅家的闺女,我只有一个弟弟,所以这个妹妹就跟亲的一样,我希望以后你们二位多多指点指点我这妹妹。”

    郭安王英连说应该的应该的。

    环顾四周,年华心里有了一些不满但是表面上不显,不经意问道:“妙妙,你的经纪人呢?”

    沈妙妙也没有多想就回答道:“哦,阳哥身体不舒服回家休息去了。”

    “身体不舒服?得了什么病了?干脆我们一起去看看吧。到底是得了什么病就能把手下的艺人抛下,让她们任人欺负。”

    沈妙妙的表情由担心到开心再到纳闷最后到了慌张,郭安跟王英对韩阳也是同情不已,平时兢兢业业,可偷懒一天就被抓住了。

    郭安作为总经理怎么样也得帮手下跟老板解释一下,“平时韩阳非常的努力,这几天他手上的艺人跟公司解约,他心里不舒服。”

    年华哼了一声,“就因为一个人不舒服,所有就忽略了其他人?”

    知情人互相看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里的尴尬,最后还是沈妙妙给出最后答案,“老姐,你就不要怪阳哥,因为阳哥失恋了。”然后年华就听了一个易于常人的爱情故事。

    故事非常简单,本来两个竹马竹马,互生好感到了一起,虽然因为禁忌没有告诉他人,可是在男孩心里对方就是今世最爱的人。

    后来男孩的恋人要当明星,男孩就成了他的经纪人,两人一起奋斗了多年,最后功成名就,男孩的恋人成了一线明星,成功后的诱惑随之而来,虽然他心里还有男孩但是他经常的背叛让男孩忍无可忍,最后提出了分手,虽然男孩的恋人一再挽留,还是没有成功。不过男孩虽然跟男友分手了,但他对对方的感情不是假的,所以直接及病倒了。

    年华听完就放弃了打算找韩阳麻烦的计划,沈妙妙也松了一口气,就韩阳那小身板都不够老姐一拳头的。

    既然误会都解除了,年华的兴致上来了,她还从来没看到过拍戏的场面,到了片场怎么能不看看呢。

    王英是举双手欢迎,冲着董事这个名头,他就得巴结。

    因为公务繁忙,郭安回了公司,而年华就坐在王英的位置上看演员演戏,看王英嘶吼着训斥演员还有其他工作人员。

    年华看着很有意思,叫过沈妙妙不由问道:“王导平时就这样导演?你们也被这样骂过?”

    沈妙妙点头,“不要说我们了,就算是女一跟男一这样的大明星也一样被骂,王导不允许有一点瑕疵的出现,因此王导的戏里有好几部都成了经典,而且虽然你挨了骂,可是王导同时也在交大家怎么演习,所以就算知道王导的脾气不好,在他选角的时候很多人都来报名。”

    年华听她这么一说,有点喜欢这个王英了,而且年华为了沈妙妙特意注意了一下他的面相,知道他不是那种淫邪之辈,也不用担心会被他潜规则了。

    中午的时候为了让沈妙妙在这个剧组过的更加舒心一点,年华决定请全剧组的人吃饭,地点就定在五星级饭店。

    剧组的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在五星级饭店吃饭,在听说是沈妙妙身边的那个人请吃的时候都以为是那个公司的小开想要泡她,或者说是潜规则她,不过得知沈妙妙是人家的亲表妹后那是非常羡慕啊。

    年华这一桌子上除了年华他们几人还有就是副导演跟几个主演,王英怕出现什么意外实现跟他们都透露了年华的身份,因此桌子上一片和谐,一个个跟年华保证肯定会好好照顾沈妙妙的。

    一时间宾主尽欢。

    因为下午没有沈妙妙跟于玲玲的戏,就算有王英也会移到以后的,年华就把两个人给带出来了。

    正好李霖的电话打过来了,年华带着他们去了李霖的服饰店。

    因为现在正是下午午休的时候,李霖的店里没有顾客。

    看到年华进了,李霖赶紧迎了上去,把一个盒子交到年华手上,然后连人带盒子一起推入试衣间。

    年华对这身衣服说不好奇是假的,打开盒子拿出来一看,愣住了,怎么都是羽毛啊,还是黑色的。

    当年华穿上好从试衣间里出来的时候,将等在外面的人给震住了,这是从哪里飞来的高傲黑天鹅,那种极致的黑色化为极致的骄傲性感,而于玲玲则是吐出一句,“原来他真的是她啊。”

    其实说设计的有多么精巧也说不上,一条长长地链子被套在手腕上,而链子的中间则固定在背部,而在左右两侧的链子上垂着十条长短不一的链子,上面都是黑色的羽毛,但年华的手向上伸展或者平摊时,黑色的羽毛随之飞舞就跟翅膀一样。

    前面的设计没有什么亮点,中规中矩的,可是加上仿若翅膀的链子就起了画龙点睛的效果。

    得到大家的一直赞美后,年华又把衣服收了起来,把沈妙妙跟于玲玲推到李霖身边,“还请你帮我这两个孩子挑两件得体的礼服。”

    相比年华必须要定做,她们两个的衣服就简单的不得,很快李霖就挑好了衣服,不同于成熟女人长长的下摆,她们两个的裙摆都是在膝盖那里。沈妙妙一身嫩绿生机勃勃,于玲玲一身鹅黄娇俏可人。

    等到年华跟着李霖付账的时候,于玲玲拽拽沈妙妙小声道:“妙妙,这,这,怎么办啊,实在是太贵了。”

    沈妙妙则是安慰道:“你放心的穿吧,这是我老姐送的咱们就拿着。”

    于玲玲听完后爽快的收下了,既然喜欢既然已经上了身,还这么犹犹豫豫的干什么。

    买完衣服,年华带着沈妙妙去见沈茜跟年夏。

    接到年华电话,年夏跟沈茜立马转回去。

    见面的一刹那,沈茜跟沈妙妙抱头痛哭,姑侄俩哭了个天黑地暗,最后终于被劝好。

    这时沈茜才发现旁边还站着一个小姑娘,真是太失礼了,赶紧招呼人家坐下。

    一个下午姑侄俩都在聊天,而于玲玲则坐在旁边间或插一句两句的。

    而年华则坐在电脑跟前表情严肃,凑近屏幕跟前,上面竟然是她身穿礼服的样子,有好几张,她在举棋不定,不知道发那张照片好,她想选出最好的那张发给展青云。可是她看了半天都拿不定主意,最后决定还是都发过去。

    开会的展青云感觉到手机在震动,就知道是来了的短信,既然是短信就没有必要现在看。可是这个号码只有年华才知道难道是发生什么事了,终于等大队长训完话,展青云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打开短信,从里面冒出一张照片,看着那黑色的身影,竟然痴了。

    他身边的战友看出了他不对劲,凑近手机一看,呆愣了一下,刚想看的清楚一些,手机就被收走了。

    “不要随便动别人的东西。”展青云冷冷的道。

    如果是以前这一句话肯定能够阻止这些人,可是现在不一样,手机里的那个照片明显跟他的关系不一般,要知道除了几个人其他人根本就没有见过那个传说中的女朋友,现在终于有机会一睹为快,纷纷道:“青云你就给我们看看吧,你很快就要走了,要是你走了我们更没有机会认识弟妹了。”

    就连其他两个中队长甚至是坐在上头的大队长,都参与进来,最后展青云的手机里的照片出现在幻灯片里。

    看完之后他们只有一个感受,真是跟展青云太相配了,一看这个女孩就不是温室里的花朵,不需要依附他人生活,从照片里就能看出这个女孩气势惊人,真是一位美丽具有无穷魅力的骄傲的黑天鹅公主。这小子的眼光实在是太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