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初进神农架
    不过最终,年华的整人计划还是没有实现,回去年泰家的路上,就接到了一个求救电话,而电话那头只说了一句话就挂断了。

    年华急急忙忙打过去,可是手机已经关机了,年华脸都有点白了。

    展青云按住她的手关切的问道:“年华,怎么了?”

    年华咬着嘴唇道:“是我师傅,就是周大师,他只说了句救命,手机就关机了。”年华还是不死心,又拨打过去,可是还是正在关机中。

    年泰心里想着周大师是谁,突然想起一个人赶忙问道:“难道是玄学大师周大师?”

    年华没有功夫搭理他,展青云点点头,“没错,去年周大师收了年华为徒。”

    年泰揉揉耳朵,不禁感叹自己这个未来嫂子真是含金量太高了,要知道周大师可是奇门大师啊,就算是他爷爷也不一定能够请得来,年华仅凭周大师徒弟这一名号,在首都都能横着走了。奇门大师各个都不好惹,如果你得罪了他,什么时候人家往你祖坟上整点东西,破坏了风水,一家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哪里惹得起啊。

    何圣哲不知道周大师是谁,不过看年华这么焦急,身为朋友他当然要帮忙了,“嫂子,有用到我们的地方,你说话。”

    年华感动的道谢,“真是谢谢你们了。”

    展青云皱着眉头问道:“周大师现在在哪里你知道么?”

    年华点点头,“我高考之前他给我打了电话,说他受国家科考队的邀请,去了神农架,说是去寻找南明皇朝遗留下的宝藏。因为带队的是他多年的好友,而他对这个宝藏也挺好奇的,就跟了过去。”

    展青云听完立刻拨打电话,这时也回到了年泰的家里。

    放下电话,展青云拦过年华的腰,抱着她安慰道:“一会儿,直升机就到了,到时候我跟着你一起去。”

    年华听到这话,不由担心道:“这会不会违反纪律啊?”

    年泰听了这话笑道:“嫂子,你放心,我们展老大为了你能把心给掏出来,违反纪律算什么啊!”

    展青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年泰吐吐舌头缩着脖子下了车。

    “你放心,这点权利我还是有的。”展青云不在意的道。

    果然不多时一架直升机轰隆隆的降了下了,还好年泰的家就是一个大仓库,前面空地也很多能够降落的下。

    年华只来得及看看大狗,就听到直升机降落的声音了。

    年泰跟何圣哲非要跟着,年华一个都不想带,都是累赘,年泰还好,在年华拜托他照顾大狗后,他想了想也就留下了,自己家里还有十来条狗,也有点不放心。

    而何圣哲是死活都要去,“展老大,我怎么说也是一个男人啊!嫂子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都能去,我怎么就不能去了。”

    展青云看时间不早了,再跟他磨叽时间就来不及了,只能同意他跟着,不过事先约法三章,“一,到了要听从我跟年华的安排,不准随便自己行动;二,到了那里不准好奇心太强,看到什么摸什么;三,到时候再说。”展青云决定到时候就让他在直升机上待着。

    年华急急忙忙看了眼大狗,伸手摸了摸大狗的头,这时沉睡的大狗竟然醒了过来,挣扎的想要站起身,年华赶紧把它按下,抚摸着它的身体,也不管大狗能不能听明白她的话,嘱咐道:“我有要紧的事要去做,你现在年泰哥哥这里住两天,你要好好的吃饭知道么,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可要自己站起来啊。”看看手腕上的表,年华不舍得道:“我要走了,你可要乖乖的。”

    年华的话音刚落,大狗竟然上下点了点大头,轻轻叫了两声,年华惊喜的发现大狗竟然能够听懂她说的话,可是现在她有重要任务,不能留下来,最后只能又摸了摸它的脑袋,起身走了。

    因为还要回来,而且也不知道那里是什么样子,年华只拿了一些必须的东西,嘱咐年泰把他俩放在酒店的东西拿回来,三个人上了直升飞机。

    年华何圣哲跟着展青云上了直升机的机舱里。

    当飞机起飞的时候,驾驶位的飞行员一说话,年华抬眼望去,虽然只能看到侧脸,但是还是能够认出这不就是上次给自己送车跟枪械的那个小刀么?

    等到直升机升了上去,开始平稳飞行,飞行员回头对年华笑的露出大白牙,“嫂子好,我是小刀,不知道你还记得不记得我。”

    年华点头道:“记得,当然记得。”

    跟年华打完招呼,小刀的正色起来,聚精会神的注视着前方。

    展青云则是打开一个箱子,里面是几套作战服,找出两身递给两人。

    年华接过后,看了眼何圣哲,咳嗽了一声,本来何圣哲还挺兴奋,听到她咳嗽声,根本没意识到她想让他干什么,还在那里摆弄衣服。

    年华现在没有说话的心事,出手就要点了何圣哲的穴道,不过展青云救了何圣哲一次,他当然不希望连自己都没看到过的美景被这个花花公子看到,冷哼一声,道:“把你的眼睛闭上。”

    何圣哲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本来还想再开几句玩笑,可是这两人脸色都不太好,赶紧转身闭眼,嘴里嘟囔着:“这样行了吧!”

    年华看他转过头去,这才放弃,刚要脱衣服就感觉到某人的眼光就跟两盏小灯一样。

    瞪了他一眼,人家展青云根本不为所动,年华白了他一眼,也就随他了,反正也没什么好看的。

    脱去T恤跟长裤,露出里面纯白的乳罩跟内裤,完美的身材亮瞎了展青云这唯一一个观众的眼。

    展青云失望的发现自己女友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不过看了几眼,衣服就上身了。

    不过很快他饱眼福的机会来了,因为这些衣服都是贴身的,而且都是为男人制作的,可是年华胸部虽然不是特别伟岸,可是也是挺有料的,衣服竟然无法拉上拉链。

    年华郁闷了,不过也不是没法解决,问道:“有绷带么?”

    展青云找出必备的医疗箱,打开,里面正好有不少的绷带。

    年华干脆的把衣服脱下,然后顿了顿将乳罩脱了下来。

    展青云看了个正着,那一对活蹦乱跳的玉兔,形状优美,粉红色的点点亭亭玉立。

    口干舌燥,鼻子下好像有什么东西流下,展青云一抹,拿到眼前,一手的血,赶紧找药棉花擦干净。

    前面开飞机的小刀,抽抽鼻子,问道:“队长,怎么飞机上有血腥气啊?”

    “好好开你的飞机,怎么注意力这么不集中,如果这是在战场上,你已经被敌机摧毁了。”恼羞成怒的某人劈头盖脸一顿说。

    再一回头年华已经穿好,一身迷彩的年华站在那里,不过瞬间就从一个美丽女孩变成帅气冷酷的少年,一身的杀气让人不敢直视,冷冷的看着他,可是被这样慑人的眼神盯着,展青云竟然感觉到一股从未有过的热流在身体涌动,上下窜动寻找出口,终于在下身找到,一向强大的自制力竟然不管用了。

    看着下身鼓起一块的展青云,年华哼了一声,转过头去。

    展青云尴尬的坐下掩饰住凸起的地方,花了好久的时间才平息下下腹的冲动。

    何圣哲等了都没有等到有人叫自己回头,默默的穿好自己的衣服后,这才试着回头。一回头就看到立在自己对面的那个人,那个一声凌烈气势的男人,或许不应该称之为男人,看年岁只是个少年,可是那通身的气势让他为之惊惧,在这个人看着自己的时候,他根本不敢动弹,就跟被蛇盯住的老鼠一样,通体生寒,在人家移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刚才竟然屏住呼吸,怪不得赶紧氧气不够用了,这事才敢大口呼吸。

    年华从随身带的包包里拿出几个“平安玉符”一人一个,分给他们,并叮嘱道:“把玉符贴身携带,不能离开身体知道么?”

    展青云接过来,立刻戴在身上,他身上原本就有年华送给他的玉符,而且他还凭着玉符躲过了一次必死的灾难。他当然知道玉符难得,开口道:“小刀,何圣哲你俩把玉符都戴在脖子上,可不要弄丢了,这玉符说不定还能够救你小命呢。”

    听了展青云的话就算是不爱挂东西的小刀都戴上了。

    平静下来的何圣哲这才发现机舱里的人好像不太对劲,自己上来的时候根本没看到这个男人,而且嫂子年华不见了。嫂子不见了!何圣哲瞪大了双眼,直愣愣的看了年华一会儿,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让他不敢相信的想法,他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推推展青云小声问道:“这不会就是嫂子吧!”

    看展青云点头,他整个人都僵住了,原来自己老大竟然还是找了一个男人么,而且是这么一个气势惊人的家伙,那他们谁上谁下啊,何圣哲激灵一下,他都被自己的想象吓到了。

    展青云看明白了他的想法,拍了下他的脑袋,哭笑不得的解释道:“你想什么呢,年华的确是女孩。”

    “可是……”何圣哲看看年华看看展青云,摸摸脑袋,他觉得自己晕了。

    年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把小刀,在手中耍了几下,消失不见。这才瞟了眼何圣哲,“男人女人你都分不清,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花花公子。”

    听着刚才低沉磁性的声音转换成清亮的声音,何圣哲差点哭了,这才是自己熟悉的声音么。

    展青云不再管还在纠结的何圣哲,打开另一个箱子,年华往里面一看竟然都是被分解的枪械。

    他拿出几个零件,唰唰,几下一把手枪被组装起来。

    最后一共是组装出,四把手枪,一把狙击枪,一把冲锋枪。

    虽然上次展青云送了她一把象牙枪,却被她珍藏起来,而且在她手里,这种枪械还不如一把锋利的大砍刀呢。

    如果不是太着急,她都想回临海把那把锋利无比的古剑龙吟拿来用,不过这种遗憾在展青云掀开箱子最底层,露出一把冒着寒光的长刀就消失了。

    年华接过长刀,耍了两下,重量刚刚合适,再看刀刃,锋利无比不再龙吟之下,年华抬头看向展青云,欢喜的说不出话来了。

    展青云看着一脸欢喜的年华心里那个满足啊,也把这把刀的来历告诉了年华。

    “我救过一个人,他是专门研究航天材料的科学家,请他帮忙制作出来的,这把刀用的材料跟火箭飞船上的外层材料是一样的,这种合金坚固耐高温却非常有弹性。”

    说完展青云把一把刀鞘交给年华。

    年华将刀归鞘,将放满子弹的手枪别在顺手的地方,坐在那里闭目养神。

    当展青云把枪给何圣哲的时候,他只是默默的收起来,没有表示好奇,他今天收到太多惊吓了,这也就不算什么了。

    三人分别找地方闭目养神,年华心里祈祷师傅千万不要有事啊。

    直升飞机的速度比普通飞机要慢,从首都到神农架可是有着不断的距离,还好现在是夏天,天色亮的快,不过四点天已经蒙蒙亮了。等到了目的地,五点多已经大亮。

    年华看着窗外的茂密的原始森林,更加的担心,这里是亚热带森林,拥有者全国最全的物种,这也预示着这里危险的动物也非常的多。虽然师傅是奇门中人,可是他最拿手的是相术卜卦还有风水,偏向于文,其他根本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老人,虽然他手里好不少自己送给他的纸符,身上也戴着“平安玉符”可是如果危险接连而至的话,那也无能为力啊。

    还好自己在师傅身上打了一张“无踪符”,只要年华靠近师傅周大师五十公里也就是一百里地以内就能够大致知道他所在的方向。

    年华让小刀开着直升飞机在神农架的上空不停寻找,她自己聚精会神的感觉着,就怕错过一丝的不同之处。

    展青云跟何圣哲也不敢打扰到她,就这样过了一个小时,突然年华叫道:“我感觉到了,就是这里,小刀顺着这个方向再往前飞一点。”

    小刀刚要答应眼睛扫了下油表,立刻道:“嫂子,飞机上的油不多了,现在省的也就够飞出神农架的了。”

    年华一听眉头紧锁,不过还是道:“那就就近找个降落地点。”

    小刀说了声是,还好他们运气不错,在一条小河边找到一块空地。

    在轰隆声中,直升飞机降了下来,还没有挺稳当,年华就打开舱门跳了下来。

    看她跳下去,跟在她后面的何圣哲咽了口吐沫,还是乖乖的从梯子上下来。

    展青云下来后把一个行军包递给年华,转头对何圣哲命令道:“我跟年华去,你跟着小刀留下来看着直升飞机。”

    何圣哲刚要拒绝,小刀说话了,“队长,直升飞机在这放着丢不了,你就让这位大哥看着就行了,我跟你们一块去。”

    “我也一起去。”何圣哲是跃跃欲试。

    展青云刚要说话,就听到一声野兽的吼叫声,这是豹子的声音,而且就在附近,如果把何圣哲自己留下的话或许就会成为豹子的盘中餐,没办法只能带着一起去了,毕竟队伍里其他三个人都是白给的,这也都怪自己,昨天就不应该带他来。

    不过现在不是后悔的时候,四人身穿长衣长裤,背着包,腰里别着枪,开始前进。

    年华打头,展青云则在队尾,其他两人在中间。

    一开始的时候还比较好走,因为他们停在了小河旁边,顺着小河一路向北,可是很快出了河谷,接下来他们面临的是就是广袤的森林了。

    神农架生长着无数珍贵的树木,可是年华他们根本没有心情去分辨他们遇到的树木种类。

    他们小心翼翼,虽然这时各种小鸟叽叽喳喳叫着,树下开着美丽鲜艳的花朵,可是在这美丽中暗藏着杀机,这棵树的枝叶繁茂,郁郁葱葱,可是现在一条碧绿的毒蛇就隐藏在输液下,冰冷的竖瞳直直的看着经过树下的人。

    走到前面的年华,突然拔出身后的长刀,挥刀,然后入鞘,不过一秒的时间。

    走在后面的小刀跟何圣哲还有点纳闷呢,不过当他们看到脚下被斩成两端的毒蛇的时候,看年华的眼神不一样了,好厉害啊。与此同时对周边环境的警惕也更加的周密起来。

    年华顺着自己的感觉越走越远,突然展青云喊道:“这里有科考队留下的痕迹。”

    年华赶紧过去,不过她可看不出什么不同,但是展青云是这方面的专家,他指着东边道:“咱们市从北边向南,而他们是从东向西然后向南,因此一开始咱们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现在看来咱们走的路程的确是对的。”

    年华一听松了一口气,看看时间都九点多了,他们四人的早餐还没吃呢,而且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跋涉,自己跟展青云还好,小刀也差点,可是何圣哲就受罪了,不过这小子也还行,咬牙坚持下来,没有喊苦喊累的。

    展青云道:“现在就地休息,不过你们要看仔细再坐知道么,不要靠树。”说完他自己找块地方坐下,从包里掏出面包跟水吃了起来。

    年华小刀也是一样的吃法,何圣哲虽然脚底板疼,但是为了自己的尊严也要拼了,接过展青云扔过来面包狠狠的咬着。

    十分钟后,一行人又再次出发。

    一个小时后,何圣哲感觉自己就要坚持不住了,脚底板肯定被磨破了,心里那个后悔啊,后悔不停展青云的话,非要自己来试一试。

    就在他摇摇欲坠的时候,最前面的年华停下脚步,展青云也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年华,咱们可能被豹子给盯上了。”

    年华点点头,“没错,而且不是一头,是两头,咱们运气不错。”她说着反话,一边后退靠近中间的小刀跟何圣哲两人,如果豹子发动进攻的话,被攻击的肯定是他们中间最弱的那一个个。

    虽然年华现在是飞花摘叶滴水成冰的一流高手,但是跟她交手的都是武林中人,是人类,遇到豹子这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展青云自己拿过狙击枪,四处寻找豹子的踪迹,看能不能事先阻击一头。

    可是豹子作为猫科动物中最敏捷最防不胜防的猎手也不是白给的,他一时间根本找不到目标。

    年华虽然能够感觉到它们的踪迹,可是两头豹子竟然分头行事,就算自己一下子能够杀死一头,那另一头也能够对青云他们造成危害。

    突然,展青云眼睛一亮,他看到一头豹子的行动轨迹,他根本没有跟年华沟通,可是在这一刻两人犹如心有灵犀一样。

    展青云扣动了枪板的同时,年华飞身出去,腾空一脚踏在树干上,身体拔高三丈高,这个高度刚刚好,挥刀,寒光一闪。

    当年华轻飘飘落到地上的时候,一头无头的豹子尸体已经落在了大树根下。

    而另一头豹子也没有逃过丧命的命运,一枚子弹准准的穿过它的大脑,射在大树上,还没来得及躲避已经没了呼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