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没脸
    裴元也不是傻瓜,几乎全香港的富家子弟他都认识,就是为了在猎艳的时候不碰到麻烦,也万一惹到自己惹不起的人不就坏了!而在他的印象里这里面可没有眼前这个骄傲如黑天鹅的少女的身影,那么她肯定是刚签约还没出道的艺人。

    裴元胸有成竹,对付这种想要当明星的少女少男他可是很有一手,他们不是为钱就是为名大多数是两样都想要,而自己身为凤凰娱乐的少东,对他们的吸引力那是那绝对是非常大的!

    而程浩然跟裘翔两人紧张的盯着年华,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年华垂下双目盯着被扔在桌子上支票,眼睛里闪过不明的光芒,轻轻的笑声飘了出来。

    裴元嘴角挑起,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容,而裘翔跟程浩然心跳加速,面色凝重的盯着年华,希望她的不要做出他们不愿意看到的选择。

    这个偏僻的角落空间空气无比凝重,跟喧闹热闹的其他地方形成鲜明的对比,三双眼睛都在盯着年华,不错眼珠的。

    年华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只值得五百万,伸出右手的食指跟中指,轻轻的把支票夹了起来,举在头前,歪着头看着。

    当年华的动作开始后,停滞的空间开始出现波动,裴元的笑容越来越大,裘翔跟程浩然的脸开始难看起来。

    年华夹着支票,转头伸出左手食指点了点裴元,食指弯曲勾了勾,裴元哈哈大笑,裘翔跟程浩然的心瞬间跌多谷底,难道连这个气质如女王般,如同一只骄傲的黑天鹅般的少女竟然也无法抵抗金钱的诱惑。

    裘翔气急就要过去抢过那张支票,刚要有所动作,却被人从后面制住,他怒气回头,眨眨眼不动了。

    而程浩然听到裘翔那里的动静,转头一看,竟然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人,那相似的脸蛋冲击了他的大脑,他突然想起来从那里看见过他,想起了那个强势的少女,那个让自己心不由自主萌动的人,那个因为黑天鹅的出现被深藏在心里的人。

    他们这里的动静,裴元根本没有发现,他现在的眼里只有那个勾人的小东西,几步走到年华跟前,两人之间还隔着沙发背,就在那里四目相对,裴元深情款款的伸出手想要去抚摸少女元宝般晶莹透亮的耳朵。

    裘翔这时缓过神来,可是马上被眼前的这一幕刺激到了,又是大力挣脱,可是他身后人那里是这么容易就能挣脱的。

    程浩然现在大脑一片混乱,一会儿是锐利如小鹰的女孩,一会是高傲的黑天鹅,两个形象在他脑海里如同走马灯一样不断闪现,不断闪现,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竟然分不清谁是谁了。

    手距离耳朵越来越近,他仿佛已经感受到了那丝滑般的触感,裴元感觉自己都有点沉醉了,心跳开始加快,天啊,天怎么这么黑,难道我欢喜的都晕了,裴元的脑海闪现出这句话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裘翔动作僵住了,他身后的人放开他,他也还是一动不动。

    程浩然看着眼前的一幕也是呆住了,看着倒在沙发前面茶几上的昏迷不醒的人,这一幕为什么这么眼熟呢,就在这时停滞的大脑开始运转起来,脑海里的两个人重叠在一起,不由咽了一口口水,自己喜欢上的两个人竟然是同一个人。

    年夏松开裘翔后,低头看看蜷缩在茶几上的不知死活的东西,笑着道:“老姐,咱们把这家伙怎么办?”

    年华坐在沙发上,端起没有被波及到的果汁,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坐姿端庄动作淑女,轻声的回答道:“今天是公司的六十年大典,还是不要见血了,你们就把他扔到凤凰娱乐的大门口就行了。”

    年夏皱了皱眉头,“老姐,这家伙敢调戏你,你就这么放了他不是太便宜他了。”

    “要不怎么办,谁让我这么善良。我一看他脸上的青色就知道他睡眠不好,为了让他的睡眠好一点,我帮他停止了一些不太重要的功能,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他能感激我。”年华一脸为对方着想。

    年夏这个无比了解他老姐的人不由咽了口口水,就算是刚跟她不久的何秋山跟傅小星也觉得自己老板笑的有点不怀好意。

    也就是单纯的裘翔跟不太了解奶奶和的程浩然相信年华真的是好心,而裘翔还嘴欠的问了一句,“到底是什么功能啊,你能不能也帮帮我啊,我睡眠也不好。”

    前面那句是好奇,后面那两句完全是为了接近讨好年华。

    年华忽闪着眼睛,看的裘翔有点不好意思,他刚要说不行就算了,就听到了回答,而这个答案让他听了煞白了脸。

    “哦,也没什么,我看他脸色青白,肯定是把下面的那个地方用的太过了,为了他后半生的幸福着想,我把他下面的那个功能停用了。”

    下面?除了那里还有哪啊,裘翔有种加紧双腿的冲动。

    程浩然也是有点被吓到了,这么说,裴元的子孙根算是不能用了,这对好色如命的裴元来说比杀了他还严重啊,这也太狠了,程浩然赶紧想想自己有没有得罪过她。

    年华看这些男人的脸色都不好,赶紧又加了一句,“你们不要担心,他后面可是完好的,那里也能用啊。虽然用多了会的痔疮,可是这能够很好的限制他的次数,真是一举多用。”

    可是听了年华的话,在场的男士都是菊花猛缩,蛋疼不已。

    年夏心里感叹不已,幸亏自己老姐有了下家,要不然真担心这么彪悍的家伙嫁不出去啊。

    何秋山跟傅小星对展青云本来的羡慕这时也变成了佩服,这么狠辣的家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消受的起啊,这得多么强大的心理素质啊。

    裘翔哀叹自己的人生,初恋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不过这女孩虽然不适合当女朋友但是非常适合当哥们啊,他又高兴起来。

    程浩然追求年华的心更加的坚定了,自己正需要这样妻子,富有的身家加上强大的武力,肯定会是自己争夺程家强大的助力,再加上她也是自己喜欢的人,真是一举好几得啊。

    几个男人虽然心里想的不一样,可是动作惊人的一致,合伙把晕在那里的裴元给抬下来,送到车库,由两个保镖把人给丢到凤凰娱乐门外,包括他那辆骚包的宾利。

    因为低点的偏僻跟发生的时间太过迅速,很少有人注意到他们这里,就算是看到的人也以为是有人意外晕倒,年夏他们帮着把人送出去,根本没有怀疑其他的。

    不过年华还是把事情跟郭安说了一声,郭安苦笑不已,自己这个新董事长真是会惹事啊,不过他冷哼一声,你裴元竟然在闪耀娱乐的晚宴上招惹了我们闪耀的董事长,我们闪耀可不会善罢甘休的。

    事后闪耀娱乐全面阻击凤凰娱乐,凤凰娱乐虽说在香港也是大型娱乐公司,可是底蕴跟规模还有资金等远远不是闪耀的对手,不过几个月就开始亏损。凤凰娱乐的裴董事长那是一个焦头烂额,自己公司不景气,儿子还出事了,子孙根竟然不能用了,找来享誉国际的医生,给出的答案是,酒色过度必须好生将养不能乱发脾气,可是什么时候恢复那就不得而知了,为了自己后半生的幸福裴元只能清心寡欲,在家里好生养着。

    裴元根本就没有怀疑是不是年华动得手段,每次想起那只黑天鹅,心里就会升起异样的感觉,那种感觉不由自主的向下走去,“哎呀!”只要到了子孙根,那肯定是剧痛袭来。后来他根本就不敢去想了。

    两个保镖去执行任务,其他三人又回到年华坐得地方,想着刚才的那一幕,三个男人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还是裘翔被自己的好奇心逼着开了口。

    裘翔指着年夏对年华道:“你们两个长得非常像,你们是不是一家的啊?”

    年华点点头,裘翔猛地拍了拍巴掌道:“我就知道,你们谁大谁小啊。”

    当得知年华年夏是龙凤胎后,不但裘翔连程浩然都恍然大悟,怪不得两个人这么像呢。

    四个人就坐在这里你一言我一语的聊起了天,除了程浩然有点见不得人的想法,其他三人越来越投机,年华年夏对爽朗没什么心眼的裘翔挺有好感,对程浩然就差点,谁让他总用算计的眼神看着自己(老姐)!

    轻快的音乐响起,年夏笑嘻嘻的起身,邀请年华跟他跳一支舞,年华欣然前往。

    本来两姐弟都不会跳舞,还是下午请郭安找了两个跳交谊舞的老师临时学的,不过两人练武出身,协调能力非常棒,现在跳的也是有模有样的。

    两人旋转着到了沈茜他们所在的下面,跟他们打了声招呼,然后两人又向远处跳去。

    年华正跳的开心呢,突然老弟年夏停下了脚步,幸亏年华平衡力强,避免了踩到他的脚。

    “怎么了?”年华问道。

    年夏怒气冲冲的拉着年华的手冲向另一边,年华任由他拉着,她也看到了让年夏愤怒的原因。

    一个身高最少有一米八的男人拽着至少跟他差了半头的妙妙的衣服,旁边一个稍矮一点的男人正在想尽办法让那个高个子松开沈妙妙,而旁边的于玲玲则是拽着高个子的衣服,撕扯着想让他离开。

    年夏过去,一拳打在男人肚子上,把高个子打成大蝈蝈,沈妙妙趁机挣脱开男人,不忘记拉着于玲玲,两个受到惊吓的小姑娘躲在年华的身后。

    年华觉得这个高个子男人很眼熟,沈妙妙在后面小声解释道:“这个人就是范潇云。”

    一听范潇云,年华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个新闻,这个新闻在两年后传遍全国,那就是蓝艳门,跟希哥并称艳门二哥。不过两人也有本质区别,一个只跟女人,另一个却是只要男人。这二哥加在一起狩猎范围波及到全人类。

    而被范潇云祸害的男人们就没有被希哥祸害的女人那么幸运,毕竟男女是正途,同性之间的事还是不被大多数的人们认可,他们受到的谴责也更加大写。为此有好多风华正茂的男孩受不了其他人甚至自己父母异样的眼光受不了自杀身亡,而这个始作俑者则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看法,活的好好地。

    原来这个人就是那个让人谈起就恨得牙痒痒的范潇云。

    范潇云缓过来后,看道施暴者年夏,眼睛一亮,接着眼珠一转,开口说话,可是那话完全就是混淆是非。

    他道:“韩阳,事已至此,孰是孰非我就不跟你争辩了,你为了讨好高层放弃我,而转去做这两个黄毛丫头的经纪人,我也认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

    范潇云说完也不管韩阳的反应,转头对年夏苦笑道:“小兄弟,你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事,希望下一次你能够把事情真相搞清楚然后再出手。”他以为他只这么说以后年夏怎么着也要跟他道个歉,可是他是失算了。

    年夏根本就不搭理他,从年华后面拉过沈妙妙就开始教育:“我以前跟你说过没有,见到精神病就赶紧躲得远远地,要不然那些疯子可是会打你的,今天你怎么就给忘了?幸亏你没受伤,要是被抓伤或者咬伤,咱们还得去医院大狂犬病疫苗,多不值啊。”

    年夏的话把附近的人都给逗乐了,人们用看戏的眼光注视着范潇云,范潇云的脸都憋青了,恶狠狠的瞪了年夏一眼,看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哼了一声走了。

    沈妙妙佩服的竖了个大拇指,“老哥你太厉害了,把那个没皮没脸的家伙给气走了。”

    年华凑到沈妙妙耳边问道:“这个就是你经纪人原来的那个男朋友?”

    沈妙妙点点头,气愤道:“老姐,你根本就没看到刚才他那个样子,说是来跟阳哥道歉的,可是那语气那眼神,就像他跟我们阳哥好,使我们阳哥的造化,我不过兑了他两句,竟然想打我,呸,什么男人啊。”

    于玲玲则站在韩阳面前关心道:“阳哥你没事吧。”

    韩阳摇摇头惨白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笑容,叹了口气道:“我本来对他还有那么一点旧情,十分的伤心,可是这个小兄弟说的对,他不过是一个有妄想症的精神病,不值得我为他付出。”

    沈妙妙于玲玲听到他的话都为他高兴,沈妙妙拉着他的胳膊道:“没错,阳哥你这么想就对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支花。”

    韩阳重新焕发精神后,亲自带着沈妙妙于玲玲认识各个明星大腕,年华跟年夏则回到二楼沈茜那里,听着身为天皇巨星的友哥跟华仔讲古。

    晚宴的后半程,好几个纨绔子弟开始猎艳,两三个把目标都放在年华身上,不过因为没有找到年华,就改变了目标。

    晚宴中,沈茜见到了很多当年她跟年建国的偶像,都一一要到了签名,还跟友哥华仔谈天说地,感觉挺满足的。不过她第二天就回去临海了,她出来两天最放心不下的还是自己老公。

    年夏没有跟着她回去,他跟裘翔一见如故,听说他再拍电视剧,竟然也跟着去看,不过一开始也遭到了裘翔经纪人跟导演的阻挠,不过在找到这是现任董事长的弟弟后,干脆的让开,他们可是听说了,现任董事长可是个脾气暴躁破坏力破表的强人。

    沈妙妙跟于玲玲继续回去拍她们的古装电视剧,本来王英打算让沈妙妙顶替赵含烟的位置,不过让沈妙妙给拒绝了,经过半年历练的小姑娘可不傻,如果自己突然成了女二号,虽然其他演员嘴里不说,心里肯定不舒服,就算是自己好友的于玲玲心里肯定也会有疙瘩,而且自己的演技还不足以胜任,如果强行演女二号的话,说不定会在观众眼里留下不好的印象,那真是事倍功半了。

    而王英这个剧组因为沈妙妙的拒绝高看了沈妙妙一眼,认为这个孩子懂得人情世故而且非常的体贴,还赢得了一个老戏骨的好感,经常没事的时候教她怎么演戏。

    最让沈妙妙高兴地是,在不影响其他的情况下,给沈妙妙于玲玲这个组合加了好几场的戏,让她们从一个小配角变成一对开爱出彩的配角。

    年华也留在了这里,花了两天时间规划装修自己的别墅,虽然大致不需要修改,可是一些自己用的家具什么的,她还是愿意用自己的。

    两天后年华带着年夏跟何秋山傅小星回了临海,接着一头扎进被正式命名为深蓝游戏公司的游戏开发部门。

    还有三天,预备了好长时间的游戏“古国”就要开始公测了,而公测效果的如何,很大程度依赖于这三天的查漏补缺。

    年华对怎么做好一个游戏不懂,可是她有前生的记忆,可是适时提供一些先进的方法点子,而华夏作为资深的游戏专家(当然是自封的)也可以为他们找出些漏洞,而何秋山跟傅小星则是在这里玩各种游戏,都让他们乐不思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