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符气冲天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藏宝
    剩下的那几个小箱子也依次打开,都是一些珠宝玉石,甚至还有一些精美绝伦的饰品,反正年华看的眼睛有些发红,不过这些东西却不是周大师想要的。

    接下来,他们把剩下的都打开,周大师失望的不得了,竟然除了一些金银锭,剩下的竟然都是一些绫罗绸缎,虽然经过这么多年的时间的侵蚀,但是还能看看出几百年前那种绚烂夺目的亮丽。

    盯着这些东西,周大师皱着眉头思考着,年华则不管他,将那些珠宝饰品挑着最好的拿出来一些,反正其他人也不知道原来到此有多少,身上也没拿什么袋子,虽然科考队里手里有,不过她可不打算用,万一被人发现就说不清了。

    最后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破了,干脆脱下来,将挑选好的东西放在里面,然后再放到行军包里。

    做好这一切,年华过去找周大师,看他皱着的眉头,不由问道:“师傅,怎么了你这是?”

    “不对劲,我怎么感觉着这里不像真正的藏宝地。”周大师说出自己的想法。

    “啊?”年华瞪着眼睛,扫了一遍这满箱子的珠宝金银还有那一箱子一箱子的精美布料,“师傅,你要知道那时候一些珍贵的布料可是比黄金还要难得呢,说不定这些料子就是那种只能上供给皇帝,宫里的人才能穿的料子呢。”

    周大师嗤了一声道:“如果你是南明朝廷的人,为了以后复国大业做准备,会准备一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最后还批评了一句:“天真!”

    年华耸耸肩,弯着腰一箱子一箱子的看过去,看有没有特殊的东西,耳朵里听着周大师说着这个藏宝图的由来。

    “当年隆武帝登基为帝,励精图治,关心百姓疾苦,可以说是南明最有作为的一个皇帝,可是很快发现他被拥立其继位的郑氏架空,处处受制于郑芝龙,他知道在这种内忧外患下很难真的光复大明,因此派手下的亲信将他手里继承的那些明朝皇家的宝物藏起来,留待以后有忠心之士得到这些宝物,再驱除鞑虏恢复大明王朝。”

    “其亲信终于藏好了宝藏,而隆武帝在清军入侵的时候也被杀身亡了,他发现南明大势已去在画出藏宝图藏好后自杀身亡,而这个藏宝图朱家的人没有发现,因此这么多年里人知道,而被带出来那些宝贝在哪里那是众说纷纭的。”

    “前几年的时候,我这老友,就是那个白胡子的林教授从一本古籍的夹页里发现的,如果不是那本书破损的太厉害,再放上多少年也不会有人知道。”

    周大师在那里感叹着,年华却是在一个箱子里看到一张不知道什么做成的皮子,小心翼翼的拿出来,打开一看,瞳孔瞬间放大,竟然是一张地图!

    “师傅师傅,你快点过来,你来看啊!”

    听到自己徒弟在打招呼,周大师顾不上在那里悲叹,赶紧过去,一眼就看到了被年华打开的那张皮子。

    就见这张薄如纸张的皮子上,这个地图上面的地名不得而知,不过可以肯定是在现在的东南省的某个地方。

    “赶紧藏起来,等咱们回去在研究!”周大师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催促年华把东西放好。

    年华一看他这样子就知道这是好东西,赶紧把东西放好。

    周大师也一改刚才的郁闷高兴起来,也在那个珠宝箱子里挑了几样值钱的东西放好。爷俩个又把箱子一个一个的封好,打扫好,最后年华竟然根本看不出这些箱子被他们动过了,心服口服外带佩服啊,自己师傅还是挺有一套的。

    这是周大师突然大叫一声,“我的蛋,我的蛋不见了。”

    年华被他这一嗓子给吓到了,视线不由自主的往他下半身瞄去。

    周大师恼羞成怒:“你个小丫头,看哪里呢,我说的是一开始我抱在怀里的那个大白蛋。”

    他这么一说,年华想起来了,的确刚开始他们进来的时候,看到过周大师怀里抱着的那个圆咕隆咚的东西,不过随后她也没注意,处在生死关头,哪里注意到其他啊,更不要说是一个蛋了。

    “哎呀,那可是个不得了的东西啊,赶紧帮我找找,赶紧的。”周大师都急得直抹汗了了,年华都不知道一个大白蛋能把一个奇门大师急成这个样子,哭笑不得啊。

    年华也跟着周大师到处找,整个山洞里搜了两遍都没发现,难道是被打碎了,周大师不死心继续找,就算找不到整个的,也要找到碎蛋。

    年华拗不过他,再加上自己师傅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更加仔细的寻找,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终于找到了。

    原来这颗鹅蛋大小的大白蛋竟然掉进一个小坑里,坑的大小跟大白蛋差不多,因此刚才没有发现,而地点距离一开始周大师摆阵的地方足足有一百来米,都不知道它是怎么到这里的,神奇的完好无损。

    周大师拍拍胸口,这才放下了心,弯腰捡起来,起来的时候,身子一歪差点跌倒。

    人虽然站住了脚跟,可是大白蛋确实掉了下去,还好年华就站在他身边,一抄手把大白蛋接住了。

    年华松了一口气,托着白蛋放在周大师的面前,周大师也是吓得不得了,这时看到大白蛋完好无损,这才放了心。

    可是他的心放的早了点,周大师的指尖刚刚碰到大白蛋的蛋皮,就见大白蛋的顶上裂开了,一阵哒哒哒的声音过后,大白蛋出现裂纹,并且这裂纹在不断扩大。

    一个黄色的小尖嘴叮的一声冒了出来,吓了两人一跳。

    年华跟周大师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神里的意思,难道这个蛋已经孵化了?交换了意思之后,两人又转头盯着这个摇晃来摇晃去的大白蛋。

    就见小尖嘴又钻了回去,不一会儿在另一个位置又钻了出来,这个还不知道什么品种的小东西就在里面左钻右钻,终于搞得大白蛋的蛋壳全部出现裂纹,最后咔嚓咔嚓几声,蛋壳塌了下去,露出里面黄色的身影。

    年华的眼睛都突出来了,“小,小鸡仔?”

    周大师的脸上也一样的好看,“不可能,我这可是在一棵乌木里面发现的,那棵乌木最少也有两千年的历史了,怎么还能孵出东西呢。”

    原来在他们还未进入到这里的时候,在一个山谷里挖放置五谷轮回的东西的地方的时候,挖出了一个大约长约一米,直径也要有一米的一段乌木,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品种,但只要是乌木,那可就值老鼻子的钱了。

    而更让人惊奇的是,这段乌木中间竟然是中空的,里面竟然放置了一颗鹅蛋大小的蛋,周大师一看就认为这是好东西,虽然他不知道带回去有什么用,但是潜意识里告诉他要好好保护,这是一个了不得的东西。

    可是多么了不得的东西也不可能是一只黄嘴黄毛的小鸡仔吧!周大师都不知道是该庆幸大白蛋没有被摔坏,还是该郁闷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心情了。

    年华凑近这个脑袋上还顶着一块蛋壳的小家伙,新奇不已,要知道她是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很少接触这些小鸡小鸭的,因此好奇的不得了,而且这只小鸡特别的可爱。

    淡黄色的毛发蓬松着,根本没有刚出生的小鸡那一身的黏液,就跟一个毛绒绒的小黄球一样,可爱极了。

    就在年华欢喜的盯着它的时候,刷的,眼睛睁开了,年华终于知道什么叫做乌溜溜的眼睛了,那双漆黑的眼眸透着初生的天真无邪,直勾勾的盯着年华。

    “叽叽”小鸡仔对着年华欢快的叫了两声,低头蹭着年华的手掌心。

    毛绒绒的感觉让年华从手心里痒到了心里,“好可爱啊,师傅你看是不是?”说着把手掌举到周到撒施的眼前。

    周大师也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小鸡就小鸡把,怎么说也是自己捡来的,伸手想要逗逗小鸡。可是让他更加郁闷的一件事情发生了,这只小鸡竟然狠狠的啄了他一口,竟然把他的手指啄的流血了。

    “啊”的一声,周大师赶紧把手拿回来,如果小鸡再大一点说不定都能啄下块肉来,捧着流血的手指,周大师对着小鸡仔怒目而视,“你可是我发现的,如果不是我,你还活不活的下来还是两说呢。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竟然恩将仇报。”

    一股不屑的感情袭上年华的心头,年华呆了一下,自己这是怎么了,自己怎么会对师傅有这种不敬的想法呢,就在这时一股慕孺的感觉出现了,加上手掌上传来的柔柔的感觉,年华呆呆的把视线转移到小鸡仔身上。

    看到眼前的这个让自己感觉到无比亲切的人,温柔的看着自己,小鸡仔拍着小翅膀叽叽的叫个不停,一开始飞不起来,可是没过一会儿竟然能够用翅膀煽动的力量,用两只小爪子,上到了她的肩膀上,将小脑袋轻轻的贴着年华的脸,那一脸的幸福,已经跨过了物种的界限被对面的周大师看到。

    周大师狠狠的瞪了小鸡仔一眼,又看到年华一脸尴尬的望着自己叹道:“行了,既然它愿意跟着你,你就好好养着它,我到要看看最后变成什么东西。”他这时也想明白了,自己一辈子也就两个徒弟,大徒弟周放与其说是他的徒弟不如说是他的养子,是他从孤儿院抱来的,但是他却连周大师的一点本事都没继承。

    虽然从小耳濡目染,可是人家周放就是对这些周易风水等奇门的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他从来都认为这些不过是骗人的东西,即使周大师跟他露了几手,从大街上拉来一个陌生人,几句话就说尽了他的半生,当场将那个行人震住了。

    可是周大师真正想要震的那个人,确实撇撇嘴,“行了,师傅你从哪里找来的托啊,演技真差。”说完摇晃着走了,留下一脸佩服的路人跟一脸气氛的周大师,从那次起,爷俩吵了好几次,周放拗不过周大师也学了一些,不过最后周大师发现这小子真没这个慧根啊,也就放弃了。

    现在作为自己唯一的衣钵传人,年华得了好东西,周大师比自己得了还开心。

    小鸡仔跟年华亲热一会儿后,就回到年华的手掌上开始啄食年华手掌上的蛋壳,吃了几块后,小鸡仔不吃了,还摇摇头,这时年华接到小鸡仔的意思,它已经不需要这些蛋壳了!

    年华将剩下的蛋壳装到塑料袋里,递给周大师,周大师摇着头将它装进随身包包里,没了蛋有点蛋壳也不错,他安慰着自己!

    年华将小鸡装在自己口袋里,一开始它当然不干叽叽喳喳的乱叫,后来年华通过意识跟它交流,安慰了半天它才不情不愿的安静下来,年华看它待的难受,又承诺只要回去了就给它买好吃的。

    小鸡仔虽然不知道买是干什么,但是它理解好吃的的意思,这才高兴起来,在年华的兜里舒舒服服的睡着了。

    年华搞定小鸡仔,就去看展青云。惊喜的看到展青云胸口已经平坦如初了,可是那个紫青的印子还是可怕。年华又检查了一下,发现根本没治了的伤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好了一多半。

    “不愧是奇药朱果啊,实在是太神奇了。”年华感叹着,不由又点可惜,“就是数量太少了,要是能多有几个该多好啊!”

    周大师白了她一眼,什么叫做不知足,这就是!

    既然要干的事情干完了,就把科考队的这些人弄醒。周大师把解药给他们点上后,估摸着有人快醒了,赶紧躺在那里装虚弱,还不忘将蛋壳散落在那里

    过了几分钟,科考队的其他人都醒了,发现他们自己没什么事,但是前来救人的两个却是深受重伤(年华也躺在展青云身边装晕倒)。

    周大师装作一副惋惜的样子,看着地上的碎蛋片,其他人都知道周大师宝贝的不得了的大白蛋肯定是摔碎了。

    林教授上前安慰道:“老周啊,咱们命保下来就不错了,还有什么能比这个高兴的的,蛋碎了就碎了!”

    周大师暗道:碎就碎了?碎是碎了,不过里面却出了个小鸡仔,要是被你们知道了,那可就不得了了!老林你都这么大岁数了,心脏还不好,为了你的健康还是不要告诉你了。

    科考队的人清醒过来后,发现自己等人的救命恩人还生死不知,赶紧下去,跑到展青云跟年华的身边。

    队里的随行医生,把了把脉松了口气道:“伤势虽然严重,但是一时半会没有生命危险,不过如果还不出去,那就坏了。”

    林教授皱眉吩咐所有人,“还能行动的赶紧去找找看,看还有没有机关能够通到外面,对了大个你去看看被雪人掰下来的机关还能不能用。”吩咐下去后,科考队的人一哄而上,除了几个重伤号还有林教室周大师,其他人都去寻找。

    在路过白虎巨大的尸体的时候,一个个心惊胆战的,还是有胆子大的,看到白虎身上那一道道或深或浅的刀痕剑伤,真是怵目惊心,这个被周大师请来的人实在是太厉害了。不过雪人去哪里了。

    “雪人去哪里了?”林教授不解,他站在台子上居高临下那个角落都没有雪人的身影。

    周大师指了指那摊黑灰,“喏,不就在那里,已经被烧成黑灰了。”

    林教授定眼看过去,果然,可是到底是被什么东西烧的呢?他又有疑问了。

    周大师根据刚才跟年华的串供说道:“那是我徒弟女婿从他们部队拿来的新式武器,只在几个特殊部队配备,因为想要救我,所以他从部队偷偷摸摸带了过来,唉,回去说不定还要受到处罚。”

    几句话说的在场的人们感动不已,因此雪人超自然的死亡原因就被当成高科技的功劳。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大个也到了雪人落下石头所拉的那个隐秘的把手那里,惊喜的发现虽然把手被拉坏了,可是这完全难不倒他这们这些人。

    “这个机关还能用。”这一嗓子下去,山洞里那些分头行动的人都过去帮忙,忙活了半个小时后,机关可以使用了。

    当大个将手把推上去后,挡住通道的大石头,终于挪开了,科考队的人们欢呼起来。

    而等在外面的小刀跟何圣哲也是等的都要疯了,如果不是年华告诉他们,她跟展青云没事的话,那打算不顾生命危险跑回直升机上,通知警方来救他们了。

    看到石头一挪开,两人就先后钻了进去,一眼就看到倒在那里的两个人,大惊失色,迫不得已,年华只有“转醒”,告诉他们:“你们放心,展青云没事。”

    有了年华的保证,两人这才放了心,好奇心又上来了,“嫂子,白虎在那里呢,那雪人呢,难道跑了?”何圣哲好奇道。

    年华在小刀面前当然不能说什么军队的秘密武器,当场还得穿帮,只是道:“好了,这些以后再说,你们现在想帮我照顾着展青云,知道么?”

    两人非常乖巧的点头,这样年华不由好奇的看了他们一眼,这才转身走了。

    看到年华来了,所有的科考队的成员都是感激不已,林教授抓着年华的手,激动的道:“多亏了你跟那个英雄啊,要不是你们两个我们肯定落不下什么好下场。你们实在是太厉害了。”

    周大师在一边得意的介绍着:“老林,这可是我徒弟年华,那是我女婿展青云,要知道,名师出高徒,我徒弟能不厉害么!”

    林教授根本不理他还是道:“对了还有那位英雄,等他醒过来,我还要亲自感谢他。”

    这时刚才拿着卫星电话出去的大个,回来道:“教授,他们说了,半个小时后就到。”

    林教授点点头,转头对年华跟周大师道:“咱们这次的收获,都在那里,可以说是不虚此行,因为我们是隶属国家的科考队,所有的装备工具还有武器都是国家准备的,而且受到国家的保护,所以获取的东西,必须上交国家一半,而剩下的只要没有什么严令禁止的东西,都可以分一分。”顿一顿接着道:“因为这次都亏了你跟展青云英雄,我们才能活下来,因此我们决定剩下一半份额的三分之一的东西都给你们,而我们这十个人分剩下的三分二。你看怎么样?”

    林教授苦笑道:“其实如果不是我们出来科考一次都不容易,大家也各有各的难处,我都想将说有点的份额给两个恩人。”

    年华也不是那种刁钻的人,赶紧安慰道:“林教授,你说什么呢,我年华不是这样的人,这样吧,我们两个就分四分之一吧。”

    林教授连连挥手,其他人不管真假也是劝着,让她收下,最后年华只能“勉为其难”了。

    周大师在那里哑然失笑,自己徒弟的演技真是不错啊。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纷争,他们决定等国家的人来了一起分。

    半个小时后,外面传来“嗡嗡”的直升机的轰鸣声,很快,大个从外面带进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三十七八的一身军装的中校。

    当他进来看到年华他们穿着的衣服的时候,瞳孔瞬间缩小,又很快恢复正常,也不去管他们。

    林教授应该跟他们打过不少的交道,流程非常的清楚,而且所有的东西都摆在这里,一个小时之后,就清点完毕,所有知道数目的人都是欢天喜地。天啊,这次可是赚大发了,不用说别的,就是说那些金子,数一数,大约一共七箱子,一锭金子是五十两,一个箱子里是两百锭,一共是七千斤也就是三千五百千克的黄金,出去分给国家的一半还剩下一千七百五十千克黄金,出去给恩人的三分之一也就是,五百八十三公斤,剩下他们十个人平均分剩下的五百八十三公斤,天啊一个人能够得到五十八点三公斤的黄金啊。

    就算按一克金子二百块钱算,一个人都能得一千一百多万啊,还不用说还有那么多的珠宝跟银子了。

    而剩下的那些绫罗绸缎,几乎根本没有办法用了,都捐给了国家。

    将东西分成大小不同的三份,省的到时候在扯皮。

    将东西还有伤员都搬上了直升飞机,展青云也在其中,年华让中校将他们放在他们停放直升机的地方,中校照做。当看到那架直升机的时候,眼中更是闪过一丝诧异,不过他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吩咐手下的人将属于年华跟展青云的东西搬上飞机,临走的时候道:“如果你们想要将金子换成钱的话,就来京城找我。我肯定会给你们最实惠的价格。”给了年华名牌,然后登机,直升飞机在嗡嗡声中飞走了。

    周大师因为还有事情要做,就跟着林教授一道走了。

    到了飞机上,看着堆得跟小山一样的东西,小刀跟何圣哲咽了口口水。

    年华将展青云放好,将东西分出三小份,并道:“你们跟年泰,一人一堆。”

    “这不行,这是你跟队长拼死拼活才得来的,我们怎么能分呢。”小刀虽然有点眼馋,但是这是人之常情,其实根本没打算怎么得。

    何圣哲可是根正苗红的红四代,他对事情的看法比小刀更加透彻,在他眼里这么多财富也比不上他跟展青云之间的感情,因此开口道:“年华,你这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啊,我们跟你们来是为了帮青云的忙,现在忙没帮上,还分钱?你也太看得起我了。不要!”

    年华还要说话,就感觉到自己的手指被人拽动,向下一看,正好对上一双漆黑的双眸,天啊,年华惊喜万分,他终于醒了。

    年华刚要开口,展青云制止了她,满含感激的看了她一眼,咳嗽一声,等小刀跟何圣哲带着惊喜凑到他跟前时,才用平时严肃的语调道:“那你们是不是看不起我们两个啊,如果是朋友是战友就把东西收下,何圣哲你说的没错,在你眼里朋友比金子要宝贵,那么在我们眼里也一样,如果你不收那你就是看不上我们。”

    年华在一边点头。

    看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小刀跟何圣哲才收下。

    “哈哈,这些金子摆在我面前都快馋死我了,完了,你们还总诱惑我,我都可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拒绝的。不过这些金子实在是太可爱了。”何圣哲笑的眯了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